【不应期——帽子的故事】1.20拯救女老师下

------------------------------------------------------------------------
  帽子其实有些发愁:「这么大个小区,没上万也有几千户,怎么找他是哪户
啊。」
  「帽哥,咱们为啥一定要找那个张老师说的房子。」
  「我有直觉,那张老师会说,可能关键点就在这。很多年纪大的人不相信网
络,他们愿意留硬备份。」
  二人坐着公交,一路到终点站,不是想省钱,而是帽子需要些时间思考,虽
然没啥结论。到了一看,满墙都是横幅、油漆、大字报,看来又是当下最喜闻乐
见的业主地产商矛盾。原来这小区很多房子捆绑停车位一起卖,业主买了,停车
位产却却只有五年,有的甚至没给,另外更大的原因是因为降价了,导致之前买
房的业主集体出来闹,看架势闹的不小。
  帽子一看乐:「看来就得从这入手了。」
  转身带着胖儿东去做了个造型,把头发弄成大人模样,幸好他好久没剪头,
比较好处理,和造型师说:「怎么显老往怎么处理。」又去买了身行套,还给胖
儿东弄了个公务包夹着。
  又去人才市场,找了一个遛弯的大爷买了两张没过期的身份证,一张两百。
  胖儿东惊叹:「帽哥,你怎么连这都知道,过分了吧。」
  「你现在不也知道了么。」
  「两百块,也太便宜了吧。」
  「呵呵,有些是偷的,有些无路可走的,三五十就把自己身份证卖了。」
  「可是,这俩人长得和我俩也不像啊,能忽悠到人么,这大爷七几年生的。」
胖儿东指着手里的身份证。
  帽子照胖儿东顶门就是一掌:「谁说我俩要装他们了,明天用这里俩身份证
去租车。」
                 ·
  次日快下班时间,二人一身正气站在了碧桂园售楼处门前,飙戏时间到了,
帽子戴上准备好的没度数的眼睛,看起来更衣冠禽兽了。
  在此之前,帽子叮嘱胖儿东:「记得要镇定,沉着。」胖儿东说好。
  「记得你是已经工作的人了,不要太猥琐。」胖儿东勉强说好。
  「记得你是我下属,对我要唯唯诺诺。」胖儿东说:「这个我本色出演就行。」
  无奈,行吧,「看我眼色行事。」
  帽子一进门就拿足了派头,微皱着眉扫了一圈,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
  迎宾微笑上前道:「先生您好,请问您……」这些职业售楼人几乎都火眼金
睛,一看便知来人不是闹事的,但也不像买房的。
  帽子不和这女人眼神交流,直接道:「你们这外面什么情况。」
  售楼小姐以为他是城管的,看衣着又不像,便问:「先生您是?」
  「你们大领导在哪?」帽子这就很艺术了。
  女人本来想说领导不在,但转念一想说出话不好往回收,自己何必当肉盾,
改口道:「您有什么事可以先和我说,我去传达。」
  结果换来帽子一个极度不满的表情,一字一句道:「带我见你们领导,现在。」
这气场,简直不容人拒绝。胖儿东在后面被折服了,心想这个B简直尼玛金马金
像奥斯卡。售楼小姐犹豫了只两秒,为难的瞬间他看了眼身后的矮胖子,胖儿东
直接给她回了个带些着急的「去」的眼色,按之前帽子交代好的。小姐只好带路,
她这几周被业主闹怕了,能不背锅赶紧甩。
  到办公室,帽子一进门连名字都不问人家,直接开炮:「你是领导,你们这
外面什么情况。什么时候闹不好,非要这两天闹。」言辞严厉。
  这经理心想,这什么人突然进来就找不好看,业主什么时候闹事又不是我决
定的,面上还是笑嘻嘻:「您好,您是?」
  「我是国安局的,现在维稳工作国家往死里压,明天有巡视组要来,只要开
车路过你们这,我们全省都要跟着背锅。你们是要给我怎么说。」场子真叫帽子
给镇住了。国安局是国家安全局的简称,在社会上走动过基本都知道,说的好听
叫情报机构,公安负责明里,他负责暗里,近些年是维稳的主力部门。
  经理赶忙点头哈腰:「领导,我也不想弄这样,前些天警察媒体都来过,可
是这些业主就是没玩没了的闹,我们给外面弄干净容易,弄了他们就又来贴,画,
我这售楼处都被砸了几次了。」
  帽子观察了这里情况,确实如此,口风不松:「你们有什么纠纷,能不能解
决,我统统不管,我只管你明天不许给我出问题。你现在就给我叫人把外墙全都
