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校园春色-【请回答2008】(1)



  「在这个物欲纵横的时代,我们对未来心存疑虑,相应的也总会对过去念念
不忘,而回到过去是一件不可实现的事——当然,这是以前,在不就的将来,回
到过去将是一件轻松的事」。
  眼前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盯着他的机器背身对着我说出以上这番话。
  他叫张洋,自称能改变世界的科学家,而就这样一个所谓的科学家,我们能
认识也仅仅是因为半年前在他几乎快要饿死之际我给他买了一个5块钱的面包,
他觉得这面包奠定了我们的友谊,而我觉得所谓的友谊,给了他半年里蹭吃蹭喝
的由头。
  张洋是个怪人,一直以来我对怪人保持一份敬畏的心态,虽然偶有调侃他,
但我知道,世界是由怪人推动前行的。半年里,他一直没上班,自从找了我这个
长期饭票后,更是不用担心饥饿,除了要帮我偶尔修理一下工厂的机器,其余时
间都一心一意的搞他的科研——说是科研,其实也就是从破烂堆去找一些别人丢
弃的零件,然后鼓捣着组装。
  我问他是要造永动机还是其他什么高科技,他只笑而不语。直到半年后的今
天,他把我叫到这个美其名曰科研室其实就是已经废弃多年的破仓库里,给我介
绍了他的这个「时光穿越机」。
  看着眼前这个类似升级版办公椅的东西,我满腹疑问的问到:「你这是逗我
还是当我傻」。
  张洋依然鼓捣着椅子上的各项按键,说到:「咱们也认识半年多了,你看我
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一想这倒也是,张洋除了思维怪异点,说话方面确实没有打过马虎眼,我
问他:「那你这东西打算怎么用」。
  张洋说:「你想回到过去吗?」
  我笑着说:「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你这东西要真管用,把我搞到两天
前去,我要买彩票。」
  张洋一本正经的说到:「这个时光机现在唯一的BUG就是,会摄入到你的
脑电波,然后得知你的真实想法,也就是你内心最想回去的时间点」。
  我说:「真的假的,这么玄乎,我都不知道自己最想回到什么时间点」。
  张洋说:「你试试就知道了」。然后转身示意我坐在椅子上。
  我带着看好戏的心态,坦然的坐上去,张洋将一个类似头盔的东西套在我的
头上。然后郑重其事的问我:「如果真的回到过去,你不要试图去改变任何东西,
否则因为蝴蝶效应,现在的你以及我,都将不复存在——又或者我们都存在,只
是在平行世界里了」。
  我笑着说到:「那到底是哪一种呢」。
  张洋回答到:「这个我还不知道,你是第一个坐上这时光机器的人」。
  我说:「合着拿我当小白鼠啊」。
  张洋说:「算是吧,你回到过去之后,记得…。」然后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
堆有的没的,把我都听糊涂了。
  最后张洋庄重的问到:「准备好了吗?」仿佛准备什么仪式似的。
  我笑着说:「准备好了」。心里想着待会儿看他如何收场。
  他按了某处开关,我的眼前便出现无数星河,它们瞬间即逝,比流星还快,
而我渐渐的失去重心,感觉在天空上漂浮着,然后就是天旋地转,以致于有强烈
的眩晕和呕吐感。渐渐的我实在支撑不住,竟然失去了意识,昏睡过去,在梦中,
漆黑一片,却又能感受到那漆黑,仿佛摸得到。
  ……。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脑袋传来轻微的疼痛感,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坐
在教室里,看着课桌上那小小的粉笔头,我想肯定是它把我打醒的,我环顾四周,
这景象既熟悉又陌生。
  讲台上,周老师穿着白色的花边长裙,圆润的臀部因为窄裙的包裹被勾勒成
无比诱人的曲线,是那种看着就能感觉到弹性十足的翘臀,蓝色的低跟凉鞋和裙
子之间是一段白皙的小腿,因为在讲台上走来走去,可以明显感受到她小腿上的
肌肉时舒时驰。上身穿着一件样式简单的淡蓝色短袖T恤,正前方两个硕大的轮
廓展示着她傲人的身姿。
  我忽然想起十多年前的某个下午,她站在我身边给我讲解题目,淡淡的香味
