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奥法美味烤肠第三代】02-03



            第三章绝望的监禁自救
  啪的一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意识朦朦胧胧的王远发出幸福的笑容,喃喃
自语。「是阿远吗?」
  「格老子的,难怪那么远就听到有骚货的叫床声,声音熟悉的还让老子差点
以为是那个崽子在看片呢。」一个邋遢的大汉走到王远的房间来,贪婪的眼神死
死的盯着床上赤裸的娇躯,一脸淫笑。「哟,这不是那小崽子的同学吗?小娘皮
你放心,那崽子毛都没长齐。既然你这么饥渴,那么我就大慈大悲的帮你解解渴。」
  「你……」王远的意识清醒了些,迎面而来的是他父亲的那张贪婪的大脸,
王远恐惧中下意识低声喊了声「爸爸。」
  「小娘皮挺懂调啊,老子刚从监狱出来三个月就遇到你这么一个极品,那逼
崽子真是艳福不浅。」王昌德一脸兴奋的看着王远扑了上去。「先让老子试试水。」
  ……
  「王昌德你个,不,不要,放开我,不要好不好,我用嘴,不……我……真
的不行!」王远疯狂挣扎着,可是王昌德却不予理会,干脆利落的脱掉衣服。
「我,我是你儿子的女朋友。」
  「老子辛辛苦苦将那崽子养大,今天总得收点利息回来。」
  「我是你……」王远张口欲说出真相,但是却心里却犹豫了,她此刻清晰的
明白那诡异的真实是不会有人相信的,即使眼前这个禽兽爸爸会相信,也会毫不
在乎的直接上,说不准会更加兴奋,毕竟他就是那样的人。
  「真是个小美人呢。」王昌德一只手一把把王远按在床上,另只手解开了裤
子,掏出来肉棒。「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就帮王远向你家提亲,否则你就一
辈子别想和我家崽子在一起。」
  「心怡……」王远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季心怡巧笑嫣然的样貌,双眼不由的失
神。不,我是心怡,我应该想的是「王远……」
  「哈哈,是不是被爸爸的大鸡巴吓到了。」可怜的雏,估计这辈子还没有见
过男人的鸡巴。想到这,王昌德的肉棒显得更加挺拔和狰狞。
  「不,」王远已经死了,现在活得是心怡,王远不在了,那我更应该为他自
爱,想到这的王远拼命挣扎起来,「放开我。」但是烤肠和自慰的后遗症还依旧
存在,酸软无力的捶打着王昌德的胸口,更加像是在打情骂俏。「不……不可以,
真的不可以,不行,我求你,呜呜……」
  「我的胸膛是不是很硬很宽阔,不过不能光让你摸我的胸啊!看老子摸回来。」
王昌德笑嘻嘻的用手毫不留情的用力揉捏着王远饱满白嫩的乳房。
  「怎么会?我怎么会这么淫荡!!!」王远感受着身体不禁绝望的想着,但
是每一次王昌德的手一摩擦她的乳头,乳头就竖立了起来并给了她一阵难以形容
的快感。强烈的快感数次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的眼神再次变得迷离。是心怡的身
体太敏感吗?」不,不是心怡的错,只能是我太淫荡,呜呜!」
  「小娘皮,不要急。」王昌德笑嘻嘻的一只手抓住王远娇俏湿滑的臀部,直
接抱了起来走到案台边,另一只手用力一拨,顿时整个案台清净了,王昌德便这
样把王远摆放在案台上。
  「可恶……我……」皮肤一接触到冰冷的桌面让王远一阵清醒过来,他立刻
有气无力的挣扎起来。「你会下地狱的。」
  「小娘皮,你很淫荡哦。你自己之前自慰流了那么多水不说,但是到现在你
的淫穴还在漏水呢。」王昌德一手摸过王远那湿漉漉的私密处,他的手上立刻沾
满了银色闪亮的黏糊糊液体,而王远粉色的肉穴一阵阵轻微的蠕动,又带出大量
的汁液。
  「你果然很色呢,不要急,我来了。」王昌德不顾王远的剧烈反抗,双手强
行分开了那两条修长美腿,架在腰部,而后挺着那个巨大的物体来到她的双腿根
处!
