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梦】(9.4:淫肉玩具(四))



        第九章  淫肉玩具(四)
      ——再一次的办公室凌辱——八月二十六日星期五
  「那个时候,就是我被张维纯假公济私地羞辱的时候,你和他便是那种关系
了吗?」李秋弘用手指弹着桌子,审讯犯人般的问道。
  「不,没有那回事……组长,你搞错了,我和部长不是那种关系。」冯可依
还在狡辩,可闪烁的眼神显示了心中的慌乱。
  「嘿嘿……真是嘴硬的女人啊!可依,张维纯给你发了很多邮件吧!完成邮
件上羞耻的命令,爽得受不了吧!骚穴只怕湿透了吧?」李秋弘一边嘲笑着冯可
依,一边紧盯电脑,好像对照着电脑上的内容在说。
  「哦……穿着纸尿裤出席会议,可依,你想做什么?嘿嘿……应该是张维纯
想要你做什么?不会是在会议上尿吧!」
  随着令她胆战心惊的话从李秋弘嘴里冒出来,冯可依握紧双手,紧张地想,
电脑里都有什么?那些下流的命令都保存在电脑里吗……
  「你还把张维纯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混在一起,做为香水抹在身上,怪不得
前一段时间,总觉得办公室里有股怪味呢!咦!这是什么!暴露癖的治疗日志,
患者冯可依,哼哼……张维纯身为特别行动小组的负责人,不负责任地把所有工
作扔给我,可是对你却挺上心的,竟然在百忙之中客串医生,特意为你建立了医
疗档案。」李秋弘从电脑上移开目光,讥讽地看向冯可依。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不会吧……」冯可依六神无主地喃喃自语,暴露癖的
治疗日志就像一记重拳,彻底打散了她狡辩到底的幻想。
  「竟然还有影像资料,很多啊!第一个视频文件叫做汉州公园的户外排泄,
题目很刺激啊!那就播放一下看看吧!」李秋弘双击视频文件,推动快进滑块,
选择精彩的内容观看,顿时,办公室里响起了冯可依羞耻的央求声,「部……部
长,请看母狗可依排……排泄的地方吧……」
  完了,连那种录像都被他看到了……随着李秋弘拿出她最反驳不了的证据,
冯可依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腿脚不由一软,栽倒在地上,
  「呀啊!不要看!关掉,关掉……呜呜……组长,饶了我吧!」冯可依伏在
地上,脸上挂满了泪水,一边哭泣,一边向李秋弘哀求着。
  「可依,嘿嘿……叫你母狗可依似乎更悦耳一些,如果你乖乖听话的话,我
就不把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挂到网上,你也就不用担心被亲朋好友和挚爱的老公
知道了。不过,做错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从今天起,就由我代替张维纯,继续
写那份治疗日志吧!」李秋弘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来到冯可依身旁蹲下,一边充
满威胁地说着,一边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求求你,组长,我知道错了,请你宽恕可依,饶了可依吧?」冯可依抱着
李秋弘的腿,苦苦求着。
  我想要他宽恕我什么,是宽恕我背叛老公做出的一系列不知廉耻的行为吗?
  不是的,他又不是我什么人,其实我也想用身体换来他为我保密吧……想到
自己可怜兮兮地倒在地上,柔弱怯懦地抱住胁迫自己的男人的大腿,脸上露出哀
婉戚绝的表情,冯可依便感到身体里另一个自己在蠢蠢欲动,一种被新的调教者
凌辱的兴奋感爬上了心头,身体开始变得火热,阴户深处淫荡的花蕊在悄然颤动。
  「可依,我再问你一遍,通行证背后的图像里给五个男人口交的女人和玩偶
莉莎的原型是不是同一个人?是不是都是你,我曾经暗恋的可依?」李秋弘搂着
冯可依,厉声问道。
  冯可依就像受惊的小鹿在人高马大的西北大汉李秋弘怀里瑟瑟发抖,似是死
心了,认命了,颈部仿佛断了似的折下去,嘴里发出弱不可闻的声音,「是……
  是的。「
  「哈哈……」李秋弘快意无比地大笑,然后,用力捏着冯可依绯红娇嫩的脸
蛋,说道:「特别行动小组还有三周就要解散了,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母
狗可依,让我们尽情欢乐吧!」
  也许是事态已定,肚子忽然有些饿了,李秋弘把低声哭泣的冯可依拉起来,
得意忘形地说道:「可依,我们先去吃饭,等酒足饭饱之后,我要狠狠操你。」
  忽然想起了什么,李秋弘淫笑着说道:「只剩下三周了,时间不够用啊!不
能浪费每一分钟,完全可以利用吃饭的时间,治疗你的暴露癖。可依,治疗日志
上写着你只是不穿内裤出现在人面,便会感到暴露的快感,兴奋得淫水直流,那
么现在把内裤脱掉吧!让我看看在餐馆这样的公共场所,你是不是像张维纯记录
的那样。」
  冯可依俏生生地站立在李秋弘面前,樱红的嘴唇蠕动着,欲言又止,像是要
说什么难以启齿的话。冯可依看起来一副很羞耻、很为难的样子,不过不是因为
迫于李秋弘下流的命令,而是根本没有内裤可脱。
  今早出发前,冯可依收到了这几天一直住在朋友家里的冯俊浩发来的短信,
上面写道:我不在的日子,姐姐很寂寞吧!如果今晚我能赶回去的话,一定出大
力气,把姐姐饥渴的蜜穴喂饱。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就是姐姐今天不许穿任何内
衣,要裙下光溜溜的工作。如果我发现姐姐的身体上有穿戴过内衣的痕迹,我就
会像以前那样,牵着一丝不挂的母狗姐姐,去公园遛一圈。记住,这是命令啊!
