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期——帽子的故事】1.19拯救女老师上


  次日醒来,帽子一万个后悔。昨天脸上平静,实则脑子一热,接了这么档子
事情。倒是胖儿东贼兴奋,一早就跑过来:「帽哥,要开始行动了吗?」「帽哥,
我给你打下手。」「帽哥,你缺不缺个福尔摩斯的帽子?」
  「行啦,快滚吧,不够烦的。」帽子不耐烦:「等我想好了再说。」
  其实根本不愿意去想,为此还好好学了两天习。
                 ·
  这天从图书馆出来,深呼吸了两口,伸个懒腰,感叹秋夜更凉,一副老大爷
做派。如果计算没错,尤允将在三分钟内从图书馆出来,想着一会的「偶遇」就
觉得美滋滋。傻呵呵的咧嘴笑,突然有人在非常近的距离叫「帽子」,一下把他
从神游状态吓了个大屁蹲。原来不知不觉,身前三级台阶下站了一人。袁涵本来
个子矮些,再加上台阶高度差,导致帽子完全没看到她。原来帽子逃避,一直没
回消息,这袁涵干脆找上了门,经胖东指点来图书馆找他。
  「你什么鬼啊……」帽子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抱怨,就觉有人在看自己,侧
头见尤允似笑非笑的从身边过去,好像鉴赏人类迷惑行为一样。这一下帽子不爽
极了,冲这女老师一顿比划,又不敢发大声,嘴型无非就是:「都TM的怪你。」
  袁涵见帽子反应便知一二,也不知哪来的精神管闲事,三两步追了上去,叫
道:「同学,等一下。」
  尤允停步回头,不解这个女生会来找自己,几乎都打算要说自己和帽子只是
「普通同学关系」了。
  袁涵开门见山,道:「不好意思,帽子好像对你很有意思,他怪我让你误会
了,所以我来解释一下,我是学校的老师,找他是有正事的,之前有点小误会。
不要影响了你们的关系哦。」三两句话说得明白。
  尤允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年纪本来不大,长得还小,虽然故意穿的成熟,
不说还是会误以为是学生。
  是老师就更有点尴尬了,尬笑道:「我和他没什么的,不会误会。」无话多
说,冲帽子又道:「何同学,别忘了学术会议的准备哦。」转身走了。
  袁涵转身冲帽子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怎么样,不错吧。」
  其实见袁涵去找尤允说话帽子心里是崩溃的,但他没有慌张介入,这种事,
焉知祸福呢,很多事都不必着急判断下结论。他就占了个心态好,说道:「行吧,
别再给我添乱就得了。」
                 ·
  假装偶遇泡汤了,不得不盘算一下袁涵老师的事,于是带她去了小红在的酒
吧,想着会比较清静。
  二人落座,小红见帽子来,窜过来打招呼:「你最近死哪去……」还没说完,
一见帽子对面女人的脸,急忙刹车,规规矩矩道:「啊,袁老师,好。」
  袁涵很有老师样子的点头,道:「你也好。」
  「那,你们聊着。」嗖的就跑了,学生都是怕老师的,打了招呼赶快跑。
  帽子:「哟,她是你学生啊?」
  袁涵:「哟,你怎么认识我们班小美女?」
  帽子没应。袁涵找到帽子完全是病急乱投医,这时见帽子认识小红,反觉得
这男的有两下子,竟然认识本科上课班上最好看的女生,看起来还很熟的样子。
其实她根本记不得几个课上的学生,只记得个别长得好看的,没办法,看脸的社
会。
  袁涵:「她是我教的公选课的学生。」
  帽子:「所以你教啥?」
  袁涵:「小语种。」
  帽子:「什么语?」
  袁涵:「泰语。」
  帽子:「就那个什么?咔咔咔咔咔咔那个泰语。」
