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我的美艳校长妈妈】(68)



           第六十八章、填水坑(上)
  在徐胖子家门外,徐胖子就像平常一样准备开门回家,忽然他的身后出现了
一团黑影,从中突兀伸了一只手出来搭到徐胖子的肩膀上,毫无防备心之下徐胖
子当即吓了一跳,转过来的时候脸都青了。
  他刚想回头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蛋这样吓他,正要打他个半身不遂的时候。
  却是一回头,看清楚来人后,瞬间脸色从不忿变成了惊喜,随后更是两眼发
亮。
  没错,吓徐胖子的人当然是我啦,妈蛋的,让这死胖子艳福不浅,闷声不响
的竟然把老虔婆给上了,还把人家的肚子都搞大了,我都没有这么好的「性福」,
凭什么好事都是徐胖子的,我却要经历无数的苦难才能和我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实在太不公平了,为了表示我的不爽,不吓吓这死胖子怎么可以?况且说不定能
帮他减肥呢。
  只是徐胖子回过头来的眼神,看得我浑身恶寒,简直是要饿了好几天的饿狼
看到眼前有块肉似的,要把我吃了。
  「我靠,死胖子,尼玛什么眼神啊,你想干嘛?怎么几天不见你变态啦?」
  「下流枫」,徐胖子从惊喜的表情折返,然即再次露出招牌式的肥肥哭丧脸,
「枫哥,我想死你了,你真是我生命中的一缕曙光,每次我陷入困窘的时候你总
会及时的出现,带给我光明,我简直是上天派来打救我的天使」。
  「停停停,少来」,眼见某个肉球即将要扑过来,我马上伸出手抵住那张肥
肥的肉脸。
  开玩笑,我这一百多斤的人,被一个两百多斤的肉胖撞过来,我还有命?就
算不死,起码肋骨至少得断三根。
  「有事可以说,别冲过来,我这小身板承受不住。怎么?中考GG啦?没理
由啊,你那堆高科技就算是应付高考都绰绰有余,以中考的监考制度应该难不倒
你」,我当然知道徐胖子这时渴望我出现是为了什么事,只是我想捉弄他一下,
不能让这死胖子太爽过头。
  「并不是中考啦,中考这次幸亏你的主意,天衣无缝安全过关了,我觉得我
这次考的分数说不定比你还高呢,倒是让我好懊悔,以前怎么没想到用高科技偷
卷呢,当初小考的时候害得我偷卷偷得那么辛苦。当然了这都是多亏了枫哥你,
枫哥你真是我的……」
  「恭维的话就不用多说了,你这死胖子每次夸赞我准没好事,说吧是不是又
惹什么祸了,想让我帮你出主意擦屁股啊?」
  听到我的话,徐胖子「嘿嘿」一笑,「枫哥不愧是我的枫哥,一猜就猜到我
有事,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我一时间也难以开口,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我…
…」
  「我什么我,有事就说啊,难不成怕我宣扬出去啊?咦不对,以你这死胖子
的厚脸皮也会有有难以启齿的事?难道是你得了什么不干净的病?」,说着我一
瞪眼,故作向徐胖子后退了几步,脸上装作一副「怕被传染」的样子。
  其实我的心底在掩笑着。
  听见我说他得了性病,徐胖子当即像是被踩到了痛脚一样,瞬间暴走,「马
拉个币的,你才得性病呢,你全家都有性病」。
  「唉……算了,还是不拖你下水呢,这是我自己搞出来的麻烦,还是我自己
解决好了」,说罢徐胖子回到了适才低落的样子,转身欲要回家。
  「是吗?真的不需要我帮忙?本来我是不想和温阿姨说的,不知道温阿姨知
不知道她快要做奶奶了呢?」
  我怪里怪气地说道。
  旋即刚踏进别墅庭院一步的徐胖子,快步转身回头瞬间来到我的跟前,两眼
