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风雨里的罂粟花】(2.9)



              第二章:(9)
  在车上,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夏雪平浑身散发出来的紧张。她一直侧着头,看
着车窗外,胳膊拄在车玻璃上,食指一直被她的牙齿咬着。
  毕竟上周日那天晚上在「金梦香榭丽」里面遇到美茵和我算是意外,总共也
没说几句话,而今天算是要跟美茵正式见面。按照丘康健的说法,自己的父亲和
弟弟弟媳被杀以后,马上又离开了日夜陪伴的儿女,或许夏雪平的心里也的确是
不好过的吧。
  「你再这么咬下去,咬漏了怎么办?你还怎么扣手枪扳机啊?」
  夏雪平看了看我,似乎刚刚意识到自己正在咬着自己的手指,尴尬地把嘴巴
松开,放下了手。
  我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把自己的手伸到了她眼前:「要不然你实在嘴里缺
东西了,你咬我的?」
  「起开!」夏雪平伸手扇了我的手背一下,我抽回手,看着她忍不住笑了起
来。她。她白了我一眼:「没大没小的!好好开你的车吧!」她想了想,从副驾
驶抽屉里拽出一包盐醋味薯片,打开袋子,一片一片地往嘴里送。
  我正回过头看着左后方盲点变道,回过头以后,两枝纤细的手指捏着三片薯
片,举到了我的面前。「嗯。」夏雪平抬了抬手,看着我。
  「不了,你留着自己吃吧。」我微微皱了皱眉。
  「你吃不吃?」夏雪平继续问道。
  「我不吃……你这口味我从小就不喜欢,你又不是不知道。」
  「吃不吃?」夏雪平微微瞪大了眼睛,继续盯着我,语气也加重了,「张嘴,
快点!」
  看着她一副不可战胜的样子,我实在没办法,张开嘴巴吞下了那三片薯片,
而且她手举得太高,我又双眼看着路况,闭起嘴唇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在轻轻
吸吮着她那柔韧得像两根笋芽似的手指,可她并没有抽回手,就像是等着我把她
手指头舔干净一般。
  齁咸的盐味和令人喉咙都冒火的醋精味在我的味蕾上左右夹攻,我的嘴唇和
舌头则是在围剿着夏雪平的手指。等我把她的手指上舔得没味道了,我才慢慢松
开了她的手。
  她收回了手,低下了头,然后转过脸看着车窗外的街景,用我刚才舔过的手
指捏起几片薯片,继续吃着。
  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市一中门口。靠近校门的时候,夏雪平的嘴里不再
咀嚼,两只手则是紧紧地抓着零食袋子,手背上的血管全都迸起。
  而这时候我也才想起来,在市一中,我也有点害怕见到一个人:美茵的班主
任孙筱怜。自从那天跟孙筱怜分别以后,我心里总有一种很慌乱的感觉,脑袋里
总有一个声音在指责自己,本来要挟孙筱怜就已经够了,又把她一个人丢在男厕、
还没关隔间的门这件事做的太不理智、太缺德了,让我久久不能心安。
  「你们找谁啊?」看门的老大爷本来正举着半导体收音机听着京戏,看到了
我和夏雪平以后问道。
  我和夏雪平分别拿出了警官证,我对老大爷说道:「老人家,您好!我们是
市警察局重案一组的……」
  还没等我说完话,老大爷就对我说道:「你们二位,是来调查那个叫江若晨
的女学生的案子的吧?」
  「对的。」夏雪平说道,「之前局里高层应该跟贵校打过招呼,要求过贵校
全力配合我们调查。」
  老大爷看着我和夏雪平,眼睛往右下方一转,脸上露出了很让人不舒服的邪
恶的笑,接着又很鄙夷地说道:「哎呀……呵呵,那个女学生那个班啊,真是…
…不说什么了!」然后他又拿出一本登记簿:「来,两位警官,登个记。」
  夏雪平拿起了笔,左手放在我胸前拦了拦,「我签就可以了。」接着她用极
为潦草的字迹,在登记簿上划愣出一个「夏」字的轮廓,又填写上了时间和探访
原因,就把登记簿送还给了大爷。
  大爷收起了登记簿,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两个德育处的老师从学校的一
个教学楼里走出来,迎接了我和夏雪平。这两个老师我还算眼熟,之前我来学校
看美茵、接美茵回家的时候见过面。「走吧,夏警官、何警官,上办公室里谈。」
  一路上,只有我对这两个老师聊着天,而夏雪平全程都像是不存在一般,紧
紧地在我身旁跟着,时不时在这两个老师身上来回扫视。
  「江若晨这个女孩,平时在学校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存在感吧?」我对