处理了。」语气加重,不等经理回话,回头冲胖儿东道:「一会回去立刻让杨处
长组织这边分局派出所分管的副局长副所长开会,明天要派人盯着这。」
  听胖儿东应了,回头看经理愣在那,斥道:「等什么呢?」
  经理赶紧使唤旁边的女职员:「快去,快去联系。」
  帽子缓和些语气,道:「现在这样,今晚你们给清理干净了,他们如果再弄,
明早八点,再清一遍。八点半,如果有任何情况,直接给你们辖区派出所打电话,
我们会派人来,九点半这门口必须安静,祥和。然后,把全体业主信息,给我复
印一份,现在就去。哪些是参与的,哪些是带头闹事的,全都给我标出来。还有
他们之前来打砸闹事的视频,监控有录下来么?给我助理考一份。」
  经理一听,乐了。原本以为又是天降麻烦,现在看,有国家强力部门介入帮
忙搞定这些闹事的业主,简直求之不得。赶快吩咐左右,去打印的,带胖儿东去
监控室的。那业主信息标的叫详细,哪些是有车位纠纷的,哪些是来闹过的,连
哪些不交物业费……都在上头。
  这空挡经理端茶递水点烟,客气道:「要是我们这出差错,是不得连您工作
都受牵连。」
  帽子看了他一眼,仰天道:「你不在我这机关里是不知道的,那哪是丢个工
作就能解决的问题啊。」戏太足了。
  另一头经理的秘书对胖儿东道:「你们领导可真凶啊。」
  「你是没机会好好接触,像他这种人,我从脚指头崇拜到头发根,恨不得给
他跪了。」
  帽子坐了两分钟就说自己先回局里,拿着业主信息溜了,留胖儿东在那,对
胖儿东也算是大考验了。
  帽子转身去城北郊找了个不起眼的租车行,用买的身份证高价租了两辆SU
V,说好次日来开。
                 ·
  次日就是决战之日(胖儿东语),自然是熬夜战斗。胖儿东拿着两个T的监
控视频问:「咱们得从这里找出来那个屠夫进哪间屋么?」
  「那倒不用,先找这。」翻遍了业主信息,并没有屠学宾的名字。倒是有两
个叫屠美玲的。
  「应该就是这个人了,不是他姐就是妹。姓屠的没几个。」社会上有些地位
的人,往往都是用自己各种亲属的名字置业理财,原因不难理解。这就敲定了两
间不挨着的高层应该是屠的房子,还要感谢他姓的偏僻。
  打电话给大叉:「兄弟,明天叫个哥们一起,给我当一天司机吧。」
  大叉那头:「需要力工就直说,别每次都司机。」
  帽子没脸没皮:「要会开车的力工,你知道我不会开车,哈哈。」
                 ·
  帽子又给胖儿东布置了新任务:「现在开始,按着这个业主名单,挨家打电
话,动员他们明早一起去碧桂园闹事,话术我一会给你写好,从他们画出来的带
头人开始联系,问你是谁你就说房产商现在联系了人要打击报复,让大家做好保
密工作,齐心协力。」
  胖儿东佩服得五体投地,赞美道:「帽哥,你真是太坏了。」
  「说啥呢说啥呢,这不都是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么,好好干。」帽子语。
  又吩咐袁涵:「你去我房间给各家媒体记者打电话,我帮你一起找号码。」
  三人这几日来共同战斗,相互好感逐渐建立,袁涵虽然觉得辛苦,竟然有一
种享受的感觉。之前人生似乎并没体验过这种小团队齐心协力为共同目标努力的
经历,胖儿东又何尝不是呢,早就把色心眼忘一边了。三人一直战斗到凌晨一点
多,他们信任帽子到,似乎都不太需要知道下一步怎么办,一切听他安排就好。
  而安排是:「听好了,明天你们各有一项超艰巨的任务,绝对不能出岔子。
袁老师明早正常去上班,等着你们书记老婆来学校闹事,趁机把屠学宾的钥匙给
顺过来,之前我们说过的,那一大串,拿给胖儿东第一时间送碧桂园。然后胖儿
东,送完钥匙之后,碧桂园应该正乱着,你直接去监控室,没人最好,有人你也
混过脸熟了,把所有的监控都停了,之前的删掉,不然我们都要暴露。」二人应
的坚定。
  「我带着大叉去『搬家』,谁出问题,我们明天都完不成,一旦失败,立刻
通知所有人停手。」所谓搬家,约等于入室行窃。
                 ·
  又累又晚,却难以入眠,胖儿东和袁涵激动又忐忑,一切酝酿之中。他们想
象不到的是,业主群里为这事直接炸翻了锅,群情激昂,个顶个义愤填膺,一副
天亮就要翻身闹革命的样子,却始终不知是谁把这股火给点燃了。
