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魔界小金毛 加旋/贾修】(29)



  Polyamory story第29章、学园祭[5]
  「金山!三明治两份和咖啡三杯!」
  「等一下!根本做不及……」
  忙得不可开交,在执事茶室内的人潮没有减退迹象,纵使接近规定的营业结
束时间,导师并没有结束的打算。
  「山中,现在几点了?」
  「五点二十八分!」
  (还没有来到吗?)
  满以为进行偷天换日的男生放鸽子的时候,他们总算跑过来准备接应,准备
好的金山和岩岛趁导师不注意时扔下厨房的工作逃跑,在走廊上狂奔的两人,一
次跳下两阶阶梯,冲过连接走廊,然后抵达体育馆。
  接应的男生偷偷地打开后门让金山和岩岛进入,然后接过了预先准备的戏服
更换及戴上假发及黏贴胡子,一切准备就绪后便躲起来等待出场复仇。
  绝对不能原谅,对于金山他们而言,他们所爱慕的小惠就像女神一般的存在,
为什么她和那家伙的关系这么密切?
  金山和激进的乐迷没办法接受吧?他们不接受女性选择异性的想法,说到底
只不过是成绩优秀吧?头脑只不过比人一般人稍为优秀吧,长相算不上帅,而且
经济成力近乎没有!
  对于金山来说,他绝对不能容许有这种所谓不合理的存在,他认为小惠应该
属于大家的!不,应该是自己才对!
  接受制裁啊、天诛啊、天谴吧!高岭,让你这家伙知道什么是正义的力量!
为了唤醒我们的女神小惠,让她从高岭的魔掌中解放,为了这个理由,他们认为
不论使用多么卑劣的手段都是正当的!
  等着瞧吧!金山以及其他成员的怒火,随着时机逐渐迫而缓缓地燃烧。
  话剧表演大致顺畅,暂时没有任何失误的情况出现,进入第二幕的末段,担
纲第一男主角的清麿是这幕的焦点。
  这段的剧情大概是,被奸臣叛国出卖,率领大军讨伐邻国战败的他为了逃命,
穿着敌方军服逃往边境的村落,被村民误以为是的来压榨官兵的他,被村民包围
甚至殴打,王子最后趁机逃入树林。
  涉及暴力画面的情节,演员当然不会认真地打不去,因为考虑有关演员还要
往后继续演出,最重要的是对方并不是有什么血海深仇。
  问题是,对方是敌忾同仇的话,结果会变成怎样?
  饰演村民的金山、岩岛和其他狂热份子,巧妙地利用这段剧情向清麿作出报
复。
  机会实在千载难逢,他们向饰演落难的王子拳打脚踢。
  (慢、慢着!?到、到底发生什么事!?)被假戏真做的清麿,被围打中陷
入混乱的旋涡。
  无论是腹部、背部甚至手脚和脸部,清麿确实感受到被拳打脚踢所带来的痛
楚。
  「哦哟,演技很迫真呢!」「看起来真的打下去呢!」
  观众似乎对于迫真的演技表示感叹,可是站在舞台后方的副部长的藤堂千佳,
和背后指导的班级导师春日千晴,她们对于这一幕产生了疑惑。
  「真的是演技吗?这个情况……」
  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协调呢?这个时候她说不出来,可是这一幕完结后,金山
他们从舞台另一端逃离的时候,作为部长的高木美惠的面色变得相当难看。
  主角倒在地上,脸上及身上多处有明显的伤势,而且嘴角还有血丝。
  「难、难道是……!?」
  看来可能性只有一个,就是有狂热分子混入其中,巧妙利用剧情进行报复。
  要被迫中止吗?当美惠她们陷入困窘的时候,王子缓缓地站起来,毫不慌乱
地接续余下的演出。
  「看、看来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非常曾恨国王,我要活着回去……下次
一定要解放这里……」
  随着负伤的王子缓缓地进入森林的布景板中,第二幕总算在意外下顺利完结。
