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4回:石琼,哥哥的公寓




  第44回:石琼,哥哥的公寓
  【加长回】
  「我哥病了?……那他这会儿在哪儿?……哦……找我妈?找我妈干嘛?
……我……我来照顾他就好了呀……」
  电话里,石琼是这么回答陈樱的。
  如火如荼的环溪月湖马拉松国际邀请赛,和石琼这样的家世、品味、性格的
河西大学在校生中的翘楚是没什么关系的。什么大学生志愿者社团、马拉松爱好
者俱乐部,什么世界名将贝尔勒、C 国希望戴豪杰,什么特邀发令的华衡城书记,
代表参赛的裘嵩处长,……在石琼的眼里,都只是无聊的人在做无聊的表演。事
实上,她压根都不知道什么贝尔勒、戴豪杰、裘嵩,就连华衡城书记身为河溪市
的一把手、父母官,她也不过是听过名字罢了……
  她出生在首都,但是从幼年起,就在欧洲随着父亲的工作辗转游学。从童年
时代开始,优质的基因、聪慧的天性、良好的家教,就让她有着远远甩开同龄人
的教养水准。不仅基础文理科课程,语言课程包括英语、法语和一点点的日语,
艺术课程包括芭蕾、油画,还跟着母亲学习了一些小提琴,体育课程里,比较擅
长的游泳、壁球,后来还学习一些网球,可以说是典型的「名门千金」形象的全
方位发展。她的初中时代是在首都慕文中学度过的,慕文中学是昔年洋务大臣和
芗创办的C 国第一代现代教育制度的学校,因为和芗字慕文,所以后来命名为慕
文中学,是目前C 国首屈一指的私立六年制完中;父母离婚后,她来到河溪,高
中又是在河溪的元海外国语中学念书;无论是元海外国语,还是首都慕文,都是
C 国最顶级的学校,但是即使在英才荟聚的这种环境下,她也是众人眼中的才女
中的学霸。父母为她从小规划的道路就是赴欧洲求学,所以,她早早完成了GCSE
和A-Level 的双A 课程考核。即使不去考虑家庭背景的特殊性,仅凭她的学习成
绩和综合素养,一早就被毫无悬念的内定为赴英求学交流生的第一批首选中学生。
要不是父亲的案子导致的牵连,连河西大学这所C 国排名前五的名门高校,她也
看不上眼的……父亲早在她少女时期,就在为她设计一路攀登剑桥的途径了。所
以,即使被号称「河西大学第一本科院系」的「C 欧交流学院英文系」免试录取
本硕连读,她也不会觉得有多少骄傲可言。参加学校的各种社团活动,对她来说,
也不过是某种必要的「社交礼仪」罢了,她家庭背景能够提供的社交环境,已经
远远超越学校机构能够想象的范畴了……
  像这次,省体育局来学校里招聘校园体育志愿者,陈樱和李誊作为学生中的
佼佼者都参加了,石琼却在斟酌了一下之后,还是谢绝了学院老师的推荐。她本
来就是本硕连读,对河西大学保送研究生加分这件事情,实在没兴趣,三年过去
了,父亲的案子风声已经淡了……她的人生规划,已经是在考虑完成C 国的本科
学业后,去英国或者美国进修。当然,谢绝老师的时候,态度、口吻和表情,也
要诚恳、礼貌、谦卑,偶尔要扮演几分稚嫩和羞涩。内心无论多么骄傲矜持,在
特定的场合,都不能表露出来,反而要更亲切、更活泼、更纯真一些……真正拥
有值得骄傲资本的人,是不应该给身边周围的人太「空谷幽兰」的感觉的,这一
点,是母亲历来的言传身教。
  是的,父亲,母亲,曾经……自己曾经拥有过足以羡煞世人的家庭。即使那
个家庭已经化作了泡影,但是依旧在她身上刻下的浓浓的痕迹。
  曾经……家……
  对石琼来说,今天是五一节假期中的普通一天,她按照自己日常的习惯,早
起后一身换医生运动衫,围着河西大学的行政区的那条花园跑道完成4 次400 米
的慢跑,回宿舍洗澡换衣裳后,去食堂吃一点早点,然后就去图书馆看看书,然
后一个人去Top Fun 或者溪月老街逛街吃午饭,下午再约那时候才完成志愿者工
作比较有时间的陈樱,一起去泓祺打网球、喝下午茶。还有哦,自己那天在泓祺
逛街时,偶然发现了一家挺炫酷挺艺术的叫做「Why Not 」的纹身工作室,也做
彩绘。里面的美女老板兼设计师叫玥玥的,其实年纪和自己都差不多大,人又漂
亮身材又火辣作品又迷人,可惜居然是个后天残疾的聋哑人,不过说实在的…
…这只能让这一切显得更炫酷更艺术。自己已经和她约好了,改天去挑张图样
……大面积纹身是不敢的,还不得让老妈骂死,但是小小的在手腕处来一朵小浪
花或者一行字母,是不是挺性格的?至少,来一片可以抹去的彩绘不是问题吧?
