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青衣楼】(27-28)



            第二十七回:五年之后
  似乎在宁菲菲决定学习佛法之后,对于废掉宁菲菲媚功的事情,少林方面反
而忘记了。宁菲菲接下来的日子,便在每日学习佛法中度过。她全身的功力被
「金刚伏魔圈」压制,再也用不出分毫。每日吃斋念经,过得如同苦修僧侣一般。
她不知道皇上的大典究竟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密宗卧底如晦的结局会是怎样,
更不知道被自己放置的棋子如明现在如何,只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活,平淡如水。
  她之前被媚功,被残酷的人生经历所改变的心性,多多少少被佛法再次改了
回来。然而,这并不足以让她真正的变回之前待嫁深闺的宁菲菲。
  她每日白天修佛法,夜里就用学来的佛法结合自身媚功尝试着突破金刚伏魔
圈的压制。就这样两年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匆匆流逝。
  「女施主果然天资聪颖,如今对佛法的领悟,却是老衲也自愧不如了。」收
好了宁菲菲的餐盘,静尘叹了口气,说道,「女施主如此天资,为何要用在这般
作践自己的地方呢?」
  「佛法修为哪有高低之分,妾身不过空有些小聪明罢了。」宁菲菲身在囹圄,
蓬头垢面,身上的气质却越来越超凡脱俗,这也都是拜两年来修佛所致。「只是
妾身次身早已千疮百孔,又何谈作践自己呢?」
  「既然如此老衲也不强求了,女施主修习佛法,本已是对自身功法的压制。
只要女施主答应老衲此后不会再用媚功害人,老衲便会让住持师侄放施主回山下
的小院,过平凡的生活。」静尘一直以来都对这个聪明的女孩青睐有加,大有收
其为徒的意思,也是极力主张不对她用极刑的代表。这次更是打算直接放人。
  「大师是想听真话呢,还是想听假话呢?」宁菲菲反问道,「但是妾身就算
说妾身说的是真话,这句话究竟又是真是假呢?这世间最动听的,往往是假话。」
  「既然如此,女施主便在此继续学习吧。佛法是永无止境的。」静尘似乎有
些嗔怒,不过毕竟修为高深,并没有表现出来。随后静尘便离开了宁菲菲所在的
山洞,留下了一脸淡然的宁菲菲。
  静尘又如何得知,施加在宁菲菲身上的金刚伏魔圈早已被她破去,反而用来
壮大了自身的媚功。佛法虽然能够一定程度上的压制媚功,但是姹女道又岂是寻
常三流媚术能比拟的。事实上,姹女道的另一条分支密宗欢喜禅也是媚功与佛法
的完美结合,宁菲菲吸收了如晦在大乐之境中的真元,体内的媚功也有了些许变
化,更适合于佛法交融。
  现在的她,比之被禁闭之前,媚功更加圆润自如了。想要逃出这狭小的山洞
对她来说也是易如反掌,只是静尘早已在山洞的门口结了个草庐,就算逃出了山
洞,一样需要面对武功不知深浅的静尘。
  所以她只有继续等待,等一个时机,或者等静尘自然死亡。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宁菲菲也变成了一个二十四岁的「老姑娘」了。山中无
日月,经过四年时间的沉淀和累积,尽管没有再次吸收男性真元,仅凭借每日夜
间修炼,宁菲菲的媚功也终于再次突破了一个层次。尽管她自己还不知道。
  「女施主,近日老衲深感时日无多了,女施主还不愿从此一心向善,走出了
牢笼吗?」静尘的外貌越来越衰老,纵然是得道高僧也终究敌不过时间的侵袭。
  「大师自当是长命百岁,怎么会时日无多呢。」宁菲菲透过铁窗仔细端详着
静尘,却发现静尘一脸严肃,不像是再说谎,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女施主若是答应老衲,老衲今日就可以做主将女施主放出这牢笼了。」静
尘闭着眼睛,依旧在等着宁菲菲的答案。
  「大师又何必执着于一个承诺呢,」宁菲菲微微笑道,「大师这般固执,怕
也是着相了吧。」
