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背叛】(6)



  床头闹钟铃声嘈杂的响起,我朦胧的睁开睡眼,脑袋里似乎有一只手狠狠捏
住我的脑仁一般。
  怎么这么黑?我拿开手机,六点二十分。摸黑穿好衣服,我一把拉开窗户,
呼啸的北风夹杂着黄豆大小的雨滴砸在我的脸上。
  睡意全无的我赶忙拉上窗户,这可真是个坏天气。
  洗完脸刷完牙,我坐到餐桌上。妈妈面色有些不好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
妈妈发现了在袜子上打飞机留下的痕迹。
  我静待着暴风雨的到来,却没想到妈妈叹了一口气。
  「今天天气不太好,你一会回去多穿件衣服,江涛你长大了,要懂得照顾好
自己。」
  我心头一紧,暗道一声不好。想来是昨天干的事情被发现了。只是妈妈不想
挑破,暗示我她已经知道了我的小动作。
  今天妈妈穿衣打扮明显保守了许多。裙装丝袜换成了宽松的休闲裤,高跟鞋
也被束之高阁,一双黑色的朴素圆头女式皮鞋浓浓的八九十年代风格。
  宽松的运动服将妈妈傲人的身材遮掩的滴水不漏。整个人仿佛倒退了二十年。
  想来无非是妈妈察觉到了一个成熟女性的性感服饰对正值青春期的儿子巨大
的诱惑力,所以刻意改变了风格。
  妈妈开车将我送到学校,没想到大老远的就看到李光华这厮在向我招手。
  走到他身旁,他不由分说的塞给我一大包零食饮料。我有些不解:「李少,
这什么情况?」
  李光华眉飞色舞的说道:「江涛,你真是我的好哥们,承蒙你的照顾和帮助,
我这是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吃罢饭,我坐在寝室有些百无聊赖。就问寝室室友要开手机。无聊的刷起论
坛,看着李先生发给我的信息,我总是觉得有一些说不出的怪异感,是我太敏感
了吗?
  忽然间,一条推送占据了我的视野。
  [办公室调教女教师——足交进行时]——李先生。
  这是一场文字直播,无数热情的狼友正在嚎叫着铺楼盖层。十五分钟前开始
的帖子却是有了上百楼的回复。
  翻着翻着,一张图片的出现让我心神大乱。
  李先生那雄赳赳气昂昂的肉龙向天咆哮,一只可怜兮兮的穿着肉色短丝袜的
小脚无力的虚踏在龟头上方。
  喷薄而出的精浆被拍摄者精湛的定格在飞行的轨道上。然而每一个明眼人都
能轻而易举的推断出,一秒钟后。这一只无处可逃的肉丝小脚将被散发着腥臭的
精液射的花容失色。
  这张图让无数狼友叹为观止,却让我如坠冰窟。在照片不起眼的角落里,一
只黑色女鞋正孤零零的翻在角落,被人遗忘和忽视的它正看着它的主人遭人侵犯
的场景。而那双鞋的款式——正是妈妈出门时穿的那双。
  刺骨的寒冷从我的脊椎升起,我突然想起来爸爸的嘱托。妈妈这些日子来有
些失控的情绪。凌乱的线索渐渐组合成一个可怕而又清晰的纹路,它们正指向一
个令人战栗的恐怖真相。
  我退出网页,将手机丢给室友。披上外套就像疯了一样冲进了雨幕。
  无情的风雨很快打湿了我的衣物,身体上的潮湿和寒冷更加加剧了我的不安
和恐惧。
  转身走上教学区的楼梯,妈妈的办公室就在那里。越是靠近,我的心跳就越
是加快。
  可是到了楼梯口的转角,我又不由自主的放缓脚步。
  我多么希望,接下来看到的是,妈妈正全神贯注的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备课,
当她听到开门声时,下意识的抬头看见我淋的湿漉漉的身体,惊讶又关切的拿起
毛巾为我擦干头发。拿出她备好的衣服给我换上。
  然而,窗帘结结实实的遮挡住屋内的情况,我在窗户外什么都看不到。
  我的心沉入谷底,说不上来的感觉让我鼻子一酸。
  今天根本没有太阳,就这样还要拉上窗帘的意义已经不言而喻。
  蹑手蹑脚的走到办公室的门外,我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我的耳朵刚贴在门缝,清晰的听到男子的喘
息声和女人的抽噎声。
  说真的,我真有一种一脚将门踹开,冲进去暴打李先生,拯救妈妈的冲动。
  但是,当我冲进去,看到亲生母亲的玉足和一个同龄人的大鸡巴纠缠在一起
的时候。我会怎么想,妈妈会怎么想,李先生会怎么想。
  毫无疑问,我原本和谐美满的家庭将产生一条不可修复的裂痕,这件事将成
为一根刺入心头的毒刺。永远留在我和妈妈的心头。
  再一想想,当母亲发现我冲进去,看到她的丑态,一向要强的她会不会被彻
底伤害到。尽管她是被人胁迫的,她会放下尊严,声泪俱下的向我解释这一切的
缘由吗?
