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正是风起时】(34)



第三十四章军人使命
              1990年6月
            ——————————
  上章概要:叶雪帆在与司空谈、糜一凡、蒋依依等人群交的时候,无意中被
糜一凡发现小腿上的胎记,两人谈论起了云雁荷,但迫于威胁,糜一凡不敢完全
透露信息,即便如此,还被张维刚派来的人威胁凌辱。云雁荷和乔小枫在台上被
打的死去活来,百般凌辱。但她没想到,自己的哥哥居然也来到了曼谷。
            ——————————
本章人物
欧 强:男,23岁,晋门团伙老大
司空谈:男,30岁,帆尚集团老总
糜一凡:女,29岁,俱乐部经理
张维山:男,29岁,坤沙幺子
云叶丰:男,30岁,退伍军人
杰 克:男,31岁,泰国毒贩
迈 克:男,34岁,泰国毒贩
拉斐斯:男,33岁,泰国毒贩
蒋依依:女,25岁,司空谈手下
柳 蕊:女,20岁,俱乐部小姐
            ——————————
  一个黑人走到了一个带着墨镜的中国青年面前,这个青年正在玩押大小的游
戏,没有太理睬他。黑人却径直过去,搭在这青年肩上,用英语直接问:「嗨,
哥们儿,玩腻了骰子,要不要给你找个女人?」
  这个青年却懒得搭理他,直接把他的手甩到一边。黑人一下子大怒,站起来
一巴掌想打过去,这黑人身高有一米八左右,但没想到那中国青年站起来居然还
高他几公分,但明显这青年身手比这黑人要好很多,这黑人刚出手,就被那中国
青年抓住手腕,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巧劲,那看起来彪悍的黑人居然「哇哇」叫了
起来。
  「迈克、拉菲斯,你们两个混球快过来帮忙!」
  两个白人快步走了过来,一看见黑人被这个中国人擒住的样子,不禁觉得好
笑:「杰克,你平时不是很能打吗?今天怎么了?」
  「你们两个混球!老大交待我看住这家伙的,你们快上啊!」
  迈克和拉菲斯两个人大吼了一声,分别从两边围了上来,赌客们都自觉地让
开了。但看见那中国青年冷冷一笑,手依然擒住杰克,但右腿快速踢出,两下直
接就踢飞了这个两个美国来的彪形大汉。杰克、迈克和拉菲斯都是曾经跟随阮家
元的雇佣兵,身手其实不赖,但被这个青年三两下就打趴下了,也不知道他怎么
出手的。
  「放开让我来!」一个声音在中国青年身后响起,突然一拳打来,中国青年
心里一凛,感觉这个人出拳的速度非常快。中国青年没有太多迟疑,在杰克的腰
眼后一磕,让杰克痛的抬不起身,这青年顺势躲过后面来的拳,然后一个回旋腿
踢了过去。那人迅速躲开,中国青年一看,是一个泰国人,浑身彪悍的肌肉,旁
边还有一个,看服饰也是打拳的。那中国青年看了看,心里合计了一下,微笑说:
「你们一起来!」
  「你小看我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残酷的帕拉!」说罢帕拉把拳打得飞
快,旁边的庞昆也是毫不逊色。泰拳是权术里面比较狠辣的一种,云雁荷包括乔
小枫之所以被帕拉两次都是几回合打得无还手之力,除了女人先天不足外,其实
是很不适应泰拳高手的出拳路数,还有就是擂台上更适合泰拳的发挥。泰拳之所
以快,是因为它被称为是八条腿的拳术,除了双拳和双腿外,双膝和双肘往往会
被发挥的淋漓尽致,但是泰拳中练得比较好的,毕竟是少数。为了折磨云雁荷,
阮家元他们找到帕拉其实也是很不容易的。
  但中国青年显然研究过泰拳,如果只是近距离格斗,帕拉的泰拳速度快,出
拳诡异,但在赌场,这中国青年发挥了环境作用,通过赌台不停与帕拉和庞昆周
旋,帕拉明显感觉出拳开始不利,几次被中国青年引诱打到其它物体。经过几次
周旋后,不小心被中国青年使了个虚招,然后狠狠被打在眼睛上,发出了一声怒
吼。
  中国青年表面镇定,但看对方打手越来越多,不仅有些焦虑。他正要考虑脱
