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梦】(第六章)(08)



             第六章、从属(八)
          ——惩罚——七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五十万元不是个小数目,肖教授有些肉痛,不过,心里还算满意,毕竟钱财
是身外之物,有花的必要,还是花出去比较好。
  回到座位,肖教授一愣,看到梦伏在沙发上,把头埋在张维纯的股间,正卖
力地吞吐着肉棒,发出一阵下流的声音。肖教授挨着梦坐下来,喷出欲火的眼睛
紧紧盯着在他眼前高高撅起的臀部,只见粉嫩无毛的阴户上,一道狭长的肉缝令
人血脉贲张地蠕动着,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窄小濡湿的阴道口正淫荡地一张一缩。
  「肖教授,怎么去这么久?」
  听到张维纯说的话,冯可依马上意识到肖教授回来了,顿时紧张无比,身体
控制不住地仿佛打寒战似的颤抖起来。
  「真是抱歉,和美人妈妈桑聊了一会儿天。」肖教授「呵呵」一笑,准备等
会儿跟张维纯说入会的事。
  「怪不得呢!雅妈妈可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啊。」张维纯赞同地点点头,然
后,有些歉意地说道:「其实,应该我说抱歉的,我实在等不及了,本来想请您
品尝梦的,结果我先享受上了,哈哈………
  啊啊……老师,您快拒绝啊!部长,别把我交给老师……冯可依一听,连忙
在心里求道,唯恐肖教授过来玩弄自己而发现她是冯可依,便拼命地抬高臀部,
以遮挡肖教授的视线,同时,更深地把脸垂下去,藏在张维纯股间,看起来就像
一个淫荡的母狗奴隶一样在尽心地取悦主人,做着令男人倍加舒爽的深喉口交。
  「呵呵……张先生,您太客气了,我不急,正好先观赏一下梦的浪态。」肖
教授连连摆手,客气地说道。
  「对了肖教授,刚才听说您喜欢鞭打和掌掴屁股来惩罚淫乱的坏女孩?」张
维纯舒坦得直哼哼,一边惬意地享受冯可依无可挑剔的口交技巧,一边向肖教授
询问。
  「不错,听到打屁股的啪啪声,我就特别兴奋,呵呵……」肖教授没有一点
不好意思的表现,坦然自若地说着。
  男人们们愉快地聊着天,交换着彼此在SM之道的心得,而为之伴奏的是从
冯可依的嘴巴里、咽喉深处发出来的「咕叽咕叽」「扑哧扑哧」淫靡的口舌侍奉
的声音。
  「梦真是个淫乱的坏女孩,虽说今晚是第一次,竟已经这么湿了,肖教授,
您不知道,梦在白天可是一家大公司的白领啊!我享受得也差不多了,您是教育
家,请您狠狠地惩罚她吧!」张维纯伸出手,在冯可依的阴户上一抹,随后舒展
开湿漉漉的手掌,会心地向肖教授递过一个淫秽的眼神。
  「大公司的白领竟然这么淫乱,嘿嘿……看来在学校教育得不够啊!好吧!