  「赶快取急救箱来!」
  随着男主角遇袭受伤,舞台后方的工作人员陷入恐慌状态。
  面对如此突发的情况,一年级生明显经验不足。
  负责演剧部的导师春日千晴,她随即负起指挥的责任,从学生手上取过急救
箱的她,随即用绵花和消毒酒精进行伤口处理。
  幸好只有嘴唇破损流血,其他只有擦伤和多处轻度打伤。
  「清麿君,到底发生什么事!?」
  第二幕完结后,心感不妙的小惠冲入后台,而理惠香和静香紧随其后。她们
看见绫子正在向治理伤势的清麿寻问。
  「没、没有事……只是演技太过迫真而已。」
  「不要骗我,难道又是他们!?」对方的身份是谁,绫子她大概知道,毕竟
金山和岩岛的体型特征实在相当明显。
  「他们应该对于清麿君这两日在执事茶室和女仆咖啡室的事情而报复吧!?」
  「永仓同学……」接近事实的真相,在旁的学生不知如何打破沉重的气氛。
  「不、不要紧,或许他们因爱成恨,一时冲动罢了。」
  愤然而起的并不是小惠和绫子,而是另一个事件的关连者宫泽惠理香。
  「那群男生的脑袋到底想什么啊?居然公然利用剧情来报复……清麿同学,
因为是我的行为引致乐迷向你报复实在相当抱歉,我没有想到他们……」低头致
歉的惠理香,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出现哭腔。
  痛,目睹喜欢的对象被狂热分子殴打,惠理香的心有如切肤之痛。
  因为自己的行为而让恋慕的对象惹上麻烦,惠理香现在才察觉自己是多么的
愚昧。
  失控的泪腺,泪如雨下的惠理香,看起来她比任何一个人更关心和痛心,而
且看起来并不是演技装出来,而是纯粹发自内心的表现
  「惠理香……」站在惠理香旁边的小惠,湿润的目光隐藏了对事件的愤怒和
悔恨,而且她隐约察觉到好友对自己的男朋友到底有多喜欢。
  她或许是第三个人,小惠认为惠理香确实有这个条件,不过,如果可以选择
的话,她实在不愿意再有女孩子加入。可是,命运可以这么轻易改变吗?
  「惠理香小姐,我已经不要紧了,所以……」
  「可、可是!」
  避免进一步失控,清麿轻轻抚摸惠理香的头儿,瞬即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不要再难过了,惠理香小姐。」
  「……清麿同学……」本来已经收敛的泪水,最后忍不住从眼眶掉滴下来。
  因为清麿的温柔再次浸染了她的心灵。
  清麿实在是了不起的人,优秀的头脑,无论对任何人总是相当照顾,而且在
关键的时候变得非常可靠和帅气无比。
  自己所恋慕的对象,就是那么棒的人,已经不能从感情的泥沼中自拔了,惠
理香早已经爱上这个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你这样实在很狡猾……」
  「是吗?话说回来,心情好了点没有?」
  「嗯。」
  时间紧迫,已经享受这么梦幻一刻的惠理香,她主动夺去了清麿的嘴唇。
  「惠、惠、惠理香小姐!!」对于被两位恋人面前夺去嘴唇,清麿显得相当
慌张。
  「清麿君,这是我给你一个治疗之吻,你要跟小绫好好演出到最后哟!」
  「嗯!」清麿点头答应惠理香的同时,视线随即转向绫子哪里。
  「绫子小姐,提起精神,接着下来你要出场吧,待会在舞台上见!」
  「可、可是!!」
  「这点伤势不要紧,现在最重要的是这套话剧完整结束,不可以让观众失望。
惠小姐、惠理香小姐,作为偶像的你们应该知道。」
  「清麿同学……」「清麿君……」
  点了点头的小惠,最后她跟惠理香和静香们离开后台返回坐位。
  「嗯!」绫子说毕,她忍痛转身离开准备出场。
  一一一啪、啪!!