  「王老师,你的这对脚丫真是厉害,你看我这不争气的小兄弟,总是按耐不
住的在你脚上吐口水呢。」
  「呜…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妈妈软弱无力的哀求声传来。
  满含嘲讽的话语如同一把尖刀,捅进我的心窝里,搅的疼痛难耐。
  他的声音是那么熟悉,是了,李光华,李先生。
  我早该想到的,妈妈那天晚上突如其来的加班,那憔悴的容颜。凌乱的发丝,
浓郁香水味下藏不住的腥精味。
  那个被我和李先生打定主意设法迷奸的可怜女人,就是我的妈妈王玥!
  我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同李先生的对话。
  是我!鼓动李先生下药迷奸我的亲生母亲。
  是我!在妈妈犹豫要不要站出来指出李先生的罪行时,三言两语扑灭了妈妈
反抗的勇气。
  是我!在妈妈逃出魔掌,占尽优势的时候,从背后一脚助攻,将这个可怜的
女人重新踹到了苦难的深渊里。
  是我!将他放进家里,给他留下了安装摄像头的机会,让他拍到了妈妈洗澡
时的视频资料。
  不出意外的话,我拿着妈妈丝袜打手枪的画面也被他发现了。他一定是拿我
的猥亵行为,来胁迫妈妈。
  儿子在家里拿着自己亲妈的袜子撸管。如果这事传出去,我这辈子就完蛋了。
妈妈也会被人戳脊梁骨,抬不起头来。
  我失去力量,瘫坐在门外,张大嘴巴却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咸涩的眼泪和鼻涕流到嘴巴里,我想我此时的模样肯定丑陋的难以入目。
  门的里面,妈妈的惊叫声,抽泣声。男人沉重的喘息声,得意的淫笑声此起
彼伏。
  门的外面,背叛家庭出卖妈妈的畜生儿子扭曲着五官涕泗横流。
  雷雨和乌云覆盖着穹顶,喘不过来气的可怕真相也如同黑幕一样罩在我的心
头。
  过了半天,我才擦干眼泪,行尸走肉般的远远逃开。这个下午,我人生中第
一次逃了课。茫无目的的在暴雨里走来走去。
  勉强平复了心情,我穿着湿漉漉的衣服走进教室。
  无视同学们异样的眼光,我坐在座位上,机械的拿出课本。
  同桌好心的问我:「怎么回事啊江涛,你刚才怎么没来上课。白老师还问我
怎么回事,我就说你身体不适,给班主任请过假了。」
  我勉强一笑:「谢谢你了,有点私事处理了一下。」
  同桌拿出纸巾:「看你也是刚从外面跑进来的吧,快擦擦,别感冒了。」
  上课铃响起,走进教室的却是数学老师:「你们王老师临时有事,请假回家
了。这节课我们上数学,晚自习的话语文老师来看着你们上。现在打开课本,我
们来温习一下上节课学到的内容。」
  浑浑噩噩的一节课就这样度过了。
  下课后,我收拾好书包,背起来就准备回家。李光华迎上来:「涛哥,你这
咋回事啊?怎么跟落汤鸡似的。跟我回寝室,先换上我的衣服吧。」
  他的关切是如此的虚伪和嘲讽,在我眼里,他的形象是如此的扭曲和狰狞。
  两个小时前,他还在折磨我美丽的妈妈,发在网络上和一群对着电脑或手机
屏幕撸管的猥琐男狂欢,现在却假惺惺的来到受害人儿子的面前故作诚恳的问候。
  傻逼儿子这四个字历历在目,我没好气的推开他:「滚开,我还有事,没工
夫和你扯淡。」
  李光华被我推到桌角,他嘴角露出古怪的笑意,好像在问我是不是知道了他
侵占我美母熟肉的事情。
  出租车将我送到小区外,我掏出钥匙,一咬牙推开房门。
  铺天盖地的酒精味迎面而来,妈妈的湿衣服凌乱的扔在玄关的地板上。黑色
皮鞋里各塞着一只乱成一团的肉色短袜。
  我把它们挖出来一看,凝固成块状的精斑遍布整只袜子的表面,部分地方甚
至变黄变硬,手感像纸一样。
  我看了一眼鞋底,她右边那只鞋子里面,厚厚一层粘稠的黄白液体正用恶臭
宣告着主人的恶意。
  我反手将袜子塞进鞋里,扔下外套向客厅走去。
