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我的女警妈妈】(11)



被妈妈搂在怀里,她柔软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脸颊,我都能清晰的听到她的心
跳声,我一边闭眼的听着,一边享受着妈妈的体温,突然间脑海里浮现出了妈妈
下午在厨房里的娇喘声和啪啪啪的肉体碰撞的声音,就在这一瞬间,我像身体被
通了一股电流,酥的一下从脚底冲到头顶,我的下面一下子就硬了起来,硬邦邦
的支了个小帐篷。
妈妈抱着我,我的个子比妈妈小了一头,我的下面正好抵在了妈妈的大腿上,
妈妈感觉到了,她的脸一下子发热了,然后也支支吾吾的说,正桐长大了,挺晚
了,快回屋睡觉吧。
妈妈很尴尬的松开了我,我赶紧低着头,热着脸跑进了屋。
第二天早上,妈妈一早就起来了,妈妈收拾收拾,梳着高高的马尾,精神又
立正,一身蓝色的小衬衣,黑色小西裤,一双透亮的高跟皮鞋,凹凸有致的身材
配着她高挑的个头简直就是一个模特的样子,妈妈洗涑好就出了门。
来到了警局,妈妈看到那个老油条在座位上接了两个电话之后,简单的收拾
了一下就出去了。
「难道这个老家伙又有了什么新的消息,难道他要开始行动了」妈妈的心里
猜想着。
妈妈赶忙偷偷的跟了上去,但是这个老油条,名声也不是白来的,到底还是
个老油条,他发现了妈妈在暗中跟着他,便耍着花样给妈妈甩开了。
妈妈气极了,很是郁闷,跟了半天的老油条居然把自己给甩了。妈妈站在街
上,正在想着,突然来了个电话。妈妈一惊,回过神来,是线人李伟然的电话,
妈妈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李伟然说,今天下午让妈妈去一个酒吧附近见面,说
那里下午有一个组织团伙接头,可能会有黑警出现,说完妈妈挂断了电话。
「黑警?难道是这个老油条么?」妈妈一脸严肃的思考着。于是,妈妈按照
李伟然说的时间过去了。
来到酒吧附近,妈妈见到了李伟然,这个李伟然也是觊觎妈妈很久了,他还
没说话见到妈妈就直接上前搂了过去。
妈妈很不屑的甩开了他「有屁快放」
李伟然无奈放下了手,很不好意思的对妈妈说道「昨天听到大哥说今天要来
见一个很重要的人,并且让我们过来盯着,害怕对方会搞事情,这不我一知道消
息就赶忙通知了你」
「幸亏你消息及时。不然还真有可能错过什么」妈妈的心里想着今早老油条
出去的场景说着。
说完后妈妈在深思着!她思考事情的时候总是一间非常认真的样子,妈妈做
事情都是会深思熟虑的。
「我们应该找个地方先隐藏起来,然后观察他们的动向!」妈妈一脸严肃的
说道,眼睛盯着那个酒吧。
「对,躲在哪里好呢」李伟然看了看周围。
妈妈也用她睿智的眼光扫视着周围,她望了望,与这个酒吧相对面的正好是
一个咖啡厅,这个咖啡厅还是落地窗,向外看视野还能挺广阔。
「嗯,就那里。」妈妈指着咖啡厅说道。
咖啡厅啊,李伟然马上望了几下,「还别说,还真是个好地方,正好够咱们
躲藏,还能观察他们,还能不被他们发现。」
「那走吧,咱们进去等着!」李伟然说。
然后妈妈跟李伟然朝着咖啡厅走了去,走进咖啡厅,妈妈特意选择了一个靠
窗口的位置坐下了,以便观察对面的状况。
不一会咖啡厅的店员走过来了,跟妈妈和李伟然推荐了店里的情侣套餐!
