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我的女警妈妈】 第三章



  没想到这次这个人只是不知道拿了一些什么东西给妈妈就走了,临走还挥了
挥手,像是把妈妈赶走那般,看着妈妈手里面的东西应该是一个类似U盘的形
状,只见妈妈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把手里面的东西放进包里面就离开
了。
  第二天,妈妈像往常一样上班,并且还是穿着工作服,直接开车到了她的单
位。妈妈的心情还是很不好,久久不能平静,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到她在单
位的工作。
  上午的时候,妈妈一直阴沉着脸,表情很是不好,连同事给她打招呼,她都
没怎么理。
  刚开始上班的时候妈妈进了一个办公室,那应该就是她上司的办公室,听妈
妈说过,她一直都很不喜欢那个上司。
  一会儿,办公室里面传来了吵架的声音。吵架的内容可想而知,看来应该是
她的上司安排不当,才让妈妈迫不得已的用那种屈辱的方式来换取情报吧。换做
是普通人,哪有人心里会没有怒火的?
  里面,妈妈的指责声音越来越大,连过往的几个警察都忍不住竖起耳朵,听
起里面的动静。至于妈妈说了什么,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意思十分隐含,可
是我也可以猜到七八分。
  「你说,小黎到底是因为什么发了这么大的火?」
  「还能有什么?肯定是那个老头刁难她,给了她什么难办的任务。」
  「不过,这个老家伙还挺有本事的,居然可以让一向冷静的小黎火成这样。

  走廊里传来了两个警官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妈妈愤怒地大骂着她办事不利的上司,声音几乎整个楼房都压不住。即使在
窗户外,也可以清晰的听到妈妈说的什么话。对方可能也自知他的失误和理亏,
所以没有发出什么辩解,也没有再辩驳什么。
  过了一会儿,妈妈愤怒的声音总算停了下来。然后就听到了门狠狠撞击在墙
上的巨大声响。以及一连串的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
  妈妈回到了办公室后,脸上还依旧存留着怒色,只见她好几次拿起了手机,
但是又狠狠的摔到办公桌上,好像在纠结什么事情。
  最后妈妈还是拿起了手机,犹豫了犹豫,在上面播出了一串号码。
  电话拨通了以后,话筒里面传来了一个稍微有点熟悉的声音。带着磁性,有
点像昨天那个和妈妈交换情报的那个男人。
  男人好像说了一个关键词,那就是第二个情报。可是交换的东西没有听清,
估计也不是什么好的事。
  「够了,这种过分的要求,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紧接着,妈妈愤怒的声音压住了电话里面没有说完的话。
  「你同不同意无所谓,反正情报在我这。你好好考虑考虑吧。」男人故意放
高了音调,话筒里面的声音很大,大到其他人侧目看着妈妈。紧接着,话筒里就
传来了「嘟嘟」的挂电话声音。
  「神经病!」妈妈狠狠的把手机扔了出去,手机撞到了墙上,屏幕瞬间摔得
粉碎。
  妈妈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又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她的办公室。然后走到不远
处的一个办公桌的前面,这个位置的主人是一个被人投闲置散来做文职工作的男
人,大概五十来岁,升迁无望又还没到退休年龄的老油条。
  「你这个老糊涂,究竟是怎么做事的?上次给我的文件资料里面又错了一张
!」
  只听见妈妈好像把一个文件袋狠狠的拍在了老油条的桌上,然后又开始大发
脾气。尤其是语气,是从来没有过的失态。
  老家伙捧起文件夹看了一会儿,随即不屑一顾的笑了笑,「我说妹子,有必
要发那么大的火吗?不就几个断句嘛,改了给你……」
  「改什么改,重做!」说着,妈妈拿起文件几下几撕烂了,「下班之前给我
!不然通报批评!」妈妈怒目圆瞪,因为生气而上下起伏的酥胸看的老油条一阵
心猿意马。
  「真是不好意思,黎警官,这次是我失误了,下次我会注意。」看到妈妈发
火,老油条马上服软了,但是道歉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勉强。应该是那种不好发作
的发火。
  「你到底要给我添多少麻烦?别以为你是在警局待得时间长,就可以这样为
所欲为!如果你再这样不检点,小心我真的通报批评你……」
  看来妈妈的情绪真的很不稳定,一通话下来,把老油条说的一句反驳的理由
都没有。也不知道妈妈这样得罪了这个老油条,会不会给接下来的行动中带来麻
烦。
  妈妈说完,转过身就走回办公室了。
  最后看到那个面相猥琐的老油条,正在用愤愤不平的眼神打量着妈妈的身体
,看着妈妈因为走路而被女士西裤紧紧包裹着的浑圆而又结实的翘臀,还有翘臀
以下那双傲人的大长腿,都让老油条的眼里一阵火热,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根本
就不怀什么好意。再加上妈妈漂亮的脸蛋,估计他在心里想了无数次把妈妈压在
身下蹂躏的情景了。
  而妈妈却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猥琐的眼神。
  好在下午警察局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吃完中午饭的妈妈直接回到了办
公室,先趴在桌子上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接着又开始忙她的工作,无非是记录档
案,整理一下这几天社区里面所发生的大事小事。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妈妈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原来是一个年轻的警员。
看他的样子也不过20多岁,难道他也喜欢我样子看起来很年轻貌美的妈妈吗?
