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荣伯的大楼管理工作】(04)



                第四章
  荣伯又是一个夜班,晚上10点多刚刚巡逻完,一走下楼就在警卫室闻到熟
悉的香气,这是心纯的香水味。
  一进警卫室,就看到心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抱着小孩哄着。
  「陈小姐,这么晚还不睡啊!」荣伯有点吓到。
  「对啊!小孩吵得厉害,我怕吵到邻居,阅读室又黑黑的,一楼只有你这里
亮着,所以就来这边哄小孩了,没想到刚刚你也不在。」心纯说。
  「巡逻去了。小姑娘好可爱啊!脸圆圆的。」荣伯看到心纯的女儿可爱,忍
不住做了鬼脸逗弄了起来,惹得婴儿大笑大叫的。
  「小蛋糕。嘘!小声点,这么晚了。」心纯轻摇小孩,希望降低她的音量。
  「小蛋糕,这个名字好可爱。」荣伯说。
  「这是我的小名,我过世的爸爸就叫我小蛋糕,所以听到这个名字就会想到
我的爸爸。」心纯解释着。
  没想到小蛋糕被荣伯逗一下后,整个人精力旺盛,又玩又叫了十来分钟,紧
接着大哭。
  「怎么办,是我逗哭的吗?」荣伯很担心地问。
  「不是啦!是小孩饿了。」心纯说着:「你帮我把帘子拉上,门锁一下。」
  荣伯转身过去拉上帘子,正准备转头出去把门带上时……
  「你留在这陪我啦,我一个人会害怕!」背后传来心纯娇滴滴的声音荣伯无
奈,只好照作,但不敢正面对着心纯,毕竟这和上次在另一个房间偷看并不一样。
  「荣伯,你看孩子的吃相!好可爱的样子。」
  荣伯以为心纯已经作好了遮蔽,放心转过头来,没想到入眼的是小蛋糕的小
嘴正吸着心纯左边乳房的画面,白晰的乳肉在警卫室LED灯光直射下,透出亮
眼的反光。而小嘴含盖不了的乳晕则反射出小蛋糕的口水光泽。
  「陈小姐,你…这样不太好,我还是回避吧!」荣伯转头就要离开。但一只
温暖柔嫩的小手抓住了自己的食指,原来是小蛋糕的小手。
  「你看看,连小蛋糕都不让你走。荣伯你还是陪陪我们母女吧!等小蛋糕吃
完我们就回去睡了。」心纯看到这个有趣的画面,不禁大笑,左乳随着笑声一跳
一跳的,软嫩的模样甚是诱人。
  小蛋糕好像也被母亲的笑声感染,一边吸吮心纯的奶汁,一边发出婴儿特有
的笑声。
  这时荣伯才第一次仔细欣赏心纯的奶子。这对32F的乳房微微垂下,但乳
头昂立、因为哺乳而微微显出拿铁咖啡色的乳晕大小适中。这是一对天然的美乳
真品。
  荣伯也仔细端详了心纯秀美的小脸。白细的瓜子脸蛋、微尖的小下巴、可能
不到18公分的小脸,尖尖的鼻子,像小鑫鑫肠般丰满的双唇,如柳叶般又细又
长的天然眉巴,以及随时会不小心刺到眼睛的长睫毛。
  「心纯真是个美人儿!」荣伯心理想。
  小蛋糕吃了十来分钟,不知为什么,突然哭了起来。
  「我吓到他了吗?」荣伯很担心地问。
  「没啦!单纯是这边没奶了。」心纯一边说,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拿起卫
生纸把左乳头擦乾净,然后再拉下右肩的领口,突然停住了。
  「荣伯!荣伯!」心纯叫了已经看傻的荣伯。
  荣伯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什…什么事?」
  「你帮我一下,我右边胸部比较慢出奶,需要按摩,我要抱小蛋糕,你帮帮
我。」心纯睁着又大又美的眼睛,讲出让荣伯不敢相信的话。
  荣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急忙喝了一口浓茶。「帮…帮你,怎么帮,我
不会啊!」
  「很简单的,你就从我的右边腋下沿着乳房外缘,用你的掌心深压,一放一
按,好像揉麵糰一样就对了。」心纯讲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乳房,而是麵糰.