  「我恨你,哈哈,你准备滚回监狱去吧……」王远彻底明白了自己接下来的
命运,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只剩下对季心怡无比的愧疚和对王昌德的恨意。她死
死的盯着王昌德。「我和王远都不会放过你的。」
  「呸,到这时候还在想那崽子,还威胁老子,老子当年在城南打拼的时候,
你这小娘皮估计连个卵子都不是。」王昌德突然神经质的笑了起来。「老子最喜
欢搞你们这些小娘皮,文静冷漠的,身体都十分软;活泼好动的,身体都耐操。」
  「但是不管怎么样,在会老子胯下不停的哀嚎,直到最后苦苦求操。」王昌
德语气凶狠起来。
  「小娘皮,你也不例外。」王昌德恶狠狠提起自己粗大的肉棒,一只手颁开
王远的一条腿。
  「小娘皮,乖,听话,当我冲锋进入你的身体的时候,你就要成为我的女人
了。」王昌德另一只手抚摸着王远的俏脸,两人的脸颊紧紧相贴,淡淡的腥臭夹
杂着烟草味口气扑在王远的脸上,加上那丑恶的大脸,几乎令她窒息。
  「我会让你快乐,我会永远享用玩弄你的肉体,让你爽上天!来,看着我王
昌德如何的占有你!」王昌德抬起头,两个人最为私密紧要的东西在那一霎间,
猛然相撞却没有融为一体,强大的动能冲击着王远的躯体,胸口那白嫩的乳房猛
烈的荡起一股乳浪。
  「唔,好疼……心怡……我好想你……」王远喃喃低语,巨大的屈辱感在她
脑海中爆炸,灵魂好像已经离开了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已停滞,唯独身体私密处
压迫性的摩擦感和撞击的疼痛感无比鲜明。「对不起,你的贞洁……」
  「真紧啊,竟然没有进去,那么……」王昌德说着他自以为是的甜言蜜语,
双手牢牢固定住王远那妖娆充满活力的腰腹。「那么,真正疼的还在后面呢,接
下来你就是我的小宝贝了。」
  「不,不要……不……」王远的双目猛然睁大,无言的巨大恐惧爆发,她看
见王昌德那个巨大的东西顶开了自己的蜜穴,生生的挤入了一些!然而,它实在
太大了,自己的好像太小,只是容纳了一个龟头。
  「爽,真爽,哦哦……它,她在吸我……」王昌德忍不住呻吟起来。「真的
是爽。」
  「不,太大了,进不去……不,我承受不了……啊,好痛!」王远原以为事
到临头事到结尾能无惧的面对,然而还是高看了自己,她的声音充满惶恐和绝望,
脸色也因恐惧变得发青。
  「宝贝,老子来了。」在王远的一声尖叫痛呼,王昌德却趁着这个机会猛然
下腰,那巨大的物体竟然生生挤进去好大一截「呜呜,内心竟然升起来无与伦比
的感动。」
  王远在刹那发生痉挛,丰满娇挺的屁股,好像要被分成两半似的,她娇嫩雪
白的腹部明显凸起了好大一块,将王昌德肉棒的轮廓显示出来。强烈的冲击像要
把王远娇嫩的身体撕裂,灼人的火烫直逼子宫深处,从胯下传来的那一股无法言
喻的撕裂感让王远痛的失神,她痉挛般地绷紧修长的双腿,脑袋也被大腿处滴落
的血液放空,她的眼角却划过泪水。「这一次是真正进来了啊,屈辱吗?悔恨吗?」
  「呜呜,老子操过都有百来个逼,第一次这么感动,从心里面传来的感动,
好奇怪的感觉,呜呜,老子白活四十年了……」王昌德呻吟了一声,最后竟忍不
住哭出声来。
  「快拔出来啊!」王远突然激烈的扭动著身体,想要将王昌德的肉棒抽离出
