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共同面对爱妻不堪回首的往事】(01-04)



             (一)美满的家庭
  今天是我三十八岁生日,孩子们早就住在寄宿学校里不会有人打扰我们。除
了结婚当晚,作为丈夫的我只有在每年生日时才可以行使一般人夫的权利,与爱
人同床共寝。甚至是我们两个孩子,也是借口生育障碍而透过人工授精而获得的。
  想到能一年一度一亲老婆的香泽而不用手淫解决,内心不禁兴奋起来。
  下班回家一打开大门,坐在正对着门口沙发上的爱妻小燕便娇滴滴道:「老
公,生日快乐!」,然后便一如往常自顾自地用她的纤纤玉手托起根叔那残留着
杂乱无章鬚根的下巴,伸出那幼滑的舌头旁若无人地激烈地湿吻起来。由於平时
家里的大小家务都由根叔包办,加上婚后没有上班,小孩不是由家里老人照顾便
是寄宿,所以即使已经结婚多年,老婆平时也只负责用我买给她的名贵化装品、
高档护肤品打扮护理,爱妻的肌肤仍然像少女一样水嫩润滑。不过有一点与初结
识时不一样,由於小燕长期养尊处优,加上爱情的滋润,体态早已变得圆润丰满,
平添了几分少妇味道。
  由於北方城市冬天室内都有暖气,小孩不在家的话爱妻和根叔俩平时习惯在
家里不穿衣服以便任何时候情到浓时即行亲热之事。今天也没有例外,只见两人
已经赤条条地纠缠在沙发上。小燕抬起脚根还挂着精緻高跟拖鞋的一条腿,轻轻
地搭在根叔的大腿之上,并不时用膝盖用恰到好处的力度地按摩根叔那粗壮却又
短小的阴茎,以刺激根叔的性欲。在爱妻的努力下,那根曾捅破爱妻处女膜的阳
物又再展现雄风,随时可以进入爱妻身体行使丈夫的权利,替代正牌老公的我满
足她。
  虽然对如此画风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可我仍然无法压抑心中的兴奋,二
话不说便脱光身上的所有衣物。与往日不同的是,我那瘦小但幼长的阴茎一会还
可以在根叔满足了爱妻后,进入小燕那充满了根叔精液的阴道。
  「老公,兴奋吗?」「兴奋!」只见小燕熟练地骑在根叔肚腩上,背靠根叔,
双手搂着根叔那肥大又已经谢顶的头颅,扭头便继续与根叔热吻。根叔亦很配合,
双手肆意把玩着小燕胸前丰满的两个可爱的乳房。小燕下半身亦没有闲着,不停
顺时针地打圈,阴道入口处正好卡在根叔已充分勃起的下体,随着小燕扭动腰肢,
阴唇与龟头亦随之磨擦打转。小燕的大腿大方地打开着,自然地垂在根叔并拢的
双腿旁,爱液顺着流到根叔的蛋蛋、大腿甚至时沙发上,状甚狼狈。只见根叔顺
势轻轻一顶,阴茎便顺利滑进爱妻紧窄的阴道内。
  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左手用力扯着自己的蛋蛋,右手习惯性地套弄着自己
那可怜的阴茎。作为丈夫,进入爱妻身体不到十次,而且每次都是载上套套,根
本未正式触碰过任何女人的阴道。而根叔则可随时随地把玩爱妻。「老公,小燕
可没有忘记今天是你的生日,一会让根叔满足了,你的小弟弟可以进来老婆的小
穴哦。现在你自己搞到射出来一会将会视作弃权,下次机会要等下年可别怪我没
有事先提醒你」
  「呀,老婆」我实在是太兴奋了,边说边不其然地靠近他们并脆在老婆的左
脚跟前。「老公的小弟弟根本不配触碰老婆的小妹妹,老公的小弟弟根本就不配
触碰任何女人!」「知道你还得瑟!老婆的小穴只给根叔和旺叔玩你知道不,真
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死绿奴,让老娘废掉你不让你继续遗害人间!」说着我双
