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03-04)



                第三章
  我就这样被这个神秘的女人牵着出了大厅,她在路上一边牵着我,一边回头
沖我笑,那种笑是那么的诡异,完全不符合她美丽的面庞,那丝笑容透着一抹的
邪恶,但是我不敢深想,一想到刚才签的那份变态的性奴规则,我就更莫名的恐
惧,我像一个行屍走肉一样被她这么牵着。
  走了不多远走到一个大走廊,那个女人在走廊上的不知道哪里按了一下,走
廊的一面墙就打开了,里面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屋子,可以看到有一个大大的双人
床,还有古典样式的装修。
  这一切叫我这个偏远地区村子里出来的姑娘看得目瞪口呆,从小的时候就羨
慕能住在这样房子里的女人,觉得她们都会有一份高雅的气质,但是也觉得自己
一辈子也不可能能亲眼看见这种房间,因为从小村子里的人就告诉我长大了村子
里的女孩都是要被卖掉的。
  没想到今天看到了这样的房间,然而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又是那么的冲击
我的想法,那么怕漂亮的房间里住着那么叫人害怕的女人。进了屋子,发现屋子
的墙上还挂满了皮鞭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屋子中间还有一串铁炼子掉
在屋顶上面。我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她回过身把我的裤子褪了下来,叫我就这么光着屁股站在大沙发前,她坐在
沙发上用猥琐的眼神上下端详着我,我从来没有这样被一个女人看着,虽然她是
一个女人,但是我还是感觉无比的羞耻感。她看着我,问我他们给我吃的了吗?
我低着头摇了摇头。
  又问我上厕所了吗?我也低着头摇了摇头。她又说那肯定也没洗澡吧?我点
了点头。她伸过手一边摸着我红红的脸,一边说这群变态,怎么这么对待一个单
纯善良的农村姑娘呢。
  她说话的时候那种笑意,叫我好怕,不知道下一步会对我做什么。她告诉我
就叫她冥冥女王,冥就是地府那个名,还告诉我因为连鬼都怕她,所以她叫冥冥
女王。
  她轻轻摸着我的脸,问我怕她吗。我心跳加快,红着脸低着头,点了点头小
声说:怕。她狂笑了起来,我瞟了她一眼,浓浓的妆,黑黑的唇,我好想逃出这
间屋子,没想到这个地方连女人都那么叫人恐惧,那么变态,我觉得自己好倒黴,
被卖到了这里。
  她笑完突然说:主子有个问题问你,你是从村子里面来的吧,你们那里的女
孩子都是怎么上厕所的。是不是都用公共厕所,那种没有隔间露着大屁股的那种。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她说主人现在有些好奇,主人那么高贵,从来没有见
过这种场面,你能不能给我表演一下啊。接着在身边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大玻璃碗
放在地上。
  她说你就把这个碗当作粪坑,给主人表演一下。我低着头一声都没吭。她把
头凑过来,问我说不愿意啊,是不是想叫我用电棍电电你底下帮你尿尿啊。我急
忙说不要不要。
  她说那就快点,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我因为害怕,我就对着那个大玻璃碗颤颤微微的蹲了下来,头能低得多低就,
我小声的说求求你别这样好吗?我会洗衣服,我会做家务,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别这样好吗,求你救救我,我们都是女人。
  刚说到这,她用手捏着我的下巴把我的头抬了起来,对着我恶狠狠地说:告
诉你,在这里你不是人,你是一只猪狗不如的性奴,便盆,你会做家务洗衣服,
好啊,我会找机会叫你服侍我的,可现在本主人想看农村姑娘表演尿尿,你如果
不愿意,那我就另找节目了,到时可别怕疼。
  我听她这么说,低下头绝望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对着那个大玻璃碗一闭
眼一使劲就尿了出来,尿的满满的一碗,我低着头刚尿完,我突然瞟到她把手伸
向我的下体,手放在我的阴部上,揉弄了起来,一边揉弄着一边慢慢说,是不是
觉得自己好骚好贱,你个从农村出来的臭婊子,贱货,还在这里跟我装纯洁,以
后叫上千上万个男人轮奸你,往你嘴里尿尿,想叫就叫啊,刺激吗,舒服吗。
  我从心里冒出一股耻辱感,想反抗,但是没有那个胆量,我这能忍着,一股
酸酸酥酥的感觉随着她揉弄我的阴部从下往上冒了出来。
  这种感觉以前经常有过,每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就会偷偷跑到在村子边的
厕所里偷偷用手揉弄自己的阴部,但是揉了几下就停止了,因为我不想变成一个
坏女孩,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被一个变态的女人揉弄着。
  她一边揉弄着一边还说:看你长得骚样子,是不是很自卑,还穿的那么老土,
但是主人就喜欢你们这样的姑娘,冒着一股纯洁味,主人就喜欢玩你们这种纯洁