两个老师问道,「好像她成绩一般般,但似乎也没做过什么违反校规的事情。」
  其中一个老师脸上的表情,跟刚才看门大爷的表情如出一辙:脸上也是露出
一丝很令人身上起鸡皮疙瘩的笑,仿佛占了谁多大便宜似的,接着也是很轻蔑地
说道:「哎呀……怎么说呢,我也不太了解这个学生。就像何警官说的,是吧,
成绩不好不坏,平时蔫吧萝卜一棵,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呗。谁知道这么个女孩能
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唉,真是的……」
  等这个老师说完了话,我回头看了眼夏雪平:夏雪平犀利的目光,正聚集在
那个老师身上。夏雪平的目光也很让人害怕,完全就是一副看着恶徒的眼神,仿
佛她随时都有可能掏出腰间的手枪,给这个德育老师当头开一枪一般。
  另一个老师也有些不解地看了自己同事一眼,接着对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江若晨的噩耗传来以后,作为校方代表,我跟她的家长、还有她班主任孙老师
了解过她的情况。她家里也勉强算是读书人,家庭条件一般,父母管得也都很严,
所以平时她跟谁关系都算不上多好,但也差不多,但在学校里、学生中间,也不
是多招人眼光的这么一个同学……我也是问了好些她周围比较要好的朋友,然后
这两天才听说,江若晨跟她们班一个叫钟扬的男孩子交往过。但这两天这个钟扬
好像是因为意外伤住院了,我也没办法去询问他。唉……总之啊,咱们学校的学
生出了这种事情,也算是我们老师的失职吧!」
  看着这个老师懊恼的样子,夏雪平并不理会,只是对他说道:「您之前都问
过什么人,等一下还要麻烦您再去把他们每一个人都找过来,我们代表警方,也
有几个问题要问。」
  「好的,那还请您二位稍等片刻。」这个老师说道。
  进了德育处办公室的门,这个老师给我和夏雪平都倒了两杯苦丁茶。而先前
那位打了个哈哈之后也走出了办公室,再之后,直到我和夏雪平问完话离开教学
楼,都再没看到这个人,似乎他对江若晨的死并不关心。
  起先跟着留下来的这位德育老师进到办公室的,便是孙筱怜。今天她穿了一
套黑色工作装,白色衬衣裹着的那对大柚子似的双峰和包臀裙下的屁股都看起来
鼓鼓的。我是不但看过衣服下面的身体什么样的,而且还摸过、舔过,此时看着
她的身躯,我脑海中便浮现出她双峰上那两只像是两块曲奇饼一样的乳晕、柔软
的屁股的触感、还有骚屄里带着奶香的女体气息。
  她还戴了一副无边框眼镜,长发在后脑处盘起,扎成一个发髻。她进了办公
室,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我,先是一愣,脸色一红,接着微微斜过头眯着眼睛对
我一笑:「何秋岩,我们又见面了。」
  我举起茶杯,有些紧张地抿了一口茶,然后淡定地回敬了一个微笑:「您好
孙老师。」夏雪平转过头看着我,我便对她敷衍地解释道:「这位就是孙筱怜老
师,美茵的班主任。」
  「哦,您好!」夏雪平站起身,伸出手来准备跟孙筱怜握手。
  「用不着这么客气,」孙筱怜拽了把椅子,坐在了我对面,摘下了眼镜。她
故意低着头抬着眼睛,用手抵着眼镜腿盯着我看了三秒,嘴巴还微微努着。接下
来,她又看着夏雪平说道:「我知道您是谁。夏雪平警官,您就是我们班何美茵
同学的妈妈对吧?学生档案上有您的照片,您本人要比照片还好看。」
  「是么,谢谢。」夏雪平客气地微笑着。
  「那你们先聊,孙老师,我去帮你看会儿自习。」那位德育老师说道。
  孙筱怜脸上露出很真诚的感谢,对那德育老师点了点头,之后又看向了我,
说道:「这母子俩都是刑警,还办了同一桩案子,而且都办到了自己女儿的学校,
找到了我这个班主任,还真是巧得很。美茵她哥哥,你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警妈
妈,我还真羡慕你呢!」
  我不知道孙筱怜说这话,是故意在夏雪平面前跟我套近乎还是另有他意,总
之听着她阴阳怪气的话,我心里十分的别扭,我抬起头对她说道:「孙老师,今
天我过来是查案子的,是工作,不聊私事。还是请您给我和夏警官讲一讲江若晨
的情况吧。」
  孙筱怜听罢,低下了头,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给我和夏雪平讲述着江若晨的
情况。说实话,跟我们市局和刚才那位德育处老师讲的没什么两样。可我和夏雪
平都发现了一个细节,就是讲述江若晨的事情的时候,孙筱怜多次皱眉,眼角微