弥漫在四周,以致于我一时恍了神,被她发现我没有认真听讲,她挪到我的前面,
俯下身子敲了敲桌子,然后单手撑在桌子上,看我回过神来继续给我讲解,我无
意间抬头,她的上衣领口里面两个沉甸甸的肉球尽收眼底那个,我坐直身子,望
眼欲穿般想要看到更多,随着周老师呼吸的浮动,我甚至能偶尔看到若有若无的
淡红色的乳晕。这是一对年轻的乳房,正直少妇年华的周老师是如此的诱人,我
偷偷看了一眼她的双眼,好在她继续盯着书上的答题给我讲解,而我此刻年轻的
身体已经蠢蠢欲动,下身硬的生疼。我咽了咽口水,强忍着欲望打起精神听她的
讲解…
  往事历历在目,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十多年后的今天,我能重回15岁,回
到这个教室里,听着年轻时候的周老师给我们上课。我想,哪怕我不是坐上那破
烂堆积而成的「时光机」,哪怕这只是一个梦,也是好梦。
  「刘子旭,是不是又开小差了」。话音还没落,一小截粉笔头再次砸在我的
头上,我回过神来,然后听到同学们的嘲笑声,只得跟着苦笑。
  周老师对于我的开小差显然有些生气,厉声说到到:「来,你站起来把这段
文言文翻译一下」。
  我站起来,不好意思的的挠了挠头,轻声问到同桌:「多少页?」
  此时我才发现我的同桌是个小姑娘,她羞涩的用手肘将自己的书推到我的面
前,虽然假装若无其事,但还是被周老师发现了,一小截粉笔头扔在了同桌的桌
子上,把小姑娘吓了一跳,悻悻的将书抽到自己的面前。
  周老师说:「刘雯你不要帮他,让他自己来」。
  刘雯,原来这个小姑娘是刘雯,我想起来了,曾经她的确是我的同桌来着。
  为了不让周老师迁怒于刘雯,我接话说到:「老师,刚刚没注意,不知道是
第几页,你能告诉…」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哄笑声打断,弄得我一阵诧异,
在这个年纪,我们有这么喜欢哄笑吗?谁能告诉我一个笑的理由。
  周老师气得不打一处来,用黑板擦背面拍了两下讲桌,说到:「安静」。一
会儿教室回归安静,我继续尴尬的站在那里。
  周老师扬起长长的睫毛走了过来,胸脯上的两颗硕果一颤一颤的,说到:
「平时叫你们好好听讲,你们要睡觉,现在答问题连第几页都不知道。」
  听着周老师这似曾相识的话,我暗暗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感觉到疼,我
更坚信自己真的被那破机器弄回到2008了,没想到张洋这么牛,时光机器都
能造出来,我的玩性大起,带着开玩笑的口气问到:「要是我答出来怎么办」。
  周老师把我的玩笑当成戏谑和挑衅了,大声的说到:「要是你答出来,我就
把这书吃了」。
  我意识到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生气了,说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算了——我一下解释不清楚,您告诉我第几页吧」。
  周老师说到:「第18页,你给我翻译」。
  我拿起书翻到第18页,原来是很简单的文言文,然后就念一句古文,翻译
一句白话文。
  翻译完后,几个好事的同学开始起哄,周老师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挑
战,又或许觉得受了委屈,看到周老师那白里透红的脸蛋,我有点羞愧,毕竟在
多年后的那个世界里,当我经历过形形色色的人,遇到过无数见利忘义的人之后,
我才发现,周老师是多么好的人。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挽回这尴尬的局面,好在这时候下课铃声响起,周老
师说了一声「下课」,还没等班长喊起立,便急急的离开了教室,那几个起哄的
同学闹得更慌了,仿佛打了胜仗般来到我的课桌前,对我一阵溜须拍马,说我为
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我看着这几个闹得欢快的人,15岁时的记忆和25时的记忆,在我的脑海
里慢慢重叠:吴小宝,五年后因为杀人被判了25年;刘文明,守着他父亲留下
的水果摊,每天起早贪黑;谢波,做生意失败借了高利贷,有家不能回;陈尘,
