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百合殡仪师与机械美亡人】



  因为总有些殡仪馆传出亵渎尸体的都市传说,所以我们公司特意分开了男女
殡仪,让各位死去的帅哥美女在九泉之下得以保得晚节。
  (你就当真的看。)
  我是一名半熟不熟的女殡仪师,大概只做了半年而已,但毫无疑问对于这行
以及自己的公司已经有了完善的认知——就在这混日子吧。
  可以每天摸尸,又轻松工资又高,条件要求还很低,除了这里哪来这么棒的
事啊!
  每天摸完尸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摸鱼,简直不要太赞啊!
  没想到被刷下来进不了法医学院还有这一步,走不了了,永远都走不了了。
  可惜的是,美女的尸体毕竟还是不多的,一般都是普通的小姐姐,卸了妆比
我自己都差了啊。
  说好的美女尸体呢?都市传说不可靠啊,普通的尸体会有变态想要侵犯吗?
  就比如说——
  我把公司后门打开,刚想举个栗子,迎面就遇上了老板大姐头。
  「又迟到了?我说你好歹按时刷个卡啊,全勤每次都要我给你补上,好不好
意思啊!」
  我露出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就这么稍微的装傻充愣一下吧。
  「又不听话!我跟你说啊,等下见到客户家属不要嬉皮笑脸的啊,这对可真
可怜,男的都要哭死了。还是按老规矩,我先给你补上好了,下不为例啊!」说
着她把资料表递给我,又是老规矩了。
  大姐头小声的训了我一番就往办公室走去,好在有客户,不然不保证又要训
多长时间。
  老板也是好心,就是我总熬夜玩游戏第二天实在起不来啊……哈哈,老板是
朋友就这个好,至少不会被踢的,吧。
  有工资就足够了,哪里还要什么全勤!
  一边胡思乱想的,一边到待客厅会见客户家属。
  因为「客户」没法沟通啊。
  客厅沙发上做了个年轻男人,周围两个中年人可能是他父母吧。三个人闷在
那一句话也不说,就年轻男人拿着张纸捂着眼睛。
  我猜他在哭,这种人也不是没遇到过。
  不要面带笑容,我对自己说。
  「您好,先生,这里是咨询表,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按照上面的填好,我们会
为您准备好一切的。」带着装作沉重的表情,我把表格递放在对面的茶几上。
  「哦……好,我看看。」男人用纸抹了下眼睛,用一对兔子眼盯着表格。
  可怜,可怜,我在心里感叹。
  但毕竟见识的多了,转眼就放下了同情,把茶几上的签字笔递给他。
  人总是要死的,谁也逃不掉这一步。而且永远也不会有什么阴间与鬼魂的。
  他拿了笔,简单的勾选了几个选项就递给了我。
  我看了看署名。
  「张先生是吗?请放心,我们会妥善安置好贵夫人的,感谢您的选择。」
  剩下的就交给前台了,真是不适应待客啊。
  走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一旁的中年男人说:「阿宝啊……人死寿命由天,你
也别总是哭了,唉……」
  「我没有哭……,没事,没事的……」那男人隐隐约约的声音渐渐被落在身
后,一个拐弯就不见了。
  我循着编号到13号房,找到了今天的工作对象,也是我的客户——
  掀开遮布……
  哇!
  我在心里的感叹了一声。
  这是真的吗?这么美的人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啊!
  这女人……不,从外表上来看,更像少女。
  这少女,不像一般的人死了后肤色发青,而是一种粉嫩具有活力的样子。
  是一氧化碳中毒死的吗?感觉上有点略像,但有点差异。
  不过我又没当上法医,没必要深究那么多。
  顺手在她的脸上抹了一下,啧啧啧。
  一点僵硬的感觉都没有!
  不可思议,就算是一氧化碳中毒也没有这种可能吧?
  死了多长时间了?我重新看了下表格,确认死亡日期:2019年5月26
日16时左右。
  我又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2019年5月27日13:31
  死了……大概二十多个小时了,大概是二十一个小时吧。
  按照正常来说应该有些尸僵了,身体应该也是最硬的时候啊?
  我试着对衣服轻薄的她上下其手了一番。
  「真是不可思议呢……」一边自言自语着又对她的胸部揉捏了几下。
  这真是不可思议,浑身依然柔软,而且是正常人的范围内,连胸部这种地方
都是的!
  喔噢~
  这就是都市传说中的「美人尸体」吗,不怪她老公愿意花大价钱送到这里做
殡仪呢。
  别说男人,就算是女人也忍不了啊!