微下拉,而且咬牙切齿的表情十分明显,语气也很阴森。这是对某人憎恶的表现。
  在美茵她们班,何美茵也好、韩琦琦也好,跟孙筱怜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包
括我跟孙筱怜之前打电话的时候,也能从她的语气中听出来,孙筱怜对美茵的态
度是「讨厌」,但并不能达到「憎恶」的层级。能让一个老师对一个学生产生
「憎恶」,除非说这个学生做了什么让这个老师有损自尊的事情。
  等孙筱怜说完,夏雪平便问道:「那江若晨和神都国际酒店的二公子卢纮交
往的事情,孙老师您知道么?」
  孙筱怜果断地摇了摇头:「不清楚。这件事是放学之后的事情了。作为老师
我只有权力管她在学校的事情,她放学以后的个人生活,我无权干涉吧?再说了,
这件事她自己父母都不知道,我又怎么能够知道呢?我只是一个班主任老师而已,
又不像你们刑警一样,神通广大,哈哈哈……」孙筱怜说完,还故意笑了笑。
  「那她平时在学校里,又跟哪些男生关系亲密么?」夏雪平接着问道。
  「钟扬啊。」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孙筱怜脸上微微抽搐一下,然后瞟了我
一眼,「之前我就知道他们俩的事情,不过他们俩到哪一步了我并不清楚。我还
分别找他们俩谈过话。钟扬是教育局主任的儿子,我必须对他负责。他曾经跟我
保证过,跟江若晨恋爱不会影响学习,之后我就没怎么管。」
  ——呵呵,是没怎么管。所以钟扬下面那头不服管的小蟒蛇就一直往你的骚
屄里插,给你弄得越插越痒,对吧。
  我轻笑了一声。孙筱怜听见了,有些紧张地转过了头去。
  夏雪平又问道:「那除了这个叫钟扬的男生以外,江若晨在学校里还跟哪些
异性关系亲密么?——这么说吧,直白点,学校里有没有男老师或者其他的男性
教职工跟江若晨有过密关系?」
  「我不知道!」孙筱怜抬起头,一口咬定。但是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
丝很委屈的光芒。
  「真的不知道么?」夏雪平怀疑地又问了一遍。
  「呵呵,夏警官,我真的不知道。而且,作为一个老师,我有责任和义务配
合您的调查,但是,即便我知道些什么,我也有权保留,更何况我什么都不知道。」
孙筱怜掩饰般地笑笑,「您总不能,让我编故事给您听吧?至于您还想查什么,
这就需要您自己查了。」
  夏雪平听了,舌头在口腔里转了一圈,点了点头:「那谢谢您了,孙老师。
我要问的话问完了。您可以去忙了。」
  「不急。」孙筱怜说道,「反正等下要询问的也都是我自己的学生,我就负
责在这里陪着二位问话吧。我在这,不打扰吧?」
  夏雪平看着孙筱怜,摇了摇头。
  于是孙筱怜站起身,对门外招呼着。下一个进来的,是美茵。
  「哥!」美茵看着我笑逐颜开,结果一看到我身边的夏雪平,脸上的表情直
接转阴。
  「美茵,是这样的,我今天和……」我看了看身边正不知道把目光往哪放的
夏雪平,又对美茵说道,「和夏警官过来,是调查你的朋友江若晨的事情的。我
现在是工作状态,需要严肃认真。希望美茵你能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如实说出,
好么?」
  美茵斜着眼,看着夏雪平,然后点了点头。
  「夏警官,你问吧。」我对着夏雪平说道。
  明明是妈妈跟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偏偏要用警民的关系进行粉饰,我的心
里别提多尴尬了;我猜此时此刻,我身边的夏雪平和面前的妹妹,心里的感受跟
我也是一样。不过目前,也只有用这种关系把我们仨,尤其是把夏雪平和美茵框
定下来,好像才合理一些。
  夏雪平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说道:「你跟江若晨是好朋友?」
  「是。」
  「好到什么程度啊?」
  「一起吃饭、一起写作业、一起出去玩的程度。」美茵不冷不热地说道。孙
筱怜就坐在美茵旁边听着,「平时也会说些悄悄话。」
  「她跟卢纮交往的事情,你知道么?」夏雪平终于抬起头,看着美茵。
  「卢纮?不认识。除了她之前跟钟扬谈过一段时间,平时还真没见她跟哪个
男生关系亲密,平时在学校外面也是。」
  「你们平时的交际圈里就没有男孩子?以我的判断,你们这个年龄的小女生,
多少在感情上都会有点萌动吧?」夏雪平问道。
  「你还想怎么问?夏雪平,你是不是还要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得,美茵的