手已经抱着小燕的大腿并尽量腾出胯下的空间。小燕亦很配合快速使劲地连续踢
向我的阴茎和蛋蛋。小燕脚上穿着的凉鞋鞋背鞋尖正好可以增加我下体的痛楚,
我紧抱着小燕的大腿并坚持着,确保小燕每一下的动作都可以为我带来最大的痛
础。直到实在忍不下去了我抱着下体在地上打滚。我以前跟小燕有默契,生了两
个小孩后让老婆直接踢废也无所谓。所以现在可以玩得更开。这就是小燕最可爱
的地方,内心其实十分爱着我,却又懂得顺着我的绿奴本性配合。
  「废物曹建德,看我怎么玩你老婆,看看甚么才叫男人」根叔来了我们家那
么多年,也学会怎么在满足我的绿奴心态的同时最大限度地玩弄别人家的老婆。
  只见他趁我在地上打滚的时候用力将我一脚踢得老远。「只有根叔才能满足
小燕,小燕只会让根叔玩,不会再让那个死王八老公碰!」爱妻知道我无大碍,
便专门刺激我说。只见二人同时面对面站立,爱妻双臂紧抱根叔那满是赘肉的脖
子,根叔那满是毛且肥厚的双手则抬着爱妻的屁股,强壮的双臂一举,轻巧的小
燕便熟练把那修长的双腿紧夹根叔那肥得像水泡的腰间,双脚在根叔腰背交叉着
并用力往自己方向用力,盼望根叔的阳物能尽量深入自己最私密的空间。小燕那
丰满的胸部与根叔突出的肚腩刚好形成视觉上的空间互补,根叔的鸡巴往爱妻的
小穴一送,两人很快又进入活塞运动的状态。我强忍下体的强烈痛楚,赶紧躺在
他们正下方,希望能喝到他们下体滴出的体液。
  根叔这样抱着妻子二三十下,或许是累了,也可能觉得是发泄的时候,便将
妻子放回沙发上。妻子亦乖乖配合,双腿一直紧夹根叔腰间确保根叔的阴茎总能
很快再次顺利进入及抽插。我亦爬到他们跟前,伸出舌头轻舔根叔的蛋蛋,以确
保根叔能把最多的子孙射到爱妻子官的最深处。随着二人的呻吟,双方都得到最
大的满足。根叔扙出那仍然坚挺的阳具后自行到洗手间清洗,他还要为我们准备
今晚饭菜。
  现在剩下小燕和我在客厅。「臭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但姑奶奶今天还是
不让下贱的你碰到我的小妹妹,以后就算是装满了别人精液的小妹妹也不让碰,
知道了吗?」「老婆,你真好」小燕用穿着高跟拖鞋的双脚代替双手拨弄着我的
阳具和仍然疼痛的蛋蛋。我有恋足辟,加上得到爱妻以后都不让碰其小妹妹的命
令的刺激,很快我亦射了精得到了满足。
               (二)表白
  回想小燕和我是十年前在公司隔部门的同事。小燕比我小两岁,高中毕业后
便参加工作。由於念的书不多,与我收入可谓天攘之别。拍拖之前只知道她从农
村出来,勤奋能干。而且她人缘不错,深受领导和同事欢迎。她永远都那么阳光,
有活力,据闻不少男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却又不知道甚么原因全被她给拒
绝了。
  由於小燕身材好,个子小,五官端正,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故此我也加入追
求小燕的行列。我恃着自己勤力工作,业绩好,领导赏识,多少有点少年得志,
在小燕多次明里暗里拒绝后仍然穷追不舍,最后只有我这样没皮没脸的坚持下来。
  兴许是耐不住我的缠扰,终於有一天下班后小燕单独约了我出来要和我摊牌。
  「曹建德,你觉不觉得你自己很无聊?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不要浪费大家时