被骗进传销,然后把自己家人都忽悠了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着现在他们这幅年轻的模样,我并没有厌恶,但也谈
不上喜欢,我只是觉得很可悲,我们的一生,好像从小到大都是被定型了,小时
候优秀的人,长大不一定优秀,但小时候差劲的人,长大百分百差劲。
  我推开眼前这些幼稚的少年,走出教室,回头看着门上挂着初二(二班),
我才意识到,这是2007年。我的心里五味杂陈,转过身去看着明晃晃的太阳
在蓝的发亮的天空中绽放,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蓝的天了。
  之后的几节课,我沉湎在对往事的回忆及梳理中,看到刘雯以及其他几个后
来关系很好的同学他们稚嫩青涩的模样,我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记忆中,午休之后的眼保健操,周老师作为班主任一般都会前来守着我们,
但一直到下午第一节自习课,依然没有看到她的到来,平常这个时候她也会坐在
讲桌前盯着我们做作业,不让我们说话。而这节自习课被生物老师吴秀萍霸占了,
她说周老师身体不适,所以这节自习课变成生物课。
  看着讲桌上身材娇小的吴秀萍,我的心理泛起一股莫名的忧伤,因为在七年
后,她胃癌晚期去世。
  为了缅怀一下我已经故去的生物老师,表示对她的尊重,我打起精神听了4
5分钟的细胞壁细胞膜,虽然到头来我什么都没记住。而吴秀萍似乎也感受到我
今天不一样的举动,视线始终停留在她的身上,毕竟在我的少年时代,整个青春
期都是没有好好念书,整天惹是生非的存在。
  课后,吴秀萍温文尔雅的走到我的课桌前,不同于周老师,她的胸不大,所
以没有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但她的脸蛋充满了朝气,但带着一副高度的近视眼
镜,面容是属于典型的南方女人的面容,满满的那种小家碧玉的秀气。如果没有
记错的话,这个时候她应该二十六七岁的年纪。
  「你今天是不是又顶撞你周老师了」。吴老师推了推厚重的眼镜,细声细语
的问我。
  我点了点头,急忙解释:「其实我不想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看到她厚厚
的镜片下面闪过的诧异的眼神。
  也是,这要是在以前,我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她又推了推眼镜,说:「那
你去给她道个歉,她中午饭都没吃」。似乎带着商量的口气。
  我说:「好的」。她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像一个孩子一样笑着离开了教室。
看着年轻活力的背影,我长叹一声,怎么也无法将病床上那个瘦弱不堪的女人与
之联系。
  …………
  放学后,我无心去学校食堂吃饭,去到教师办公室却没有看到周老师,所以
来到周老师的宿舍。
  我敲了敲周老师的房门,不一会儿,她打开门,看她的神情,似乎诧异于我
来到她的宿舍。看着她眼圈红彤彤的,显然是哭过,我有点于心不忍的说到:
「老师,对不起」。
  周老师盯着我,脸上诧异的神情更甚,毕竟在以往的时间里,我从未因为任
何事而向她道过谦,哪怕把学校搅得天翻地覆甚至被校长勒令退学也没有。
  我继续说到:「老师,我今天其实并不是故意要气你,我当时只是脑子懵了,
想跟你开个玩笑,才说那个话的」。
  周老师的睫毛闪动了两下,沙哑的说:「也不能怪你,是老师太小心眼了,
最近心情不好所以迁怒于你。」
  「我知道,因为王主任在外面有了小三,所以…」王主任是县教育局的一个
领导,也是周老师的老公。
  「你怎么知道」,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周老师打断,她惊恐的看着我,我才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毕竟周老师的老公出轨有小三一事在一年后的奥运会才被
大家所知道。
  我一时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周老师侧身,示意我进她的宿舍。
  一进房门,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因为是一人宿舍,面积也不大,就是