  袁涵无奈:「我算新老师,还没让我带专业泰语课,只给感兴趣的外专业同
学上上。」
                 ·
  点了喝的,未入正题。帽子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女老师,要说脸蛋吧,其实还
可以,下巴够尖笑容也够甜,可惜没胸,适合当网红。要说腿吧,比例上好像也
不短,吃了身高的亏。帽子撇撇嘴,以他的经历,尤其是刚缠绕过的阿竹、陶奈
和施颖,那自然是看谁都不入眼。对比最强烈就是胸了,一想到胸,立刻神游回
了自己床上,陶奈那木瓜奶,不垂简直奇迹,施颖的没有木瓜那么大,但比桃子
要大。所谓的大胸也是不一样的,有的是凸出来,有的是长出来的,长出来的会
更有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但也比较容易垂……
  「帽子,大兄弟,想啥呢?」被袁涵强行拉回了现实,擦了擦口水。内心里,
还是逃避这个事的。
  「行吧,说说你都知道什么?」
  「需要知道什么?」
  帽子上火:「敌人是谁,我得知道吧?」
  「哦,他叫屠学宾,是我们学院的书记,博导。」
  「然后呢?」追问。
  「没了?」
  「没了是什么鬼啊?」帽子更上火了:「还知道啥,通通说出来,不然我怎
么帮,他多大,工龄,学历,家庭,几个孩子,房子,你们都在哪搞的,人际关
系这些都得知道吧?」
  结果这袁涵是真的一问三不知,完全不长心的那种类型。帽子也大致能理解
为啥这女人会傻到试图用性去给自己赎身,简直是蠢到自爆。「你行不行啊,被
人搞了那么多次白搞的么?不得留心眼想办法出坑么?」
  袁涵瞬间把头低了下去,想是被戳中了痛处。帽子受不了这种,也知道自己
说重了,赶快转移话题:「现在我们一个是得想办法收集信息,另外一个得找盟
友,也就是共同受害者。」 「啊?你是说被屠书记欺负的还有其他人?」
  「十有八九吧。你觉得你有多大魅力能把她锁住?你想想有谁比较有可能?」
  「这我想不出诶,学校这么多老师,而且万一不是我们学校的呢?」
  「这种人多半是用职权来搞,如果是用钱搞的我们也管不着,你就想象和他
近的,利害关系大的。」
  帽子是明白的,可惜袁老师还是想不出。帽子无奈问:「那他带学生么?他
不是博导么?他有几个女学生。」
  「啊!……」袁涵恍然大悟样:「我想起来了,我们一个同事,比我早上班
一年,也是辅导员,现在读我们书记的博士,第一年,她平时就一副很不开心的
样子,和大家往来也越来越少,你说会不会?」
  帽子跟进这个点和袁涵仔细问了很多情况,决定让袁涵回去做做准备,改天
约这人出来聊聊。
                 ·
  说完正经的,二人又坐着喝酒沉默了一会。
  帽子知道她有话没说完,先扯点东西,叮嘱她回去敏感一点,注意观察,如
果对方要求性,先尽量往后搪塞,自己回去和胖儿东通个气,也想想对策。
  袁涵应了,问道:「你那个室友,是老朋友么,靠谱么,我总觉得…他不会
那什么吧?」
  帽子知道她意思,道:「我也是这学期认识的,应该没问题的。」
  「你怎么知道。」
  「我会看人。」
  袁涵脸色不好,道:「真的么?那你会看我么?其实我好想找个人说我不是
那种人,我不是放荡的女人。」
  「我相信啊。」帽子也坦然:「你只是蠢。」
  「真可笑,从来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忍了这么久。有的时候
想起来,我会恶心,想到他们的样子就会很想吐。」
  「我差不多能懂,但你看起来还好,挺坚强的。」帽子又道:「其实你最不
能接受的,是被强奸的过程中有快感。」
  「你怎么知道?」袁涵诧异极了。