  冯可依已经习惯了对弟弟过分的要求言听计从,于是,到达公司后,马上跑
到洗手间,怀着兴奋莫名的心情,脱下了丁字裤和三角胸罩,保持着裙下赤裸的
状态来到办公室。
  「怎么了可依?为什么不动?骚娘们,给脸不要脸,快点给我脱!」李秋弘
认为冯可依在有意违抗自己的命令,感到与上一任调教者张维纯相比,被削了面
子,脸色不由变冷起来。
  这是李秋弘第一次用这么粗鲁的话跟她说话,而且还是很不耐烦的语气,顿
时,屈辱和愉悦纠葛在一起,从身体里喷涌而出,冯可依再想到不久后,没穿任
何内衣的身体势必会暴露在他面前了,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起李秋弘讥讽她的样
子,身体不由一阵酥软,阴户更是不堪地起了淫荡的反应,溢出了一股股爱液。
  哪怕感到了愉悦,冯可依还是为她这具一想下流的事便会控制不住地兴奋的
身体哀羞不已,便羞耻地咬着嘴唇,抖颤着声音,吞吞吐吐地说道:「啊啊……
  组……组长,我……「
  「别废话,快点脱!」
  「其实……我……我……」
  「可依,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难道要我帮你脱吗?」李秋弘感到他要发怒
了,虽然冯可依羞答答的样子赏心悦目,别有一番动人的滋味,但他现在要的是
服从。
  冯可依瞥了李秋弘一眼,然后低下头,也不说话,只是不断摇头。
  别看李秋弘人高马大,其实很喜欢小动物,家里养了很多小猫小狗。冯可依
湿润朦胧的双眸,李秋弘感到就像是被雨水淋湿的小狗委屈地向他呜咽的眼神,
不过与怜爱地对待小动物不同,那道幽怨哀愁的一瞥瞬间激发了凌辱的本能,在
用言语狎弄时便开始勃起的肉棒猛地震动起来,痛胀欲裂,心中充斥着暴虐的冲
动和巨大的兴奋。
  这种眼神真令人受不了,可依,你也兴奋起来了吗?我要狠狠操你,我想重
新爱你……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地想占有一个女人,李秋弘情不自禁地喘着粗
气,浑厚的嗓音变得沙哑、抖颤,「可依,把裙……裙子卷到腰上!」
  又一串眼泪珠帘般的从眼眸里落下来,冯可依揪住裙角,慢慢地向上提,因
用力过大而发青的双手与身体一样都在颤抖着,没过多久,飘逸的波希米亚长裙
便被卷到腰上,一个仿佛女童那样没有一点毛茬的阴户闪着洁滑的光芒,暴露在
明亮的办公室里。
  「哦……哈哈……哈哈……果不其然,骚穴光溜溜的,可依,怪不得刚才叫
你脱内裤,你扭扭捏捏地不动呢!原来根本就没穿啊!嘿嘿……张维纯不在了,
没有人向你下命令了,可你仍然和被调教时一样,光着下身来上班,不得不说,
你的受虐心可真重,是重症的暴露癖啊!」
  李秋弘一边羞辱着冯可依,一边看到她羞耻地扭动着身体,一溜溜爱液从粉
嫩的肉缝里溢出来,沿着雪白的大腿,蜿蜒地向下流淌。
