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记忆编辑】01章张婷婷篇(催眠)



  新买的电脑能上会所,时隔多年又回来了。
  今天叔叔和婶婶近二十年的婚姻终于破裂了,两人已经去过民政局和离后,
张婷婷孤单的留给三叔。过一段时间等婶婶收拾好东西后婶婶便会离开。
  我静静的看着趴在我床上暗暗哭泣憔悴的张婷婷,张了张嘴,确什么话都没
说出来。面对着她,我始终缺了那么一丝勇气,尤其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仅仅连
安慰她都做不到。
  是的,我一直暗恋着她,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一直暗恋着学习优秀而又美
丽大方的她,尽管生为男丁的我在家很受宠,尽管她是我妹妹。
  我做到她的身边,心里很不知滋味,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把她揽在我怀
里,她竟没有挣扎,抽噎的泪水却是更加悲伤。想当初她的那知性美丽,那苗条
修长,那活泼开朗,那一切的一切让我那样痴迷和心动。
  然而初中后,她轻轻松松的考上了一中,而我勉勉强强搭上了三中的尾巴。
一中远,三中近,在此之前的也就偶尔的周六周日她会回家。半年后的暑假终于
有了长时间相聚,原本以为是她的开心容颜此刻却是挂满了悲伤的泪水。
  我不知在多少个日夜渴望将她拥入怀中,将她的身体和心灵与我融为一体。
  今天意外的将她搂入怀中,我的心里却是多少的欣喜,却转眼被她的悲伤渲
染成更加悲伤。毕竟爱一个人,内心总是卑微的。
  我不禁想到小时候的两小无猜,我们上学前上学后一直都是在爷爷底下长大。
  初二以前一直同床,高中以前基本同桌。
  「婷婷,不要再哭了。」张婷婷趴在我的身上哭泣,憔悴的她让我看着心里
十分难受。我拍打着她的背部无声的安慰她,从夏季单薄贴身的T恤传透来的感
觉,让我心里隐隐有些晃神。
  「不,张健啊张健,你怎么这么贱呢?现在没看见婷婷哭的这么悲伤吗?」
  我心里暗暗的自责着自己的良心,我低下头看着依靠在我身上的婷婷,视线
越过那清纯知性的面孔,在了她宽松的衣领口处停留了下来。婷婷因哭泣而忽视
了宽松的衣领,将她胸口前白皙饱满物若隐若现的暴露在我眼前。
  不,这是你的妹妹啊!我暗暗恼火自己躁动的青春期,咬紧了牙齿,但是憾
不动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眼睛眨都不眨死死盯着那洁白的饱满。
  「毕竟是堂亲。像这样依靠着我,一直这样在一起就已经很满足了。」不不
不,我怎么能这么想,我怎么能盼望她一直遭遇不测呢?而且我怎么能看她的胸
部呢,若是我的行为被发现了,我……
  哪怕一眼,多看一眼就好。我咽了咽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块,要是真
有梦里那个记忆编辑能力该多好啊!要是有了这能力,我就直接启动这能力。
  我想了很久,回过神不由得嘲笑了自己,竟然还妄想的这么厉害,完了,发
呆的时候一直盯着妹妹的胸部看,这么长时间了妹妹肯定发现我不轨的目光了,
或许以后将会疏远我了,我不由得苦涩一笑。
  回过神,呐,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妹妹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唉,要死了要死
了,说不定老死不相往来了。唔,我的运气不会那么坏吧,或许妹妹是睡着了呢!
  我微微抬起头,视线上扬,却发现妹妹无神的眼睛看着我的胯下位置,整个
人似乎也不动弹了。
  这,这是真的?我有些难以置信,为什么是有些难以置信而不是完全不信呢?
  因为这是我极度渴望拥有的梦,让我无法拒绝,内心一直期盼下,让我不是
不可能接受超现实!