要不就今天?
  自己依旧应当是公主,应该有着公主的精致优雅的生活。即使离开了公主的
城堡……
  谁知道,自己刚从图书馆回到宿舍准备换衣服出门,陈樱居然给自己打来一
个电话。樱子说她在后湾参加志愿者社团活动的时候,碰巧遇到了自己的堂兄石
川跃,但是观察着,说她这位宝贝哥哥好像有点发高烧,可却还在坚持工作什么
的;听陈樱电话里的意思,说她毕竟是外人也不好干涉太多,是要找自己联络母
亲柳晨……
  石琼几乎想都没想,一句话就给挡回去了。
  哥哥病了?是需要人去照顾么?还是只是需要有个亲人去劝慰他别那么拼命,
回去休息?
  ……我去呗!
  挂了电话,一抹红晕染上她雪白的香腮,她居然心里有点美滋滋的,还有点
志得意满的小娇羞……
  她也不知道自己算是个什么情绪,好像自己也并不是真的会很心疼哥哥,大
概是在自己的心目中,那个「强奸犯」一直都是健硕、高大、俊朗的形象,即使
是发高烧什么的,也不过是一时的小问题罢了。但是只要想到有机会可以让自己,
抛开所有的哥哥身边那些可恶的女人,去照顾一下哥哥,尽一个「已经长大了的
妹妹」的责任,她实在觉得有一股难以言状的甜蜜和悸动在自己的胸腔里辗转
……仿佛曾经属于自己最幸福、安全、美满的生活,只有在哥哥身上才能获得宛
如时光回溯的慰藉。
  对,还有那些可恶的女人,统统滚开。
  什么言文韵,什么李瞳,还有什么……孔什么来着的小女生?包括妈妈柳晨?
对,包括妈妈,统统滚开!嗯……还有樱子,樱子这会儿还在后湾吧?和哥哥在
一起?对,她也要滚开!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是不会照顾病人的,自己的性格,别人照顾自己还差
不多。但是那也不是重点……就好比现在,即使听说哥哥有点发烧身体不太好,
她也没那个思维心急火燎的出门,而是倒像一个准备出门约会的小女生似的,打
扮起来。
  左右刚刚洗完澡,脱光衣裳,在自己如同樱花一般的肌肤上,涂一些香体乳
液,这是CHANEL CHANCE 5 号乳液,自己去筑基玩的时候买的,那粉色的乳汁滑
溜溜的抹到自己如雪的肌肤上,慢慢的妍开,滋润到自己的毛孔之中,从胸脯到
背脊,从肩胛到臂膀,从小腹到臀瓣,从大腿到脚丫……好香。光论身体肌肤这
件事,自己可以丝毫不谦虚的说,自己通体纤细粉糯,毫无瑕疵,连个红点结痕
都没有,就算是顶级模特儿也不过如此。
  换一套纯白色的纯棉配小蕾丝边的内衣,低腰三角裤,抹胸式的文胸,除了
一小圈蕾丝边之外一点多余的装饰都没有,显得特别清纯特别少女风,其实细节
处精工细作,面料也是意大利原产,温软的罩杯包裹着自己娇嫩翘弹的乳房,还
有一小圈加松的棉垫,呵护自己的乳晕最娇嫩部位,轻薄绵软的裆部,亲吻着自
己的阴唇,勾勒那条美艳无双的小沟痕,若有似无……自己从青春期开始,阴部
就没有耻毛生长。她知道那其实是一种基因特征而已,但是她也知道,和那些刻