娇纵脾气上来了。这句话一出口,夏雪平的确有点下不来台。孙筱怜坐在一边,
看了看何美茵又看了看夏雪平,掩口笑得腰肢直颤。
  「美茵!这是关于案子的问题!好好说话!」我连忙开口说道,接着我又对
夏雪平说道:「组长,您还是问点别的问题吧。」
  夏雪平想了想,叹了口气:「既然你说你跟江若晨关系不错,可以一起说些
悄悄话,那么她之前的在校外的作息,你清楚么?」
  「不大清楚,按道理来说,之前她都是放学有爸妈接、上学爸妈送。只是最
近半年多时间里,她爸妈的工作都开始忙了起来,所以她平时都是自己上学自己
回家。有的时候回家稍晚一点,她爸妈会打电话问我和她周围的其他朋友。」
  在一旁的孙筱怜抿了抿嘴,然后补充道:「两位警官,我还想起一件事:早
上上学有的时候江若晨迟到,我没少批评过她;放学的时候,她也会在校门口逗
留。我遇到过。不过那都是差不多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这样……」夏雪平点点头,接着问道:「上周日晚上十点钟到十二点钟,
这期间,江若晨有没有跟你联系过。仔细想想,短信、微信、电话都算。」
  美茵低下头,仔细回想着,接着说道:「她……是有给打过电话,但当时我
睡着了,没有接到。好像是给韩琦琦发过一条短信,说是让韩琦琦第二天帮她请
个假。我们还都以为,她是去看钟扬了。」美银那一晚喝酒喝多了,回家被我用
手在她双腿间服侍得潮喷、而且乳房也被我吸出了女孩的初乳之后,就睡着了。
按照她那天的熟睡程度,如果我没忍住直接爬到她床上趁醉奸了她,她都不会醒,
跟别指望一个电话把她能叫醒了。
  「谢谢你,何美茵。没有别的问题,你可以走了。」夏雪平冷冷地说道,
「孙老师,麻烦您把韩琦琦叫来吧。」
  「好。」孙筱怜说着站起身,送美茵出了办公室。美茵跟我挥挥手告别,然
后不住地回头看着夏雪平。
  夏雪平却一直低着头,沉着脸,一个字也不说紧接着,走进办公室的便是韩
琦琦。韩琦琦见到了我以后笑笑,对我和夏雪平都打了招呼:「秋岩哥、夏阿姨。」
接着又跟孙筱怜鞠了一躬:「孙老师好。」
  孙筱怜也点点头对着韩琦琦笑了笑。很明显,孙筱怜对待韩琦琦的态度跟对
待美茵不大一样,她跟韩琦琦可客气多了,毕竟韩琦琦有一个不好惹的后爸。不
过回想起周六的时候,在孙筱怜自己的卧室里,下面被插满肉棒的孙筱怜居然答
应了唐书杰帮着他打美茵和韩琦琦的主意,我就觉得可笑。
  「你就是韩琦琦?」夏雪平问道。
  「嗯。阿姨好……第一次见到您,阿姨你长得可真年轻,我都忍不住想管您
叫姐姐。」韩琦琦笑着说道,不知她是开玩笑还是恭维。我听了会心一笑,转过
头一看,夏雪平却仍是一脸严肃,怕是夏雪平还没从刚才见到美茵后的心绪中缓
过劲来。
  「你也是江若晨的朋友,是么?」
  「是。而且我跟何美茵的关系也不错。」
  「我没问你关于何美茵的事情,我只想问关于江若晨的事情。」夏雪平冷冷
地看着韩琦琦。韩琦琦听了,便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刚才何美茵说,江若晨周日晚上给你发短信联系过,有这样的事情么?」
  「有的,」韩琦琦点点头,「那天晚上我本来都要​​去睡了,结果手机一
响。我仔细一看,是若晨找我。她让我帮她请个病假,说她身体有恙,周一没办
法上学了……谁知道,她就这么……被人害了。」
  「那你知道,她跟卢纮交往的事情么?你认识卢纮么?」夏雪平问道。
  「认识。」韩琦琦说道,「之前跟我爸爸出去应酬,见过这个人,不过我不
喜欢他。他跟江若晨有关系,也是在有一次放学的时候,被我看到的。他俩在一
起,说实话,我听奇怪的,而且也觉得不值。不过江若晨后来也发现我知道了这
件事,求了我好久,不让我告诉别人……早知道就早点把这件事,告诉她爸妈了。」
  「你跟卢纮一起吃过饭?」夏雪平有点诧异。我连忙凑近了夏雪平耳边,说
出了韩琦琦的继父是谁。「原来是他啊。」夏雪平低头冷笑道。
  之后夏雪平问了韩琦琦几个关于卢纮的问题,韩琦琦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
也很正常,以我对卢纮的了解,这个人身边就没有纯洁的异性友谊,只要是他身
边的女生,都跟他有过一腿。韩琦琦要是跟卢纮有关系,我估计我早就会认识韩
琦琦。
  反正也是没什么可问的,我和夏雪平也直接结束了和韩琦琦谈话。韩琦琦很
礼貌地跟夏雪平和我道了别,但是临出门前,她回头刻意地望了孙筱怜一眼,让
我很在意。
  「那我们也回去了,打扰了孙老师。」