                 ·
  这好一场大戏,教学评估巡查组和领导们的亲切会晤被计划当中的打断,屠
书记的老婆带着亲戚朋友上来就先找到财务女老师一顿暴打,什么叫鸡飞狗跳,
什么叫披头散发,学院里打了个人仰马翻,袁涵没等到屠夫人当众公布屠书记罪
行的大戏高潮,早已在混乱中得手,送钥匙去了。简单只因混乱程度远超想象。
  而碧桂园那边,业主也叫来了各自人脉的有生力量,几百号人黑压压的堵死
了小区的正门。物业和房产商也是全体动员,匆匆赶来的警车根本开不到近处,
几十号警察和城管也控制不住场面,甚至警力一度还没闻讯前来的媒体人员多。
再加上好事的看热闹的,自媒体全方位现场直播,# 碧桂园业主维权# 超话一路
飙上热搜。
  经理直接吓傻在墙角,满脑子都是帽子前日那句:「那哪是丢个工作就能解
决的问题啊!」
  胖儿东一头也无比顺利,全体物业都去正门守城了,胖东直入无人直境,甚
至在监控室蹦了个迪。十几分钟搞定,直接去帮帽子搬家。
  四人进屋就像进自己家,直接被吓傻了,原来这是个炮房,万万没想到,屠
书记竟然是个如此有情趣的人。客厅当中一个巨大的床,感觉能睡通铺,性爱椅
就有三个,其中一个还是电动的。什么把人吊起来的工具、绑起来的架子,SM
工具一应俱全。看得人贼有兴致,大叉朋友:「哎呦,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哈
哈。」
  全员戴好手套。「胖儿东,去检查有没有监控。大叉,能搬走的搬走。」犹
豫了一下:「性爱椅只要电动的就可以了。」那朋友哈哈一笑。
  帽子自己去找重要东西,里外都没看见,只好去另一个房子看。这间就比较
普通了,像个平常人家,也没发现什么重要的,就是有个不大不小的保险线。保
险箱这东西,搬过的都知道,于是帽子招呼四个人一起,强行折腾到了车上,载
着两车的性爱用品和一个保险箱,撤了。
  「我说换个皮卡,听我的没错吧。」大叉朋友道。 「没错,你好,我叫帽
子。」
  「你好,我叫姜文磊,抬保险箱得加钱啊,老板给我结个账,我就不跟你们
上楼了。」
  真名?帽子愣了一下。本来说好是三千,帽子让胖儿东给他拿了六千,反正
回头可以找袁涵报销。
                 ·
  袁涵接应,见东西多,帽子那放不下,袁涵果断:「抬上六楼吧,我宿舍空
着。」六楼一整套都是她的,空着很久没住,只不过保险箱上六楼没电梯太极限,
搬二楼放胖儿东房间也就算了。直到折腾完毕,各自会心一视,极度疲惫那种高
度紧张然后放下的疲惫,连句谢谢的力气都没有了。
  保险箱就是个普通的保险箱,没什么特别,有钥匙没密码,很难打开。帽子
说:「你试试吧,不行就算了。」于是大叉就试了四十多个小时,不算吃饭拉屎
睡觉。胖儿东就差没直接喂饭了,不忍心道:「叉哥,你这强迫症得治一治啊,
帽哥不就是学心理的?」
  袁涵的那套房子很空,结构和楼下的完全一样,三室一厅八十来平,本来有
两张双人床。这一下就武装成炮房了,因为帽子和袁涵也强迫了一下,受大叉影
响,好生收拾。袁涵收的脸红心跳,这些东西她多数没见过,超越认知,忍不住
想象用在女人身上是什么样子,帽子察觉,见他拿着个带刺的双头龙呆着,狠狠
在她屁股上踹了一脚。
  「你找死是吧?」袁涵气不过被取笑,扑过去反击,哪里是帽子对手,嬉笑
打闹,后被按到床上,察觉氛围奇怪,帽子收手作罢。
                 ·
  下楼胖儿东问道:「你俩在楼上干啥呢,这么久。」一下把袁涵问的不好意
思了,她刚才都感觉到帽子身下的一坨东西了。
  胖儿东后悔狠拍自己嘴巴,何必自取其辱呢。
  袁涵给大家简单做了饭菜,很家常,比起小蓝小红和二姐一般人搞的,那就
算美味了。给帽子吃出了一股温馨的感觉,赶快念经:莫要中了烹饪的圈套啊。
小红发微信给帽子:我要来玩胖儿东电脑。帽子直接回了个:不方便。
  「妈的,肯定又鬼混呢。」小红骂道。
  ·作者:李浩凌经此一役,胖儿东感触很深,第一,特务工作真不是人干的
活,太累了。第二,感觉自己之前的人生就像过家家,这次的事情,自己虽然只
是打杂,却好像被点燃了。于是对帽子道:「帽哥,以后,下回如果再有什么任
务,能不能让我多发挥点作用?」
  「你想动动屌?」帽问?