  答案一定是肯定的,就妈妈这保养得青春靓丽的脸蛋和这完美无瑕凹凸有致
的身材,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对她产生几分心动。毕竟大部分男人都是只靠下半身
思考的动物。
  「你好黎警官,请问今天下午下班你有空吗?」
  「没有,我要赶在我儿子下午下课回家之前给她做饭,请问李警官你有什么
事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本来想请你吃饭的。不过既然你没时间,那么我可以
送你回家吗?正好我们两家顺路,你可以搭个顺风车省一点车费。」
  「那好吧,麻烦你了。」
  「有什么麻烦呢?我们都是在一起上班的同事。」
  ……
  听着男警官的口气,他应该是暗恋妈妈很久了吧,而且他的样子很是年轻。
我妈妈说话的语气也很真诚,有礼貌,难道妈妈也对他心动了才会同意他送她回
家的吗?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下午,妈妈下班了。她拿起自己的包包和她的那个男同事
,两人一起走出了办公楼。然后,妈妈坐上了那个男同事的车。
  一路上,年轻的男同事一直对着妈妈嘘寒问暖,不过妈妈的回答却很是平静
简洁,多余的话根本就不舍得说一句。远远的停下了车,一同走向了我们家门口
,难道妈妈还要邀请这个男人来我们家做客吗?
  「就送到这里吧小李,真是麻烦你了。」
  他们停了下来,只见妈妈落落大方的对那个男同事笑了一下,示意他停下脚
步。
  「那个……黎警官,其实……」
  那个男同事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他仿佛不甘心就这样结束。
  「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你们真的没有必要
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况且现在你还年轻,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
  「可是我喜欢你,而且你现在只身一个人带着儿子会很辛苦,我可以想办法
让你接受我,并且帮助你一起去调查你前夫的那些事。」
  「那是我的丈夫,永远是我的丈夫,不是前夫。不好意思,我现在真的没有
任何想法。照顾好儿子,和彻底摧毁杀了我丈夫的那个组织。现在是我唯一想做
的两件事情。在没有处理完我丈夫和组织的那些事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再婚的。

  而同事张了张嘴,好像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妈妈却又打断了他。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如果没什么事情,我要先回去了,我儿子
还在家里等我。」
  妈妈头也不回的往家门口走去,高傲的背影,强大的像一个女王。压的那个
男同事根本就抬不起来头,他的爱是那么的卑微,卑微的让妈妈根本就不愿意多
直视一眼。
  这几天下午妈妈除了他的单位,其他地方什么也没去,我白白跟踪了一下午
,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或许是我多心了吧。或者说,妈妈的计划是定在几天之后

  妈妈最近老是加班,不过每次妈妈外出的时候都会提醒我帮我注意他给我留
的午饭、晚饭,或者又让我自己买饭。因为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在所有人面前懦
弱的我。
  这也给了我一个机会,知道妈妈什么时候会出去交换情报,知道她什么时候
有事。所以现在我能做的只有耐心的等待。我真的很想知道 那个害死爸爸的组
织到底是什么来头?或者说,我想看见妈妈不出那些曾经我没有见到过的表情,
做出没有见到过的事。
  有的时候,我也会为自己这些龌龊的想法感到羞耻,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了自
己的好奇心。这是我憋走了,很想寻找一种奇特的刺激感。这种刺激感正是源于
,从小把我带到大,我眼里严厉的妈妈。
  这几天都加班,我有些不满。但是妈妈不能老是陪着我,我从小就知道。妈
妈不但是妈妈,还是那个冷漠美丽的警察,还是个要给爸爸报仇的爱妻。面对妈
妈再一次和我提起要加班还是通宵的时候,我有些忍不住了。妈妈老是这样,为
了工作就可以不管不顾!