瞪得大大的,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你……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会知道?你
还知道什么事?」
  「我知道的事多了去,比如陈老师……」
  我话音刚落,徐胖子一把架住我,把我拉了进去。
  进到徐胖子家里面,这时兰姨正好走了出来,见到徐胖子和我,蔚然的说道:
「少爷回来啦,咦,小枫也来玩啦」。
  「是呀是呀,我和下流枫有点事,兰姨我先上楼了」,说着也不给我说话的
机会,夹持着我拖着我上去。
  当然了,我是没有反抗,不然凭徐胖子想夹持我?找死吧他。
  「砰」
  徐胖子架着我撞进了他的房间,然后把房门锁上后才安心把我松开,随即紧
张地望着我,「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和陈老师的事的?」
  「哦?你是问这个啊,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你那点
小事我掐指一算就知道啦」,看着徐胖子那副惊恐的面孔,我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尤其是看着徐胖子的秘密被我揭开,惶然又惊恐的样子,我就解气。
  让你他妈的这么爽,看我不玩死你。
  「枫哥,你就别开玩笑了,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你没跟别人说吧?」,徐
胖子双目散着兮兮的炯光,生怕我说出「有」
  或者点点头之类的肯定动作。
  见到徐胖子这个样子,我也懒得再捉弄他了,「放心吧,暂时目前来说就我
一个人知道」
  「那就好那就好」,徐胖子舒了一口气。
  「我才懒得管你那档子事呢,既然不需要我帮忙,那就你自行搞定吧」
  「别呀,枫哥,不枫少,你不知道都知道了,那就帮我出个主意吧,我现在
都快要焦头烂额了,就差没找个地方躲藏了」
  「是你自己不需要我帮忙的,我才不做这个烂好人呢,到时帮不好又赖我」,
不行,实在忍不住不去捉弄这个死胖子,何况这死胖子还主动送上门来给我捉弄,
我不玩死都对不起我自己。
  「求求你了枫哥,不枫少,你救救我吧,只要你这次救了我,你让我干嘛都
行,就算你想当我爸我也认了」
  徐胖子之前的话我可以不在意,可是最后一句让我微微一簇,额,这死胖子
刚刚说了什么,让我当他爸也愿意?他这是无心随口一说的,还是知道了什么说
这话来试探我的?「你……你……你在乱……乱说……乱说什么啊……」,心虚
之下我不由得结巴了起来。
  徐胖子不以为然,继续道:「拜托你了枫哥,我的枫哥啊,枫少啊,你一定
要救我啊」。
  「停停停,你先把鼻涕给擦了别抹到我身上,恶心死了,每次都来这招」,
见徐胖子的表情不像是在故意试探我,应该这死胖子口无遮拦无意乱说的。
  我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听见我的话,徐胖子瞬时转阴为晴,麻痹四川变脸戏法都没有这么快,「枫
哥这么说你是答应帮我了喔,啊枫哥,我真是爱死你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天
使,我的上帝。你真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咦,不对啊」,狂喜过后,
突然徐胖子说着说着一个变色,「额,你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这不符合剧情套
路啊,以前不都是起码等我鼻涕都流干了才转做不情不愿答应的吗?
