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梦】(7.4)



            第七章、淫狱(四)
       ——犒劳会●虎啸俱乐部——八月六日星期六
  一行人乘坐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不大一会,电梯的门开了,外面一片寂静。
  到了吗?好像没人啊……不知被谁推了一把,冯可依走出电梯,脚一踏到地
上,脚底便升起一阵柔软的感觉,好像是长毛地毯,和停车场里坚硬的石灰路面
完全不同。冯可依想道,既然铺着昂贵的长毛地毯,这里应该不是对外的,整个
楼层都是专用的吧……
  冯可依被推搡着向前走去,没走几步便被拉住了,随后听到开门的声音。被
提醒着迈过高高的门槛,身后便传来关门的「嘎吱」声,再走了几步,前方传来
一阵女人隐隐约约的尖叫声,冯可依不由羞耻地想道,是这里了,果然是凌辱女
性的地方……
  通过长长的走廊,向右一拐,冯可依被带进一个房间里,随后被按坐在触感
像是沙发的地方,耳边近距离地传来女人急促的喘息声。
  花雯芸为冯可依取下眼罩,冯可依不敢睁开眼睛,深恐看到什么令她恐惧的
东西,可又忍不住想看看周围是什么环境,便战战兢兢地把眼睛打开一线,向前
望去。
  「嘶嘶……」冯可依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在前方不
远处,一个全裸的女子被红色的绳索捆缚着,被锁链吊在半空中,悠悠荡荡地摇
晃着。
  「今天,啊啊……辛苦了,啊啊……可依,啊啊……请尽情享乐吧……」被
捆缚的女人脸刚好转过来,朝向冯可依,见她望着自己,便一边呻吟,一边断断
续续地打招呼。
  「啊啊……是你,林小姐……」冯可依认出来被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锁链吊
起来的女人正是几小时前,在汉州大酒店的礼堂主持议员夫人联谊会的林冰莹,
顿时,脸上布满骇然之色。
  「嗖……啪,嗖……啪……」在林冰莹身后站着一个赤裸上身、只穿着平底
短裤的男人。男人体型瘦削,但很匀称健壮,胸膛上两块大大的田字胸肌,平底
短裤上的小腹整齐地排列着六块腹肌,头戴狰狞的魔鬼面具,手持九尾鞭,正抡
圆了胳膊,无情地鞭打着林冰莹满是鲜红鞭痕的臀部。
  「啊啊……啊啊……浩哥,饶了我吧!啊啊……啊啊……」随着皮鞭呼啸着
落下,林冰莹就像风中的落叶一样摇摆着身体,剧烈摇晃的锁链发出一阵「哗啦
哗啦」声,而她向持鞭男子的求饶声却不惨烈,既有凄婉和哀愁,还有喷涌欲出
的期待,似乎蕴含着极大的满足和欢愉。
  冯可依瞪大眼睛瞧着林冰莹被鞭打时淫靡而凄绝的画面,情不自禁地兴奋起
来,不由屏住了呼吸,生怕破坏这副凄美得无法形容的画卷。同为「SM」中的
「M」,如果说最了解林冰莹的人就应该是冯可依了,在她眼里,此刻的林冰莹
美极了,比舞台上艳光四射的明星范要美上无数倍,只为那脱胎于悲戚之上的愉
悦。
  林冰莹她现在很愉悦啊!咦!我好像抓住点什么了,林冰莹……愉悦……林
冰莹,呀!我想起来了,这个林冰莹不会就是……冯可依想起了几年前在网络上
认识的林冰莹,同样是被红绳捆缚得歪歪扭扭的乳房,同样戴着美饰身体的乳环
和阴环,那个林冰莹当时还是美容师,她的主人叫做车浩。
  林冰莹刚才叫鞭打她的男人浩哥,这个男人不会就是车浩吧!不会错的,这
个林冰莹就是我当年认识的林冰莹……
  记忆的门扉开启了,尘封的回忆有如幻灯片在脑海里放映着,冯可依忆起老
公寇顿曾经在网络上注册过一个叫耻虐俱乐部的社交平台,林冰莹是那里最活跃
的会员,发过很多刺激的裸体照片。冯可依还想起之前在特别美容中心做永久脱
毛处理时,花雯芸给她的宣传手册上展示阴户脱毛效果的模特照片,上面就署着
林冰莹的名字。
  这么说,这两个林冰莹是同一个人,她在耻虐俱乐部出现过,后来成为名流
美容院的形象代言兼执行总监,而我是耻虐俱乐部的会员,现在也在名流美容院
工作,她现在正在接受调教,我则被张维纯胁迫,遭受了非人的凌辱,我们俩儿
这么多相同点不是偶然吧!难道……冯可依想起她自从来名流美容院工作后便厄
运不断,隐隐约约地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调教大师,可依也想像林冰莹那样啊!」
  花雯芸的话将冯可依从遐想中惊醒过来,不禁坚定了判断,认定这个男人就
是车浩,因为车浩在耻虐俱乐部的ID就叫调教师,她和林冰莹还在耻虐俱乐部
的专属聊天室里被调教师一起调教过。
  「哈哈……没问题,不过,有没有限制条件?这个女人的身体可以任我摆弄
吗?」车浩放下手中的九尾鞭,向花雯芸问道。
  「咯咯……当然喽……」花雯芸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瞥过一个那还用说的
眼神。
  「不要,不要……花院长,饶了我吧!我不想做那样的事……」花雯芸的笑
声是那么刺耳,冯可依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任我摆弄」这几个字就像大锤一
样敲打在心口,冯可依感到比在月光俱乐部遭受的淫戏还要严苛的凌辱正在等待
着她,不禁惊恐地直摇头,抖颤着嗓音向花雯芸求道。
  「你好烦啊!总是不要不要的,难道非得强来,才会乖乖地听话吗!好啦!