  「老衲还未出家之时,也曾经忘记过一个承诺,之后彻夜难安,如同梦魇,
只有沉浸在佛经之中才稍有缓解。见到女施主,老衲便想起当年的事情。」也许
是人之将死,也更容易陷入回忆,静尘的话多了起来。
  「归根结底,大师也只是将妾身当做还愿的工具罢了。」宁菲菲淡然说道,
「只是妾身不是大师记忆中的那人,就算做出了承诺,大师便真的能够还愿了吗?」
  「原来如此,是老衲着相了。」静尘似乎放下了自己多年的包袱,只觉得轻
松了许多,甚至感觉到了解脱,「老衲仿佛感觉到了佛祖的召唤。女施主,多谢
你解开了老衲多年的心结。」
  宁菲菲却莫名其妙,但是见到静尘的表情,却不忍心再问些什么,于是说道:
「妾身什么都没做,只是每日在此吃斋念佛而已。」
  静尘见状,也没多说,只是静静地走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静尘并没有如同往常一般送饭菜,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和尚。
他完全不敢靠近山洞,只是迅速将餐盘放下便立刻跑走了。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般结局,宁菲菲心里还是有些不太适应,毕竟自己不是牛
鬼蛇神,却被人敬而远之,甚至害怕到逃跑,万般无奈,只化作一声叹息。而静
尘没有出现的原因,她也多半猜到了。
  「一路走好吧,老头子。」
  正当宁菲菲感叹世道无常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铁窗之外传来:
「女施主,贫僧今日开始代替静尘师叔祖,看守女施主。希望女施主早日改邪归
正,重新做人。」
  四年没见,宁菲菲依旧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正是自己的老熟人如明。「四年前
在他离开之前给他下了什么暗示来着?」宁菲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她隐隐觉得
不是什么好暗示,似乎会带来什么麻烦。
  「原来是如明大师。少林寺怎么想的,居然把你派过来。」宁菲菲微微笑着
说道,她没有从山洞中露面,只是背对着铁窗。她身上依旧穿的是那件破旧的僧
袍,从背后看不出身材,更看不出面容。
  「想是觉得贫僧曾与女施主打过交道吧……」如明淡然地说道,外表上一点
也看不出曾经被宁菲菲控制的痕迹。只是宁菲菲却敏锐地感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
的阳气,透过铁窗,如同乌云一般蔓延进来。
  「原来只是装作镇定啊……这和尚忒不老实。」心中暗喜,嘴上却说道:
「妾身如今蓬头垢面,声名狼藉,也是没脸再面对大师了。」
  然而就在这时,宁菲菲只听到身后「吱呀」一声,关住她四年的牢笼的门被
如明打开了,他如同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了宁菲菲,三下五除二便撕去了宁菲菲身
上破旧的僧衣,露出了她满身泥污的肌肤。只是宁菲菲见状也不反抗,只是暗运
内功,震碎了自己特意留在皮肤上的保护膜,她面部和其他部位的泥瞬间如同春
水破冰般全部脱落,露出了她洁白无瑕的肌肤。一股异香瞬间充满了整个洞穴。
然后如明将其抱在怀中,贪婪地亲吻着吮吸这宁菲菲美玉一般的脖颈。
  「菲菲……我……我……」
  见如明已痴迷接近疯狂,宁菲菲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给他留下了什么暗示:
「见到我就会将压抑的情感全都释放,疯狂想要与我交欢……原来当年我还留下
了这样的暗示啊……」感叹了一下自己当年的不成熟,宁菲菲无奈地笑了笑,随
后便进入状态,开始迎合起如明来。
  「大师,多年未见,怎么如此急色?」宁菲菲搂住如明的头,轻轻咬住了他
的耳朵。