  「哦……哦……这么壮观!发情的淫水简直像奔流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
啊!」李秋弘发出一声感叹,伸手在冯可依的大腿内侧一抹,然后挥动着被爱液
濡湿的手指,放在冯可依的樱唇旁,命令道:「可依,舔干净!」
  「是……」冯可依耐不住羞耻地闭上眼睛,一边剧烈地起伏胸部娇喘着,一
边半启樱唇,把李秋弘那根沾满了她的爱液的手指含在嘴里。
  和屈辱地流下的泪水形成一个可笑的反差的是,阴户深处的淫蕊开始蠢蠢欲
动,仿佛期待狎玩地蠕动不止,被受虐的淫欲左右的冯可依迟疑了一瞬,随后便
把柔软的舌头凑过去,缠绕上了不停在嘴里搅动的手指。
  「啊啊……啊啊……组长,不要……」冯可依忽然剧烈地颤抖起身子来,嘴
里也发出甘甜的呻吟声,因为李秋弘的另一只手,冷不防捂上了她的阴户,粗大
的手指借助爱液的润滑,毫不费力地滑入了濡湿火热的肉洞里。
  「嘿嘿……流了不少淫水嘛!里面真滑啊!哦……哦……怎么回事?骚穴会
自动地吸啊!真紧,哦……还在收紧,嘿嘿……可依,张维纯受伤,你的怨气很
重嘛!没有人调教的日子很难捱吗?看你好像饥渴了很久似的!」
  「啊啊……啊啊……组长……」在李秋弘的羞辱下,冯可依的脸红得就像晚
霞,眼眸里弥漫的的屈辱羞惭之色正快速地转成成愉悦和兴奋,呻吟声简直是连
绵不断地溢出来,分外甜腻撩人。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左手的两根手指在温软的嘴巴里搅动,捏着
滑嫩的舌头不断抚摸,右手的食指快速地在阴户里抽送,发出下流的摩擦声,带
出一股股飞溅而出的爱液,李秋弘尽情地玩弄着冯可依的两个洞口,很快,两只
手都被染得湿淋淋的。
  「啊啊……啊啊……」嘴巴被下流地玩弄,阴户被粗暴地抽插,偏偏自己还
感到非常愉悦,受虐心狂炽的冯可依情不自禁地把滚烫的脸颊伏在李秋弘的胸膛
上,双手搂着他宽阔的肩背,拼命地忍耐着喷涌而出的快感。
  「可依,你是一只真正的母狗啊!淫媚天生,魅惑动人,是男人心中最完美
的宠物,我决定改变计划了,与填饱肚子相比,我要先满足一下这里。」李秋弘
下流地挺动着腹部,用把裤裆顶得高高的肉棒捅了冯可依一下,然后收回湿淋淋
的双手,放在冯可依背后,去拉波希米亚长裙的拉链。
  「啊啊……啊啊……组长,不要啊……这里是办公室啊!万一荔梅回来,被
她撞见就糟了,而且走廊里有动静,其他人还没下班呢……」感到背后一凉,冯
可依连忙扭动着身体,央求道。
  「嘿嘿……办公室又怎样?你又不是没干过,是谁趁我和荔梅不在是,给张
维纯口交?至于荔梅突然回来,不可能,走廊里有人经过不是更好吗?会令你更
快地燃烧起来,变得更骚的。」随着话音落地,李秋弘把波希米亚长裙的拉链拉
到了底。
  柔滑的波希米亚长裙无声地滑落在地上,只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冯可依赤裸着
光洁的身子,怯生生地站在办公室里,发出哀怨的请求,「呀啊……好羞耻啊!