  我会代替她的师长,狠狠地惩罚她,让她重新学好的。「肖教授淫笑起来,
遍布老年斑的脸上浮起兴奋的红晕。
  狠狠地惩罚我……用手掌打屁股,还要鞭打,不要啊……冯可依想起之前两
人的对话,一时间惊惶得寒毛直竖,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
  「哦……要射了,深喉的滋味真是太爽了。肖教授,那边的走廊里展示着很
多绝妙的SM用具,您随意选,算在我帐上。」张维纯指着吧台右侧的走廊,喘
着粗气说道。
  「呵呵……张先生,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肖教授感谢地笑几声,腾地
一下站起来,把手放在冯可依不住扭动的臀部上,用力抓揉几下,然后轻浮地说
道:「梦,等着我,我很快回来,嘿嘿……」
  听到肖教授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去,冯可依这才敢抬起头,嘴里含着一根湿淋
淋的大肉棒,脸上浮起凄婉的表情,祈求着看向张维纯。张维纯似乎对中断了深
喉口交很不满,不待冯可依开口哀求,便揪起她的头发,用力地向下腹按去,同
时酸胀难耐的肉棒猛地向上一挺,巨大的龟头一下子刺进了滑嫩紧凑的咽喉。
  「唔唔……」胸口奔腾着一股强烈的呕意,冯可依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一
根铁棍刺穿了,眼泪被呛得止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真爽啊!我要射了,可依,全给我喝下去,一滴也不许浪费!」柔软的咽
喉不住痉挛着,一震一震地夹紧着膨胀了一圈的肉棒,尾椎骨开始升起酥麻麻的
感觉,到了射精边缘的张维纯捧住冯可依的脑袋,在舒爽至极的快感和愉悦刺激
的心情下,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地上下甩动,每次都把龟头捅进喉咙深处,发出
声声唾液四溅的「咕叽咕叽」声。
  与此同时,迫不及待的肖教授顾不得精挑细选,胡乱选了几个常用的SM道
具,便兴冲冲地返回来。
  「肖教授,有一晚的时间呢!不用那么心急。哦……哦哦……」张维纯刚说
了一句话,便身躯一震,感到一种欲要喷射的感觉,于是,口里发出几声愉悦的
闷哼,又刺激又满足地在冯可依的嘴里、在她大学导师直勾勾的视线下,射出一
股股浓浊有力的精液。
  「张先生你这么说,让我失尽脸面啊!很长时间没有玩过了,有些激动,呵
呵……」肖教授脸上浮起不正常的红晕,兴奋地看着张维纯在冯可依嘴里射精,
嘴角一勾一勾地抽搐着。
  「好了梦,舔干净了就起来吧!把你发情的脸蛋让肖教授看看,他可准备了
好多你喜欢的SM道具,准备狠狠地惩罚你呢!」
  不要……部长,饶了我吧!别让老师看我的脸……听着张维纯恶毒的话语,
冯可依如被雷击,身子一僵,随后更卖力地舔张维纯刚射过精的肉棒,希望自己
尽心的服侍能令他大发善心,不要把她交给肖教授。
  「肖教授在等着呢!别磨磨蹭蹭的,赶快把你发情的脸蛋给他看!」张维纯
哪里不知道冯可依的心意,眼中闪耀着肆虐的光芒,嘴中发出一声冷笑,一把揪
起冯可依的头发,强行把舔得干干净净的肉棒从她不愿开启的嘴巴里抽出来,然
后捏着她的下颚,用力向肖教授的方向一扳。
  完了,老师看到我的样子了,我彻底毁了……心脏像是要从胸腔里跳跃出来
那样激烈地跳动着,冯可依感到一阵呼吸困难,时间仿佛停止了流走,定格在面
孔扭向肖教授的那一瞬间。
  「哦……梦,原来你是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啊!」
  肖教授由衷的感叹令失魂落魄的冯可依回过魂来,半信半疑地想道,咦!老
师没认出我来吗?是啦是啦,一定是这样的,老师没认出我,太好了……
  「拥有这么一张精致的面孔和令爱神都要自愧不如的身体,梦,造物主对你
真是青睐啊!可是你不但不珍惜,反而糟蹋了父母给予你的身体,好好的美女不
做,偏要做一只不知羞耻的母狗,还在乳头和阴户上穿上了下流的乳环、阴环。
  真是个淫荡的坏女孩啊!看来我必须要狠狠地惩罚你了。「肖教授一边拨弄
着冯可依乳头上的乳环,一边惋惜地看着她,颇有一丝痛心的意思。
