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黄宝石】(11)



  第十一章:姐妹
  「知道我为什么要弄你吗?」
  「坤哥请指教。」
  吴董坤瘫在他最心爱的沙发上,双脚左右分开,他那雄伟的阳具从被拉开的
裤链间伸出来,上面沾满了水光。而穿着齐整职业套装的蔡凤娟,正跪在吴董坤
面前,吞咽着那根肉棒刚刚发射进她嘴巴里的精液。就在这个时候,抽着雪茄的
吴董坤捧着她的脸突然问道。
  「因为你鼠目寸光,缺乏远见。」吴董坤吐了一口烟到蔡凤娟的脸上,接着
说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以为是自己时运不好。这是你们这些高材生的通病,
你们成长于光环中,自以为清醒,其实一直被光环的光芒蒙蔽着。」
  「你骄傲,被组织从大少那边分配到小少爷这边,你觉得自己屈才了。才干
固然重要,但组织里从来就不缺乏人才,再说了,你的格局小了,大事也是干不
成的。我和你同属小少爷这边,且不说你是不是大少那边插进来的人,不过你这
格局看起来不像,更像是被遗弃掉的。你这种鼠首两端的人,偏偏因为有些功劳
和我平级,我不弄掉你,对我或者小少爷来说,都太危险了。」
  蔡凤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她的牙关咬得紧紧得,甚至发出摩擦得咯咯声。
  她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
  「坤哥,你的批评小妹接受了……,但,既然坤哥你说的那么直白,小妹也
说说心里话,可以吗?」
  「无任欢迎。」
  「小少爷这种庶出,还要挂在别人名下做儿子的,你觉得跟着他还会有未来
嘛?他搞的那个什么」第一中学美女全攻略计划书「在组织内部已经成为笑话。
  这也就是老爷还在世,老爷子偏心疼爱他,要是等老爷子退下来了,大少接
手了组织,你觉得我们还有出头的日子嘛?」
  「大家想事情的方式根本就不一样。」吴董坤就这么甩着鸡巴从沙发上站了
起来,他张开双手在办公室里转了转身子:「我虽然不是白手起家,这份产业里,
多多少少要算一笔我爷爷和父亲的功劳在里面。但我接手后,整个集团壮大了倍。
  我自认为我还是有点能耐的。当初组织招揽我,是看中了我这家生物制药公
司,。
  你知道组织的运作方法,老爷子比较看得起我吴某人,当时让我选一个少爷
跟着。」
  吴董坤顿了顿:
  「大少,二小姐,三少,以及小少爷。你最看好哪个?」
  「二小姐。」蔡凤娟迟疑了一下,说道。
  「呐,这是我们的分别。不错,二小姐是几个里面能力最强的,但你想想,
一个传承了几百年的古老家族,基本是不可能让一个女人接手的,除非其他的都
是垃圾,大少即是嫡子,能力上也没有差二小姐多少,你认为二小姐有机会?」
  蔡凤娟此时情绪平复了些,她发现吴董坤并非故意奚落她获取快感,私底下
谈论继承人某程度来说是要承担风险的。
  「那也轮不到小少爷吧。」
  「我也没指望过小少爷。」
  「那……」
  「我只想安享晚年。」
  蔡凤娟身躯一震,她视野的确狭窄,但她不是个蠢人,吴董坤都说道这地步
了,她哪还能并不明白个中的意思。
  「西部矿产的文件那件事你就别管了,扮演好你的角色,文件我会帮你要回
来。」
  M市公安局大楼刑事侦查科。
  「误中副车?」
  何沅君看起来憔悴了许多,以往柔顺亮泽的秀发也有些乱糟糟的,精致的脸
蛋上凭空多了两个小眼袋,让原本艳丽夺人的她平添了几分惹人怜惜的娇弱。
  「是这样的,当时凶手的目标是你前面17幢的黄先生,黄先生与别人有一
些财务纠纷,结果遭到对方买凶杀人,但因为某种原因子弹不凑巧射中了你的儿
子张浩。」
  周正辉硬着头皮解释着,面对这么漂亮的女人,即使身为刑警也免不了感到
有一丝局促。
  「某种原因?」
  「我们找到了凶手的尸体,这件事到这里就有些复杂了,涉及到一些公安内
部的机密,这方面我就不能向何小姐你透露了,实在是很不好意思。」
  「那我儿子就这么白白挨了一枪?」
  「我们会负担所有的医疗费用,但也请何小姐不要对外宣扬此事。」
  「医疗费用我给得起……算了……」
  一时间何沅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何沅君这些日子来,基本大部分的时间都
