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3)



                第13章
  这章主要还是脑洞,开始涉及两个有趣的话题——神根的祭拜仪式,还有,
破处。
  林嘉碧当年的破处经历,下文肯定会详写,其实我在之前已经有暗示了。
  主角将来的命运,会不会重新回到原来的世界,我没想好。
  ——
  「陈瀛威!」
  忽然之间,一把雄浑的声音,由远而近传入我的耳中。
  啊,谁在大声乱叫?
  「陈瀛威!!」
  咦,陈瀛威这名字很熟呀。
  「陈瀛威,你忘记自己的真名了?」
  我浑身上下一激灵,整个人「醒」了!我想起来了,陈瀛威是我在原来世界
的名字!怎么现在有人在用这个名字叫我!我一定是睡着了,在做梦,是了,一
定是!
  「陈瀛威,孰是真,孰是梦?你在这里的每一天,是为了醒来,还是为了入
梦?」
  刹那间,我眼前全是来到这里后的种种际遇,佳人的香风,赤裸的肉身,疯
狂的交合……
  我在软榻上惊醒,发现居然出了一身汗,睁开眼望望左右,幸亏我还在雅舍
之内。而旁边的那张床上,林嘉碧已经不在了,她起得那么早?我摸手机看一看,
还没到7点,不过外边天色已经亮了。
  想和大小姐同床?我暂时还没那个资格,昨天晚上她睡她的床,我睡在床旁
边的一张软榻上,你以为大小姐是依依吗?
  我略安定一下心情,想想刚才「梦」中听到的声音,难道我想太多了?还是
根场内确是有异人存在?但现在多想无用,反正已经睡不下了,就下了软榻,把
身上沾了汗的衣服换一换吧。
  这个世界做爱随便,所以衣服换得也频繁,尤其是内衣,女人外出的时候,
手提袋里一般有备用的包装好的内裤和胸围。各种不同的场所也会尽量多放置一
些简单的衣服,像T恤与短裤,风景区宾馆的房间内就放着几套备用的衣服,这
个雅舍的衣柜里也一样。
  「黄色的T恤,质地还不错,就你了。」我喃喃自语着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一
件,穿上感觉挺合身,忽然,一张纸片从里边飘了出来,我快手接住,看见纸片
上写着一行字:100,五天内。
  什么意思?估计是以前住这里的人留下来的,我也没多想,顺手放在短裤的
口袋里边,换好衣服信步出了雅舍,看见林嘉碧也穿着一身的T恤和短裤,正在
昨天晚上那块癫狂的石头上做着柔软体操,拉着修长的大腿,动作初看上去像原
来世界的瑜伽,但细看又不是,因为这套体操重点练的是女人下肢,尤其是大腿
内侧的力量。
  「早呀,大小姐。」我微笑打招呼。
  「早呀,亚一,昨天睡得好吧。啊,你怎么穿了这件衣服呀。」她看见我身
上的黄色T恤露出有些意外的神情,动作都跟着变形了。
  「这衣服有什么特别吗?我看见在衣柜里就拿出来穿。」我低头打量一下,
没发现这件T恤有什么问题,它上边甚至连图案都没有烫印。
  「没什么,算了,你穿就穿吧。但别穿出去,离开根场的时候记得换下来。
你昨天穿的衣服一会会有人送回来的。」
  什么衣服这是?神神秘秘的,我忽然想起了那张纸条,马上脱口而出,「啊,
对了。」
  「嗯?有事吗?」林嘉碧已经从石头上下来,正把腿架在石头上,准备做压
腿动作。
  我把那张纸条拿了出来,递给她:「我在这件衣服里找到的,这纸条不知是
什么时候的了。」
  林嘉碧接过,她本来因为体锻有些紧绷的脸马上绽放开,露出沁人心脾的微
笑,脸上甚至还浮起了一阵红晕。这模样,在我与她有限的接触时间中,从没见
过,仿佛她不是一个已经品萧无数的淫娃,反而像是一个羞涩的初恋少女。
  此时,院落外传来了敲门声,林嘉碧这才放下纸条,说道:「啊,是送早饭
过来了,亚一你去接一下吧。」
  「大小姐,这纸条,是留给你的吗?」
  「哎呀你别管了,快开门,我肚子好饿!」林嘉碧看得出是一阵一阵的兴奋,
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她动情了?」我心里起了这个念头,男与女只要交合过,男性对女伴的身
体反应就会特别敏感。只不过,只看了这纸条就动情了?!
