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15:组长旧事)



  第十五章 组长旧事
  初春的清晨,乍暖还寒,轻薄的晨雾将整个昙花市笼罩在一片神秘的朦
胧之中。
  「咚咚咚……报告!苏组长,我是棠妙雪!」
  棠妙雪夹着文件来到苏俊威所在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同时轻声道。
  「啊……是棠队长啊!快请进……」
  办公室内传来苏俊威洪亮的声音。
  棠妙雪闻声走了进去,只见偌大的办公室中四处散落着各种文件,泡面盒和
速溶咖啡也是扔的的满地都是,从这间屋子的混乱情况,棠妙雪很容易就能推断
出这几天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过得相当的焦虑。
  「苏组长,你在哪呢?」
  棠妙雪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苏俊威的人影,于是开口喊了一声。
  「别喊了,我在浴室呢……」
  随着这声回答,只见苏俊威在下身裹着一条浴巾,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
边赤裸着健壮的身躯推门从旁边的浴室中走了出来。
  猛地见到苏俊威那健壮的身体,棠妙雪忍不住绣眉一跳,望着他那健壮的身
躯调笑道:「呵呵……大早上的洗澡,苏组长挺有兴致啊……」
  「唉,因为案子的事忙活了三四天,再不洗澡身子都臭了……」
  苏俊威疲惫而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抬头看了看眼前如花似玉的棠妙雪,
于是嘴角一撇,迈步缓缓地走到棠妙雪面前,伸手将她一把揽在怀里,然后将鼻
子凑到棠妙雪的耳边,一边轻嗅着她的发丝,一边陶醉道:「嗯……两天没见,
棠队长,你的身子还是这么香……」
  听到身后这个英俊男人的赞美声,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拥抱,棠妙雪不由地
心神一荡——「嘻嘻,苏队长,你想干嘛?我是来向你做案件汇报的,不是来供
你淫乐的,这可是局里,你注意点场合行不行?」
  棠妙雪话虽这么说,但是却没有躲开苏俊威对她的亲密举动,反而将娇躯倚
在墙上,侧则脖颈任他亲吻自己雪白的脖颈。
  「呵呵,你跟我做汇报,和我要奸淫你,这两点根本就不矛盾啊……」
  苏俊威咧嘴一笑,同时一只大手缓缓伸进了棠妙雪的风衣里开始抚摸她的胴
体。
  但苏俊威没想到的是,他这么一摸,竟然发现棠妙雪的风衣之下竟然只穿着
一件情趣蕾丝内衣。
  苏俊威见状微微一笑,伸手一边隔着蕾丝胸衣用力捏着棠妙雪那只丰满娇嫩
的乳房,一边调侃道:「嘿嘿,棠队长,你竟然随时穿着这身淫靡的性感装束,
怎么?你已经做好随时被男人奸淫的准备了吗?真是个天生的淫娃……」
  「呼……这是铂金俱乐部要求的,今天下午我还要参加玩偶比赛,为了方便,
所以便直接穿上了……」
  棠妙雪一边扭动着娇躯,抵抗着苏俊威揉捏她乳房带来的阵阵快感,一边娇
喘道。
  「呵呵,棠队长果然敬业……」
  苏俊威咧嘴一笑,放开了棠妙雪的胴体,然后一把拉掉了自己腰上的毛巾,
转身赤身裸体的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接着,只见苏俊威一手拿起棠妙雪带来的报告书翻了开来,一边用手指着耷
拉在自己胯间的阳具对棠妙雪说道:「棠队长,自己爬过来含住它……我知道你
的口活是整个花海城最好的。」
  棠妙雪闻言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转头不无担心地看了看身后的办公室门,
接着脱下风衣,只穿着一身镂空的渔网衣蹲了下来,然后恭顺地爬到苏俊威的胯
间,伸出纤手缓缓握住他胯下的阳具,一边轻轻地撸动,一边嫣然恳求道:
  「我说苏大队长,这里是办公室,实在是太不方便,既然你这么想要,要
不咱们去酒店吧,去酒店后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行!等会儿我还要去办案,没时间开房……而且我就是喜欢在这里玩弄
你,这是我的兴趣……」
  还没等棠妙雪把话说完,苏俊威便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接着,只见苏俊威低
下头用手勾起棠妙雪的下巴,望着她的俏脸低声道:
「……美人队长,要不你现在就让我在这里用你的身体发泄一下,要不我现在
就把你扒个精光抱出去,然后当着满局的人奸污你,你选一样吧……」
  棠妙雪闻言顿时吓得秀眉一跳,转头看苏俊威那表情不像在开玩笑,或许他
真的敢违当着全局的人奸淫自己——他这是怎么了?!