在医院和警局两地奔走,公司也没回过去,幸亏副总经理将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
基本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出现。她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这算什么?她儿子
白挨了一枪?不过凶手已死,她也怨不了谁。
  昨天M市企业家协会的会长才给她致电,应该是受了政府的委托来做她的思
想工作。她在创业初期蒙受会长的帮助颇多,如今这样,也只能作罢了。
  儿子的事就当作是天灾一样自认倒霉了,但还有一件事,她得要出个结果来。
  「你还有没有良心?你都请了假了,儿子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也不回
来?」
  回到家中,丈夫张闵正坐床边抽着烟,何沅君寒着脸关上门,直接就爆发了。
  面对妻子得责骂,张闵不得不辩解着:「那边的项目突然出现了意外,我也
不想的,当时那边只有我能处理,否则公司会因此蒙受几百万的损失。」
  「公司!公司!钱重要还是儿子重要啊!这几个月你为了那份工作都着了魔
了!早出晚归,不是在公司就是出差。你打工得那么拼命干什么?几百万?几百
万我没有吗?」
  何沅君咆哮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失态,其实张闵不说还好,她
不是那种能发很长脾气的人,张闵只要沉默着,她很快就会消停下来了,偏偏张
闵要拨动插在她心里得那根刺。
  「你有!我没有!」
  哪知道张闵也被点起来,他从床上站了起来,面红耳赤:「对,我就是一个
打工的,不像你当老板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闵你给我说清楚。」
  楼下在吵着,但声音被隔音材料封闭了在房间里,而楼上,张浩眼里却散发
着危险的光芒。
  张浩躺再床上,脸色阴沉,戒指不断传来轻微的颤动,让他的心神趋于某一
种程度的平稳。
  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人,坐在椅子上得是一名瘦矮的男子,他得旁边还站着
一名高挑秀丽的女人。
  「我们老大说,他需要你从蔡凤娟那里拿走的那份资料。」矮瘦男子正是瘦
猴,他搓着手,这是他的习惯动作:「请浩哥你高抬贵手,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的这一枪怎么算?」
  张浩冷着脸蛋,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他明显变得成熟了些,说话也不自觉地
模仿电影里那些大权在握的沉稳语气。
  瘦猴挠了挠脑袋,这个动作让他像极了一只金毛猴子:「凶手坤哥已经帮你
杀了,至于蔡凤娟……,暴风雨就要来了,我们需要更多的伙伴,她现在算是我
们这一边的人了,至于风雨过后,我们老大承诺将他她交给你,你到时想对她怎
么样就怎么样。」
  「注意你说的话,我们不属于一边,你们是你们,我是我,这不过是同盟的
关系。」
  「浩哥。」对着一个年纪小十几岁的人喊哥,瘦猴叫的自然亲切:「你拿到
戒指的事,截了我们胡不说,我们老大也没对你怎么样。这件事组织一直在追查,
要不是我们老大从中运作,这事被查到是迟早得事,我们老大冒了………」
  「不用你提醒我。」
  张浩打断了瘦猴的话。一边站着的叶韵棠已经完全懵了。这个十几岁的小孩
居然是小爷帮的同盟?听他的口气,还是和屌爷平起平坐的,这到底是个怎么样
的社会了。
  「我卖面子给吴董坤,你告诉他,他欠我一个人情。」张浩走到书桌上,从
那堆习题册里抽出四张盖了不少红印A4纸,丢给瘦猴,瘦猴连忙接住,心里却
暗忖:十几岁的小孩,偏偏学着老气秋横地说话。
  「她是谁?」
  「市刑警大队的,现在已经加入小爷帮了,她是你姐姐那个叫刘雅琪的闺蜜
的姑姑。我们老大说你或许会对她感兴趣,就让我送过来给你了。」
  瘦猴说着,心里却泛着苦水,这妞是极品,他要不是加入了小爷帮,凭他那
副尊容他干一辈子活也娶不起这样的女人。不过老大将邱思彤还有最近到手的外
国妞补偿给他,他也只好爽快答应。
  而叶韵棠听到这样的话却是一惊,思绪快速地在脑中流转着,很快就匹配到
了一个目标——他是张美晴的弟弟!!