  春日老师击掌后向其他学生表示演出继续进行。
  「各位,还有最后一幕,我们要为这次演出画上完整的句号!」
  「啊!!春日老师!!」
  随着导师乘势激励士气,学生很快投入最后的工作。
  这个时候,春日老师主动靠在清麿的身边并交谈起来。
  「高岭同学真是了不起呢。」
  「春日老师……」
  「冷静的处事方式,实在无法想像你只有16岁,谢谢你啦!高岭同学,因为
你可以将事件化险为夷。」
  「那是我的关系而引起,假若不是我的话……」
  「没有这回事啊,我一直认为你将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咦!?」
  「募捐的主意是高岭同学提出吧?据闻这次收到的善款数字相当不俗,而且
近一个月来,各社团对于你的建议评价相当高,确实是明年接替学生会长的最佳
人选。」
  「可、可是,实在是太过奖了,这些只是普通微不足道的意见……」
  「高岭同学,你确实有作为领袖的才能,所以我一直看好你哟!哎呀,差不
多到你出场的时候了,接下来的拜托你啰……」
  导师温柔的笑脸,目送清麿前往舞台的旁边准备出场。
  舞台背景和布景板看起来虽然简陋,观众觉得表演还是精彩和明快,看来为
剧本作出修订的千佳是成功的。
  而千佳对剧本的修改,除了清麿之外,其他人知道结局作出临时改动,是为
了让观众带来惊喜。
  随着剧情进入尾声,所有人都进入了状况,不过站在舞台上的绫子明显就是
不同。
  所谓的舞台演出是很不可思议,并不是好好的练习就能完美演出,不论平常
重复练习多少次,不论剧本如何,演技本身是跟投入程度有关,所有参与成员的
意识都将决定舞台的优劣。
  永仓绫子伫立于此,她的悲伤、痛苦,那些情绪不断触动观众的心。
  得到惠理香传授的要诀,对于等待心爱的人归来这一幕,演技可以用迫真来
形容。
  正值热恋的绫子,饰演感情戏份当然毫无问题,而且刚才爱侣被狂热分子殴
伤,悲伤和痛苦的演绎显得份外活灵活现。
  「开始进入高潮了,高岭同学准备出场。」
  点了点头的清麿,等待灯光的引导出场。
  「好了,灯光亮了!去吧!」
  这段剧情的大概是,千辛万苦回到自己国土的王子,接着他联合十多名手下
攻入皇宫,最后他们揪出了那位叛国的大臣阿卡西,并将他和同党处以死刑。
  而被太臣软禁到皇宫房间的公主,察觉城内的气氛明显不同。
  「……怎么了,城内的气氛好像不大平静呢。」
  「是啊……」
  这个时候,有一位侍女脸色大变从房间外回来了。
  「抱歉打扰您休息了,刚刚从皇宫有一个紧急报告希望您能听一下。」
  侍女的样子,让公上产生了十分不好的预感。
  难道阿卡西打算有什么动作了吗?还是与图瓦尔国的战争发生了什么不测?
  「怎样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终于从侍女口中收到王子平安的报告。
  「公主,王子殿下平安无事回来了,而且他已经将大臣哈特穆特决死了!」
  收到喜讯的公主,随即离开房间并往皇宫的大堂跑去。
  公主走在前头,她的侍女还是带着一个几十人的集团前往皇宫。
  虽然沿途遇到负责保安的警备兵们,不过因为形势已经逆转所以通行无阻。
  活用惠理子传授的技巧,充分利用感情再现技巧的绫子,幻想被分开超过半
年,被思念之苦所缠绕的感觉再现,充分表现出急不及待相见的喜悦表情。
  这个时候,小绫的胸口里感觉到某种东西正在沸腾。向着预定的地方飞奔过
去。
  这种东西所沸腾出来的力量、完全发泄正在全力奔跑的双腿双上。
  「王子殿下~~!」
  轻盈的跑姿、微风轻抚着绫子的脸颊,轻柔如丝的秀发随着跑姿飘扬,脸颊
泛起淡淡的红潮,惹人怜爱的眼眸,两片想说话的嘴唇则已经急不及待想问候重
要的爱人,这一刻的绫子,全身散发出恋爱中的少女模样。
  完全被她吸引着迷的清麿,当他回复意识想说出台词的时候,作为公主的绫
子已经紧的投入王子的怀抱内。
  「还活着啊!王子殿下、我实在很挂念你……」
  「公主、我也是很挂念你。」清麿他用左手轻抚着绫子柔顺如丝的秀发,看
着抬起头望着清麿的绫子。
  两人彼此四目相接,看起来跟真正的恋人毫无分别,这个时候,舞台下已经
有不少女生发出悲鸣。
  某些女生或许已经察觉,纵使他们两人是儿时玩伴,自己到底有多大胜算?
