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正确的拯救人理方式】(第二章 完全变样的圣杯战争)



  「话是这么说,御主该去哪里找呢……」理香下了决定后有些为难地说,
「虽然我是冬木人,可是04年的时候我才3岁(现在是18年,理香今年17
岁),根本不了解当时圣杯战争的具体情况……」
  「交给我了,我们迦勒底资料室可是收集了至今为止全部六届的圣杯战争的
具体情况呢。」医生的声音响起,「从攻略难度来看的话,先去接触那些并不是
自愿准备加入圣杯战争的御主开始比较容易吧?那么就从saber的御主…
…这位卫宫士郎开始吧。」
  「不自愿参战也能召唤到最强的saber吗?这家伙是有多欧皇啊?」理
香吐槽。
  「前辈不也是非自愿召唤了servant吗,这位f酱看上去也像是sa
ber的样子。」玛修微笑着说。
  虽然我忘了自己的职介是什么,但是从腰间的佩剑来看,是saber的可
能性确实比较高呢。
  「地点已经查到了,唔,没记错的话今晚正好是卫宫召唤saber那天呢,
也就是说……」医生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呀,圣杯战争的第一次正式战斗就是
今晚呢,现在赶过去说不定还能看到一场好戏。」
  理香点点头,我们三人便跟着医生的指示往郊外跑去。
  「居然一个人住一套院子什么的,这家伙是土豪吗?」我站在大门口咋舌,
这房子的占地都快十亩了,一个人住不嫌大得慌吗。
  「有魔力波动!」医生突然叫喊起来。
  「哦呀,本来是来找那个还没有召唤英灵的小子的,没想到还碰到一条大鱼
呢……未确认的master,你是哪一个职介的呢?」一个声音居高临下地从
屋顶传来。
  「是Lancer职介的爱尔兰猛犬·库丘林吗……emm,这是Lanc
er……吧?」医生的声音一顿,「莫非这就是特异点产生的原因?」
  月色下,屋顶上站着一个巨大体型的男性——夸张到爆炸的肌肉,黑红相间
的两件式紧身衣,一杆布满倒刺的红色巨枪握在手上,眼睛是充满狂暴的血红色。
  「我怎么感觉像是berserker啊喂?」我瞪大双眼,「Lance
r什么的不应该是靠高超的枪法吗?这家伙胳膊都快有我腰粗了喂?」
  理香也很惊讶,迦勒底召唤室的灵基记录里的库丘林可不是这个样子,虽然
脸很像,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倒更像是……alter化了?
  「怎么不说话?那边的英灵……啧,真弱啊,你这样的也能成为serva
nt吗?」库丘林alter缓缓开口对我说。
  喂喂,人艰不拆好吗?
  「也罢,正好今天一口气解决两骑从者,这样那家伙也应该满意了吧。」库
丘林alter举起手中的枪,枪上布满的倒刺让人看得心慌,有些倒刺甚至插
进了他的手里,血液不断从他的手心流出来,让得长枪染血显得更加狰狞。
  「f酱,玛修,准备战斗!」理香摆出战斗的架势,我也拔出腰间的佩剑,
玛修则是静静站在一旁,思考着如何对敌。虽然感觉我们仨就是打酱油的,但是
咸鱼也应该反抗一下再被人下锅啊!
  「负隅顽抗。」库丘林alter咧嘴一笑,然后举起长枪高高的跃起,向
我们冲了过来,强劲的气流差点把我吹倒。
  该死的,都是英灵,我不至于这么弱吧!?快给我想起些什么啊!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我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然后连忙大喊一声:「碰
者即摔!」
  手中的佩剑爆发出一阵白光,然后在我惊讶的眼神中变成了一把巨大的长枪,
虽然很惊讶为什么我从saber变成了Lancer,但是我还是把长枪往前
一送,和库丘林alter的长枪撞在了一起。
  「枪法真烂啊。」库丘林alter冷笑,一把架开我的长枪,再次举枪向
我冲来——然后一个华丽的平地摔扑倒在地上。
  「……」「……」「……」
  我这才发现库丘林alter的膝盖以下的小腿和脚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
  对,就是消失了,整双小腿齐根消失,腿都没了,不摔倒才怪。
  碰者即摔!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这是你的宝具?」理香语气怪异地问。
  我挠挠头,然后说:「是吧?」
  「你不是saber?」玛修嘴角一抽,「Lancer?可是这种枪法也
能叫Lancer吗?」
  毕竟只是拿枪和对面的枪碰了一下,然后对面腿就断了呢。
  「我要杀了你!」库丘林alter恼羞成怒地喊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
小腿又出现了。
  原来只是时效性的嘛!?