一室一厅,不过物件的摆放倒显得很有品味,小客厅的餐桌上还有一个蓝色的玻
璃瓶,插着几朵已经枯萎的花。
  周老师手指着一张凳子让我坐下,神情慌张的追问道:「你怎么知道老师的
事」。
  我战战兢兢的坐下,将刚刚进门之际想到的理由告诉了她:「那天我在市区
逛街,看到他和一个女的很亲密,所以我猜老师你可能因为这个事情不开心」。
  周老师长叹一声,落寞的坐在我的对面,说:「原来这样,他竟然明目张胆
成这样」。然后就是沉默,眼光呆滞的看着枯萎的花,似乎已经忘了还有我这么
个学生在这里。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安慰她,只得陪她坐在狭小的客厅里,听着墙上的挂钟
「滴滴滴」的响着,任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的有一种惆
怅,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惆怅的感觉,在我的少年时代,我很讨厌学校这个牢笼,
却又没有敢于冲破这牢笼的勇气。可是我进入社会之后,随着我的年岁渐长,我
竟发现这惆怅变得奢侈起来,每天为了生活忙忙碌碌,忘乎所以。
  我看着眼前这个面容的女人,她浓浓的眉毛煞是好看,只是此刻眉毛下的眼
神显得暗淡无光,就像我们眼前这枯萎的花一般,让人怜惜。
  良久,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挺直腰板站了起来,强颜欢笑的
说:「不好意思,刚刚想起一些事了,你快回教室吧,待会儿要上晚自习了」。
  我知道此刻不宜久留,也站起身来说:「好的」。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过身对
周老师说到:「要不我帮你把花扔了,都已经枯了」。
  周老师只是「嗯」了一声,任由我从玻璃瓶中取出已经枯萎的花。
  走出教室宿舍楼,我将花扔进垃圾桶,忽然想起来吴老师说周老师没吃中饭,
看她刚刚那模样,估计也没吃晚饭。我下意识的将手插进口袋,想要掏出手机给
她叫个外卖,摸到空空如也的口袋,我回过神来不禁苦笑几声,这是2007年,
还没有外卖APP这种玩意,更重要的是,我要等2008年初三即将毕业的时
候才有手机,而且还是那种只能打电话发短信听歌的诺基亚。
  我来到食堂,看无数和我一样的寄宿生吃饱喝足之后从里面涌出,只得来到
学校唯一的小卖部。小卖部的老板叫张武,此时的年龄估计二十一二岁,是校长
的小舅子,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可能臭味相投的缘故,我们二人相对合得来。
  我简短和他寒暄了几句,便拿了几个卖相相对好看的小蛋糕和酸奶,说了句
「记账」便朝着教室宿舍楼扬长而去。
  再次敲响周老师的房门,等了很久才开门,她冒出一个湿漉漉的头,看到我
的再次到来,脸上写满了问好。我将手中的蛋糕酸奶举了举,示意她我是来送吃
的。
  她说:「我刚刚在洗澡,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饿」。
  我说:「老师,人是铁饭是钢,这都是你经常教我们的,你中午就没吃饭了,
饿坏就不好了」。
  周老师刚想说什么,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咕咕」想闹起了罢工,她尴尬的笑
了笑,脸上泛着红晕,说:「好吧,那我就谢谢你了」。
  我说:「不客气,老师,那我先回去了」。还没等周老师首肯,我的肚子也
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真搞不懂,这年轻的身体怎么如此不经饿,中午明明吃了
那么多。
  周老师笑着说:「怎么,你也没吃饭」。
  我说:「没事,等下我去买个小面包吃一下,它这是听到你肚子的叫声,帮
你和声呢。」
  周老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玩笑逗得哈哈大笑,说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