  「没事,反正我们今天等下也要放学了,下午本身就是自习课,也没什么要
忙的。」孙筱怜说道,接着一直眯着眼睛看着我。
  走到门口,一直陪着我们的那位德育老师又走了过来迎接我。这时候我突然
觉得有些内急,我便问道:「不好意思,洗手间怎么走。」
  「您往走廊尽头一直走,靠着楼梯间大门的倒数第二个门,是我们的教师洗
手间。您去那个就可以了。」
  我直奔洗手间。教师洗手间总共有两个隔间,一个是蹲便便池,一个是马桶,
我想都没想,走进了带马桶的小隔间里,痛快地开闸放水。
  正准备提上裤子的手,一只娇嫩的手从后面伸了过来,直接抓住了我的阴茎,
紧紧地握着。我整个人惊了一下,回过头一看,是孙筱怜。她蹑手蹑脚地跟在我
身后,我竟然没有发觉。
  「你干什么,放开!」我对着她说道。
  「呣!不放!」孙筱怜对我丢着媚眼,笑着说道:「坏东西!我俩可又见面
了!」接着她硬抓着我的鸡巴,让我被迫转过了身,看着我被她紧握住的阴茎,
像极了一只饿了几天的馋猫见到了一条鱼似的,直接伸出了口。我明明刚刚尿过,
马眼里还往外渗着几滴残留的尿液,可是孙筱怜却丝毫没有顾忌,用自己的双唇
包裹住我的龟头后,就开始用力猛吸。
  「你这淫妇……啊!」我的阳具被孙筱怜连抓带吸,再加上毫无准备就进入
了她温热的口腔里,被她那条狡猾的舌头开始顺着冠状沟和肉柱在上面不断来回
舔弄着,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你放开……让我出去!」我心里残存着理智,看着脸上挂满了欲望的孙筱
怜。她看着我,吐出了我的阴茎,双手握着阴茎根部,摆弄了一遍,看着我说道:
「这条坏家伙现在这么硬,你就要走!你觉得我可能把你放走么?钟扬下面那根,
是你踹坏的吧?」
  「是又怎么样?」我恶狠狠地看着她。
  她也狠狠地瞪着我,嘴巴上却在笑着:「那就对了!你踹坏了一根,那你就
得赔我一根!再说了,谁教你那天把我自己一个人丢在男厕里面的。你知不知道
我连着被三个陌生男人肏了五遍,我才离开的?弄得我肚子里全是男人的精液,
你还把我的内裤给带走了,我在地铁上一边站着,双腿下面一边往外淌着骨头汤,
周围人全都用异样眼光看着我。我回家以后洗了多长时间才洗干净,你知不知道
啊?你好狠心啊,我的秋岩弟弟!」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你自作自受!你那天本来不是也像戏耍我么?」
我咬着牙,忍受着她的质问,以及她手上上下撸动的动作。这女人淫贱得不行,
但是她手上的功夫却也让我十分受用,我的鸡巴开始慢慢地变得滚烫,从龟头上,
那股熟悉的酥麻瘙痒感,也开始传遍了全身。
  「可是我改主意了!」她抓着我的阴茎,把我的身子往后一推,给我整个人
憋到了墙角处,「还不是你那天非要肏我两下,让我食髓知味了!」说着,她伸
出舌头,在我的脸上舔了一下。我深呼吸着,努力想让自己的下体克制下来,然
后找机会脱身。不承想,孙筱怜把自己的工作裙网上一撩撩到了腰间,里面居然
是真空的。
  「你居然没穿内裤……」我不禁对她问道。
  「秋岩弟弟,我的内裤不是被你带走了么?」她对我娇声问道,一边说着,
一边解着自己胸前的扣子。
  「真不要脸!你这还能称得上『为人师表』么?」
  「什么'为人师表'的,我这两天可是成天想着要跟自己学生的哥哥做爱呢!
不过你跟我,可真是'警民一家亲'哟!我都想好了,只要是你不把我的那条内裤
还给我,我就一直光着屁股来上班!」
  「行……我跟你约个时间,我把那条内裤还给你,行了吧!」我现在真是很
后悔,那天为什么非要手欠,把她那条内裤装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我接着问道:
「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放你走?想什么呢?」孙筱怜狠狠地盯着我:「这两天唐书杰他们一直在
医院,没空管我,钟扬又被你踹成了太监了。姓景的那家伙又是个腊枪头,而且
早就不碰我了……算上今天,我已经两天没有被男人肏了。结果你正好送上门来,
我还舍得让你走吗……啊!好舒服!」
  在我恍惚间,孙筱怜已经把自己的双乳解放了出来,然后背对着我,扶着我
的鸡巴,捅进了她的阴穴里,她阴穴下面早就洪水泛滥,所以我很顺畅地就直插
到底,似乎够到了她淫壶里面最软的那块肉上,龟头在上面撞一下,阴道里就有
一股热流浇到了我的龟头上;并且孙筱怜还拉着我的双手,在她的两只蜜柚乳上
紧抓着,让我的食指和拇指捏着她的乳头。她用着练武之人站桩的姿势贴在我的