  嗯?难道你不是我兄弟?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下流枫,虽然那家
伙不帅又小气,但也是我的兄弟,敢冒认我兄弟,是不是找死?「
  本来徐胖子的嘴脸就已经够恶心的了,还尼玛的给自己加戏,实在看不过去
了我抓着徐胖子的身子硬把他转过来一脚往他的屁股上踢过去,「你最近穿越小
说看多了吧」。
  「嗯?这力道,这位置,右边屁股往里十公分,这绝对只有对我无比了解从
小与我长大,我屁股多少斤肉都知道的好兄弟才能这么准确无误的踢到这个位置,
其他人是绝对不可能踢得这么准确的。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此段为恶搞搞笑,娱乐一下】
  「废话,难不成我是你爹啊」,说完后我莫名一阵脸红,连呼吸都平白无故
急促了不少。
  「可是不对啊,你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这不符合你的人物设定嘛」
  「谁叫你说帮你会认我做爹,不为别的就为了这句话我也要帮你啊…………」,
我小声地嘀咕道。
  尽管知道徐胖子乱说,但万一成真了呢?况且现在确实我也做了他的便宜爸
爸,他妈妈的骚逼我可是进去过不少次了捏。
  「啊,你说什么?」
  我说得很小声,徐胖子自然没有听清楚,不然怕是就不会是好好跟我说话了,
恐怕已经下去厨房拿刀准备砍我了吧。
  「帮你还这么多话说,好吧,我承认,我是为了我自己,怎么说老虔婆曾经
欺负我『够惨』的,若是她成为了你的女人,嘿嘿……」
  我随便搪塞了个理由,为了不让徐胖子怀疑。
  只不过我的笑容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我靠,你这家伙想什么呢?她是我的女人,你想干嘛?」
  「没有啊,就到时去她面前嘲讽她,嘿嘿……」
  「真的只是嘲讽?尼玛笑得这么淫荡!!」
  「额,不然呢,你以为我想干嘛,不会是以为我要上她吧?靠,我才没你那
么重口味呢,居然会看上老虔婆,我烦都烦死她了,上次就因为我迟到训了我半
个小时,我到现在还憋着一口气呢,想着什么时候报复她一下」
  「呀,兄弟,别这样嘛,好歹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
和她计较了嘛」
  「不行啊,那不关我的事,我先走了,拜拜」,说着我故意往着门口的方向
走去。
  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不好好捉弄一下这死胖子怎么够,觉得先前捉弄得还
怎么够呐,这死胖子就该往死里玩,玩弄他,蹂躏他,摧残他,不然怎么对得起
我在妈妈那里吃尽的苦头。
  可不,徐胖子当即就上套了,「别呀枫哥,好吧枫哥,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还不行吗?只要你能帮我过了这关,我什么都答应你了」。
  「不过你可得答应我,不要太过分啊,还有啊到时别把我暴露出来,就说是
你无意发现的我和她的关系的,并不是我说出去的」
  「放心吧,我很有义气的」
  「你有义气就有义气,能不能别笑得这么淫荡啊……我怕啊…………」,徐
胖子担心兮兮的道。
  「额,我笑得很淫荡么?」
  「没有,当然没有,枫哥笑的那是灿烂,谁敢说我枫哥笑得淫荡,我就跟谁
急」
  我撇了徐胖子一眼,这死胖子若是生在古代肯定是狗腿子的命,「说吧,具
体是怎么一回事,你又是怎么和老虔婆搞在一起的?我怎么有点懵懵的,老虔婆
是我的班主任,与你根本没什么交集才对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真的要说吗?」
  「废话,不说我怎么帮你?」
  「事情是这样的……」
  一开始,徐胖子确实与老虔婆不是很熟悉,可以说是陌生,顶多是徐胖子被
整天叫进办公室训话,在办公室里见过一两次而已。
  亦然众所周知,徐胖子这家伙也是个不安分的主,虽然年龄不大,可是流连
过的酒吧场所亦是不少。
  至于未成年?不存在的,在我们国家这方面只要有钱一切都不成问题。