  我看着这位美艳的尸体,姣好的面容就那么安静的沉睡,好似一个人玩偶;
长发压在身后,身着素色殡衣都还有着一股独特的美感;就这么平躺着裹着一个
白布袍而已,身体的凹凸居然还能显现?
  忍不住的,我将鼻子凑到她美丽的脸部使劲嗅了一下——没有什么异味,反
而有种淡淡的清香。
  把她的衣服整理整齐,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喂喂,这到底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啊,是我自己脑袋有问题出错了吗?
  我走出13号房,到昨天才处理好的12号房小妹妹那里去。
  轻轻地掀开遮布,这位小妹妹脸上粉嫩嫩的——但是是我自己动手化妆的,
仔细看看还是会发觉有些发青。
  凑近了,在香料的味道之下稍微有些味道,并不讨厌,但也不太讨喜。
  好吧,我的脑子没出问题,是那具尸体有问题。
  重新回去测试了一番,美女尸体的肌肉既不松弛也不僵硬,属于那种很有活
力有弹性的样子,就和我自己的一样,就和活的一样!
  用小手电对瞳孔照明,瞳孔依然透明没有玻璃体化,眼球甚至没有脱水变平,
但是的确没有对光照的反应。
  没有脉搏、没有心跳,血液不在流动,的确是具尸体。
  为何会出现这种不合常理的现象呢?
  听说有些奇毒让人死后和活的一样?
  不对……怎么想都是武侠故事里的设定吧!要冷静,这里是现实!
  不再满头雾水的胡思乱想,我开始做正事,为这具少见的艳尸打扮起来。
  好在本来就选的自然装束,她本身就很自然,只要稍微处理一下就可以完工
了。
              【一个小时后】
  我怀着满腹的疑腔做好了收尾。
  这个美女很不错,尸体上没有一处伤口,也没有什么狰狞的表情,就连防异
味处理都不需要太过……就好像她就是活的一样,一个完全不需要进行殡仪处理
的活人一样!
  到大厅逛了一圈,那家人已经走了。
  今天晚上就要把她送回去,然后让她过头七。
  多么少见的现象啊……真的要就这么错过吗?
  前台小妹在玩手机,其他人要么和她一样要么在打盹。
  我回到13号房,想了想,又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拿了一袋东西。
  大姐头现在都在午睡,其他人没事也不会靠近这里……
  把房门从里锁好,我的心跳得好厉害。
  这是……怎么回事?一般我最多只是过过手瘾啊,为什么这次会这么经不过
诱惑……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要做过……不行,还不保险。
  从袋子里拿出几张测菌纸,在美艳尸体的皮肤上、嘴里、光滑的白虎小穴里,
还有那粉嫩嫩的屁眼里都做了采样。
  一边默默的抚摸着嫩滑又弹又挺的美妙胸部,一边看着时间。
  十分钟过去了,采样毫无反应。
  甚至连正常细菌孳生的肛门采样都毫无反应,这简直是不科学!
  难道是做了全身消毒才送过来的吗?
  不管了!我按耐不住自己的心了,没有细菌是最好的!
  这真是——棒极了!
  手颤抖的将衣衫半解的殡衣完全解开,展露在我面前的是一具充满生命气息
的死尸,一具比活人还要充满诱惑力的美丽尸体。
  我抚摸着光滑的脸,手往下抚去,经过柔嫩的芊芊细颈,搓揉了一番充满活
力的粉嫩胸部。
  低下头去,将粉嫩色的红豆含在嘴里,乳头冰冰凉凉的,好像真的是红豆一
样,在嘴里转动却又充满了弹性。
  埋首在无瑕的皮肤之上,嗅着淡淡的天然体香,让脸埋在胸口往两处、往中
间蹭着。
  亲吻,舔舐着没有一丝污秽的冰冷肌肤,直到肚脐上。
  为什么连小肚脐都这么完美呢?情欲上头的我想不出任何东西,只是闻着那
里的淡淡香味一边舔着,一边用手在她身体上抚摸着。
  向下,逐渐向下,我将鼻子凑到那没有一丝毛发的阴部,仔细的痴迷的嗅着
气味。
  没有一丝异味,反而有种更浓烈的香味——香味扑鼻,我觉得脑袋都要昏过
去了!
  稍微迟疑了一下,实在忍不住诱惑,将嘴凑到那光滑的「另一张嘴」上,在
那里反复的舔着。
  没有尝到什么味道,既不甜蜜,也不酸涩,但是脑子里却幻想着有多美味的
停不下来。
  我用手指将这白虎小穴轻轻扒开,唯恐伤害了这里——实在是太嫩了,不仅
外面没有一点黑色素,就连内部也是完璧无瑕的粉嫩。这真的是亚洲人的皮肤吗?