  大晚上的,去警察局有什么好的。那个,那个老油条,还老是觊觎妈妈的美
貌!我常常看到他猥琐下流的眼神留恋在妈妈的腰臀和长腿上。真是恶心死了。
要是妈妈晚上出去被那个老混蛋占了便宜可怎么办呢。
  可是此时的我根本没想到,就算妈妈被那个老油条当着我的面欺辱,我有没
有勇气站出来保护妈妈呢?我只是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一头热血的跟着妈妈而已
。哦不,苍蝇都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别人面前,而我,只能——如同过街老鼠
一样的偷偷摸摸跟踪妈妈。
  当晚,我又再次跟着妈妈来到了警察局。我看到警察局里来了很多特警和刑
警,门口也停了很多车,此时警察局门口漂浮这一种紧张的气氛。
  得益于备受欺凌,我对于这种非正常气氛很敏锐,毕竟以前要是班级里在我
进门后是种气氛的话,那我肯定是跑不了一顿揍或者一顿欺辱了。今天的警察局
门口连门卫的表情都不太对,一定是要发生什么了。一定是。
  我不敢靠近警察局,只能躲在旁边一家书店里假装看书。因为警察局现在人
来人往,要是贸贸然跟着妈妈一定会出问题的。到时候被妈妈抓住,虽然不会揍
我,但是一顿责骂是逃不了的。现在就算妈妈找过来,我也可以说是来看书的。
  我一边假装看书,一边悄悄观察着警察局。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了,夕阳已经
斜照。有大爷大妈有些拉着孙子孙女吃完晚饭开始散步路过警察局的,有白领开
着小车路过警察局的,也有些贫穷些的人,带着疲惫的身体踏上回家的路。走过
警察局门口的人不计其数,但是我一直没看到他们有任何一丝想要出任务的动静

  这次可能是个大任务了。
  我走到另外一家店,开始东逛西逛。毕竟在一家店呆时间太久被店家记住脸
可不妙。大约晚上七点,太阳收了最后一丝光亮,天色擦黑时,那些警车才有些
人上车。
  特警是最后上车的,留而不发。我看到妈妈了!她旁边正是那个老油条,还
有老油条的领导,一个局长。
  妈妈和他们上了同一辆车,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我没有车,打出租车也没有那么多钱,只能垂头丧气乘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路上人已经少了,我回到家,家里冷冰冰一丝人气都没有。我随便吃了点饼干就
跑到妈妈的床上躺着。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妈妈她已经开始了她的行动——捣毁那个组织的分部。
她和两个领导坐在一辆车上,不因为别的,就是为了她那一份准确的情报。妈妈
是在领导面前打了包票的,才赢得了这么一次机会。
  老油条当时就不赞成这次行动,非不肯将情报上报,妈妈直接找了局长,局
长为人倒是很正派,二话没说就组织了这次活动,当然,对外打的名头就是在普
通不过的一场扫黄打非行动。妈妈可是立了军令状,不得不陪在两位领导身边。
她其实更想抓住那些犯罪分子,给自己的老公报仇雪恨。
  警车内部空间还是很大的,但是两个大男人坐在后排也不宽裕,尤其是那个
发福的老油条占据了很大的地方,妈妈因为瘦,被安排坐在中间。一路上,趁着
妈妈和局长专心致志的回报工作,老油条的手假装无意的搭在了妈妈的后座上,
若有若无的摸了妈妈的屁股。看妈妈没有反应,局长也一心扑在指挥工作上,他
的手又撩了一下妈妈的大腿。
  妈妈这次就不和他客气了,直接狠狠的踩了老东西一脚。痛的他龇牙咧嘴,
但是领导在一旁,他也不敢吱声。
  晚上十点半,酒吧街正是揽客的时候,妈妈看着一帮特警悄悄包围了一家K
TV。和别家不同,这家KTV里面一个揽客的人也没有,连站街女都不敢到这
里来。只有几个小喽啰在附近巡逻。妈妈也主动请缨,亲自下车抓人。
  特警悄悄逼近,无声无息的拿枪抵住了他们的脖子。解决了那几个人,就剩
下屋子了。不过他们此刻应该正在开会,可惜他们永远没有圆满散会那一天了。
妈妈脸上带上了一种异样的色彩,她终于,在多年以后,摸到了那个组织了。
