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妈妈林菲菲的一滴泪】(04-06)



                第四章
  躲在阳台上目送着妈妈消失在视野中,楚江晨激动无比的回到床上,开始辗
转反侧,目不转睛一直紧张的盯着手机,心头焦急的等待着的消息。
  半个多小时过去,手机一直没点动静。楚江晨反复看着妈妈回她的最后一条
消息,心里着急,不会出意外了吧。这夜风萧瑟的大半夜,妈妈这么一个美貌少
妇独自走在夜路上,难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不会遇到变态色狼吧?卧槽!不
会的不会的。哪有这么多变态可以遇到啊,我他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也许只是变卦了?后悔了?卧槽!不会吧不会吧?这个紧要关头可千万别出
什么岔子啊。
  楚江晨盯着手机急在心里,脑中纷乱的念头不断涌出。在他快忍受不了的时
候,叮咚一声悦耳动听的提示音响起,楚江晨手脚并用连忙翻信息,一行简约的
文字印入眼帘。
  「新城宾馆8808」字虽不多,却如泉水瀑布般汹涌猛烈的袭来,一下冲刷掉
了楚江晨焦虑不安的心情。
  「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楚江晨癫狂的亲吻着手机,嘴里止不住说着
话。
  片刻后,压制住亢奋的心情连忙爬下床,穿好鞋子,找了一套妈妈不熟悉的
衣服换上。
  「要不要带墨镜?算了吧,都已经这么黑了,带个墨镜路都看不清。」楚江
晨喃喃自语,顺手把墨镜放了回去。「这样穿衣服妈妈应该认不出来,行了,就
这样。」
  楚江晨换好衣服,急急忙忙的出了门,走在略带凉意的马路上的楚江晨,想
着妈妈怎么突然转性了,难道真的是上帝发慈悲,知道有一个苦苦等待她多年的
儿子,感谢上帝,感谢Cctv。
  那等一下我该怎么进门?敲门?那肯定不行!自己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楚
江晨一路上心猿意马的思考着各种问题,没什么好办法下定决心打算先问下妈妈
的想法。
  「你想吃点什么吗?我顺路给你带点。」楚江晨不是傻子,不会一上来就说,
你等等开门不就看到我了之类的话。
  「不用了。」
  楚江晨想了想也是,又不打算开灯还吃个屁啊。自己真是个二货,怎么就问
了这么个白痴的问题。看着短信心里有点犯怵,此刻的妈妈心情很不好,不然按
照平时,对他说话是不会这么简单的,简单到有点不知道怎么回话。
  「带个套子。」片刻后,林菲菲发过来一条消息。
  楚江晨看到这几个字瞬间只觉得下体一股邪念热潮冲进他的大脑,心情激动
到无法形容,心跳似乎都跟着这几个字漏了一拍。
  只感觉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赤裸全身在高冷端庄的妈妈身上奋力驰骋。几分
钟后,头晕乎乎的看到妈妈后来发来的消息。
  「房卡在门下面,你能拿到就进来,拿不到就回去吧。」
  这算是考验吗。这句话楚江晨看的出来妈妈肯定是在犹豫,或者说是在看缘
分,怎么突然有种听天由命的感觉。楚江晨从来都不是一个信缘分的人,命运都
掌握在自己手里。真要拿不到这种时候他说什么也不可能会认命回去的。
  从便利店买了一盒套子出来,楚江晨就匆匆的赶往宾馆。
  这个时候的林菲菲,独自坐在漆黑安静的五星级宾馆房间内,轻轻的环抱着
自己,悲伤的低着头依靠在双膝上,床上放着工作人员整理好的干净被子,茶壶
也在安静的在桌上摆放着,说明林菲菲一进来来就坐在了沙发上一动没动过。
  寂静的屋内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偶尔窗外有惨白的月光照进房间,那一
抹淡淡的月光温柔的描绘出独坐在沙发上林菲菲身影的轮廓。
  「我是个坏女人吗?」林菲菲低头轻语,似乎是在对着自己说话。「也许…
是的吧…」
  窗外月光撒在她完美白芷的脸颊上,隐约可见有一行清泪未干。林菲菲遇事
永远都是冷静淡淡模样,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她在疏远你。也只有在这种黑暗孤独
的环境下,才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柔弱让人怜爱的一面。
  林菲菲不肯定自己是不是个坏女人。她脑中纷乱的思绪已经很难理清,就像
她今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出开房一样。其实她一直对于性不热衷也不排斥,