「先生这是我们店最火的一个套餐,很适合情侣们,价格还很实惠哦」
李伟然一听是什么情侣套餐,瞬间就心里乐开了花。
虽然他跟妈妈与情侣两个字不搭边,但是他却很想跟妈妈一起享用这个情侣
套餐,「我们来个情侣套餐好不好?」李伟然一脸笑容的问妈妈。
「随你便啦。」妈妈很不屑的说。
于是乎李伟然很高兴的答应了。
妈妈也真是拿他没办法,瞪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很无奈。
妈妈和李伟然一直观察着对面的情况,丝毫害怕错过了一点线索,他们边喝
着咖啡边聊着。
「你看外面,,,,,,,」妈妈和李伟然一直都聊着酒吧的情况。
果然,不一会儿,来了几辆车,停在了酒吧门前,一群人簇拥着几个人进去
了,妈妈看不清对面都是什么人。
「你能看清吗,那是什么人?」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他们的人来了吧。」李伟然回答道。
「我要跟过去看看」妈妈刚想起身,却被李伟然拉住了「不要冲动,他们的
人太多了,咱们俩要是进去肯定出不来的」
「咱们得想个办法,既不让他们知道,还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李伟然边望着
外面边想着办法。
「有了,我知道那边有个垃圾房,如果没有人的话咱们可以从那里进去。」
「我自己进去吧,两个人目标太大,被发现了,计划就泡汤了,你在这里呆
着」妈妈说到。
「不行的黎警官,你自己进去太危险了,他们人多,万一有什么事情也好有
个照应,我跟你一起去。」
妈妈想了想于是答应了。
说完,李伟然便拉着妈妈从没有人把守的垃圾房进了酒吧。
走了好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制高点,这是个阁楼,能看到楼下的状况。周围
还都是货物,也能很好的藏身。就是这个地方离楼下有点远,看的不是太清晰。
那个叫杰少的还有他的老大人称蛇头的人都在楼下,,妈妈在楼上仔细的听
着他们在说什么。
那个杰少还是之前那样,一副社会小痞子的样子,仗着自己有两个人就十分
的嘚瑟,妈妈真是瞧不上他。
杰少对着蛇头说,「上次就是被那个方五爷坏了好事,,不然肯定那娘们嘴
里掏出点什么。」他还自信满满的说。
一旁的另一个人听了话走过来,轻佻的对蛇头说「大哥,咱可别得罪那个女
人,不然啊,被方五爷那个老鬼盯上了,咱们谁都没好果子吃。」
这个人说完之后,蛇头看了看一旁的杰少,杰少一脸茫然,蛇头用手打了他
的后脑勺一下,「你这家伙怎么不知好歹,把方五爷也扯进这趟浑水来了。」
杰少被打的耸了耸肩,很委屈的说道,「是你让我给那娘们一点教训的嘛,
怎么还过来说我。」
「还顶嘴,还顶嘴」蛇头边揍他边呵斥道。
他们一边唠着妈妈和方五爷的事,一边让弟兄们警戒着。
就在这个闹哄哄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老油条的声音。
「是您啊,您来了大哥。」杰少虚伪的献着殷勤。
老油条根本没瞧他一眼,直接向前走去,弄的杰少十分的尴尬。
「你们都安静点,吵吵什么,我告诉你们,最近都给我消停点,我这边很不
太平,那个小娘们已经盯上我了。」
「都给我安分点,别惹是生非,方五爷那个老滑头跟那个小娘们都不是什么
好惹的东西,我呢就是想弄点银子花,但是,如果谁要让老子感觉到不安全的话,
哼哼,我也不介意杀掉几个人让我安全一点。」
大家听完老油条的话,都呆在了那里,一个个的都不敢吭声。
时间突然就像凝在了那里,大家听完都心里发憷,就那个刚刚跟蛇头顶了句
嘴的人站了出来,他叫可乐,也是一个身材矮小,瘦弱的家伙。
可乐上前两步,嘿嘿笑着跟老油条说,「大哥,你不是早就看上了那个小娘
们了么,今天虽然不能把她洗干净放在你面前,不过小弟也给大哥准备了另一份
礼物!」
说着可乐淫笑着拍了拍手,大家都楞了,以为可乐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呢。不
一会儿,从外面进来了一个身材样貌都跟妈妈不相上下的的女子,她也穿着警服。
昏黄的灯光下,这个女子跟妈妈还真是差不多的样子。
大家伙一时间还都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妈妈来了,想上前动手,但是被可乐
挥手示意制止了。
可乐示意这个女人去伺候老油条,老油条一看眼前出来了这样一个身材窈窕,
脸蛋精致,皮肤细腻的女子,还来个制服诱惑,瞬间呼吸都加速了,一脸邪恶!