  算我怕你了,这是命令,必须服从。可依,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生你的气,
你这具完美的身体是我造就出来的,知道我付出多少心血吗!你也答应做我的女
人,我非常开心,可是你却背叛了我,瞒着我勾搭上你的顶头上司,和他一起去
月光俱乐部享受暴露的羞耻和快乐。我必须要狠狠地惩罚你,明白吗?「
  花院长,对不起,你对我那么好,是我伤了你的心,可是我没有背叛你,我
是身不由己啊……听着花雯芸咬牙切齿的怨责,冯可依心里充满了委屈,可是又
不能把真实情况告诉她,只能黯然神伤地任她误会下去。
  她要狠狠地惩罚我,如果不是太过分,我就答应好了,只要她能消气,我就
当做报答她好啦……
  「啊啊……啊啊……」就在冯可依出神地想着的时候,花雯芸突然拨开她的
肉缝,把手指滑进湿漉漉的肉洞,报复似的一插到底。猝不及防下,冯可依发出
一声尖尖哑哑蕴含了满足的呻吟声,被阴唇包在里面的爱液顿时被搅击得溅射了
出去。
  「哼……可依,这是什么!黏糊糊的,你都湿透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
么!你这个口是心非的淫荡女人,你看林冰莹被鞭打的眼神有多么炙热!很兴奋
吧!也想像她那样被绑起来,吊在半空中鞭打吧!」花雯芸冷着脸,秀眉直竖,
呵斥着冯可依。
  感到花雯芸就像变了一个人,那种冰冷的口气令冯可依分外难受,而且,她
说的也没错,看着林冰莹被吊起来鞭打,自己的确是兴奋得心头怦怦直跳,淫荡
地溢出了爱液。冯可依羞惭地垂下了头,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在点头称是。
  车浩开始走过来,站在冯可依身边,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脸仰起来。
  「啊啊……好痛……」
  不管冯可依在不住呼痛,车浩毫不留情地说道:「把手放到背后!」
  耳边响起着低沉有力的声音,充斥着不容抗拒的意味,身体不由一震,停顿
了半晌,冯可依慢慢地把手抬高,放到背后,两只手腕交叉在一起,贴在后腰的
位置。
  见冯可依听从了他的命令,车浩松满意地哼了一声,放开了手中的头发,然
后,取出一根黑得发紫的麻绳,动作利索地在纤细的手腕上缠绕了几道,在一阵
收紧绳索的沙沙声下,紧紧地把冯可依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啊啊……我在做什么蠢事啊!我竟然不反抗,让他把我的手绑起来了……手
腕上升起的又痛又痒的紧缚感使冯可依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东都,第一晚,鞠启杰
也是这样捆绑,手脚也是如此熟练麻利,给她的感觉也大致相同。冯可依不禁疑
惑地想道,难道启杰先生就是车浩,不对,不对,声音完全不同……
  啊啊……好羞耻啊!这么下流的姿势……等冯可依从忖思中回过神来时,发
现膝盖已经被快手的车浩屈起来,在上面缠绕了好几圈黑幽幽的绳索,两条腿被
劈得很开固定住,一动也不能动了。
  车浩拾起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锁链,扣在冯可依双膝和后背上的绳结上。在
一阵刺耳的「嘎吱嘎吱」金属摩擦声下,绞盘徐徐转动,满脸潮红的冯可依就像
待宰的羔羊,以一种既凄惨又辛苦的姿势,摇摇晃晃着离开了沙发,被吊在半空
中。
  「呀啊……不要啊……饶了我吧……」冯可依不耐羞耻地叫唤着,央求着,
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丰满的E罩杯巨乳被两道绳索紧紧地夹在中间,显得更加饱
满高耸,夸张地向前挺翘着。粉嫩的乳晕中央,尖尖的乳头完全勃起了,樱红似