再怎么样私处经过摩擦也会有黑色素的吧?
  缓缓地伸入手指,没有碰到什么隔膜。
  也是,都已经有了丈夫了,面对这么美的美人真的有谁能忍住吗?
  抱歉,我对一个有夫之妇做了这种事。
  但是愧疚只是持续了眨眼的时间,我就已经忍不住再次凑了上去。
  无论你是谁,今天我都不仅仅想留下回忆而已!——真可惜没有在你活的时
候遇到你。
  舌头伸的长长的,舔舐,舌尖往里抠挖,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充满了痴态,可
是停不下来。
  美味!没有一丝味道,可是就觉得美味!
  真是让人欲罢不能,我将脸凑在她的私处摩擦,沾染上浓烈的香味。
  将她的大腿摆成M字,我用手撑开那朵雏菊。
  真是美啊……明明只是排泄的地方,为什么能这么漂亮呢?
  就好像婴儿……不对,婴儿有这么嫩吗?我的确没见过,可这粉嫩的地方就
好像从来没有出入过大便一样,为什么能这么嫩呢?
  人死后不是会失禁吗?为什么这么干净?
  撑开粉色的洞穴,直肠那里没有一点异味传出来,实在忍不住的对着这雏菊
进行了一个法式热吻。
  舌头在里面搅拌,充满弹性的肌肉使劲的夹着它,似乎就要抽不出来了,似
乎在往里面吸着一样。
  没有异味,没有一点让人联想到肮脏的气味,也没有小穴里浓烈的香味,但
是似乎在吮吸着一样。
  我是在和谁接吻吗?那里吸着我的舌头,真的要抽不出来一样!
  真美,我把脸往娇嫩的臀部蹭着,这柔嫩而不失弹性的美臀真是太舒服了。
  再次和散发浓烈香味的白虎小穴接吻,这次我用中指往雏菊里钻着,手指顶
在直肠上;手指可以摸到舌头,舌头能够碰到手指。
  将小穴周围的残余口水舔干净,中指抽出雏菊花,然后缓缓的放到嘴里吮吸。
  为什么会有这么美的人呢,为什么会有这么美的尸体呢。
  我开始从她的鼠蹊部舔到大腿,又从大腿内侧一直舔到膝盖弯,在她的内侧
埋首细嗅,然后又是亲吻直到脚踝。
  我仔细地看着这如同艺术品一般的美脚,为什么会一点老茧都没有,就连指
甲缝里都没有一点点的脏,难道平时你是漂浮着移动的吗?
  真是艺术品,我从那脚心开始舔舐,舌头在柔嫩的脚底平移,丝毫没有坚硬
的触觉,就好像不是在舔着脚底,而是在舔着手心一样。
  将口水均匀地涂到了每一个脚缝里,没有一丝异味没有一点老皮,光是这美
脚就能让人玩一辈子了吧。
  我心里不合时宜的有点嫉妒,可是真的很美,这点嫉妒在对美的渴求下转眼
便消散了。
  将她的双脚按在自己脸上抚摸,磨蹭了半天才恋恋不舍得放下来。
  我开始脱起衣服。
  把衣服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顺便又拿出了一支收藏品。
  本来以为可能一辈子也用不上的,这是一只封装橡胶双头龙,开封之后上面
的润滑剂有些缓缓滴落。
  将双头龙的一端缓缓塞入她的粉嫩小穴里,似乎没感觉到什么阻力,顺滑的
直通到底。
  我赤身裸体的跪到棺床上,把双头龙的另一边缓缓塞进自己下面……
  有点难受,但我想我忍得住,不过只是一层膜而已。
  稍一用力,一种轻微的撕裂感传来……
  我的第一次是你的了……趴在这具不知名的美尸身上,我抚摸着她的脸,亲
吻着她的唇,在心里默默诉说着。
  如果你是活的该多好呢,为什么我只遇到了死去的你呢;比起死者,果然我
还是更爱生者啊。
  心中有着一丝丝的哀怨,我知道我已经爱上她了,爱上了这具尸体,即便她
今晚就会从我的世界里离开,但至少我与她有过一段共同的回忆……
  亲吻着她,与她口舌交缠,冰凉凉的香舌有着淡淡的体香,有着丝丝微妙的
甜味,就好像幻想中初恋的味道一样……真可悲,为什么我现在才遇到你呢。
  一边泪水默默地流淌了下来,一边与她黏在了一起。口舌相交,双乳相融,
私处与私处之间的橡胶棒随着腰部的起伏不断变形。
  一边欲罢不能的挺动着腰,一边开始亲吻舔舐她的脸庞,她的柔嫩细颈,她
的锁骨;轻微的啃噬着,想要留下印记却又怕留下了痕迹;对着美丽的双乳贪婪
的吮吸着,然后埋首在其中不停的摇摆着不愿意停下来。
  真美,真美!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和你在一起!