意清理的无毛阴户不同,这种被男人称为「白虎」的形态,最为世上男人们倾倒
迷恋,可惜……这个生理上的「小秘密」,只有妈妈和樱子有缘观玩过。当内裤
贴合到自己光洁的阴阜上,轻轻的和自己的肌肤毛孔吻合起来,简直如同雅典神
话中的普绪克一般,象征着极致的纯洁和唯美。本来因为是少女风格,这种内衣
最讲究的是「舒适」而不是「诱惑」,但是越是这种少女贴体清纯的视觉感,穿
在自己身上,却是比情趣内衣都要迷人。
  把头发一左一右扎一个韩式的双麻花,用咖啡色的橡皮筋扎一下,很俏皮很
可爱,有点小萝莉风格,又很简单干净,在哥哥面前,自己是不应该扮演女神而
只是应该扮演小妹妹的。穿一件纯白色的短袖T 恤,外头配一条背带牛仔七分裤,
两根背带宽宽的扎上自己的肩膀,很纯情很学生风。但是……嘻嘻……,即使是
牛仔背带也挡不住自己迷人的身材,小奶包鼓鼓的又很紧实,在牛仔背带的勾勒
下浑圆娇翘,小屁股圆圆的又不肥大,像颗小桃子那么紧实,还那么性感,这是
自己得天独厚的资本,无论穿什么都有料。七分背带裤,露出脚踝,还露出一小
段雪白细腻的小腿,再来一双松糕凉鞋吧,垫高4 公分就够了。今天是裸着脚丫
子,给哥哥看自己粉红色的脚趾上的美甲光泽,还是穿双袜子,更增几分公主风?
还是穿一双月白色的短筒棉袜吧……再背一个自己日常出门的「小恶魔」黑色挎
包,在一片如梦似幻的少女风中,偏偏来点小个性,显得格外的时尚。
  粉底?彩妆?腮红?睫毛膏?眼影?口红?这些……自己也有顶级品牌的,
但是不太适合这个场景,稍微夹一下睫毛,然后用那管也是CHANNAL 的Rouge Coco
Gloss 唇彩稍微在嘴唇上化开一些……很好,够粉够水,有晶莹的亮泽,和自己
饱满的唇珠搭配得非常默契,丝毫不破坏自己天然的唇色。
  打扮完毕……驱车去后湾。
  但是,自己的车还行驶在绕城高速上,就像是有意和她开玩笑似的,陈樱又
打电话过来,说石川跃已经回天霖公寓去了。
  石琼真是……又噘嘴、又赌气,又有点小尴尬……
  哥哥已经自己回去休息了,并没有自己这个「懂事的妹妹去劝慰哥哥,送病
了的、不方便开车的哥哥回家休息」的戏码可以上演……怎么办?而且这个场面,
似乎显得自己实在有点多余。好像自己这个时候,更合理的选择,是干脆去后湾
接了陈樱一起出去玩……
  但是,可能是那种「想好了,却没见到」的失落感占了上风,她竟神差鬼使
的让陈樱自己忙自己的,她决定……就今天,就这会儿,去天霖看看哥哥。
  去哥哥的公寓看看哥哥。
  ……
  翻着手机,找聊天记录,找到了以前母亲和自己说起过的哥哥的具体住址。
  三年了,哥哥来河溪已经三年了,说实在的,自己还从来没去过哥哥的住所
呢。当然了,那也不过是个单身公寓,自己一个堂妹,也没什么理由跑到那地方
去骚扰他。不过……现在想想,自己为什么完全去过哥哥的公寓呢?
  为什么呢?