间」「小燕,我不明白,是甚么原因?其他人都没坚持下来就我坚持着,可见我
对你是真心的,请你说清楚甚么原因,好让我死也死得明白」「你不是我喜欢的
类型,讲完」「这是甚么理由?那你究竟喜欢甚么类型?追求你的男生各式各样
类型都有,却都被你拒绝了,这不是原因,你骗不了我」「你烦不烦,见过赖皮
的没见过你这么赖皮的」小燕自己约我出来现在却要离开,被我一个侧身拦下。
  「我有甚么不好可以改,请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们男生追女生不就是
为了跟女生上床吗,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不会上当的」「我是认真的,如果你不
嫌弃我愿意用余下生命来守护你」「花言巧语,你真的很讨厌很可恶」「我只是
希望有自己的家庭,和所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这有错吗?」「你没错,错的都
是我,可以不?」「我真不知道你有甚么原因,难道你就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
  所有男生你都拒绝,难道你打算孤独终老都不愿意给机会让爱你的人去守护
你吗?「
  只见小燕若有所思,幻得幻失的样子。「好,我给你机会」「太好了」我语
音未落,小燕便接着说「但你听过柏拉图式恋爱吗?我们即使结婚我也不会跟你
上床的」「这……」「哈哈,不能接受吧」突如其来的条件让我措手不及,小燕
正要高兴地转身就走却被我一手抓住。「没有性爱我也可以接受,但我们可以有
我们自己的孩子吗?我看你其实也很喜欢小孩子的。现在科技发达,试管婴儿根
本不需要双方有性行为……有自己的孩子,婚姻也会长久,老了也不会孤单」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也是被恋爱一时沖昏了头脑,哪能答应没有性爱的婚姻?
  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神来之笔,就这样一句话竟然将长期以来假装掘强的小
燕击溃。突然大哭起来,还要双手不断搥我一边叫喊「为甚么要对我这么好?」
「为甚么你这么好?」
  让小燕哭闹了一场,她终於冷静下来。「曹建德,你会后悔要了我的,你会
抛弃我的」这画风也变得太快了吧?「告诉你吧,我已经不是处女,我的身体已
经不乾净了,也不能再接受其他男人了,你明白吗」天啊,我还以为是甚么事她
要拒绝其他男生,心想现在都甚么世纪了,还怕这个被男生嫌弃?况且我之前唯
一一段恋情就是在大学期间谈的女友发现她还是处女身,我那天生的绿奴性格打
从心里压恶而和平分手的。一听她这么说竟然兴奋得叫了出来「告诉你我就是不
喜欢处女,我就是喜欢不乾净的」同时两手抓住她的肩膀就要往我身上揽,结果
被她一手推开。「你干嘛,你没听到后半句说我不能再接受其他男人了吗」
  原来十年前在小燕十六岁还有家人在农村的时候,小燕被村里一流氓地痞禁
锢强奸了一个多月,最后才被警察找到并解救出来。当时还是全国范围内轰动一
时的新闻。虽然那一段痛苦经历并没有对她生理上造成严重创伤,甚至后来还得
到救助进行了处女膜修补,施害者亦得到重判,按理说小燕大可不必向任何男生
坦白,可惜当时并没有对小燕进行适当的心理辅导,小燕无法通过自己一关。
  「那个人判了多少年?」「十来年吧」「那不就是快放出来了?」「是的」