  可是荣伯还是不敢动,手迟迟不肯抬起。
  心纯有点不耐烦,拉起荣伯的左手就往自己的奶压下去。「这有比打蟑螂难
吗?蟑螂这么噁心你都愿意了。」心纯有点小抱怨地说。
  荣伯手里握着尤物的乳房,却像握着手榴弹一样的紧张。
  34F的乳房不是荣伯的手可以掌握的,但这柔软又硕大的触感,荣伯还真
是第一次碰到。他这辈子只触摸过妻子的乳房,但心纯这等级的容貌和AA 的
大奶结合在一起,简直就是日本A片的8K画质VR虚拟实境加上弹性力回馈的
体验,不…还更高。
  「荣伯,要按揉才会有用,小蛋糕饿了啦!」心纯娇嗔抱怨。
  荣伯开始揉起心纯的巨乳,一开始怕压得心纯太痛,刻意被轻力道,加上紧
张的发抖,揉捏反而让心纯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嗯……啊……荣伯……你揉得……太小力了,人家……会痒痒的。」心纯
也不知是在抱怨还是在撒娇,气音不断发出。
  荣伯都闻到吐气如花的心纯味道,下面的肉棒开始转硬了。这下又破了记录,
这十年来荣伯的肉棒从来没有过在毫无碰触的状况下勃起的。
  荣伯加重了力道,又沉又丰满的巨乳被揉捏得变了形。而心纯的身体变得愈
来愈热,呼吸声变得沉重,身体开始扭动连连,手上的小蛋糕似乎也更沉重,一
开始心纯的手还可以抱得高高的,现在被荣伯揉得全身乏力,手臂酸软,小蛋糕
都垂到膝盖上了,最后心纯索性直接把小蛋糕放在坐着的大腿上,头也靠在荣伯
肩上喘着气。
  荣伯软玉在怀,但心纯的大奶不是一只手可以按住的,索性另一只手也按上,
两个虎口围成一个圈,按压心纯的乳腺。荣伯偶而瞄一下心纯美丽的小脸,看到
她眼神迷矇,嘴唇微张沉重喘气。忍不住想把脸靠近心纯,离到10公分时,荣
伯退怯停滞了,闻着心纯嘴里的香气,与年轻小妹妹发生关系这种心理禁忌就这
么被大开了。
  心纯的大奶也被揉得动了情,自己都感受到下体的湿润,荣伯脸一靠近,心
纯容易兴奋的弱点就暴露了出来,粉红的嘴唇忍不住印了上去。两个年纪相差2
0岁的唇就这么吻起来了。
  荣伯心里虽然说不要,但舌头倒是很诚实,尽是往心纯的嘴里伸去;心纯并
未嫌弃荣伯,而是尽量满足荣伯是欲望,不管荣伯的舌头怎么伸、口水怎么流进
她的嘴里,心纯都承受下来,尽量满足荣伯。
  吻了大约2分钟,荣伯的兴奋感褪去一点点后,理智回复了一点,他心想:
「我这样对她是不是太不敬了。」歉意一出现,性欲就会退场。
  荣伯将注意力回到按摩上,虽然手掌隔着衣服,但荣伯粗糙的手指偶而碰到
心纯柔嫩的乳肉,还是让她兴奋地大声喘气。
  「荣伯……嗯……啊……!不……别……再揉了。我的衣服…啊…都湿透了。」
心纯好不容易在才兴奋状态下讲完这段话。
  荣伯才发现,刚刚理性根本没有恢复,而是转移到乳揉这件事上。而自己在
揉捏心纯时,根本已经沉淫在又软又大的乳房中,忘了原本只是按摩乳腺,心纯
的小可爱整片被乳汁浸得湿透,从外面可以明显看到乳头。
  「真…抱歉,你的……好好摸,我揉到都忘了。」荣伯带着歉意说。
  「没…关系…,不过也挤太多出来,不知道小蛋糕还有没有得吃!」心纯很
担心小蛋糕,把右肩背心的肩带拉下,露出整颗右乳,柔美的淡红乳晕上有几滴
白色的乳珠。
  「好……美啊!」荣伯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但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荣伯心里其实很想把脸凑过去,狠狠地把乳珠数个清楚,然后一个舌头把它们全
舔掉。
  心纯给了荣伯一个甜美的微笑。「荣伯喜欢的话,下次喂你吃。」好像只是
在说请人家喝杯牛奶似的。
  荣伯低头不语,非常害羞。他自大学无数次的告白失败曾经有过这种害羞的
感觉,害差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很年轻,都忘了已经55岁了。
  小蛋糕已经开始吸吮妈妈的乳汁了。荣伯看着婴儿秀美的脸庞,小嘴不断蠕
动着,也把心纯的巨乳牵动着,接着荣伯视线往上,看到心纯充满母爱的怜惜表
情,觉得这个画面又美又性感。
  大约吃了十来分钟,小蛋糕饱了,心纯抱着她说:「我得上去摇摇她,让她
打个嗝、睡个觉。晚安啰!」
  深夜的警卫室留下心纯身上的香水味、浓浓的乳香味,以及一壶已经煮到快
乾掉的水。
  刚刚的经历还是让他悸动不已,陈旧已久的肉棒也勃起许久,荣伯自觉硬得
都快穿透制服的裤子,但他是个大楼警卫,还是要独守深夜一整晚。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