血。被绳索束缚而劈得大开的双腿就像一个M字母,露出一个宛如少女一样娇嫩
无毛、又如淫荡思春的少妇般湿漉漉的阴户。
  仿佛要眩晕过去的羞耻使冯可依拼命扭动着身子,随着身体的摇动,紧缚其
上的绳索发出「吱吱」的声音,更紧地陷进肌肤中,再加上身体的重量,狰狞的
黑绳便如一条黑暗世界的淫蛇吞噬着美丽可口的柔肌。不久后,冯可依便感到一
阵颤栗的兴奋,把肌肤勒得又痛又热的绳索就像是一张张一起爱抚她的大手,身
体里腾起一阵阵刺激无比、美妙万分的快感。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冯可依迷蒙着双眼,
心神沉浸在比鞠启杰还要胜上一筹的紧缚快感中,没有意识到林冰莹此时被车浩
扯着颈部的狗项圈,沿着天花板上内嵌的锁链轨道,正向她移动过来。
  直到火热的呼吸扑在脸上,冯可依才茫然地睁大眼睛,随后发出一声惊叫,
怯生生地瞧着近在咫尺、正向自己微微一笑的林冰莹。在离地大一米左右的半空
中,两个均有着绝世美貌的女人彼此挨得很近,由于身高大致相同,被绑成M形
而大大劈开的双腿间,两个粉嫩无毛却都湿漉漉的阴户仿佛对接一样相对着。
  「莹莹,可依,你们两个配合着一起动!」车浩拎着一根又长又粗的双头龙
仿真阳具,把其中的一个足有鸡蛋大小的龟头抵在林冰莹的肉缝上。
  「啊啊……」随着双头龙仿真阳具的一头发出「噗」的一声,重重地捅进蜜
穴深处,林冰莹发出一串满足的呻吟。
  「这么大根的东西,全吞进去了呢!可依,好厉害啊!」花雯芸见双头龙仿
真阳具的另一个龟头也被车浩毫不留情地一插到底,只在冯可依的阴户外面留下
很少的部分,不由兴奋地笑起来,双手扶着冯可依在半空中摇动的臀部,用力地
向前推去。
  「啊啊……啊啊……」就像荡秋千,冯可依被花雯芸一下一下地推着,每当
巨大的双头龙仿真阳具有力地捅在子宫口上,她就重重地抖颤一下身子,感到魂
儿似乎都要飞了,身体飘飘欲仙、舒畅无比。
×××××××××××××××××××××××××××××××××××
  「嘿嘿……可依,你这副样子真讨人喜欢啊……」监控室里,张真趴在监视
器上,直勾勾地看着冯可依被凌辱的画面。
  吊在半空中的冯可依和林冰莹在双头龙仿真阳具下不知泄了多少次身子,每
个人的脸上都是潮红满足,眼里飘荡着迷乱的雾霭,身上遍布香汗。冯可依开始
时还不敢看林冰莹,可是随着快感越来越强烈,她越来越兴奋,也敢抬起头瞧向
和她一起享受快乐、与她是同一种人的林冰莹。
  怯生生的眼神逐渐变得炙热,冯可依瞧着同样兴奋起来的林冰莹,渐渐不用
花雯芸的把持推动,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腰肢,频频前挺小腹,用粗壮的双头龙仿
真阳具摩擦着火热酥痒的阴户。
  女同淫戏这方面,林冰莹明显比冯可依有经验,在她的带动下,陷入迷乱中
的冯可依由含羞带臊变得火热激情起来,两座E罩杯巨乳不时与林冰莹比她小一
号但仍很雄伟的乳峰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下流的「啪啪」声。
  在两人同时发出一阵悠长尖利、蕴含着极大的满足的呻吟声后,花雯芸把冯
可依从锁链和绳索中解下来,扶着她回到沙发上。腿脚酥软、根本站不住的冯可
依跌倒在宽大的沙发里侧,汗津津的脸颊泛着艳红,贴在沙发靠背上,剧烈地娇
喘不止,在她起伏的胸部和侧腹上、还有不住抖动的大腿和手腕上,留下了数道
鲜红的捆绑后的痕迹。
  在张真眼中,绳缚下到达高潮的冯可依是最迷人的,他简直像要爬进监视器
那样出神地看着屏幕里的冯可依,眼里射出痴迷的目光,喃喃地说道:「可依,
你也像林总监一样觉醒了绳醉吧!」
  虽说在林冰莹剧烈的扭腰摆臀下,与她阴户相连的双头龙仿真阳具的另一端
急骤地撞击着冯可依的子宫口、乱磨乱擦着不停溢出爱液的阴户,给了她不小的