  「你仍爱着他」「你说甚么呀,他就一流氓,当时他就是用强,我怎么可能
会喜欢他」小燕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亦通红透顶。「这叫斯德哥尔摩症,人质在
极恐惧且求助无援时爱上了施暴者,甚至联合歹徒对付前来解救的警察,按你所
说完全符合形成这种扭曲心理的条件,后来又没有人注意到要给你适当的心理干
预,你有这心态,是基本常识吧」只见小燕露出从来未对我显示过的仰慕眼神。
后来她告诉我,是从那刻开始对我有好感,立志要託付终身的。
  「这么说我们真是天合地作的一对,坦白跟你说我也有强烈的淫妻癖,巴不
得有人可以佔有我妻子的贞操,甚至可以一辈子侵佔我所钟爱的女人」我的声音
也变得越来越小,且感觉到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小燕,我对你是认真的。我明
白你想为他守着身子……我们可以有我们的试管婴儿,但我清楚明白作为丈夫的
我权利仅此而已。我承诺你的身体只属於他……而作为丈夫的我则会给你一个美
满幸福的家」小燕在害羞地轻轻点头「虽然我还是一名处男,但我自愿发誓以后
如果要碰女人也只可以碰小燕一个。而且在他再次捅破你的处女膜之前,我不可
以触碰你膝盖以上的任何部位,以后能不能碰小燕也必须要尊重小燕的意愿」
  我相信全世界都不会找到另一对会像我跟小燕那样开始的恋人「这对你也太不公
  平了「」不,我乐意,我愿意,因为我爱你小燕……况且我这种变态的癖好
也许只有你能满足「边说边感觉到自己裤裆前所未有的紧。
  不经不觉我和小燕已经走到一处了无人迹的小灌林「小燕,你让我太兴奋了」
  「我算是有了老婆。小燕,可以在这让我看着你自渎吗」记得小燕当天就是
穿着那双白色的高跟扡鞋。小燕那晚就那样坐在草地上,让我把玩着她那双精緻
的小腿。「小燕,可以踩着我的阴茎吗」「鞋底和地上髒呢」「他可以两次捅破
我爱妻最宝贵的处女膜,可以肆无忌惮地进入我爱妻的身体发泄,作为老公的我
难道下贱到连被你用肮髒的鞋底踩着阴茎的请求都无法满足吗」以后此句式还经
常被我利用来要胁小燕做一些下流的事来满足我各种各样的古怪癖好。
               (三)回乡
  其实小燕心里比谁都明白,那村里伤害过她的流氓根本不可能为她带来幸福。
  作为女人,她也渴望有一个完整美满的家庭。多年来她尝试过多次恋爱,可
惜情到浓时她就不其然感到恶心,无法克服。潜意识里就是莫名其妙地要为那个
老流氓守着身子,不让任何男子进一步触碰。对此,男孩子们不是不理解便是不
接受,经过多次恋爱失败后,小燕实在再无法承受恋爱落空的打击便乾脆来过独
身主义,不接受男生追求。谁知道来了我这个没头没脸的,加上多年来的矛盾、
委屈被我无意中击中,让她当场崩溃,便有了以上一幕。
  也许是我能接受她的过去并尊重她不触碰她,也许是我难得找到了一位能天
然满足我奇怪癖好的女孩,也或许是出於双方对幸福家庭的追求。总之我们进展
异常地快,小燕不单搬进来和我同居,还见了双方家长,已经到了谈婚谈嫁的地
步。表面上是熟络的两口子,每天小燕还为我准备早午晚三餐、洗衣熨衣清洁卫
生所有家务一件不漏,让我安心事业。但我们硬是同居没同房,我守着诺言,没
有碰过小燕膝盖以上的任何部位,晚上各自忙完了便习惯性地各回各房间睡觉。
  自从有了我,以往不修篇幅的小燕爱上了打扮,成天花技招展的。周未有时
间我便陪她去商场买化妆品、护理品和衣物,出钱出力把她打扮得更让人喜爱。