身,这时候有人拍了拍巴掌:「嘿嘿!好身手!」
  中国青年忽然觉得说话的人很快就闪到了他背后,他一下子紧张了,相比前
面的人,这个人明显更敏捷,他没有多想,立刻反肘磕打来人,那人却很快避到
一边,中国青年又迅速用右肘和弹腿,但都被那人躲开,中国青年用的是世界领
先的特种兵的格斗术加上他又有中国武术散打的底子,很少失手,但这次那人居
然速度非常快,他因为背对那人,几个回合都不能立刻转身,这样非常不利。他
见状这样不行,索性快步往前,用脚垫住前面的赌台,来了个凌空后翻,闪到那
人背后,而那人却反应很快,立刻回身,拿出一把手枪,直指那中国青年眉头,
中国青年一愣。但听见那人爽朗一笑:「哈哈!还玩啊?……猎人23号!云叶
丰!」
  那人正是云叶丰,但一时惊诧这里怎么有人叫得出他的名字,定睛一看,惊
喜喊道:「张维山!……猎人11号!」
            ——————————
  「你离开南美的时候,我被命令去继续剿灭哥伦比亚的毒贩,一直到198
7年才回中国。」
  「我听说那个南美的巴勃罗越来越嚣张,从去年到现在,说搞了几百场爆炸。」
  「你倒知道得挺多。」
  「随便看看呗,我在泰国照顾点我老爸的生意,无聊的很。你这次来泰国是
来玩吗?但你们中国对军纪要求很高的吧?」
  云叶丰半天没有说话,然后沮丧的说:「我被中国军队除名了。」
  张维山很意外,问:「这是怎么回事?像你这样的特种兵,中国没有几个吧?」
  「说来话长,在去年北京的一个学潮事件中,我因为拒绝向几个学生开枪,
结果被处分了。虽然我知道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但是军人的天职本来不是首
先保护平民吗?」
  「这个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不过很多人的说法都不一样,我接触过中国的一
些官员,说主要是一群暴徒,但是在海外,对中国政府的评价就不是很友好!不
过,这种事情怎么安排你这个精锐的特种兵上了?」
  「这个事情,也算偶然,因为我正好在北京附近的一个野战军做教官。……
其实我也想了很久,我们有战友也确实被暴徒给烧死了,手段太残忍。后来想,
也许这件事情我永远也想不明白吧,就心甘情愿的接受处分了。」
  「嗯……这次来泰国是……?」
  「算散心吧……其实我还有两个妹妹,在我离开南岭的时候都失踪了,其中
有一个妹妹,是在越南失踪的。但是我们后来与越南交换俘虏和清点人数的时候,
一直没有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让我心里真牵挂。后来听说有不少越南士兵
逃亡后到了泰国,所以也想碰碰运气,看会不会在泰国得到点消息。」
  「你把你妹妹的名字和样子告诉我,我这里路道广,也许能打听到。」
  「她叫云雁荷,她长得……很美……对了,这里有张她和我的合影,那年她
才二十出头一点点……」
  张维山不动声色,看着照片说:「嗯,真的很美,我真希望自己见过她……
叶丰,要不,你留在曼谷帮我一起打理生意?」
            ——————————
  欧强跟着司空谈的奔驰车到了这家酒店,欧强本来以为这个酒店便是司空谈
带来来的地方,但是司空谈却把他带到酒店后面的院子里,院子很大,停的都是
各色汽车。停车之后不进那个二层小楼,司空谈把欧强从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入口
往地下去。
  司空谈对欧强说:「晋门因为靠近沿海,也靠近台湾,设计了很多防空洞,
我们这个地方是用原来的防空洞改的。」
  进去之后,没想到别有洞天,欧强跟着司空谈进了一个装修豪华的圆厅,厅
左右都是走廊,大概能有十来个房间。房间有大有小,供客人举办各种聚会。
  刚进包房就欧强就目瞪口呆,他看到一个赤裸下身,上身却穿得严严实实的
