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期——帽子的故事】1.16血染的帽子


  这一晚上,好不欢乐,三儿也跟着喝了一杯,脸红了,人也没那么阴郁了。
上官杰和佟小彤都喝多了,投票以3:1的悬殊比分决定由帽子送小彤回学校。
「她这样的用的着我送么?她不在街上耍酒疯就不错了!这都什么事儿啊?」帽
子的内心是绝望的。
  小彤走路颠颠又倒倒,一只手搭在帽子身上,另一只手提着金丝大环木刀到
处乱挥,路人纷纷退避三舍。然其气场不变,不像帽子驾着她,更像她搂着帽子。
理工大有两个block,不远也不近,二人慢悠悠的走,走着走着,佟小彤就
又吐了,帽子站在路边凌乱,沐浴着晚风和路人的眼神,多么想手撕了她。
  小彤嘿嘿傻笑,对帽子说:「我要上厕所。」
  收拾心态,带她找了个公厕,小彤把大环刀递给帽子,帽子拎着蹲在路边等。
寂寞的掏出了屏幕稀碎的手机,心疼的抚摸,按一下发现屏幕还能亮,他微信把
全员都设了免打扰,一看有小红发的的消息,五分钟前,点开努力看清内容,赫
然是:有人耍流氓,救你马子。老郭老火锅。接着一个定位。
  帽子一下慌了,蹭的站起,想了一下老郭老火锅,那不就在,刚才过来那条
街上,猛的一回头,忘记了自己刚才蹲在电线杆旁边,一脸撞在水泥柱上,撞了
个双孔喷血。顾不上止血,用T恤擦了两下,也顾不得佟小彤,一路小跑朝火锅
店去,鼻血还顺着下巴不停的往下淌。
                 ·
  苑小红不是和帽子开玩笑。原来苏澜的男朋友出门去了,两个女生好久没单
独相处,逛街逛到夜里,又跑来吃火锅当宵夜,真是年轻就可以随便作。吃着吃
着就很晚了,店里只剩了两桌人,另外一桌坐在门外,是四个社会小青年,光着
膀子,带头的一个大花臂。那四人一开始只是不停的向店内看,说说笑笑,苏澜
也没在意,甚至没和小红说,不一会,一个瘦子捏着根烟就来了,凑近了弯腰笑
道:「两位美女,我大哥想要一下两位的电话,微信也行,赏个脸呗。」
  二女对了个眼神,不理会也不去看他,那男的又说了几句差不多意思,也不
是很清楚,讨了没趣,回去了。
  小红扇了扇烟味,道:「走吧。」苏澜应了,拿包喊老板结账。
  不料大花臂带着三个小弟全都过来了,挤着脸上肥肉道:「就要个联系方式,
至于那么小气么,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呢?」说着拖凳子坐在了苏澜旁边,堵住了
过道,一脸凶样,让苏澜感受了一下酒气和口臭的双重攻击。小红感觉不好,拿
起电话运指如飞给帽子发了刚刚的消息,想拨110,手机已经被夺去了。
  「怎么的?喊男朋友来救你嗷?」他看了看小红发的消息,又看了看昵称,
念叨着:「帽泰迪?这什么鬼名啊?你喊他来,他够不够本事救你啊?」说罢轻
蔑的笑了,后面三个小弟配合着笑的更张狂。
  帽泰迪是小红给帽子改的备注。小红心想这下糟了,不知道说啥也不太敢说
话。花臂继续装逼:「来,我看看,我看看你叫来的人多牛逼,来,武子,你去
外面看着。」他心想这女学生无非叫来个男学生,顶多几个学生,自然有恃无恐。
当着美女面教育人家男友,那多威风~ 「好。」武子应声出去。
  「老郭,老板你是不是叫老郭啊,你敢不敢报警啊。」
  这种小饭馆老板最烦的就是这种事情,不报不是,报了怕报复,警察又关不
了这些流氓一辈子,笑着应付:「不敢不敢,要不我把您几位单免了,今天就算
了吧,你看……」
  「少你妈哔哔。」大花臂这个逼装的很上瘾,手机往桌子上一拍:「今天晚