  越是向里走,酒味就越大。客厅的地板上甚至横七竖八的倒着许多易拉罐装
的啤酒罐子。
  琥珀般的酒水在地板上堆积成一个小小的湖泊。
  我寻找着母亲的身影。打开浴室大门,氤氲在房间里的水蒸气还没有散去。
不过从地面的积水程度来看,妈妈应该是洗了很久。
  我走到妈妈的房间门口,屋里传来物体砸地的声音。
  一推门,披头散发的女人正举着一罐啤酒咕咚咕咚的灌自己,酒水沿着她的
嘴角往下流,我心疼的快步走上前去一把夺走。
  「妈妈!你在做什么?」
  妈妈穿着白色的浴袍,歪歪扭扭的靠在衣柜门上。她湿漉漉的头发散在脸上,
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斜露的半边白花花香肉向我阐释着成熟女人的曼妙。
  她的脖子上,半露的酥胸上,半裹着身子的浴袍上沾满了酒水。
  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分开弯曲着。
  浴袍下真空的阴部,不算太密的阴毛根本藏不住那两片诱人的肥唇。
  我的裤裆瞬间支棱起小帐篷,强行挪开视线。我拨开妈妈的头发,捧起她的
醉颜。
  「妈妈,别坐在地上,地上凉。我们回被窝里睡。」
  妈妈醉眼迷离,嘴角还流着口水。她傻兮兮的笑着:「你…呃…你是谁啊
…我的酒…酒呢。」
  妈妈平时是个滴酒不沾的人,她既不会喝酒,也不能喝酒。一口就脸红,一
杯就蒙圈。今天她怕是一个人就喝了一提,我都有一些担心她会不会酒精中毒。
  我按住她的手:「妈妈,醒醒,我是江涛,你儿子!」
  妈妈一愣,然后打了个酒嗝,酸臭的气味简直令人作呕。
  「什…么,什么…儿子…我没有…儿子…只生出…一个…禽兽。」
  她啪的一巴掌甩在我脸上,又重重的抽在我心里。
  「你说…你是…我儿子…那你…嗝…就是个…禽兽!」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既然…既然是…我的…儿子…那你…为什么…要
…害我?」
  她的指甲挖进我的肉里,刮下一道道带血的伤痕。
  「呜…我可是…可是…你的妈啊…呜呜呜…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拿我的袜
子…做那种事啊…咳咳…」
  我咬着牙,抱住妈妈的身子承受着她宣泄的情绪。
  「对不起,妈,我就是畜生,我就是禽兽,我该下地狱,我对不起你和爸爸。」
  我在网络上,和一个根本没见过面的人合伙,将妈妈忠贞的身体出卖的干干
净净。这种内疚感煎熬着我。如果妈妈的悲伤和愤怒能通过伤害我的身体得到宣
泄,那我愿意承受这一切。
  谁知道妈妈双手掐住我的脖子,眸子里燃烧着熊熊怒火:「不许你…骂我
…的…小涛!小涛…是我的…乖孩子…他听话…学习还好…又孝顺父母…住嘴
…住嘴!」
  能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少,我竟然掰不开妈妈的双手,无奈之下,我只能一
拳打到妈妈平整的小腹上。
  呜的一声,一大滩呕吐物喷在我身上。妈妈嘤咛一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我
强忍着反胃感,将妈妈扶起来。拿着毛巾擦干净她身上的污渍,简单的收拾一下
房间,匆匆跑到浴室脱掉沾满呕吐物的脏衣服。
  我顺便冲了个澡。将蠢蠢欲动的小兄弟安抚好。
  「江涛啊江涛,坑妈都坑成这样了,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禽兽不
如啊。」
  我换好睡衣,走到妈妈卧室,她正小腿垂在地上,大半个身子躺在床上。
  我一手环肩,一手抱臀,将妈妈抱起来。她的容颜是如此的恬静和优雅,就
像是沉睡中的皇后。当然。一定要忽略她满身难闻的酒气。