的骚货。
  她一直这样揉我,我感觉身体坚持不住了,我蹲着喘着粗气,感觉浑身的筋
骨都要松软的释放了,这个时候她停了下来,叫我给她揉。
  我脑子里面已经一片空白了,我不知道她会对我做什么,我怕死,我想活,
我在这个变态的地方只好无条件的屈从一切,这样我才能活着。我什么反应都反
应不过来了,我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她把裙子内裤丝袜脱了下来,两条腿分开,
坐在沙发生,露出了阴部,我还是头一次那么仔细地看到别的女人的阴部,黑黑
的,阴毛很多,她的阴部上沾满了黏液。
  她说来啊,我刚颤抖着胆怯的伸出右手,她就喝斥我说:把你的臭爪子伸回
去,用舌头来揉主人高贵的阴唇。
  我张着嘴惊呆似的望着她,但她威胁猥亵邪恶的眼睛刺穿我的一切,叫我像
个丧屍般,忘了自己该怎么做,她突然一把手拽住我的头发,说:来,头一次主
人就帮帮你吧。然后一把就把我的脑袋拽了过去,我的嘴贴在了她的阴部上。
  一股臊臭味道涌进我的鼻子,我乾呕着挣紮,她命令我说舔,快舔,好好吃
喔。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她两手按着我的脑袋就在她的阴部上下摩蹭着,她阴
部上的黏液沾满了我一脸,好噁心。
  不知道她弄了多久,就把我的脑袋放开了,我一下子摊在了她的脚前的地上,
喘着粗气,乾呕着。
  她看着我,还是那样邪恶的笑着,脸凑过来对我说:「贱奴妹妹,虽然你是
第一次没什么经验,但是你伺候的我很满意,看给你累的,你应该饿了吧?」
  我望着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想不出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怎么会这样,
我在哪里,我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我该怎么办?
  她说:「既然谢谢你,主人就请你吃东西吧,饿了一天了吧骚货。」我还是
望着她,说不出来什么,我噁心的都不想吞嚥口水,因为满嘴都是鹹鹹的她的阴
部的味道,好噁心,鼻子闻到的都是骚气味道。
  我看见她从她的小桌子上拿了几块蛋糕,蛋糕好香,离得那么远就闻到了,
其实我也是饿了。她站在那里对我说:你们村子里的姑娘肯定没吃过这么高贵的
蛋糕吧。快说话,不说话我就电你了啊。
  我点了点头颤颤的急忙说:嗯,没吃过。她拿着蛋糕伸过手来,说:那今天
看你为我服侍的那么卖力气,就赏给你吧,也看你饿了一天了。
  然后用威胁的口气对我说:说谢谢啊。我两眼空空的望着她说:谢谢主人。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说出来的这句话,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感觉灵魂一切都被吸
走了,只剩下了空空的躯壳。
  我不敢不接,我就伸出手想要去接住她手里递过来的那块蛋糕。可是我刚要
接的时候,她递给我蛋糕的手突然停住了,看着我,冷笑了一下,然后把那块蛋
糕丢进了我刚尿满了尿液的大玻璃碗里。
                第四章
  我望着那块没有奶油的黄黄的蛋糕沈在了盛满了我的尿液的大玻璃碗里,这
个女人望着我,冷笑着对我说:贱货,那么高贵的蛋糕怎么能叫你的臭嘴糟蹋了
呢,和着你的尿吃吧,这么好吃高贵的蛋糕要配上尿才配得上你这个骚货的臭嘴。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我已经惊呆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用喉咙里挤出来
的声音对她说:「求求你,太,太噁心了。
  「她蹲下来摸着我的脸,用手指在大玻璃碗里蘸了一下尿,然后在我的嘴唇
上涂抹着,我连大气都不敢出,我不知道这个女魔头要做什么,是不是我今晚就
要死在她的屋子里了。我光着屁股,裤子褪在膝盖处,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望着
她。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起身,在桌子上抓起一部电话,按了几下,对着电
话里说把0325号带到我这里来。然后把电话撂下,又坐在沙发上,用指甲钳
悠闲的打磨着她自己的指甲,一边说:我知道你很紧张,你等等啊,给你个示范。
  一边又继续打磨自己指甲,一边又望望自己的脚,自言自语说自己的指甲油
好漂亮。我光着屁股被她放在地板上,我一动都不敢动,我望着自己的那碗尿,
我觉得太恐怖了,世界上居然有那么变态的人,居然想出叫女孩子边吃蛋糕边喝
尿的事情,这么噁心的东西怎么喝啊,我在想怎么应付,但是我觉得自己逃不过
去,因为我明白了这就是一座监狱,如果他们不放我我死也逃不出去。
  我在想是不是我能憋一口气喝下去,但是尿是什么味道啊,会不会呕出来,
她会不会生气,生气了会怎么样对待我,我脑袋里越想越乱。
  突然房间的大门开了,被送进来一个女孩,大概18,9岁的样子,紮着马
尾辫,黄色的头绳,侧面带着一个粉红色的塑料发饰,学生模样,脸上画着淡淡