  如明的耳朵颇为敏感,他只觉得全身战栗,舒爽到了极点,甚至有几滴阳精
顺着精关便溜了出去,吓得他赶紧闭紧了精关,因为他知道,还有更厉害的等待
着他。「五年未见菲菲,我还如何忍耐?」
  见如明早已无法控制自己,宁菲菲双手扶住墙壁,分开双腿,将臀部高高挺
起,蜜穴中的淫水清晰可辩,一滴一滴拉出了长长的晶莹丝线滴落在地上,像是
在邀请如明一般。而如明也心领神会,将早已勃起得发胀的肉棒从裤子之中拉了
出来,一下子插入了宁菲菲的蜜壶之中。
  只一瞬间,如明便一泄如注,肉棒不住地抖动,足足射了有半盏茶的功夫,
将自己五年来积蓄的阳精一股脑全部交给了宁菲菲。而宁菲菲也丝毫不客气,她
同样五年没尝过真元的滋味,这一大股对她来说也是久旱逢甘霖,少林温润的内
功更是滋养。
  她很想就此享受一番,只是她知道现在时间紧迫,想要从少林寺脱身,现在
正是时机,于是她趁着如明精关大开,脑海一片空白之际,轻轻在他耳边说道:
「可还记得,妾身是你的勾魂菩萨哦。」只一瞬间,如明便停住了全部动作,再
次进入了摄魂状态。
  「现在你必须一边默念心经,一边自己套弄自己的肉棒,心经背完,你就会
泄出精华。之后你会当做我还在这里,照常行动。」
  说着,如明便开始自己撸弄着自己的肉棒来。
  「我走之后,你要装作我还在这里,每天继续送菜送饭,多余的饭菜你便自
己解决。明白了吗?」
  如明点了点头,示意明白了。
  随后宁菲菲便一个闪身,赤裸着全身消失在了后山的树林之中。
  山脚下,宁菲菲找到了五年前埋衣服的地方,挖开土层,发现里面的青衣依
旧完好无损,于是穿上了衣服,走出了少林寺的山门,向着山顶的方向遥遥一拜,
随后再无留恋地离开了。
  「少林寺,妾身此番便不奉陪了。」
             第二十八回:青衣楼
  「之后一年的故事,你便知道了。我四处寻找被抛弃或生活不幸的可怜女子,
也调查何知文的消息,也结识了你。」讲了一个漫长的故事,宁菲菲也已口干舌
燥,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正午,随即对何露说道:「说了好多过去的事,难免
有些伤感。正事要紧,该去那家破旧的青楼了。」
  何露早已知晓宁菲菲的计划,自然是满心欢喜地应了下来,说道:「我从老
爷那里要了二百两银子,足够买下地契了。」
  「如此甚好。」随后二人简单收拾了一番,便走出了何府的大门。
  宁菲菲一身素雅的青衣,显得出尘脱俗,虽然未施粉黛,未戴首饰,却依旧
掩盖不了她绝世的容颜,和同样青春靓丽的何露并肩走在街上,难免遇到些不善
的目光。宁菲菲毫不害羞,一一媚笑着与这些目光对视。而目光的主人也都在和
宁菲菲对视之后仿佛丢了魂一般地跟在了二人的身后。
  这样收发自如的媚功,让何露看了大感新鲜。于是也开始效仿起来,只是没
过多久便双眼干涩脑袋昏沉,这才更加由衷地感叹姐姐功力究竟有多深厚。
  待二人走到怡红楼门前,跟在二人身后的被魅惑的男人已经有二十余人。这
个时候,宁菲菲冷哼一声,二十多个男人方才如梦初醒,见到二人缓缓走进了一
家破旧的青楼,更是好奇二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刚走进门,虽然早已有所耳闻,但何露还是被眼前的破旧桌椅吓了一跳。宁
菲菲却似乎早有准备,一脸淡然。
  「两位姑娘,我们这里已经做不成生意了,何况二位是女子,何故要进这不
干不净的青楼呢?不若您二人把地契买走吧,一百两银子就好,让小女子把欠下
的债务还清。」依旧是那位中年女子,声音中带着绝望,似乎已经对这世间的一
切失望透了。
  「小露。」宁菲菲吩咐了一句。何露立马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二百两银票递
给了屋内似乎在喝闷酒的女人。
  「这位姐姐莫担心,我姐妹二人便是来替我家老爷买地契的。这是二百两银
票,您收好了。」何露在言语中偷偷用上了暗示的手段,让自己能够给人十分亲
近的感觉。而中年女人收了银票,端在手里仔细地看了看,大声喊道:「好!好!