身上,紧缩着自己的屁股,让她的阴道把我的肉柱夹得更紧,然后每一次都一屁
股坐到底,让我的淫荡分身上面传来了无比的快感,我也忍不住,跟着畅快地叫
了出来。
  「你小点声行么?万一把别人招来怎么办?」
  「啊哟……哦哦哦哟喂……招来怎么啦!哦哦哦……招来更好啊!……哦…
…哦……招来男的……哦哼……就跟你一起插我……哦哦哦……招来女的……啊
啊啊……就让她跟我一起被肏呀!嗯哼嗯哼……说起来……你那天把我一个人扔
在男厕里……啊……啊……啊……让我自己用假鸡巴插自己……啊啊……你怎么
不管会不会把人招来呀?」
  「啊……孙老师……筱怜姐……我求求你了。之前是我的不是……你要是真
想跟我做的话,今天也真不是时候……放我离开,好不好、有什么事……我改天
再跟你约出来见面,好吗?」我恳求着他,但是身体上的快感越来越真实,我心
底的欲望也越来也强烈。
  「不行……哦……好烫啊……秋岩弟弟……你闪过我一次……我怎么可以相
信你第二次……啊啊……好爽哟!……你要是就这么走了,不约我出来……我想
起你来……下面痒了可怎么办啊?我可再也遇不到你这样好的鸡巴了……哦……
好美啊!你知道么?你给人家一个人丢到男厕所里……人家心里其实恨死你了…
…但是你就是可以肏得人家这样舒服……好欺负人啊……恨你都恨不起来哟……
刚才一见到你……我的双股之间就开始有感觉啦……一站起身,椅子上都是湿的
……啊啊……救命……肏我……哦!来了!来了!」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往我的身上坐,每一次都让我的阴茎一查到底。她夹得
还十分的紧,我很担心我会一时之间把持不住。然而她一边自顾自地说着骚词淫
语,一边让自己被我肏着,不一会自己却先高潮了。一股暖流,让我的阴茎在她
的屄里泡了个热水澡,让我的心里也跟着暖洋洋的。
  「筱怜姐,满足你了吧……让我走吧……」我抓着她的奶子,用胳膊肘推了
推她因为高潮而有些失去意识的身躯问道。
  她马上回头看着我,对我狡猾地一笑:「……着什么急啊?这才多一会儿?
你今天如果不在我的身体里内射,我是不会放你走的。」接下来,她挪动了身子,
把我摁在了马桶盖上,翻过身来,用两个大奶子在我的脸上来回蹭着,下面依旧
被我插着,她接着说了一句话,让我心头一震:「再说了,就你下面这跟棒子现
在这么硬,你怎么好走出去?下面这么硬,你怎么解决啊?让你的夏雪平组长帮
你解决?她的肤色好健康、嘴巴看起来好适合给男人口交,倒也是个大美女……
哦,对啊要是一般的女上司,车震一下也没什么,不过她可是秋岩弟弟你的妈妈
啊!」
  这句话彻底点起了我心里的欲火,要知道昨晚和今早,我都见过了夏雪平赤
身裸体的样子,昨晚后来我还在夏雪平的车里,梦见了用手带给了她性愉悦。而
今天早上,在我和夏雪平斗嘴以后,我脑子里居然出现了想要强奸夏雪平的念头
……此时孙筱怜的这句话,完全是戳中了我的心事……
  「啊……好舒服啊!我怎么没遭遇到你啊……大鸡巴秋岩?……哦……秋岩
弟弟……大鸡巴老公……啊?怎么感觉你的下面这条坏东西有大了些……」孙筱
怜盯着我的眼睛,突然惊讶地看着我,然后欣喜若狂:「哈哈……啊啊……秋岩
老公……我一提你妈妈……你的美女警花上司……鸡鸡就变得更大了……你是不
是意淫过她呀?……你想过肏你自己的妈妈对嘛?」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着孙筱怜的话,心里突然有些慌乱,我极力
否认着:「我没有!被我肏着屄你还闭不上嘴!」
  「哈哈……我被你肏着屄屄、肏着我的骚屄屄,我当然不不闭嘴了……啊啊
……哦……要不然……呜……我怎么淫叫给你听啊……到时你……一提起夏雪平
……你的鸡巴就会充血……它在我身体里……诶哟……啊……舒服……你以为我
感觉不到么……」
  孙筱怜眼睛往上一翻,接着用十分调皮的目光看着我,扭动着自己的水蛇腰,
对我继续说道:「你看过你妈妈的身体了吧……偷看到的……对不对?像你这样
的坏弟弟……哦……有这么一个漂亮妈妈……身材还那么好……你的大坏鸡巴怎
么可能安生?你一定做过关于自己妈妈的春梦了吧?你是不是希望……哦哦……
现在骑在你身上淫叫着……对你……啊啊啊……说着骚话的……是你的妈妈夏雪
平……是不是啊秋岩弟弟……哦哦……」
  「你闭嘴!」我做过关于夏雪平的春梦的事情,完全被这个淫荡无耻的女人
说中了,心里愤怒至极,我直接像是想要捏爆两个气球一般地紧抓着孙筱怜的奶
子,她有些吃痛,忍不住叫着:「哦!啊啊啊啊……你好大力啊……」
  「你活该!谁让你瞎说的!」我说着,也加快了扭动屁股的节奏。你不是想
被我肏么?行,我就把你肏到晕!