偷情对于她来说也没什么感觉,只是她早已经习惯了一直一个人,所以在学校授
课时拒绝了各种来献媚的人。这次也许是想控诉这个世界,也许是长久以来诸多
心绪影响了到她冷静的大脑。
  门口突然发出轻微的响声,打断了她的回忆。林菲菲抬起头,盯着门口的双
眸露有一丝别样的神情,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该用怎么样的心情。
  楚江晨连奔带跑的飞驰总算赶到了宾馆。在宾馆大门前稍微平复了下心跳,
就急忙来到了妈妈的房门口。俯下身子翻找起妈妈告诉他的房卡,看到房卡正安
静的躺在房门门缝里面,位置有点深手伸不进去,一个人闷头鼓捣了半天,发现
这样子根本勾不出来。
  林菲菲看着这动静已经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有点哭笑不得,其实在她听到响
声的那刻心里就突然泛起一丝不安和慌乱,现在看到外面那人还在傻傻努力,之
前的坏心情好像也跟着好了一点。
  林菲菲虽然同意开房,但是她还是故意把房卡放在了离门较远的地方。她自
己也不肯定那位置会不会被拿到。现在看到外面的人折腾许久,肯定是拿不到的。
  暗自松了口气,有点庆幸也有点失落。也许人生就该是这样,人生十有九不
如意,这可能就是我的生活吧,一直以来都是。就这样挺好的,孤独着,紧紧的
关着门不让任何人闯进来……
  林菲菲拿起放在旁边桌上的手机,打算给他发个消息。编辑完消息刚刚准备
发送出去,就听到嘟的一声,门被缓缓的打开了。
  这一刻林菲菲惊愕的抬起头,慌忙的把手机藏在了身后,是怕手机的光让外
面的人看到自己模样。
  望着门口黑暗中站着的人影,林菲菲的心突然慌乱快速的跳动了起来。已经
做好打算让他回去了,没想到会在这一刻门被打开了。林菲菲这时候才感觉到自
己之前做好的心里准备还是不够。神色有些诧异慌乱的望着门口出现的人影……
  楚江晨心情是同样激动的无法言喻。虽然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他还是一眼
就认出那真的是自己的妈妈,出门穿着的外套还披在身上。
  楚江晨站在门口望着屋内,沙发上环抱着双膝抬着头的妈妈,如同一个受了
伤的小女孩,凄婉唯美的姿势,让楚江晨忍不住想要深深的把妈妈拥在怀里,用
自己炽热宽厚的胸膛给她最贴心的关怀和呵护。
  黑暗中四目相对,没有人先打破这个安静的氛围,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最
后还是林菲菲微叹了口气先开了口。
  「进来吧,把门关上。」
  楚江晨压制着冲动的欲望,降低声音恩了一声回答道,他不敢说太多,怕被
妈妈听出自己的声音来。走了进来轻轻的关上门,四周似乎变得更暗了。
  「陈明姜?」
  「恩。是我。」
  又是简短的对话,随后周围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只剩下楚江晨尽量压低的
短促沉重的呼吸声,在这间孤男寡女的房间内显得有些暧昧。
  「谢谢你,这么晚了,还出来陪我。」
  一直以来妈妈都是很理性,不管在家还是在学校,处事从来都是淡淡的,泰
然处之就是形容妈妈这样的女人,没想到居然也会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特别让人
心疼的一面。
  楚江晨从来没见过妈妈如此,这就是妈妈感性的一面吗,让人时刻忍不住想
要去保护守护着。
  妈妈柔弱的样子更让人着迷了,女人不就应该是这样,是需要一个身影,站
在她前面为她遮风挡雨。我就要做站在妈妈前面的男人。
  「没,没事,应该的。」楚江晨心里想的自己很高大伟岸,说出来的话却有
些谦虚,毕竟面对的是自己妈妈,底气不足挺正常。
  又是一阵无声的寂静,林菲菲没有说话。楚江晨心里很是着急,不知道怎么
打开这个尴尬的局面。
  深夜的月光,又清又冷,淡淡柔柔的透过窗户洒在悄声无息的房间内……
                第五章
  楚江晨开始下意识的乱想着,平时的妈妈是端庄温雅典型的知性少妇,今天
的妈妈柔弱怜爱。两种性格却都这样的让人迷恋无法自拔。
  青涩时期的妈妈和爸爸上床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会像个木头?还是淫娃?
由衷的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了妈妈最性感成熟的时候,我能摘下来,享受到这颗
红润丰满的蜜桃吗?
  时间过去好像很久了,为什么妈妈还不说话?难道是冷静下来了,不会吧?