  帽子没有直接回答:「身体和精神是分开的,这很正常,你不必非得要做个
完美受害者。」心想,你叫那么大声,谁看谁不知道。
                 ·
  走前帽子去和小红打招呼,袁涵看这二人,感觉还挺腻歪的。
  「你怎么会认识我老师?」小红问。
  「莫名其妙认识的,她求我帮个忙。」
  「你不会老师的主意也打吧?」
  帽子翻了个白眼。
  回去之后和胖儿东说了下这晚的情况,让他向小凯请教一下,做好窃听录音
的准备。
  ·作者:李浩凌这日行动,帽子给了袁涵一个入耳的耳塞,告诉她:「你先
和她打打太极试探一下,别急着交底,我会帮你怎么说。别人要问你耳朵里什么,
就说得了中耳炎。」袁涵应了。
  又放她包里一个小窃听器:「记得把包放在桌子上。」袁涵又应了。
  「这东西不会到时候不好用吧?」
  「当然不会,快去吧。」帽子帽子以为万无一失,然而只是他以为。袁涵压
根就听不到帽子说啥,她只好按照自己的意思对话。
  帽子以为袁涵至少有点智商,然而她上去就全盘交代了:「小张姐,你和你
导师关系还好吧?……你要是也…能不能帮帮我…大家都是女人…我只想本本分
分……」手提包也忘放桌上了。
  干脆让胖儿东听着:「你听吧,记笔记,他们说啥一句都别漏,回去和我汇
报。」这种窃听器为了保证收音范围,收进来的杂音太多了,听久了简直要聋。
  胖儿东可乐坏了,人生成就无非觉得自己是有用之人:「帽哥,一定完成任
务。」
  帽子:「组织相信你。」
                 ·
  回来之后帽子也懒得骂袁涵,反正脑残本性也不是一两天掰的过来的。帽子
反复研究了几遍他们的对话,对袁涵道:「你这同事才叫是个聪明人。」
  「怎么说?」袁涵有些不服。
  「一看就知道。」
  「那聪明人怎么还会被欺负?」
  「这是个好问题。」帽子道:「如果你想听可以付钱,我给你讲。」
  「我想听,帽哥,多少钱?」却是胖儿东在一旁插嘴,一副傻憨憨的样子。
  「你去死,不要钱。」说回正经事:「一开始你在说,她只是应着你,是想
让你说更多,她在权衡,要不要和你合作,他想知道你有多少把握和筹码。」
  「那她权衡出来了么?」袁涵问。
  「出来了啊,不是很明显么,他拒绝了你,因为你蠢的像猪,什么都说了,
谢谢你没把我也交代了,她觉得你什么办法和把握都没有,完全是胡乱挣扎,所
以不敢也没必要和你一起想办法脱身。」帽子道。
  「那她后面还说那些?」
  帽子解释道:「这就是她聪明的地方,既没有承认也没否认,也给你一些有
用的信息,让你自己去折腾,万一你成了,当然好,不成也和她没关系。我感觉,
她怨念很深。」 袁涵似懂非懂:「我怨念也很深啊。」
  帽子无语:「办事的开销回头都你来出。」转对胖儿东道:「回头买东西记
得买贵的好的,别再出问题了。」
  「好。」俩人分别答应,袁涵丝毫没意识到帽子不爽。
                 ·
  「她说他老婆在闹离婚,因为财产的问题一直也闹不出个结果,又说儿子已
经上大学,这个很重要,他老婆现在应该没什么顾忌,就缺把柄,我们要是能抓
到什么东西,可以直接给他老婆。借刀杀人。」帽子带着胖儿东和袁涵分析,像
给小孩上课。
  袁涵:「哇,你可真狠,那这意思,是需要我继续去牺牲一下?」
  「你tm的真是不把自己卖了誓不罢休。」帽子真的崩溃:「本来也是个办
法,但你这个张老师还给了我们其他办法不是么。她说下周屠书记会带着你们财
务的老师去上海出差是吧?你说这不合规矩。」
  「对的对的,学校是不允许一男一女两个老师去出差的,要么三个人,要么
就得是同性。」
  「嗯,那我猜屠和这个财务肯定有一腿,不然张老师不会和你说。」
  「嗯嗯。」