  随着一声令下,特警扔了几个催泪弹进去,里面很快就穿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有几个马仔拿着刀冲到了外面,大部分都被特警制服了,但是还是有些意图袭
警,被当场击毙。妈妈一马当先,冲进了屋子,成功抓住了首要人物。他此刻正
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小姐,一手意图开枪。
  妈妈一把拿住一个人挡在身前,回身一脚狠狠踹在他的下身,疼的他腰一弯
,妈妈顺势一滚,翻身到他的身上,把他死死的压在地上,一双冰凉的手铐就拷
在他的手上。等到警察清理了场子,警察局长也非常满意,鼓励一般的拍了拍妈
妈的肩膀。
  「真不错,你可真是我们警局的人才!」
  「领导过奖了,都是同事们的功劳,才能有这样的成绩。」妈妈虽然冷漠,
但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
  总之今天得胜而归,警察局又开始加班加点的审问这帮社会败类了。他们大
部分都是串了供的,不过这次让警察拿到他们持枪袭警的证据,他们恐怕是不得
不进去了。现在就是要熬,和熬鹰一样,熬到他们开口承认自己的嘴,熬到他们
说出重要情报。
  注定一个无眠夜。
  不过妈妈没有留在警察局。她刚刚尝到了复仇的美妙滋味,迫不及待的想要
和自己的丈夫倾诉,也想要见见自己的孩子。领导知道她最近加班多,也默许了
她回家。妈妈几乎是飞奔回了家,不过走到家门口,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孩子应
该睡了呢。
  我在半梦半醒间,妈妈似乎回了家,我朦胧间看到妈妈轻轻抚摸着我的脸,
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又拿起合家福来仔细端详。
  「老公,我今天成功捣毁了他们的分部,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所有的
一切,我都记得,都记得……」妈妈动情的说着,眼泪快要掉下来了。她卸去冷
冰冰的外表,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深爱丈夫的女人。和女子本弱,为
母则刚的道理一样,让柔软的女孩坚强起来的,从来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爱
。不过妈妈这一席话,说明她还有下一步动作。
  从那之后,妈妈和我又待在家里吃饭了。我也乖乖上了几天学。不过这样平
静日子没过几天,妈妈又开始加班加点的忙碌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几天之后,妈妈又一次接到任务要外出,应该还是交换情报
。如果她没有接到这种重要情报,中午肯定无论如何都会回来给我做午饭。
  还没有到中午我便早早的从家里溜了出来,跑到妈妈的单位门口躲起来,等
着妈妈出来。
  这次妈妈还是叫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竟然还是上一次拿U盘的那个小区。
  还是上次的那个小混混,现在我才清楚看到他的样子,大概20来岁,一头
淡蓝色的短发,身高应该只有一米六左右,打着几个耳洞,穿着一身朋克的造型
,整个人显得不伦不类,典型的社会垃圾,站在身高腿长的妈妈身边就跟侏儒似
的。
  我稍微凑近了一点,尽量竖起耳朵,听着他们的交谈。这片破旧的居民楼几
乎没有住什么人的样子,好像一个社会底层的贫民窟。
  「美女,又见面了,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
  「不要跟我废话,这次我想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哦,你不说我还真忘了,不过这次我想要的东西可不仅仅是上次那个那么
简单了。」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吧。」
  「啧,美女,我奉劝你和我说话客气一点。你别忘了,之前若不是我给你传