「你小子懂事啊,还知道给大哥准备这样一个精品呢,不错不错。」
老油条看见这样的女子过来伺候自己,哪还能顾的及别的事情,直接一脸坏
笑把那个警服女搂了过来,在她的身上一顿乱摸,好像几年没吃过荤一样。
可乐一看老油条要开始他的好事了,就示意让大家都出去。
「大家都长点眼睛啊,没看老大要干什么了吗」
众人听到之后都哈哈大笑,「走了走了,别耽误老大正事儿。」
一个小个子男生还想看点戏边走边回头看那个警服女。
「看什么看」杰少打了一下那个男生。大家都离开了。
老油条这时已是迷了魂,一直把这个警服女搂了过来。
「来吧小宝贝,让老子稀罕稀罕」老油条一脸死坏表情。
而这个警服女也因为不敢得罪那个老油条也十分的配合著……昏暗的灯光下,
老油条看着眼前这个制服女,把她当成了妈妈,狠狠的干着……阁楼上,妈妈这
边看的眼睛入了神,一旁的李伟然看着这样刺激的场面,不禁自己也硬了起来,
能在这样的场合看着这么刺激的场面,李伟然简直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在上
面不由自主的对着妈妈的身体下了手,胡乱的摸了起来。
妈妈害怕被那个老油条发现,只好委屈的任由那个李伟然为所欲为着。
李伟然脱下了妈妈的裤子,妈妈羞耻的拒绝着他,但是这个李伟然现在情绪
激动着,妈妈害怕发出大的声响被那个老油条听见所以十分无奈的任由李伟然乱
摸着。李伟然着急的把自己的裤子拽下了一半,,拽着自己的大屌硬生生的插进
了妈妈。
这个时候李伟然才发现,原来妈妈的下面早就湿了,他心里暗暗的兴奋着。
「这小娘们,原来早就湿了,还在这里装矜持,看我不干的你求饶」李伟然
心里兴奋着。
妈妈被李伟然干的不禁要叫出来,但是害怕发现,又不得不捂着自己的嘴,
妈妈痛苦极了,她的下面正在被一下一下的涨开,却释放不出去这种痛楚。
就这样,老油条跟那个警服女在下面享受着鱼欢之乐,妈妈和李伟然在上面
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偷偷的激烈着。
「小娘们,爽不爽」老油条边干着那个警服女边拍着她的屁股说道。
「啊,不行了,好大,好满足,再深点儿」那个警服女也是一脸骚气的勾引
着。
「爽了就叫的再大声点哈哈」老油条真是坏极了。
「恩嗯……」
「怎么的小娘们,等会给你干的叫不出来。」老油条一边挺进一边坏笑着。
妈妈这里呢,听着警服女浪荡的叫声情欲被勾了起来,,李伟然更是兴奋了,
更何况眼前在他身下的是他喜欢了很久的妈妈。李伟然用尽全身力气顶着妈妈,
妈妈一脸红晕被干的舒爽。
可是妈妈和李伟然的性致刚来,那个油腻的老油条居然完蛋了,很快就缴了
枪,早泄了。
「真他妈晦气,老子还没爽够呢」老油条脸一沉,像暴风雨前的乌云一样。
不过他也满足了,来着见了次面,还被可乐献上了这么妖娆的浪女子,虽然
老油条还没有尽兴,但是早早就泄了的他不得不收了收。
下面早早收了场,但是楼上的妈妈和李伟然性致刚刚上来,还都没有满足,
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李伟然搂着刚被挑起情欲的妈妈,胡乱的在妈妈身上乱摸着。妈妈有点不自
然,用手推着李伟然,企图让他松开,但是妈妈又不敢放大动作,他怕被老油条
听到了声音就麻烦了,所以也只能轻轻的反抗着。
后来,老油条和那个警服女整理好离开了这个地方,场地瞬间变得安静起来,
连呼吸的声音都有些明显,,李伟然看着情欲还没有褪去又被挑起来的妈妈,一
把拉起了她跑到了外面。
到了外面,妈妈依旧没有褪去情欲,她的的脸还是像刚刚一样泛着红晕,看
起来十分羞涩的样子。
李伟然盯着妈妈的脸看的入神,他感觉,此时此刻的妈妈比以往冰冷的脸更
多了几分柔情,更有女人味了。
出来后,妈妈想要回家,「我得回去了!你也早点走吧!」
却被李伟然拉住,「哎呀,还回什么家,跟哥哥潇洒潇洒去!」
傍晚,外面吹着小风,月光也刚好柔情,离酒吧不远处有个小旅馆,门脸并
不是很大,周围也很平静。
「错过了这个机会,下次不一定就什么时候了,我得想办法让她跟我在外面
过夜」李伟然心里想着,刚刚才刚开始的他很明显没有尽兴,他想找个地方跟妈
妈继续!