来。心怡,对不起,你的身体我没能守护住。
  「嘿……嘿嘿!」她那激烈的动作却给与了王昌德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王
昌德不但没有抽出肉棒,反而按著王远的肩膀猛地向前挺腰,让肉棒再一次撞击
王远的子宫。「宝贝,你很有天赋,穴真的很小」
  「啊啊赫赫……疼……」王远将上身弓着,王昌德顺手毫无阻碍地摸上王远
已不在防范的酥胸。
  「宝贝,别咬牙了……都已经插进去这么多了,很快你就会爽的心甘情愿喊
爸爸。」在王昌德手里的光滑娇嫩的乳房逐渐变得坚实起来。
  「啊啊!讨厌啊……呜!放开,放开我……不要……嗯啊!」王远拼命的挣
扎著,但是却因为体格和力量的原因被王昌德死死躺在桌子上,无法从他身下逃
走,白花花的身体因为激烈的动作而无规则的摇晃著。
  「宝贝,你真色,看,你的奶子都硬了。」王昌德一边缓慢的插入拔出自己
的肉棒,他嬉笑的摸着王远青春活力的乳房,王远原本比常人有弹力的娇挺乳房
因刺激而变得又大又挺,即使现在平躺在桌子上,此刻却仍然诱人地挺立着。
  「啊!不要啊!啊!」虽然心里想要抗拒,但是不久前自慰高潮过的身体却
违背了她的意志,很快的进入了状态,身体最敏感的部分受到攻击的王远,她发
出了令她自己绝望万分的羞耻叫声。
  「挺不住就不用硬扛了,宝贝……我知道你很想要了……」王昌德毫不停息
地猥亵把玩王远最敏感的禁地,不给王远一丝喘息的机会,同时用下流的淫语摧
残着王远理性。王昌德一边恣意地体味着自己粗大的龟头一丝丝更深插入王远那
处女蜜洞的快感,一边贪婪地死死盯着王远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着这娇俏的
少女贞操被一寸寸侵略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羞耻屈辱的表情。
  「爽不爽啊?宝贝……」王昌德淫荡的低语又在王远的耳边响起,王远倔强
地把头扭向旁边。
  「正被男人干着,还能装得这么无所谓,不愧是三好学生啊……」王昌德声
音喋喋不休。「刚才那视死如归还有要杀我的表情呢?」
  可恶,王远紧紧咬着娇嫩的嘴唇,恨不得能有什么东西把自己的耳朵堵起来。
  「这么猛烈的被我干,特别过瘾吧?……我干……」听着侮辱的下流话,王
远羞红的脖颈都泛起鸡皮疙瘩。但她全身火烫,她的蜜洞不自主地溢出更多蜜汁。
那种恨不得想要杀死自己的巨大屈辱和羞耻,却似乎更强烈地刺激着已不堪蹂躏
的神经,蜜洞的嫩肉随着肉棒的每一下抽动敏感地痉挛。
  「哇塞!你看,你又兴奋起来了!」王昌德压在她的身上,撑开她的双腿,
按住她的双手,在不断抽插她迷人的肉穴的同时全方位的享受著她柔软而充满弹
性的身体。但无论王远再怎么不愿意,但是这具身体始终是格外敏感的。她只能
紧咬著嘴唇,抵抗著王昌德给与她的一波一波的快感。但是在王昌德的胸口摩擦
著的两颗硬硬的小肉豆紧咬著王昌德肉棒不放的蜜肉,明明白白的告诉王昌德她
的身体已经在肉欲的快感中沦陷了。所以王昌德更加猛烈地挺动著身体,就像要
将她的身体彻底揉碎一样的拼尽全力。
  「啊……啊啊唔……啊啊!」王远这种想要挣脱却又摆脱不了样子让王昌德
更加兴奋。嘿嘿,刺激,实在太刺激了!