  我连忙拿枪又戳了他一下,刚爬起来的库丘林alter再次摔倒在地。
  「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你们快跑……对了,去宅子里找卫宫士郎啊!」我急
中生智,「这里我拖住!」
  理香点头,然后一脚踹开大门闯了进去,玛修紧随其后。
  「臭丫头,我要把你抓起来折磨得你生不如死!」库丘林alter瞪着我。
  我是男的!
  在戳了库丘林alter几次后我发现他每次小腿消失后出现的速度越来越
快了,看来效果是递减的,这样下去可麻烦了啊,毕竟对方实力是很强的,几次
下来我想戳中他都不那么容易了,而且我也无法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样下
去要玩啊。
  理香你们加油啊!
  此刻,闯入卫宫家的理香和玛修如愿见到了正在做完饭的卫宫士郎——以及
某位不知名的红衣黑发少女和紫衣白发萝莉。
  五人眼瞪着眼沉默了一下,医生的惊呼响起,「远坂凛和伊莉雅斯菲尔!?
她们怎么在这?」
  「两位小姑娘,如果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可就要开枪了哦。」一个冰冷
的声音在理香和玛修身后响起,然后两个枪口顶住了两人的后脑勺。
  「archer……」红衣黑发少女皱了皱眉头,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身后还有一位从者?这不对劲,按理来说此地应该只有卫宫这一位准mas
ter而已,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因为不敢动弹,理香没法转身确认身后的从者是谁,不过根据红衣黑发少女
的说的话,这位大概是archer职介……
  「士郎!饭还没做好吗?」紫衣白发萝莉在餐桌旁大喊,「我饿了!」
  根据医生的资料,这三人应该是七位master中saber的mast
er卫宫士郎,archer的master远坂凛以及berserker的
master伊莉雅斯菲尔。外面那只不知道发什么疯的库丘林看上去是占用了
berserker职介,所以伊利亚斯菲尔没有召唤成功,那么此时这间屋子
里暂时还只有这位archer是从者……
  「我们没有敌意,我们是来帮你们获得圣杯战争的胜利的!」理香开口,
「现在门外就是berserker库丘林alter,我希望和你们合作将其
干掉!」
  「那只蠢狗吗?不需要合作,我一个人足够了。」身后的archer冷笑。
  「可是你一个人要搞定他还是很困难的吧?现在集合我们在场……三骑从者
之力,先淘汰掉一个强力的berserker你们也并不算吃亏。」
  只要卫宫可以召唤saber,那么就有了saber,archer以及
f酱这三骑从者之力,击败berserker并不是没有可能,这位alte
r化的从者或许就是此次圣杯战争变成特异点的缘故,只要搞定他或许就成功了。
  伊利亚的动作一停,抬头说:「三骑?这里只有archer一骑啊?」
  「卫宫桑不是master吗?让他现在召唤……」理香说。
  「我?我可不是master哦,我连令咒都没有……」卫宫士郎苦笑着摇
头。
  什么?!这次圣杯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有两骑吗?不擅长战斗的f酱配合archer……根据医生的
说法,archer本身和库丘林只是五五开,都说黑化会变强,那么arch
er估计也不是库丘林alter的对手,那么能有胜算吗?
  「好了,伊利亚,别逗她们了,把你的servant召唤出来吧。」卫宫
士郎摇头说,「合作干掉最强的berserker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伊利亚不是原berserker的master吗?可是现在berse
rker被别人占了,难道伊利亚还召唤了其他的servant……
  伊利亚傲娇的冷哼一声,然后手一挥,一个身影悄然出现在她身旁。
  是个把脸包裹得像木乃伊,穿着银色战斗服,带着小红帽的的家伙。
  这是……assassin?