  一次偶然的机会,徐胖子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个人喝闷酒的老虔婆,本是只对
年轻女孩感兴趣的徐胖子,自然不会对三四十岁的女人有意图。
  何况还是个刻板机车的老女人,可能真的是缘分吧,恰巧在酒吧老虔婆刚从
厕所里出来,撞上了也是从厕所里出来的徐胖子,有了一些醉意的老虔婆怎么可
能是一块「肉球」的对手,便被徐胖子撞倒在地。
  出于好心,徐胖子便把老虔婆扶了起来,却是扶起来之后徐胖子就认出了老
虔婆的身份,不正是自己好兄弟下流枫他们班的班主任吗?好死不死地,徐胖子
这家伙下意识地还喊出一声「陈老师」,当即让老虔婆的酒醒了过来。
  对于老虔婆来说,是很在乎她自身的名声的,要是让学校的老师知道她出没
酒吧这样的场所,必定对她造成不好的影响。
  「啊」的一声慌乱地想要逃走,可惜她都没给钱,酒吧怎么可能会让她走,
只是她的包还在她的位置上,这时她又急着想远离这个地方,不想让徐胖子再看
见她。
  自然而然地跟酒吧闹了起来,这时徐胖子也追了上来,连忙说着好话,告诉
酒吧老虔婆并不是逃单,只是喝醉了不知道天南西北才会这样。
  有徐胖子解释着,加上徐胖子可是这间酒吧的常客,经常来这里点了不少好
酒的,自然不会为了一个生客得罪徐胖子。
  看酒吧放过了老虔婆,徐胖子帮着老虔婆付了钱带了她离开。
  就这样,徐胖子和老虔婆天不着北的两个人邂逅了。
  看似只是一个美丽的意外,不会再有交际,却是命运就是如此奇妙。
  一天晚上徐胖子在外面玩得很晚,回家的时候竟是又看到老虔婆一个人在街
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徐胖子这种学渣本是不想和老师这个层次的人有什么交集的,尽管老虔婆没
有教到他,可是本身生出的厌恶催使着他不喜欢老师这种生物,尤其是班主任啊,
训导主任之类的。
  就在这时候路口处的斑马线的红灯亮起,但老虔婆依旧不闻不问地走了出去,
一辆车正好快速地行驶过来,因为这边路口的路灯比较暗,小车到了很近时才见
到前面有个人,连忙踩着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以这样的车速即便是惯性作
用也能把老虔婆撞飞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说实在的可能徐胖子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敏捷过,他就算再
不想看见老师这种生物,但人命关天,何况这个老师还与他有过一次交集,他没
办法眼睁睁看着老虔婆在他面前被车撞死。
  徐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去把老虔婆拉了回来,力道的作用下使得
老虔婆和徐胖子双双倒在地上。
  到这时老虔婆才回神,才知道自己刚刚与死亡擦肩而过,然而她却感觉到她
好像掉落到一个很温暖的地方,那是她很久没体会过的。
  随即她稍稍从惊魂中镇定下来,亦然却发现她居然趴在一个男人的怀抱中,
而且还是个肥硕的男人怀抱。
  于是她连忙起身,接着戏剧性的一幕又出现了,老虔婆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徐
胖子,讶异地张了张小嘴,她没想到救她的男人居然又是他。
  一想起上次在酒吧被徐胖子看到她喝醉的窘样,连同适才她居然被徐胖子抱
着,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顿时没来由地一阵脸红,没等徐胖子起来就先一步跑
掉了。
  随后的发展更加戏剧化,可能又是上帝那老吊毛的安排吧,之后的好几次老
虔婆失落的时候,总是会碰见徐胖子,一来二往之下,徐胖子和老虔婆就这样熟
络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徐胖子也是学生的关系,老虔婆并没有对待其他男人一样
的戒备心,而徐胖子的出现,让一腔苦水无处倾诉的老虔婆彷佛找到了出处。