  「这样下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想着想着,火热的粗挺肉棒立刻冲
击碎了理智的闪现。
  「停……不要……不要停……啊哦……」在王昌德的大力冲撞之下,王远内
心最后的抵抗也开始消失了,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甚至连自己嘴巴里说的话也
无法控制,挣扎中掺杂进了欲望的呻吟。
  「小宝贝,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眼见王远的淫态,耳边听着她尖
细舒爽的淫叫,刺激得王昌德欲火更盛,暴发了男人原始的野性,挺动着屁股拼
命抽插,次次到底着肉,交合处飞溅着混有血色的液体。
  「啊……啊……啊……啊……」王远的肚子反复缩涨凹凸着,每当王远被顶
到底时,她都发出一声带有余韵的高昂叫声,花心也在一闭一合中吸吮着大龟头。
  「小宝贝……,哈……哈……我,我王昌德要射了!」王昌德猛抽猛插着,
在王远的小穴里外急速地滑进滑出着,「噗滋」、「噗滋」的淫水声回荡在房间
内。
  「呃……呃啊……我……呃……泄……泄了……」王远双手双脚死死缠绕着
王昌德,牙齿狠狠咬着王昌德的肩肉,全身一阵痉挛,飘飘欲仙,进入晕迷状态,
她比王昌德提前进入高潮。
  王昌德自己也在一阵阵喷泉中将自己的精华喷射出来,而王远被强有力的热
精射入花心又是一阵颤抖:「呃……呃啊……我……呃……」
  「小妖精,呼呼……叫床声还真是有趣啊……呼呼……」王昌德像死狗一样
气喘吁吁从王远身上爬起,擦了擦鼻尖的汗水,笑嘻嘻的将软如烂泥的王远身体
翻过来,一只手轻轻揽过高潮过后不断喘息的王远脑袋,将自己的下体对着王远
的嘴巴。「这会儿你应该没啥力气了吧!这样就不担心你的嘴巴不老实了。」
  王昌德说着将挺拔的肉棒插入王远的嘴里,但那仍在抽搐的娇躯努力咬紧这
牙关拒绝它的进入,可惜轻轻松松的被王昌德捏住两颊张开了嘴巴。王远只能是
无声的流着眼泪。毫无反应的看着散发着腥味的肉棒插入自己的喉咙,她麻木的
表情很快变成了难受皱眉并发出干呕的声音。王昌德干的正舒爽的时候,门外突
然传来一阵阵吵闹声。
  「可恶,又是那伙大爷,哼,迟早要送你们见阎王。」王昌德发出不爽的抱
怨,然后肉棒随随便便在王远的口腔内部摩挲了一番,就将肉棒从被玩弄得麻木
的娇嫩红唇里退了出来,松开了箍住她脸颊的手。「只能这样洗鸡巴了。哼,小
妖精,看在你是我儿媳的份上,我就不把你送给外面一伙人玩了,等我处理好外
面的事,再回来操你。」
  等王昌德走后,王远突然发出吃吃的笑声,摇摇晃晃爬了起来。当她看到大
腿处留下的一大滩汁液,她伸出手指蘸了蘸,用红润的双唇含着,手指不停地在
嘴里抽插着,就像个把男人的肉棒当作的好吃得不得了的东西舔得津津有味的妓
女,淫荡的脸庞显现出一丝享受之色,原本青春活力的少女增加了不少妩媚之色。
  但是当散乱的长发渐渐将她垂下的脑袋和目光遮住,她突然愣住了,大声抽
泣起来。在案台上流淌的「无声」泪水混合着男女体液悄悄的滴落在地上。王远
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快感的余波逐渐散去,下体撕裂的疼痛越发的清晰……
  夜晚。王昌德看到在房间床上睡着的王远,不由的露出夹杂着失落的兴奋表
情,撩起王远已经略显散乱的上衣,毫无阻碍地袭上王远已不在防范的酥胸。
  「哈哈,在梦里都流了这么多水,这小妖精是有多骚啊!」王昌德立刻猴急
的扑了上去,剥光王远身上的衣服,吻着她的嘴唇逐渐向脖子和胸脯游走,双手
大力的揉捏着她的屁股。「好香,真香,好饿。」
  「嗯……哦……」睡梦中的王远下意识将上身弓着,迎合着王昌德吮吸的嘴
唇,那胸部已变得非常坚实。
  「你的身体好香,好想舔遍你的浑身上下。」王昌德又吻着王远的嘴唇,挺
立的肉棒毫不费力插入早已润滑无比的穴内。
  「你的身体好滑……呃……呃呃……唔……」王昌德突然捂住喉咙,浑身上
下抽搐起来。他的身体冒着炽热的蒸汽,从他的胸口和下体开始瞬间蔓延至全身