面对绫子这个强大的对手。
  本来在这里是最后一幕,不过部长却同意在结局上作出修改。
  而这个修改的元凶,便是下一任的部长兼今次编剧的藤堂千佳。
  「安排好了。」藤堂千佳说着回到高木美惠的旁边。
  「辛苦你啦!不过没想到你会这样做呢~~」作为演剧部的部长,她罕有地
露出一脸奸笑。
  最后,两人还是俊不禁一起笑了出来,春日老师见状不可思议地问:
  「怎么一回事啊?安排什么?」
  藤堂千佳和高木美惠互相张望,彼此推托硬要对方先开口,结果由准部长藤
堂千佳回答:
  「只是结局作出了临时修改,春日老师,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听好,高岭同学,你只要站在哪里就是了。」
  「慢、慢着,为什么要穿什么燕尾服啊?」
  「最后一幕是办舞会,所以灯光亮起的时候便会明白了。」
  简直是强人所难,突然对故事作出修改,叫人怎样去演啊!?既然已经演到
这个地步,而且她们说只要灯光亮起来便会明白的说明,清麿只好点了点头。
  当清麿站在指定位置的时候,其中一位负责幕后的女生对他说:「马上就是
最高潮啰,要好好地让整出戏精彩落幕喔!」
  「准备要开始了,还有5秒。」
  清麿示意再点了点头。
  「好了,灯光亮了!去吧?」
  不论是踏入舞台的清麿以及台下的观众,因为灯光过于刺眼,短时间无法知
道发生什么事。
  随着清麿和观众的眼睛逐渐适应后,终于看清楚整个舞台,布景换上了城堡
的大厅,几乎所有演员都齐聚一堂并送上热烈的掌声,男生穿着燕尾服,女生穿
着美丽的礼服。
  深信是舞会的清麿,在下一刻彻底被粉碎了。
  音乐突然流泻而出,曲子是女性梦寐以求的结婚进行曲,随着舞台下所有观
众顿时哑口无言,那首耳熟能详的高昂乐曲,大厅中央的扇门开启,所有灯光同
时集中于该处。
  在下一刻,绫子沐浴于灯光中现身,身穿着洁白的礼服,罩着面纱,长到垂
地的裙摆由两名侍从撩着,双手捧着一束玫瑰做成的捧花,她简直就像是个新娘
子。
  这个时候,清麿的视线狠狠瞪向部长哪里,部长和副部长露出意味深长的奸
笑。
  (高木学姊居然这样整人……)
  太迟了,清麿感觉被出卖了,不过,当他的视线突然间和绫子对上,看着穿
着洁白礼服的清麿,他很自然露出了笑容。
  当然,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当清麿往前迈出脚步的瞬间,舞台上所有人开
始拍手,走向绫子身旁彼此凝亲的时候,绫子面纱后的双眼感觉上有些湿濡。
  绫子真的很漂亮,很可爱。
  除了小惠之外,她比世上任何事物还要重要和美丽。
  掌声终于停歇,寂静随之降临,所有人的视线停驻在两人的身上,这个时候,
有一位男生穿着牧师的装扮行到两人面前,并向两人宣读结婚的誓词。
  这个举动,引起了舞台下的一悲鸣,或许部分男生和女生不愿意接受这样剧
情的发展。
  「结婚典礼的不说了、他们真……真的会接下去吗?」对于剧情发展,静香
显得相当紧张。
  知道清麿跟小惠交往的静香,她实在无法想像,在女朋友面前跟她的好友接
吻所引致的后果。
  对于静香的疑惑,背后一位不认识的男生断然否定。
  「应该不会吧?虽然是接吻,通常也只是假装而已呀。」
  「是啊,不过这种戏为求逼真,他们会真的亲下去,而且我相信清麿君跟小
绫应该是很热情的接吻,所谓的盟誓之吻,就是那种热吻吧。」
  「小惠说得对唷,所以他们应该会亲下去。」
  「……」对于小惠和惠理香的见解,静香的脑袋陷入了混乱。
  一般来说,女性的宽宏始终有一定的底线吧?