  到目前为止来看,这场圣杯战争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看来问题并不只是出
现在库丘林身上……
  不过先把库丘林搞定再说吧!
  「外面与库丘林alter战斗的是你的servant吗?这位不知名的
小姐?」远坂凛站起身问。
  「我叫藤丸理香。」理香自我介绍。
  「藤丸……没听说过的姓氏,非魔术世家吗?」远坂凛皱眉,「算了,先出
去帮忙吧,archer。」
  「哼,我一个人足够了。」后脑勺的枪总算是被移开了,理香松了口气,回
过身,只看见走出去的archer的背影——黑色的风衣,白色的短发以及黝
黑的肌肤,果然和原来的archer有些不同,这家伙也发生了什么异变吗?
  「assassin,你也去帮忙吧。」伊利亚下令,assassin身
形一闪就消失在房间里。
  「前辈,我们也出去看看吧,f酱小姐可能撑不住了。」玛修提议。
  于是几位master一起跑到院子里。
  库丘林alter现在已经可以轻松躲开我的进攻了,而且还能趁我把枪挥
出去后来不及回收时来攻击我,在身上挂了几道彩后,我只能收回「碰者即摔」
保持防守状态,除非他主动进攻我,不然不出枪。
  「该结束了,这位不知名的servant哟!」库丘林alter冷笑一
声,举起长枪狠狠地劈来,在我出枪抵挡的时候,长枪划过一道诡异的痕迹绕开
了我的长枪,然后扫向我的侧腰。
  这一击若是击中,估计我就变成两截了。
  该死,躲不开了么?
  我咬牙闭上眼,死就死吧,反正英灵之身的我早就死过了。
  「Traceon!」一声冷哼,然后一道银光划过,把长枪击歪,我趁机
闪到一旁。
  「你怎么在这?」库丘林alter冷笑,「哼,上次让你跑了,这次可不
会放过你。」
  一个皮肤黑到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男人站在大门口,手里举着一把枪…
…是手枪,正看着这边。
  「谁跑谁心里清楚。」男人冷笑,「倒是你,居然都开始欺负小姑娘了,果
然是弱者。」
  库丘林alter的额头出现明显的青筋暴起,全身燃起黑色的火焰,看起
来气的不轻。
  「你丫的……」库丘林alter举起手中的长枪,正要说些什么,动作却
突然一顿。
  「哈!?现在返回什么的你是在说笑吗?」库丘林alter大喊,「老子
要手撕这丫的……啧,行了行了,把令咒停下,我走还不行吗?」
  「又打算跑吗?」黑皮肤男人举着手枪冷笑。
  「鬼知道master发什么疯,啧,下次绝对一枪捅死你。」库丘林al
ter挽了个枪花,身形化作一阵黑灰消失在原地。
  我长呼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库丘林alter跑了,但是暂时来看我
没有危险了……吧?
  黑皮肤男人的手枪转了个方向,指向我的脑袋。
  「archer?」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我们现在可是合作关系哦?」
  「master,这个小姑娘看上去根本没有一点战斗力,真的有合作的必
要吗?」黑皮肤男人轻蔑地说。
  真过分啊,人艰不拆懂吗?