都被烤熟烤干,散发着无语伦比诱人的香味。王昌德瘫软倒在王远身边,只是两
人私密处还在胶合着,滚烫的干焦肉将王远下体烫红,散发出与王昌德不一样的
肉香味。
  「怎,怎么……会……」王昌德低低的嘶哑声中充满恐惧。
  「呵呵,一切都完了,一切都完了。」王远一把推开半压在自己身上的焦黑
烤肉,压抑着自己得意的笑声。但是王远得意的笑声还没有收回声音,就突然发
出一声惨叫,然后她又露出释怀的笑声。她的身体此刻也被蒸熟变得油亮,浑身
散发着热气滴着灼热的油。
  「不,我还没有替心怡过完这一生。」王远突然又嘶吼一声,她的身体烤熟
状态逐渐散去,恢复了正常人的状态,待到她身体完全恢复正常人的时候。王远
发出一阵阵的辛酸而又得意的笑声。
  「狗,狗崽子?」王昌德难听的声音将王远突然喊醒。
  王远突然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然后他拼命摸着自己的脸和头发,一头长长的
秀发消失不见,变成了短发。王远低下头看着身子,眼前的真相打断了他的侥幸,
平坦的胸口和软踏踏的鸡巴,他变回了自己。
  「啊!」王远发出惨烈的悲叫声,那声音分明就是自己真正的声音。
  「不!心怡……老天爷……」王远猛然抱头痛哭,他终于不再压抑自己,他
的身体很快也散发出一股蒸汽和香气,他变成了清蒸熟肉,和他的生父并列在一
起倒在床上。
  「这是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王昌德变成了黑焦烤肉,当初的猖狂也变
成了卑微和平静,只是那恐惧的颤音暴露出了他的心理。
  「不,我不能倒在这里。」王远痛哭突然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眼前黑焦烤
肉。「吃了你,只要吃了你……」
  「吃……吃?」王昌德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本低低的声音几乎变得微不可闻。
「果然在道上混,迟早是要还的……」
  王远正扑在黑焦烤肉,耳边似乎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声,他没有理会正准备张
开嘴巴开吃那烤焦的肉。
  「喵……」熟悉的叫声再次传来,王远身体一僵,抬起来却看见一只小黑猫
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房间的案台上,四目相对……
            第三章猫女的都市传说
  故事一:猫女和小男孩叮铃铃放学声引来无数学生的欢呼应和着,然而晴朗
的天空却照不破周杰内心的阴霾。周杰的学习成绩一向很好,但是最近成绩堕落
的很快,原因却不是他沉迷小说,而是学校外的小混混盯上了他,不仅零花钱出
户一个多月了,连身心也饱受了一个多月的折磨。
  「带够钱了吗?」
  「没……」周杰怯懦的低着声。
  「啪」的一声小混混孙斌给了周杰一个耳光,孙斌胳膊上纹满青龙,他手上
拿着从周杰身上搜刮的100元,吐着烟圈不满的问道「你是不是没把老子们的
话放在心上」
  「我这是我这个月的零花钱了」老天啊,求你救救我吧!要是有个美女就我
这英雄该多好。
  「喵~ 」一声猫叫,小混混孙斌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只花猫,花猫拼命的抓
着孙斌的脸颊,在孙斌的哭喊着挣扎中,花猫迅速飞到孙斌的几个马仔和女票身
上战斗起来。
  等周杰回过神来,花猫威风顶顶的将一群人全抓趴在地哭喊着,他心里一惊,
将自己对孙斌女票大姐姐划花的脸的惋惜丢弃在现场,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一把
抱住舔爪子的花猫,带着它飞快的离开现场。
  即使到了家门,飞快的略过客厅奔向自己的房间,周杰发现花猫从头到尾没
有挣扎,很是温顺,当周杰将花猫放在桌子上时,花猫优雅的跳到床头枕头上趴
着。
  「真是神奇的猫,好有灵性啊!」周杰托腮看着小花猫,「要是救我的是个