不会真的变卦了吧?都到这一步了。
  如果妈妈变卦楚江晨肯定是不敢用去强的,不说强扭的瓜不甜,他也舍不得
让自己妈妈痛苦。他想要的是心甘情愿,虽然他是一匹饿狼但同时也是一匹有良
知的狼。
  「在想什么事啊?这么久都不吱声了。」林菲菲说道。
  楚江晨脸红心跳,净想着歪心思了,路上也光想着直接脱裤子开搞,没想到
还带聊天的,这会儿头脑还热着,憋了半天说:「我,我买套子了。」说完心跳
猛然加速,嘭嘭直跳,脸颊发烫如同火烧一样,怕妈妈变卦,意思说的有点明白
了,就是要趴了猛干。
  沉默了一会儿,林菲菲突然笑了开口道,「我知道了。」
  片刻,接着又问:「你是不是在想,我可能后悔了?」
  「没,我没这么想。」楚江晨知道她妈妈平时都很有主见,一般事情决定了
就不可能会再去后悔,瞻前顾后不是她的风格,也不是她会做出来的事,只是,
今天这事他还真怕。
  「既然没这么想,那你就不能坐下来,陪我聊会天吗?」
  「这…」楚江晨心里是真怕,话说多了怕妈妈认出来他的声音。「那…聊点
什么?」
  「就跟我说说你的生活吧,看你平时挺爱说的。」在微信上聊天,一般都是
楚江晨说的多。林菲菲此刻把问题抛给了他。
  「过来坐吧,别一直站着了。」看他还站在门口,林菲菲拍了拍她身边的沙
发示意道。
  「不,不用了,站着捋下思路,比较清晰,我想想该怎么说。」楚江晨想也
不想,一口拒绝。开什么玩笑,站的远妈妈可能发现不了,坐旁边又不干活还聊
天,这不是拿命开玩笑吗?
  本来想着直接脱衣服开干多好,乌漆麻黑的聊什么天,真怕自己说多错多,
一个不小心让你知道我的身份,这戏不仅唱不下去可能还会出大事。
  「好吧,随便你。」林菲菲看他坚持不过来,也就不再劝了。
  楚江晨竖了竖衣领,用披着的黑色很薄的长款风衣把自己藏的更深一些,开
始构思了下,就临时编了个开头,说完两句便停下了,林菲菲就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是不是感冒了,声音有点嘶哑,听着不像20多岁的人。」
  「有点伤风,这几天喉咙痒,声音是有点不一样了。」
  「嗯,多注意身体,别为了耍帅就穿的少。不会有女孩子喜欢自己都照顾不
好的男孩。」
  楚江晨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当做是回答了。心想他妈的这相近如宾的氛围不
对啊,我要在这编一个晚上的故事,那说出去可就真他妈是个笑话了。不行不行,
我得换个思路。
  「怎么不讲了?」林菲菲奇怪的问道。
  「我想下,换个话题。这个话题有点尴尬。」
  「嗯。」林菲菲静静的等待着。
  「不如,我问你些问题吧。一个人讲没意思。」楚江晨马上改变了作战策略,
聪明的妈妈不会生出一个笨儿子。
  林菲菲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考虑一会儿,说道:「可以,你问吧。」
  楚江晨循环渐进逐步深入,开始了他的第一个问题。
  「你比较喜欢什么颜色?」
  「黑色或者白色吧,黑色多一点。」林菲菲想了一下说道,可能她的生活里
也就这两种颜色,非黑即白。
  楚江晨不一样,瞬间脑中想的就多多了,我也喜欢看你穿白色或者黑色的,
白色T恤搭配紧身牛仔裤休闲,紧紧包裹玲珑的身材像一个坠落人间的美丽天使,
黑色网丝袜配上齐逼小短裙就更不错了,那浑圆修长的大腿,啧啧。我喜欢,嘿
嘿…
  「乐什么。喜欢黑白色有这么好笑的吗。」林菲菲奇怪的问道。
  「不是…不是,我也最喜欢黑白色了,和姐姐一样的喜好,好巧,嘿嘿。」
  「贫。」林菲菲显然不信,又猜不到他脑海中的想法,只觉得他和微信上跟
自己聊天时候一样爱胡说,林菲菲拉回思绪,开口说:「继续问吧。」
  「嗯,你喜欢养动物吗?比如猫啊狗啊之类的。」
  「这个我记得应该有跟你说过的,我家不养狗。」
  楚江晨想了想,微信聊天这么久,哪里还能记得住,自己又天天和妈妈生活
在一起,应该知道的,不应该知道的不都是知道吗,此刻,也只能迎合奉承道。
  「呃…好像有这么回事。那为什么不养?不喜欢小动物吗?」
  「谈不上不喜欢吧。只是单纯的不想养。」