  「毕竟是个servant啊,大概是在隐藏实力吧?」少女的声音继续说,
「这个宝具……是Lancer吗?」
  我曾经是saber来着。
  我看了看手中的长枪,觉得自己是saber的可能性似乎比Lancer
要小,那我就是Lancer好了。
  可是我这枪法真是有够呛啊。
  理香从房间里跑出来,跑到我身边把我拉了起来。黑皮肤男人啧了一下把手
枪收了起来,转身走进了房间。
  「理香小姐?那我们来讨论讨论合作的事情吧?」少女的声音传出,理香应
了一声,带着我走了进去。
  这么快就和他们达成合作同盟了吗?不愧是理香啊,那么接下来就有最强的
saber作为同伴了,要解决特异点问题就简单多了。
  「哈?士郎没有成为master?」我夸张地叫道,这和医生说的不一样
啊。
  「而且凛小姐召唤的archer似乎也有些不一样,伊莉雅小姐召唤的也
不是berserker,而是assassin……」玛修困惑地说。
  「至少已经找到问题了不是吗?」我一耸肩。
  「从刚才开始你们就在说些什么啊?人家这么可爱,怎么可能召唤bers
erker那种东西啊?」伊莉雅一嘟嘴。
  「是我们情报出错了。」理香淡淡地说,「比起那个,接下来该怎么做?」
  「嗯哼。」凛拿出一张纸,「我们这边也有一些情报呢,目前已知的:ar
cher,assassin,berserker以及你的这位Lancer
桑?」
  理香沉默了一下,原本是Lancer的库丘林变成了berserker,
那么f酱在此假装成Lancer的话不就刚好假装成自己是圣杯战争的参与者
……
  「是Lancer。」理香点了点头。
  诶,我的职介就这么被决定了吗?
  「那么还未确认的就是saber,caster以及rider三骑从者
了。」凛说。
  「关于saber和rider的话我们这边有情报。」理香打断说,「c
aster藏身在柳洞寺。」
  「哦?柳洞寺?」士郎眉头一挑,「那不是一诚家吗?」
  「已经找到阵地了吗?以caster的阵地做成技能,要入侵的话大概会
很困难吧。」凛皱眉,「那么rider呢?」
  「……大概是在间桐家。」
  凛和士郎的动作一顿。
  「啊啊,到也不意外啊。」凛叹气。
  「间桐……是慎二吗?」士郎有些困惑地说。
  凛挠挠头,「应该是樱吧。」
  「樱?」士郎瞪大眼睛,「她也是魔术师吗?」
  「樱的情况比较特殊,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凛叹气,「那果然还是把ca
ster作为下一个目标吧。」
  「要不要把樱拉来作为同盟?」士郎提议。
  「以后再说吧。」凛粗暴地打断了士郎的话。
  这里面似乎有很多故事的样子。
  医生提供的情报只有所有从者以及他们御主的名字,他们的宝具信息都不清
楚,更何况这次连从者都变了,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信息了。
  柳洞寺……理香皱起眉头,按照医生的情报,那里可是藏有两位serva
nt的,caster和assassin两骑都在柳洞寺,这一次assas
sin是伊莉雅的从者,那么柳洞寺就只有一骑了也说不定。
  先走着瞧吧……
  「那么明天白天就由不是master的卫宫去柳洞寺踩点吧,让柳洞寺一
诚那家伙带你去……然后晚上突袭柳洞寺。」凛一拍桌子,「圣杯战争原则上不
许对非参赛者动手,只要你不暴露就不会有危险。」
  士郎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那么今晚你们便先在卫宫家住着吧,我和伊莉雅就先各回各家了。」凛站
起身来。
  诶?我们三个女生(两女一男)留在男生家吗?
  伊莉雅趴在桌子上长叹:「人家累死了,才不要回家,我就住在士郎家。」
  「可是除了我的房间和老虎(士郎监护人)的房间外,就只有两间房了…
…」士郎有些困惑地说。
  「我要一间,她们是一起的,就给她们一间好了。」伊莉雅毫不客气地说。
  「我们没问题的。」理香不在意地回答。
  喂喂,我是男的啊……这话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跟她们说啊,总感觉瞒的越久
越容易出事啊。
  我擦擦额头的汗,先把不祥的预感压下去,走一步看一步吧。
  凛带着她的servant,那个黑皮肤的archer走了,说起来这个
archer,跟医生说的不太一样呢,虽然确实是黑皮肤,但是是不是太黑了
点?而且也不是双刀而是手枪……说起来用双刀的archer什么的是不是太
离谱了?是医生搞错了吧?真名也是「无铭」这么奇怪的名字,怎么看都不像真
名……
  至于说伊莉雅的assassin……那个全身绷带的家伙看上去就很不好
惹,而且总感觉他浑身散发着一股不祥的气息,看上去和医生提供的七骑从者资
料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像,莫非他就是罪魁祸首?
