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梦想之都】(202)



              Chapter 202 失踪
  老天爷似乎也在帮郭玄光,当两人在楼梯间的地上停止滚动后,郭玄光碰巧
就把司徒帼英压在了身下。
  郭玄光利用身体的重量顺势压着司徒帼英道:「司徒,你听我说嘛,那天你
一直都是蒙着脸的,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虽然两人紧贴在一起,但是司徒帼英好像根本没听见郭玄光的话,眼眸之中
显出一片狐疑。
  紧接着,因为两人紧紧相拥,肉体之间的挤压突然让司徒帼英产生了一种莫
名的感觉,她甚至觉得自己两腿之间好像跑了一条小虫子出来,正在不断骚扰自
己,弄得浑身痒痒的。
  郭玄光看见司徒帼英没反应,又再重复了刚才的话。这次司徒帼英因为身体
的变化,反抗的力量顿时轻了。
  郭玄光以为司徒帼英是明白了自己的话,赶紧又道:「其实我猜那晚你老早
已经袭击过我一次了,但是直到最后我才知道你是谁。之前你一直没露脸,我以
为只是不知哪儿来的疯婆子!」
  司徒帼英的动作像是停顿了几秒,之后喘着气啐道:「呸,什么疯婆子!四
里村那晚我看到你们双郭了,还跟那李傥混在一起,肯定不是好鸟。那晚我一看
到你就想到你是和李傥一伙的了,你还怎么解释!」
  郭玄光又急又气道:「什么一伙?冤枉!我跟那李傥根本就不熟,也不想和
那些混混有什么关系。只是郭大少家里和四里村有些关系,因此那晚拜托我带那
李傥去玩玩,我不知道李傥约了你的!而且我发誓我和郭大少都是在婚宴那晚才
认识李傥那家伙的,我们之前根本不认识他们!」
  「嗬……嗬……这是真的?」司徒帼英眼神依旧犹豫着,不过双手的力量已
经一直在减弱。但是她突然又用力想推开郭玄光道:「哼,你这人居然可以带人
去那间俱乐部,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少给我装!」
  郭玄光拼尽全力道:「不是的不是的,你误会了!我、我、哎……这事说起
来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而且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但是
我保证,我真的是在那里打工的,那里的信息系统都由我负责!」
  司徒帼英自然知道郭玄光是念电脑软件专业的,双手已经几乎没有用力在反
抗了。不过这时她才察觉郭玄光的手居然横着放在自己胸口,压着自己的乳房,
赶紧道:「你、你看你,又耍流氓了,赶紧松手!」
  郭玄光也是一时心急,根本没发现自己手放哪儿了。他赶紧松手跳了起来道:
「误会、误会,哎,我和你之间真的全是误会,比拍电影还夸张,真是的!」
  虽然郭玄光马上拿开了手,但是司徒帼英已经感到紧身衣内的双乳有膨胀的
冲动,身体内部的温度也开始急速上升,让她的呼吸声也变得沉重。
  司徒帼英暗叫不妥赶紧想站起来,但是可能刚才滚下楼梯的时候不知道碰到
哪了,一下子居然没站稳。郭玄光及时扶着司徒帼英道:「小心,小心点!你刚
才没摔着吧?」
  司徒帼英不知为何身体有如此反应,她不想和郭玄光再有接触,马上推开郭
玄光道:「没事,你别再耍流氓了我告诉你!」接着她转身就想继续往楼下走去,
谁料右脚第一步后还没走完就又是一软,眼看就要摔倒。
  郭玄光这次不敢伸手,赶紧靠在司徒帼英身边让她有了支撑道:「你、你就
别逞强了,我送你回去吧!」
  司徒帼英也没办法,只好用手扶着郭玄光的腰,慢慢地想往前走。不过两人
的动作简直比慢动作还慢,一段楼梯走了好半天还没走完。与此同时,司徒帼英
则感到体内越来越热,身体变得像个火球。
  郭玄光道:「看你这样子可不行,来,我背你吧,我们去医院看看吧,别真
的摔伤了!」
  「不,我没事!」司徒帼英咬着牙撑着,「去什么医院,过几分钟就没事了!」
  郭玄光看着司徒帼英额头渗汗的样子,二话不说转身就把她抱了起来,一步
一步地往下走去。
  「你……你……」司徒帼英惊叫了两声,不过身体的反应却是一片舒畅,最
后她只好也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嗬……司徒,你真的要相信我。我的确和那李傥没关系的,全是因为郭大
少。而且郭晓成和他们也是初相识,他应该是为了面子才让我帮忙的。嗬……」
郭玄光一边喘着气还一边解释着,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楼下。
  司徒帼英看着郭玄光满头大汗的样子,紧绷的脸终于有些放松道:「好了好
了,你放我下来吧,我们找辆出租车吧!我不去医院,回家歇一下就好的!」
  郭玄光一听「我们」,心里一喜道:「好的好的,让我送你回去吧!」接着
还突然续了一句:「你今天真好看!」
  司徒帼英想起刚才的「亲密」接触不禁脸上一红,除了身体外她的头脑也有
些发热。不过她赶紧悬崖勒马,低着头不再言语。