  因为侄女的原因,叶韵棠认识张美晴,虽然并不熟悉,但她那个在姐姐家名
声不好的弟弟,她只听说过没有见过。
  「发什么愣呢?你被送出去了,还不快叫新主人。」
  还没等叶韵棠思考下去,屁股就挨了瘦猴一巴掌,她强自镇定地跪在张浩面
前,交了一声「主人。」
  「别喊这种脑残的称呼,我不喜欢。」张浩从床上坐了起来:「还有什么事。」
  「嘿嘿,什么都瞒不过浩哥」瘦猴堆着笑脸:「浩哥的豹房我们一直给你打
理得好好得,但那头倔驴,我们老大希望你再去问问。」
  「别抱太大的希望,我也没见过精神这么坚韧的人。」张浩胖脸突然挤出一
丝狞笑,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一般,他举起了手对着叶韵棠:「走,带你去看些
我的收藏品。」
  叶韵棠不知所以,但当张浩举起手的时候,她直觉得眼前一黑。
  叶韵棠醒来得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个灯光昏暗得楼道里,这一切跟之
前小爷帮囚禁她得那个地下室很像,张浩正在台阶的底部,刚刚将一扇铁门打开,
而瘦猴却不见了踪影。
  这时张浩转身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她只得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地朝
下面走去。
  高跟鞋踩在石阶上的声音在空洞的地下楼道里回荡着,发出了渗人的回声。
  叶韵棠扶着墙壁,很快就走到了台阶底部,张浩已经走了进去,她推开半掩
的门,看到眼前的光景,却是双脚发软,整个人依着门边坐倒在地。
  叶韵棠当刑警,经常接触到刑事案件让她时不时都会遇到一些血腥变态的案
件,这多多少让她锻炼出了一颗处事不惊的心。
  然而,地下室的一切超出了她想象可怕。
  第二层地下室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狰狞的器具,只有一小部分她认得,
都是上刑或者专门用来对付女人的,而不认识的那些,估计用途都一样,都是用
来折磨人的。整个地下室呈长方形,楼道下来正对面的墙壁是一些垂着许多锁链
钩子的支架、木枷。左右各有四扇铁门,一共是8间囚室。
  然而,让叶韵棠瘫倒在地上的却是被拷在中间的那个女人。
  一头齐肩的短发被某些「黏液」粘连成一缕缕的乱糟糟地披散着,颈项上佩
戴着皮制宠物颈圈。白皙的颈部下面不着片缕,一对圆球状乳房饱满挺拔,但上
面触目惊心地穿上了十几枚别针,雪白的乳肉上布满了一点点紫黑色的、烟头炙
伤的痕迹。而乳房的顶尖,穿着乳环的褐色乳头异常的显得粗大硬立,巨大而呈
紫黑色的乳蒂表面更被三颗排成一直行的大头钉所贯穿,伤处纵早已结疤,但仍
令人看得心生寒意。
  小腹部微微隆起,但肉体上那线条分明的纹理却显示着主人的健硕身躯,也
侧面表明小腹那隆起不是某种懒于锻炼的小肚腩,而是这幅身躯的女主人怀孕了。
  而因双腿大张而裸露于空气中阴部却比胸部还要触目惊心:鼓胀的阴阜上阴
毛被用火烧光而只剩下一些焦了的残渣,而焦毛下的是两对完全失去弹性的暗黑
色的阴唇。无论是大、小阴唇上都穿满了各种不同尺寸和款式的环、吊坠和钉子,
两块肉片应该是被用锁链频繁拉车而变得异常的肥肿拉长。
  而阴唇中央的肉洞在没有插入任何东西的情况下,也自然地张开一个接近三
吋直径的空洞。有些暗红色像已腐坏的肉壁更向外掀露了出来,洞内更不时流出
一些稀释、带有血丝和散发着异味的分泌物。
  这个状态凄惨的女人叶韵棠却是认识,而且理论上来说这是一个死人——省
刑警大队的副队长江袭月。江袭月在半年前,正是在M市协助调查一件跨国走私
枪支案件时,在调查中与黑帮分子火拼中和另一位同僚特警大队的队长潘琴一同
中弹坠河牺牲。没想到她没有死,而是被囚禁在张浩的地下室里。
  听到声响,这个昔日英姿飒爽的女警身躯轻轻扭动了一下,口水下滴的嘴巴
动了动,声音细不可闻,但在异常安静的地下室内,隔着3米的叶韵棠还是听清
了:「恶魔……杀了我……杀了我………」
  「想死?还早得很呢。」张浩的音量徒然提高了许多,脸上的肥肉扭曲颤抖
