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狼狈来了之人靠衣装俱乐部2】(情色狼人杀)



  第二章:分出胜负「嗵」
  又是无边的黑暗。
  「全场肃静!」冰冷的机械声。
  「游戏第二轮正式开始!」
  「现在有请1号开始发言,1号可以开始证明自己的身份。」
  1号美女宝儿被炽白的灯光照亮,那在灯光下明晃晃的大白肉体看得李斯也
是瞪直了双眼。
  模特宝儿不似大众模特那般瘦削,赤裸的身躯尽显火爆丰满,肉质满满却没
有丝毫赘肉的紧致大腿紧紧地闭合,上身躬曲,露出了光滑细腻的玉背,一对3
6D的雪白大球被白嫩莲藕般的玉手环抱捂住紧贴着美腿,窒息的春色在极尽挣
扎的遮掩下更显爆炸。
  在那不时传来的哭噎抽泣声的渲染下,那柔弱的大美人儿真是勾人的想要尽
情蹂躏她!
  李斯难受地扭动了下屁股,将小兄弟摆到舒服的位置,不由砸了砸嘴巴。
  这硬了真不是我定力差,毕竟是个纯爷们儿啊!
  尤物宝儿就那么一直地低头抱身哭泣,众人不知道,但李斯相信男人的目光
肯定都一直地紧盯着她猛瞧。
  时间就这样过去,李斯心中暗数到了20秒时,冰冷的电子声响起。
  「1号发言结束。有请2号发言,2号可以开始证明身份。」
  灯光转换,聚焦到了2号美女曹梦身上。
  伴随着1号雪白的肉体隐没在了黑暗中,李斯暗暗感叹:这傻姑娘怕是真的
被黑暗吞噬了啊,这最后的机会都没有把握住。
  当1号宝儿全身赤裸却没有在李斯预料中的被淘汰出局时,李斯回想之前的
所有一切还有3号洪海和6号鲍韦那提前吃了更多信息的问题,李斯就瞬间领悟
到了这游戏所有的大概。
  李斯不由摸了摸鼻子暗自好笑,这么变态的规则自己都想的明白,或者说这
游戏的规则出乎意料的合拍自己的思维啊~难道自己也是个变态吗?
  这些念头看似很多,但只是在李斯的脑海里很快地闪过,李斯悠然地将目光
看下2号,掌握了大概规则的李斯终于有了赢下这游戏的底气。
  2号美女曹梦真是相当解释了江南女子的这个名词,秀发飘然,肌肤水润,
婀娜多姿,余音甜美。
  只是她那女强人式的言行却是少了几分江南女子的柔情似水啊。
  曹梦鲜红的旗袍也早已褪下,全身只剩下了紫色的蕾丝边情趣胸罩和性感内
裤,她也没有害羞地遮掩,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一双修长的玉腿交搭翘着二郎,
在上的左腿有律地上下点头着,玉足上的红色高跟鞋在抖动下更是润色了几分鲜
丽,成熟女人的魅力展露无匹。
  李斯暗道一声艳丽!
  红狐面具下一张鲜红的嘴唇轻齿:「营销的策略就是地将自己的商品好的一
面尽可能多的展示给客人,而作为一个营销经理,我想我对自身理念的贯彻大家
想必也都看到了不是吗。8号林旭帆小弟弟~咱们配对吧,姐姐很喜欢你哦~」
  曹梦说着对着8号的方向很是自然地弯了下身,那在紫色蕾丝胸罩包裹下愈
显挺翘的白兔看的李斯也是暗自点头,这女人真的很会推销!是个干销售的!