上三件事,1你们得主动给我联系方式,2叫声哥,3你们叫来几个人,得吃点
教训,还得给我赔礼道歉,少一件都不行。」
  小红和苏澜都是一脸愁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盼着帽子机灵,及时看到了,
不然自己来了也是送的。另外,二女都不是轻易屈服的性格,但也不会硬扛,场
面就僵在这。
                 ·
  过了几分钟,出去看着的武子突然匆匆跑回店里,叫道:「不好了,东哥,
这俩叫来的好像是个彪子,拎着把大钢刀,一身都是血,那衣服全是刀砍的口子,
像刚砍完人过来滴,嗷嗷就来了。咋整,东哥。」这口音明显是个东北人,苏澜
听着还挺亲切。
  大花臂一听就懵了,什么情况,他这种小流氓一般就是找软柿子捏捏,显摆
下威风,真动刀动枪,也是怂的。想了几秒钟,道:「要是个正常人咱们教育一
下,疯子算了吧,他把你砍了他不偿命啊。」
  「就是就是,东哥,没必要,要不咱们先走吧。」另一人赶快接话。
  四人一溜烟,去了个不见踪影。小红和小蓝也是一脸懵逼,什么情况,还没
缓过来说话,就见帽子如恶鬼入人间一般,咧着个衣服,真像那个武子说的满身
是血,拎着把大刀走进了店里,脖子上还都是伤口,看着贼吓人了。「你们俩什
么情况?」要不是声音和平常一样贱贱的,小红简直不敢认这是不是帽子。他俩
不要太感激帽子这么快就过来解了危机,只不过和想象中的白马王子形象~ 远的
过分了。这形象当然是拜小彤所赐,衣服和伤口是抓的,刀也是她的,血只能怪
水泥柱了。
  「你还说,你再来晚一点,苏澜就好让人强奸了!真吓死我了刚才。」小红
声音激动,边抚着胸口,边瘫坐下去。我被强奸?那你呢?苏澜一脸问号。
  帽子:「那人呢?流氓呢?」
  小红:「看你来,跑了。」
  帽子无奈到家了,看着热气腾腾的火锅,杯盘狼藉的小店,瑟瑟发抖的老板,
喘着粗气的两个小精灵,由感而发:「你们可真折磨人啊!啊!啊!」这一句话,
饱含了对这一天从一早女老师,到尤允,到二姐一伙和小彤,到眼前等诸多女同
胞的无奈之情。想想自己这幅样子都觉得无语,可他不知道,这一天还没结束。
  「你什么意思?」苏澜不高兴了,也是缓过来点:「不就喊你来救我们吗,
你不就应该飞速赶来,你知不知道再晚点后果有多严重,怎么还抱怨呢?你不许
抱怨的……」喋喋不休。
  「你什么意思?」帽子也不乐意了,丢下木刀,一把将苏澜抱起,横在火锅
上面,做个要把她丢进去的气势,吓唬道:「我什么意思?你们一条信息,我都
这样了我还马不停蹄的就过来了,救人于水火,你还说我。我意思就是,你俩吃
火锅,为什么不喊我?为什么!不喊我!?」最后六个字发音咬的又重又清,因
为折腾了一整晚,还喝了酒,闻这店里诱人的味道,是真的真的好饿啊。「叫我
来一起吃,不就没这事了么,快给我好好道歉,不然我把你扔锅里。」
  苏澜吓死了,屁股和腰被蒸汽蒸的好热,生怕帽子脱手,忙道:「爸爸对不
起对不起,我错了,快放我下去,送我回去,求你了。」
                 ·
  然后?然后警察冲进来了,四个警察,五个协警,两辆警车停在外面。他们
看到的场景是这样的,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要把一名女大学生丢进滚开的火锅里,
一把银色的大刀丢在地上,女大学生的同伴在一旁吓得不敢动弹,火锅店老板缩
在柜台里面。于是二话不说,一拥而上,把罪犯(帽子)制服在地,手铐铐起,
脚踝绑起,嘴巴堵起,一群人直接给抬进了警车,根本没有解释的余地。
  小红和小蓝被当成受害者也带走了,还有火锅店的老板。