  我的肚子也咕咕叫,昨天晚上体力耗得厉害。门外捧着早饭的侍者装束和根
挺大师一样,手上的托盘放着两碗粥,几样精致的糕点,还是全素的,我先恭敬
向这位侍者行一个礼,然后接过托盘,那个侍者对我回礼,转身离开。
  「亚一,吃完后收拾一下,我和你一起去拜会至根大师。然后……然后……
唉,然后干嘛到时再说吧,先不管了。」
  「那我还要回酒店吗?」我回去可不是为了上班,而是杨菲逸的邀约,时间
还早,如果顺利,还可以在8点前回去。
  「不知道哦,到时再说吧,先吃吧。」
  早餐之后,我第一次进入根场里边参观,从根场正门入去就是主祭场,主祭
场也是整个根场最高大宽敞的地方,里边供奉着……一根硕大的男根,我看得傻
了,强忍着笑,那根东西足有五、六米高,鎏金材质,龟头、马眼、冠状沟、包
皮、青筋、阴囊、两个睾丸,还有……阴毛都做得栩栩如生。在这根男根下边,
就是祭台,祭台上并无任何香烛鲜花供品什么的,却排着一排七八根比正常男人
鸡巴稍大一些的男根模型,各种材质都有,有金属、玉石、木质、陶瓷……和原
来世界的女用自慰器差不多。有几个侍者则跪在祭台两边双手不断做着昨天晚上
根挺大师对我做过的撸管手势,口中念念有辞,不知在念着什么经。
  「两位客人早上好,你们来,是要见上师吗?」根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们
身后,我们互相行礼后,她问道。
  「是的,请问上师他回来了吗?早上有空吗?」林嘉碧问道。
  「上师他在,但今天早上有一家人求开光,上师正在施法,两位请等一下吧,
一会会有其他侍者过来带你们进去。」
  「好的,有劳大师了。」
  根挺离开后,林嘉碧说道:「那我们站在旁边等一下吧,亚一你没来过这里
吧。」我也好奇这里的祭神根的仪式是怎么样的,点点头,两个人静静缩到一边。
  很快有两个女人进来主祭场,看上去是景区的游客,一位年轻一些,穿着白
色的短裙与粉黄色的上衣,另外一位年纪稍大,穿着黑色的长裤和棕色外套,和
老公一起进来。两个女人来到祭台前就跪下磕头礼拜神根。我正好奇这拜神的方
式和原来的世界差不多,两个女人均磕完头站了起来,然后都伸手做了同一个动
作——年轻的径直把手伸进了短裙里边,把黑色的蕾丝边内裤扯出来放在一边的
地上,而少妇干脆直接把内外裤都脱掉了,递给后边站着的老公。然后,两女同
时又坐回在地上,但姿势有点与众不同——她们是张开大腿坐着的,换言之,幽
径洞口直直对着那根男根!然后还用手轻轻把的洞口掰开,露出里边粉红的嫩肉,
「她们是在……拜神根吗?」我轻轻问,林嘉碧说:「对,拜神根仪式上叫『献
体』,她们向神根献上自己的阴道作为祭品,当然了,也是做做样子。然后是
『求根』,这个要看她们来向神根求什么,那排不同质地的小男根,象征不同的
诉求,你看,那个年轻一点的上去摸玉石那根,那是求个好姻缘,那个少妇,她
摸金色那条,那是求财。」
  「那,男人了?难道男人拜神根也要上去摸?」