着,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异常的狰狞,在特定的环境下,张浩似乎完全变了一个
人似的,他转头对叶韵棠说道:「江处长你认识不?她可是我得意的藏品,以往
的那些女人,刑讯几下就崩溃了,但她的骨头可硬得很。」
  听到张浩的话,锁着江袭月的锁链发出了几声脆响,江袭月意识到房间里除
了张浩还有第二个人。她略微抬起头,看到叶韵棠时,双目亮起了一丝光彩,但
当看到「救星」瘫倒在地上的样子,那抹光彩很快就暗淡下去了。不过是又多了
一名受害者,即使是相熟的同事,她也没泛起一丝同情的心,经过半年来的折磨,
她再也不是昔日的警队之花罪犯克星了。
  「有段时间没来陪伴我的小宠物了,我找她们玩一下在找你谈谈心。」
  张浩冷着脸对江袭月说道,然后从墙上取下了一条皮鞭,他拿着皮鞭在地下
室内转了一圈,每经过一扇铁门就用鞭杆敲一下,有5扇铁门都发出了不同声音
的惊恐叫声,当张浩回到叶韵棠身边的时候,手中的皮鞭狠狠地甩了出去,黑色
的皮鞭「啪」的一声落在江袭月的奶子上,江袭月发出一声嘶哑的惨叫,那一鞭
不担在饱满的乳球上留下一道血痕,更抽飞了几根原本别在乳肉里的别针。
  叶韵棠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着,然
而可怕的景色才刚刚拉开序幕。
  「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住客吧。」
  张浩在墙上一排按钮中按了几下,连续几声「咔擦」的声音从铁门传出,然
后铁门被锁链往上拉起,露出了房间里的景色。
  狭小修长的房间里和监狱里的牢房有点像,当房间的空荡荡的,没有床也没
有椅子,几乎什么都没有,墙壁地板全是某种白色的光滑橡胶,只是在天花板上
空难以够着的地方吊着一个液晶电视屏。
  1号!
  1号房应声爬出来的是一个戴着眼镜年纪大约二十六七的女子,长着一副妩
媚的脸孔,一米八的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她光着身子,身上遍布了10来道鞭打
的痕迹,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惶恐和绝望。
  「她叫刘诗曼,学历可高了,是一名在读博士,业余时间兼职车模,别看她
长了一副狐狸精脸,内心可是纯的很。3号!」
  2号房空着,3号房爬出的居然是一名孕妇,腆着大肚子,波浪卷发,容貌
和1号差不多,都是一张媚狐子脸,胸前一对奶瓜异常丰满。
  「她叫季玥. 」
  「我知道……,第三中学的语文老师,失踪时已有三个月身孕,连带失踪的
还有在医院做护士的妹妹季芸……也是被你绑架了吧。」叶韵棠声音沙哑地说道,
这个失踪案件四个月前她跟进过,后来因为缺乏线索而不得不放弃了,没想到居
然是被张浩绑架的。
  听着叶韵棠说的话,季玥却双目呆滞,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没错!」张浩得意的哈哈大笑:「不但能搞到孕妇,还他妈能上一对姐妹
花。」
  4号房爬出的女儿和季玥长得很想象,但相对季玥的那成熟妖媚,妹妹季芸
显得端庄秀丽一些,她的眼睛有些红肿,显然刚哭过没多久。
  「来,表演一下。」张浩从墙壁上取下一根双头橡胶棒丢在地上,然后鞭子
甩了过去,「啪!」的一声抽在妹妹季芸的屁股上
  季芸痛叫一声,甩着奶子狗爬到张浩的脚下用嘴巴叼起橡胶棒,然后爬到姐
姐身边再取下来,一头径直地塞进自己粉嫩的阴穴里,因为阴道没有经过润滑,
橡胶棒再捅进去时摩擦传来的火辣痛楚,但她的动作却不敢有一丝迟疑,熟练地
扣上了固定的皮带子。而那边的姐姐季玥,双脚岔开尽可能地高高翘起了大屁股,
那对惊人的奶子因地心引力向下垂着,随着动作前后甩动着。
  妹妹先是将脑袋埋进了姐姐的屁股里,伸出舌头舔弄了起来,呲溜呲溜的声
音回档在安静的地下室里,最后,妹妹扶住了姐姐圆润的腰肢,粗大的橡胶阳具
居然一下就捅进了姐姐的屁眼里!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