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妹妹-我的乖巧性奴】第一章 作者:破茧而生的使魔



   第一章妹妹,我渴了
  阳光洒在大街上,伴着细微的铃铛声,两个相依偎的身影从远处缓缓走来,
两人都穿着凌云中学的校服,女的脸颊微微泛红,走路也有些步履蹒跚,如同有
些喝醉了一样,挽着旁边男生的手,右手上系着一根红线,绑着一颗铃铛,想来
铃声应该说就是它传出来的了,在路过一滩积水时,透过水面的倒影可以清楚的
看到在百褶裙内那一抹嫣红,以及旁边一个黑色的圆锥状的物体,甚至似乎还在
微微的震动,那一抹嫣红里一颗晶莹的露珠似有若无的想要挣脱束缚响应着地球
引力,投入大地的怀抱。
  「哥……」女孩用颇具规模的蓓蕾轻轻的蹭了蹭抱在怀中的手臂,小声点的
叫了一句。
  男孩转过头来,笑了笑问道「雪儿,怎么啦?」
  「人家肚子胀啊,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后面也胀行了吧!」女孩娇羞的看了一眼男孩,有些呢喃的说到男孩
听罢顺着目光向下看停在女孩的腹部,看到在女孩的的腹部居然微微凸起,好似
怀孕了三四个月的孕妇一般,不过由于胸前的伟岸,将水手服撑起,使得鼓起的
小腹不是很明显了,如果不是在男孩这么近的距离或者是专门盯着看,是发现不
了的。「雪儿,这200ml,你就接受不了啦,这么多年还没有习惯吗?」
  「哪有啦,前面是200ml,还有后面啊,后面可是500ml啊,而且
那东西还一直震动,人家都走不了路了」女孩嘟着嘴,双眸泪光闪闪,似乎马上
就要含泪欲洒,梨花带雨。
  「小傻瓜」男孩宠溺的伸出手摸了摸女孩的头「不是你说怕我口渴,要给我
带喝的吗,我说直接买就行了,你又不同意,一定要自己带好啦,现在还埋怨起
我来了」
  「哪有啊」女孩娇嗔道「还不是人家关系哥哥,外面的水谁知道干不干净,
而且,是哥哥自己说的,喜欢雪儿身体的味道,要不然人家干嘛费那么大的力帮
你,哼没良心的家伙」
  男孩挠挠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确实那话是自己说的,「好了,是我的错行
了吧,雪儿永远是对的」
  「这还差不多」女孩偷笑了一下,那一刻可爱的表情如春风化雨般的印入男
孩的眼眸「对了雪儿,那我现在口渴了」
  听到男孩的话,女孩转过头看了看周围的行人,这是一条商业街,人流量是
这座城市最密集的,有些诧异的说道:「现在啊,这里是大街上啊。」
  男孩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有些兴灾惹祸的看着女孩:「怎么,不行吗?我现
在就要喝,你不是说胀吗?正好可以减轻些你的负担啊」
  「可是,可是……」女孩为难的说了两句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这大庭广众
如何能做那事,如果实在家里,自己毫不犹如满足哥哥的要求,但是,如果拒绝
了,那哥哥「家法」伺候怎么办。正在她左右为难,前思后想之际,男孩伸出手
在她较小的鼻尖亲亲一刮轻声说道:「傻瓜,哥什么时候为难过你,旁边不是咖
啡厅吗?刚刚我已经定了一个包厢了」说完,他摇了摇手上的手机,画面显示的
是订餐软件的界面。
  「坏哥哥,就知道你对雪儿最好了」女孩扑倒男孩怀中,仰着头,目光中尽
是无尽的爱恋和依赖,似乎就算刚刚男孩真的要求在这大街之上,或许她也不会
拒绝,不过这有又谁会知道呢?男孩不会知道,因为他不会这样做,女孩也不知
道,因为他知道男孩不如这样做……
  两位璧人一同走进了那家咖啡厅,在包厢中,男孩为女孩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一块蛋糕,自己却什么也没点,只是要了一个空杯子,等服务员离开包厢并江门
关上以后,男孩坐在一边笑着看向女孩:「雪儿,你的饮料已经上来了,我的呢,
我可是真的口渴了」
  女孩小脸一红「人家知道啦,哥,你是要和橙汁,酒还是……还是」女孩欲
言又止,说不出来。
  「还是什么……不就是奶吗?这么多年了,每次说到这个都还这么害羞」
  「人家就是害羞,说吧,要喝什么,主人」女孩走到门前将房门反锁后来到
男孩面前,跪了下来,目光中不再是之前的爱恋,而是无限的忠诚 .「嗯……」
男孩想了想,指尖在桌面上一下一下的轻轻叩击,这不大的叩击声如同催眠的钟