高个女人屁眼里夹了根点着的香烟,在最少能容纳五十人的房间中央转着圈蹦,
边蹦边兴奋的尖叫——看她满脸红潮满屁股汗的样子,想必是磕了含催情作用的
毒品,周围坐着很多男男女女,男人大多还都穿着衣服,女的基本上已经都脱光
了。
  司空谈喊了一声:「依依!」
  身穿透视装的蒋依依走了过来,笑着说:「今天强哥也来了?司空总,强哥
可是很专情的哦,您可别吃醋,强哥就钟意咱们雪帆姐……」
  「傻屄,别在这里提她名字。你找个女孩来陪欧强!」
  欧强笑着说:「先不用了,我先参观一下!厕所在哪里?我先去一下。」
  欧强走到厕所去的路上,算是见识了什么叫男人的天堂,即便在走廊上,也
不停的有女人被男人当众凌辱,还有满足男人变态欲望学狗爬的,欧强从来没有
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就连这里的女服务生都一律穿着真空的上衣,两只奶子可以
让客人清楚的看到。
  欧强来到小便池前,旁边却马上走来一个小姐,小声说道:「贵宾我帮您!」
然后扶着欧强的鸡巴放尿。欧强在外面一天了,鸡巴上多少有些腥臭味,颇不好
意思,正想着要不要拒绝,后面又上来两个服务员,一个把毛巾铺在欧强肩膀上
给他轻轻敲肩拍背,另一个把两个小热水袋抵在他后腰,正好是两边肾的部位,
感觉暖洋洋的。尿完之后,小姐还很专业的帮欧强抖了抖,然后从服务员手里接
过温毛巾给欧强擦干净,欧强刚才有些腥臭的鸡巴,被这么一打理,反而有些清
香了,然后那小姐帮欧强把裤子拉链拉上。
  欧强出来后,走到洗手台边,又是一个女服务员帮他挤出洗手液后,用手持
的蒸汽熨斗帮欧强把衣服的后面和前摆熨烫平整。
  等到欧强回到司空谈旁边,发现这个大房间的人都基本全裸了,司空谈也不
例外,毫不避讳的对着欧强大声说:「兄弟,你也脱了吧,咱们之间没有秘密!
哈哈!」
  欧强稀里糊涂的,就被拉进了游戏中,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安排,他和蒋依依
搭成了一组,大家玩起了各种骰子游戏或接龙传牌游戏,很快欧强和蒋依依一组
输了,于是被罚全裸着接吻玩连体,这种情况下,年轻的欧强鸡巴马上就硬起来
了,结果被很有经验的蒋依依用大腿夹住了,但旁边的司空谈带头喊不满意,说
这不是连体,一定要欧强插进去,蒋依依笑骂着,然后把欧强的鸡巴真的插了进
去,然后和他亲嘴。欧强感觉脑袋里一阵阵兴奋,结果蒋依依在他耳边说:「强
哥,别射啊,后面好多游戏呢!慢慢玩!」
  玩完这波,后面玩游戏输了被要求要表演节目,简单点都是跳舞。女的输了
直接上去跳,男人输了便由自己的女伴代为受罚。这次欧强没输,然后一个小姐
被输了被罚作秀,那女孩身材很好,很漂亮,光溜溜的拉着另外两个同样光着身
子的女伴跳了个现代舞,没想到绝对的专业,搞不好是专业舞蹈学院学生。不过
后面几个上台的女人显然没那么专业,大多数只是光着屁股乱扭,那也够淫荡的
了。
  但不熟悉游戏的欧强很快输了下一局,结果这次被要求他和蒋依依两人轮流
躺下,然后用自己的阴部对着对方的脸摩擦,蒋依依用阴唇,欧强就用鸡巴或者
阴囊,欧强发现蒋依依此时特别娇艳,几乎就忍耐不住,结果还是蒋依依先泄了
欧强一脸,然后蒋依依爬起来笑着帮欧强擦了干净。然后蒋依依嗔怪对着司空谈
他们说:「你们欺负强哥不会玩!走,强哥,我带你去看一凡姐给姐妹们培训去!」
  其实蒋依依还大欧强两岁,但是蒋依依故意显得比欧强更天真活泼,这样欧
强显得更愉悦。欧强一开始赤裸着身体走出去还有些不自在,但出房间才发现,
外面几乎就没有穿衣服的人了。蒋依依带着欧强七绕八绕的,经过的时候亦看见
各种奇观。到了一个地方,欧强不禁也会好奇的停下来看看,蒋依依却也不急,
就陪着欧强看。
  看见走廊一组人在玩游戏,输的一方被罚回答一个色情问题或者一个淫荡动
作,比如问女方:第一次给男人唆鸡巴是什么时候?高潮碰哪个部位来得最快?