  「2号发言结束。有请3号发言,3号可以开始证明身份。」
  发言来到了3号洪海。
  「哈哈,宝儿大美人儿,你现在可没有哭的时间了哦~」洪海大笑的满脸扭
曲,淫色噬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模特宝儿没有丝毫地遮敛。
  「原形毕露了啊。」李斯默默感叹。
  「宝儿大美人,这轮票选赶紧把票投给哥哥我哦~不然你可就要被淘汰出局
了哈哈~啊哈哈哈~」
  伴随着洪海的话语,埋首哭泣的尤物宝儿赶紧抬起了嗪首,摇头哭喊道:
「呜…呜…我不想死…呜呜…我都听你的…我都听你的…呜呜…」
  「哈哈哈!好,过!」洪海转瞬隐没在了黑暗中,只有那狂笑依旧不歇。
  灯光打到了4号,李斯的心在初始又是慢跳了几拍之后,随之越蹦越快,李
斯的眼神不容自己控制地瞟向了女神的大腿,可惜令李斯遗憾的是,女神那双腿
闭合收拢侧坐的优雅坐姿展露了完美的风情,却没有一丝泄露的春光。
  李斯不由不感叹:「不愧是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女神啊,如果说曹梦外形诠释
了江南女子的话那么秦雅就是真正完美诠释了江南女子这个名词啊。」
  「身形窈窕、秀发飘然,水润无暇的肌肤,温柔婉约的声音,优雅的白色碎
花旗袍衬托出高贵出尘的气质,犹如从古典江南画卷中走出来的绝代佳人,脱俗
不似人间啊!」
  不过李斯一想到这样好似仙女一般的美人儿优雅的旗袍下却是寸缕未着!李
斯的小弟弟就感到一股热流不受控制的汇聚而来。
  「4号是个英语教师,专门去伦敦学习过,你们有了解的话应该能清晰地分
辨。」
  「Weareis……」
  「然后就这样,过了。」
  秦云雅极力稳住自己的怯意,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编织着谎言。
  「现在已经明白自己身上的衣物就是关键,被脱光就等于淘汰出局。而在上
轮我说谎了被脱去一件,那这轮只要我票选的人没有票我那我就再脱一件,就算
票我了那我也能活到下一轮。」
  「现在一个已经要淘汰出局了,但是最少的一个却还一件未脱,看来这轮我
要票他。」
  「加油,秦云雅,你一定能活到最后!」
  不管秦云雅心中所想,灯光现在来到了李斯的头上,李斯把心中的草稿再次
咀嚼,暗想没有了问题之后,开始说了起来。
  「这位洪海大兄弟,你还真是可怜啊,被个女人耍的团团转呢,难道你真的
以为自己这么轻松地就逮到了一块美肉吗?」李斯也翘起二郎腿,十指交叉放在
膝盖上,转头朝着黑暗中的3号嗤笑地说道。
  对方得意的笑声果然戛然而止,李斯暗道维持脸上不屑的表情继续地说道:
「这个1号女人这么拙劣的表演你都看不出来,或许你也就是个菜鸟罢了?」
  「这个1号模特宝儿,到场的时候是我们当中的前几位,但我观察过了,在
座还有很多空位的时候她没有选择其它,笔直地向1号位置走去然后坐下了,然
后还坐的很是慵懒闲逸,但在游戏开始之后就表现得很是无知怯弱,这是为什么
呢?」
  「难道她真的天真到觉得这个游戏会这么简单?我想在座的各位只要智商正
常水平都不会这样认为吧,想想我们都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李斯说完这一分析,停顿了10秒,理理思绪,也给其他人一点思考的时间。
  「唯一的解释其实很简单,这个模特宝儿根本就是在演!她就是一个妓女!」
  「她自身的本钱很足,游戏开始前在大家都互相观察时,她充分展现了自己
的魅力吸引到了在座男人的关注,然后游戏开始后她装作一副纯洁无知的柔弱模
样,骗取了多数人的投票,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
  「新人觉得衣服脱完就是被淘汰了就是坏事,难道老鸟的3号你也这样认为
吗?」
  「不是的。」说到这时,李斯自信地一笑,把视线从3号上收回然后投向在
他对面的1号尤物模特。
  「因为1号你就是个狈!你就是个妓女!」李斯掷地有声地说道,「因为1
号你知道妓女就算脱完了衣服也不会被淘汰的对吗!」
  「衣服是『人类』生存的圣衣,但可不是野兽的!野兽们与生俱来的兽皮就
是它们最好的保护!」
  「对吗1号宝儿?不对,或许你宝儿的名字也就是个代号吧?因为你就算说
了谎也无所谓,因为你本来就想一轮就脱光自己的衣服嘛。」
  这时对面一直传来的哭泣声也停止了,李斯脸上的表情笑得更加飞扬了。
  他歇了歇气再次开口说道:「我想1号的计划就是装作良人,然后首先脱光
自己的衣服,在吸引出了狼之后,那剩下的猎物就很明显了。」
  「哝,那个只剩裤衩的小男孩8号不就是吗?她只要在这轮票选脱了8号最
后的裤衩然后勾引8号选她自己,她就可以完美地胜出了。」
  「不得不说1号是真的聪明。」说到这时,李斯情不自禁地都鼓手称赞了起
来。
  「可惜啊,你的表演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因为我第一轮之后,我就抿出
来了全部的良人,也就是2号曹梦和4号秦雅!」
  李斯放下二郎腿,双手放到沙发两侧,头靠到椅枕上,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