  钻戒、金链等一样不缺。同居后小燕甚至辞了职,整天待在家里精心修身、
打扮。
  表面上我跟小燕是一双热恋中并忙於准备婚礼的情人,实际上所有的精心准
备就是为了让老流氓能玩到最美好身段最漂亮的小燕,并将爱妻修补后的处女膜
献上。
  「小燕,我打探到那个老流氓下月出狱」原来小燕跟父母在小燕初中后便举
家搬到城里居住,只剩下小燕的奶奶留在农村。当年就是小燕独自一人返乡而惨
遭毒手的。「我们可以跟人说我陪你回乡拜祭你爷爷奶奶,我已经换了一辆四驱
的山地车,正好可以用上」事隔多年,小燕的奶奶亦离世,小燕在村里已经没有
直接的亲人了。「坏老公,你怎么就这么兴奋?你就这么急着把你老婆送到那个
老流氓前奸淫?」小燕边说用脚在拨弄我的小弟弟。「必须的,要不我一辈子都
无法过上夫妻生活」性爱上期待着朝思夜盼的老流氓,其他幸福家庭所要的所有
条件有我,只见小燕嘻一声地笑出来,一副幸福小妇人的样子。
  陪小燕回老家的路并不好走,可见她小时候家里何等困难,也难怪小燕父母
要到城里谋生。村里的老人都认得小燕,对我这个准女婿似乎亦很是认可。我们
拜祭完小燕的爷爷奶奶及办完其他正事后,便回她家收拾房子准备在她家住几天
顺便等那个老流氓出来。由於小燕父母每年都会回来拜祭及收拾,所以虽然房子
平时没人居住,内里也算乾净不用怎么收拾。
  只见爱妻一回到家便直奔房间并在内里翻了半天。「找到了!这是当时穿着
的衣服」小燕兴奋地跑出来,手拿着一件纯白色半透明且带暗花的短袖衬衣,一
条粉红色的小短裙并挽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那不是明天就可以穿着去见他
了?」我也兴奋地叫了出来,只觉脸上烫烫的,下体也胀得异常辛苦。「这么多
年了这衣服还能穿吗?」「当然能穿!况且这衣服我一直细心保存着」「那乖,
赶快穿起来让老公看看!」由於小燕到现在还不让我看她的身子,以为辛苦了几
个月精心为小燕安排会换来一点点小福利。结果我这个顽皮的未婚妻却狡滑地回
应「想看我换衣服?才不会上当呢!馋死你。」懂得满足我的淫妻癖,这样的妻
子哪里去找?我甘心命抵地接受者小燕对我的完全支配。
  从房间里换好衣服的小燕像是另一个人。头扎着马尾辫,穿上那半透明的衬
衣正合身,里面的胸罩约隐约现。粉红色的小短裙只到膝盖上一半位置,两条完
美无暇的大腿就这样大方的袒露出来,凉鞋虽然是劣质货,但更能衬托出小燕足
趾的白嫩晶莹。小燕故意不系上领口最上的两颗扭扣,雪白的胸口上和左小腿上
仍然带着我送她的足金项炼和白金脚炼,在朴素的装束显得格外夺目。「你当时
就这么穿?你们高中生就这么开放?这是彻头彻尾的引人犯罪呀」「我们同学放
了学都这么穿的好不好,反正学校管不着」「还有,你不是说他当时用强把你掳
走并佔有你的身子的吗?怎么衣服保存得那么好一点破烂都没有?」「掳走时是
晚上,他从背后袭击我根本无从反抗。这短裙你也看见了,第一次时他往上一撸
把内裤往下一扯便是。至於后来既然我已经对他有好感每次基本上都是我配合着
的……」
  吃完晚饭后小燕又把我领到老流氓的房子。房子位於是村口到小燕家的必经
之路上。上面住人,老流氓被关后一直锁着无法进入。房子下面有地下室,地下
室的入口设在房子后面,正对着那条村里早被各种动物排泄物污染的小河,因此
要经过路旁的小斜坡绕到房子后面才能进入地下室。小燕穿着那劣质的高跟凉鞋
下坡要特别小心。但为了遵守不触碰她膝盖以上的任何部位的诺言,我只有眼白
白看着她扶着墙壁下去也没有扶她。进入地下室的是一座铁门,没有上锁。我和
