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妹妹-我的乖巧性奴】第二章 (修订)



   第二章调教器?
  H市的夜晚依然是灯火辉煌,即使是在深夜凌晨2点钟,城市的夜景始终充
斥着现代化的味道,霓虹灯的闪烁,酒吧里吵闹的电子乐,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但位于市中心的H是第一医院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由于是私立医院,救治的都
是有钱人,所以没有一般公立医院的嘈杂,也没有来来往往的病人及家属,一切
都是那么安详。
  「叮咚」电梯门开了,电梯门上的楼层显示是18楼,两名穿着护士装的护
士走了出来。不过令人疑惑的事,在他们身后的电梯里透过没有关上的电梯门可
以看到,电梯的内部四周都是镜子,可以清晰的看到,透过镜子的反光,很明显
楼层最高的按钮只到17层,更令人好奇的是相比正常医院看到的护士装,这里
的护士穿的似乎格外……格外……对,格外诱人。这个词语很是恰当,或者说她
们的护士装应该归类到情趣服饰上,随着两人分别进了1801和1802病房
后,除了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能隐约听到两声很轻的娇喘以外,一切又回复了
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医院的2楼的走廊里,幽长的回廊似乎没有尽头,柔和的淡黄色灯光洒在
地毯上,病房205的门前一盏黄色的灯一闪一闪的,昭示出病房内的人依然还
处在危险之中,需要着重观测。
  205是重症监护室,安静的病房中弥漫着一丝淡淡的药水味,心电图记录
监测仪发出的滴答声在病房内有节奏的的回荡着,不断跳动的心电图意味着病人
生命的顽强,但悬挂在病床之上的输液瓶以及那一滴一滴透过针管缓缓注入病人
身体的药液,还有戴着呼吸机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却又体现着生命的脆落。洁白的
病床上躺着一位瘦弱的少年,清秀的脸庞依然可见,只不过脸上和嘴唇上都毫无
血色,而且那包的和木乃伊似的头部无声的展现出了当时车祸的惨状。一个粉妆
玉砌的小萝莉穿着一套粉红色的病服,安静的趴在病床旁,小手紧紧的窝着被子
下面少年的手,睡梦中的小女孩,似乎在作着噩梦,本来恬静的面容上渐渐的皱
起了眉头,小手更加用力的紧握着,仿佛这样才能的到一丝丝安全感,嘴中还不
停的嘟囔着:「不要……不……哥……雪儿好怕……怕……对不起,都是因为雪
儿才……对不起……对不……,就在这时,原本躺在病床上安静的少年猛然睁开
双眼,双眸中闪出一道充满邪气的紫色流光,瞳孔之中隐约间能看到一个无限深
邃的黑洞一样,好像要将世间万物全部吞噬。可是也就在那一瞬间,紫光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眸,干净到让人心疼,渐渐的无神的瞳孔渐渐的
凝聚,少年一手扯掉了装在脸上的呼吸器「呼……呼……」剧烈喘息声以及额头
上那豆大的汗珠都表明他刚刚经历过怎么样的生死关头。
  「我是谁?我怎么会在这」在稍微冷静过后,少年看着自己右手,手背上插
着输液的针头,由于刚才剧烈的动作,针头有些脱落了,渗出几滴血珠,看着鲜
红的血液,少年感觉自己的心莫名的震动了一下,「怎么回事?我是在医院?」
  少年刚想抬起左手抹掉即将滴落的血珠是,才发现抽不动?转过头来,看到
一个小女孩趴在床边安静的睡着,掀开被子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左手被小女孩手
紧握着。怪不得手抽不动。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女孩那安静的睡姿,少年有些心疼,他想了想还是放弃
把左手抽出来,直接把右手伸到嘴边,直接咬住针头拔了下来,顿时原本只是渗
出了几滴血珠的针孔开始不断地溢血了,舌尖接触到到那鲜红血液,咸咸的味道
充满了味蕾。不过还好,用力的吸吮了一会,不知是表皮的那一点点血流完了,
还是唾液起了作用,总之是没有再继续流了。少年笑了笑,甩了甩手,再次看向
身旁的女孩,在病房里微弱的灯光照映下,女孩那嫩如玉脂的脸庞上宛如泛着圣
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皙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粉红,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
瓣娇嫩欲滴。男孩伸出手轻轻的摸摸着女孩的秀发,目光中满是关爱和怜惜,有
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萦绕心间,「雪儿……我……」
  「等等,雪儿?」男孩突然回过神来,「我这么知道她叫雪儿?那我是谁?