  或许是剧情需要吧?轻轻的一吻还是可以说得过去,不过如此大方让男朋友
在舞台上热吻,实在让静香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于小惠的感情如此大悟的道行。
  「请新郎来一个誓约的亲吻?」
  虽然亲过很了多次,不过绫子刚才稍稍地告诉清麿,在众人面接吻有着传达
『达令是人家的,你们可别对他出手哟!』的包含意义,他还是轻轻掀起面纱,
绫子湿润的眼睛,清麿然后闭上双眼把脸凑近,将自己的嘴唇慢慢靠近绫子的嘴
唇。
  同一时间舞台下的学生开始喊话起来。
  「讨、讨厌~~!!」
  「接吻不是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吗?」
  「那家伙该不会真的想要亲下去吧?我的永仓同学啊!」
  在舞台旁边,一直注亲整出戏的部长和副部长,部长高本美惠满脸奸笑,双
臂在胸前交叠。
  「千佳,你这个主意实在很坏耶~~不过婚礼还是得用接吻收场才行吧?」
  「接吻当然是不能少的啦!」藤堂千佳表示同意。
  两人真的是很开心地笑了,可是她们背后的春日老师明显大吃一惊。
  「慢、慢着!你们认为高岭同学会真的想要亲下去?」
  随着清麿和绫子的热吻,舞台演出顺利迎接大团圆,终场音乐随即流泻而出,
而舞台下方的学生悲鸣不断。
  目睹这一幕的,还有因为担心而走了过来的小田老师。
  (不会吧!?高岭同学居然跟永仓同学接吻!?不过,这个只是演戏而已、
大海同学应该没有问题吧……)
  正如小田老师所预料,小惠确实露出笑容为两人送上热烈的掌声,随着布幕
徐徐落下,学园祭已经接近尾声。
  话剧完整落幕后,拍过照片作为记念的清麿和绫子,两人换上制服后跟在后
台等待的学生会长集合,随即开始所谓的善后工作。
  因为继续跟会长了解程序运作,金子和清麿跟会长一起三人行动,而小惠跟
绫子一起巡视校舍,了解各班房拆除布置的进度。
  当然,诚实的绫子主动白小惠交待「昨晚」所发生的事情,面对绫子因为体
力不支而倒下所引起的麻烦而内疚,小惠并没有将「昨晚」的事情放在心头上。
  「小绫,你根本不需要为这些事情而道歉,我最担心的是你的身体,因为只
有健康的身体,才可以持续抓紧幸福。」
  「姊姊……」
  拥有健康的身体,才可以追求持续的幸福。对于小惠来说,绫子的身体健康
状况比起其他的更为重要。
  「……所以你不用顾虑太多啦!因为我们是小清的恋人,我们本来就没有先
后大小之分。」
  「姊姊……」
  巡逻以及善后工作大致完成,透过手机短讯,小惠她们相约清麿在中央庭园
等待。
  「小清,今日辛苦您了。」
  「嗯,你们也辛苦了。」从绫子手上接过饮品的清麿,她们两人在清麿身旁
坐下。
  「姊姊,明天你还是跟达令约会吧,人家打算好好休息。」
  学园祭翌日通常是休假,让全校的学生可以休息一天。
  不过,学园祭的最终日通常是星期六,并不会存在有额外多的所谓假期。
  刚刚坐在绫子旁边的小惠,对于她谦让的举动感到十分惊讶。
  「是吗~~?看来这个妹妹还是这样子呢!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内疚?就
是因为你觉得昨日跟小清做过了而觉得内疚?」
  或许是个性单纯吧?实在太好猜了,事情发生后总会作出谦让的绫子,小惠
将脸儿逐步靠近。
  「没、没有啦!人家只是想好好休息而已,所以……」
  「所以小绫,你打算继续瞒骗姊姊?」
  「人家已经很满足啦,可以跟达令渡过一夜,还有刚才的结婚典礼,所以人
家希望姊姊可以过一次二人世界……」
  「……不行唷!因为明日已经决定了行程,妹妹本来就是不可缺少的成员,
所以你不可以逃走。」
  「逃、逃走!?」对于逃走一词,清麿实在感到吃惊。
  缺席什么的不需要被形容为逃走吧?