  「我想动动脑!」东答。
  「行啊,你这回就已经发挥很大作用了。」
  「对呀,我也得谢谢你。」袁涵诚恳道:「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也
可以直接和我说?」
  「行么?」胖儿东激动了:「你看,那个,我还单身,你班上有没有靓妞,
给我介绍个对象呗。」
  袁涵笑了,越来越觉得他可爱,尤其这个新造型。道:「你跟着帽子,还愁
没对象么?」
  好像很有道理,觉得哪里不对,胖儿东又说不上来。
                 ·
  对袁涵和胖儿东来说,回想这两周经历,中间极短一段时间内帽子所展现出
来的决断力和领导力是无比迷人的,完全变了个人一样,袁涵洗澡时脑子挥之不
去都是他那时候的样子,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自己的下面。突然觉得自己可悲可笑,
这段经历给自己留下的自卑和创伤哪是一下能治愈的。「要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呢,
才能忘了呢?」不由得想到先后糟蹋自己的刘副院长、屠书记,不知为何,下半
身突然又收紧了一下,一股电流直刺大脑,赶紧把热水调冷,让自己清醒一下。
  三天后再去找帽子时,见帽子和胖儿东都挂着喜悦,大叉不苟言笑但也能被
他追求的那股成就感感染。
  胖儿东:「叉哥把保险柜打开了。」
  袁涵赶紧连声向大叉道谢,凑过去看时,被这一柜子满满的现金吓到了:
「一个学院书记而已,就这么腐败了。」把钱像废纸一样掏出来,就见各种材料,
手表,项链,光盘,硬盘……
  帽子带袁涵去胖儿东电脑上播放,胖儿东刻意回避了,袁很是感激。果然没
错,正是折磨了自己快一年时间的视频和照片。多少委屈,这一瞬间溃堤,袁涵
突然一把抱住帽子,号啕痛哭。帽子轻抚后背,任由她如此。
  从未想过这根溺水时抓住的绳子会最终带自己逃出升天,也想不到这逗比会
给自己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无比巨大的安全感。她自己都不知道帽子为什么会愿意
帮自己,也知道说多少声谢谢也不够。让帽子跟着自己上6楼,关了门把钥匙直
接递给帽子,道:「这房子我不会回来住了,学校也不让往外租,你帮我管着好
不好,愿意怎么用就怎么用。」
  帽子看了看整理好的满屋的性用品,想想还真刺激呢,笑着接了。道:「回
头你和胖儿东把花的钱结一下,然后把保险柜里屠的钱拿走。」
  「那些钱是你们的,我不拿。」
  「不行,这种事你要分得清楚,我只是帮你的忙,可不是大宗行窃,性质不
一样。」帽子坚决道。
  「那好。那些钱是我的,然后我转送给我的朋友,胖儿东,当谢礼,这样行
么?」
  「也行。」帽子想想:「那你先拿回去,回头有任何需要花钱的地方,我会
找你。」不是帽子不贪心,而是他有分寸,且之前吃过亏。要把研究生读完,不
得不小心。
  按说该下去了,二人却没动。「我怎么可能这点勇气都没有。」袁涵心道,
于是开口:「你要操我么?」
  她之前想过,如果没有帽子,她不知道要被那群恶心的家伙翻来覆去搞多少
次。就算在这过程中,她也做好了不得不再陪屠睡觉的觉悟,没想到不但事成,
帽子还成功的保护住了自己。以前觉得自己多纯洁,现在一个脏女人,又值几个
钱了,如果帽子想,她是愿意的。
  帽子没被雷倒。想想也不是完全瞧不上她,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摇头道:
「以后保护好自己吧。以前的事什么都意味着,你还是你。」
  「就这一次机会哦。」 「什么叫就这一次机会,我可不爱听。」
  「我要脸的好不好!」袁涵竟有一丝失落,她无意识的想过,如果在这个地
方和帽子发生一次关系,说不定能覆盖之前的不好的回忆。
                 ·
  上楼时候,胖儿东自言自语:「又上楼了,帽哥注意身体啊。」他自己累的
现在还觉得没缓过来。
  下楼时候,胖儿东道:「帽哥这回这么快么?你得补一补啦。」
  又吃帽子一掌。
  大叉已经走了。
                 ·
  袁涵:「要不要告诉小张老师一声。」
  帽子:「千万不要。」
  袁涵:「可是,毕竟人家帮了大忙,万一之后继续被欺负怎么办。」
  帽子:「我告诉你,这件事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但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
也没有发生过,我也不认识什么老师什么书记,谁来问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赶
快把东西收拾了拿走。」
  被帽子一喷,袁涵也觉得自己天真的蠢。
                待续
  闺蜜联盟排行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