  我用脚踢开平铺在双人床上的羽绒被子,将妈妈轻柔的放在床上。凌乱的浴
衣反而给妈妈带来几分半脱半露的朦胧诱惑。我咽了口口水,把持不住的伸出双
手,摸上了妈妈跳出衣服外的大半个白馒头,馒头中心的紫葡萄圆润饱满,我用
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挤压,极具弹性的乳头在外力的作用下迅速被压的扁平。
  「呜…」
  我连忙收回手,悄悄地观察妈妈的面部表情。妈妈只是吧唧就下嘴巴,并没
有意识到她的儿子正心惊胆战的玩弄着她的身体。
  我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将妈妈的衣服拉好,遮住她高耸的雪峰。
  分开妈妈双腿,我抵近观察那生出我的地方。
  饱满的阴户在黑色丛林里羞答答的小嘴微张。湿漉漉的两片大阴唇显得有些
肥厚,我伸出手轻轻触碰,湿软的手感令人心神荡漾。
  原来这就是女人的滋味啊。
  作怪的手翻起妈妈的唇肉,粉嫩的内壁还在下意识的分泌着晶莹的蜜液。如
同花苞般含蓄的爱豆,暴露在我兽性的视野里。
  我的喉头快速起伏,毅然决然的吻了上去。
  女人的下体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好闻,尽管妈妈刚刚洗过澡,但还是有一
股略微腥涩的气味。我并不在意这些,啾啾作响的吸吮着妈妈的淫水,腥咸的汁
水我却如饮甘露。舌头探进妈妈的阴道,褶壁上的骚肉还在敏感的感受着外界的
侵犯。
  我的舌头抵在妈妈的阴蒂上,舌尖上下飞舞,愈发泛滥的蜜汁反馈着妈妈快
乐的体会。
  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野兽,猛的扒拉掉裤子,坐在床边,气喘如牛的捉起
妈妈细心保养的美脚。光滑如丝绸般的脚面,白玉雕琢而成的纤细脚趾。南海蚌
珠般皎洁的指甲修剪的整齐又美观。
  我小心翼翼的将妈妈的脚丫顶在妈妈的足心,温柔细腻的足底被我进犯的小
兄弟顶出一个浅浅的坑。
  对不起妈妈,你真是太美了!
  我将妈妈的双脚固定在肉棒的两侧,用力的按住它们上下撸动。我的小棒棒
就像两片白面包里的烤肠,在妈妈的足底上下穿梭。
  「我不是个好孩子,所以啊,就让妈妈的美脚好好的惩罚我吧!」
  处男的第一次总是令人泄气的,也就一两分钟的光景,我就垂头丧气的在妈
妈的脚上吐起口水。相比那射满妈妈鞋底的李光华,我就显得很可怜了。只是射
在妈妈脚心和脚尖处一点点。
  拽了两张卫生纸,我清理了一下小兄弟上的痕迹。正要给妈妈擦掉脚上的精
液,我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将精液在妈妈的脚底涂抹均匀。凭什么李
光华这个外人可以做,我就不能做呢。
  将被子盖好,妈妈红扑扑的脸蛋上还挂着一丝甜意。可怜的妈妈还不知道,
她的儿子又在欲望的支配下,玩弄了她熟美的肉体。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地上的啤酒罐子,扔到垃圾桶里,在垃圾桶的底部,一
个小巧精密的针孔摄像头静悄悄的躺在那里。
  哼,李光华,李先生。我眯起眼睛,真实的战斗即将在妈妈的身上打响。我
一定要扭转这不利的局势,将妈妈从他的手上解救下来。
  如今,敌在明,我在暗。他一定想不到,我就是他的合作伙伴——浪子郭嘉。
  我还是有着巨大优势的,如何将优势转化成胜势,就要好好的谋划一番了。
  将爸爸的手机号从电话簿中删去。对不起了老爸,我要背叛你的信任了。
  因为,我也想控制妈妈成熟诱人的身体啊。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