  「可、可是……」
  「小绫,我一直已经说过吧?如果你想撒娇的话尽情撒娇,不过你一定要好
好注意身体唷,如果你倒下来的话,我和小清会很难过哟!」
  「姊姊……」
  「其实这样子的话,我会觉得很寂寞啦……因为无论是我和小清,已经将你
视是生命中的一部分。」
  「小惠说得对,我已经习惯了和你跟小惠一起,如果你因为这个原因缺席的
话,我和小惠会不开心而内疚的。」
  「达令……姊姊……」深受感动的绫子,最后点了?头收回缺席的念头。
  气氛再度回复平静,清麿向小惠寻问原因。
  「对了,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小惠你不喜欢绫子谦让?」
  「因为她实在太善良了!」小惠简单直接道出原因,然后向爱侣解释起来。
「小绫的谦恭乖巧的性格,我害怕将来出现比穗多琉甚至恭子这些更厉害的对手
时,小绫的性格会让她吃个大亏啊!」
  「小惠的意思是;绫子的性格太善良,会令自己受到伤害……吗?」
  「是啊。」
  「因为人家的幸福是姊姊带给我的,所以人家对姊姊是永远的敬爱,请姊姊
你放心吧!妹妹是不会让其他女性抢走达令的。」
  「小绫,日前你在女仆咖啡馆的时候,我就是担心你的善良而让穗多琉和其
他女生有机可乘,不过,小绫你最后鼓起了勇气,利用巧克力棒的游戏成功逆转,
所以以后——」小惠说着,看着绫子,「以后不可以再这么轻易谦让了,因为我
们共同拥有小清,所以不要有任何不必要的顾虑唷。」
  「人家明白了,姊姊、以后请你多多指教妹妹。」随着绫子恭敬礼貌地点头,
小惠噗哧笑了起来。
  「真是的,我不是说过不要这么客气了吗?」
  哈哈大笑很快三合为一,看来绫子的性格已经根深蒂固,应该不可能有明显
的改变。不过,这个正正是绫子最大而且最难能可贵的优点。
  小惠因为要出席晚间音乐节目而提早离校,目送小惠登上经理人轿车的他们,
便返回校园参加最后的节目,前往校园中央的时候,刚好巧遇同样前往的雪子和
惠理香。
  「哎哟,真是巧遇呢~~」「清麿同学和小绫准备前往?」
  「雪子学姊、小香,你们?」
  「我和惠理香刚刚在校舍旁边的投票箱投票,你们投了票没有?」
  「较早前已经投了,那么你们打算去参加营火会?」
  「嗯!清麿同学,待会可以一起跳土风舞吗?」没有放过任何机会的惠理香,
主动向清麿作出恳请。
  想了片刻的清麿,他最后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晚上,校园中央燃起了营火。
  很多疲惫不堪的学生,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总结今次活动的得失。
  今次学园祭的冠军由大热门的2年级A班夺得,他们的业绩和学生投票仅仅以
些微的差距压过1年级A班。
  负责颁奖给代表2年级A班代表给次郎的,是从校长手上接过捐款的慈善机构
的代表。当校长向台下的学生宣布最终的善款数字时,响彻云霄的欢呼声从台下
的学生爆发。
  仅仅3日取得137万日元善款,在临时搭建的演讲台上,慈善机构代表接过了
支票后,随即向学生作出感谢的演说。
  最后,随着广场的扬声器播放民族音乐,男生和女生纷纷围着营火开始跳土
风舞。
  这是增进感情的难得机会,男生和女生还是把握仅有的机会向心仪的对象表
达心迹,不过,并不是所有学生参与这项活动,大部分的学生以疲倦为理由,选
择做观众在旁边观看。
  绫子以疲倦为由在旁边观看,因为她很想弄清楚某些事情。
  同样在旁边观看舞蹈的雪子,绫子主动向她话交谈起来。
  「雪子学姊,可以请教你一些事情吗?」
  「哎呀,绫子妹妹不用这么客气啦!到底想知道什么事情?」
  「是关于小月的事情,为什么雪子学姊会知道小月的事情?」
  「霜月妹妹?因为她昨日来过我班的摊位找参观,当我替她占卜的时候,她
向我透露一点事情。」
  果然是这样,除了小香;看来小月曾经跟雪子学姊接触。
  「在意好友的事情?我只能说她本来跟你很相似。」
  「咦!?」
  「其实我多次见过你喔,只是你没有察觉我而已,当时你的脸相跟霜月妹妹
十分相似,不过今日看见你的脸相跟暑假前的简直判若两人,仿佛摆脱了命运似
的。说实话吧,虽然当时没有好像刚才那样看掌纹,不过我认为你是患上疾病…
…」
  不愧着名掌相学家的女儿,她轻易看得出患上疾病。
  或许是指环的力量加持,摆脱了雪子学姊所指的命运,不过正如她刚才所说
的脸相跟小月十分相似。
  换句话说,她或许知道小月余下的寿命……
  「那么小月她……」
  「能够活多久的我不知道,不过她跟惠理香一样,清麿是她们人生中最后的
恋情,不过作为未熟练的我不应该这样轻易下定论,因为我始终是一个外行人…
…」雪子说到这里的时候,或许察觉自己说了不应该说的事情,最后她慌忙地以
有要事向绫子话别。
  绫子最后露出满满的笑容向雪子学姊话别,看着围绕着营火跳土风舞的同学
们。
  民族舞蹈并不是衹有两个人在跳的舞蹈,当男生和女生双手互相接触的时候,
他们随着舞步马上分开了。
  看着一直不停的换着自己的舞伴,女生们虽然可以跟达令跳民族舞蹈,可是
她们难得握在一起的手很快就要放开。或许她们并没有察觉,和憧憬的人一起成
为舞伴,在放开后直到转到一圈之前还是没能遇到,在某个意义来说,这是多么
可悲的舞蹈啊!
