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期——帽子的故事】1.7给陶奈找个男人


  周日,小红带着苏澜来找帽子考照片和视频,拎了一堆菜和肉,没错,他们
就是来做饭吃的,因为小红听说帽子住的地方有厨房。不常做饭的人买菜必然一
买就多,对他们来说做饭算一项娱乐。
  见帽子引着这俩妹子进客厅,胖儿东惊呆了,难以抑制的兴奋,脱口道:
「帽爹,这是要三人行么……?」
  调值很低,语调低沉,但由于过分震惊,还是被红蓝二女听见了,一脸黑人
问号,并投来鄙夷的目光。
  「说啥呢?」帽子故意提高声调一脸正气的回应,回到沙发上坐着。
  「你室友怎么这么龌龊啊?」——小红「就是啊。」苏澜边鼓也响。
  帽子像模像样一脸惋惜的叹气。
  胖儿东趴在门框上泪流满面,老子还是个处男,这个逼一天天床上床下妹子
不断,为什么龌龊的会是我啊。
                 ·
  两个女生忙忙活活的做饭,发出的声音和打架没什么区别。胖儿东在客厅远
远的望着厨房,小红穿了个篮球背心,抹胸,热裤,因为背心比较大,肋部还漏
着点皮肤,一对大耳环格外显眼。胖儿东觉得这妹子的肩膀头简直是在发光。苏
澜扎着个简单的双马尾,松松垮垮的破洞T恤,破洞牛仔裤。
  半路小红来胖儿东房间看那天他拍的照片和视频,首先就被胖儿东的设备惊
呆了。用帽子的话:「没错,就是会有傻逼在自己的房间装摄像头,还一装就是
四个。」俩机箱,仨显示器,还有支架和麦,说不是做主播的都难信。
  胖儿东一张张点,小红在旁边弯腰看得仔细,这距离、这感觉、这黄金年龄
女生身上散发出的气味,胖儿东深情的望向帽子,仿似在说:「帽哥,谢谢你让
我的人生又到达了新高度。」
  「这张有点歪。」「这个构图不好。」「这个虚了。」事实上胖儿东的拍照
技术是真的不咋样,也就略高于一般直男水平。幸亏最后小红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胖儿东后背,道:「还可以,有几张可以用就行。」
  这一巴掌,胖儿东前列腺都都抖了几下。
                 ·
  俩人做了四个菜一个汤,当然不叫上胖儿东也不好,把小胖子紧张的筷子都
是一手拿一根。一番折腾,二女已不如刚来的时候精致,分别期待的看着帽子试
菜,帽子像模像样的每道菜夹一口吃了,连说了两个「可以」,两个「不错」。
然后放下筷子道:「胖儿东,还是把你的酒鬼花生贡献出来吧。」顿了一下:
「还有那个麻辣金针菇。」
  「有那么难吃么?」二女不服,赶快也试,分别对对方的菜品提出了严厉的
批评。
  饭后,各人都有些微醺,小红问胖儿东会不会打LOL,紧张了一个小时的
他兴奋了,开始一顿吹逼,钻石大神如何如何,小红一副崇拜的眼神,双手握在
胸前,道:「大神,帮我上分吧。」
  「好。」义不容辞。
  于是小红去胖儿东电脑登了自己的账号,这应该就是胖儿东接触这个游戏以
来态度最端正,打的最认真的几局了。
  苏澜和小红则跑去了帽子房间,毫不客气的坐到了床上,帽子拖了把椅子,
三人斗起了地主。继续吃花生、金针菇、喝酒。
  小红的号是个白金五,胖儿东上来就输了一局,然后有惊无险的又赢了一局,
松了口气,觉得事有不对,又想不出毛病,于是继续开了。
                 ·
  应该发生点什么么?作者也想发生,帽子也想发生,胖儿东也期待发生,但
如果发生了,就太假了。三人就只是斗地主而已。其间帽子抱怨没个赌注很无聊,
「不如输了的脱衣服吧。」
  「不行,我有男朋友。」苏澜道。
  「不行,我的身体只有我男神可以看。」小红道。
  帽子「哦」的大声。
  「输了的真心话吧。」小红道,澜和帽子都没异议。
  苏澜地主赢了:「嗯,问啥呢?……你要是和赵丹在一起了会劈腿么。」