  不知为什么,棠妙雪总觉得今天的苏俊威有点奇怪,不像上次遇见他那样理
性。
  但这个问题一时半会想不通,但为了事情不知于闹大,棠妙雪还是决定先顺
着他的意思办。
  「呵呵,苏组长真会开玩笑,既然您这么有兴致,那雪儿我就奉陪到底……」
  说到这,只见棠妙雪扶着苏俊威的阳具舔了舔嘴唇,缓缓地张开樱唇将他胯
间的阳具含在了嘴里,顿时,一股浓重的精液味涌进了棠妙雪的鼻子里。
  「呼……真是太舒服了……」
  感受着胯间棠妙雪的香舌服侍,苏俊威舒爽地叹了口气,同时伸出一手翻开
报告,一手毫不客气地拉下棠妙雪的黑丝胸衣,将她那只雪白丰嫩的左乳房从黑
丝胸衣里拽了出来,捏在手里肆意把玩着。
  「嗯?伪装成恐袭的谋杀案?你们这脑洞也太大了吧,这怎么可能?」
  看着看着,苏俊威眉头一挑,望着胯间正在舔弄他阳具的棠妙雪惊讶道。
  「咕噜,当然有可能……」
  棠妙雪吐出苏俊威的阳具,然后一边用它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一边说道:
「……不但如此,我们还怀疑你手头那两件恐袭案也是某个人出于某种目
伪装的,所以我才想请苏队长帮帮忙,把你手头那两个被害玩偶女郎事情跟我
说说,我想交叉对比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嗯,如果这案子真如你所说的,那案件性质可就变了……
  行,没问题,等下午我整理一下,把那两件案子的所有细节都发到你邮箱
上……
  哇——!行了!行了!棠队长,我忍不住了,我现在就要干你!「
  只见苏俊威说着说着便松开了棠妙雪的乳房,反手拉起她娇躯压在了旁边的
办公桌上,接着便甩着已经被棠妙雪舔弄的粗硬阳具顶上棠妙雪的翘臀,开始隔
着棠妙雪的丝裤在棠妙雪的臀瓣间摩擦。
  感觉到臀部的炙热的男人阳具,棠妙雪顿时秀眉一跳,连忙反手娇嗔道:
「苏大队长,你现在就想上我吗?稍等一下!我得先把这身丝衣脱了,要不然弄
脏了,下午我就没法工作了……」
  说到这,只见棠妙雪伸出玉臂用力身后的苏俊威,然后伸手拉着肩带小心的
将情趣内衣脱掉,并搭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棠妙雪赤裸着雪白曼妙的胴体,重
新将娇躯恭顺地趴在办公桌上。
  接着,只见棠妙雪翘起雪白粉嫩的翘臀,捏着自己雪白的臀瓣用力掰开,将
自己稚嫩的肛门和阴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对苏俊威的眼前,并说道:
  「来吧!苏队长,这两个地方你想插哪里都行,不过要快一点,我时间有点
赶……」
  「呵呵,果然乖巧……」
  见到棠妙雪如此恭顺,苏俊威满意地一笑,伸手捏了捏棠妙雪雪白的臀瓣,
一手握着自己的阳具抵在了棠妙雪湿漉漉的阴唇上摩擦了几下。
  接着着,只见苏俊威便用力一挺腰,噗嗤一声将阳具刺进了棠妙雪湿滑的阴
道里。
  「嗯……」
  感觉到阴道内阳具的炽热,棠妙雪顿时心头一荡冷哼了一声。
  接着,只见棠妙雪在花奴本能的驱使之下,翘着自己那雪白紧俏的翘臀,自
然地趴在队长苏俊宽大的办公桌上,来回轻轻耸动着自己的翘臀,配合着苏俊威
的阳具进出自己的阴道。
  「哇哈——棠队长,几天没见,你的身体还是这么美妙,小穴又紧又湿滑,
真是太舒服了……
  来!宝贝!把大腿再分开点,我今天要将阳具捅进你的在子宫里去——「
  苏俊威站在棠妙雪的身后,一边捏着棠妙雪雪白的臀肉,将他那粗硬的阳具