  楚江晨一想没问出什么,不过自己也不喜欢养,家里养猫狗的女孩子总让楚
江晨感觉有些小心思,有着别样的味道让他不舒服。楚江晨接着问道。
  「你的异性朋友多吗?」
  「不多,大部分都是工作中的同事,谈得来聊的多的,我想,应该就你一个
聊的比较多了。」林菲菲认真的想了想,除了授课和同事偶尔交流下,或者是一
些被她拒绝了一直还来献媚的人,好像就没有太过熟悉的人了。
  而且自从林菲菲有次参加聚会,在聚会过后,被其他几个学校的男老师疯狂
追求,虽然他们都表现的很体面,但是依旧让林菲菲不胜其烦。
  所以基本上老师聚会,集体聚餐等活动,林菲菲除了必须要参加出席的,其
余都会被她委婉的拒绝掉,她不想为自己惹来更多的麻烦。
  「我很荣幸,成为唯一的一个。」
  「呵呵,可能是因为你脸皮比较厚吧。」林菲菲轻笑道。
  「谢谢你的赞美,我很荣幸也很庆幸,感谢我如城墙般厚的脸皮,不然也不
会有今天我们两个,坐在这里畅谈畅聊,就我们两个人,你说对吧。」楚江晨感
觉开始进入状态了,找回了和妈妈在微信时候聊天的感觉,利索的耍起了嘴皮子。
  「应该吧。」林菲菲没赞同也不反对,给了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好,请听下一题,加分题噢。请问…」楚江晨故意拉长了尾音,想把妈妈
的好奇心勾起来。
  「请问,你一生中有过几个关系很密切的异性?」楚江晨说完这个问题,有
些紧张的望着黑暗中的妈妈不知道她会怎么回答自己。
  「你对这个很好奇?」林菲菲好看的嘴角轻微上扬,透露出一丝可爱俏皮的
弧度,反问道。
  「不要提问,请正面回答。」楚江晨心跳在跟着不停加速跳动,妈妈的回答
总是这样,让楚江晨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感觉像是有只温柔的小猫微微的在撩
拨他的内心。
  难搞太难搞,一定要把心稳住不要太着急,刚才自己差点跟着妈妈的话题说
了,那好不容建立起来的节奏就全毁了。那句「是啊」在楚江晨的嘴里不停的来
回打转,差一点就顺口说了出来。
  「一个。」林菲菲用手捋了捋乌黑顺滑的秀发,嘴角带着微笑望着他。片刻
后,语气不紧不慢但很肯定的说道。
  「是我…」楚江晨听到这个答案心脏猛然嘭跳,妈妈这一辈子就一个男人,
就是我爸爸?激动之下,说了前两个字立马就刹住了车,还好爸爸两个字没说出
去。
  「你想的到挺美。继续问吧。」林菲菲没有听到完整的话,自然不知道他真
正的问题,继而接着说道。
  楚江晨深吸了口气,平复一下心情,说:「我想应该是你的丈夫吧。」
  「嗯。」
  「关系好吗?」楚江晨明知故问道。
  「一般吧。」林菲菲并不想继续提这个话题,语气有些感伤和随意。
  「你们多久做一次,就是床上那种事。」
  「停!拒绝回答。」林菲菲没想到他会问这种私人问题,心也是猛然砰砰跳
动了下,脸色有些发红。
  随着楚江晨问题的提升,幽暗的房间里逐渐有一种暧昧的气氛在逐渐蔓延……
                第六章
  「那我换一个问题。嗯…你平时偶尔会感觉到寂寞空虚吗?就是想要了的感
觉。」
  「不会。」林菲菲犹豫着想了想,开口道,语气中有一丝羞意和心虚。
  「不会?你语气不太肯定,你可不能骗人啊。你放心今天说的我不会对别人
去说。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知道的秘密。」楚江晨听出了妈妈语气有些迟疑,立
马怀疑道。
  「骗人就没意思了,我不问了。」楚江晨一招欲情故纵,以退为进的手段使
得很高明。知道大家聊的这么开心,妈妈不会为了这么一个不算太敏感的话题而
结束。
  「好吧,我说就是了。偶尔会有一点。很少,一般不会有。」林菲菲看他语
气很坚持,自己只好做出了妥协让步。
  「那你想要了的时候,一般都会去干嘛呢?」听到妈妈的回答,楚江晨有些
得意,话渐渐的开始变得直白,逐渐想要深入关于性爱的话题。
  「不干嘛。只是去冲个澡,然后睡觉,睡醒就不会了。」林菲菲这回没有迟
疑,她的害羞只是在于自己不应该有那种奇怪的想法,那种深夜独自一人空虚的
感觉。