  一直到自己把车停在天霖公寓的室外公用停车位,到了12栋甲的门楼前…
…看着门楼电子监控门禁上显示屏的数字按钮,要按下去还没按下去的时候…
…她才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来过哥哥的公寓。
  是啊,在想象中,或者说,是基于对哥哥的了解,她一直都很清楚,那个臭
强奸犯的「个人生活」是非常精彩或者说混乱的。别人不说,言文韵那个大奶体
坛明星哥哥肯定睡过了,还有他的那个小秘书,还有……在潜意识中,她描绘的
哥哥的住所的画面里,是不适合她这个小公主去的。这不是脏的问题,哥哥是很
爱个人卫生的,而是……那里,哥哥的公寓里会不会有女人呢?该不会这会儿就
有吧?甚至会不会有两个、三个女人?至少……会不会有女人的衣服,有安全套?
有内衣?有情趣用品?甚至有……两具赤裸的肉体在哥哥的床铺上翻滚的画面?
  她咬着嘴唇,唇彩都差点被捻开了,有点胡思乱想,甚至都开始自己吓唬自
己描绘一些极度淫荡的画面……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小醋意,有点小气恼,
来都来了,难道自己就这么不争气的跑掉?
  呸!凭什么?!我才是哥哥最喜欢的!那些女人,应该给我回避才对!
  自己童年的城堡,已经被「那个女人」占据了。
  难道哥哥的公寓里……也有其他的女人来坏自己的心情么?
  她赌气似的按下了那个数字按钮。
  「嘀嘀嘀……」
  「……」
  好一会儿,绿色的摄像头指示灯亮了。
  「琼……琼琼?」通话器里,传来熟悉的、亲切的,那堂兄石川跃惊讶的声
音,还有一点点的睡意。
  「开门。」她甩甩头,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念头甩掉。
  防盗门「哔」的一声开锁了。她走进大堂,走进电梯,点亮按钮,电梯上升,
发出「呜呜」的缆绳声响。
  行了……自己留了时间给哥哥清理战场了,也留了时间给哥哥房间里的女孩
子躲起来了?
  她想到这个更加荒诞的画面,又觉得有点搞笑笑起来……自己是妹妹,又不
是妻子,又不是女朋友……自己怎么想得跟来捉奸似的。
  但是……这还真有点难得的「回家」的感觉。
  而电梯才到21楼,门打开的时候,哥哥石川跃已经在电梯门口等着她了,有
点憔悴,笑眯眯却又是掩饰不住一脸的疑惑和疼爱的看着她……
  那种疑惑,遮挡不住疼爱;那种疼爱,也遮挡不住哥哥看见自己的扮相那种
「惊艳」和「怎么看都看不腻」的喜爱表情。
  石琼的心,瞬间……就化了。对,这才是对的,这才是当然的,这才是自己
最想要的感觉。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不管是什么情况下,她都很肯定,自己
永远是哥哥捧在手怕摔了、含在嘴里怕怀了的宝贝妹妹。自己永远是和哥哥一起
长大,差了八岁,像个小跟屁虫似的永远牵着他衣角的小丫头。自己也是他在少
年时代就偷偷摸玩过的幼嫩胴体,是他在停电的深夜里,曾经搂在怀抱里唱歌安
慰,就把自己安慰到平生第一次性觉醒的那个小女孩。仿佛只有在哥哥身边,自
己就有了「回到过去」的感觉。
  ……
  他是自己的堂兄……甚至也是唯一一个,自己内心深处认定了,有资格,来
享用、淫玩、得到、侵犯、糟蹋自己身体的男人。自己的一切美好、一切纯洁、
一切娇香暖糯、一切玉骨冰肌、一切女儿私密,都只为他而存在的男人。