  「f酱要睡哪?」理香把自己的床铺在了靠窗的地方,我还没来得及回答,
玛修就抱着自己的被子铺在了理香旁边,这样我不就只能睡在最边上了吗……
  不会把前辈给你祸害的!玛修的眼神坚定地告诉我。
  「呀,问题看上去真是大啊,这样的话我们这边也不能提供什么有效的资料
了,看来只能帮你们侦探一下周围的魔力波动了……」医生有些歉意的声音传出。
  「没事的啦,如果挑战不大那拯救人理也太简单了,对吧?」理香笑着说。
  心真大啊理香,这么强的心理素质,或许真能成功也说不定。
  我感叹着铺好床,脱掉外边的外套,只穿着一身上衣和围腰就飞快地钻进了
被窝,免得被两人发现下体那一大团。
  「f酱的胸也很平呢!」理香突然兴奋地说,「哈哈,跟我一样。」
  喂喂,你一个女生和我一起比较就已经输了好吗?
  「前辈,请睡觉,明天还有一场恶战!」玛修强硬地把想扑过来对我性骚扰
的理香拖了回去,然后按进了被窝。
  nice啊玛修!差点就让我暴露了!
  然后玛修也钻进被窝,躺在我和理香中间,顺带一提,裤袜并没有脱。
  我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木质的天花板。
  诅咒,失忆,真名,职介,碰者即摔……啊啊,太多莫名其妙的东西让我脑
海一阵发疼,说起来我到底为什么会成为servant出现在理香的myro
om里呢?
  理香的呼噜声响了起来,天然系少女真好啊,这种环境下还能秒睡什么的
……
  转过头往那边看了一眼,却不料正好对上了玛修的目光。
  「前辈的睡脸由我来守护!」玛修的目光这么说。
  你这「前辈控」也太严重了吧?我无语。
  说起来我那个「性兴奋就会想起些什么」的论点还没有证伪呢,之前摸玛修
的大腿的时候确实是想起了什么——自己曾经摸过女人大腿这件事。
  于是我的目光瞬间火热起来。
  玛修眉头一跳,刚刚还一脸坚毅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惊慌失措起来,然后血
色开始爬上耳朵,一张小脸很快变得通红。
  这反应真可爱啊……我一笑,右手从自己被子边钻出,然后钻进了玛修的被
子,刚进去的右手手指很容易就碰到一片丝滑的东西,玛修全身猛的绷紧,整个
人往后都退了退,撞到了理香身上,理香发出一声呻吟,呼噜声顿时停了。
  玛修瞪大双眼,回头看去,在确定理香没有醒后才松了口气,看我一脸偷笑
的表情不由气恼地伸手过来掐了我一把。
  「明天说不定有一场恶战,为了提高我方的实力,你来帮我想起些东西吧。」
我凑过去在玛修的耳边小声说。
  「你想不想起东西关我什么事唔……」玛修还想说些什么,我却直接一口含
住了玛修的双唇,堵住了她的嘴。
  女孩子的嘴巴都是甜的吗?