漂亮的姐姐该多好啊!」
  几天后,花猫和周杰混熟了,周杰家也默认收养了花猫。
  清晨的阳光照进窗内,孙斌他们住院后没再来找人麻烦,所以周杰最近睡得
很舒服。
  「唔……」真舒服啊,周杰感到身体下面似乎被包容在一个温暖的地方,当
他下意识张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不可置信的一幕,一个漂亮的大姐姐赤裸着身
体压在他的身上,阳光照射在那洁白纤细的身体显得格外圣洁而又充满诱惑,两
人的私密处却在紧紧胶合。
  「大,大姐姐……」周杰呆愣的看着这一切,脑海都快停止运转了,身心都
早熟的他自然清楚这种事情。
  「喵~ 」一声可爱的猫叫声从小姐姐的口中逸出,周杰突然清醒过来,他突
然变得很兴奋,脑海里冒出了无数个像什么田螺姑娘一类的民间故事。
  「梦,成真的了。」他立刻起身,抱住小姐姐,然后在小姐姐诧异的眼神中
将小姐姐翻过身来,将她狠狠的压在身下。
  ……
  「事情就这样。」周杰由开始的怯懦逐渐变得兴奋,将自己和花猫的事情都
说了出来。
  「哈哈,田螺菇凉,我看小心大意食精粥……」周杰爸爸笑了笑。
  「你们俩该醒醒了,汤都凉了。」周杰妈妈没好气的看着一脸猥琐的父子俩。
  「唔,还别说,真好喝,我夫人手艺渐长。」周杰爸爸眉头都兴奋的跳了跳。
  「汤里面好像有点香肠的味道,好好喝。」周杰也肯定了他爸爸的说法。
  「是吗?可我没放香肠啊,还是以前的配方啊!」周杰妈妈也好奇的舀了一
勺汤喝了一口。「奇了怪了,我明明没有放香肠啊?」
  沙发上的花猫鼻子突然嗅了嗅,睁开了眼喵叫一声,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芒……
  故事二:猫女和小女孩徐洁快吓疯了,她和她的男友等人今天在路上等到了
周杰,周杰整个人看起来迷迷糊糊的,她的男友李怀拦住了他,勒索暴打还打劫
了一番。,尤其是那个怯懦小屁孩的午饭里面好多肉,可是就在他们笑嘻嘻分享
完周杰的中饭后,一个个突然变成熟肉并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然后那个小孩就
活生生把他们给吃掉了……
  徐洁一想起前天那些事,就感觉十分可怕,原本打算报警的她看到她的男友
李怀又出现过,不过完全变的很陌生疯癫,吓得她电话也不敢打,准备收拾东西
就和妹妹离开这座城市。
  「小媛,东西收拾怎么样了?」徐洁看着徐媛媛在收拾东西,下意识的问了
问。
  「算了,车子下午3点半来,我先睡会儿,这段期间无论谁来了都不要理会
和开门,实在不行就先喊醒我。」徐洁随意的和徐媛媛说着,却看到徐媛媛在桌
子上摆放了不少报纸,好像是四年前的老新闻了。
  徐洁刚睡了没多久,却突然发现妹妹也跑到她的床上一起睡觉。
  「这么大了还这么黏人。」妹妹紧紧的搂住她好像舍不得她,徐洁怜爱的一
把将妹妹搂在怀里,但是她很快就发现妹妹双手很不老实的在她的后背乱摸,脸
蛋在她的胸口直蹭。
  「小媛,你不会觉醒了什么奇怪的爱好吧!」徐洁摸着妹妹光滑的背部没好
气的问道。
  「真像一只小猫咪,到处往我的怀里拱。」说着徐洁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来当
初划伤自己脸蛋的猫,她摸了摸自己脸上还未愈合的划痕,直到现在她都心有余
悸。
  「嗯啊~ 」徐洁突然哼叫一声,徐媛媛不知在什么时候解开了她的胸罩,对
着她的胸口吮吸起来。
  「真是不老实。」徐洁俏脸上逐渐染上了一层晕红,呼吸急促起来,要是让
我知道是谁带坏了妹妹,死活饶不了他。随后徐媛媛抓住姐姐的一对充满弹性的
高耸肉峰用力的揉捏着,捏的徐洁眉头微微皱起有点难受。
  「够了……」徐洁的话还没说完,徐媛媛就用柔软的身体打断了她的话,紧
紧地贴到徐洁的身上,原本抓住肉峰的小手顺着慢慢下移,扣弄起她的下体。
  「你这小骚蹄子。」徐洁对压在自己身上的徐媛媛开始了反击,解开了徐媛
媛的衣服,并反过来还在妹妹的下体扣了起来,两人急促的呻吟交织在一起。很