上,用一副尽在掌握的姿态说道:「2号曹梦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很强势不露怯,
把自己的新人身份掩饰得很好,但还是暴露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她在介绍身份时也说了谎,这是她大胆的地方,敢于质疑规则,但她在结
束后迟迟不肯脱衣服然后看到圣光后完全不知所措的表情却清楚地出卖了她新手
的身份!」
  「而至于4号嘛,她一直地表现都显得很是淡然平静,真像一个伺机而动的
老手,可在场上已经出现了两个狈的情况下,毋庸置疑,她就是最后的一个新人!」
  「因为7号狈的爪牙已经亮的很是明显了不是吗?别告诉我7号也是个新人
然后正好就中意了8号这个小男孩。」
  「场上的形式已经很明显了,1号和7号是狈,3号、4号、6号、8号是
良人。」
  「这样。」李斯伸出两根手指在身前笔画,「咱们狼狈来瓜分一下肉食吧。」
  「3号,4号给你,2号归我,然后8号是你7号的,6号这个新人很聪明,
那就让他继续存活下去好了。」
  「至于1号嘛~想骗我们在场所有人,我们直接把她拍的『原形毕露』没意
见吧。」
  「就这样,过。」
  灯光转移,重新归于黑暗的李斯努力稳定着自己狂跳的内心,这个全身投入、
欺骗在座的每一个人包括自己的感觉,真的让他有种着迷的快感。
  「别激动,别激动,效果到底怎样还不知道呢。」
  「虽然还算蛊惑,但破绽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也有很多,现在的关键就看
6号这个老鸟了,看能不能赌对!」
  李斯连忙转头看下灯光下的6号,只见6号耷拉着脑袋一副害怕的模样。
  「我…我…想活下去,请放过我。」
  「nice!」李斯黑暗中的双手重重地握了握。
  灯光很快转移,在6号隐没在黑暗中的最后关头,李斯看到他对着自己无言
地说了一句话。
  「很精彩的演说,我就给你个机会。」
  7号发言。
  「既然5号帅哥都已经分配好了,奴家对这结果也很满意,自然是很乐意接
受了。」7号跳狈身份已经表露无疑。
  8号竟然还在纠结游戏要进行四轮,呵,四轮可不是铁则,胜利的条件只要
完成…
  「第二轮发言自证环节结束,请开始投票。」
  「1号…投给8号…」
  「2号投给8号。」
  「3号,投给1号!」
  到了秦云雅,白猫面具下的表情如何李斯窥视不到,但坐在近旁的李斯能看
到她的食指在不安地撩动。
  秦云雅现在也是很茫然。
  「难道不是最后生存下去的人就是获胜吗?!」
  「现在身份都被发现了,自己该怎么办?」
  「获胜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冷静下来!好好想想秦云雅!」
  「这个5号已经透露了很多信息:游戏应该由2狼2狈4新人组成,男女双
方各是好坏参半,狼狈找到新人然后可以淘汰获胜,是这样吧?」
  「那新人的获胜方法又是什么?新人找出狼狈吗?不对,看那个3号5号明
目张胆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会害怕被找出来。对了,那个伍经理虽然很可恶,但
他的提示应该没必要再欺骗我,他说这是个生存游戏!」
  「是对我而言的生存游戏?或者说是对所有新人而言的生存游戏!」
  「新人也是如此得被一件件地扒掉衣物、迈向死亡!」
  「可为什么狼狈的衣服可以肆无忌惮地除去,而新人就只能面临死亡呢?!」
  「那给新人投票权来干什么?!脱谁不都是不利吗?」
  「逆向思维一下,竟然游戏已经规则完全得不对称了,新人没有丁点的优势,
那么肯定隐藏着我没看到的规则是对新人有用的!」
  「这样一个类狼人杀的游戏,投票权一直是关键力量,也是平民最大的力量!」
  「或者是这样,被除掉衣物的狼狈肯定也就有了被淘汰的可能!只是我现在
还不知道罢了。」
  「那抛开这个问题,既然投票权这么重要,那么现在我的当务之急就是投好
这一票。」
  「现在场上5号、3号、7号、1号是狼狈,而他们分别剩下两件、两件、
两件、没有,现在他们好像在内讧,在投票拍1号狈,正好给了我机会…」
  「那么不管怎样,现在我知道的一条铁则是不会变的,那就是衣服对谁而言
都很重要!对人类是圣衣,对野兽是伪装!」
  「那么,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扒掉野兽的伪装!给不知道的淘汰创造好条件!」
  秦云雅的目光不再迷茫,她抬起了柔荑指向一旁:「4号,投5号!」
  这5号太危险了!
  「现在有请五号投票。」
  李斯能够感觉到,经过之前的强势发言,现在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把全部的注
意力投注在了他的身上。
  这种被他人忌惮的情形对于人生一直很挫败的李斯来说,真是妙不可言啊!
  现在一切真的都尽在李斯的掌握了,连老天仿佛都感到这二十多年来对他愧
疚太多了,现在一直地在帮他。
  「5号发言。」李斯慢慢地竖起右手,在聚焦的灯光下,略显瘦小的右手直
直挺立,像是一把灌注了圣光的审判之剑!
  手臂重重地挥下,胜负已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