  啊……头好疼……」想到这男孩突然感到到头痛欲裂「我是谁……我到底是
谁」
  男孩强行将左手抽了出来,双头抱头痛苦的不断颤抖「怎么回事,感觉好像
有东西要从脑子里面钻出来了」这种痛无法言语,就像是浸入了灵魂一样,堕入
无边的黑暗,拼命的挣扎,挥手,确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就像漩涡或是流沙一样,
无助的感觉冷冻着男孩的心,可就在他快要放弃挣扎,愿意接受命运时。突然耳
边响起了一个声音,虽然声音有点轻,有点颤抖,但却依然如同夜幕中乍破的初
晓,如浓墨般的乌云中透过一缕阳光。少年慢慢的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可
爱的小女孩,带着有些惊恐的神情眼泪汪汪的,紧张的看着他,小手紧紧的抓着
他的衣角,带着哭腔的喊着「哥,你怎么了,别吓雪儿,哥……」
  男孩痛苦的望着她,那种并非肉体上的疼痛,使得他只能咬着牙关,忍受着
痛苦,勉强给了女孩一个微笑:「雪儿,哥……哥,没事,别……别担心」就在
这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男孩的脑中响起了一个声音,似乎来自很遥远,因为这
个声音很空旷静谧,但却又很近,近的就像是在耳边说起一样。听起来像是电子
音,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
  「滴滴滴,【调教器】检测到宿主意识有缝隙,激活已绑定宿主李峰,正在
激活1% ,2% ……」
  「激活成功,目前调教器等级一级:妹控阶段,开始扫描宿主信息……」
  「宿主姓名:李峰生活地:地球性格:温柔身体素质:偏弱性经历:处男直
系亲属:妹妹李雪
             母亲穆婉(已故)
             父亲李雄(已故)
  性奴个数:0评价:居然一个性奴都没有,太差劲,而且妹妹居然还没有收
为性奴,简直是耻辱。
  评分:1分(满分100)」
  虽然是电子音,但李峰似乎依然能从那毫无生机的语音中听出一丝鄙视感觉,
不由得心中暗暗吐槽道:「哥处男怎么了,我是处男我光荣啊!再说了我才多大,
早恋的话,老爸还不……」。想到这,李峰突然回忆起自己的父母已经在那一场
车祸中去世了,而自己也是受了重伤,才会在医院里。李峰环顾了一下四周,很
显然这是重症监护室,空气中弥漫的药水味让李峰有些不适应,从小他就讨厌去
医院,没有理由的讨厌。
  「哥……」李雪那一身软糯的呼唤将李峰的思绪拉了回来,来不及想刚刚脑
中的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李峰侧过身,抱住李雪,一用力将她抱到了病床上,紧
紧的搂在怀中,有些霸道的将女孩的脸贴在自己的胸膛上,鼻翼轻触李雪那长长
的秀发,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不只是洗发水的味道还是女孩身上的味道,总之
很让人沉醉,也使得之前繁杂错乱的心绪渐渐的安定了下来,李峰在怀中女孩的
耳边轻轻地说道「雪儿乖,哥没事了,放心,让哥好好抱一下好不好,好雪儿。」
  本来李峰那突然的动作吓了李雪一跳,不是因为哥哥对她的过分举动,而是
担心过大的动作会不会影响哥哥的伤势。而且静静的靠在哥哥的怀中,听着哥哥
浑厚有力的心跳,被哥哥静静地搂着,那是一种温暖,安全的感觉,就像离岸在
暴风雨中沉浮的小船,躲进了避风港,之前种种的不安烟消云散。特别是在听到
李峰那一声哀求时,李雪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本来面对李峰,李雪就有这深
深的负罪感,就是因为要就自己,哥哥才会受那么重的伤,从小她就是李峰的跟
屁虫,对于李峰的依赖性,应该说不像是妹妹对哥哥的态度,或许说是恋人之间
的关系更为恰当,而且是热恋中的恋人。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李雪不明白,
也不想明白,因为只要能和哥哥永远在一起,那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李雪轻轻地抬起头,双眸注视着李峰,这一刻天地之前似乎只有彼此,「哥,
对不起。」只说了这一句,李雪埋下了头,双手也伸了过去抱住了李峰。
  就这样两人紧紧的依偎,这一刻两人忘记了父母双亡的悲伤,忘记了以后生
活再怎么继续的艰难,只希望这幸福的一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10分钟还是半个小时,李峰发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了,
特别是搂着妹妹腰的手,都快不知道怎么放了。虽然隔着衣服,但那柔软的触感
却能激发起人的欲望。而身下的某条巨龙也似乎有了觉醒的冲动。「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雪儿是自己的亲生妹妹,我居然会有这种想法。」李峰有些慌了,
原本应该是幸福的亲情,却变了味,这超出了李峰的心理承受范围,他无法原谅
这样亵渎美美的自己。这和那个禽兽还是禽兽不如的笑话不一样,他既不是禽兽,
更加不能禽兽不如。
  「小子,抱一下就慌成这样,妹妹而已,不是生来就应该是你的性奴吗?想
不到你这种家伙居然会有调教主基因,真是见了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变异
了」就在李峰胡思乱想的时候,脑中的声音再次响起了,这一次那个声音不再是
没有感情的电子音,而是有些中性分不出男女略带磁性。
  李峰在心中不满的质疑道「对了刚刚就是你在我脑中发出的声音,说了一些
奇怪的话,你,你到底是谁?」
  「我吗?真是孤陋寡闻,连调教器都没听说过,怪不得是小处男,不过没关
系,在我的『帮助』下,很快你就会焕然一新」
  「什么意思?」
  「放心,我会让你慢慢了解的,好好享受以后的人生吧!小……处……男」
脑海里有很多的场景,调教手法,但要转化为文字写出来确很困难,本章做了大量的铺垫,和第一章完全不同,就是想为本文奠定一个好一点故事,虽然是调教文,想做到色而不烂,淫而不乱。是有难度的,下一章将会是李峰第一次调教妹妹,可以期待一下。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