声般撞击着女孩的心灵,仿佛世间意识空无一物u,只有眼前的这个男孩是自己
生命的支点,只有他才能让自己活下去,没有了他,世界将会毁灭。「三样都要
吧,不过这一次可不许有杂质哦」
  「杂质?」听到这两个字,女孩浑身一阵颤抖,小脸更加通红了,百褶裙下
那一抹嫣红中的露珠终于脱离了束缚,落在了洁白的地面上。「真是的,主人,
你怎么还记得这事啊,上一次人家是忍不住才会失禁的啊,还不是主人上次买的
那个威力太大了,而且还开到最高档,人家才受不了了啊」
  「哦……是吗?那的确是我的错」男孩停下了叩击的指尖,指向女孩「那上
上次呢,是你自己没清理干净吧!」
  「主人还好意思说我」女孩的目光似乎又有了变化,流光溢彩之间闪过一丝
甜蜜「人家都说要灌三次肠了,你怕伤到人,硬是减少一次,主人就只肯同意两
次,有一点点不干净那也没办法啊,何况那一次人家自己喝掉了啊」
  「我关心你,还是我的不对啊,你这丫头就是嘴厉害,怎么没见你帮我舔的
时候有你说话这么厉害啊」男孩无奈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有些心疼的说
道:「好啦不说了,你也别跪了,到桌上去,我真的渴了」
  「恩」女孩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伸手现将百褶裙的纽扣接了开,然后轻轻的
沿着雪白的玉腿退了下去,缓缓的的折后放在一旁,此时才看到,一位娇滴滴的
女生,上身穿着日式的校服,下身光溜溜的,只有脚上还穿着白帆布鞋和白的的
棉袜,双腿之间光溜溜的的,一条粉色的嫣红若影若现,只不过本来应该紧紧关
闭的峡谷中好像有一根透明的小棍破坏了和谐,女孩扶着桌子边缘一只脚才在桌
子上,这时候原本紧闭的双腿岔了开,在那一抹嫣红之后,本该是一朵美丽的雏
菊的地方居然被一个黑的圆锥状物体所占领,甚至还在不停的震动。女孩一用力,
爬上了桌子,面对这缓缓的蹲了了下来,将自己最宝贵的一切展现在男孩面前,
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纯粹,仿佛这本来看似淫秽的一切都是那么清
新,女孩将之前要的那个空杯子放在身下,双手轻轻地按住两片粉嫩的阴唇,将
自己的白虎小穴完全展示开。
  男孩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这些早已是司空见惯,对方的身体自己比她本人
还要熟悉,可依然让他的心有些颤抖,如同上帝恩赐般的完美器官,那是他的,
他拥有绝对的处置权,这是多么令人心潮澎湃啊。「雪儿」男孩的声音有些微微
的抖动。
  「怎么了」女孩停下手里的动作,疑惑的看着男孩,但看到男孩目光中灼灼
的欲望和爱恋,她笑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一起都是值得的,虽然这是不
伦的爱恋,虽然这是在作践自己,但只要眼前的男孩高兴,作不作践又有什么关
系呢,男孩不仅是她的哥哥,更是她的主人,他的一切。
  「主人,那雪儿要为您倒酒了」女孩低下头,看着自己双腿间的裂缝,伸出
右手摸到了那根透明的小棍棍,这时才看到那根棍棍居然是插在了尿道中,女孩
眉头一皱将那个透明棒拔了出来,顿时一股晶莹的水花喷了出来激荡在空杯的杯
壁上,浓郁葡萄香味四溢,女孩发出一声娇喘「嗯……」慢慢的水花越来越小,
知道最后停了下来,女孩轻轻地呼了口气,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已经小了一
点,没有之前那么胀得的难受了。她将杯子拿了起来,刚好满满的一杯白葡萄汁,
还泛着热气,递给了男孩「主人,可以喝了」
  男孩没有伸手接,反而是看着女孩也不说话。女孩双颊泛红,气鼓鼓的说道
「好啦,主人真是懒,连伸手接一下都不愿意,人家喂你好了吧!」女孩自己小
小的喝了一口,凑到男孩面前,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四唇相碰,女孩将口中
汁液一点点的过渡给男孩,安静的包厢内只有两人接吻时,四唇相对的摩擦声,
以及过渡到男孩口中的葡萄汁杯一口口吞咽的声音,直到女孩将双唇挪开,男孩
依然还在回味。
  男孩回过神来望着女孩,发现她也望着自己,开玩笑说道。「雪儿,我发现
用你身体装的饮料,居然有点酒味道耶,真是甘醇,这么说来你这才算得上是真
正的女儿红啊」