是真的银票!有钱了!我有钱了!」随后身手从衣服贴身的位置掏出了地契,拍
在桌子上,风一样地冲出了怡红楼。
  「这破窑子,谁爱管谁管吧……」然后留下了这样一番话,再也不知去向。
  宁菲菲摇了摇头,对何露说道:「小露,刚才我勾到外面的那些人,你和他
们说一下,让他们帮忙收拾一下这里的破旧桌椅,谁做得最好,等青楼重新开张,
我亲自待他为上宾。」
  「可是……」何露刚想说点什么,却被宁菲菲用眼神制止了。
  「照我说的做吧。我还要去楼里面看看情况。」说着,宁菲菲便走进了青楼
内部。何露没办法,只好按照她说的走出了青楼的院子,看了看四周依旧在围观
的人群,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们家姐姐说了,这里不日将重新开张,到时候
姐姐便是头牌。」
  人群一下子便炸开了锅,议论纷纷。其中甚至不乏有吹口哨起哄的,让何露
听着一阵恶心。于是连忙说道:「姐姐说了,请诸位帮个忙收拾一下里面破旧的
家具,打扫打扫。谁若是做的好,我家姐姐会亲自待他为上宾。」何露稍微想了
一想,又补充道,「不过,你们千万不要打架不要大声喧哗,我家姐姐最不喜欢
这样的人了。」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早已被宁菲菲暗中种下情根的男人,听到会被
自己的梦中情人待为上宾,立马如同一群蜜蜂一般,涌入了不算大的怡红楼之中,
井然有序而又安静异常地开始收拾起来。擦桌子摆凳子扫地打水,不到一个时辰,
怡红楼的一楼以及一楼的四间客房都如同重新翻修了一番。
  而另一边,宁菲菲早已走上了二楼,静静地俯瞰着一楼忙碌的人群,心中有
些复杂。
  「男人啊,男人……」
  半个月之后,在其中一位被宁菲菲迷住的家具商提供了足够二楼三楼用的一
整套全新的桌椅之后,怡红楼重新开张了。不过,名字却是被宁菲菲改成了「青
衣楼」。而这位家具商则成为了贡献最大的人,理所应当地成为了青衣楼的第一
位贵宾,由宁菲菲亲自接待。
  青楼没有女人也一样是开张不了的。而宁菲菲早已准备好了。她从逃出少林
开始,就在四处寻找孤苦伶仃的女子,传授她们姹女道的入门口诀,并且告诉她
们今后的命运会是在一间由自己运营的青楼工作。让她们自己抉择去留。只是,
出乎她意料的是,所有她找到的女子都同意了。
  这再一次引发了她对当今女子地位的思索。究竟是什么使得这些女子宁愿去
青楼也不愿过平凡的生活呢?她不知道,也许是因为男人,也许是因为社会,也
许是因为生活……
  而青衣楼,也在万全准备之后,开始了营业。
  青衣楼一共有三层,一层是大厅,大厅的正中央被宁菲菲改成了一个平台,
用来跳舞抚琴或者行其他节目。一层又分梅兰竹菊四间客房,分别有一位姐妹坐
镇。而青衣楼的二层则是一条环形的走廊,走廊边上陈列着不少一对一的桌椅,
能够刚好一边享受身边的女人,一边欣赏楼下平台的歌舞。二层同样有四间客房,
分为芸荷松枫。而三层只有一件房间,便是花魁,也就是宁菲菲的房间,只一个
字,名菲。
  「妾身这青衣楼,今日是第一天开张,感谢各位大驾光临。」宁菲菲一席青
衣,脸上套着一层白色的面纱,令人看不清楚具体模样。她站在一楼的舞台中央,
暗暗用内力将声音扩散到了楼内的所有角落。今日开张,除了之前被魅惑的人,