  不过绫子并没有变得苦闷,到底有没有让达令产生悸动的女生,她们跳舞的
时候到底会聊什么,本来这些各种各样的想法不断浮上心头,不过,绫子每次这
么想的时候,指环总是发出柔和的光芒。
  那个肯定是一种魔法,绫子总是这样解释突然舒缓的现象。
  绫子相信总有一天,曾经触摸达令的那双手会被谁所替代,对于现在与达令
一起跳民族舞蹈的女生们,绫子希望可以真心祝愿她们早日遇上属于自己的伴侣
并且得到幸福,这是她一直向上天祈求的事情。
  另一方面,在一片欢呼声中,有一位女生在校舍暗处饮泣。
  「呜呜……」不断呜咽的铃芽,觉得这次的冲击比起任何事情来得痛苦。
  「怎么会……实在太残酷了……」泪水彷如决堤般不断落下,铃芽无法相信
清麿和绫子在众人面前热吻。
  「明明是我先来的……」
  「……铃芽,所以我已经劝谏你了,如果对手是小惠,你就能死心吗?或者
是绫子就可以有机会?根本没有这一回事,暗恋的时间长,并不代表就比较伟大,
喜欢对方是没有关系,不过没有希望的就应该放弃……」
  「呜呜……可、可是!我没有想到绫子同学跟清麿同学接吻啊!这是演戏来
的!一定剧情需要而被迫这样做的!」
  对于好友千方百计逃避现实,真理子不知道如何诱劝。作为好友的真理子,
只好将陷入了悲怆的铃芽紧抱住头儿放在胸口中进行安慰。
  或许是哭累了,铃芽的哭声逐渐变弱,真理子趁着这个机会在她的耳边低语。
  「铃芽,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一般来说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铃芽的身体语言,轻微的呜咽作出适当的反应。
  真理子认为铃芽已经准备好,她首先将好友的心意弄个明白。
  「第一个是,不打算放弃,继续纠缠并加强对高岭君的追求攻势,我觉得绫
子同学被父母反对交往这一点或许是真的。」
  「……是这样吗……」本来处于悲怆状态的铃芽,这一瞬间充满了希望。
  真理子特意用『或许』这个词汇,不敢轻易对两人的关系作出断言。
  「因为我觉得儿时玩伴的瞹眛关系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如果绫子同学从前就
把清麿同学看作亲密朋友看待的话,那就是你的唯一机会。不过……」
  所谓的不过,因为真理子清楚知道这个假设是非常消极的想法,而且当时她
亲眼目睹最后一幕。
  从两人的表情和表现来看,绝非剧情需要而被迫热吻,熟练而有默契的接吻
动作,看起来两人是一对真实的情侣。
  对手是儿时玩伴,铃芽根本毫无胜算,好比她利用脚踏车跟超级跑车比赛一
样。
  同一时间,好不容易燃起希望的铃芽,她离开了好友的怀抱后紧紧握紧拳头,
打算再一次重新振作起来。
  「那么我……」
  可是,打算作出重新宣言的铃芽,被真理子毫不留情地打断。
  「不过铃芽你实在太天真了,暂时不谈小惠和惠理香,对你来说,绫子同学
也会成为情敌之一,不过这个对手实在是超强敌!人家是才色兼备的可爱儿时玩
伴,温驯乖巧宽宏,虽然是剧情需要,他们现在两人还公开热吻的话,你连一丁
点胜算都没有!!」
  受到毫不留情的尖酸刻薄攻击,铃芽已经倒在地上。
  (抱歉,虽然有点过份,可是绫子同学真的是强敌耶,不要说是你,任何女
生不会有很大的胜算,即使是惠理香和恭子也不一定会赢,而且两人并排一起真
的很相衬,不过,小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真理子的眼中,他们三人的行为举止非常暧昧,假若清麿和绫子是情侣关
系,那么清麿和小惠真的只是朋友这么简单?