「你看那边正好有个小旅馆,」李伟然很兴奋的说。
妈妈挣扎着「不行,不能去。」。
「哎呀走吧走吧」
「真的不行!」妈妈语气很坚决。
妈妈执意着要回家,却被李伟然一直紧紧搂住挣脱不开。李伟然两只手连抱
着又向前推着,亲了妈妈一口硬是拉着妈妈往那个附近小旅馆方向走去。
妈妈当时也迷迷糊糊的,在李伟然的拥簇中跟着他去了。路上李伟然一直搂
着妈妈的腰,上下来回的摸着。
走进旅店,妈妈四周扫视了一圈这个旅店很小,环境什么的都还一般,店家
问妈妈俩要个什么样的房间,妈妈直意吵吵着要走,这时李伟然赶紧抢过话来,
「不。要一个大床房。」
店家抬头看了看妈妈和李伟然,看见了妈妈这么漂亮的脸蛋,诱人的身材不
禁也意淫了妈妈一下,暗暗的笑了一下给开了这个大床房。
「这小娘们,真精致,不过今晚估计有的受喽!」店家看着妈妈的背影心里
想到。
李伟然高高兴兴的搂着妈妈拿着钥匙朝房间走了去。
走廊里,一间间房间整齐的排列着,空荡荡的走廊只是不时传来一些女人的
叫床声…「啊啊啊,,,,轻点,你个死鬼……」声音还很清晰,妈妈听着不禁
身体发抖了一下,感觉十分的恶心。
李伟然看着妈妈的样子,紧紧的搂着妈妈走,生怕妈妈一转身跑掉。
走近了房间,李伟然兴奋的拿着钥匙开了门。
刚进屋,李伟然就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妈妈,像一只饥渴的恶狼。他抱着妈妈
把妈妈顶在了墙上,然后疯狂的亲吻着妈妈,双手也胡乱的在妈妈的身上摸,妈
妈两只手用力的向外推他,紧皱眉头,嘴也不愿意张开,身子也是来回的扭动着
想顶走这个烦人的李伟然。
但是这个李伟然死死的把妈妈顶在墙上,用舌头撬开妈妈的嘴,把舌头伸进
妈妈的嘴,来回的搅动着,妈妈想转动自己的头逃离他,但是却动弹不得。
李伟然的嘴没有松开,双手隔着妈妈的衬衣揉捏着妈妈的大胸,他把妈妈的
衬衣上的纽扣解开了两个,妈妈雪白的大白兔一下子就崩了出来,在胸罩的包裹
下,露着深深的乳沟,柔软又有弹性,李伟然把手伸进妈妈的胸罩里,捏着妈妈
的小珍珠。
妈妈不断地拍打李伟然额后背,但是李伟然也是个赖皮,妈妈越是打他,他
越是兴奋,他就喜欢在自己身子上压着的妈妈张牙舞爪反抗的样子。
疯狂的亲吻揉摸后,李伟然觉着这样不过瘾,他直接把妈妈的衣服脱下来,
妈妈很是不配合,但是却被他强行拽了下来。胸罩也被摘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妈妈赤裸的样子在李伟然的眼睛里晃来晃去,李伟然抱起妈妈,把妈妈扔在
了床上,然后直接趴在了妈妈的身上,用嘴裹着妈妈的乳头,有时还轻轻的咬那
么几下,弄得妈妈痒痒的。
妈妈的身子在李伟然的身下拱来拱去,李伟然便更加用力的压着妈妈,他把
妈妈的双手十字交叉的放在头顶按住,然后用嘴亲著妈妈的身子,妈妈身上的每
一处都沾满了李伟然的口水。
「放开我,放开我」妈妈紧皱眉头的喊到。
「亲爱的,你不喜欢这样吗?难道还要我再猛烈点么。」
「别着急,一会让你好好爽爽。」
「你这个渣男。」妈妈一边挣扎一边喊道。
「你不就是喜欢这样坏坏的么,嗯?」
「今天就都满足你。」李伟然一边亲著妈妈的乳房一边邪恶的说道。
说着李伟然趴下了妈妈的裤子,妈妈挣扎着用手拽着自己的裤子,不过还是
被李伟然扒了个精光。
妈妈白嫩又硕大的乳房,杨柳般细致的小腰,柔软有弹性的大屁股容凑出她
这曼妙的身姿,李伟然简直口水都要滴到了妈妈的身上。
李伟然把头塞进了妈妈的大腿中间,用嘴亲裹着妈妈的小穴,痒的妈妈身子
来回晃。
李伟然的舌头在妈妈的小穴上舔着,粉嫩的小穴被裹得发红,妈妈的下面也
被裹得湿湿哒。
妈妈这样平日里高冷的形象,却现在被眼前这个嬉皮笑脸又比自己矮小的男