贫呢,进来吧,你买了这么多,我吃不完浪费。」
  见我迟疑不肯进,将整个门打开,说道:「反正离上晚自习还有半个小时呢,
就当陪我说说话」。
  见不好推辞,我只得再次踏进周老师的宿舍,周老师关上门,我才看到她穿
着碎花睡裙,再看湿漉漉的头发,显然是刚洗过澡,难过刚刚进来经过她身边的
时候有一股比房间里更清爽的香味。她的睡裙很宽松,所以显得有些随意,以至
于我的头脑里忽然冒出一个龌龊的想法,就是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妇,到底有没有
穿胸罩。
  周老师用一次性杯子给我倒了一杯水,亲切的说道:「吃吧,给我留一个就
好,别噎着」。然后进入客厅旁边的房间,将房门关上,我估摸着是换衣服。我
一边吃着蛋糕,一边等着。果不其然,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周老师打开房门出现
在我的面前。
  她穿着拖鞋,下半身依然是穿着她最爱的窄裙,只是这次是带蕾丝花边的,
上半身配的是短袖的衬衫,最耀眼的依然是胸前两个呼之欲出的肉球,仿佛要将
扣子撑开。
  她察觉到我的失态,问道:「怎么了李子旭,老师脸上有脏东西吗」。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收回贪婪的视线,说:「没有」。
  周老师径直走过来拿起桌上的小蛋糕,说道:「我还以为脸上有东西的,你
这样看着我」。听口气能听出来,洗澡让周老师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
  我说:「不是,就是忽然觉得,周老师你好美」。我由衷的说出这番话,说
完之后我就后悔了,毕竟在我这个14岁的年纪,是不能也不敢说出这番话的。
  周老师看了我一眼,说道:「李子旭,我怎么感觉你忽然间变了个人似的」。
说完小口的咬了一口蛋糕,些许的奶油粘在她的嘴唇上,她伸出舌头迅速的舔干
净,看我在盯着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气氛有些许的尴尬。
  为了打破这尴尬,我拿起酸奶,将上面的盖子撕扯下来,笑着说道:「酸奶
盖要不要舔的」。
  周老师看着附在上面的酸奶,一边吃着蛋糕一边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舔
酸奶盖」。
  我说:「因为我也喜欢,哈哈」。
  周老师说:「那今天就给你尝尝吧,就当赏给你的」。快乐的情绪可以传递,
周老师显然被我的笑声感染,心情也大好起来。
  我将酸奶递给眼前的佳人,然后假装狼吞虎咽的舔了酸奶,周老师微微一笑
的说到:「瞧你,舔个酸奶盖舔的满嘴都是,快擦擦」。说着将酸奶放下,递过
来一张抽纸给我。
  我一边擦着嘴一边笑嘻嘻的说:「这是我舔过最好舔的酸奶盖了」。
  眼前的佳人笑的更欢了,眼角浮现淡淡的鱼尾纹,她用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
不知道为何,我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这是属于青春期少年特有的心动,我已
经多年没有过了。
  一直到晚自习铃声响起之前,我都在周老师的宿舍里,我向她添油加醋的透
露了一些同学之间的趣事糗事,整个过程我们都相当愉快,就像正常的同龄人一
样,也许是因为我穿越过来,忽然间表现出来的成熟让她觉得没有距离感,又或
许是她心理承受过多,确实需要找一个跟感情完全不相干的人聊聊完全不相干的
事。
  整个晚自习,周老师一如既往的坐在讲桌前批着作业,时不时的有几个同学
拿着课本上去请教问题,她都一一耐心的解答。
  正在我趴在桌上看着讲桌前周老师那美丽的面容出神之际,左胳膊轻微的疼
痛感将我拉回现实,我偏过头看到刘雯用钢笔戳我的胳膊,刚想问她有什么事,
她示意我不要说话,从课桌里掏出粉红色的MP3,递给我一个耳塞,我接过来
戴上,继续趴在桌上。
  耳塞传来周杰伦的《蒲公英的约定》,属于这个年代的往事再次席卷而来,
并且更清晰更真实,仿佛我真的属于这个年代,穿越来之前的那10年反而变得
虚无缥缈起来……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