  脑子里要一片空白了,什么也思考不了,从下肢端开始痉挛起来,我的身体
不断的抖动,身上一片热气蒸腾,嘴里使劲的吸着她的唇,她的香香的小舌头,
要去了!要去了!
  「嗯——啊……」
  使劲在嘴里憋下了呻吟的欲望,那声音就从鼻腔里发了出来,一阵抽搐后我
失去了力量趴在她的身上。
  一边回味着高潮的余韵,一边对她亲吻爱抚着,我舔着她的脸,舔着她的额
头,在她美丽的眼皮上轻轻吻下之后又轻轻地吸吮,翻开她的眼皮看着那美丽无
瑕的眸子,舌头在上面小心地舔舐着,与她的眼球接吻。
  该起来了,我在心里叹息。
  然后籍着恢复后的一点点力气爬下棺床,浑身都软了,感觉汗湿湿的,但是
不讨厌这种感觉。
  将橡胶棒抽出,像是有一股吸力一样让我几乎抽不出来,在慢慢的抽出来后
又发出了一声淫荡的吮吸声。
  又摸了摸她的美丽小穴,一点变形都没有,对她的蜜穴深情一吻,轻轻分开,
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真是名器啊,让人不由得感叹!
  将从她体内抽出的那一端双头龙舔舐了一番,有浓烈的香味。
  于是我将包装重新封装好,想要将这个收藏起来。
  忍耐着下体稍微的撕裂感,开始打扫房间,将衣服穿好,为她重新整理仪容,
顺便为她拍了几张照片作为留念。
  好在她并不需要上什么浓妆,只是把被我做了个口水面膜的脸部稍微清理一
下,整理下头发穿戴好衣物便结束了。
  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16:21,老板还没起床吧,好在时间没太长。
  我将作案工具拿好装好后就出了13号房,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被遮布盖好
的她,之后就带上了房门。
  坐在办公室里我不知该想什么,但是这样的美人一生也遇不到一次吧……
  我想了想,去档案室取了一份客户资料,找到了客户地址……
  明天头七的时候我也去看看吧。
           ————————————
               【第二日】
  直接和大姐头请了假,反正平常也没什么人。
  打了个出租直接到昨天查到的地址,他们应该已经将那美人运了回去吧。
  虽然看到了院门外意味丧事的白纱,但走进了却听到里面一阵欢喜的声音,
怎么回事?
  我好奇地在院门外往里看去——那里昨天的年轻男人张先生正嚎哭着抱着一
个穿着丧服的女人。
  那女人是谁?背对着我看不清,但是体型却有种熟悉感……为什么周围的人
都在向张先生的父母道喜?
  张先生放开了女人,于是那女的便转过身来……
  我脑中一片混乱,身上顿时冒了一身冷汗,眼前好似要发黑——那女的分明
就是与我昨日共度的美丽尸体!
  大吃一惊之后我又开始想,是不是她的胞胎姐妹?或者只是认错了人?
  再仔细一看,旁边本来应该关着的棺材盖被掀翻在一旁,那女的穿的衣服也
是我昨天打理的那件。
  我不敢置信的掏出了手机,打开昨天作为留念的照片——一模一样,一模一
样,就是她,就是她!
  是……鬼?
  但是太阳正在当空。
  是……僵尸……吗?
  但是那美丽的女子正在有礼貌的和他人交流。
  是……我自己疯了吗?
  我的照片提醒我这是真的。
  听说过有人诈尸复活的,因为没有真的死去。
  可是,昨天早就测试过了,心跳、脉搏,什么都没有了,连体温都没有了。
  我不能相信。
  被吓了一身冷汗之后浑浑噩噩的就想离开这里冷静一下,可是越是冷静就越
是想到了昨天下午那美妙的一次,还有轻微撕裂感的下体更是提醒我那是我的美
妙的第一次。
  就这么走了吗?
  我在动摇。
  拿起手机再看了看记录下那时的照片,心中的恐惧与迷惑却渐渐的消退了。
  反而开始心跳起来,心里再次充满了冲动。
  「还想要……再来一次啊……」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