人在床上干着,妈妈简直羞耻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的脸羞的通红,一边李伟
然还不断地鼓弄她的小穴,妈妈痒的直用手推着李伟然的脑袋,但是李伟然始终
不拿出自己的脑袋。
猛舔了一阵后,李伟然自己脱下了裤子,他的老二已经涨的通红,周围的青
筋清晰可见。
李伟然握着自己的大屌,掰开妈妈的小穴,轻轻地挺了进去,慢慢插进去的
大屌涨开了妈妈的小穴,一点一点向她的花心出进攻。
妈妈忍不住叫了出来,「嗯……」
「怎么了,是不是太大太爽了」李伟然一边抽插着一边看着妈妈痛苦的脸庞
猥琐的说道。
「不要,不要……」妈妈迷离的眼神嘴里念叨着。
「什么不要啊,不要停是吗?」李伟然依旧在挑逗着妈妈。
妈妈的小穴流了好多的淫水,为这个活塞运动添加了天然的润滑剂。
李伟然加快着速度,妈妈的下面一阵的刺痛,她扭动着身子,手紧紧的抓着
床单,眼里也冒出了泪花,在灯光的晃射下,看着是那样的迷离。
李伟然一直未停歇,一直快速的顶着妈妈,他也累的大喘粗气。
他抬起了妈妈的两条大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两只手紧握着妈妈的小细腰,
「啊……」李伟然大声地吼着,妈妈感觉他就要射了,但是看样子李伟然不想松
开的样子,妈妈就使劲挣扎着让他不要射进去,妈妈晃着头嘴里念叨着不要不要,,
眼里的泪花让他这时候看起来特别无助的样子,妈妈累的汗都冒出来啦。
李伟然只顾着加速,他并没有在意妈妈说什么,只是妈妈越挣扎,他越想按
住,妈妈越是被干的泪眼汪汪可怜的样子,李伟然越是感觉到无比的爽快。
终于,伴随着李伟然一声长长的呼气声,妈妈感觉到下面一阵暖流袭来,妈
妈的身体像过电了一般,酥的一下,浑身开始抽搐,妈妈的脑袋里一下子空了白,
只有身体里高潮的爽快感在神经间游走。
李伟然用手撸着自己的大屌,让剩余的精液也都射出来涂抹在妈妈的小穴上,
此时随着妈妈紧促的呼吸,他的小穴也是一张一合,像水母一样想要吞噬着食物。
「还在吸呢啊,看样子你还是不满足啊。」李伟然看着妈妈的小穴故意的说
道。
妈妈被干的迷迷糊糊的,双手还在紧紧的抓着被单。
「别抓了,换个姿势你会更爽的」李伟然拿起妈妈的手,妈妈也松开了床单。
「来。坐在我身上」
「啊,不,,不,,不行」妈妈晃着头。
「没什么不可以的,来吧」李伟然边说边抱起妈妈让妈妈坐在了自己的大腿
上。
妈妈坚挺的胸脯,弯着的小腰,还有她扭来扭去的大屁股,在李伟然的眼里,
简直就稀罕的开了花,他捏紧妈妈的腰,让妈妈来回的动,妈妈很是不情愿,李
伟然小心翼翼的安抚着妈妈,坐在李伟然的腿上,妈妈感觉屁股下面特别额柔软,
妈妈情不自禁的扭了起屁股,看在妈妈在自己身上自己扭动着屁股,李伟然兴奋
极了。
妈妈两只手搂着李伟然的脖子,身体不由自主的扭来扭去。
性致越来越高涨的李伟然逐渐的加了速,妈妈被插得又难受又舒服,简直飘
飘欲仙。
李伟然的大屌每一下都顶在了妈妈的花心最深处,让妈妈的肉体得到了深深
的满足。
妈妈自己扭动了一阵,身体上带来的快感让她挺不住了,她趴在了李伟然的
身上,这是李伟然还不停地崩动着大腿,像妈妈用力。
「我要不行了,不行了。」妈妈有气无力的说着,眼睛都睁不开了。
「哪里不行了,是不是还想要」李伟然说完之后更加猛烈的插着妈妈,一阵
狂插后,李伟然还是老样子,直接内射进了妈妈的小穴。
妈妈被干的已经有些神志不清醒了,摊在那里,只有身体在不停的抖动着,
小穴上淌出了白白的粘稠的液体,是妈妈的淫液和李伟的精液、妈妈已经累得上
气不接下气,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李伟然摆布了。