刺激,但张真敏锐地观察到致使冯可依出现心醉神迷的表情其实是因为在肌肤上
嘎嘎作响的绳缚。
  张真每天都在监视着冯可依的一举一动,下班的时间利用监控器,上班时,
暗中窥探着工作中的冯可依。最近一段时间,他愈发为冯可依着迷了,感觉冯可
依就像由丑陋的蛹蜕变为了五彩斑斓的蝴蝶,变得越来越性感妩媚,越来越撩人
妖娆,释放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
  很多次,张镇监视回到公寓里的冯可依时,见她泪流满面地看着与寇盾的合
影照片,不住道歉,不住说要回到原先的幸福生活。以前张真还担心冯可依一旦
勇敢一些,负责凌辱她的张维纯只怕还真拿她没办法,可是现在,张真一点也不
担心了,心想,觉醒绳醉的身体已经尝到过绳缚的美妙之处,只会越陷越深,沉
迷下去,离不开那种仿佛吸毒的感觉了,她再也没有可能回到过去了……
  监视器的屏幕上,几对男女进入了房间,其中的一对,男的牵着像狗一样爬
行在地上的女伴向冯可依走去。看清那个美女犬的长相,张真不禁眼中一亮,嘴
角一勾,浮起一丝淫笑,兴奋地想道,嘿嘿……好得就像姐妹的她俩儿终于在这
种情况下碰面了……
×××××××××××××××××××××××××××××××××××
  张真在监视器里盯着的女人被张维纯向前一推,娇小玲珑的身体几乎压在冯
可依仰卧在沙发上的裸身上,连忙杵着沙发靠背挺起上半身,分开的股间正好对
着冯可依的脸。
  女人身后,张维纯扣住不算丰满但很结实紧绷的臀部,向左右一分,随后,
深深地皱起了眉,对冯可依说道:「可依,休息够了吧!把这个女的的骚穴给我
舔干净!正是因为接你,没顾得上她,结果她就被别的男人抢先干了,哼……不
知道被多少男人射在里面呢!骚穴里尽是污秽的精液,看了就恶心。」
  处在高潮余韵里的冯可依慵懒地睁开眼,一对秀气精致的乳房在她眼前微微
地摇晃着,除了尺寸没有她那么大,无论是优美的轮廓,还是有如白玉雕成的肌
肤,并不逊色于她。
  冯可依慢慢地把虚软的身子翻转过去,朦胧的眼眸里顿时映出一个和她一样
剃光了阴毛的阴户,同样的粉润细腻,就像婴儿的皮肤那样娇嫩。合不拢的肉缝
里,弥漫着白浊的精液,盖住了红艳的嫩肉,还有一坨坨容纳不下的精液,正缓
慢地从被括成一个小圆洞看起来分外凄美的的深幽阴道口向外流着,沿着白皙的
大腿蜿蜒而下。
  心脏忽然怦怦地剧烈跳动起来,冯可依蠕动着身体,向眼前令她兴奋的蜜穴
靠近,头部离开了沙发向前探去,慢慢地把脸埋在满是精液的股间。
  「啊啊……啊啊……」黏糊糊的精液糊在了鼻孔上,呼进的尽是男人腥臭的
味道,舌头滑进不知何许人也的女人湿漉漉的肉缝,不断舔着,向嘴里勾送着,
可是射进去的精液非常多,似乎怎么掬取,也舔不干净,总有新的精液从里面流
出来。冯可依一边舔,一边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呻吟声,想到自己被逼迫的凄惨样
子和现在所做的下流事,阴户不由一抽一抽地收缩起来,又热又痒。
  女人似乎从没被同性舔过从阴户里流下来的精液,每当冯可依嫩滑的舌头舔
到大腿和阴户上,便剧烈抖动着身体,发出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听着那舒愉动情
的声音,冯可依更加兴奋了,就像侍奉老公时,听到寇盾发出舒服的哼声一样的
颤栗感觉,开始把舌头束得尖尖的,向女人的蜜穴深处游去,卖力地舔着。
  精液还有爱液的混合液体很快就把嘴巴填满了,就在冯可依缩回颈部想要吐
出去时,一直用充满兽欲的目光看着她的张维纯突然说道:「不许吐,费了这么
大劲儿才舔出来的精液怎么能浪费呢!你先咕噜咕噜地用它漱漱口,像品尝美酒
那样品味一番,然后再一口气把它喝光!」
  呀啊……用这么恶心的东西漱口,不要啊……身子陡然一震,开口欲吐的冯