  虽然老虔婆的性格注定了她不会轻易把她的事说出去,可是经过了几次的断
断续续从老虔婆喝醉后听到的零碎话语,徐胖子也大概了解到了为什么老虔婆会
如此痛苦的原因,也知道为什么老虔婆遮遮掩掩好几次想说最后都还是说不出口。
  她的丈夫简直就是混蛋,不对说混蛋都是侮辱了这个词。
  老虔婆的丈夫起初还是一个不错的人,在一家电梯公司做一个中层的管理人
员,薪资待遇都是挺不错的。
  却是没想到在几年前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电梯出了事故从九楼跌落,造成
三死一残,剩下残废那个变成了植物人。
  如此重大的事故她丈夫的电梯公司自然要负全责,最后调查到的事故原因是
电梯的检查部门的疏忽造成的,照道理来说检查部门与老虔婆丈夫的部门差了十
万千里,怎么也不会牵连到她丈夫身上才对,可惜就可惜在检查部门的负责人是
老虔婆丈夫电梯公司老总的侄子,加上许多部门的负责人都大大小小有着关系,
只剩下老虔婆丈夫一个是没有后台的,不是他被黑锅还有谁?所以理所当然的,
老虔婆丈夫就被拉到了前台成为了替罪羔羊。
  不仅仅被电梯公司炒了鱿鱼,同时在业界的名声也臭掉,没有任何同行的公
司愿意再聘用他,若是民众知道他们家的电梯公司里有个以前出了事故的主要问
题人,谁会用这家公司的电梯啊。
  然而不仅仅如此,在事情平息之后,之前就任的那家电梯公司老总答应给老
虔婆丈夫的补偿,也没有了声息,直到老虔婆丈夫找上门,才给了两千块就把老
虔婆丈夫打发走了。
  老虔婆的丈夫拿着两千块,一时间傻了,他在笑,无尽的笑,他没有把两千
块拿走,而是把两千块一把从电梯公司的楼上洒下去,当作是他职业生涯为这一
份工作的祭奠。
  从此以后老虔婆丈夫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整天不着家就算了,慢慢的还变本
加厉爱上了赌博,一下子不仅仅把前些年老虔婆和他两夫妻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
资本统统败光,除了一间房子以外老虔婆家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件值钱的东西了,
幸好老虔婆先一步把房地契房产证之类的藏了起来,不然他们一家这时可能已经
要露宿街头了。
  可是即便这样老虔婆丈夫都依然没有回头,他已经疯了,为此老虔婆都不止
一次和他大打出手,但老虔婆又如何是他的对手,只能无奈看着他一件一件把家
里的东西败光。
  甚至连老虔婆都想不到,她的丈夫会疯狂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对自己女儿出
手。
  一次趁着老虔婆不在家,他的丈夫因为找不到任何的赌本,发了狂在家狂砸
东西,老虔婆的女儿婷婷听到声音跑出来阻止,却是被红了眼的老虔婆丈夫一把
压倒在家,老虔婆的女儿婷婷正好和我以及徐胖子同年都是十六岁,老虔婆脱下
眼镜的样子不差,她的女儿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才十六岁已经出落的挺不错
的了。
  老虔婆的丈夫曾经是从维修工人做上去的,体格非常不错,一个十六岁的小
女孩怎么可能抵挡得了一个大男人的力道。
  当即衣服被撕得零零碎碎,露出大片的春光,使得老虔婆丈夫更加兽性大发。
  就在要酿成大祸时,老虔婆赶了回来,一开门进去就听见女儿婷婷的惨叫声,
便马上跑过去查看,当老虔婆看到她丈夫居然想要强行奸淫她们的女儿的时候,
她的心几乎欲裂,血丝布红了双眼,立即冲上去和她的丈夫撕咬,不得不说老虔
婆发起疯来比之什么都可怕,千万别小看了一个护犊子的母亲爆发出来的力量。
  老虔婆硬生生地从她丈夫的胯下救出了女儿,随后与之撕缠到了一块。
  虽然最后她丈夫被她抓得流血跑掉了,可是她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她的
心在滴血,她不知道她该做些什么,她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她?