  「开什么玩笑,男人当然不能上去摸,传说男人碰了神根,神根会震恼降祸
的,男人碰男人,算什么事?男人也可以拜神根,但要在后边几排,你看那个少
妇的老公就在后边拜。」
  这个神根也的确够色的,只要女人不要男人。两个摸完神根的女人,看上去
心满意足,年轻女子再向神像跪下行礼后,捡起内裤,没穿上就转身离开,那个
少妇,却没有急着出去,而是跪倒在一名侍者身前,低声说着什么,那个侍者点
头,站起来,说了一句:「客人请随我来。」带着那少妇去了主祭场后边。
  「他们去那?」我问道。
  「这个少妇拜一拜还不足够,她应该是想求一条实根。」
  「实根?什么意思?」
  「直截了当来说,就是找一个男的神根侍者来操她一次,虔诚的信徒会感觉
这样比只是向神根献体灵验得多。」
  「那大小姐……你不去拜一下?」
  「不用了,我前两天才拜过,今天没必要拜完又拜了,还是留给更有需要的
人去拜吧。」
  「那大小姐你求过实根吗?」
  她白了我一眼,说道:「我还不至于要来求实根吧。」
  「说得也是,你求你爸就行了。但,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吧。」
  大小姐又白了我一眼,没接话。
  来拜神根的善男信女越来越多,过了约十分钟,另外一名侍者走了过来,示
意我们可以进去见至根大师。
  穿过主祭场,后边是一个中央庭院和两排偏厅,侍者们在此进出,我还听到
女性交合的呻吟声与男性的颂经声从里边传了出来,不用问,都是在求「实根」
的。我也好奇,可不可以找个女性的侍者,来求个实洞?
  两排偏厅后边又是一个小庭院,我们穿院门而入,却看见里边的静室正门紧
闭,林嘉碧见状拉着我,轻声:「开光仪式还差一点,我们先在静室外边稍候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从静室里传出来的雄浑男声。
  「紫嫣,何为女体?」
  「献出来供男人玩弄和发泄,让男人尽情地在身体上放松。」那位叫紫嫣的
回答很清脆,估计不穿过18岁。
  「何为女德?」男声继续问道。
  「女人身体就是男人的玩具,阴道就是男人的排泄口,乳房就是男人的软枕!」
紫嫣继续回答。
  「你之女体,可曾听到神根的召唤?」
  「听到了,我阴道早就已经有灼热的感觉传出来,甚至有水流出来,就为了
等这一天了。」
  「你愿意成为神根的奴仆,一辈子用你的女体侍奉神根、奉承男人吗?」
  「愿意!」
  「甚好,紫嫣你过来,我代表神根替你开光!」
  听着里边古怪的对话,我忍不住问道:「里边到底在开什么光呀?」
  「那个叫紫嫣的女孩看来今天晚上就要破处了,有些比较虔诚的父母会在之
前带女孩上来开光,让大师施个法什么的,一来希望破处顺利,二来,也祈求神
根护佑,日后拥有源源不绝的完美性交,也可以籍此为自己获得最多的好处。」
  「这不是让大师来破处吧?」那样至根大师岂不是有……初夜权?!