  好在我的意识还算清醒,阅过无数催眠文的我还能想起一些开头,我用手在
妹妹眼前晃了晃,没有反应,我又用手指头点了点她的脸颊,也没有反应,最后
我掐了掐她的腰,也还是没有反应。啊,这是一个美丽的人偶,可以让我为所欲
为的人偶。
  现在就为所欲为,不,我突然清醒过来,还得弄清楚自己的能力,同时完善
一切布局。至于妹妹这个身份,不好意思,当超凡力量来临以后,这层禁忌也就
变成更加刺激我的动力了,仅有的亲情温情被欲望撕扯的一塌糊涂。
  对不起了,婷婷,为了转移你的悲伤,我只能无耻的让你对你父母的感情转
移了。我怀着三分歉疚、三分好奇、三分激动,还有一份不安的心情抓住了她的
手。
  婷婷,我这也是为你好,当你再次清醒过来,你将不在犹豫彷徨悲伤,而是
充满幸福快乐,即使你不知道我为你做出的一切,但是你还是会为我的努力而付
出代价,毕竟你的幸福快乐是来自我的劳动成果,我接受我的报酬很合理,哪怕
报酬就是你自己,当然,你也会很开心的付出报酬。
  那么以构造- 推演- 编辑顺序构造出新的记忆,先从你小时候最深刻的记忆
改起吧……
  「爸妈又不理我了,呜呜。」五岁的小婷婷坐在池塘边上,抱住双腿,将脑
袋埋在膝盖和胸口。一个人孤独的默默流着眼泪,从下午直到晚上快吃饭时间。
  原来小时候三叔和三婶关系就很不好啊,对不起了,我一直很欢你,请原谅
我的卑劣,不,请感激我的牺牲。修改:「爸妈又不理我了,呜呜。」五岁的小
婷婷坐在池塘边上,抱住双腿,将脑袋埋在膝盖和胸口。
  「可是我不仅会理婷婷,我还要婷婷的。」我突然从树上窜了出来。
  「真的吗?」小婷婷一脸希翼的看着我。
  「真的,绝对真的。」我满脸保证「拉钩钩」小婷婷不自信却还是满脸希翼
看着我。
  「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好了,以后你不许不要我。」小婷婷破泣为笑。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嗯,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的身后
突然出现了圣光,身影变得高大。(没错,这是我特意做出来的特效。)
  「女人?是像爸爸妈妈那样的吗?我不要那样。」
  「不是哦,是皇上和侍女那样的。」
  「这样啊,我能当皇后吗?」
  「这个就看你的表现啦……」
  ……
  哈哈,第一个记忆先从她的心里种下种子。再往后看记忆:「哥,我是不是
多余的,家里经常在吵架。」婷婷满眼泪痕的看着我。
  「不会的,婷婷乖,婷婷不是多余的。」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她。这时候
我形象特别高大,看来这也是她一直对我好感的主要原因了。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不行,得增加些内容…
  「哥,我喜欢你。」七岁的婷婷看着我的侧脸,抽泣的说道。「我们在一起
吧,不要像我爸妈那样。」
  「啊?」我一脸迷茫。
  「薛宝钗嫁给了贾宝玉。所以婷婷要嫁给哥哥。」婷婷顿了顿,深吸了一口
气,眼里闪动着泪水和对我拒绝的担忧。「哥哥以后要一直对我好,一辈子不许
变,就像尔康一心一意爱着夏紫薇,你也只能对我一个人好,不许和其他女孩子
玩。」
  等等,这是什么鬼?一心一意吗?呸,我TM电视看多了吧,不过……
  我突然想起了上午婷婷刚才无神的瞳孔,以及领口露出的春光。不,不要想
着这些。那,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婷婷的呢?安静、倔强、知性、柔弱、美丽,
我喜欢的又是她哪一点呢?真要一心一意和婷婷在一起吗?堂亲这道槛。
  唉,我又突然想起来小学六年级的刘怡,她,应该算是我的初恋吧!可惜我
和她的窗户纸被阳子捅破以后,我和她彼此见面就很害羞。最后她家搬到市里面,