  玛修还试图挣扎,我指了指她身后的理香,她就安静了下来。
  总感觉有种夫目前犯的快感……我硬了。
  用舌头在玛修禁闭的嘴唇上舔了几个来回后,玛修的脸色更加通红起来,但
是却还是紧紧抿着双唇,闭着双眼,一副绝对不做出回应的模样,却不知这样更
加能激起我的征服欲。
  我把另一只手也从自己被子里钻到了玛修的被子里,然后一只手搂腰,一只
手搭在她的腿上轻轻摩挲起来。
  似乎是被摸得有些痒,玛修身子微微扭动起来,但是小嘴被我含住,腰也被
我搂住,再加上动作不敢太大以免被理香察觉,所以说是挣扎,到更不如说是在
挑逗。
  「把腿分开。」我松开玛修的双唇,凑过去在她耳朵边上说,然后张嘴含住
她的耳垂,用牙齿轻轻地咬。
  此时我由于把头和手都伸向了玛修,又不想让她发现我硬了,所以正十分难
受地弓着身子,尽力把腰往后靠。
  或许可以趁机直接上了玛修也说不定?我突然有了这么个想法,只要把她挑
逗得意乱情迷,我想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做到的事。
  更何况这丫头这么敏感。
  玛修没有听话地分开双腿,反而更加夹紧了,任由我的手在她的大腿外侧游
曳,但是绝对不放我的手进去,看来是长记性了。
  不过这种事明显是女方吃亏的,没过多久玛修就已经没有力气坚持夹紧了,
大腿肌肉可以明显感觉到放松了不少。
  嘿嘿,我趁机把手往她双腿间插了进去,直接盖在了大腿根部靠近少女私处
的地方,玛修一惊,连忙夹紧,但是已经晚了,我的手往上一抬就成功碰到了玛
修的裆部,隔着一层裤袜和一层内裤点在了玛修的阴唇上。
  玛修张嘴发出一丝细微的呻吟,然后小嘴就成功被我早已等待许久的舌头给
攻陷了。
  前两天在迦勒底对她下手的时候可是没有碰过她的小嘴的,这次好不容易抓
到机会了,自然要好好品尝一下了。
  于是我使出所有经验,用舌头在玛修的小嘴里四处肆掠,最后在把她那被逼
的无处可躲的小香舌抓住后好不客气地纠缠在了一起,然后引导着她的小香舌往
我嘴里探索,用嘴唇含住她的舌头吮吸。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的玛修已经快晕过去了,她可从来不知道接吻可以
让人几乎窒息,好半天才掌握了一边接吻一边用鼻子呼吸的方法才喘过气来。
  感觉好像有什么要从身体里出来了……玛修晕乎乎地想。
  我的手也没有停下,在玛修的阴部划了几十次后,玛修的腿终于失去了力气,
放弃抵抗般地张开来。然后我便把手从裤袜的上端钻进去,直接从纯白的内裤上
方钻了进去,不隔片缕地抚在了玛修的阴唇上。
  好湿!
  女人是水做的,古人诚不欺我!
  玛修的反应变得剧烈起来,毕竟想比上次隔着裤袜内裤两层她都能那么容易
高潮,这一次直接触碰到对她的刺激可想而知。
  玛修身子向后靠去,不过腰被我搂着,于是只有上半身可以往后仰,我只是
在她的阴唇上划了一下她就全身一抽,整个人身体都弓了起来。
  玛修双手在我的胸口撑着,脑袋止不住的摇,想要我把手抽出来,不过舌头
被我含住也说不出话,只能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哀求的看着我。
  我坚定地摇摇头,插在内裤里的右手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紧闭着的阴唇,中
指轻轻往里面探去。
  「嗯……」玛修双腿一缩,整个人都快缩成一团了,想把我的手从身体里挤
出去一般,只进去半个指节的中指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惊人的压力。
  这个压迫力怕是可以把肉棒都给折断。
  型月重工名不虚传。
  「到我这边来……」我放开玛修的舌头,玛修马上躺在那大喘气,不过还没
休息几秒就被我一拉,从自己的被子里直接被拉到我这边来了。
  「f酱小姐,我……」玛修涨红着脸不敢看我,两只手搭在我的右手臂上,
想让我把手拔出去。
  「玛修小姐,你也想让理香完成任务更轻松一些的,对吧?」我在已经快失
去思考能力的玛修耳边吹风。
  「让……前辈更轻松……」玛修眼里全是迷茫和情欲。
  「是啊,只要你让我想起更多的事情,理香就会更轻松……」
  「那,那我该怎么做?」
  「把腿分开……对,然后躺在这,剩下的交给我就好……」我把玛修摆成躺
着的姿势,然后右腿一跨,就趴在了玛修身上,两腿撑在玛修两腿之间,一只手
依然插在内裤里,另一只手则隔着衣服覆盖在了玛修的胸前。
  「我,我没做过这种事……」玛修很明显地惊慌失措起来,「我……」
  「没事的,交给我就好了,你只需要……嗯,把我当成理香就行了。」我盯
着玛修的眼睛,轻声说。
  「前辈……是前辈……」玛修喃喃自语,目光中渐渐多了一种名为「爱意」
的情感。
  咦?莫非我还有催眠的能力?