李伟然当然是精力旺盛,这两次显然还不够,他让妈妈歇了一小会然后让妈
妈反过来,撅着,妈妈是一动不想动,李伟然帮着妈妈翻了身,妈妈就跪在了床
上,双肘拄在被子上,屁股撅的高高的,李伟然拽着妈妈的马尾,把硬邦邦的又
插进了妈妈。
妈妈已经受不住了,她几次想向前一趴,直接趴在床上,但是李伟然拽着她
的马尾干着她,这让妈妈动弹不得,妈妈咧着嘴,眉头紧皱,眼里的泪花终于托
不住流了出来,妈妈十分的羞耻,但是又不得不享受着做爱带来的快感。
李伟然的后入式让他插得是愈来愈深,妈妈忍不住的叫了出来,每一声都刺
激着李伟然的神经。
李伟然把他的积蓄都传给了妈妈,妈妈的小穴被填的满满的。妈妈在这个夜
里,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她得身体得到了满足。
射了第三次的李伟然也累的快没了力气,只是射精时候的快感一直让他享受
着。
妈妈这时更别提了,趴在那里久久没有缓过来。
过了好一阵,妈妈渐渐褪去了高潮的余温,开始慢慢的缓了过来,坐起来的
她还是稍稍有些头晕,李伟然也累的老实了下来。
「还要吗亲爱的!」李伟然看样子还不满足。
「滚开。」妈妈有气无力的说!
「呦,还逞能呢啊,忘了刚才说求饶来着?」李伟然看着妈妈的身体,脑子
里回放着妈妈刚才被干的样子!
「你个人渣」说完妈妈便不再理他。
妈妈休息了一会儿,她坐起来用手拢了拢自己凌乱的头发,然后穿起了衣服,
李伟然就像欣赏一个动态艺术品一样看着妈妈穿,妈妈依旧没有理她,一直在整
理着自己。
整理完后,妈妈说,「好累,我要回去了。」
「再陪我呆一会嘛!好不好。」李伟然黏糊的说道,他赶忙站了起来拦着妈
妈。
妈妈斜了他一眼,「让开。」
李伟然看着妈妈带着杀意的眼神便没敢再多留。妈妈穿起她的高跟鞋,起身
离开了屋子。
李伟然看到妈妈走了出去,也连忙捡起来自己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的套上了,
跑了出去,走廊里清晰的听到妈妈的高跟鞋的声音,还有李伟然小声喊着妈妈等
他一会儿。
晚上,妈妈非常疲惫的回到了家里,她看起来就像白天做了好多好多事一样,
看起来疲惫不堪,妈妈在门口蹲下来脱下她的鞋子,那浑圆的大屁股被她的裤子
包的紧紧的,看起来那么大,那么诱惑,好想让人上前抓一把,我就站在门口看
着妈妈,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撩人,时间已经很晚了,妈妈脱下她的鞋子,
晚上想准备洗个澡!一解身上的疲惫。
「你怎么了正桐,怎么傻傻的站在那,这么晚了快回去睡觉,妈妈洗个澡收
拾收拾也要准备睡了!」
「妈妈……」我喊了一声,却没有说什么。
「怎么了?正桐,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瞬间回答到。
「傻儿子,快去睡觉!」
「妈妈,其实明天有个家长会的。」我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
「家长会呀,那你就跟妈妈说呗,看你还不爱说,妈妈明天去参加你的家长
会!」
「恩恩,好的妈妈,那我去睡觉了。」说完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妈妈看到我回了屋子里,也放心的脱下衣服去洗澡了!
洗了好半天,妈妈披着浴巾走了出来,还在滴着水珠的头发错落的搭在了她
的肩上,妈妈一手拽着浴巾,一手拿着浴巾的角擦着头发,,妈妈的锁骨看着那
么性感,她的大腿修长纤细,好想让人扑倒!
就在这时,妈妈的手机响了,是一个短信!