  啊啊……不要看,老师,不要一直盯着我看……下颚被捏住了,低不下头,
冯可依只能惊魂不安地任两道灼痛自己的视线在脸上扫瞄着。
  「怎么?为什么不说话,不服管教吗?嘿嘿……对你这样淫荡的坏女孩,不
狠下心来惩罚不行啊!」肖教授的眼神越来越凌厉,喘息越来越粗,脸上的表情
因为巨大的兴奋变得狰狞起来。
  张维纯终于松开手,冯可依马上垂下头,躲过肖教授令她又惊又怕的眼神,
心中揣度道,老师应该是没有认出我来,太好了,我得救了,不过还是要避免和
老师面面相对……
  「张开嘴,咬住!」肖教授挑起冯可依的下颚,让她的脸抬起来,然后把一
根硬质橡胶做的棒状口枷递过去,命令她叼在嘴里。
  「我喜欢听女人的哭泣声、尖叫声,不过,更喜欢听被我虐待的女人忍不住
痛苦,从口枷的缝隙里溢出来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嘿嘿……梦,希望你能令我满
意。」肖教授两眼射出饱含兽欲的光芒,兴奋地看着戴上口枷的冯可依。
  「唔唔……」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眼眸里俱是无法置信,惊颤地想
道,老师……在您儒雅的的面孔下竟然隐藏着这么阴暗的心灵,真没想到我最尊
敬的师长是一个虐待狂……
  缓缓放下冯可依的下颚,肖教授为即将开始的惩罚行为兴奋不已,两只修长
干瘦的手颤抖地抚上在眼前高高撅起的臀部,用力地抓揉一番,便急不可耐地伸
出手指,探向被爱液浸湿而泛出粼粼水光的肉缝。
  「唔唔……唔唔……」冯可依不耐羞耻地叫唤着,扭动着,叼紧口枷的嘴巴
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心中哀羞地大叫,啊啊……啊啊……老师摸到我的阴户
了,不可以啊!老师,我一直把您当作父亲来看待的,啊啊……不要插进来……
  「梦,你像个小母狗一样在我面前撅着屁股、被我玩弄,摆出如此下流的姿
势不羞耻吗?听到了吧!这是你分泌出来的淫水发出的声音,嘿嘿……这么说,
淫水还在不停地流!你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坏女孩啊。」肖教授把食指滑进湿漉
漉的阴道,沿着幽深紧凑的甬道一滑到底,快速地上下律动着,一股股温热的爱
液汹涌地流了出来,染湿了手腕。
  啊啊……啊啊……老师,不要那么快,啊啊……这样不行啊!您……您是我
的老师啊……阴道里一阵酥痒,仿佛痉挛似的收缩不停,夹紧着肖教授的手指,
火热的身体一阵发软,仿佛失去了力气,冯可依紧紧地攥住手掌,忍耐着再度腾
起的快感。
  只听一声清脆响亮的「啪」的一声,冯可依感到臀部上一阵火辣辣的痛,肖
教授高高抬起、重重落下的手掌在她浑圆雪白的臀部上留下一道微红的掌印,然
后,听到肖教授用讥讽的语气说道:「真是一只淫荡的小母狗啊!被我训斥,还
不知道悔改,紧紧地缠绕着我的手指,梦,你的骚穴真是淫荡啊!莫非里面住着
一个蠢蠢欲动的淫魔吗?」
  肖教授一边嘲讽着冯可依,一边把中指也加进去,两根指头一起在被撑得满
满的阴道里抽插、律动。
  「肖教授,还是请您拯救一下梦,狠狠地惩罚她,把藏在她骚穴里的淫魔赶
走吧!」张维纯满脸淫笑地看着肖教授欺辱冯可依,顺着话头帮腔。
  「好吧!我想只有狠狠地打她的屁股,才能起到一些效果吧!」肖教授呵呵
一笑,向张维纯点点头,把两根手指拔了出来,然后很有乐趣地在冯可依的臀部
上涂抹着手指上沾附的爱液,把整座臀部弄得濡湿闪亮,喘着粗气问道:「梦,
一百下,二百下,你说我要鞭打你几下才好呢?」
  肖教授取过一根足有三十多根橡胶穗子的皮鞭,从沙发上站起来,紧紧握着
镶有金色金属头的手柄,向冯可依的臀部上轻轻一挥。
  随着一声清脆的拍打声在臀部上响起,冯可依发出一声痛呼,在心中叫道,
老师,不要打,痛啊……
  「啪啪……」
  「唔唔……」
  「啪啪……」
  「唔唔……」
  皮鞭的抽打声和冯可依呼痛的声音不住交替地响起,渐渐连为一体,分不清
谁先谁后。肖教授并没有用力,说是鞭打,还不如说成用鞭穗来温柔地抚摸她的
臀部,冯可依之所以不停地呼痛,完全是心理作用。
  「你这个淫荡的坏女孩,不能再忍不下心肠管教你了,梦,知道悔改了吗?