  看见哥哥那熟悉的脸庞,她又忍不住抿嘴笑了,刚才那一阵尴尬和惶恐也早
就飞去了天边。
  因为,哥哥石川跃,果然是一副「病了」的模样。估计是从被窝里爬起来起
床给自己开的门,……这会儿是五月里的下午,他却乱蓬蓬的穿着一身暖暖的蓝
格子睡衣,眼圈黑黑的,鼻子红红的,眼帘里还有惺忪的睡泪,站在自己面前,
哪里还有那个被人说成「深不见底」的京城石少的模样。那副惊讶于自己的到来,
又很高兴,又很意外,好像很想抱自己一下,亲自己一口的模样,像个懒惰的在
家里养病的大孩子。
  真的很像过去。
  过去,在首都的时候,哥哥也是副模样,在外面玩的疯,打扮的人五人六的,
在家里……却总是慵慵懒懒的,像个大孩子。
  那时候……公主的城堡里,有爸爸,有妈妈,有哥哥,没有那个女人……
  ……
  「琼琼?你……你怎么来了?」哥哥甚至忍不住看看身后,是不是怀疑母亲
柳晨跟在身后什么的……
  「嗯……来看看你么……」她别了别嘴巴,探头探脑的张望了一下,还是忍
不住问了一句。:「你房间里……没人吧?」
  石川跃似乎听懂了她言外之意,揉着眼睛咧嘴一乐:「没人,进来吧。」,
让她进屋视察。
  天霖公寓是河溪城里比较高尚的单身公寓,房间都设计的很有格局,但是并
不讲究功能性。整个小区里最大的房子,也不过就是两室两厅的规划。但是这里
的硬件条件和配备设施却丝毫不让那些高档住宅楼,要什么有什么,连电梯都是
一梯两户,不吝成本的配置。
  石川跃的这间公寓,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两阳台南北通透,标准意义上的那
种「单身公寓」。虽然是一室一厅的配置,但是面积很宽敞,其实放在其他小区,
这么大的建面,格出个三室户都不奇怪。至于房间里,当然了,装修豪华、设备
齐全。石川跃也是舍得在家具、电器、家居用品这些地方花钱的那种人……一切
都很有品味,很干净,很舒适。对于石琼这种家世的女孩来说,要真是个乱七八
糟的男生宿舍……她是受不了的。
  石琼踢里踏啦的度步进房间一间间跟检查卫生似的看过来,似乎也很满意房
间里的整洁、明亮和软硬件设施……当然,不会有自己胡乱想象中的,满地垃圾
或者女子内衣什么的……整个公寓是一色素灰色性冷感的美式简约装修设计,很
男人,很MAN ,但是细节处也很精致。客厅里是一张素灰色的布艺长沙发,一张
异形几何茶几,一面电视墙,旁边还有一部动感单车,一台热带鱼缸,一根楠木
衣架。靠着窗户有一张黑色大理石的吧台,吧台后是个木格红酒柜,不过里头并
没有摆着酒品,哥哥还是那个习惯,在家里是不喝酒的……吧台上有一部Mac 笔
记本半合着。客厅的南侧,是开放式厨房餐厅一体化的设计,很明亮,厨房设备
也很齐全。不过看得出来哥哥也很少做饭,只有那一部硕大无比的对开门冰箱,
才估计是他常用的。一张素色的木质餐桌上摆着一套咖啡杯具和一台小咖啡机。
客厅西侧通道里有一扇磨砂玻璃小门……估计那就是卫生间,天霖的房间是讲究
情趣的,卫生间都设计的很豪华很宽敞,都有淋浴和盆浴双重设备,不过自己也
没好意思进去查看。客厅南侧,本来应该是卧室墙体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原来就
是这样的设计,还是哥哥自己给改的,客厅和房间之间的门墙都被拆掉了,做成
了半开放式,设计成只有一道如同整个墙体一般高宽的那种木质衣柜给隔开…
…大概哥哥一个人住,就算带女孩子回来,也不需要考虑隐私和隔音问题吧?那
么大的衣柜?里面会有女孩子的衣服么?