一共和多少男人干过等等,多淫荡下流的问题都可以问,输方则必须回答。蒋依
依不禁偷偷问欧强:「你第一次操女人是什么时候?」
  欧强看着她,很冷静的回答:「六年前,春天。」蒋依依一看他这么认真的
回答,反而尴尬了,嘟噜着说:「没劲。」然后又拉着欧强走,欧强被拽着走,
又看见一个男人在鸡巴上和屁眼上都抹了奶油,让一个小姐帮他舔,那小姐嘻嘻
笑着把舌头舔了过去……
  蒋依依最后把欧强拉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房间,欧强一看,里面站着一个美
貌的女子,前面则坐了十几个相貌各有参差的姑娘,她们可能是全场为数不多还
还穿着透视装的女人了。那个美貌女子撇了蒋依依和欧强一眼,欧强不禁心动了
一下。这个女人身材高挑,皮肤亮白,但在光线唯暗的地方又透出一种野性的褐
色,脸上仿佛有种调皮的傲气,但又有种似乎饱经风霜后的妥协,长发被空调风
偶尔吹起一两根,颇为迷人。
  「一凡姐!我也来上课了!」蒋依依嬉皮笑脸的说。
  「你妈屄的每次都不认真学,还指望你这个小骚屄帮我带新人的,结果每次
自己就知道发骚!去,帮我找个男模特过来做示范。」
  「一凡姐,你看我这不带来了吗?这个不错吧?」
  糜一凡这时候看了看欧强胯下的鸡巴,还算满意的说了句:「行吧,鸡巴还
不算难看。」
  欧强看到这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却满嘴脏话不避讳,倒觉得意外,同时也觉得
刺激,感觉鸡巴有些微微抬头了。糜一凡请欧强来到台前,然后微微弯腰,嘴巴
含上欧强的乳头,右手轻轻抚摸欧强的鸡巴,左手却在欧强屁眼上按揉,欧强刚
才已经被刺激了很久没有射精,这下被这个美女轻轻一弄,马上硬了起来。糜一
凡很满意的说:「不错啊!省了我很多时间!」然后奖赏性的在欧强鸡巴上用嘴
口交了起来,并发出「啧啧」的声音。
  然后糜一凡站了起来,说,现在我教大家什么叫「钻山洞」。她拿起旁边的
一片西瓜瓤,然后中间挖个洞,再套在欧强的鸡巴上,一点点把西瓜吃完。欧强
觉得又痒又舒服,糜一凡的嘴上流淌下来西瓜汁,糜一凡先是用欧强的鸡巴把自
己脸上的西瓜汁抹干,然后又帮助欧强舔了干净。
  「下面我来表演『打高尔夫』,你们好好学。这位先生您姓什么?」蒋依依
替欧强回答了,然后糜一凡躺了下来,拿了一个圣女果,放到当年被空孕剂折磨
后形成的两个巨大的乳房中间,指导欧强用鸡巴一路将圣女果从乳房推到阴部,
期间少不了用嘴和手挑逗欧强的肛门。
  下一个教程是糜一凡把酒从欧强鸡巴上倒下去,然后她把头垂在欧强胯下,
酒顺着龟头一直流到下面张嘴等着的糜一凡嘴里,然后喝下去。「刚才这叫『猴
儿酒』,我们再来一个『桃花酿』。强哥,你介意不介意?」糜一凡把酒顺着自
己乳沟倒下去,酒经由肚脐到达阴部,欧强明白了,于是也学着糜一凡刚才的姿
势张嘴把从阴部滴下来来的酒喝下去。糜一凡显得也有些迷醉了,然后说:「到
我后面。」欧强没有拒绝,把嘴放在糜一凡屁股后面的下放,糜一凡反手从屁股
沟倒酒,顺着屁眼流下去淌到了欧强嘴里。
  经过糜一凡这样的几次教学,欧强的鸡巴已经到了蓄势待发的地步了。糜一
凡抱着欧强的脖子说:「今天辛苦你了,我让你享受一下,想操我哪里?不过时
间别太长,我得借你的东西教教这些妹子。」欧强看着糜一凡风情万种的脸,笑