  「这个是凶器,来,装起来,别破坏了指纹。」警察指着那把金丝大环刀说
道。
                 ·
  原来帽子大半夜的弄一身血,拎把银色的刀在街上跑,把路人都吓坏了。
  路人甲→路人乙:「有个人满身是血,拎着刀,在路上到处跑。」
  路人乙→路人丙:「有个人拿刀把人砍了,弄的全是血,现在到处跑呢。」
  路人丙报警:「有个人在街上见人就砍,满哪都是血,现在往xxxx去了
……」
  警察在短短几分钟里接到了3通报警。其中一通是火锅店老板的老婆,说:
「有几个小流氓在我们店里欺负女大学生,地址是……」于是两个派出所3辆警
车出警,在老郭老火锅店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捕获。
                 ·
  「大家可以看到,火锅店内凌乱不堪,目击者表示,在警察赶到之前,犯罪
嫌疑人有猥亵受害女性的举动,现已被警察制服,带回派出所做进一步审理,我
们将持续跟进为您报道……」半个小时后,连夜班记者也来凑热闹了。
  ·作者:李浩凌话说回来,佟小彤在厕所里上了十几分钟,腿都蹲麻了,出
来发现不见了帽子。蹲在刚刚帽子蹲过的电线杆下面苦苦思索,五分钟,终于确
定,自己进去上厕所之前,确实是让帽子在外面等他。「那帽子人呢?可能是进
去上厕所了。嗯,他应该是去上厕所了,一直也没见他上厕所,应该是忍不住了,
那我在这等等吧。」对自己的推测深以为然,一等就是二十分钟。
  「咋还不出来呀?是不是喝多了在里面吐了?吐了之后在里面睡着了。嗯,
或者拉着拉着就睡着了。也有可能是没带纸,又不好意思喊。要是掉坑里了,他
肯定也不好意思喊。嗯,应该就是这样,我得去救救他,我这么仗义的人,怎么
能放着不管呢?」要说喝多了有多可怕,小彤把帽子和屎挣扎的样子都脑补的真
真切切了。她几步来到男厕所门口,高声叫道:「帽子,你是不是没带纸啊,要
是,你就喊一声,我给你送进去。要是掉进去了,踩到屎了,也不用不好意思,
我进去帮你。你回答我!」
  中气十足,把厕所里阳痿多年的老大爷吓得都快缩进去了。
                 ·
  「你喝酒没?」
  「喝了。」
  「喝了多少?」
  「二两白酒,一杯洋酒对可乐。」
  「为什么要猥亵女性?」
  「我没有,我们认识,我们关系很好的,是闹着玩……」
  「小伙子,我跟你说,态度端正,诚恳认错,有可能和对方谈和解,不起诉
你,不然我们也可以公诉……还有,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许废话。」「你脖
子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和同学闹,被抓的。」
  ……
  帽子快哭了,他被单独审问。为证清白都快累吐血了,好在另外一头苑小红
和苏澜还有店老板都把问题说清楚了,又有监控证明,帽子尿检也没问题。才知
道是误会一场,现在还差帽子T恤的检验证明血都是帽子自己的,还有就是那把
道具刀的主人过来补个手印证明刀是他的并把刀拿走。
  凌晨一点半,帽子打电话给二姐,在警察的帮助下把情况都说清楚了,意思
就是需要找到佟小彤来做个证。好在二姐宿舍四个人一个都没睡,而且小彤刚来
过电话骂帽子把她丢在半路人不见了,这三个来小时过去了,她酒醒的差不多,
早一个人摸回宿舍了。
  二姐拉了个新微信群,群里有四女帽子佟小彤。小彤进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