在棠妙雪那稚嫩的阴道里抽插,一边兴奋地叫喊着。
  「嗯……苏队长,你小点声好吗?这可是办公室……」
  棠妙雪一边将那双引以自豪修长洁白的雪腿,自然而熟练地摆动着自己雪白
翘臀,迎合着苏俊威那粗硬的阳具进出自己那粉嫩阴道,一边凤目盯着办公室的
门,不无担心地娇喘道。
  「呼……放心吧,棠队长,这是我的组长办公室,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敢进
来打扰,你快趴好,我快射了,嗯——!」
  苏俊威的一声闷哼,伸手用力掐住棠妙雪的后脖颈,将她的俏脸压在桌面上,
同时挺着腰肢,用力想棠妙雪的胯间挺去。
  棠妙雪感到他插在自己阴道里的阳具开始剧烈抖动了起来,随着炙热的阳具
不停地剐蹭棠妙雪的肉壁,棠妙雪的阴道顿时被刺激的春潮泛滥。
  「嗯……苏队长……不要抽插的太快,我快来了……」
  随着棠妙雪发出阵阵颤抖的娇吟声,只见一股股晶莹的激流从棠妙雪那粉嫩
的阴唇里喷发了出来,直接喷洒到了苏俊威的小腹上。
  果然,不一会,只见他抱着棠妙雪的雪腿对着棠妙雪的下体猛插了两下,猛
的将阳具拔出棠妙雪潮湿粉嫩的肛门,龟头剧烈的抖动一下——
  「呼……棠大队长,我真是爱死你这美丽的肉体了——!」
  扑!扑!扑!
  随着苏俊威歇斯底里的一声呐喊,只见一股粘稠的精液从他的马眼喷出,直
接射到了棠妙雪的下体上,炙热的白浆瞬间糊住了棠妙雪那一张一合,带着晶莹
淫水的粉嫩阴唇。与此同时,他也瘫在棠妙雪那雪白的胴体上喊出了今天最有激
情的一句话。
  阴唇被炙热的精液喷洒,一股熟悉的刺激感从棠妙雪的两腿间弥散看来,将
棠妙雪迷离的神情吸引了回来。
  随着苏俊威的射精,棠妙雪感觉自己的阴道壁被一股股炙热的液体灌满了。
  于是棠妙雪撑起身子,低头向自己的两腿间一看,发现自己胯间与苏俊威阳
具的交合处已经被淫水浸透成了黏糊糊的一片,还有两股粘稠的白浆正顺着棠妙
雪那双雪白的大腿根缓缓落下,在地板上留下了一滩花白的粘液。
  呼——看来这位猛男队长真的好几天没有发泄了,这精液量真不是一般多。
  「呼……太爽了,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
  射完精的苏俊威仿佛虚脱了一般一把趴在了棠妙雪的娇躯上,舔着棠妙雪雪
白上脖子的汗珠直喘气,直到恢复了一点力气,才撑起身子一下子坐在了他的办
公椅上。
  只见他盯着棠妙雪那被他喷的白花花的阴唇看了看,又像同样一片狼藉的自
己的下体看了看,舒了一口气,然后抬起脚,轻轻地在棠妙雪那雪白的翘臀上踢
了一下,气喘吁吁地说道:「呼——棠队长,过来帮我清理一下阳具好吗?我实
在是动不了……」
  娇躯瘫软无力地躺在办公桌上的棠妙雪闻声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苏俊
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向他点了点头。
  接着,只见棠妙雪站起湿漉漉的雪白娇躯,同时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然后
转身来到了苏俊威的胯间单膝跪了下来。
  只见棠妙雪用手指轻轻地夹住苏俊威那还在流淌着精液的肮脏阳具,一边张
开樱唇熟练将它含在了嘴里,用舌头轻轻舔弄上面的残留的精液。一边用凤目瞄
着苏俊威调笑道:
「嘻嘻,苏大队长,你这身子骨是怎么了?怎么这次才干了我一次就不行了?