小燕就这样进入了那个近乎没有窗户的地下室。
  「这是一个早被遗忘的小角落,以前做过货仓,后来又养过猪。」小燕介绍
说,我则打开了手机的电筒。这地下室不大,目测就顶多廿十来平方米,四面是
粗糙水泥,部分已经剥落露出红砖,天花亦已经剥落,相对说水泥地板比较平整,
却是又湿又髒,屋内四周有一条长坑,可以把屋内的污物及水排到屋外。空气则
弥漫着小河的臭味。「只要把门一关,不但暗无天日,最重要是与世隔绝,真是
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小燕指着门说。原来那天晚上小燕从城里下车回家,老流
氓从后把小燕打晕后,很快便把她拽进地下室里。「他第一晚也没有对我用强,
只是把我一个人用麻绳绑住双手双脚、用毛巾塞住嘴巴并锁在这里面。那晚我半
夜醒来特别害怕。」「我好奇这入口这么隐蔽,这地下室隔音又那么好,警察他
们是怎么发现你的」「我奶奶等我等了一整晚都没看见我才报警的,他们开始时
不知道我有没有上回乡的车,也不知道我上了甚么车,所以也没有在村里找。后
来过了两三个星期这房子的邻居觉得奇怪,为何以前没看见那个臭老头会到地方
室,自从我失踪后每天都往地下室跑几次,而且还带上饭菜,每次又逗留起码个
多小时才起疑心。」「这么说如果地下室的通道是设在房子里的话可能到现在我
都无法遇上我这可爱的老婆了?」
  说到这我急急把铁门关上并脱下裤子,屁股坐在那又湿又髒又冰冷的地板上,
小燕与我已有默契,肮髒的劣质高跟鞋鞋底一时踩在我的龟头上打圈,有时则把
整条幼小的阴茎踩在髒湿的地板上。我知道,我最心爱的未婚妻就是在这恶劣的
环境下被老流氓强制丧失贞操,天真纯洁的少女花苞就这样被不学无术的地痞老
流氓轻松摘走,并尽情糟蹋肆意玩弄了几个星期。而我自小努力学习,事业也小
有成就,至今却从未触碰过女人,只配期待老流氓再次随意玩弄蹂躏我那位还一
心为他守着身子的未婚妻。老流氓在任何喜欢的时候都可以把精液射到爱妻的子
宫里,而我的只配射到这湿臭的地板上。
  「好老婆,怎么不接着说下去?既然都来了,就满足一下老公嘛」抚摸着小
燕的小腿,亲吻小燕的脚背,我哀求她讲述她与老流氓在这房间里的点点滴滴。
  「真是个死变态」小燕不情愿道。
               (四)回忆
  十年前加害小燕的老流氓名叫兴旺,小燕和我习惯称他为旺叔,是村里有名
不学无术又无赖的小混混。早年曾外出打工,亦没有混出甚么名堂来。据闻在城
里靠妓女为生,即是俗称的小白脸。更可惜的是他又曾染上毒瘾,根本存不了钱。
  虽然后来成功戒除,可惜偷鸡摸狗的习性回乡后却仍然改不了。在城里吸毒
欠债太多,左腿曾被打断,驳回后高低脚。案发时已年届五十有多,骨瘦如柴又
两鬓斑白,显得特别苍老,加上从不整理头发胡鬚,矮小而又佝偻的体型,站起
来可能还没有身材精緻的小燕高。生得一副鼠眉贼眼,很是猥琐。平时在村里一
个人独来独往,除了村里几个他的亲人接济,根本没有人会与他接触。
  「真没想到就这样的一个人夺走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最宝贵的贞操」「是呀,
由於掳走时是从后袭击,加上又是黑夜,我根本不知道发生甚么事,更不知道是
谁干的,醒来时发现四肢被绑,趟在早被废弃的禾乾上。嘴巴早被毛巾塞得死死
的,别说呼救了,连发出哼哼声也很费劲。我只能隐约从天花四周的气窗透进来
的光线猜到已经是白天。」「他那天晚上没有侵犯你吗?」「真没有,大慨是要