  「当然不是,整个过程大师碰都不会碰女孩,就是对女孩的阴部施法念咒,
然后把敬过神根的水洒上去就行了。破女孩处的人父母早就安排好了,女孩的第
一次那么宝贵,当然是拿来替父母换取最大的利益,所以一般女孩15、16岁左右
就会安排破处了,之后女孩就有了自己的性自主权,但在结婚之前,她们都是父
母手中献出去的淫具。」
  「结了婚之后,就是老公献出去的淫具了,不过,与其说献出去,不如说是
卖出去吧?」我说道。
  大小姐看看我,然后点点头:「你说得也对。」
  「那大小姐,你说过16岁破处,肯定换了不少利益吧?」
  「你多事!唉,那个有空再和你说吧。」
  「开光已毕,神根护佑,几位可以离开了。根痴,请带三位出去。」里边男
声又再传出来。
  「多谢至根大师,多谢……」千恩万谢中,静室门打开,一对中年父母扶着
一名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女出来,前边是一位侍者引路。少女还在弄着身上的浴袍,
胸口敞开,一对少女含苞欲放的乳房露了出来——还没雕琢过的处女,身材还是
比较平坦的,一路上,那个母亲还在安慰自己的女儿,我心中感叹,这个世界还
真把少女破处当成是一项仪式。
  带路的那位侍者根痴一边走一边说:「三位请随我来,你们一会付款是用现
金、支票还是信用卡……」
  「两位客人,你们可以进来了!」忽然,雄浑的男声响起,林嘉碧连忙扯一
扯我,让我回过神,我们低头肃立,一前一后地推开门走入静室之内。
  静室的地方不是太大,约一丈见方,装修陈设非常简单,只看见一张床,床
的旁边有一名身穿黄色斗篷的人,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却是面向墙背对着我们。
大小姐带着我倒身就下拜,我也只好跟着做。
  「林嘉碧,拜见至根大师。」说完后见我没反应,斜斜地盯了我一眼,我连
忙也跟着说道:「陈亚一,拜见至根大师。」
  「不用多礼了,请起吧。请坐在那两个蒲团上边。」至根大师的声音……现
在在室内清楚了很多,在哪里听过?
  我们也脱掉鞋子盘腿坐好,林嘉碧说道:「至根大师,今天又上来打扰,主
要是因为这位陈亚一,他……」之后,大小姐就把我的情况大致说了,然后说道:
「亚一他现在完全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如是他有亲人,相信现在也会很着急,恳
请大师为陈亚一指点一下迷津吧。」
  「我知道了,林嘉碧,请你先出去。我要单独和陈亚一谈一下。」过了约一
分多钟,至根大师才开口。
  「是的,至根大师。」林嘉碧出去之前,和我眼神交流,示意我和至根大师
好好谈谈,然后整个静室就只剩下我和大师——的背影。
  正当我心里嘀咕着至根大师会和我说什么的时候,他开口了:「陈瀛威!」
  我全身剧震,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至根大师,心里瞬间明白过来,今天
早上,我在梦中听到的,就是至根大师的声音!接着,全身冷汗都冒了出来,我
实在过于低估至根大师了,我还以为,这里的所谓宗教,和原来的世界一样就是
装装样子,干脆就是骗骗钱。实在没有料到这里修行的人,确是有些本事!
  「你心已经痴迷,我这样直呼汝名,是希望可以唤醒你。」
  「但,大师……我……」要唤醒我?!
  「你不必害怕,你在这里的缘份未尽,暂时可心安理得地继续生活下去。」
  「大师……你的意思是……我将来终有一日,会……」我过了良久,才回过
神来,领悟到他话中的意思,连忙开口相询。
  「你将来的事,我现在看不透,说来也奇,也不奇,我可以看透众生的祸福,
都却看不透你,原因,或者是因为你的来历吧。」
  「那大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吗?」