于是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始就结束了。
  不,不能再想了,女人,我要的是更多漂亮的女人,继续编辑:「不行。」
  我看着被我拒绝后,眼里失去光彩的婷婷,我接着说。「那怎么行呢?哥哥
可是要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么多人,可以一个洗衣服,一个烧饭,一个扫地,
一个伺候我啊。嗯,你可以做我的妃子。」
  「这样啊,也行。」婷婷突然抱住我,把脑袋贴在我的胸口。「我以后就是
哥哥的妃子了。」
  「嗯,你就是我的爱妃了。」
  「嘻嘻,拉钩。」七岁的婷婷突然笑靥如花,勾起了小指。「拉钩上吊,一
百年不许变……」
  哈哈,进一步加深印象,让婷婷接受后宫这个现实。我继续编辑了七八个记
忆后,到了小学六年级。
  「婷婷,你看你看,隔壁班上的宁文瑞好帅。」后面的阳子捅了捅婷婷后背,
指着路过的宁文瑞。
  「是挺帅的。」婷婷淡淡的说了一句,却发现阳子的目光转移到了午睡中的
我身上。
  「婷婷,我喜欢你哥,你帮我撮合撮合呗。」阳子抓住婷婷的肩膀,脑袋凑
进婷婷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看上了哪个帅哥,我帮你介绍,」
  「又浪了你……」婷婷丢下一个白眼,继续看起了课本。「他放学后会和几
个同学去菜市场打卡牌,你自己想办法。」
  这,我,唉,果然不是空穴来风,难怪身边亲人都说阳子喊他们很积极亲热,
很可能喜欢上了我。虽然说阳子长得也不错,只可惜,我真的将这个黏皮糖当成
了妹妹,而不是婷婷和静雯那样的意淫的妹妹。真是讽刺啊,我叹了叹气,修改
吧。
  「婷婷,你看你看,隔壁班上的宁文瑞好帅。」后面的阳子捅了捅婷婷后背,
一脸花痴看着路过的宁文瑞。
  「是挺帅的。」婷婷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目光转移到了同桌的我,尽管睡
姿很不雅观的我口水都流了下来,婷婷却是看着我的睡姿轻轻的笑了出来。
  「婷婷,我喜欢你哥,你帮我撮合撮合呗。」阳子抓住婷婷的肩膀,脑袋凑
进婷婷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看上了哪个帅哥,我帮你介绍,」
  「又浪了你……」婷婷丢下一个白眼,继续看起了课本。「他放学后会和几
个同学去菜市场打卡牌,你自己想办法。」
  「欧耶……」
  「可惜哥哥心里没有你,应该只是把你当成了好兄弟?否则一起加入哥哥的
后宫,那该多好啊。」婷婷看着兴奋的直跳脚的阳子,不由得小声自语。
  呼,后面我又将七八处记忆微微调整修改。修改了这么多记忆,应该没什么
大漏洞了吧。
  「呜呜……」婷婷的抽泣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婷婷,不要哭了,不是还有
我吗?」我盯着她泄露出的春光,上前安慰她。
  「嗯?」她的抽泣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接着抽泣。
  「不要哭,乖,你说过有我一个人就行了的哦!」
  「不,不一样,我是骗你的。」婷婷的声音在抽泣中断断续续显得沙哑无比。
  什,什么?可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修改记忆,记忆中的感情不在其
中吗?我一把搂住她对她进行记忆修改。我瞬间将我和婷婷之间的关系修改成情
侣关系,除了最后一步,其他什么都做过了。刚才的记忆也被我修改成内心悲伤
下,急忙向我献身,希望我永远不放弃她。
  记忆修改结束后,怀里的婷婷身子一僵,嘴角拉扯出一丝牵强的笑意。「算
了,让我静静好吗?我想休……呜……」
  婷婷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扑上去,把她压倒在床上,双手狠狠的抓捏住