可依闭上了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矛盾中,吐又不敢,照做的话,嫌恶心,而且
太下流、太羞耻。
  瞧着冯可依犹豫的样子,张维纯发出一声淫笑,眼里射出肆虐的光芒,像是
在威胁催促。抬起一只脚,张维纯踩在冯可依光滑的大腿上,钻进夹得不算紧的
股间,将大拇脚趾顶在湿漉漉的阴户上,不停地勾动着,玩弄着肉缝里柔软滑腻
的嫩肉。
  「啊啊……啊啊……」冯可依羞耻地呻吟着,一张脸胀得通红,侧卧在沙发
上的身体筛糖般颤抖着,不敢反抗,只能像漱口那样咕噜着嘴里恶心的精液,在
腥臊的味道遍布口腔之后,含着泪水一仰脖,「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给她舔舔阴蒂!」张维纯满意地点点头,转瞬又提出新的要求。
  冯可依向女人的阴户看去,深红色的阴蒂已经完全充血饱胀了,上面沾满了
爱液,就像一个挂满水珠的菱角,分外可爱诱人。冯可依再次把脸埋在女人的股
间,伸出柔软的红舌,缠绕上硬硬的阴蒂。只是轻轻一舔,冯可依便听到脑袋上
方传来一阵低沉甜腻的呻吟声。
  「嘿嘿……多么美妙的声音啊!她被你舔得很爽啊!就像你被她在月光俱乐
部的舞台上舔时的反应一样,都是那么淫荡。可依,你真得好好给她舔舔,你们
俩不仅有着月光俱乐部这层关系,在现实世界里,她还是你的崇拜者呢!猜到她
是谁了吗?哈哈……」女人的真实身份已经不需要保密了,张维纯兴奋地看着冯
可依舔女人的阴蒂,感到一种邪恶的快感,暗示了几句后,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这么说她是月光俱乐部的黛西,可是,为什么部长说在现实世界里,她是我
的崇拜者呢!难道我们认识?她会是谁呢……呀!花院长说过荔梅早就到了,荔
梅确实挺崇拜我的,不会吧!莫非……黛西就是荔梅……冯可依一边想,一边舔
着女人的阴蒂,听着女人发出越来越高亢的呻吟声,越听越像王荔梅。
  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张维纯渐渐停下了笑声,手握坚硬如铁的肉棒,顶在女
人柔软的肛门上,用力向前一刺。正用嘴唇夹住阴蒂,在嘴里轻柔地吮吸的冯可
依忽然听见耳旁传来「噗哧」一声,随后,女人的身体猛地向前一挺,重重地撞
在自己的脸上,头部上方响起一阵既尖利痛苦又甜腻满足的叫声。
  部长插进去了,不是阴户,是肛门。她会是荔梅吗!如果是的话,我和荔梅
都被部长欺辱了,荔梅比我更惨,都被肛交了,不会的,不会的……荔梅那么可
爱,不会遭受到那么悲惨的事的……冯可依出神地想着,随着想到惊魂时,嘴唇
下意识地缩紧,紧紧夹着女人敏感无比的阴蒂。
  「啊啊……啊啊……我要泄了,啊啊……」随着张维纯激烈的抽送和冯可依
下意识地缩紧嘴唇,在这双重刺激下,女人的身体开始痉挛,呻吟声越来越高亢
放浪,似乎就要到达高潮了。
  「啊啊……啊啊……我要不行了,啊啊……肛门里好舒服啊!啊啊……可依
姐,人家的阴蒂都要被你啜断了,啊啊……温柔一点嘛!啊啊……啊啊……要泄
了,泄了,泄了,啊啊……啊啊……」
  咦!她叫我可依姐,她……她真的是荔梅……冯可依惊骇地抬起头,正好看
到女人被贯穿肛门的肉棒带上了高潮而失神恍惚的脸。
  「荔……荔梅……」那张脸的主人正是王荔梅,只是乖乖女的可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淫荡和妖艳,冯可依惊愕地张大着嘴,无法置信地呆望着。
  「啊啊……啊啊……可依姐……」王荔梅一边剧烈地颤抖着身体,一边急促
地娇喘不止,软绵绵的身体一下子栽倒下去,狂泄爱液的阴户正好压在了冯可依
的脸上。
              【未完待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