快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两对饱满的乳房贴在一起,被压成扁弧状还不断摩擦着,
两人的下体也都湿漉漉的。
  「啊……」徐洁身体突然微微一颤,扬起脖子呻吟起来,一根肉棒突然进入
了她的下体。意乱神迷的徐洁刚刚还觉得非常舒服,突然整个人清醒恐惧起来,
抬起头睁开眼,入眼的还是那个可爱的妹妹压在自己的身上。呸,是谁把妹妹带
坏了,竟然会使用这些玩具了。
  徐媛媛抓住徐洁的小蛮腰,粗长的肉棒狠狠的在徐洁的桃花源中抽插起来,
好似打桩机一般猛烈的在她娇嫩的花瓣内进出,每次出来时都带出一丝粉红色的
嫩肉。
  徐洁呻吟声越发的大了起来,但是心里的违和感却是越来越大,就这样在这
过程中徐洁高潮了4次,然后在妹妹的一阵激流射入后,再次高潮潮喷。然而此
刻徐洁终于清醒过来,瘫软的她想起来插入自己私密处那股温热的棒子绝不似玩
具,勉强睁开眼的她发现自己的妹妹下体真的长了一根肉棒。她不由的惊恐起来,
之前扣过妹妹的下体,明明是深穴。
  惊恐的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浑身无力的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好像累到昏睡
了过去,微微眯着眼观察着妹妹,妹妹的眼神一会儿厌恶,一会儿充满爱惜,又
一会儿充满贪婪,还有其他感情轮流变换,每一种感情都让她感到似曾相识,都
能在身边的一些人对应上。终于,妹妹的表情稳定下来了,似乎变成了厌恶的表
情。
  「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啊!终于清醒过来了。竟然还上了那黄毛的女人。」妹
妹眼角突然落泪。「我还真是多灾多难呢,好在那些欺辱过我的人都差不多被吃
掉了呢。」
  妹妹的自言自语让徐洁浑身发冷,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个恶魔,她在心里怒
吼道。
  「你都听到了吧,别装睡了。」披着徐媛媛外皮的恶魔对着徐洁说道。
  「每吃掉一个生命,就会获得那生命的一切自我。现在我的听觉是常人的千
倍万倍。」说着,徐媛媛娇小的身躯突然变的高挑,背后长出了四双胳膊和手,
其中有一双胳膊纹满青龙。
  ……
  故事三:少女看了看摇床上的三个婴儿,摇床下落着一张纸,隐约可以看见
纸上写着「对不起……一切都是……永远不要回来……爱你的远……」
  她背上书包上学去。
  「心怡,等等我。」另一个花季少女娇俏的喊着少女,于是两人结伴而行。
  「心怡,我爱你,嫁给欧我吧!」突然一个帅气男子奔向少女,少女听到后
反而拉着花季少女走的更快了。
  「她是谁啊?太嚣张了吧,刚上大学就有人追,想出名想疯了吧。」路人甲
问道。
  「是你想太多了,那男的叫黄安军,是个有钱大少呢。」路人乙「至于那女
生,叫做季心怡,今年的文科状元。」
  「文科状元?这么厉害,那还跑到我们这个破学校来读书?」路人甲表示不
信。
  「听说她以前的男友一直想考我们这所大学呢,估计是想她男友吧!」路人
乙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强者随心自我不是吗?她不仅是文科状元,还打遍学校
无敌手,是整个学校默认的大姐大,虽然她只想一心好好读书。」
  「真的假的,对了,丁姐,你和她不是老乡吗?」路人丙问道身边的另一人。
  「她啊,不好说,不过休学四年后重读高三后,高考成绩拿了全国第一,这
事在我老家很出名。」丁姐想起老家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还是选择闭口不言,
毕竟一个女孩子被拐,还有男友一家的死亡这些事说出去了对女孩子名声不好。
想了想,丁姐抬起头,今天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呢,又是美好的一天。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