  「啊啊啊……对……就这样……就这样肏!肏死我……秋岩弟弟……果然一
提起你妈妈……你就很有感觉啊!嘻嘻……啊……用力肏!呜啊啊……」孙筱怜
接着叫着。
  这时候,洗手间外面走廊里,突然出来一阵厚根皮鞋的声音。我来不及反应,
直接抬起了孙筱怜的双腿,捂着了她的嘴。
  「何秋岩,你在里面么?」那人不是夏雪平还能是谁。我听着她的脚步声分
辨着,她已经走进了洗手间。
  「……我在……在里面。」我放轻了动作,调节着自己的呼吸,一手掐到了
孙筱怜的脖子上,示意她别出声。
  「你怎么了?怎么半天还不走?」夏雪平问道。
  「啊……我……你等我一下,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可能你得多等我一会儿…
…」我吱唔道。
  「那好吧。你尽量快些。」夏雪平说了一句。
  夏雪平并没走,她进了我隔壁的那个蹲便便池——里面安静了一下,接着就
响起了漱漱流水声……
  在我身上的孙筱怜,对我往隔壁间抛了个媚眼。
  我分明感到我的心跳在加快。
  夏雪平就在我的隔间,脱了裤子便溺着,如果我此时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
从隔间隔板的下面缝隙拍张照片,就可以把往外喷着尿液的夏雪平的阴户完整地
拍摄下来;而就在夏雪平便溺的时候,我却在她隔壁,用自己的肉棒插着另一个
女人的蜜穴,抚摸着另一个女人的巨乳……
  警专的同学曾经跟我形容过,自己刚进入青春期,在家的时候在书桌下自慰
而险些被自己老妈撞破的紧张感,我之前还不太理解。
  我想此时我心里的感觉,就是那种紧张吧。
  夏雪平结束了自己的小便,还扯了一段手纸擦干净了自己的那里,冲了水后
离开了洗手间。她刚走回走廊,好像被谁叫了一声,便匆匆走开了。
  等我确定她彻底离开了,我才敢把捂在孙筱怜嘴巴上的那只手松开,自己也
松了口气。
  孙筱怜看着我笑了笑,继续骑着我的鸡巴,加快了腰肢扭动的频率,看着我
的眼睛,对我笑着。
  她分明开口说道:「来吧!继续肏我!儿子!我的大鸡巴儿子!肏妈妈呀!
用你的又大又红的鸡巴肏妈妈呀!妈妈生出儿子,就又是要让儿子的鸡巴肏妈妈
的屄的……来吧……啊啊啊啊……大鸡巴儿子……快点肏妈妈!」
  我听着她的话,心头火起。我意淫夏雪平与否,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容许
任何人侮辱她。
  我抓起孙筱怜的屁股,加快了抬屁股的速度,恶狠狠地看着她:「你特么再
说一遍……」
  「来啊……就这么肏妈妈的屄啊……妈妈的大骚屄里好湿好痒啊……妈妈等
着儿子的大鸡巴来给妈妈止痒啊……啊啊啊啊……大鸡巴儿子……好儿子乖儿子
……肏妈妈的屄……背着爸爸肏妈妈的屄……抓妈妈的奶子……啊啊啊……对…
…哦哦……好儿子……大鸡吧儿子就这样……爸爸肏的没有儿子肏的舒服哟……
儿子的鸡巴又大又粗……啊啊啊肏妈妈肏得好舒服!……妈妈的屄就是给儿子肏
的……妈妈要让儿子肏一辈子!让妈妈怀孕吧……儿子肏大妈妈的肚子!让妈妈
怀上儿子的孩子……」
  「你闭嘴……」在这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下体传来无尽快感、心跳
加速到我自己都快晕厥的同时,却不知为什么,心头一暖,眼睛里居然流出两股
泪水。
  我似乎有点挣扎的心态,强迫自己对孙筱怜说道:「谁他妈的是你儿子!」
  「对……噢噢噢噢……你不是我儿子……我也不是你妈妈……哦……用力…
…你是我的大鸡巴老公……啊啊啊……你是我大鸡巴老公何秋岩!……用力肏我
……我是你的小骚屄夏雪平……哦哦……我是淫荡女警夏雪平……我是何秋岩的
骚屄母狗夏雪平!……妈妈上司……哦……在跟儿子下属肏屄!夏雪平的骚穴…
…啊哟……只给我的主人何秋岩肏……秋岩主人……啊啊啊……求求你……哦…
…求求秋岩主人用力肏雪平的骚屄……大鸡巴老公秋岩……用力肏夏雪平的骚洞
……肏生出秋岩主人的骚洞……」
  没想到孙筱怜不但没有停止跟我的角色扮演,反而变本加厉,直接自称是
「夏雪平」。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按住孙筱怜的后背,对着她的嘴巴狠狠地吻了上去…
…我就不信这一次她还可以说出话来。
  她被我吻着,似乎笑了一下,然后双手在我的胸膛和后背摩挲着……
  我闭上了眼睛,加快了速度肏着她。
  可就在我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在我脑海里,出现了不一样的场景……