  「不会。」小红又问帽子:「你呢,谈恋爱了会劈腿么?」
  「看和谁吧。」狡猾的回答没有过关,于是帽子大声道:「会。」二女都点
头满意,又一脸鄙夷。
  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小红:「我是处女。」
  苏澜:「我也没有。」
  帽子:「不记得了。」
  「你耍赖,怎么可能不记得,要不要脸,玩不玩得起?…………」
  「那,好像是高二吧。」
  苏澜:「早恋狗。」
  小红:「流氓。」
  帽子:「……」
  三人就这么喝酒聊天,转眼夜即至深处。三人的聊天,就总会在一些问题上
达成共识形成二人的联盟,对落单的人占占便宜,数落一下,然后又在另外一个
话题上换了联盟的对象。早期女生最喜欢的话题,性和爱可以分开么?小红觉得
不可以,苏澜觉得可以,帽子果断战队苏澜这一边,点头点的狠,击掌击的响。
「狗男女。」小红不服。
  总得来说,混熟之后,苏澜和小红的性格像极,都是活泼跳动的类型,小红
可能腹黑些,苏澜闷骚些,也只是相互对比来说。
  胖儿东很想表现一下,结果打了个3胜2负,有些丧气。「不怕,有分加就
行。」小红算安慰到了。
  他想加小红的微信,得到的是:「有事让帽子找我就好呀。」
  多么伤人。逼的胖儿东只好对帽子说:「帽爹,你可千万不能抛弃我呀。」
                 ·
  二人赶在十一点宿舍关门之前回去,帽子也没送。
  「帽哥,你这次效率有点低啊。」
  「你这话说的,你怎么能不尊重女性呢?」
  「我……咋……?」
  「你不能看见好看的女的,就往龌龊了想啊,其实你哥我从来都是往纯洁的
友谊上发展,无奈其中一部分人不洁身自好,非要和我做动作交流,说起来我也
很无奈呀。」一声叹息。
  胖儿东听傻了:「帽哥你是认真地么?我可是要记下来的。」
  ·作者:李浩凌泡妞或者约炮这种东西,对容易的人来说,像吃饭一样容易,
虽然也会噎到,偶尔也挨饿;对于难的人来说,就是比登天还难,当然天上有时
候也掉个馅饼,不见得都香罢了。老实人老老实实的接盘,偶尔撇嘴不信那些江
湖传言,艳情故事,觉得是别人吹牛逼,或者把那些想得多么淫靡传奇,但其实
只不过是一群有性生活的人的性而已,形式多种多样。当然啦,吹牛逼的人所在
多是,不过帽子就不吹牛逼,一个多月的相处,胖儿东发现帽子最大的好处似乎
和自己一样,就是没什么朋友,自然也没什么吹牛逼的渠道。不过胖儿东可能是
真没朋友。帽子也许只是没啥男性朋友而已。
                 ·
  下午的课陶奈没去上,收到二姐的短信:「七点半江边酒吧,寝室会议。」
  八点过点,大姐(上官杰)、二姐(姚师格)和三儿(施颖)才坐下没聊几
句,就见四儿(陶奈)气冲冲的进来。二姐告诉她七点半是预防她九点才到,没
想来的这么早。
  「你还真早。」大姐怪怪的口气。
  「老娘一下午就在和那个傻X吵架,吵的我嗓子都哑了。」陶奈拿过服务生
端上来的饮料就是一口,也不管谁点的:「你们知道那个逼对我说什么?他他妈
的说我就是看中了他的钱。Wut?」
  「很像他,钢铁直男。」三儿把饮料拽了回来。
  陶奈又去拿二姐的饮料:「你说我缺有钱人追么,二姐?」
  「不缺。」
  「那么多有钱人追我,老娘选了他,不就说明我看中的不是他的钱么?为钱
我和谁不好?」
  三儿:「有道理。」
  二姐:「逻辑鬼才。」
  大姐护住了自己的饮料,冲女服务员道:「给这个疯婆子拿两瓶青岛。」
  陶奈一个人气了一会,还是气不过,突然拍桌子:「老娘今天晚上就去找个
人鬼混。」把拿酒来的服务员吓了一跳。搞的其余三女觉得好丢脸。
  三儿:「你还是冷静一下,别瞎整。」
  二姐:「她就是个怂蛋,打打嘴炮,你以为她真敢?」
  大姐:「有啥不敢的,去搞,大姐挺你,就兴他们男的一天天在到处撩骚,
咱们差哪。」大姐东北口音一出,既有气势,又有气氛。