  郭玄光也知道自己说过了,一上车就转移话题道:「刚才你说你去那已经四
天了,你为什么去那啊?我今天其实是第一天兼职,所以你之前当然没碰上我了。
哦对了,你应该是要去找你们经理吧,你之前提过在翡翠宫干活的!」
  司徒帼英有些惊讶道:「经理?你在说什么?我们的经理怎么会上这些无聊
的课!我不是来这里找经理的,我其实是在跟踪一个人!」
  郭玄光一脸不解:「跟踪?你在说些什么啊?怎么……怎么你又当警察了?」
  两人各自风马牛不相干的说了一通,都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于是司徒帼
英把来意详细的说明,原来她跟踪的是那位美女陈思妤,而那陈思妤就是之前天
眼侦探社的社长。
  郭玄光听着是惊奇万分,摸着脑袋道:「不会吧,怎么那么神奇,我不是在
看侦探小说吧!」
  接着司徒帼英又告诉郭玄光,翡翠宫的经理应该就是翡翠集团的太子爷,那
天在球场见过的那一位。而陈思妤在经理眼中只是一位阔太的闺蜜,连经理也想
搞清楚陈思妤的身份,绝不会和陈思妤有什么牵连。
  郭玄光道:「这就奇怪了,刚才那陈思妤明明提起翡翠集团太子爷的,除非
她说谎,想利用那太子爷的身份骗那些老板投资!但是不可能啊,如果陈思妤不
认识你们的太子爷,她怎么可以假扮成翡翠集团的经理的?因为另外那些老板好
像也见过你经理的。」
  司徒帼英也是毫无头绪,茫然道:「原本这陈思妤的身份已经够神秘了,现
在被你一说,情况就搞得更加复杂了。对了,你们学校还有这陈思妤的资料吗?
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她的真名?」
  虽然对于陈思妤的事情有太多的问号,但郭玄光和司徒帼英根本不知道该怎
样回答。两人又交流了一会儿,始终整理不出什么头绪,只好作罢。不过经过这
么一聊,让司徒帼英刚才的异样感觉缓和了不少。
  下车之后司徒帼英感到没那么痛了,已经可以自己行走,不过仍然要郭玄光
搀扶着。
  郭玄光道:「你可别逞强,如果不行就让我背你吧,太勉强了反而不好,你
不去医院就得多歇歇,别撑着!」
  司徒帼英咬咬牙道:「没事,你扶着我就好。」她靠着郭玄光的身体,慢慢
地往宿舍里走。
  走着走着,郭玄光带着汗味的雄性气息让司徒帼英又有了些心乱如麻的感觉。
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心里赶紧默念着:「镇定镇定,你不要胡思乱想啊!」
  郭玄光留意到司徒帼英一直捂着右边髋骨的位置,进门后就让司徒帼英侧着
身子躺在了沙发上。他接着道:「我看你刚才肯定是髋骨撞上楼梯级了,不过现
在你已经可以走了应该没什么大碍。我帮你拿药油揉一下吧,如果真的是骨头有
事马上就可以察觉,如果没事那也可以帮你舒缓一下!」
  司徒帼英的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起来:「那、那就麻烦你了!」不过当她想起
自己穿的是这件新买的黑色连体紧身衣,而且衣服里面还没有内衣时,实在不知
道该怎样让郭玄光帮自己!
  郭玄光随后也发现了司徒帼英的尴尬,他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我不
是想耍流氓的。这样吧,我帮你把药油拿过来,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休息,
但是如果有问题记得去医院检查哦。要找人帮忙我肯定是没问题,或者晓城也可
以的!」
  司徒帼英看着郭玄光离开的背影,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她心想:
「司徒帼英你这是怎么呢?怎么会有如此反应?那家伙还不知道能不能完全相信
呢,你怎么可以乱想东西的!」她不敢再想,强迫自己把思绪转回到那社长身上。
  对于陈思妤陈社长的事,司徒帼英觉得是乱七八糟的,怎么想好像也是一片
空白。
  更何糟糕的是那个拜托司徒帼英了解陈思妤的人,翡翠宫的经理,这几天也
突然失踪了,根本就没有在酒店里看见过他。并且翡翠宫里是流言四起人心惶惶,
好像有种要树倒猢狲散的感觉。
  其实当端木安被抓后,司徒帼英心里就突然多了一种强烈的失落感。整个人
表面上觉得轻松了许多,但实际上又并不觉得如此。
  每天在酒店和家之间穿梭,司徒帼英感到生活变得有些无趣。要不是前些天
无意中在翡翠宫附近发现了陈思妤的行踪,她恐怕整个人都会觉得麻木的。
  这时候有些郁闷的司徒帼英打开了电视机,正好赶上了一个特别的新闻报导:
「据警方透露,翡翠宫经理除了毒品以外,还涉嫌与前公安局局长儿子的谋杀案
有关,不过详细情况有待进一步了解……」
  这消息对于司徒帼英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吓得她赶紧拿起手机上网查阅相关
的资料。结果一向没怎么留意新闻的司徒帼英发现大概两个小时前网上是铺天盖