  想重新成为一个老师心中的好女孩吗?「肖教授越来越兴奋,开始逐步增大
挥鞭的力度。
  臀部渐渐变得火辣辣的,羞耻,痛楚,还有唯恐被肖教授认出自己的恐惧包
拢着冯可依,隐藏在她体内的受虐血液就如一旦烧起来便很难熄灭的林火,摇曳
着灿烂的火苗,越烧越旺。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
  「啊啊……唔唔……」
  高高撅起的屁股继续被鞭打着,水汪汪的眼眸如一泉春水,飘荡出意乱情迷
的光华,冯可依时而发出急促低沉的娇喘,时而吟出甜腻酥骨的呻吟,渐渐沉浸
在刺激的鞭打快感中。
  「说!想不想学好,变成一个乖女孩。」肖教授厉声呵斥,手臂高高抡起,
夹着风声落下,在冯可依变得红扑扑的臀部上用力一击。
  一道鲜红的鞭痕清清楚楚地印在臀部上,呻吟声猛地变得高昂起来,冯可依
仰起修长的脖子,脸上浮上痛苦的表情,高高撅起的臀部瞬时崩塌下去。可是,
不待紧蹙在一起的眉宇舒展开来,冯可依却把又痛又热的臀部撅起来,仿佛期待
着再次鞭打一样,淫荡地扭动着,一串散发着淫香的爱液滴滴答答地从张开口的
阴户里洒落下来。
  耳边传来男人们鄙夷的哄笑声,脑中昏沉沉的冯可依这才意识到她的反应是
那么的淫荡、那么的无地自容,不禁想要不顾一切地爬起来逃走,可是这种念头
刚刚冒出来便被强烈的快感驱散了,冯可依悲哀地感到她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
改变不了,只能羞耻地低下头,让本能掌控身体,去追求转瞬即止的高潮。
  「真是头疼,很难把你挽救过来啊!梦,你到底想不想学好,明明在接受惩
罚,可是骚穴却像漏了似的,不停地在我面前分泌淫液。」瞪大眼睛盯着从冯可
依的阴户里源源不断溢出的爱液,肖教授好像很生气,发出阵阵怒喝,咆哮道。
  为什么老师打我的屁股,我会这么兴奋呢……知道产生淫荡的需求不对,而
且还是在昔日的恩师鞭下,可冯可依对她这副敏感得过头的身体已经不抱任何幻
想了,也知道有张维纯在,她是反抗不了老师对她的惩罚的,就算拼命抑制,迟
早也会迷失在被玩弄的快感中。
  我就像老师所说,是个淫荡的坏女孩,寇盾,我的最爱,对不起……哀羞地
落下一行泪水,冯可依屈服在对快感的渴求中,高高地向肖教授撅起臀部。
  「嘿嘿……梦,你终于有一点点想学好的变化了,继续努力啊!」看到冯可
依凄婉的神色,肖教授眼前一亮,皮鞭信手落下,又是一记重重的一击。
  「啊啊……啊啊……」臀部上又增添了一道鲜红的鞭痕,冯可依发出一串满
足的呻吟声,火辣辣的臀部淫荡地转着圈,扭摆着。
  「梦,给你换一个惩罚的道具吧!嘿嘿……」总是用散穗软鞭,肖教授感到
不是很满足,便取过一个平头皮革鞭。
  啊……老师要干什么……未知的恐惧令冯可依一阵紧张,心中却莫名地升起
一丝期待。
  「啪……啪……」宛如船桨形状的平头皮鞭重重地落在冯可依的臀部上,发
出一声比散穗软鞭更为清脆响亮的声音,紧张的身体突地一震,冯可依情不自禁
地呻吟出来。
  「啪……啪……」
  「啊啊……啊啊……」
  「啪……啪……」
  「啊啊……唔唔……」
  随着平头皮鞭不断落下,冯可依的臀部遍布一道道鞭痕,变得越来越红,就
像煮熟的螃蟹的颜色,肖教授的双眼越来越亮,兽欲越来越旺盛,气喘吁吁地说
道:「又开始变坏了,梦,你真是无可救药吗!我又是训斥,又是体罚,可你还
不知悔改,下流的淫水一直在不知羞耻地流着。」
  老师,不能怪我啊!都是您……冯可依在心中辩解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
「唔唔」声和声声混杂着痛苦和欢愉的呻吟。
  「啪……啪……」
  「啊啊……啊啊……」