  「就是,二姐,把你手里的优质男拿一个给我。妈的,越想越气。」
  「你自己那么多追求者,干嘛管我要。」二姐奇怪。
  「兔子不吃窝边草啊,和他们睡了,那不就让他们得逞了么?」
  陶奈是真逻辑鬼才,不过这也确实是大多女生真实想法。男的越是拿谁当个
宝,捧在手心,追在身后,女的越是觉得不能让你得逞,不然好像自己吃了天大
的亏而让你占了天大的便宜。这也为何越是萍水相逢,越容易擦出火花。
  「我那些还不都也是舔狗,没条好东西。」二姐还真在脑子里过了一圈:
「不过最近认识一个,挺奇怪一人,不怎么让人反感。」
  三儿:「妈呀,让姚姐姐说这话,算是很大的夸奖了吧,我都好奇了呢。」
  「上,拿下,不要怂。」大姐永远是大姐。
  大姐也就是说说,反正事不关己,不怕事大,话随本性。其实陶奈也就是说
说,到这时候已经怂了,架不住大姐怂恿,还架不住二姐又问:「要么?我给他
喊过来。」再一想自己男朋友宁小泽,立刻又火冒三丈血气上涌。道:「好,二
姐,咱俩来十五二十,你赢了,我就找人睡!」
  二姐:「行啊,来吧,三局两胜。」
  陶奈:「不行,十一局五胜。」
  三儿:「十一局是六胜吧……」
  大姐:「尼玛,十一局,划拳还是斯诺克?」
  二姐:「输了要耍赖?。」
  「说话不算我就吃屎!」FLAG。
  「啥是斯诺克?」三儿小声问大姐。(斯诺克台球,一般局数都很多,动不
动十几二十局,要打很多小时。)
                 ·
  然后四儿就输了,虽然局势一度紧张。
  「二姐,你说我浪么?」
  「你有点二。」
  陶奈狠狠的喝了一口啤酒,感觉自己就要在傻屌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其实她
平时手机上男的就没聊完过,用大姐的话叫怂浪怂浪的,也难怪男朋友有气要撒。
                 ·
  二姐打帽子电话,隔了好半天才接。陶奈本来一口气松了一半,又提到了喉
咙眼。
  「你干啥呢,接这么慢。」
  「喂,谁呀?」
  竟然没听出自己的声音,二姐也是被打败了,行叭:「姚师格。」
  「哦,你好你好,二姐,我打飞机呢。」
  二姐差点没晕过去,幸亏没开公放:「别打了,我有点事找你,来河边这个
酒吧呗,叫红森林,速度。」
  「啊,行吧,我打完这把。」挂了电话。
  「这人可以啊,连我们二姐电话都不存。」大姐道。
                 ·
  放下电话,帽子的飞机就炸了。「我可以一命通关的,就怪这个电话,明天
再搞。」
  说完给胖儿东转了十块。
  他在玩一款古老的飞行射击游戏,1945,在胖儿东的帮助下,又玩到了
儿时的经典回忆。
  胖儿东听帽子直接对二姐说在打飞机,惊呆了。
  「帽神,如果我像一样不要脸,我会像你一样屌么?」
  「也许吧。」帽子潇洒离去:「不是谁都可以这么不要脸的。」
                 ·
  四儿现在不生气了,被忐忑取代了:「二姐,我现在可以怂么?」 「吃屎
呗。」
  委屈的陶奈用吸管吸了口啤酒。
                 ·
  「二姐,你找这个人智商怎么样。」 「我觉得他聪明绝顶。」
  「那这样!」陶奈突然提高调值:「一会我和他十五二十,三局两胜,要是
他赢了,那我今晚就不跟他走了。」突然又降调。
  「你还不是要反悔。」三儿道。
  「你怎么那么怂啊,是不是新时代独立女性?」大姐道。
  「就这着了,再反悔,我真的吃屎,吃我自己的!」终极Flag。
                 ·
  然后帽子就来了,一一和另外三人打招呼认识了。他其实脸都没戏,幸亏长
得白,显得干净。
  帽子点喝的方式,是:「二姐,我要喝这个。」
  二姐也就只好叫服务员点了,忍了不要脸三个字。
                 ·