达情报,在组织里面破坏他们的计划,你也没有那么容易得到第一个情报。」
  妈妈的身体好像颤抖了一下,仿佛在犹豫什么或者想什么。虽然男人是和她
拐弯抹角,可是想必她也能猜到七八分。
  「我只是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时间长了我们都会被发现。」妈妈的语气稍
微缓和了一点,她尽量保持心平气和的和面前的男人说话。
  「哦,看来我们这天是聊不成了,那我就直说了吧。」
  「我说了,不要跟我废话。」
  「那如果……是你的身体呢?」
  「你!」
  妈妈瞬间被气得脸色通红,我的脑海间也瞬间浮现出了上一次见到的画面,
想必妈妈此时和我一样。不知道这次妈妈会不会同意?如果真的同意了,那后果
可是比上次要严重的多。
  「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你个人渣!」
  此时妈妈已经被气得大骂起来,虽然声音很小,可是我还是听得很清楚。
  「要不要是我的事,同意不同意是你的事,之前我已经说了,你不是说了吗
,不要让我跟你废话,那么我就把话说明了。你从还是不从?」
  「卑鄙!我是死也不会答应你的,反正第一条线索我已经得到了。这次我就
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妈妈这次居然拒绝了,是没有想到他的拒绝却惹怒了对方,本来这就不是什
么能见得了光的交易。现在也该不知道是如何收场。
  「你难道想要反悔吗?告诉你,如果你反悔,我就马上把你的消息告诉我们
老大,反正你的一切情况我也已经了如指掌。如果你落到我们老大的手里,他绝
对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被激怒的男人一把拽住了妈妈的胳膊,把她死
死地按在旁边的墙上。
  妈妈被按在墙上挣扎了两下,双手一挥,很轻易的就推开了男人。对方虽然
强壮,可是身手并不及妈妈灵敏,而且个子矮小。
  我突然想起来了,妈妈如果外出执行任务,一般都会带着枪的,难道这次她
也带枪了吗?
  妈妈身后后空翻了几下,逃离了墙根。看她摆出的架势,应该并没有带枪,
这么危险的任务,她不带武器,真是太冒险了。
  男人虽然不会什么功夫,可必定有着力气的优势。就算妈妈对他又踢又打,
可必定没什么力度。对男人的伤害也不大。最后消耗的还是妈妈自己的体力。
  不出所料,还没有打几分钟,妈妈就已经气喘吁吁的扶着墙站在地上,可是
眼神依旧就有神的瞪着男人,对方忍不住被妈妈的眼神震撼的后退了几步。
  妈妈也觉得自己的体力敌不过男人吧,所以如果要想打退他,那就只能智取

  妈妈向四周瞟了一眼,旁边有一个巨大的杂物筐,里面放着许多多乱七八糟
的东西,妈妈二话没说,便操起一根木棒,向男人狠狠的丢去,男人躲闪不及,
直接被打中了肩膀。
  「你个臭女人,竟然敢打老子!」
  被彻底激怒的男人彻底扑了上来,妈妈把杂物筐拉到一边继续找找有攻击性
的物品,向男人狠狠的砸去。
  罐子,木棍,还有石头,像这样的东西,全部成为了妈妈的武器。躲在一边
的我只想说,当时的情景实在是太壮观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向天空中飞舞着,乒
乒乓乓的砸在了身后男人身后的墙上。场景真是混乱不堪。
  「谁在那里?怎么这么大的动静?」「老大那边有人,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
人?」「难道是警察找过来了?」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群人的声音,难道是这个男人组织上面的人发现
了妈妈他们?
  听到声音的男人和妈妈瞬间慌了起来,看来他们打架的动作实在是太大了,
居然把附近活动着的组织给招引了过来。
  两个人同时收起了手,向旁边破旧的居民楼梯口跑去。我赶紧站了起来,跟
了上去。要不引起他们发现,我只能躲在楼后面,根据楼梯上的窗户,静静的看
着他们的行动。
  而我转身一看,一群满是纹身的几个大块头已经从巷子胡同口跑了进来。难
道他们真的是妈妈所说的那个害死爸爸的组织吗?
