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都市激情-【狮城夜迷离】(特别篇)



               (特别篇)
  L姐和Veronkia的故事写作遇到了瓶颈,回忆总是美好夹杂着忧伤,
实在不想自己写出平白无奇的流水帐,所以暂停一下。
  今天写特别篇,我的处男夜,争取一篇完结不给自己和观众们留坑。
  记得那是五年前那时候初到狮城,楼主年方十八,清纯的小男生。
  那时候在学校一边读书,一边做part time赚点生活费。
  那时刚到狮城住在学生宿舍,一个月后忍受不了嘈杂的环境和随处可见的髒
衣服髒袜子,咬咬牙租下了一个单间,在学校附近的一幢小洋房里。屋主常年不
在坡内,房东是一位三十岁的离婚年轻少妇,带着一个8岁大的女儿在这边陪读。
  房东姐姐是山东人,和我家乡很近,算是半个老乡,对我很好很客气,很照
顾我。我刚来这边除了同学也没什么朋友,所以一来二去就把她当作姐姐,家人
一般来看。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农历新年,我在外面做完part time回来,
姐姐已经煮好了一桌子菜在等我,还有几瓶啤酒。
  一起吃完饭,看着女儿写完作业哄女儿睡觉了,姐姐来敲我的门,说刚才没
有喝够,想邀请我到院子里再喝几杯聊聊,我没有拒绝,隐隐觉得她眼中好像要
表达什么。
  我们一人喝了六支tiger,我酒量很好,她也不差,醉眼迷离的沖着我
笑。
  她身穿一身V领的黑色睡衣,漏出紫色文胸的边缘,胸前白花花的一片晃的
我眼晕,她和我聊着天,把脚搭在我腿上,如此明显的暗示。
  她的脚很美,是我见过最美的脚,白嫩细滑,饱满匀称,涂着鲜红的指甲油,
在灯下反射着诱惑的光泽,每个圆鼓鼓的脚趾如同玉石一般,我当时就几乎是秒
硬了,宽松的裤子马上鼓起了帐篷。
  她察觉到了我的变化,面颊绯红,用脚拱了拱我下面,笑着说:「动什么歪
脑筋呢?小色鬼,看不出来还人小鬼大呢?!哈哈哈哈。」
  我被羞的满脸通红,红到了脖子根,下体也更硬了几分,前面还渗出了水。
  支支吾吾的小声说:「丽姐你今天好漂亮。」
  姐姐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我说没有。
  姐姐笑着问我:「你还是小男孩啊?」
  我愣了一下,姐姐笑的更深了,问我:「问你是不是处男啊,傻小子。」
  当时给我羞的恨不能找个地砖缝钻进去,姐姐把脚从我腿上拿下来,边收拾
桌子边打发我回屋睡觉,收拾好桌子,姐姐在厨房洗碗,我在客厅泡茶。
  看着姐姐在水池边摇曳的身姿,睡裙下摆漏出的大腿和屁股的轮廓,我再也
把持不住了,上去从背后搂着腰环抱住了姐姐,硬挺挺的鸡巴顶在姐姐屁股上,
姐姐并没有挣脱,洗乾净了手,小声对我说,「孩子睡了,咱俩洗洗,你去你屋
等我吧!」
  我回到房间随便沖了一下,过了一会,姐姐轻轻的敲了敲门,我急忙跑去给
姐姐开门。我那时候精虫上脑,一把把姐姐推倒在床上,我坐在床边开始脱上衣,
姐姐坐起来拍了我脑袋一下:「急什么啊!!要死啊!磕死我了!我人都进你屋
来了,我还能跑了吗?」
  我三下两下脱光了自己,鸡巴硬的发紫,直挺挺的对着姐姐,龟头上还泛着
水,姐姐用手撸了两下,笑着拍拍我说:「还不小哟,不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用
啊。」
  我喘着粗气,对姐姐说:「姐你快脱,我要看你!」
  姐姐站起身慢慢的脱下睡裙,背对着我脱下乳罩和内裤,手挡在胸前,躺了
下来,姐姐好白,雪白雪白的在灯下晃眼睛,姐姐让我关掉房间的灯,只留下床
头的小灯,我跳下床关掉灯,猴急的跳上床,把姐姐搂在怀里吻住了樱红的嘴唇,
姐姐一手捧着我的脸,伸出舌头到我嘴里挑逗着我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
起,一手摸着我滚烫的鸡巴。
  吻了一会,我就着急要看我向往的阴户,姐姐抬起双腿用手抱住,我拿了一
个枕头垫在姐姐屁股下面,拉开两边,贪婪的欣赏姐姐红嫩的阴户。
  姐姐小声说:「你舔舔它……」
  我张开嘴巴就吻了上去……味道并不好,鹹的,但是为了迎合姐姐,我还是
用舌头卖力的舔弄着,姐姐用嘴巴咬着被子,尽量不发出呻吟声。
  舔了一会,姐姐叫停,让我躺下,用手握着鸡巴,伸出舌头舔了舔马眼,张
口整条含进了嘴巴里,姐姐的嘴巴温热舒适,爽的我轻声哼哼,一只手抓着枕头,
一只手紧紧握着姐姐的手。
  姐姐用嘴巴套弄了一会,起身跨坐在我身上,穴口对着我的鸡巴,坐了下去。
  我俩都禁不住一声闷哼。
  我伸着手,姐姐扶着我的手借着力,上下动了起来,动了几下,我就感觉自
己要发射了,我不甘心这样,连忙叫停,转头看着写字桌上的闹钟钟摆,分散自
己的注意力,射精的感觉慢慢散去……
  我让姐姐躺下,我要在上面,自己扶着鸡巴在下面戳了半天也没找到入口,
姐姐无奈伸手帮我引了进去,动了几下,射精的感觉又来了,我连忙强忍一下,
拔出来射在姐姐肚皮上,我羞愧难当。
  「怎么这么快就射了。」姐姐责怪我说:「我戴环了,你大大方方的射里面
就行了,你这弄的到处都是,我还得帮你换床单。」
  我射完心灰意冷,见我兴致不高,姐姐鼓励我,说,「再来一次吧。」
  姐姐拿我的iPad上网找了一部小电影,一边播放,一边用手拨弄我的乳
头,用嘴含着我的鸡巴,很快我又从新挺立了起来。
  姐姐满意的躺在床上,嘴上说:「这下该我爽了!」
  扶着我弟弟进去,姐姐让我抱着她,吻她,不要动。她挺动腰部和下身,我
  感觉自己的鸡巴在里面搅动,她越动越起劲,里面的水也越来越多,越来越
泥泞,姐姐头上渗出了汗珠,一会紧紧的抱着我,嘴里尽量压低声音喊着:「啊~
老公~来了!来了!~~嗯~来了~哦嘶。」
  事后她跟我解释,她只有这个姿势能达到高潮,而且必须要是自己动。她满
意的吻了吻我,让我动。姐姐一声令下,我就开始奋力的挺动起下身来。
  初次的做爱,现在回想起来我根本不懂要领,如何运动,哪里用力,根本就
凭着一股热血沸腾的劲儿瞎戳,弄的姐姐嘶嘶的喊疼。於是姐姐命我躺下,跨坐
在我上面,挤开阴唇,用阴道包裹吞没了我的鸡巴,上下套弄。弯腰用舌尖挑弄
着我的乳头,马上我的快感袭来,一股子射在了姐姐的蜜穴里……
  我感觉后来我的性向偏好于姐姐、美足和女上位,很大程度上受丽姐的影响。
               【本篇 完】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