说:「想要快,当然是操屁眼最紧最快。」糜一凡白了他一眼,然后撅起屁股,
咬了咬嘴唇,回头说:「操我吧!操我屁眼……」
  欧强早就忍耐不住了,把鸡巴戳进了糜一凡的肛门,糜一凡眉头一紧,然后
松开了,开始哼哼。欧强果然很快就射了。糜一凡回头对他一笑表示感谢,然后
拿来一个装了半杯红酒的酒杯,放在屁眼后面,将混着褐色颗粒的精液挤到了杯
子里,然后对欧强说:「你还能尿得出来吗?」
  欧强说我试试吧,然后把刚射完精的鸡巴放到杯子上,这杯子很大,但欧强
尿得也不少,大部分溢了出来。
  糜一凡拿着这杯红酒、精液、尿液可以能还有少量糜一凡的粪便颗粒的「酒」
说:「各位,这叫『神仙酒』,是我们的必修课,现在谁带头把它喝了。」
  台下的好几个女孩都有些犯恶心,几乎要吐了。其中一个穿着绿色比基尼的
女孩说了一句:「这哪是人喝的?」
  糜一凡此刻眼睛里充满了冷漠,她说:「姑娘们,今天你们可以不喝,但不
喝的姑娘,也不需要留下来了,这里一个晚上赚的钱是你们两个月都赚不到的,
我们不勉强。但是有一点,如果你上岗后,还拒绝客人的话,那么就别怪我们无
情。……你叫什么名字?多大?」
  那个穿着绿色比基尼的姑娘小声回答:「我叫柳蕊,二十岁。」
  「你喝了它。」
  「不!这么变态!我不喝!你自己又不喝,让我们喝?哼!」
  糜一凡眼里飘过一丝嘲弄与落寞,说:「你倒是很大胆子,在这里这样说话?
我如果喝了呢……?」
  「你喝……你喝的话,我……我……」
  糜一凡冷冷说:「我喝光,然后,你接受我们的惩罚,怎么样?」
  柳蕊有些心虚,但还是强打精神说:「好……」
  糜一凡仰头,把这个「神仙酒」一点点喝了下去,脸色一点都没有变。台下
的姑娘不知道,糜一凡这个身份本来比她们高贵得多的一个高干子女,经历过比
这痛苦和羞辱百倍的事情。柳蕊看着,傻了。然后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哀求。糜
一凡摆摆手,说:「来几个人,拉她下去,补补课吧。」
  旁边来了两个打手,过来拧住她的两只胳膊,柳蕊有些惊慌,说:「不……」,
一个大手毫不客气的一拳打在柳蕊的腹部,柳蕊疼得眼泪流出来了,然后另一个
打手放开柳蕊的手,到柳蕊面前,扶住柳蕊肩膀,膝盖猛地磕在柳蕊两腿之间,
柳蕊「啊」发出惨叫,然后不敢有任何反抗,被打手拖走了。剩下的女孩都肃然。
糜一凡冷冷的说:「我们,继续上课……」
            ——————————
  司空谈的办公室。
  「这里的女人都是小姐吗?」欧强问。
  「不完全吧,现在很多人下岗,很多下岗女工,有姿色的都来了,但也有不
少良家都来了,我和你说啊,现役的女兵女警空姐来寻求刺激的都有,不过,她
们未必是卖淫,她们要的……是这个……」司空谈得意的摇了摇手里一袋药粉。
  「嗯,虽然这里有些空姐是被包的,有时候有些民航领导会带来招待客人,
其实也等于属于变相的卖淫。还有些小明星,也是如此。但是很多良家来这里,
是为了这种毒品,这是K粉,这是香港这边常说的摇头丸,不象海洛因、可卡因,
属于冰毒的衍生物。」
  「这东西为什么这么让人着迷?」
  「因为,这能刺激和兴奋你的神经,你服用后不仅有强烈的兴奋作用,而且
还会出现一定的幻觉,以及……性冲动。有的对精神和神经刺激,让你产生鲜明
的梦幻感觉,就叫『飘』,有的让你精神亢奋,兴奋的叫,渴望发泄,这叫『玩』