地地报导翡翠宫经理贩毒的新闻,还有几篇已经提到经理已经被警方逮捕了。
  看完那些报导后的司徒帼英才醒悟原来那天经理是和她一起去高尔夫球场拿
「货」的,还有端木安给女朋友喂食的毒品应该也是经理那来的。那经理肯定是
在翡翠宫里贩毒给住客,他以高尔夫为借口一直由球场那入货。
  「天啊!这事……这到底……」司徒帼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呆
呆地躺在沙发上。
  第二天司徒帼英醒来后发现昨晚的伤处已经好了很多,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今天司徒帼英原本是上夜班的,不过她起来后就急急忙忙地往翡翠宫赶去,正碰
上翡翠集团的代表律师在宴会厅回答记者的问题。
  只听见那律师道:「我们很不幸地宣布之前在酒店里确实有毒品交易的存在,
警方也掌握了证据。不过,不过我要强调的是,这完全是个人,个人的事件,和
翡翠宫和翡翠集团没有任何关系。据目前的证据显示,违法的行为完全是前任经
理的个别行为,没有牵涉到酒店,没有牵涉到其他的人……」
  听到这里司徒帼英已经明白,经理确实已经被捕了。而且为了集团的利益,
就算他是太子爷也似乎已经被放弃。
  「翡翠集团的老板大概不想和那端木局长同样下场吧!本来以为可以只手遮
天,谁知道为了儿子连自己也赔了上去!」司徒帼英叹了口气,觉得胸口有些郁
闷,就走出了酒店。她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和建筑,忽然感到非常陌生。
  其实司徒帼英来梁山市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她此时觉得自己好像和这里完
全无法契合一般。「人人都说梁山市是实现你梦想的好地方,但是我现在真不这
么认为!」司徒帼英看着那些高耸的大楼,心里有些泄气,「我看这里是摔破你
梦想的好地方才对!」她想着想着,突然大声地叫了起来「啊——」。
  大叫后的司徒帼英觉得有一团火在身体里燃烧起来,让她整个人都兴奋不已。
于是她干脆回家换了运动服就到联大的操场上跑起圈来,一直跑到自己筋疲力尽,
才懒洋洋地回去翡翠宫上班。
  经过了8个小时的通宵工作,加上腿部仍有些许不适,终于让司徒帼英感到
昏昏欲睡。她回家后洗了个澡就躺了下来,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终于在朦胧之中
醒来。与其说是睡够了,不如说是她被体内的那团火叫醒了。
  「呵……嗯……」司徒帼英觉得每一处毛孔都像是有条小虫在蠢蠢欲动,只
好在床上左右翻滚着。她的意识也渐渐随着身体滚动清醒,情绪也高涨起来。正
当她觉得热情难当的时候,不经意看到桌面的闹钟显示着已经是晚上7点。
  「陈思妤!上课!」现在这神秘的陈社长已经成了司徒帼英生活里的唯一重
点,一想到这事她赶紧一骨碌爬了起来,马上就准备往联大那赶去。
  想起待会儿会看到郭玄光,还有昨晚的感觉,司徒帼英当然还是穿上了那件
紧身衣。当她对着镜子整理自己头发的时候,不经意地打量着自己的模样,看着
看着又想起了那天郭玄光赞美的话。
  「我……真的很好看吗……嘻嘻……」司徒帼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已
经陶醉在那性感的身段中。
  不过司徒帼英当然没忘记今晚的任务,她在将近晚上八点的时候来到联大。
她一如之前那样悄悄地接近私校的课室,但是今天还没走到六楼就已经听到有人
在高声说话,声音也并不是郭玄光的。
  「你怎么都要帮我们找她出来的!」
  「她人昨天已经没来了,又联系不上,而且翡翠集团出了大事,那让我们该
咋办啊!」
  「翡翠集团不是说了嘛,是经理的个人问题,跟我们没啥关系的。最主要问
题是我今天跟翡翠集团联系的时候对方把之前陈经理说的项目一概否定了,还说
没有陈思妤这个人!」
  「对对对,我们又没干犯法的事,他们经理什么的我可不管,我只要把我的
钱拿回来就好了!」
  「好了各位,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要强调的是我们这里是学校,
是上课的地方。至于你们生意上的事我实在是无能为力,而且刚才我也当着你们
面尝试联系陈思妤同学了,我也是尽力了。虽然我帮不上忙,但是我建议你们可
以考虑一下报警,因为如果你们所说的是实话,那么那位陈同学和已经被捕的经
理就有诈骗的嫌疑了!」
  最后说话的是招晟,他是被郭玄光给请回来的。因为陈思妤两天没出现又联
系不上,那五位老板今天一来就逼着郭玄光要他解决这事。郭玄光当然无计可施,
最后只好打电话向招晟求救。
  有了一众老板的这么一闹,今天的课当然也不用上了。说实在的招晟确实也
帮不上忙,那五位老板最后只好忿忿不平地离去。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