  小惠的角色到底是什么?纯粹朋友关系?她曾经推断清麿和她们的关系,最
接近目前的情况猜测,她认为小惠和绫子正在公平竞争追求清麿,不过,为什么
两人的关系可以这样融洽?
  正常来说,竞争往往会出现火花,争风吃醋这些事情总会出现,纵使她们两
人的感情有多深厚,真理子认为女性是容易引起醋意的生物,假若清麿和她们两
人同时交往,总会有迹可寻才对……
  难道他们纯粹是朋友关系?如果这样的话,清麿和绫子的接吻到底怎么一回
事?纵使其中一方是恋人关系,另一方是朋友关系,她们的暧昧的行为还是解释
不了。
  女性的直觉认为,他们三人的关系殊不简单,一般普通的女生根本无法介入
他们,忍痛放弃是最明智的做法。
  「即使是这样,他们没有公开正式交往啊!」
  「可是铃芽你曾经被拒绝吧?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交往的并不等于要公开。」
  「咦!?那、那么……」
  「或许是秘密交往吧?而且绫子同学是千金小姐,对方父母要求低调的绝不
出奇,所以我觉得你的机会接近零。』
  真理子并不是说『有机会』而是说『接近零』。
  而它的意义,对现在的铃芽来说是十分容易理解的。
  假若并不是父母反对,而是要求保密的话,成功的机会率根本就是零。
  真理子短短地吸了一口气,犹豫了数秒后再说出口。
  「所以,我认为你应该选择放弃,虽然在短期内会相当痛苦,不过恐怕这是
最不会受伤害的。」
  在真理子的眼底里,铃芽紧紧地握住了双手。
  「最不让铃芽你受伤的,就是第二条路。只要你放弃再谈另一段感情的话,
那么你就不会再到受伤。但是如果你坚决选择第一条路,作为第三者一直纠缠下
去的话,除了你还有绫子同学,或许会彼此受到伤害而即抱着一生无法治愈的伤
口斗争下去。』
  「……」
  「说实话,作为朋友的我,希望铃芽你选择第二条路,因为我不想你成为绫
子同学和清麿同学眼中讨厌的女孩,不过,最后决定选择的是你。」
  真理子知道这个决定是很残酷而且痛苦,不过如果这样子放任下去的话,铃
芽就只会沉溺在毫无希望的泥沼中无法自拔,作为好友的她十分害怕会变成这样。
  人生并非只有一段恋情,女孩子可以在失恋中变得坚强,真理子希望她可以
摆脱枷锁重新振作。
  真理子再没有说半句话,静心等待铃芽的回答。
  「……我……放弃了」
  那是,铃芽的答案。
  「虽然我现在还没法放弃……不过我并不想成为讨厌的女孩,因为我觉得清
麿同学喜欢的是绫子,既然清麿同学的心中只有她的话,我选择放弃。」
  这个时候,真理子的内心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那么铃芽,作为朋友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日谷同学其实不错吖,他看起
来跟你很相衬。」
  跟水野铃芽同是茶道部的日谷翔太,他多次向真理子打探铃芽的感情状况。
  这个时候,真理子看见有一位男生左顾右盼,仿佛寻找什么似的。
  随着真理子扬声招手,那位男生的目光注视在铃芽身上。
  「嗯?水野同学怎么了?」
  「来得正好,日谷同学,往后的交给你了。」
  真理子认为,尽快抽身离开毫无希望的痛苦单恋泥沼,这是作为好友应该做
的事情。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