「……你麻痹啊,臭傻逼……你把老娘一个人扔大街上……要是被人强奸了怎么
整……我他妈为了救你,进了男厕所……丢死人了你娘的……」然后加了帽子微
信继续骂,帽子打去语音,好顿解释,民警助力,小彤才搞清楚状况,答应明天
来补口供。
  「在学校就好好学习,少交点不三不四的朋友。」警察都被小彤搞怕了,拍
帽子肩膀道。
  第二天小彤来取刀时,觉得民警看她的眼神都很怪异。
                 ·
  帽子在前面走,小红和苏澜像两只小猫一样跟着,也不敢说话。虽然他们也
没做错啥,还是挺愧疚的。省大的女生宿舍管的比较严,这时候肯定回不去了。
「去我那住吧,我睡沙发。」帽子道,无异议。
  买了洗漱的东西,打车回去。胖儿东还没睡,直勾勾的看着帽子凌晨两三点
带着小红和苏澜进屋,你不是明明刚才还在女寝么?
  帽子抱了被子要去睡沙发,被小蓝和小红合力拽住了。
  小红:「不用睡沙发,你睡床,我们一起睡床。」
  苏澜:「对,哎呀,别犟啦。」
  帽子:「行吧,那我睡外边。」
  小红:「你睡中间,就这么定了,快上床。」
  苏澜:「我在外面,我关灯。」
  ……
  三人关灯上床睡觉,胖儿东在客厅凌乱了。……你们也太刺激了吧!!这都
什么!跟什么啊!!你们城里人怎么这么会玩啊!帽哥我怎么都懂不起你的操作
了啊!!帽哥我想学中文,我现在语文水平已经不知道怎么赞美你牛逼了啊!!
                 ·
  「我咋睡不着呢。」仰躺了十分钟,帽子突然说道。这要是能睡着,才是怪
了。
  小红哼了一声:「去那边,和你马子玩。」
  被小红这么一说,帽子不好意思了,不太好动,迷迷糊糊了一会,转身过去,
努力在身体不怎么动的情况下,把脖子抻了起来,吻上了苏澜的香唇。小红感受
到床板传来的轻微颤抖,黑暗中邪恶一笑。
  苏澜没有躲,任帽子索取温润和细腻。像初恋一般的感觉,他憋的太难受了,
这感觉太好了,一不留神就硬了,勃起的状态让他错误的把握了方位距离,下身
轻轻蹭到了苏澜的身体。没想到,苏澜啪的一下就给了小弟弟一巴掌,说道:
「老老实实的,睡觉。」
  帽子委屈的不行,转身抱小红去了,小红基本睡着,但双手交叉胸前,双腿
交错,一个极度防御的姿势,帽子抱了一下,觉得不舒服,干脆回身躺平,把左
右胳膊放在小红和小蓝的脖子下面,把二女搂了过来。他们也觉得这样帽子的手
就无法到处乱摸了,更多安全感,就保持这么个姿势,沉沉睡到天亮。
                 ·
  次日下午,有一节不能逃的课。经历了恐怖的一天,他坦然大发了,带伤去
上课,直接坐到了尤允后座。没打算和尤允说话,反而尤允课间主动问候帽子。
那甜美的笑,帽子有些怕。
  尤允:「你这是咋啦?」
  帽子:「你觉得我解释了,有用么?你能相信么?」
  尤允:「那你觉得我是一个能明辨是非的人么?」
  帽子:「我觉得这个世界都太扯淡了。」
  「这样,你不用解释,我来问,你来答,看我能不能get到真相。我要是
问封闭式问题你就回答yesorno,我要是问开放式问题,你就用最简洁的
回答,尽量不超过十个字。怎么样?」
  帽子想想自己都这样了,还有啥好怕的。于是接了。
  「这个是女生留的是吧?」尤允指脖子上的三道血痕。
  「是。」
  「这个也是女生留的。」腮帮子上的两条。
  「是。」
  「留这个吻痕的和弄伤你的不是一个人,对吧?」
  「吻痕?什么吻痕?」帽子懵了。
  「这个吻痕啊。」
  「在左边还是右边。」帽子全力回想。
  「额,你的右边,我的左边。」尤允道:「哇,你连谁留的都不知道了吗?