「这么晚了,谁来的消息呢!」妈妈疑惑着,她赶忙擦了几下正在滴水的头
发,然后拿起了手机,「是方五爷」
「黎警官,听说今天你跟那个叫李伟然的男人,跟踪了老油条?我可是好心
提醒你一句,你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再行动的时候要注意点安全啊,可不要为了
报仇把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
「这个方五爷,消息还挺灵通,不过他这么帮我到底是想干什么呢」妈妈看
完了短信,回了一句谢谢,于是便把手机扔在了床上。继续擦着她雪白细嫩的身
体。
妈妈刚扔下手机,叮铃又来了一条短信,妈妈以为还是那个方五爷,以为又
有什么事,就赶忙拿起了手机,妈妈打开手机一看,是黄强发过来的消息,「阿
姨,嘿嘿,睡了吗,我们明天有家长会呀,好像能看到你呢。」短信后面,黄强
还加了一个卖萌的表情。
妈妈并没有理会他,继续收拾着。没过一会,这个黄强又发来短信,说「本
来今天来了您家,是想见见阿姨您的,但是等了好久,您都没回来,阿姨您是不
是忙工作去啦。」妈妈看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脸一红,瞬间就发烫了
起来,妈妈一下子就回想起今天自己竟然又被这个赖皮李伟然给上了,脑海里此
时此刻都是白天跟李伟然床上的场景,于是撇了一下嘴,给黄强回了一句,「不
关你什么事,小孩子别瞎打听。」
这妈妈回了一句,黄强就开始没完了,接二连三的又给妈妈发了好多条消息,
弄得妈妈很烦。有一条消息黄强说「阿姨,好几天没见到你,我都可想你了呢,
阿姨你给我发一张你的自拍好不好嘛,我好寂寞的,」妈妈看完消息,很是生气
的回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也没有再回复,把手机扔到床上。
不一会又来了好几条短信,妈妈并没有理会,擦着她的身子,抚弄她的头发,
都收拾好啦,夜也深了,屋子里很安静,屋里昏黄的灯光下,妈妈的身影有种扑
朔迷离的感觉,妈妈弯腰铺好了被子,躺在了床上,拿起手机看了看黄强的消息。
突然妈妈看到了黄强的一条消息特别明显,妈妈定睛一看,上面说着,「阿
姨,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女警察耶,那大长腿简直跟您一模一样呢,小脸也特别精
致呢,嘿嘿,但是不管怎么着,就是没有您美呢。」后面黄强紧接着发了一张照
片过来,这个照片一看就是偷摸拍的,照片上的人物不是特别清晰,但是妈妈仔
细一看,一下子就认出了,照片上的女警察正是今天那个可乐献给老油条玩弄的
那个警服女,长得还真是跟自己很像呢。
妈妈看到这里,十分的生气,「真不要脸」妈妈狠狠的骂了一句。妈妈知道
这个女人肯定不是警察,很可能是个做鸡的,换了一身皮然后来这里挑逗老油条。
妈妈想了想回了黄强一句,「这女人是谁?」收到消息的黄强立马就回复了
消息,黄强说,「阿姨,这是我们老大的老婆哦,他的儿子都上了小学了呢,虽
然这个警察阿姨也很美,但是不及阿姨你保养的好呢,怎么也比不过阿姨的呢,
阿姨,你永远是我心目中的女神,谁也夺不走这个位置的。」黄强恭维的说道。
妈妈眼神里透露着疑惑,嘴里念叨着「难道自己的老婆给人玩,太不可思议
了?」
妈妈回了黄强一句「你哪来的什么老大,小心我带你回去坦白,你的老大是
谁?」妈妈吓唬着黄强,想从他的嘴里套出点什么。
而手机那头的黄强,这时候看着照片上的警服女,也不禁把她当成了妈妈,
好像想起了以前跟妈妈做过的羞羞的事情,想挑逗一下妈妈。
不过这个黄强虽然自己想着,但是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给妈妈回复了几个流
汗的表情,然后发来消息说,「嘿嘿,阿姨,那个是我以前的老大呢,我现在的
老大就是您啊,嘿嘿」妈妈看到这话仿佛能感觉到黄强说这句话时候坏坏的样子!