  「哪有啊,主人就知道戏弄我,之前你不是认真的研究过吗?说用雪儿的身
体装饮料,身体会吸收掉饮料中的水分,相当于提纯了,葡萄汁本来就有点酒味
啊,还有最重要的是,雪儿的身体装过那么次酒,有残留的味道也不奇怪啊」女
孩很认真的扳着手指头,一点一点解释着「还有啊,人家肠子里现在装的就是酒
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渗过去了」
  「恩,也对,好啦饮料也已经喝完了」男孩一边说着,一遍从女孩手中接过
杯子,一饮而尽「我的酒和奶呢?」
  「急什么嘛,杯子给我,真是的为了喝奶,就让人家怀孕,害的人家休学一
年,要不然被其他人知道了,我还怎么见人啊」女孩看着自己胸前伟岸的双峰,
嘴里嘟囔着「现在好了,每天不停的分泌乳汁,你还给我吃些催乳的药,可是你
看看嘛,乳头上挂的这个铃铛,夹着人家的乳头,还不让人家拿下来,胀死了!」
  「我要喝奶啊,这个理由不充分吗?」男孩伸出手一颗一颗的解开女孩衣服
的纽扣,知道整件衣服被拖了下来,直到现在女孩完美的胴体才展现在男孩面前,
衣服里什么都没有,胸前如玉般洁白的乳房高高的耸起,似乎摆脱了地心引力一
样,更不需要内衣来承托,两座高耸的山坡智商点缀着两颗粉嫩的玉珠,可惜本
来完美的形状却被两个夹子给夹扁了,夹子的末端各挂着一个小铃铛,男孩指尖
轻轻地碰了一下铃铛,铃铛发出了一声轻响,而女孩则同时发出了娇吟。
  「充分啊,十分的充分,主人有要求,人家当然要百分百满足,就算是人家
的女儿不还是要满足你吗?坏主人。」女孩看似在埋怨,但语气中却尽是调笑之
意。
  「雪儿,这你就冤枉我了啊」男孩依然是无奈的说道「嫣儿还那么小,每次
我让你给我早安咬,你就抱着嫣儿来替你,还说什么嫣儿没有牙齿不会伤到我,
而且还为了培养嫣儿熟悉我的味道,偷偷将我射在你身体里的精液喂给嫣儿,当
我不知道吗?」
  「人家第一次的确是偷偷的,之后你不也默许了吗?」女孩偷看了男孩一眼,
发现他认识一脸无奈的表情,偷笑说道:「哼,花心,嫣儿是不是舔的比我舒服
啊,我给你舔的时候你从来都没有射过,嫣儿给你舔,不到十分钟就射了,是不
是担心嫣儿没有奶喝,所以多给一些营养给她啊」女孩双手托起自己的巨乳,可
怜兮兮的说道:「人家的乳汁是主人的,怎么能给嫣儿呢,就算是倒掉也没她的
分,是吧主人,再说了每次主人留给我的精液我自己不舍得吃,都留给嫣儿了,
人家这个母亲称职吧」
  男孩看着女孩那一脸求表扬的样子,心神一荡,伸出手在她脸上轻轻地抚摸
着,柔声说道:「雪儿,我就是个淫魔,自己的妹妹占了不说,连自己的女儿也
……你说的对,我是默许了,甚至在嫣儿帮我舔的还有很强的刺激感,对不起」
  女孩伸出手温柔的盖男孩的手背,抓着他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胸前,感受着
那一下下有力的心跳。「哥,你别这么说,我是自愿的,你也不是淫魔,嫣儿虽
然现在不懂事,我现在从小开始教她啊,以后肯定比我还喜欢你,真的我保证以
后她会离不开你的,他现在的主食就是你的精液,等以后她长大了,她就是你最
好的性奴,你说好不好,哥……」
  男孩看着女孩那希翼的目光,心中不由感叹「得妹如此,夫复何求」,现在
这种结局到底是好还是坏的?男孩的思绪渐渐地回到了5年前,造成目前这一切
局面的原因,都来自于5年前的那件事……
  五年前,H市的最大集团,雄木集团出了一件大事,集团董事长李雄以及其
家人在一次外出旅行时发生了车祸,李雄及其夫人当场死亡,令人称奇的是车上
还有两个小孩,李雄的一对儿女,男孩李峰,女孩李雪居然活了下来,特别是李
雪,由于在车祸的一瞬间,李峰抱住了李雪,并且在重重的撞到了前挡风玻璃上
时转过了身子,自己后背以及后脑受到猛烈的撞击,但怀中的李雪仅仅是被冲击
波震晕了,一点事都没有。反观李峰虽然活了下来,但却陷入了昏迷,在抢救室
室里呆了整整24小时,才勉强维持住了生命体征,转进了重症监护室。
  而且就在李峰转进重症监护室的那一天晚上,天空划过一道流星,经国家天
文台观测,这个流星按轨迹是会落在地球上的,但不知为什么却没有找落点,分
析来分析去最后一致同意:应该是在经过大气层是剧烈摩擦,消耗殆尽了。而就
在大家众说纷纭之际,H市第一医院的上空,传来一阵微弱的电子音「机器重启,倒计
时:10,9,8。……」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