  「那…你用过手吗?就是手淫。」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楚江晨感觉自己跳
动的心要随时破体而出,呼吸开始沉重起来。
  「没有。」
  「一次都没有?」
  「一次都没有。好了,不许再问这种问题。」成熟温雅的林菲菲脸颊微红,
略带羞意,不明白怎么一回事,话题说着说着居然就跟着被他带偏到这种私密话
题上,开口制止道,接着继续又说:「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是不是该轮到我问
你了。」
  「好吧,你问。」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打我的主意?」
  林菲菲的问题不可谓不尖锐,一针见血直奔主题。
  楚江晨思考了下,心里想的是:是啊,我就是一开始就在打你的主意,妈妈
聪明还是你聪明,可你儿子我也不是个笨蛋啊,这句话是不能回答的,想了下说:
「没有,开始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我又没见过你,怎么会一开始就对你有想法,
只是后来慢慢接触中,你给我的感觉,发现你真的很好,才慢慢的被你吸引,才
爱和你聊天说话,就是这样。」
  「好吧。」林菲菲虽然不尽信,却也勉强接受了他的说法,林菲菲没有上传
照片到朋友圈的习惯,楚江晨就更不会傻到把自己的照片放上去让妈妈看见,所
以她觉得确实从来都没见过彼此的样子。
  「你喜欢做爱的感觉吗?」楚江晨趁妈妈还没发问,赶紧抛出下一个问题。
  「……」林菲菲红着娇嫩雪白的脸,不予回答。「拒绝回答。下一个问题。」
  「你有过后花庭后入做过爱吗?会喜欢吗?」
  「……」楚江晨看不到黑暗中妈妈绯红的脸颊快红的能滴出水来了,只听到
沙发那边传来妈妈呼吸声,渐渐的变得急促。「拒绝回答。下一个。」
  「老拒绝就问不下去了,你回答一个有没有,好不好,喜不喜欢都可以啊。」
楚江晨诱拐道。
  「没有。没有过。」林菲菲语气中都似乎带着一点羞意了。她以前和自己老
公爱爱的时候都是老老实实,他老公是有提出来想试试,被她无情拒绝了。
  「那想试试吗?」楚江晨马力全开,终于在妈妈面前有种运筹帷幄的感觉,
这节奏就对了。
  「不想。」林菲菲的脸色发烫,心有些慌乱了,砰砰砰心跳在持续加快。
  「有过口交吗?喜欢吗?」楚江晨看妈妈能回答前面几个问题,如无其事的
继续问。有意无意间把问题的敏感暧昧程度持续上升。
  「……没有。你……你就不能问点正常点的问题吗?」林菲菲脸红心跳,不
安的裹了裹穿在身上的外套,开口想让他换个话题。
  「很久没来了吧,想试试爱爱的滋味吗?那种温柔的。轻轻地抚摸……」
  「我不知道。」林菲菲慌乱的回答,多年深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欲望,一点一
点的被楚江晨撩动,此刻在不安的跳动,诱人的娇躯逐渐在升温发烫。
  楚江晨突然不说话了,沉默着一段时间,屋内似乎只剩下两人的骚动不安的
心跳声。
  「那,我可以吻你吗?」楚江晨开口了。
  说完后房间内又安静了下来。林菲菲急促的呼吸,胸口饱满耸立的酥胸随着
她上下起伏着,她沉默着没有回应,似乎在思考他的问题。
  片刻后,林菲菲突然笑了,道:「你胆子不是很大吗。试试不就知道了。」
  指针在这一刻似乎在停了下来,时间仿佛是静止的又仿佛已经过去了许久。
今天的夜晚,似乎比往常要更加漆黑幽暗,窗外起夜风了,乌云渐渐聚拢,预示
着明天将不会是一个好天气。
  惨淡的月光都开始隐去,脸红的躲回乌云的身后,房间内在被黑暗渐渐的完
全取代。
  阴郁的天空在小声哭泣和充满欲望的楚江晨沉重急促的喘息声,混合着谱写
出阴天里一曲美妙的交响乐。
  深夜,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在这个漆黑寂静且意乱情迷的房间里,楚江晨和
妈妈林菲菲的对手戏,正在逐渐上演,今夜,注定不平凡…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