等白天看清楚我的私处吧,醒来时衣衫尚算整齐。」「看私处?是要掰开我爱妻
的阴户看清楚你的处女膜吧」小燕默默地点头「然后呢?你很害怕吧?」
  「当然害怕!」原来小燕怕激怒对方后对自己不利,所以过程也没有反抗。
  「基本上从他进屋看清楚是谁后我便认命了。有时为了取悦他还会主动配合。
所以除了第一次开始前他使用了那么一点点暴力外,其余时候他都没对我怎么样。」
  「老婆你真好,就应该配合他」小燕那本来在我龟头上打圈的劣质鞋底突然
用力踢向我的阴茎,并使劲踩在我的阴囊上「臭老公!听你未婚妻被欺负很兴奋
是吧」
  我不得不求饶「好老婆,求求你就满足一下你的变态王八老公吧。」
  「啍!就你这样变态」看见我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小燕又心软了。「其实第
一眼看到他也是挺恶心的,但心想那可能是命也只好逆来顺受了。后来日间无所
事事,绑着又不能动弹,慢慢地竟不自觉地盼望着,每次都想方设法希望他能多
留一段时间陪我。我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直至被解救时根本离不开他。」
  「你记得第一次是怎样发生的吗?」「嗯,还清楚记得。由於我已经醒来了
一段时间,所以已经靠墙坐了起来,正在四周打量。听见开门声,吓得不轻呢,
自然反应地用身体横移到一边墙角。希望侥倖能不被发现。不过你也看见了,这
空间有多大?结果他一进来便发现我。二话不说就用双手抓住我的双腿拖到正中
间」由於老流氓以为小燕不配合,小燕还白白还挨了两个巴掌。
  不过后来便顺利多了,挨了两个巴掌的小燕安静起来,老流氓便急不及待为
少女的双腿松绑,三扒两下便将粉红短裙撸上去白色小内裤扯下来,然后便一鼓
劲往小燕的阴部使劲舔。挨了两掌的小燕不但没有反抗,还轻轻地曲张双腿搭在
老汉背上。老汉又用手把小燕的屁股抬起,粗鲁地用手指拨开小燕的下阴,检查
小燕的处女膜,边自言自语道这辈子遇上的都是烂逼今天终於玩到处女了。
  「难道那个死老头是世上唯一一个看见过我老婆天生处女膜的人?」小燕害
羞地点头,接着说「我那时一心只想取悦他,最怕他玩完会杀人灭口!」所以知
道老汉要欣赏自己的处女膜后,即便是最私密的部位让一名陌生的糟老头窥见,
亦配合地尽量打开双腿并躬起下体迎合着,尽量凑到老头面前。本来被老汉退下
挂在小燕小腿上的内裤亦被小燕用力踢至一边,再也没有穿上。「这么主动,你
当时难道不感到羞耻吗?」「有是有,但没想到平时尿尿的地方竟然会得到男人
欣赏,其实从他进门开始,我便知道我改变不了要成为他的女人的宿命了。而且
能成为他第一个处女,心里不禁宽慰起来,接下来竟不再抗拒。」
  老汉没有多少前戏,亦不需要前戏,把玩一会并用手指撩动几下小燕的下阴
下便准备插入。可以想像,一名矮小猥琐的老汉正在把玩一名刚好发育完成的少
女。对老汉来说,这仿佛是上天赐予最珍贵的礼物,也是世上最美轮美奂的艺术
品。只见老汉一手抬起少女的小腿,另一手拨开少女清澈粉嫩的阴户,老汉那身
经百战早已发臭发黑的阴茎亦已笔直怒挺,黝黑的龟头早已抵达淫穴口,只要主
人一声令下便可长驱直入,直捣少女花芯。这时小燕为了取悦老汉,加上早已不
再抗拒,又为了长痛不如短痛,竟主动将另一条腿搭到老汉的屁股上并用力往自
己身上送,告诉老汉她已经准备好迎接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希望老汉能快点将
自己从少女变成真正的女人。