  房间里,床很大,2 米宽的King Size 木质床身还加了床凳。日式蓝灰色格
子的床品被褥枕头……还乱糟糟的。果然,哥哥是睡着了被自己叫门声吵醒才起
来应门的。房间里当然没有女人,她甚至有点神经病式的看了一眼阳台和衣柜
……到底也没好意思打开衣柜,但是又不是拍电影,肯定也不会女人藏在哪里的。
  「琼琼?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也不打个电话?」哥哥还是无法理解自己
这位突然到访的妹妹的来意。
  「嗯,是樱子打电话给我说……遇到你,说你病了?还在坚持工作?哈哈
……嗯……那什么……我妈说了,要我多照顾你……嘻嘻……我就来……照顾照
顾你啊。」
  她终于感觉自己就好像有某种女主人的感觉,很舒服,一边胡乱答应着哥哥,
一边把小恶魔包往哥哥的沙发上一扔,看看哥哥那副睡迷迷病恹恹的模样,又咯
咯笑着说:
  「行啦,行啦,你去睡吧……老妹我,也难得的……我来给你做晚饭吃?」
  哥哥好气又好笑似乎要说两句,但是她也觉得实在有点尴尬,就又推又拉的
几乎是把穿着睡衣的哥哥按回到床铺上:「叫你睡你,就睡吧……是有点发烧啊,
有点烫啊……我先给你去烧点热水,回头伺候你喝点,我给你做晚饭,烧个汤,
你冰箱里应该有吃的吧?再给你收拾房间,你一觉醒过来……就什么都是现成的
啦……要是再不好,我陪你去医院……」
  个子高高的哥哥,倒像个牵线木偶似的,被她按到床铺上,真是一脸无奈:
「我……是在睡觉。不过……我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是现成的啊。我就是感冒而已
……那个……小陈真是能多事。又不是什么大病,我需要什么照顾啊?琼琼你难
得来,我洗个澡,洗把脸,陪你出去玩吧?」
  「玩什么?!就知道玩!叫你睡,你就睡!」
  也不知道为什么,石琼真是觉得此刻满足极了,一边调皮的装大人说话,一
边把哥哥几乎是「塞」进被窝去,还装模作样的把哥哥架在椅子上衣裤叠了起来
……她有一种浓浓的,女朋友照顾自己男朋友的成就感。从来都只有别人照顾自
己,就连老妈生病自己好像都没有做过什么,自己好像只是照看过病中的陈樱
……有照顾一下哥哥,她觉得甜蜜极了。
  她把哥哥按到被窝里,甚至像个大人照顾小孩似的,替哥哥把颈子旁边的被
褥掖紧一些,说话却已经温柔的如同湖水一般荡漾:「发烧么,出身汗就好了
……要是被子湿了,我就替你换一套干净的。我吵醒你了是不应该……你继续睡
就好了。」
  哥哥的眼睛,好像被自己哄着还真的闭上了……那睫毛,那眼帘,那棱角分
明却有些酥软表情的五官……她甚至都有一种冲动,要像妈妈哄孩子睡觉时那样,
亲哥哥的额头一口。
  她又替哥哥拧灭了刚刚打开照明的床头灯……然而,她那一眼扫过的时候,
却脸红了……
  哥哥的床头柜上,也是挺干净的,只有一副板材边框眼镜……哥哥并不近视,
那是哥哥到了河溪以后的打扮,是用来装饰的?是用来完成他「阳光绅士大男生」
的角色扮演的?床头柜上,还有一个小木头杂物架……这也很平常。但是,她注
意到了,那杂物架里,除了一个电视遥控器之外,还有一盒安全套……
  按照一般的情况下,她应该别过头,装没看见……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沉
默了一会儿,她又有点气苦和酸涩,也有点调皮和捉狭,也是神差鬼使,居然嘟
着小嘴忍不住轻声损了一句:「是不是……现在没有女人陪你,你都不知道自己
一个人怎么睡觉了?」
  石川跃本来眼睛都快闭上了,听她这么娇嗔讥讽,又睁开眼,苦笑着,似乎
想分辨两句……
  ……
  但是石琼也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答错了,或者是自己内心深处,那纠缠了
很久的种种念头,居然……呢喃似的,说出了自己都不相信是自己说出口的话,
虽然说的很轻很轻。
  「那……琼琼陪你睡好不好?」
  她是带着嘲讽的口气说的。但是,话一出口,她都不肯定,自己的口气,够
嘲讽么,够揶揄么?她不知道自己那细不可闻的声音,哥哥是不是听见了?她甚
至不知道自己这句话,自己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纯粹是损损这个私生活混乱的
臭强奸犯?还是……在试探?在寻觅?在邀请?