上次在酒店的时候,你可是将我扒光了压在身下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呢……」
  棠妙雪边说,边微微分开自己那双刮着精斑的雪白美腿,伸手到自己的胯下,
将纸巾捂到粉嫩的阴唇上,轻轻地擦拭着苏俊威喷在上面的精液。
  「唉……最近案子催得紧,精力有点透支了……」
  望着柔顺的跪在自己胯间舔弄自己阳具的棠妙雪,显然使苏俊威产生了前所
未有的满足感,只见他温柔的用手抚摸着棠妙雪那乌黑的波浪长发,忍不住问道:
「棠队长,你知道吗?那个叫媛馨的小女警拿到琦良队长的银花火印了……」
  棠妙雪一听,连忙吐出嘴里的嘴里的阳具,仰头望着苏俊威惊讶道:
  「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不光我知道,现在咱们全局上下几乎都知道了……
  那小姑娘这两天都穿着低胸装来上班,不管见到谁都会凑上前去让人看看她
乳房上的银花火印,要不是琦良不让,我看她恨不得裸着上身来上班,你说她得
多得意啊……「
  苏俊威望着棠妙雪笑道。
  「我早就跟那丫头说过,不要得意忘形,她怎么就记不住呢?」
  棠妙雪皱着秀眉低声骂了媛馨一句,接着拿起手中苏俊威的阳具在他的马眼
上轻吻了一下,然后一边握着他的阳具拍打自己的洁白的脸颊,一边望着他微笑
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能怪媛馨,苏队长,你不知道,这『银花活印』
对一个花奴来说是可不可求的最高荣誉,虽然现在革命了,但思想里的奴性意识
要跟着一同解放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就比如说我吧,虽说我现在已经是个自由身了,但还是忍不住会产生想被男
人奸淫的欲望,就比如现在这样……「
  说到这,棠妙雪心有不甘地用舌头轻轻地咬了一下苏俊威的阴囊。
  「不,棠大队长,我完全理解这种心情,因为我曾经也得到过这个东西……」
  说到这,只见苏俊威表情严肃地一把撸起自己的袖子,只见他的胳膊上赫然
有个被烙铁烫伤的伤疤。
  「这,这是银花火印的!苏大队长,你怎么也有这个?!」
  一见到苏俊威身上上的伤疤,棠妙雪顿时大惊,连忙站起身一把握住苏俊威
的胳膊仔细端详起来。
  棠妙雪发现,跟媛馨乳房上清晰的文字烙印不同,苏俊威胳膊上的伤疤糊成
一团,显然火印已经被破坏掉了。
  「我确实曾被原主人赐予过银花火印,但我不是花奴,而是战奴!
  我们战奴就是保卫主人,为了主人可以赴汤蹈火,出生入死的死士!
  这枚银花火印曾被我视为不可亵渎的荣耀,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不肯失去它…
…「
  说到这,苏俊威叹了口气,放下了衣服袖子,接着说道:「……可是自从革
命之后,我才发现那种为了一个人的利益而出生入死属于最低贱的愚忠,为了保
卫国家和民族奋战才是至高的荣誉。
  所以在我看来,这枚银花火印便从一种荣誉瞬间变成了一种耻辱,于是我便
用烙铁将其抹去,以表明我再不为奴的自由意志……「
  「好厉害……」
  听完苏俊威的自述,棠妙雪由衷地赞叹起这位刚毅的反恐队长,于是忍不住
分开雪腿坐到了苏俊威的膝盖上,然后用嘴一边舔弄着他肩膀上的伤口,一边说
道:
  「……苏大队长,我要是也有你这样的坚强的意志就好了,那样一来,我就
不用总被人说成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男人淫娃荡妇了。」
  「呵呵……话虽如此,棠队长,你这种放荡本性对我们男人来说确是一种天
赐的礼物。」
  苏俊威闻言嘴角一翘,一手揽住棠妙雪的蛮腰,而另一手则毫不客气揉捏她
那对雪白娇嫩的乳房——
「呼……苏队长,你还想玩弄我吗?时间已经不够了,今天就算了吧,我还是
跟你汇报一下我这两天在铂金俱乐部的情况吧……」
  棠妙雪一边按着苏俊威在自己乳房上游弋的大手,一边望着她娇喘道。
  「汇报?嘿嘿,不用汇报了,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
  说到这,苏俊威微笑着拽了拽棠妙雪胸前的那串项链,而这时,棠妙雪才想
起来,苏俊威在自己的项链里装了枚窃听器。
  「嘿嘿,这下放心了吧……来吧,美人,我又勃起了,这次我要射在你的肛
门里……」
  说完,只见苏俊威一把将棠妙雪从地上拽了起来重新压在了桌子上,然后挺
着粗硬的阳具便骑了上去……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