  「啪……啪……」
  「啊啊……唔唔……」
  「不可救药的坏女孩,一点教养都没有,梦,你不知道应该向一心挽救你的
老师说句对不起吗?」肖教授面目狰狞地训斥着,高高地抬起手中的平头皮鞭,
狠狠地向下一抡。
  臀部一阵乱颤,就要维持不住跪趴的姿势了,冯可依羞耻地说句对不起,可
从口枷的缝隙里传出嘴外的是谁也听不懂的「唔唔」声。
  「梦,你想说什么?我听不清楚。」随着「啪啪」两声,肖教授又是两鞭下
去。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不完全是因为臀部上的剧痛,冯可依大声
地呼喊着,传出口外的声音总算勉强能听出意思。
  「老师,对不起,我错了,梦,你应该这样道歉。」听着冯可依发出可怜的
道歉声,肖教授兴奋得浑身颤抖,满脸胀得通红,一边让冯可依说出令他更感刺
激的话,一边狠狠地甩下鞭子。
  「啊啊……啊啊……老师,对不起,我错了……」
  「啪……啪……」
  「老师,啊啊……对不起,我错了,啊啊……啊啊……饶了我吧……」
  「啪……啪……」
  「啪……啪……」
  臀部火辣辣的,又痛又麻,冯可依实在抵不住痛,把手伸过去悟上,感觉臀
部肿起来了,没有一丝皮肤的光滑感,上面高高地隆起无数条鞭痕,摸起来触目
惊心。
  「梦,真知道错了吗?」肖教授沉浸在鞭打的快感中,脸上是一派陶醉的表
情,额头渗出一颗颗汗珠。
  「真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啊……老师,对不起,啊啊……啊啊……
饶了我吧……」冯可依一边说着求饶的话,一边感到一股既怪异的快感从在臀部
上奔走的灼痛感上腾起,不由困惑地忖道,为什么向老师说这些话,我会这么兴
奋呢!竟然会产生这么强烈的快感,我的身体,好恐怖啊……
  难怪冯可依会困惑,今晚对她产生冲击的事太多了。
 知道了一直尊敬、视为父亲来看待的老师的真面目;在老师面前做下流的事
  情、暴露羞耻的姿态;只是被老师鞭打臀部便感到无法抑制的快感;更有甚
者,竟然在快感的驱使下,抛却了廉耻心,高高地崛起臀部,在老师眼前不知羞
耻地扭摆着,想被老师虐玩。冯可依感到自己仿佛身处噩梦中,每一件事都那么
的不真实,不像是现实世界能够发生的。
  「啪……啪……」
  「啊啊……啊啊……」
  「啪……啪……」
  「啊啊……啊啊……老师,饶了我……」瞧着冯可依一边放浪地呻吟,一边
淫荡地扭动臀部的动人风情,仿佛在诱惑自己,要鞭打更猛烈一些,连续挥了十
多分钟皮鞭、体力有些不济的肖教授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感到身体里充斥着无
穷的力量,挥鞭的手不由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口中不时发出野兽般的嘶鸣声。
  「肖教授,惩罚一下梦的肛门吧!」见肖教授有控制不住的趋势,担心搞出
事来的张维纯连忙委婉地制止。
  「不错,真是个好主意,呵呵……肛门里插着下流的狗尾巴,却舒服地直撅
屁股的坏女孩,确实应该好好惩罚一下那里。」肖教授放下平头皮鞭,坐在沙发
上,上气不接下气地急喘一阵,然后一把揪住狗尾巴,啧啧称奇地从肛门里拔出
来,再从冯可依湿漉漉的阴户里掬出一把爱液,抹在食指和中指上,抵在还没有
收缩回去、露出一个幽深孔洞的肛门上,一边来回旋转一边向深处挺进。
  「啊啊……啊啊……」肛门里的手指捅到底后,便开始缓慢地前后律动,两
根手指不同大小的关节摩擦着柔软的腔膜,冯可依控制不住地放声浪叫起来,肛
门一阵收紧,一股尖锐的快感直冲脑际,在身体里奔流不息。
  怎么夹得这么紧,这个女人真是淫荡啊……对冯可依异于常人敏感的反应,