  自己……多想做这房间的女主人啊。哪怕是做……一时的也好。哪怕是哥哥
的那些女伴们,在这个时候,和哥哥说两句这样的「骚话」,也是一种生活的情
趣吧?
  她害羞,她慌乱,她还有一点点的……难过,甚至鼻子都酸了。她想转头走
开,去打扫房间、去烧开水、去做晚饭熬汤……尽管她其实也不太会。
  她知道,自己不是哥哥的女人。自己怎么都不会变成哥哥的女人。即使哥哥
和自己做爱,享用、淫玩、得到、侵犯、糟蹋自己的身体,她依旧不会变成哥哥
的女人,至少,不会变成哥哥的公寓里的女主人。这件事……是没有机会的。去
打扫房间吧,去烧开水吧,去做晚饭熬汤吧……,也许,反而能找到一点点那种
感觉。
  她依旧有些难过……
  时光不会倒流,公主离开了她的城堡,哥哥的公寓,也不是她的城堡……
  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思绪万千……竟然好像想到了很多人,很多事
……
  这里是哥哥的公寓,不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宿舍……宿舍毕竟是宿舍,也不
是自己的家。那么……妈妈在溪花苑的那栋小别墅呢?应该算是自己的家吧?
……但是,那里也很冷清。没有哥哥,没有……爸爸。
  是啊……自己的家,自己可以作为一个任性的小女孩温暖、安全、幸福、调
皮、欢愉生活的地方,是不是只是在北山的那栋房子呢?那时候,有哥哥,有爸
爸,有妈妈……但是现在,那栋房子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之中。那栋房子里,只
剩下一个自己发自内心深处厌恶的女人。
  一只宽大的手掌,居然从被窝里伸了出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她一愣,一羞,本能的忍不住挣扎了一下……
  但是,那只拉着她手腕的手掌,非但无视她的挣扎,还顺势向床铺上一拉
……
  那拉的力度简直恰到好处……她几乎腿一软,腰也一软,整个身体……也都
软了……
  「砰……」的一下,她娇小玲珑的身体,就整个的……倒在了哥哥的身边,
倒在了哥哥的臂弯里,就像妻子倒在丈夫的怀抱里应该的位置那样……虽然,她
还穿着衣裳,还隔着一床被褥……但是已经足够了,足够温暖,足够暧昧,足够
亲热,足够旖旎……她居然一瞬间就放弃了挣扎和站起来的念头。
  她觉得好困,好暖,这么躺着,就好舒服……
  哥哥没有说那些奇奇怪怪的或者循序渐进的话,她也不想说……好像说那些
话,解释、说明、分辨、理解、了解、认同、推脱……都太累,太累……
  好困,好暖,这么躺着,就好舒服……
  也不知道是哥哥是不是也有这种舒服感觉。但是对于石琼来说,哪怕就这么
和衣躺在哥哥的身边……她就有一种很舒服很舒服的感觉,甚至舒服到可以闭上
眼睛,可以马上睡觉,可以变成才四岁的她,和哥哥睡在一个房间,甜甜的,香
香的,暖暖的……而哥哥,还在偷偷摸摸的婆娑自己的小内裤里的肉肉的股皮。
  哥哥……玩我的身体吧!琼琼的身体,就是给哥哥你玩的啊!
  她没有说出口,但是靠上去,把自己玲珑的身体,把自己的乳房,把自己的
头颅,把自己的腿,卷起来,像个小肉团,像个小猫咪一样,更加贴近哥哥的怀
抱。
  呼吸,沉重,浑身都很酸,但是依旧很暖……而哥哥的臂弯,明显也在用力,
更加用力的搂抱着自己。
  厚重的落地窗帘,遮掩了室外的光芒,房间里……一片昏暗、幽静,只有哥
哥和自己的呼吸声……一股浓浓的男人的气味,还有自己都能闻到,自己身上那
甜甜的少女体香。
               (待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