也有许多慕名而来的男人,甚至其中不乏文人墨客,他们听闻花魁容颜惊世骇俗,
更精通琴棋书画,歌舞双绝,都想来亲眼一睹芳容。
  当然,这些消息也都是何露暗中通过被魅惑的男人散播出去的,不得不说,
这个策略十分成功,开业当天青衣楼便座无虚席,还有许多站着的也在翘首相盼。
  「今日妾身无以为报,唯有亲自为诸君献舞一曲,希望诸位能够喜欢。若是
觉得妾身舞得好看,可要记得常来光顾妾身的生意哦。」
  「先把面纱摘了吧!」底下有人起哄道。
  「是啊是啊,一直蒙着脸算什么?」也有人符合。
  宁菲菲却落落大方地施了一礼,没有理会下面的哄闹,随后看了一眼拿着琴
瑟乐器的几个姐妹,示意可以开始了。
  伴随着几声柔美而空灵的古琴弦的颤音,宁菲菲轻轻伸出脚点地面,动作定
格在了双手半掩着脸颊。而场上的其他所有嘈杂声音都停止了,整个世界仿佛只
剩一个正在准备跳舞的女人。
  随着音乐逐渐起势,宁菲菲的腿也渐渐抬高了起来,只是在青衣的遮盖下,
里面的内容根本看不真切,可是却能够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所有人都在极力想
要看清那两腿之间的私密。她双手摆动,开始随着琴声旋转起来,如同盛开的牡
丹一般,让在场的男人如痴如醉,随着她旋转的速度,也开始摇头晃脑起来。
  「这……真香……是什么花?」空气中随着舞蹈开始弥漫起一股甜蜜的芬芳,
更是让在场的男人迷醉其中。
  乐声渐渐进入高潮,宁菲菲的动作也越加妖艳,她一只手摸到了自己的脸上
覆盖的丝巾,用如丝如媚的声音说道:「请记住妾身的面容。」随后伴随着旋转,
将面纱抛到了远处,正好覆盖住台下一个如痴如醉的观众的脸上。
  就在宁菲菲的话说出口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一张绝代风华的脸映在了自
己的脑海,哪怕是宁菲菲背对着的人也看到了。随后,这张在他们脑海中的脸开
始说话了。
  「请记住妾身的话。」声音低沉而充满了魅惑。
  看着一张张陷入呆滞的脸孔,何露和其他几个姐妹都惊呆了。她们从未想过
媚功竟然能如此使用,一个简单的舞蹈,就能将在场上百人全都魅惑。
  「请将青衣楼和妾身的名号传遍京城。」
  之后离开青衣楼的男人们,根本想不起来详细的情况,只记得自己看到了世
间最美的舞蹈,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别人分享。甚至连钱包少了一些也不在意,他
们觉得那是那个舞蹈应该得到的。
  而家具商汪富,以及那个拿到宁菲菲面纱的幸运儿,则成了宁菲菲第一夜的
恩客。
  此后每当有人问起那一夜是什么感觉的时候,他们都会一脸幸福地回答:
「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得那种铭心刻骨的感觉,那是只有宁大家能带给我的。」
  没有人在意为什么他们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如果真的有销魂蚀骨的快乐,
谁还会在意过程?
  只是,那天之后,青衣楼和宁菲菲的名号便一夜打响了。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