或『蹦』。」
  「会死人吗?」
  「会欲死欲仙,算吗?呵呵。不过,不能喝酒,只能喝水,不然可能真的会
死人。」
  「是不是毒品都是春药。」
  「不见得,不过像麻古、黑芝麻、十字架这些,确实是催情剂式的毒品。」
  欧强眼睛看着司空谈,似乎觉得有点陌生:「我有两个问题。」
  「讲吧!」
  「第一,您为什么对毒品这么了解,您是不是已经不想只做色情业务和拆迁
业务了?而是想要涉及……毒品……?」欧强说完这句话后,背脊都有些发凉。
  司空谈面无表情,说:「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司空大哥,您是怎么看待这些女人的?我看叶局、依依对你
都死心塌地,这个糜一凡姑娘我也有所耳闻,说是您的情人,但是您好像一点都
不在乎她们和别的男人,蒋依依和糜一凡也就算了,其实您知道雪帆姐和我也…
…」
  司空谈递给欧强一支烟:「欧强兄弟,你还年轻……女人,她们其实就是需
要男人的依托,她们爱财,她们要安全感。最好的春药是什么知道吗?其实不是
麻古和黑芝麻,也不是欧洲的苍蝇水或者中国南洋的春上春,甚至,也不是糜一
凡和我提起过的越南人用在她身上的空孕剂和催情剂,而是:财富和权力!财富
和权力!就是女人最好的春药!」
            ——————————
  直到出门后很久,欧强的脑袋还没有平静,司空谈的话在他耳边盘旋。最后
他依稀记得司空谈说过的话:「拆迁业务,以后都承包给欧强兄弟你了!另外,
我所有的场子,你都安排兄弟你来看,除了费用外,我还会给你干股,至于毒品
的业务,上线和各地渠道都不用你操心,你看好场子,把晋门市这些场子里的毒
品业务看好就行了。这两年你可能还不觉得,再过五年,你我就是这里的首富了!」
  欧强又回头看了看现在正在湖心公园不远的地方,正是刚才司空谈送他出来
时候指着地方:「欧强兄弟,我要在三年后,建一个彩虹楼,我要建七层,每层
都比现在这个防空洞要大!一层接待人,二层做餐厅,把各国的菜都他妈的引进
来,三楼呢,嘿嘿,做全球最好的桑拿浴,我想过了,兄弟,光泰国那套玩意儿
还不够,我们做他妈的玉女七十二式,来个标准化服务,最近大家都说什么来着,
对了!ISO!我们要让古代的黄帝都羡慕我们晋门人民,哦不!全国人民。还
有还有,四楼做像咱们今天这样的KTV夜总会,全球佳丽聚集,让什么明星都
过来咱们舔鸡巴!六楼七楼我都想好了,六楼呢,用来给那些贵客用,我跟你说,
到时候,我六楼装满摄像头,以后这些高官,都听我们的,还有,七楼,对,最
高的七楼,就做咱们兄弟俩的指挥中心,高档总经理办公室!哈哈哈哈!」
  欧强这次真的被司空谈打动了,他是刀头舔血过来的人,什么法律,什么主
义,在他眼里都是狗屁。他到现在还记得云嘉雨给他的那封信,然后一走便杳无
音信,是的,司空谈说的没错,财富与权力,就是女人的春药,如果你不能给她
财富,那么你就要成为能帮助她得到财富的人,比如,他和叶雪帆……
  司空谈最后的一句话是:「告诉你,我和金山角最大毒枭坤沙的小儿子张维
山,已经是结拜兄弟了!」
  欧强不知道他自己接下来做的事情对不对,但是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可自
拔了。
  这时候,他的兄弟马晓过来找到了他:「老大,北市口,那个服装店的年轻