她发育中的胸部,我鼻孔呼吸出来灼热的温度喷洒在她的脸上,我疯狂的轻吻啃
咬着她的脸颊。
  「啊!」我疼呼惨叫一声,婷婷竟然对着我的腰间狠狠一掐,我停住了动作
惊愕的看着她,迎面而来的是一巴掌。只见她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一副恨不得杀
了我的表情,尽管如此,我依旧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对我的惊惧和惶恐。
  怎么会,这样…我整个人清醒过来,心里压抑的欲火和怒火消散一空,心里
一痛,唉,一切只能重来了。我不顾她的挣扎,将她变成呆滞状态。
  我脱光了我和她的衣服,把她还未发育完全的身体展现在我面前。
  砰砰砰,就在我兴致高涨的时候,突然敲门声响起。
  卧槽,我心里暗骂一句,心里一吓,一直昂奋的jj顿时萎缩回去了。
  「谁啊?」我随口一说,但是心里还是砰砰响,我看了看赤裸的婷婷,慌忙
把她的内衣和她一起放倒在床上用被子盖了起来。
  「小孬子,你讲我是谁啊?」婶婶的声音从房间外传了过来,声音里还透着
一股质疑的味道。
  遭了,一时精虫上脑,忘了婶婶和三叔闹翻离婚了,今天下午婶婶就要走了。
  「怎么还不开门,磨蹭什么?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还有,婷呢?」我
欲望下的苦主妈妈语气越来越不客气。
  「来了来了,声音小点,婷婷刚刚哭睡着了。」我努力压住自己内心的慌乱,
慌忙将我的外套套上,顺便将我的内衣也塞进被子里。
  我撇过身子打开门,上半身伸出门外,结果正对着的就是满脸不开心的婶婶。
  四目相对下一言不发沉默的婶婶,她的眉头很快皱起来,我上身的细节被看
破了,不过我早有打算,心一横,抓住她的手,将她也处于编辑状态,看到呆滞
的婶婶,我常常的松了一口气。
  我仔细看了看婶婶,经常在外地跑业务晒太阳的她,皮肤意外的那样的白,
微卷的头发随意的披在两肩,颧骨微微高凸,显露出一丝刻薄样貌。从小我就打
心眼不喜欢这个尖酸刻薄斤斤计较的婶婶,甚至还有些惧怕她,更何况现在做贼
心虚,好在有金手指在手。
  然后我彻底打开门,随后我就惊呆了,婶婶的后面还站着我的另一个堂妹,
那就是伯伯的女儿张静雯。遭了,我看到静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赤裸的下体,我
心一横,迅速跑到她面前一把抓住没有缓过神的她,将她也处于编辑模式。
  「呼呼,真吓人,特娘的坑,不过好在没问题了。」我瘫软在地上,过了约
四五分钟才缓过气,我平息好自己的心情,然后打量了眼前两个真实人偶,心里
不由的浮现出其他想法。
  我想了办法将静雯放在了床底下,垂下来的床单恰好可以遮藏住这个人偶。
  然后就是熟妇人妻婶婶了,我将她的衣服剥干脱净,然后让她配合我将她人
和她的所有衣物放在衣柜里面,然后开始继续我的游戏了,当然,在这过程中我
又发现并使用了我的能力的几个新用处。
  处理好这一切,我起身锁起家里所有的门,然后回到我的床上掀起被子,一
个洁白如玉的娇嫩女体和一些内衣便重新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将婷婷的双腿打开成M型摆放着,让她靠在我的身上,我赤裸着身子紧贴
着她光滑的后背,让她的一只手握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罩住她的下体,而我的
手则是从她的腋下穿插而过,握在了她的娇乳和她覆盖在娇乳上的手,婷婷的乳
房被我轻易的握在手里,我的手掌和乳房之间还有不少空余。
  随后我发动能力,让我怀里的婷婷和衣橱里的婶婶以及床下的静雯一起恢复
正常状态。
  我指尖在婷婷的双乳上来回滑动着,婷婷的嘴中发出轻声的呻吟。婷婷紧张
的抓住我的双手,脸色瞬时像熟透的苹果,她撇过脑袋呆呆的望着身后的我,僵
硬的身体暴露出婷婷的不自在,眼神中还带着害羞和欲望合一的复杂神情。