  「然后她说他在碧桂园有两套房,你去过么?」
  「没有。」袁涵摇头道。
  「我猜这两套房应该是有玄虚的,张老师说的是他在碧桂园有两套房,而不
是他有两套房在碧桂园。」
  「这有什么差别?」胖儿东和袁涵都不懂。
  「差别很大,按张的说法,他应该不止有两套房,而她提的单是碧桂园的这
两套,说明她知道或者她认为,这两套房比较重要。」
  「会不会是她老婆不知道这两套房,我们可以告诉她老婆。」袁涵问。
  「可以,但不用着急。」帽子道:「我们没那个精力跟着他去上海,所以最
好的办法是在他手机上搞一下。」
  张老师告诉了袁涵,屠的手机解锁密码是7711,这是最关键的。袁涵明
白意思,提前开始做心理建设。
                 ·
  次日,袁涵刻意穿了一件蓝色的收紧的连身裙,下面包的紧紧的直到膝盖,
走路腿分不太开那种,很不方便。搞的全体老师学生都侧目,一个找她有事的班
长还一直问:「老师,你没事吧?」怎么说呢,一来袁涵从不穿类似这样的衣服,
二来这就不像老师应该穿的,三来感觉这就不是这个时代的衣服。但反过来,傻
直男比较吃这种口味。袁涵强忍着内心的羞耻和忐忑,到了书记办公室。
  屠学宾有些诧异,这可是小袁老师第一次主动来找自己,另外就是这身衣服,
简直让人误会。非常热情的就凑了上去,先在袁涵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动作极其
自然的把门反锁了。问道:「小袁老师找我什么事啊?」
  「哦,那个心理认知学院的老师这个寒假要带学生去泰国参加个会,想找会
泰语的老师帮忙当翻译,就找到我,我想着不是得书记批准一下么。」
  屠一下就放下了,心想这年轻老师就是想去旅个游,还道什么大事呢,于是
道:「这么个小事,袁老师发个信息不就得了。」说着又楼住了女人的纤腰。
「在学校啊,你不要这种,别。」屠见识过多次袁老师的天真,也知她嘴上抗拒,
身体诚实,所以手上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袁涵努力躲避,至少把嘴躲开,脸上感受着下垂油腻的肉和胡渣的刺感,有
种发自内心的恶心的感觉,可一想到自己被这样恶心的人糟蹋,下身却又不由得
一紧,那种抗拒的纠结的感觉突然出现,上升,久久的在小腹中回荡。
  屠书记不停的摸,袁涵不停的退,一路被推着走,推倒在沙发上。屠用一双
老手感受着包臀和丝袜的性感触感,真是太美好了。却难以更进一步,因为袁涵
刻意准备的这件衣服,实在是不好扒开,好容易把手从下面伸了进去,却发现丝
袜竟然是连体的,拽不下来。
  看他折腾的累了,袁涵趁势推开些距离,道:「屠书记,我想好好求求你,
可不可以之后放过我,我想好好过普通的日子,想谈恋爱,想好好工作。我可以
再陪你几次,你能不能,就,把东西给我,不要再欺负我了,我真的已经很痛苦
了。」她说的诚恳,因发自内心,可再诚恳也没用。
  屠的烦躁情绪一下就上来了,但不好表现的明显:「怎么,和我在一块有那
么痛苦呐。行,我看你表现,你得心甘情愿的,在床上表现好,我就不找你了,
行吧?」
  袁涵心底一片冰凉,她已不像之前那样天真。正此时,电话来了,那头:
「屠书记,例会这边大家都到了,您…」
  「好,我这就来。」屠不耐烦的挂掉,看时间已经迟了几分钟,对袁涵道:
「一会你把门带上,晚上我找你。」
  「那个,学院给了我好多工作,下周行么?」袁涵赶快往后推。
  「再说。」
  看书记离开,袁涵赶快去拾起书记的另一个手机,她知道他有两个手机,刚
刚被占便宜的时候,故意弄掉在沙发上。7711,解锁,登邮箱,下监控ap
p,安装设置。紧张,双手发抖,速度飞快。这APP会隐藏在手机上,能监视