  那就不节外生枝,我赶忙将身体一缩,藏在了旁边的一个被丢弃的旧沙发里
面,旧沙发里面的空隙很大,几乎没有人能够发现我。
  另一边,我的眼睛还在死死地盯着妈妈和那个男人的身影,只见他们两个跑
到了最高的一层楼里面,钻进了一户废弃的居民房里。
  几个男人在四周搜索了一班,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妈妈和那个男人早就已
经跑得不见了身影,躲了起来。我疑惑的看了看周围,又不甘心地刚刚妈妈上去
的楼层,我一看这情景也瞬间慌了,绝对不可以让他们发现妈妈。
  我马上从沙发里面钻了出来,立刻跟了上去。
  不出所料,我果然撞上了那一群正在寻找妈妈的男人。
  「臭小子,你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干什么?」
  看到我之后,那几个男人先是一愣,随即很快放松了警惕,可是谁会对一个
看起来文文弱弱又瘦又小的高中小孩子抱有警惕心。
  我马上换上了一副镇定的脸庞,轻轻的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捡了几个饮料瓶
子,刚刚因为躲藏在墙后的缘故,我的身上已经蹭了不少灰。
  「哦,我爷爷是在这附近拾荒的,我正在帮他捡瓶子。请问我刚刚吵到你们
了吗?」
  这个谎撒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勉强,可是几个男人却发出了一声爆笑。
  「什么啊,搞半天,原来就是个小屁孩儿。」
  「老大最近还真是神经紧张,刚刚听见这边这么吵,还以为出多大事儿呢。

  「切,竟浪费老子我们的时间!走!」
  几个粗壮的大汉一边骂着,一边从楼上走了下来,我战战兢兢的拿着瓶子,
缩在了角落,眼看着他们下楼之后并不急着走远,而是在楼门口聊起了天,还好
他们没有搜索到最高楼。这样也好至少他们没有找到躲在里面的妈妈。不过他们
聊天的声音特别大,我想妈妈一时半会也出不来。
  我丢下瓶子,迅速飞奔到最高的一层楼,也不知道妈妈和那个男人怎么样了

  居民楼最高的那一层,虽然有门,但是也是一个破旧的木门,而且锁还坏了
。这栋楼好像已经废弃很久了,根本就没有注意一个人。
  我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溜进了房间。房间里面的门几乎都是大开着,只有一
个门是关紧状态,里面还隐隐约约听见妈妈和那个男人的说话声。
  门裂开了一条缝,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动静,我慢慢的趴在地上,向门缝处移
之后,便眼睛紧紧的贴着门和观看着里面的动静。
  房间里面精疲力尽的妈妈正在奋力用手抵抗着男人挥舞过来的拳头。这个房
间里面空空的,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成为妈妈的武器,现在她只能依靠
自己的双手和功夫来对抗这个狂徒。
  男人不死心的反手一挥,死死的就掐住了妈妈的手腕,并且顺势将她往后狠
狠一拉,妈妈的头便立刻撞在了墙上。
  只听见「咚」的一声,妈妈便像被人丢弃的垃圾一样,软绵绵的瘫坐在了地
上,而她的脑门儿上,鼓起来了好大一个包,显然是撞肿了头。
  「怎么,你认为你还可以逃脱吗?」说完双手就向妈妈的胸上摸去,妈妈敏
捷的躲开了男人的手,一个手劈,就朝男人打去。男人带着玩味的笑容,看了看
门口,妈妈看到男人的眼神,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门口望去,男人趁这个
机会反锁住妈妈的双手。因为力道很大,直接把妈妈的衣服撕开了一个口子。胸
前,妈妈的皮肤从被扯破的衣服里袒露出来,光滑圆润地乳沟可以勾起别人的什
么欲望。
  男人突然就停止了手下粗暴的动作,附身缓缓的蹲了下来,向妈妈贴近。妈
妈厌恶的将头扭在一边,想要躲开这里。可是她的双手又被男人狠狠的摁在了墙
上。男人个子不高,比妈妈低差不多一头,可是力气却很大,一身肌肉。
  「好啊你,骚娘们,你厉害是吧。那我倒要看看你救不救得了自己。」男人
压低声音威胁妈妈。
  「!」
  说着男人双眼色眯眯的看着妈妈的胸部,手也开始不老实游走在妈妈的身上

  「拿开你的脏手。」妈妈带着怒气的声音压的低低的对着男人吼道。而男人
却一点都不以为然,他的手一点都没有因为妈妈的低吼而离开妈妈的身体,眼神
也更加猥琐的朝着妈妈的下体瞟去。妈妈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
  「别躲呢,黎警官,你这样子可就不美了呢?」男人发出猥琐的轻笑声,听
着这笑声的妈妈整张脸如覆盖了一层冰霜一般。