  我呵呵一笑,松开了怀里的一动也不敢动的婷婷,轻轻地凑进她的脑袋,看
着她紧张羞涩的闭上了眼睛,我亲吻了她的额头,然后慢慢将她身体松开。
  「乖,不要急着把身体给我,先真正做好心里准备再说,这么贵重的东西不
值得轻易交付。」我摸了摸她滚烫的脸颊,然后转身站起假意的穿起衣服来。
  「哥,我早准备好了一切,否则我不会主动脱衣服的。」婷婷呆呆的看着我
弓着腰,强忍着欲火的背影,羞涩的她一把抱住我的后背,把脑袋埋在了我背部,
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更何况我的爸爸妈妈不要我了,从今以后主人就是
我唯一的归属了。」
  「婷婷,我们……」我假装犹豫。
  「不可能也要可能,我不奢求做主人哥哥的妻子,但是必须要做哥哥的情人,
不论是女仆还是女奴。」婷婷抱住我的手突然伸到我的胯下。「主人,请让您昂
扬的巨物给卑微的女奴恩宠。」
  「婷婷,你怎么……」我背对着婷婷的语气充满疑惑,但是内心快要笑炸了。
  「主人哥哥的小黄书藏的一点都不严密哦!」婷婷悦耳颤抖的声音遮挡不住
她内心对性事的羞涩和惶恐,然后缓缓的自己解开衣服。17岁充满青春活力的
少女身躯就这么赤裸裸暴露在了自己哥哥主人的面前,婷婷洁白娇柔的脸上染着
迷人的红晕,明亮的眼里透露出羞涩、兴奋和期待。
  修长的脖颈下,一对洁白的娇乳和粉色尖端同样娇小的粉红色奶头暴露在我
的眼前,再往下看去,身体的曲线在经过纤细腰肢的收紧后又骤然扩张,最后顺
着两条修长的美腿在脚尖收拢。
  大腿根部的处女小穴只在最顶端有着稀疏的黑色毛发,两片可爱的蜜唇紧紧
闭合,或许是过于兴奋,花唇中间那条细长的肉缝已经开始有晶莹的液体渗出。
  「喜欢我吗?」婷婷悦耳的声音隐隐带着颤音。
  「喜欢!当然喜欢。」居高临下的视觉让人隐隐产生高高在上的刺激感,我
一把把她按倒在床上。接着我含住了张婷婷的双唇,很快把舌手伸进了她的嘴里。
  「哥,我,好害羞,真的好害羞。」婷婷闭着眼急促的喘息道。「我,我的
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是一种新的体验,证明你的内心也很喜欢,我要慢慢在你的身上烙上我
的印记,从今往后你就是属于我私人的了。」我们接吻着,彼此吮吸着对方的口
水,一股香甜的味道弥漫在我的口腔内。我不时地摸着婷婷的乳房,婷婷的稚嫩
的乳鸽早在我的爱抚下胀大变红了不少,可即使如此,依旧十分幼嫩可爱。
  看着眼前着不断晃动的着娇小的嫩乳,我没有理由放过,我的嘴唇亲吻着她,
慢慢地移到了她的胸部,立刻靠近张嘴含住了一个柔软的包子。手也没有闲着,
一手攀上了另一座高峰,另一只手着拦腰抱住,方便我自己细细的品尝和把玩。
  我吮吸着少女丰满的双乳,「嗯啊——」婷婷嘴里吐出轻盈的呻呤。接着,
我游览到了少女的双腿间。我看着她白嫩的大腿,轻轻地抚摸着,不时地按着双
腿间的密处。
  「啊!」张婷婷突然尖叫起来,因为庆的手指顶到了她的阴蒂。她的双腿紧
闭起来,双手抓着我的头发。
  「来,放松,慢慢感受…」
  「主人哥哥…」张婷婷像个眷恋的小狗,她轻轻地抬起手,抓住了我的阴茎,
娇嫩的手和乱伦的刺激、还有初体验,让我的挺拔的肉棒几乎都要炸裂开来。
  看到肉棒的表面已经沾满了清澈透明的淫水,婷婷的身体缓缓下沉,直到肉
棒穿过湿滑的蜜唇,龟头的最前端微微进入了只有小指粗细的穴口,婷婷浑身一
颤,停止了动作,抬起头看着我的脸,明亮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坚定,说道:「请
主人为婷婷开苞,让婷婷真正成为主人的性奴。」
  我抓住婷婷纤细嫩滑的小腿用力一拉,只靠两腿支撑身体的婷婷顿时失去了
平衡。动人的女体在重力的作用下骤然跌落,雪白柔软的臀肉撞在我的大腿上,
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与此同时,我的肉棒也借着下坠之势插进了婷婷纯洁的处女美穴,轻薄的处