  说起来,玛修的阴部没有长毛啊,光秃秃的,手盖在上面非常舒服,肉肉的,
弹弹的,再加上湿滑的液体,简直让人不想把手移开。
  玛修的胸部还是挺大的,大概有c罩杯的样子,感觉完全不像是16岁少女
的发育程度,光是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惊人的弹力。
  右手中指试探着往里再进去了一点,很快便碰到了一层阻隔,我可不想用手
指就把玛修的第一次给破坏了,于是把手指又退了出来,就在外面尽情地挑逗她。
  玛修睡觉之前把胸罩给脱在了外面,现在除了一层衣服就是真空状态。我的
手掌心感觉到有一粒东西慢慢地变硬,看来少女已经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了。
  我把玛修的上衣撩了上去,两只巨大的白兔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两颗嫣红
的眼睛在空中闪了两下,格外地引人注意。
  毫不客气地,我张嘴含住了其中一颗。用牙齿轻咬,用舌头画圈,一下舔舔
这边,一下舔舔那边,两颗乳头很快就因为沾水而变得更加闪烁,而且由于充血,
两只白兔如同摆脱了重力束缚一般,骄傲地挺立着,完全不像某些因为太大而塌
陷下去的巨乳一般。
  「前,前辈……」玛修两只手抱在我的身后不断地摩挲,时而因为刺激过大
而掐我两下。
  右手已经快要被喷涌而出的液体给沾满了,由于过于兴奋,玛修的两片阴唇
已经开始一开一合地收缩起来,显然是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
  「玛修,刚才我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悄悄地把玛修裆部的裤袜
给撕破了一个口子,把内裤给拨开到一边,沾着水的阴部就这么完全暴露在空气
中。
  「是……什么?」玛修扭着腰,突然变冷的下体让她有些难受。
  我把自己的裤子脱下一半,就这么挂在膝盖上,然后整个人往玛修身上一压,
紧紧地抱住她。
  玛修发出一声娇吟,这种全身各处被覆盖住的充实感是所有处于发情状态的
女生无法拒绝的。
  「那就是……其实我是个男生……」趁玛修还没有反应过来,我挺着腰,用
手扶着龟头一下划开早已湿润的阴唇,然后腰部轻轻一送,龟头就撑开阴唇挺了
进去。
  「唔嗯……」玛修闷哼一声,跟手指完全不同的感觉袭来,还好我早有准备,
一下吻住她的双唇,把马上要脱口而出的痛呼给顶了回去。
  「f酱小姐……」玛修瞪大双眼,明显感到很不可思议。
  「我觉得叫我先生会比较恰当。」我挺了挺腰,玛修又是一阵娇呼。
  「可是……」
  啊啊,我知道,哪有先生会穿小裙子和过膝袜对吧?而且长得这么可爱,怎
么可能是男孩子呢?
  可是我TM也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啊!
  ……
  「呐呐,assassin,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伊莉雅躺在床上,
皱着眉头问。
  「……」
  「assassin?」
  「……没有。」木乃伊吐出两个字。
  「可是我好像听到有人叫啊。」伊莉雅不依不饶地问。
  「你该睡觉了。」assassin沉着声音说,说完就直接把灯给关了。
  「小气,多管闲事……」伊莉雅嘟嚷着闭上眼睛。
  ……
  「这三位小姐还真是……」士郎脸色怪异地从床上坐起来,「算了,强化一
下门板的强度隔音吧……traceon!」
  「一诚……樱……希望明天不要和你们变成敌人啊……」
  ……
  「喂,突然叫我回来到底是闹哪样啦?我可是差点完成双杀哦?」库丘林a
lter没好气的说。
  「现在我方可是有着两骑强力从者的阵容,按理来说如果认真起来一夜之间
结束这次圣杯战争也是有可能的,不过我总感觉这次战斗并不简单,那三个小姑
娘……尤其是那个servant,给我一种非常强烈的违和感……反正我的计
划快要成功了,没必要在这个紧要关头再做冒险了。」一个女声回答。
  「算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你是master,你说了算。」库丘
林alter化作一阵黑烟散去。
  「而且我怎么可能让你去和别的女人接触啊……你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属
于我的……」女声非常小声地嘀咕着。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