  「不知!」
  至根大师回答得出乎我意料外的干脆,我一窒,只能换一个问题。
  「大师,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来历,那就求你为我多点拨几句吧,我在这里
无亲无故,一切都只有我自己……」我说这句话并不假,偶尔在晚上,我都会想
起以前世界的父母亲人,那种滋味,真是难言。
  「你怎能说自己无亲无故?你来这里后,不是一直有贵人扶持吗?不是一直
过得很快乐吗?不然,你会碰到林家大小姐,还会有缘见到我?」
  「这个……」
  「虽然我看不透你的将来,但可以肯定,你和林嘉碧碰面,是你们的夙世孽
缘,我早料到林嘉碧的命中有此一段,开始我也参不透原因,直到昨天晚上你来
到根场,又和林嘉碧共欢鱼水,我才完全明白过来。记住,你和她,她和你,继
续下去不是好事,不过,现在你正迷恋于她,估计我的话,是听不进去的。」
  我迷恋林嘉碧?好像……还算不上吧。但是……好像,也否认不了。
  「这样吧,你我始终有缘,你日后如果真有什么波折难以度过,就上来这里
找我吧。」
  「多谢大师,感谢不尽。」我这下是真心实意地俯身下拜。
  至根大师没有再理会我,而是高声说:「林嘉碧,你可以进来了。」
  大小姐进来,关心地看了我一眼,刚才我和至根大师的对话声音都压低了,
她在外边不知道我们在谈了些什么。至根大师于是说道:「我刚才已经和陈亚一
聊过了,他日后自然会再有奇遇,你们也不必担心。你们请回吧,今天我说的已
经足够了。」
  「好的,多谢至根大师,打扰大师清修了。」我们也一起再拜,起身离开。
  出去之后,我的心情已经和进来之前完全不同,各种不安在心底掠过,我和
她,继续下去不是好事?但是,我和她现在可以说朋友都算不上,顶多是一种比
较特别一点的同事关系。
  「亚一,你在想什么?你也不用担心了,至根大师说你日后还会有奇遇,你
就等缘份到吧,反正,至根大师说的话都挺准的。」大小姐自然不知道我在想什
么,她还在安慰我。
  我唯有点点头,然后说:「谢谢大小姐,我现在心也只能暂时放下了。对了,
至根大师都是这样背对着我们的?」
  「嗯,没错,我,或者我爸见他都是如此。」
  这教派真是古怪,我还以为林嘉碧几天晚上都是陪至根大师「修炼」,如此
看来,我真是想多了。
  「他不用主持什么仪式吗?或者,刚才开光的时候也是背对着那个处女?」
  「如果不需要,他是不会用正脸对人的。如果真有什么仪式,他也戴着斗篷,
遮住大半边脸。所以极少有人见过他的正脸,连他今年多少岁,外人也不知道。
是了,亚一,我现在要下山去一趟,你先回宾馆吧,晚上我再找你,就这样。」
  我看看手机,时间还没到8点,心里不禁一喜,刚才至根大师的警语也抛诸
脑后了,说道:「好的,大小姐,我等你电话。」
  回到宾馆,我上到宾馆的7楼,刚好操了一个晚上陪护的协会会员们笑呵呵
地集中干正事去了,而完成自己陪护任务的女生们有些还在房间内洗澡,有些穿
上房间里预备好的衣服,三个五个地嘻笑着去楼下的一个会议室内集中。
  我摸到杨菲逸昨天负责的房间外边,刚好,住宿在房间里的那个中年胖子笑
得五官都挤在一起出来了,看他的样子昨天晚上肯定很满意。待他走远,我摸出
了身上的万能门卡——这玩意酒店当前台的几乎人手一张,是公开的秘密了。
  杨菲逸果然躺在床上,我蹑手蹑脚走到她身边,显然她还没醒,眼睛紧闭,
一头栗色长发盖在枕头之上,雪白的脸上还有汗珠,丰满的乳房有一半露在外边,
一双玉臂轻轻压在被子上边,那被子盖得很随便,露了一大半长腿出来,伸到了
床沿外边的一对纤巧圆润的玉足让我这个并不恋足的人也不禁赞叹。她挺翘的鼻
子下面的薄薄嘴唇,让我想起那天她在财务公司里的浪叫,我的小弟弟也挺得厉
害。
  我轻轻脱干净衣服上了床,躺在她身边,但她睡得好沉,毫无反应。
  我干脆拉开她的被子,翻身压在她身上,轻轻叫了几句「菲逸」。她居然只