肖教授发出由衷的感叹,忽然特别想听她的呻吟声,便取下冯可依的口枷,对她
说道:「梦,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啊啊……啊啊……饶了我吧……」
  听着冯可依如诉如泣的呻吟声和哀求声,肖教授顿时就受不了了,心脏怦怦
巨跳,激荡不已,一下子把脸埋在跪趴在他眼前的冯可依高高撅起的臀部上。
  「啊啊……啊啊啊……」冯可依感到一条滑腻腻的舌头拼命地舔着自己的肛
门,不由发出一串愉悦的呻吟声,心中却在羞耻地求道,不要啊……老师,不能
舔那里……
  肖教授越舔越起劲,只在肛门口周围舔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便把舌头紧缩起
来,尖尖的舌尖像游蛇一样钻入窄窄的肛门里。
  「啊啊……啊啊……不要啊……」肛门里突然钻进一个不停摆动、拼命往里
面钻的舌头,冯可依刚想挣扎,可那强烈的快感和刺激的心理感受却令身体变得
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微弱地扭动臀部,发出越来越腻柔的呻吟
声。
  肖教授时而长长地伸出舌头,在被唾液染得湿漉漉的肛门上狂舔,时而把舌
尖探入肛门里面,飞快地突刺勾挑,尽情地玩弄着冯可依的肛门,同时,在极度
的兴奋下,两只瘦削的手掌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在浑圆的臀部上用力拍打,发
出一阵清脆的「啪啪」声。
  「啊啊……啊啊……老师……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啊……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冯可依被如潮水般一波波袭来的快感狂潮冲击着,快
速地向快乐的顶峰攀去,心中又是羞耻又是兴奋,娇喘声、呻吟声、求饶声不绝
于耳,此起彼伏。
  「就要什么?怎么不继续说了?是要泄了吧!嘿嘿……看来还要加大惩罚的
力度。」肖教授从冯可依的臀部上抬起头来,一边冷声斥责,一边拿起一个大号
电动假阳具,狠狠地捅进里外都是他的唾液的肛门,然后,毫不留情地把档位键
推到最强。
  随着电机转动的「嗡嗡」声急骤地响起,巨大的电动假阳具马力十足地在冯
可依的肛门里转动起来。冯可依夸张地仰起胸部,发出一串尖利的呻吟声,好像
痉挛一般颤抖着曼妙的身体,深深插进肛门里的电动假阳具只露出手柄,在浑圆
的臀部上下流地摆动不停。
  「让你不学好!让你去做狗!给我重新变成一个好女孩!」肖教授发泄般的
吼完后,仿佛嗜血似的舔舔干燥的嘴唇,拿起一根牛皮马鞭,抡圆了胳膊,对准
冯可依不断扭动的臀部猛地一抽。
  「啊啊啊……我泄了……啊啊……啊啊……」黝黑的牛皮马鞭夹着风声呼啸
而落,臀部上顿时发出一声破裂的声音,冯可依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在整个臀
部都要裂开的激痛下,身体剧震不停,被一下子带上了高潮。
  「啪……啪……」
  「啪……啪……」
  残虐的鞭打还在持续着,意识越来越模糊的冯可依再也保持不了平衡,身体
软软地向外一歪,从沙发座席上跌倒下来。肖教授扔掉牛皮马鞭,剧烈地喘着粗
气,看着倒在他脚旁的冯可依。冯可依紧紧闭着眼睛,丰满的乳房上全是汗水,
修长雪白的颈部紧紧套着一根黑色的狗项圈,显得格外刺耳,在狗项圈中间,一
个金色的十字架闪着耀眼的光芒。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