  猥琐老头的龟头就这样顺势滑进了从未接触过男人阳物的蜜洞。但此时的老
流氓意会到少女的心思后反而不着急了,鼠眉贼眼的脸上更露出了得意却阴险的
笑容。男人的腰往上一挺,本来那伞状已进入小燕阴户却尚未触碰到处女膜的龟
头便随着老汉笔直坚硬得像钢管一样的阳物往上滑出了阴道口,打在少女的阴户
上。少女的耻毛尚未长齐,稀稀疏疏的甚是可爱,老汉便用阳物在上拨弄。小燕
得知老汉的意图后,时而配合地左右移动,时而上下挪动像与老汉阳物玩捉迷藏
一样希望可以用阴户套住老汉的龟头。有时蜜洞口成功吻上了老头的龟头,老汉
便用阳物在上轻轻磨擦打转,又或顺着花瓣上下轻轻滑动,总之就是不进入。有
时即时又丑又臭的龟头拨开了粉嫩的花瓣进入了蜜洞,但只要老汉重覆用腰一挺,
阳物还是会弹出,再次重重地打在少女的阴户上。如是者两人玩了好几个回合,
不亦乐乎。
  「小燕,这和我一直以来的想像相差太大了!这那是强奸?简直是两情相悦
好不好」「老公,请你原谅我,我当时也是形势所迫呀。」可能小燕真的很在乎
我,怕我生气不要她,竟然急出泪来。「好老婆,这是那跟那,我的淫妻癖你很
清楚,我这是兴奋!我就是喜欢我最心爱的女人主动把处女献给老流氓,这故事
好听,我喜欢,继续不要停!」想到老汉的龟头伞状能在爱妻的处女阴户刮蹭,
我也捉住小燕已经部份掉潻的凉鞋边沿着自己的伞状上磨蹭。看见这么变态的我,
小燕又放心的继续说下去。
  「那个死老鬼还问我是否很期待他那又髒又丑又臭的东西,不过可能是经过
来回几次折腾刺激吧,当时的我已经四肢酥软,真的很期待。」当时小燕也就猛
地点头。不过老汉决定要慢慢品嚐为少女开苞的滋味,看见已经爱液泛滥一片狼
藉的少女淫穴,竟然将阳物抽离,索性坐到旁边当时堆满地上的禾草上。「那个
死老鬼说要享受肉棒的话就自己坐上去,还要我自己替自己开苞。」
  小燕乖乖跨在老汉身上。由於双手没有松绑,小燕只好用双腿的力量去移动
身体以对准阴茎插入。老汉则两手一摊任由其阳具一柱擎天,淫笑地躺着欣赏那
美貌如花的少女拼命地扭动那刚好发育完成而拥有独特少女骨格的身驱,寻找他
那发臭的阳物来破世间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想享用的处子之身。由於未曾经历人
事,小燕的阴户口本来就不甚张开。少女费了好大功夫才能将阴户咬住龟头,然
后还要技巧地用阳物拨开花瓣再用力套入。
  但当老汉的阳物插入一半碰到处女膜,并且在小燕准备一屁股坐上去一口气
替自己破身的一刻,老汉又突然改变主意,双手伸出骨瘦如柴的十指托住小燕的
屁股,并命令少女原地转身。小燕便这样以老汉的阳具为圆心,在老汉边用双手
扭捏少女两边屁股嫩肉边托住用力的情况下,龟头顶着处女膜原地一百八十度反
转。老汉在给小燕屁股上的嫩肉重重且响亮的一巴掌后,一手扯着捆绑小燕双手
的绳子,命令小燕跪在地上,自己则为跪在小燕屁股后。原来是要以狗扒式替爱
妻开封。
  老汉粗壮且丑陋的阳具以黝黑且发臭的龟头做先锋,侵入少女最隐私的部位,
只见残疾而且因年老而全身皮肉松弛的身躺往前挺进,阳物便一路势如破竹地推
开爱妻阴道两边的嫩肉。虽然少女的处女膜充满弹性,但奈何抵挡得了硬物的强
势侵入?龟头一直顶入,象徵少女贞洁的处女膜中的洞洞一直扩张、撕裂直至被
完全撕开。阳物一路迫入,鲜血连淫水就一直挤出来,直至全根尽入。「痛是当
然的,但很快便过去了」小燕回忆道。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