是喃喃说了一句「老师,不要……」接着继续无反应。
  「好吧,老师不要,老陈可是要定你了……」我轻轻掰开她的大腿,她的蜜
穴还相当湿润……贪睡的人还是用肉棒来唤醒最有用。
  「卜嗞、卜嗞、卜嗞……」我一下一下地纵送,每一下都感觉嫩得出水,虽
然一开始像奸尸一样,但很快,她就有了越来越强烈的反应。
  「啊……好棒……老师……啊……你好厉害……啊……比昨天……好多了…
…啊……」
  「哈哈哈,当然比你昨天晚上好多了……喜不喜欢?」
  「啊……菲逸……好喜欢……啊……老师……干啊……干我……」
  「什么老师?叫什么老师?」我一边伸手摸着她的乳房,一边笑问,「好挺
的奶子,老师好喜欢。」
  「……啊……张老师……干我……啊……干我」
  「杨菲逸同学,认真点,我是陈老师,不是张老师……」我笑着,然后伸出
手将她上身从床上拉起,让她可以看得更清楚。
  「陈老师?啊……是亚一哥……」杨菲逸终于清醒了过来,她马上笑靥如花,
我和她紧紧抱在一起,用最缠绵的方式,在雪白的床铺上交合着……
  「菲逸,杨菲逸,你爽够了没有?要回去了!大巴要开了!」美丽活泼的女
大学终于被我干翻在床上,我们气还没有喘完,就听到房间外边带队老师的叫唤。
  「你叫得整栋楼都听到了,是谁操你操得那么厉害,快,出来!」老师继续
催促。
  我和怀中的杨菲逸相视一笑,她只得从床上爬了起来,把头发整理好,笑道:
「亚一哥有空来我们学校附近玩吧,只要到了晚上,学校附近好玩的多了,大把
女同学外出。」
  「我听着都兴奋了,我一定会去!」
  青春四射的女大学生离开了,我也要从床上爬起来准备今天的值班,此时手
机响了,是林嘉碧。
  「亚一,你今天值班到几点?晚上9点后,在宾馆门口等我,我和你去一个
地方,对的,就这样。」
  晚上又干嘛?又心痒了要挨操?
  一天无话,到了晚上9点,我换了一身衣服,站在宾馆门口,过了几分钟,
一辆亮白色的轿车忽然之间驶到我身前停下,我缓过神,才看见在开车的就是林
嘉碧。
  「亚一上车吧。」
  我上了车一边绑安全带一边问:「大小姐,这是你的车?」
  林嘉碧微笑着对我说:「这车怎么了?我就不能有车么?」她看上去心情不
错,全身一片火热。上身是一件红色的衬衣,并没有扣最上边的几颗扭扣,半个
酥胸都露了出来,还可以看见内衣的蕾丝边。纤细的腰身下边同样是红色的短裙,
在膝上二十厘米,紧贴着她浑圆翘美的丰臀,裙摆下露出那双浑圆洁白,修长光
润的匀称美腿。
  我打量一下这车,所有内饰和设备都很新,座椅还散发一股真皮的香味,是
新车。
  「坐稳了,我们出发……」看得出是新手司机,驾驶技术比起我差多了,只
是我自己没有车。
  「大小姐你全身都很火辣呀,我们现在去那?」
  「哈哈,我今天晚上漂亮吧,要去那一会你就知道了!」
  车左拐右拐地出了风景区,我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的侧脸,她一路都弯着嘴
角微笑着,脸上红卜卜的,那并不是因为化了妆,而是源自于心底的兴奋,她甚
至一边开车一边哼着歌,搞得我都有些纳闷了,她是超好的心情呀。
  忽然之间,我想起了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眼前,正开着车的她,和那
天晚上的她,重叠了在一起……她身上或是古装,又或是红色的衬衣;手里或是
弹着古筝,又或是握着方向盘;云鬓上或是珠钗步摇,又或是干净的一头长发;
唯一不会变的,就只有那脸庞。
  我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她,只盯着前边,眼睛忽然间湿润了,眼前的一切幻
化成一阵阵的光晕飞逝而过,梦?真?我想起早上至根大师对我说过的话,痴迷、
迷恋、夙世孽缘;夙世孽缘、迷恋、痴迷!迷恋,迷恋,我认了吧!!!