  组长,饶了我吧!「
  李秋弘就像没听见似的,把办公桌上的电脑显示器搬走,然后一把抱起冯可
依,放在宽阔的办公桌上。
  「组长,你要干……干什么?」瞧着李秋弘兴奋得红通通的眼睛,冯可依有
些害怕,颤声问道。
  「首先,我要细致地检查一下母狗可依令男人神魂颠倒的地方,把腿给我劈
开!」李秋弘指指冯可依的股间,命令道。
  「不要……」冯可依一个劲地摇头,脸上浮出哀婉祈怜的表情,紧紧合在一
起的双膝不停地颤抖着,似乎没有勇气打开。
  「快点!明明是个不穿内裤上班、追求变态快感的骚货,还装什么纯情!像
青蛙那样可笑的M 形是最适合你的姿势了!」李秋弘不容拒绝地训斥着冯可依,
瞪圆的眼睛里射出令人心悸的寒光。
  「啊啊……啊啊……是……」一手护胸一手捂阴、蜷缩在一起的冯可依发出
几声急促的喘息,艰难地张开嘴巴,说出屈服的话,然后,慢慢地爬到悠闲地坐
在椅子上的李秋弘的正前方,稍稍分开双膝,羞耻万分地坐在冰凉的办公桌上。
  「哼……角度太小,看不清楚,接着劈,让我看到你湿漉漉的骚穴!」李秋
弘不悦地皱起眉,手指不耐烦地敲着桌面。
  「啊啊……啊啊……好羞耻……」颤抖的双膝慢慢地向两旁移去,冯可依情
不自禁地叫出了声,粉嫩濡湿的阴户徐徐暴露了出来。
  「嘿嘿……这样多好,看起来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蜜汁淋漓啊!咦!我说
停了吗?继续劈!」
  在明亮洁净的办公室,在顶头上司李秋弘彰显兽欲的目光下,摆成M 形的双
腿已经超过了九十度,继续向两旁劈开,冯可依暴露着又热又痒、濡湿闪亮的阴
户,感到从没有这么羞耻过,高昂激荡的心狂跳着,好像要发狂了,汹涌的爱液
冲出窄小的洞口,一个劲地向外流淌。
  李秋弘满意地点点头,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打内线。在等待接通时,李
秋弘向冯可依招招手,示意她把身体靠过来。
  电话通了,「崔队长,你好,我是特别行动小组室的负责人李秋弘,因为系
统数据丢失,需要连夜赶出来……」李秋弘向安保部提交深夜加班申请。
  「对,对……实在对不起,没有在五点前报上去……」
  一边客气地和安保室的值班人员通话,李秋弘一边勾动手指,示意冯可依继
续往前凑。在不容拒绝的目光下,冯可依只好羞耻地蠕动着臀部,向李秋弘的方
向靠近。
  「多谢了,哦……估计十二点左右能完成吧……」
  已经靠得很近了。可李秋弘的手指仍在勾动着,努力向他靠近的冯可依已经
移动到办公桌边缘,几乎要掉下去了,滚烫的脸颊上都能感受到他火热的呼吸。
  李秋弘终于不在勾手指了,冯可依稍稍舒了一口气,可是在他挂电话的时候,
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始终望着她大敞四开的股间,充血的阴蒂早已翘立起来,一震
一震地摇动着,似乎只要轻轻一碰,便会释放出强烈的快感,弄泄了身子。
  「是……一共两个人。」正在打电话的李秋弘忽然伸出手,粗大的手指抵在
濡湿的肉洞上,微一用力,连根而没。
  「啊啊……啊啊……」猝不及防下,冯可依发出了愉悦的呻吟。
  「只有我和冯可依……」李秋弘缓缓律动着手指,但在指头快插到底时,便
用力一捅,击打着敏感的淫蕊,发出一阵搅动爱液的声音,然后,脸上浮起讥讽
的表情,欣赏着冯可依用手捂住嘴巴、拼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的动人模样。
  「好的,我知道了……」绯红的阴唇缩在肉缝的两侧,露出里面的一汪春水
和仿佛鲜蚌的嫩肉,从李秋弘的角度能清楚地看到吞有自己手指的肉洞在不住收
缩,每当手指抽动,四溅的爱液便淋洒在办公桌上。
  「好,好,辛苦了。」李秋弘放下电话,眼睛向上瞄着摇摇欲坠的冯可依,
揶揄地说道:「可依,不用捂嘴,实在想叫就叫出来好了,我和安保室说好了,
这间诊疗室可以用到十二点,时间很充足,足够把你身体上每个敏感点都找出来
的。」
  「啊啊……啊啊……组长,饶我了吧……」捂住嘴巴的手无力地垂下去,冯
可依双眸迷蒙地望着李秋弘,发出婉转甜腻的央求。
  「还在言不由衷吗?向下看,哼哼……你的淫水把我的办公桌弄脏了。」李
秋弘努努嘴,冷笑着说道。
  「啊啊……对……对不起……」低下头一看,与桌面接触的股间果真积有一
摊亮晶晶的爱液,冯可依顿时羞红了脸,断断续续地道歉着。
  「接下来做什么呢!是品味骚穴的味道?还是先检查一下肛门呢?」李秋弘
自言自语地说着,缓缓拔出了手指,握住冯可依的膝盖,用力向两旁分去,然后
陶醉地深嗅了一口从濡湿的阴户上散发出来的淫香,便把脸埋了下去。
  「啊啊……啊啊……组长,不……不要舔……」
  冯可依猛地仰起了头,修长的颈部像天鹅那般舒展着,一只手杵在身后因她
挪臀过来而湿淋淋的桌面上,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放在了李秋弘的头上,似抓又
似搂,平坦的小腹不住颤抖,被肥厚有力的舌头狂舔的阴户,似乎要融化了,感
到一阵无法形容的美妙快感,堕落的心田腾出一股强烈的期待,好想要被新的调
教者带入到烈焰焚身的快感地狱里去。
              【未完待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