  「别绷着张脸呀,你这如花似玉的小脸蛋,也给我来尝尝。」男人说着舔了
舔自己有点发干且乌黑的嘴唇,吧唧一下就亲到了妈妈的脸上。妈妈一时间没有
反应过来,被男人亲到脸,她十分嫌恶的把脸转到一边。男人毫不在意妈妈的动
作和神情,只是不停地抚摸着妈妈的周身。由胸部慢慢的下滑到妈妈紧致的小腹
,稍作停留了一下,大手又向下转至身后的臀部。
  「你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呢?下面有没有湿润呢?」男人咬着妈妈的耳根轻轻
的说道。
  而紧接着一个完全代表着侵略和破坏性的吻,在妈妈震惊和不断歪转头部的
躲闪里面,那个男人完成了这个几乎全部由啃咬吮吸完成的吻。
  妈妈抬起头来时,我看到妈妈被咬肿的嘴角已经变得红肿圆润起来。水汪汪
的样子更加惹人恋爱,赤裸裸的诱惑。
  男人有意地朝妈妈笑,传达着未来更多惩罚的恐怖信息,还舔舐着嘴唇和口
腔。连我看了之后,心里都会一阵发毛。他停了5秒,这是恐吓时间。五秒过后
,是下一波威逼。
  男人空出来的手在妈妈纤细的腰身上游走,放慢了速度去抚摸肋骨和胸腔,
在这种不明所以但是目的又逐渐明朗起来的动作里,身下的妈妈终于开始微微发
颤。我下意识的抓紧了门框,预感到了接下来又会发生的事情。
  妈妈扭动着,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摆脱不了身上的咸猪手。
  「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就喊人了。」妈妈有些心虚的说道,实际上她听
到了楼道里面的人正在大声的聊天。她哪里敢喊?别说她身份敏感,这时候就算
是个普通人也绝不希望有人看到这不堪的一幕的。
  「你觉得这里会有人听见么?就算听见了,恐怕你的下场比现在还惨!」
  男人贴近了妈妈的脸,像蛇一样舔舐着妈妈脸上刚刚划破的伤口。
  「……滚。」男人完全无视妈妈的话,他享受这种摆布一切的感觉,张口就
在妈妈不远处的脖根上啃咬了起来。吮吸着滑嫩的皮肤。
  妈妈扭动着身体,直到后者把手滑向来她的两腿之间。她才真的慌张了,妈
妈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来真的!连那副向来淡然的神情也消失了大半,扭动身子拼
命挣扎。
  我伸长脖子,看见那只手掀起妈妈的裙子,卡进了她的两腿,在里面不安分
的摩挲。
  「你到底想干什么?!」妈妈有些底气不足,声音压得低低的,像是从牙缝
里挤出来的话。虽是言语上的抗拒,但是我很清楚的看见,在男人的手伸进妈妈
的裙子里是,身体轻微的一震。
  「我说了,这次的交易。你是没有反悔机会的。放心,我不是那种不讲信用
的人,结束之后,我会把第二个情报交给你的。」
  不等妈妈有反应时间,男人就把他的脏手给塞了进去,他进入的极粗暴,简
直要一股脑儿的把手指都塞进去。看着妈妈苍白的表情,也不知道当时妈妈是什
么感觉,除了刷的一下脸变白之后,就没有其他的表情了。
  我看见了男人的手,已经全部埋没在了裙下,手指不断深入。妈妈紧紧皱起
了自己的眉头。
  男人没有停止动作,他像小矮人一样趴在妈妈身上,毫不介意地在妈妈身体
里面胡作非为地搓挖,甚至顺着体液的润滑开始抽插。
  「看啊,你的身体在被手指侵犯呢?」
  「啊——」妈妈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随后就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狠狠不让
自己发出什么声音来。楼下的聊天声不断传来,妈妈不敢让人发现。
  他加快了手指进入与抽出的动作,还不断在里面搅动,可是他的身体却没有
耐性。只见男人突然腾出一只手开始解裤子。打开的生殖腔里被思考弄得莫名兴
奋的性器已经涨大红肿,高高地扬着头。接着他开始脱妈妈的裙子。并且捏住妈
妈的脚踝,将她的大腿按在胸前
  妈妈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她软绵绵地瘫在墙边,因为其他人在楼道,她根
本不能去反抗。只能任由别人摆布。这个家伙强硬地掰开了妈妈的大腿抬起她的
腰身,两只手像是焊在了她的腰上。
  男人没有急着进入妈妈的身体,相反,他用自己早已膨胀不已的下体,反复
的摩擦着妈妈。
  「想让我进去吗?」一边摩擦着,男人还一边问着妈妈。
  妈妈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说话,闭着自己的双眼,好像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并
不是对着妈妈一样。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