好刺激哦。」
  右边,是苏澜没错了,应该是苏澜趁着帽子睡着留的。此时此刻,他好想把
苏澜抓过来暴打一顿,眼神里还充满了为何命运如此不公。
  「回答我呀。」尤允打断帽子思路:「不是一个妹子,对么?」
  「对。」无奈回答。
  「你昨天喝酒了,是么?」
  「是。」
  「昨晚9点,你在哪?」
  「女生宿舍。」
  「哇哦,赤激,那昨晚你和女生一起睡的,对不。」
  「对……」
  「是一个女生吧?」
  「俩……」
  「哇……哦……,搂着两个一起睡?」
  「嗯……」
  「我都知道了,我没有要问的了。」
  「不行啊!你还什么都没问出来呢!真相不是这样的……………!!你继续
问啊!!」帽子疯了,尤允却怎么都不再继续问了。
                 ·
  课上,佟小彤在群里@ 帽子,说下课去他教室找他,帽子吓死了:祖宗,求
你,千万别。
  下课时候,佟小彤已经堵在教室门口了,胖儿东带的路:「帽哥,我也没办
法,她说我不带路就打我。」
  「这么点威胁你就招了,我以后还怎么信任你!」帽子转头对小彤就是另一
幅嘴脸:「祖宗,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不是故意把你扔在厕所不管的。」
  「闭嘴,我不是来找茬的,我来给你道歉。」原来,今天完全清醒之后,她
基本上都想起来了,想不起来的别人也都给她讲了,他觉得有点对不住帽子,把
人弄破相了,还把衣服也弄坏了,还让人送回家,然后又出了意外被警察抓走,
误会也有自己那把刀的责任。于是拿了一件之前自己买大了的T恤,亲自过来送
给帽子道歉。心是好的。「这个T恤,老娘送你的。」
  「不用了,我哪敢啊,心意领了,真不用了!谢谢嗷……」
  「少废话。」小彤一把帽子按在了走廊墙上,气势汹汹的道:「我可还没送
过男生礼物呢,给我穿上,现在就穿上。不然我削你!」
  全班同学,还有另外一个专业的同学,三十来人,在走廊围观了这一幕。帽
子本来只是班上一个隐形的存在,这下脸算是彻底丢光了,他就这样光天化日之
下,在教学楼走廊里,被一个女的~ 壁咚了。
  绝望的接过蓝T恤,套在了白T恤的外面,胸前赫然写着:「Iamagi
rl。」
  佟小彤点头,似乎很满意,道:「嗯,昨天晚上,对不住你了哈!」
  然而全走廊的人都笑了。笑惨了。
  帽子算是明白:你们这帮狗不整死我是不罢休的啊。到现在认识这个瘟神都
还不超过24小时。且他永远忘不了尤允看他的眼神,好像在说:原来真相就是
你是被强上了啊。
                 ·
  胖儿东:「帽哥,你刚才好可怜啊,我看你的表情,好心疼,这就是无敌的
代价么?请告诉我。」
                 ·
  二姐问室友:「咱们这个群,起个什么名字啊。」他们原来的群叫209天
宫,这个多俩人的群她没啥主意。
  施颖道:「不如叫——免费叫鸭。」鸭当然是指帽子。
  大家都觉得不错,于是就改成这个名字。
  大姐和陶奈还加了帽子好友,四人一起把帽子的备注改成了——免费的鸭。
                待续
  闺蜜联盟排行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