女膜被瞬间刺破,巨大的肉棒强行撑开蜜道里的媚肉,好像要将紧窄的蜜道改造
成最适合的尺寸,一缕鲜红的处女血从被棒身扩大到极限的小穴口流出。
  「啊!好……好痛……」婷婷扬起修长的脖颈,俏丽的脸因为破处的疼痛而
扭曲,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悲吟,紧闭的眼角划过痛苦中闪烁着幸福光辉的泪水。
  「我开始动了。」我的肉棒一下插入了大半,龟头甚至已经有一部分刺进了
蜜穴最深处的花心里,开始冲刺起来,不经意中开拓着那细窄的宫颈和幽深神秘
的子宫。
  由于开苞和破宫的双重刺激,婷婷整个人都在颤抖,她上身弓起,好看的眉
头皱成一团,牙齿紧咬着红润的下唇,不断发出「嗬……嗬……」的痛苦喘息。
  全身上下的雪白肌肤上浮现出一片清香的汗珠,美穴和子宫颈的嫩肉因疼痛
而极力收缩,夹得我的肉棒都一阵生疼,而我却痛并快乐着,眯起的双眼和发出
的轻呼无不体现着我此时莫大的享受。
  「好,好舒服…这就是做爱吗?好爽。」我则沉浸在巨棒被小穴里的火热嫩
肉层层包裹的快感和给绝色美少女开苞的巨大满足感中。
  「从今以后,婷婷就是哥哥的了。」婷婷小声的呢喃,此时的她那两条修长
玉腿大大分开,胯间的处子蜜穴与我的阴部紧密相合,肌肤相贴找不出半点缝隙,
白皙平坦的小腹上突兀地凸起一块,隐约可以辨认出是肉棒的形状。
  「婷婷,我能穿入你的深处,在那地方爆出射出吗?」这就是处男吗?才刚
刚进出几次我就忍不住缴纳自己攒了存了17年的存货了。
  「我,我还没做好准备…不过能为哥哥生孩子,真的感觉好幸福…」婷婷幸
福的笑容瞬间将眉头残存的痛苦给掩盖了过去。
  「现在是婷婷最幸福的时刻呢…」她那天鹅般雪白修长的玉颈高高扬起,娇
艳红润的小嘴发出一丝诱人喘息,明亮动人的眼眸半眯着,水润和柔媚都快滴出
来……
  ……
  人物暂设:张婷婷:张建的堂妹,叔叔张继民和婶婶任惠秋的独生女,和张
建同年出生,比张建小五个月份。长发平胸长腿,美丽中带着秀气,活泼中带有
文静。因为父母经常吵闹屡次要离婚乃至分句,使得她自小独立自强。外表看似
外柔内刚,实际内心敏感,渴望关怀,珍惜和重视感情,喜欢小孩和狗。
  有心计,有主见,有城府。学校里面成绩各科占优,经常学习到深夜。生活
中注意卫生,房间整洁干净。老师眼中的好学生,长辈眼中懂事的好孩子。但不
知道如何和人接触相处,生活学习中按老师和长辈要求做,学习委员和纪律委员
的她,在部分人眼里,很是傲气。
  张静雯:张建的堂妹,伯伯张继明和大妈李俊慈的独生女,比张建晚两年出
生。短发大眼平胸,修长身材隐藏在宽松的衣服里面,男孩子气满满,因为父母
重男轻女原因,外表看似要强,实则渴望认同和尊重。
  小时候嫉妒主角,把自己当成男孩子疯,又因为渴望认同和重视小弟小妹,
渐渐成了朋友和同学中的大姐大。后来开始变得小女人性格,渐渐在熟人面前娇
气起来,开始涂抹化妆品,想要点女人味。
  任惠秋:张建的婶婶,张婷婷的母亲。丰胸肥臀白肤,研究生学历,眼睛看
人毒辣,很容易看穿他人。因相貌和知识水平,自认不平,心高气傲,脾气不好,
说话喜欢带脏字,对生活不满。生活中干活敷衍,在孩子面前喜欢端架子。小时
候长相和成绩是班上同学羡慕的对象,遇到高中退学的差生老板同学,心有不甘,
但对生活的不满,终沦落在对方的花言巧语和金钱攻势中,选择抛离丈夫和女儿。
  张菁:张建的姑姑,大张建的十一岁,原名张羽爽。英气娇小活力,三观极
正,小时候嫉恶如仇,好打不平,长大后开始懂得委婉,但依旧爱憎分明。高中
谈过一场失败的恋爱后,改名为张菁。喜欢给小孩子讲爱国故事,喜欢给青少年
讲热血军旅知识。参过军,因斗殴事件被记过。
  不喜欢化妆和打扮,但是生活中还是特别干净整洁明亮。始终单身,约在军
营的时候,开始对男人无感,内心将一切奉献热血和爱国。可怜几个当兵的哥们,
苦苦追求不得。是雯的闺蜜,给雯灌输了不少思想,渐渐使雯喜欢上军人。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