的妆,很清纯,上身穿着橙色的蕾丝吊带背心,下面穿着一条天蓝色的裙子,脚
上什么也没有穿,只是一双肉色连裤丝袜,光着脚走了进来;当然手上脚上也和
我一样带着手铐脚镣,我想这肯定也是和我一样被卖到这里的女孩子。
  女孩子一进门就跪了下来,然后对着沙发上的这个女人磕了一个头,说:贱
奴欣欣叩见冥冥女王。这个女人翘着二郎腿对着这个女孩子往那个盛满我尿液的
大玻璃碗瞟了一下说:赏你的,吃了喝了吧,给你勺子,眼睛望着那个新来的小
骚货吃。这个女孩子,又跪着磕了一下头,说:谢谢冥冥女王主子的赏赐。
  接过勺子,就起来,然后把两条腿蜷着侧放在地上,把勺子放在大玻璃碗里
再端起来坐在我的面前。
  我注意到那个女孩从那个女人面前起来转过头坐下来的时候眼神里流过一丝
描述不出的悲哀与绝望,并深呼了一口气,但是只是一霎那间,一闪而过。然后
女孩端着大玻璃碗的脸没有表情地看着我,对着我坐着。
  这个女孩拿着勺子盛了一勺的尿液喝了一口,眼睛一直没有表情的看着我,
喝的时候发出出出的喝水声,然后用勺子舀了一下被尿早已经泡的软软的蛋糕,
伴着尿放进了嘴里,吃了起来,就这样吃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我觉得好像过了一
百年一样,她就这么没有表情的望着我端着大玻璃碗一直在喝一直在吃,没有表
情,没有反抗。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我在想这个女孩子是不是疯了,这个地方的人是不是都
疯了。突然沙发上那个女人对这个女孩子说:「好了,别太贪吃,留给小骚货些
吧。」
  那个女孩说:「欣欣知道了。」然后把碗放下了。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沙发上的女人嘴里嘟嘟囔囔的一边说这是谁啊,不来个电话就敲门,就站起来去
门口开门。那个女人站起来离开大厅消失在门厅里,我听到有开门的声音又关上
门的声音。
  这时,对面的那个女孩突然面无表情的非常小声的对我说:「你是新来的吧,
在这里千万别反抗,好可怕的。」我突然想问她些什么,她把食指放在她嘴的前
面,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示意我别说话。突然门外有开门的声音,那个女人笑
着和三个男人一起进了来,我一看又来了三个男人,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个女人对我对面的这个女孩说:「贱货,没想到刚叫你来,你就有买卖来
了,有客人来要点你,在我这没吃饱没事,一会会有大餐,哈哈哈哈,你跟她们
走吧。」那个欣欣又磕了一下头说:「谢谢冥冥主人。」然后起来,就被那三个
男人带走了;离开的时候眼神里又略过一丝说不出的绝望。
  房间里又剩下我和这个叫冥冥的女王了,她凑过来对我说:刚刚看到了吗?
像欣欣那样把这碗尿喝了。我呆呆的望着她,不知所措。她看了我一会儿说:快
点,要不我就把电棍插在你的骚逼里面,叫你想死不能想活也不能,你选哪个吧。
  我看了刚才的一幕,脑子里充满了欣欣对我说的话:「在这里千万别反抗,
好可怕的。」我不知道欣欣的意思是什么,但是我看到欣欣的眼神里流露的恐惧,
她肯定有不敢反抗的理由,我害怕看见那些欣欣不敢反抗的理由,肯定超可怕的。
  我脑子已经空空的了,我想赶快结束在这个女人房间里的一切,我想出去,
只要不留在这里去哪里都可以;我觉得喝尿总比那些可怕的惩罚比起来舒服,虽
然这是一件超噁心的事情。
  於是我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摸到那个大玻璃碗的地方,我望着冥冥女王,
端起大玻璃碗,把还剩半碗的尿液和泡的早已经软透的蛋糕的大玻璃碗靠近了自
己的嘴唇,一股臊味迎面扑来,我皱了一下鼻子,然后我试着喝了一口,有点骚
骚鹹鹹也有点蛋糕的甜甜的味道。
  我不想管那么多了,因为我害怕那些我不知道的惩罚,於是端起碗,一鼓气
喝了起来,又用勺子舀着被尿液泡软的蛋糕吃,不能反抗就只能用全力叫自己喜
欢这种味道。
  突然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我是一个骚货,我是一个贱货,我是一
个性奴,我是一个不值钱的婊子,我是一个便盆……」这些词语,我不知道为什
么,不过感觉很奇妙,也许是我的潜意识想用这些词语来麻痺我自己,我的阴部
突然又有了一丝酥酥的感觉。
  我边喝着边吃着,我自己阴部那种酥酥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心里在想好骚
的味道,为什么这么好吃,但是心里又在拒绝,这是那么噁心屈辱的东西怎么能
下嚥,这种矛盾的声音交叉在我的脑海里心里。
  「我已经饿了一天了,我这么一个农村来的姑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蛋
糕,用尿泡着的蛋糕,我怎么那么贱,我是个贱货吧……」脑子里一片乱麻。
  冥冥女王看见我喝着吃着,露出满意的微笑,然后她把腿分开,对着我用手
自己开始揉弄起了她自己的阴部。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