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天云孽海】(2.42)



             第四十二章、孽情劫
  陈卓上了马车的时候,还有些心不在焉,他不仅在想何薇薇于离别之时送给
他的那个吻,还想到了已经与自己有过云雨之欢的姨母白洛华,不由升起了几分
不真实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在剑宗这些年,姨母白洛华一直默默关心着自己,危
急关头,白洛华还为了救自己而献身,还有在自己低谷时一直关心自己并对自己
芳心暗许的貌美师姐。
  而且如今自己又得到了天离剑的认可,并改变了剑宗还有朝廷里不少人对自
己的态度。
  此时他已经在前往天都的路上,那里不仅有曾经的天玄宫旧址,而且应该还
有一些当年之事的线索……此次与陈卓一同返回天都的共有六人,除了出身司礼
监的李公公之外都是凝元境以上的修为,值得一提的是那位来自神监司的通玄境
高手吕从秀,在一行人中,他地位最高,但却没在陈卓面前摆过什么架子。
  陈卓与吕从秀共乘一车,他若有什么疑问,吕从秀大都会告诉他。
  同行两天后,陈卓与这位神监司的高手也逐渐熟络,还能够从吕从秀这里听
到一些关于沐颖的事情,大都是对这位年仅二十三却已经位居高位的美人掌司的
钦佩,感慨沐掌司不仅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赋样样精通,而且修为也是极高,为天
都无数俊杰所倾慕,同时还提起陈卓在断风山与沐颖争夺天离剑之事,不过却没
有什么不快的意思反而对陈卓有几分佩服。
  陈卓见这位吕从秀也算平易近人,一路下来便多问了一些,第五天抵达天都
的时候,便也将如今天都大致的情况摸了个七七八八,尽管吕从秀跟他说的都算
不上什么秘密,但也让陈卓对瞭解了许多事。
  天都分为三重城阙,横跨五十馀里,极其雄伟,坊市多是集中在外城城南,
二更天便开始夜禁,而作为皇城禁地的未央宫则在城中央,至于他要住的黎阳楼
则在离未央宫不远的地方。
  一行人进入天都之后,吕从秀等人将陈卓送到朝廷专门用以招待贵客的黎阳
楼后便折道离开了。
  陈卓经过半天修整之后,便准备去的天玄宫旧址看上一眼。
  天都刚下过雪,即使天空不再飘雪,然而屋瓦之间以及阴暗之处的积雪却不
易化去,最终变得越来越坚硬,成了混杂着星星点点灰尘的冰壳,在阴冷夜的空
之下,显得格外凄寒。
  天玄宫旧址就在未央宫以西,陈卓站在天玄宫外,看着早已不複昔日辉煌,
只剩下一片破败的天玄宫,心中思绪複杂无比。
  他儿时还在天玄宫内住过一段时间,依稀记得当年天玄宫殿宇擎天、气势惊
人的模样,如今天玄宫的许多殿宇都已经被拆除,只馀最中央的主殿还算完整,
但旧人已去,只留下冷冰冰的白雪与在此把守的禁军。
  陈卓想要进去看上一眼,但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也没做,只是在远处静静
的看着。
  倒不是近乡情怯,只是现在这个时候进去,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良久后,陈卓转身离开,但刚走了几步,便停住了。
  不知如何,面前便多了一道人影。
  鬓发微白,一袭灰白色羽衣,拄着一根蛇首木杖,身形略微佝偻,鼻低唇厚,
却不会给人丝毫虚弱的感觉,相反,陈卓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老妪的深不可测,
这是接近神念境的强者。
  陈卓有些警惕的望向对方,不确定道:「请问……」
  他感觉不到对方的恶意,但对方的实力远超自己。
  老妪却反问道:「天华剑宗弟子陈卓?」
  陈卓看着她一会儿,才缓缓点头。
  老妪没有说话,只是从怀中取出一物,长约两馀寸,像是一柄袖珍的断剑。
  陈卓见到此物后目光一动,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他也取出了一物,尺寸
近乎相同,也是一柄断剑,只不过老妪手里头的是剑身,而他这里则是剑柄部分。
  两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松开了手中的袖珍断剑,两柄断剑顿时飞出,竟然
自主在半空中重组了起来,形成一个长约五寸的剑形令牌。
  陈卓没有太过惊奇,离开天华剑宗之前宗主刘晏平便给了他这柄袖珍的断剑,
并告诉他这是剑宗的剑令,那位身在天都的客卿则手持另一半的剑令。
  老妪往前走去,伸出手接住令牌,然后交给陈卓,平静道:「这一枚剑令你
拿着便好,我是玉华峰客卿陆金风,你可以叫我陆婆婆。」
  陈卓恭敬的接过剑令,道:「见过陆婆婆。」
  陆金风点了点头,又取出一封书信,看着面前的少年道:「这是宗主让我给
你的。」
  陈卓接过书信,看了眼信上的火漆,知道是宗主的用印无误,于是便收了下
来,问道:「陆婆婆可是特地在这里等我的?」
  陆金风露出笑容,轻声道:「算是吧。」
                ◇◇◇
  洒满各色花瓣的浴汤之中,一道窈窕玲珑的绝美胴体在氤氲的雾气之中若隐
若现,窗户并没有关紧,轻风吹拂进来,吹动了遮住池子的轻纱,还有房中的烛
火,摇曳的火光与晶莹的水光将露出水面的半截粉腿映得光滑如玉,使得那满池
的鲜花香料都失去了颜色。
  凌楚妃抬起脸儿仰于水面,完美的玉靥上正缓缓流淌着几滴水珠,一片花瓣
贴在白里透红的脸颊上,更是将她的容颜衬得娇媚无双,她正睁着一双迷人的桃
花眼,怔怔看着天花板上摇曳的光影。
  自白溪城回到无忧宫之后,凌楚妃便发现自己的心不再如先前那般甯静,已
经不可自抑的泛起了波澜。
  就在昨日,无忧宫宫主柯成玉见了她,柯成玉告诉她,自己为她算了一次星
命,说她命中会有一次孽情劫。
  这句话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在了凌楚妃本就不平静的芳心之中,一下子激起了
更多的涟漪。
  若是旁人说的倒也罢了,但柯成玉的星命之术闻名天下,江湖也好、庙堂也
罢,每年都会有数之不尽的达官贵人想要找他请教,据称在十年之前,皇帝凌云
还找这位宫主算过一次星命。
  白溪城和断风山接连发生了不少事,但最重要的无非两件事——天离剑现世,
陈卓成为天离剑的剑主。
  能够乱她心绪的,不是天离剑,便是那个成为天离剑剑主的少年,与她还有
婚约的陈卓。
  尽管身为先天剑胚的自己没有得到天离剑有些可惜,可她知道自己不是因为
如此才会乱了心绪。
  是因为陈卓。
  她抬起手,拈起一片花瓣轻轻擦拭着光洁圆润的香肩,目光微闪,又想起了
今日刚得到陈卓已经到达天都的消息,她思绪万千,喃喃道:「难道他会是我的
孽情劫么……」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