妈妈也不想再跟他废话一句一句的周旋,直接就打电话给黄强了。
电话一接通,黄强马上开心的说道「哎呀阿姨,好不容易啊,你居然能主动
给我打电话呢……好开心啊!」
「你别跟我嬉皮笑脸的,快说,你那个老大到底怎么回事。」妈妈直接态度
严肃,语气坚决的问他。
黄强似乎感觉到了妈妈的认真,也不敢再嬉皮笑脸,直接跟妈妈坦白了,
「阿姨,你看你车那么急么,大晚上的多吓人,我说的那个老大呀,叫张涛,以
前也是道上的人,不过他现在已经金盆洗手了,自己整了个小工厂,现在在做着
进口汽车零件的生意呢,嘿嘿。」
「不过呢,现在蛇头那个家伙还是对他们不撒手,他们也不想再跟蛇头有什
么瓜葛,不想让他们打扰自己生活,所以一直都没有搭理他们」
「哦……,原来是这样。」妈妈心想着,那个张涛估计是不知道自己被人给
绿了,然后又简单的跟黄强说了几句,黄强这边一直都是热情高涨,「阿姨,明
天家长会,我也在学校的哦,明天我们见面好不好阿姨。」黄强嬉皮笑脸的说道。
「赶紧睡觉吧,明天还有事呢。」妈妈没有再搭理他就一把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妈妈心里一直合计这个警服女到底什么来路,到底是干什么的,妈
妈思考着疑惑着,慢慢的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妈妈来到了警局,处理了手里的工作,然后仿佛忘了昨天跟踪老油条
的事情,过去跟老油条聊了几句。
然后妈妈请了半天的假去了学校开家长会。
妈妈来到了学校,很多家长都到了,放眼望去,妈妈显然是最突出的一个,
别的家长都长得形形色色,并不是很出奇,唯独妈妈站在人群中,她看起来那么
窈窕,那么有气质,高高的马尾衬托着她精致的脸庞,特别精神,当然妈妈的颜
值更是在众家长中是脱颖而出的。
妈妈今天穿了个白色的衬衣,雪白干净,一条到了膝盖的黑色职业裙,下面
是一条黑色的丝袜,简直诱惑的不行,好想让人上手去摸一下,从大腿跟滑到脚
踝,脚上穿着黑色的皮鞋,一身浓浓的小职业氛围。
妈妈当然是最吸引眼球的,来的家长看到了妈妈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了,盯着
妈妈看,每个人的内心都在荡漾着,男的可能在想如果妈妈这样的漂亮女子能做
自己老婆该多好想的要流口水的样子。女的呢,也会在想,我要是长成这样该多
好,得多少人会追我。一个个内心都把妈妈当成女神一样看着。
大家都坐好了各自的位置,妈妈旁边坐着的是一个老头家长,看样子得有六
十来岁了,头发都已经秃掉了,剩下的那么几根也都花白了,穿的也是破衣烂裤,
一股油腻的感觉。话说这个老家伙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老色鬼一个。从他的
眼神里就能看出不正经。
「都安静一下,家长会马上开始了,各位家长都在自己的位置坐好。」台上
的老师组织着纪律。
妈妈这边在认真的听着台上老师在说话,配合著老师们坐齐,妈妈挺直了腰,
端正的翘着二郎腿,看着黑板,妈妈时不时的交换着两腿,被丝袜包裹的两条腿
看着非常的性感,一直连着她露着脚背儿的丝袜,大腿的肉也是若隐若现。
就是在这时,妈妈其实并没有注意到什么,但是旁边那个六十来岁的老色鬼
却一直偷偷的盯着妈妈的大腿看着,眼睛就没换过地方,无论台上老师说的多么
津津有味,这个老头就像自动屏蔽了一样,这个老色鬼打量的着妈妈的大腿,从
脚尖一直看到大腿根儿。恨不得目光能转弯,看到妈妈的裙子里面,妈妈每换一
个动作,老家伙都在脑海里意淫着。
老色鬼幻想着此时此刻妈妈正在用勾人的眼神看着他,不停的在裹着手指诱
惑着他,还将头发尖不停的划过嘴唇,妈妈还脱下了鞋用她穿着丝袜的大长腿在
自己的下面来回的蹭,来回的蹭,蹭的他有点飘飘欲仙,忍受不住这样的制服诱
惑!老色鬼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妈妈,脑袋里却像放电影一般的在意淫着妈妈。
妈妈认真的听着,脑袋里也并没有瞎合计什么,更不能合计一个家长会的老
头会对自己心存不轨。但是那个老色鬼却已经是垂涎三尺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