  为了挽尊,陶奈主动出击,生死一线:「来,先别说别的,和我十五二十,
你会吧。」
  「必须的,贼强。」
  「三局两胜,赢了有奖励。」
  「好。」帽子一副摩拳擦掌,被奖励激励到的样子。
  然后第一局,帽子摊出两只手掌,十根手指,喊了个五。连他自己都觉得自
己太傻比了。
  四儿崩溃了,大叫:「不行,这不能算,这个人脑子有问题。」
  帽子懵了,这什么情况,你赢了还喊不算。你这是比我还傻逼啊。
  大姐当裁判,铁面无私。 然后帽子第二把也干脆利落的输了。
  全员捂脸。
  二姐憋嘴:「没错了,你就是传说中的双拳喊没得,双掌喊二十的选手。」
  「今晚把我们四儿带走,伺候好她。」
  「没问题呀。」帽子应的爽快,也不知道当没当真。
                 ·
  二姐:「我是有正事找你,我们有个老师是副院长,喊我们三儿……」
  这也是他们要开寝室会议的原因,二姐大致给帽子讲了,他们那个刘副院长,
如何平日里专门欺负好看的女生,如何一直有传闻说他卡毕业、睡学生种种,这
一次如何因为三儿的作业是网上抄的喊她去说明情况。
  帽子听了:「去办公室好好道歉就好了吧,他总不敢在学校就乱来撒,等他
露怯了再说呗。」
  二姐:「我也是这么想的,可这个不要脸的直接喊三儿周末去他家里。」
  「这么牛逼的老师,我好想见见哟,感觉比我还不要脸。」帽子道。
  「直接举报不就完了么。」大姐一向直来直往。
  「你没证据,到时候搞不倒人家,肯定要报复三儿,而且三儿的作业确实是
抄的呀,上学期期中期末,这学期第一个作业,他之前没说就是攒着预谋好的。」
二姐很冷静。
  「咱们班谁的作业还会真自己写不成,只能说三姐抄的没有技术含量。」陶
奈道。
  三儿也很无奈。
                 ·
  「上次你那个会妙手空空的朋友,善不善长入室盗窃,放个窃听啥的。」
  帽子算是清楚了二姐喊他的用意,相视会心一笑。「你是想,说不定还可以
再放个监控?说不定还能找到点把柄和证据,以后就彻底不用再怕她骚扰了。」
  二姐当然不会否认:「你也知道,我们寝室颜值比较高,会被他一直重点关
照。」
  「费那么大劲干嘛,让三儿到时候手机开个录音就完了呗。」大姐。
  二姐:「那个肥猪要是有心要玩脏的……」
  帽子:「……不可能不防着撒。」
  说完默契击掌。
  三儿:「你们俩……」
  大姐:「……像极了一对狗男女呢。」
                 ·
  「开锁应该没问题,其他的还得想办法,还有三天时间。不过这可是个大人
情哦……」
  「不怕呢。今晚四儿替我们还了,就怕你身体吃不消。」二姐是真的皮,皮
的陶奈想狗带。
  在他们心里,可能损友才是真姐妹吧,再说也是四儿自己提的要找人放纵。
  四儿:「二姐,不是说好明早要去逛街的么?」
  二姐:「不影响啊!」
                 ·
  其实约炮和谈恋爱没啥大区别,无非就是你敢主动,我敢接受。
  这么说来的话约炮可能还更容易些,不用在长久相处的层面考虑顺不顺眼的
问题。
  两颗贼心,一个贼胆。
  「给我一个今晚和你走的理由。」放下酒杯「我床贼大,比你们宿舍舒服,
还很有弹性。」逻辑鬼才。
                 ·
  吃吃喝喝聊聊天,趁组团上厕所,二姐悄悄问帽子:「你喜欢阿竹么?」
  「喜欢。」
  「那咋不好好和她谈恋爱?」
  「单身狗永不被绿。」逻辑鬼才,帽子毫不犹豫。
  「行叭。」和这个男人说话,二姐总会被噎到。「我看到她和别的男生在约
会了,你不难过么?」
  「难过。」
  「所以你算个玩世不恭的人么?我意思,就只会乱搞?」其实二姐会这么问,
就说明她有自己的判断。
                待续
  闺蜜联盟排行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