屏幕和录音,还有些花里胡哨的高端功能。弄完清理了痕迹,赶紧跑掉,第一时
间回家换衣服。
                 ·
  能完成这样的事情,袁涵想想都不可思议,直到晚上手脚都还不停的冒冷汗。
之后帽子让他俩轮班盯着这厮的手机,没想到异常的顺利,偶尔有失去连接的时
候,多数聊天记录和接打电话都被监视监听着,内容爆炸到袁涵甚至觉得不用等
到出差都够扳倒他了。不过还是听帽子的,耐心等待。
  中间推掉了一次屠的「邀约」。至于看到的内容,确定他手上还有两个受害
女生,一个本科一个研究生,另外还有财务问题,还有要整一个副教授的事情。
不得不让然感叹这xx如此黑暗。
  这段时间帽子每日早出晚归,听二人汇报进展。他有事要忙,自然是和尤允
一起忙,不久要有个心理学学术会议在这个城市举办,老师会带一些学生参加,
其实就是打杂帮忙。这种事,未历社会的学生一般都积极的很。尤允的导师有一
下午的分论坛要做,所以她和几个同门都忙死。帽子也因为尤允积极的很,跟着
凑热闹。
                 ·
  终于等到关键日子,没想到才上火车女财务就给屠书记丢了个炸弹:「你和
你那老妖婆子什么时候离婚?」
  没把胖儿东雷死,转头问袁涵:「袁姐,你们老师,都这么会玩的么?」
  袁涵脸一红,嗤道:「别打岔,仔细听。」其实有录音,不行回去重听就是
了。
  只听屠接招道:「我又不是没跟你说过,她他妈的要钱,她要我净身出户,
现在就比谁能耗得起,我要是沉不住气,拿什么养你。」一听就是老江湖,胖儿
东不由得竖起大拇指,感觉学到了。
  「她想弄清楚我有多少底子,都给捞走,搁你你能干么?」
  女人显然很吃招,缓和道:「那你有多少底子啊……」
  胖儿东不厚道的笑了。袁涵也无奈,二人如此利益,还谈什么感情呢?
  之后对话,不过如此。没想到的是,二人才到酒店,都不歇一下就开始干柴
烈火,四十有半的男人和三十出头的女人,打的叫一个激烈,叫床声大,勾起袁
涵不快的回忆。最不可思议的,是做到关键处,二人竟然一唱一和的喊着『离婚』
扑腾。袁实在听不下去了,只能委屈胖儿东。
  二人随后开始整理材料,也是个大工程,尽量按帽子吩咐捡精华,又是拼图,
又是剪录音,好顿忙活。
  「所以,我们就把这个发给他老婆就行了是吧?」袁涵问道。
  「还不行,虽然够他忙活一阵子,但你『写真』还在他手上。最主要,按张
老师的说法,他和校领导关系非常好,这件事很可能扳不倒他,得找个时机才行。」
  每次正经对话,袁涵都觉得他说的怎么这么有道理,之前很难想象这个男人
竟然如此可靠。不过说到时机,他突然反应:「那不就是大后天?教学评估的巡
视组要来我们学校检查工作!」
  「快发快发,明天中午十二点,把这些材料,各个渠道,统统发给他老婆,
给她一晚上准备应该够了。然后写清楚,那个那个,巡视组几点来?」帽子当机
立断。
  「应该是上午就来。」
  「和她老婆说如果想成事,上午带好材料来学校大闹。」至于技术上怎么发,
隐藏号码的短信,查不到源头的邮箱、网盘和IP,早已安排妥当。于是这女人
次日中午突然收到短信告知让她去网盘下载各种她老公出轨、淫乱、腐败的证据
自不在话下。
                 ·
  说完,拿了件衣服,冲胖东儿吼道:「走,我们出发,碧桂园。」
  胖儿东热血上头,应道:「得嘞,夏洛克。」
  袁涵没被这土逼傻屌中二气息雷死,也忙问道:「那我呢?」
  「你在这盯着混蛋的手机,以防有变。」
  「二位壮士一路小心。」容不得她不配合,真是近脑残者傻屌。
                待续
  闺蜜联盟排行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