的女老板,叫什么闵影虹的,还是不肯搬,说再来骚扰她,她就去公安报警,还
去法院告我们。」
  欧强冷冷的问:「她长的好看吗?」
  「这……这儿……好像蛮好看的……个子不高,岁数也不大,好像资料上写
也就二十岁多一点,还能干的,挺小巧的,皮肤白,眼睛又有神,像个小辣椒一
样,泼辣泼辣的……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我们早就……」
  「哼,正因为是个漂亮的女人,所以我们就更要好好给她上上课,如果不漂
亮,我看课也不用上了……小马,你明白了吗?」
  「……明……明……不明白……」
  欧强笑了笑,他说:「如果是俊达在,他一定明白。你和俊达说,三天之内,
让她搬走,不管用什么办法。」
  「哦……」马晓有些懵,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叫闵影虹的姑娘,其实他蛮佩
服的,也蛮喜欢的,就是拿她没办法,难道那个天天沉着脸的莫俊达就有办法了?
他看着欧强的背,突然觉得有些陌生了,六年前,他们班一个女生叫云嘉雨的离
开后,欧强从一个只是调皮但比较讲义气的少年变得更狠更雷了,但依然对兄弟
还是两勒插刀,而今天,马晓感觉欧强又变了,变得好像……更强了?或许吧!
也许有高人指点他了。
            ——————————
  防空洞俱乐部里,一个人把袋子里的粉倒在盘子上,然后一怒,把盘子砸在
一个女服务员头上:「说过多少次了!盘子不能湿!一定要干!不然会沾粉!」
女服务员头上起了一个大包,但不敢有任何反应,含着泪赶紧去换了个盘子。
  「今天压几道?」
  「三道吧!奶奶的,不多压几道都没味道了!
  屋里每人便拿好剪成大约一寸左右的吸管,一端对准刮好的K粉一端对准自
己鼻孔,从左到右那么一吸,粉就被吸入肺中。吸完之后还把沾了水的湿手巾捂
在鼻子上吸一下,润了润鼻孔。
  那人旁边是个眼镜美女,文质彬彬斯文有理,看来不是这里的小姐。但没多
久,药力上来了,她好像就变成了一头淫兽,跪在包房中央给那个男人裹了半个
小时鸡巴,那男人兴奋得转过身子把屁股分开顶到她脸上,那美女便喘着粗气在
几个人之下狂舔他的屁眼,居然舔到那那人射精。那美女又赶紧握住鸡巴用嘴对
着他,一半射到她的小嘴里吞下,另一半则搞了个颜射,射得她满脸,连眼镜上
都是。
  剩下的人败火之后又给几个小姐药,让她们磕,让她们摇,让她们冲动,一
群裸体小姐扭屁股摇奶子狂舞不休绝对是享受,纷纷上前搂住小姐们大干特干,
情之所致便令小姐们在舞池中撅着屁股伏成一排,所有男人便一个一个轮流上前。
为首那个男人,先绕到每个女人身前,让她们每人给他裹鸡巴,然后再绕到她们
身后,从头到尾把每个小姐操了一遍。不只是这个男人,每个男人最后都让她们
并排躺下,一个个扑上去在这肉床上滚来滚去逮到谁操谁……
  司空谈在门外,搂着蒋依依和糜一凡,面无表情,先是对着糜一凡说:「这
段时间下来,你能戒了了吗?」
  糜一凡苦笑说:「我身上不是一般的毒品,是四号,很难……不过,比以前
好多了。」
  司空谈叹了口气:「还是要尽快戒掉,哪怕痛苦点……还有,依依,你,千
万不要碰这些东西……千万……千万……」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