  我似乎被孙筱怜催眠了。
  我所在的地方,变成了夏雪平的住所;我怀里的那个人,真的变成了夏雪平。
  全裸的夏雪平坐在我的怀里,下体被我如火的阴茎插入着,我坐在一张折叠
椅上,伸手抚摸着夏雪平满是伤疤的身体,她跟我激烈的热吻着……她拍拍我的
肩膀,示意我加快自己的速度,而她也果断地,用最有力的节奏,往我的阴茎上
坐下、抬起、坐下、抬起……
  我和她的心跳节奏完全同步到一块,我好像真的在和自己的妈妈做爱一般。
  在两个心跳之间的地方,我的呼吸似乎停止了一下。
  紧接着,从我的心脏里一股暖流遍布全身,然后汇集到我的阴茎出,在龟头
前端慢慢绽开……
  我射精了。
  又一股热浆浇灌到我的阴茎前端。
  夏雪平猛烈地亲吻着我,用自己子宫迎接着我的精液……
  我缓缓地睁开了眼。
  眼前的「夏雪平」红着脸看着我,满足地笑着,紧接着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
句:「好儿子,肏的妈妈好爽……妈妈爱死你了……」
  看着孙筱怜,我心里徒增了一份无奈。
  我想了想,在她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让你爽了,我也射了,戏该结束了。」
  「呵呵……你们男人,不管多大岁数,就会逢场作戏……告诉你,其实我也
一样!不过跟你做,还挺精彩的……」孙筱怜趴在我的身上,头侧着枕着我的肩
膀对我说道。
  此刻的我,不知道该讨厌她还是该感谢她。
  她明明刚才用我和夏雪平的关系,对我进行着戏谑的行为;可她刚才说的那
些浪词荡语,却从某种程度上在心理层次满足了我……
  或许她刚刚说的那些角色扮演性质的话,可能一辈子我都没办法,从真正拥
有那个角色的人的嘴里听得到吧。
  「我说孙筱怜,你怎么就这么让人讨厌呢?」我看着孙筱怜说道。
  明明她是一个漂亮女人,明明她骨子里也是很贤惠的,可偏偏却这么淫荡,
而且毫无理由地让我对她厌烦。
  「讨厌我?嘻嘻,我可告诉你,讨厌到极致就是爱,你以后可别爱上我哦!」
孙筱怜恬不知耻地继续跟我舌吻着。
  我挣开了她的嘴巴,「爱上你?呵呵,我要是能爱上你,恐怕也是我哪天在
F市混不下去了,冲昏了头!」
  「哟,生气啦!我不就是嘴上占了你两句便宜么?再说了,你刚才听我管你
叫儿子,你不是挺来劲的么?我看你挺喜欢乱伦的情节的……刚才你妈妈就在隔
壁,你是不是感觉特别刺激?你们家何美茵,该不会也是该占得便宜也都被你占
了吧?」
  「少说废话!」
  ——操,又被她说中了。
  我看着她,赶紧转了个话题问道,「你没再欺负我妹妹吧?」
  「哪敢啊!我还是有小把柄攥在你手里么……而且人家,还总想着跟你做爱
呢!就像今天这样……你内射过我了,我管你叫一声老公,我以后也算是何美茵
的半个嫂子了,你说这世上,哪有嫂子欺负妹妹的?」说着,她用自己的那对巨
乳在我的胸膛蹭了蹭。
  「你的想法还真多。」我推了推她的身子。
  「……射了好多啊,秋岩弟弟!你射了有多少,我想法就有多少。」孙筱怜
笑了笑,从我的身上抬起了屁股,我的龟头像是被血液浸泡过一半,马眼就像是
一张嘴巴一样,似乎在嘲笑着我刚才的意乱神迷。精液缓缓地,从孙筱怜那有些
宽松的屄洞中流出。
  呵呵,我也就只能从她这里过把瘾而已,但毕竟不是同一个人——夏雪平的
阴户,可比眼前的这个被不少男人的宝物侵犯过的肉圈圈,要紧窄得多。
  孙筱怜扯了手纸,在她的穴口擦着,继续说道:「怎样啊,秋岩弟弟?咱俩
以后可别互相难为了,还是做朋友吧!」
  「跟你做朋友,能有什么好处啊?」我轻蔑地看着她。我其实并不喜欢拔屌
就翻脸,怎么着也算是刚刚承完胯下云雨之恩、阴阳鱼水之欢;但是面对孙筱怜,
我是真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当然有好处了!第一个好处就是,你随时可以肏我!奶子、嘴巴、小穴,
随你用!再一个就是……」说着,她凑到了我的耳边,对我悄声说道:「你要是
真想跟你的妈妈做爱,筱怜姐可以帮你哦!」
  「你起开吧!」
  「哟哟哟!恼羞成怒了!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呀!说不定以后有机会,你
还可以带着我跟你妈妈双飞呢!」
  我看着她,接着赶忙提上了裤子,「谢谢你的美意了!我可不想再见到你。」
  说完,我推开了隔间的门,走出了洗手间。
  我似乎听到了,孙筱怜在我离开前咯咯一笑,而且好像说了一句话:「你不
想见我,也得甩得掉我。」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