  「哟,差不多到了!」大小姐忽然欢快地叫了一声,我缓过神来,看着路牌,
车是向第十区方向去了……我琢磨,区的编号越大越代表是新发展区,也代表会
比传统老区要乱,大晚上的,大小姐去这里干嘛?
  终于,车驶入了第十区的一条窄路,路两边呈现出来的是一样的热闹、一样
的喧哗、一样的没甚秩序,一串临街摆卖的小摊小店,现在正是最人多的时候,
吃烤串小吃的、喝酒的、买卖音像制品衣服首饰的、呼亲会朋的、逛街的、非礼
调戏女档主店员的……人声鼎沸,生意兴隆。
  大小姐把车停好后,我们下了车,我笑道:「大小姐你来这里逛街,又或者
见朋友?」
  「嘉碧!你来了?!」忽然,一个男人,年纪和大小姐相仿,就穿着今天我
在雅舍里找到的黄色T恤,手插着裤袋,微笑着走了过来。林嘉碧看见他,脸绽
放开,迎了过去,当两个人差不多并排时,同时张开双臂,然后紧紧地拥抱在一
起……
  如果有人递个镜子给我,我表情肯定相当……不知如何形容。
  「杰,你来了!等多久了?」
  「嗯,就一会。」
  然后,两人的嘴唇吻了在一起。
  我闭上了眼睛。
  「来,对了,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陈亚一。陈亚一,这位是我
男朋友,云麾杰。」良久,大小姐才想起还有个木桩在他们身后。
  「哈哈,亚一果然是一表人才,你在洪哥那三个蠢材手上救了嘉碧?」我承
认云麾杰颜值确是很不错,唯有努力挤出笑容和他握手,而大小姐则挽着她的臂
膀,小鸟依人一样站在她身边。
  「你还好意思提,你找的那三个什么垃圾?我两下就收拾了。下次找些好一
点的人行不?」林嘉碧笑道。
  「哈哈,行呀,你下次是想玩在飞机上被轮奸,还是要在公司年会上当慰劳
品?」
  「还没想好,我先完成今天晚上的任务吧。」
  「嗯,行,现在开始!」
  说着,两个人分开,林嘉碧把我叫过去,微笑着说:「亚一,现在正式开始
你私人助理的工作,过来,拿着这张你今天早上找到的纸条,拿着这支笔,一会
帮我记着数目。」
  「记数目?记什么数目?」
  林嘉碧没有直接回答,和那位云麾杰相视一笑,举起纤手,开始解开红色衬
衣的纽扣,一颗,又一颗……当扣子全部解开后,她把修长的胳膊从衬衣袖子中
抽出来,衬衣扔在地上,里边是黑色的蕾丝胸罩。她再把手伸到腰后解开了红色
短裙的拉链,把裙筒沿着紧翘的臀部褪下来。接着,黑色胸罩也掉在了地上,弹
出那丰满浑圆的美乳。然后两只小脚交替蹬几下,把玉足上套着的轻便跑步鞋甩
在地上,最后内裤从白皙的大腿上卷下,露出了私处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黑色耻毛。
  与那天在赤裸天堂里边一样,两件红色的衣服掉在地上……在她的幼白的脚
踝处,盘桓成一团,缠绵不肯离开。此时她脸上还泛起红晕,笑脸非常醉人,这
个表情很难以形容,就是淫贱和清纯同时出现在一张脸上。
  「加油!过100哦!」云麾杰和自己全裸的女朋友拥抱。
  「亚一,你跟在我后边。记下一会总共有多少人操过我。」然后,她嫣然一
笑,转过身,轻轻扭动着胯部,莲步轻摆,摇曳生姿,向着热闹的街市走了过去
……
  ——
  最后说一句,云麾杰并不是至根,我喜欢写别人猜不透的剧情,但尽量不狗
血。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