  从那时她就知道她已经没有其它的路可以走了,唯有离婚她才有出路。
  只是她的丈夫却不愿放过她,突然间她的丈夫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个样子,想
要借此来挽回她。
  可是经过这一次老虔婆已经知道了她丈夫的本质,但她又不得不接受,因为
她丈夫威胁她,要是敢离婚他就去自首,到时连同他强奸自己女儿的事情也一起
爆出来,到时不知婷婷会不会饱受世人的眼光。
  老虔婆当时简直双目迸裂,想要杀了眼前的混蛋。
  她没想到她的丈夫没人性到这种地步,居然拿自己亲生女儿的名节来威胁,
一点都没有为对自己的女儿做出禽兽的事情感到忏愧。
  她的丈夫已经是索性没人性了,老虔婆不答应又能如何,无论怎么样如果这
样的事情传出去,将会对婷婷造成一生的影响,况且婷婷才十六岁,保不准对婷
婷的心理造成伤害,婷婷才刚从惊吓中回复,她不想婷婷再受到第二次的伤害。
  无奈之下老虔婆唯有妥协。
  只是其后,老虔婆的丈夫不但没有收敛,还在外面欠下了巨额的赌债,高利
贷的人每天都来堵他们,可是老虔婆的丈夫却是不见了人影。
  自然而然替其受苦受难的落在了老虔婆和他们的女儿婷婷身上,有几次婷婷
上学放学的路上都差点被遇上,开始还好些并没有很出格,随着时间的偏移,老
虔婆的丈夫依然没有出现,追债的人便扬言如果不还钱就把他们的女儿婷婷抓去
卖身还债。
  老虔婆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之后东凑西借,同时取出了她作为教师的公积
金和她早早藏起来没有被幸免她丈夫之手的一些陪嫁首饰,拿去了卖了钱勉强填
上了这笔帐。
  可是他那个混蛋丈夫简直就不是个人,得知老虔婆帮他偿还了债务后,他又
跑了回来。
  并且怒于老虔婆居然还藏有这么多钱却装作一副没钱的样子,他尝到了甜头,
反正有老虔婆替他还债。
  不知死活又去了赌场,于是不出意外地,他又欠下了大量的赌债然后又消失
了。
  然而他不知道老虔婆已经能卖的都卖了,根本拿不出那么大一笔钱,面对着
比之上一次还要庞大的债务,老虔婆能哭的眼泪早已经哭干,但她除了哭又能如
何?平时在学校还要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她真的好累好累,积压的苦
闷与泪水,老虔婆只有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于是才有了徐胖子和老虔婆的邂逅。
  得知了老虔婆的处境,徐胖子几段沉默过后没有说话,默默地陪着老虔婆。
  而事情并没有结束,欠了这么多的钱,高利贷自然要来追债,找不到老虔婆
的混蛋老公,自然就落到了老虔婆和女儿婷婷的身上。
  徐胖子原本也没见过追债是个什么场面,直到一次见到几个彪形大汉硬把老
虔婆拉上车,说是要将老虔婆抓去卖肉还债。
  老虔婆本想抵抗,可是其中一个男人说道如果老虔婆不卖就得他们的女儿去
卖肉,就这一句话让老虔婆彻底的心跌到了谷底,旋即整个人彷佛丢了魂魄,双
眼看不到一丝的神采,一整个死灰寂然。
  见此徐胖子当然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冲上前想要阻止老虔婆被他们带走,因
为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如果老虔婆被带走,那么他可能会失去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东
西。
  不知什么时候,老虔婆在徐胖子的心里竟留下了一道影子,可能是对方伤感
时让他产生了共鸣吧,作为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对于老虔婆的处境他没
有体验过,正因为如此他怜悯,不知不觉地靠近……当然徐胖子虽然看上去大只,
可是他那是虚胖,简单地说就是颗肉球没什么毛用,跟人家几个满身肌肉的大汉,
人家一只手就能搞定他了。
  不过徐胖子自然也不会这么傻去一挑人家N个,作为一个超级富二代,能用
钱解决的事绝对不用脑。
  他冲上去只是去喝住那些高利贷的人,与他们交涉而已。
  经过一番交涉,徐胖子把他当月剩下的零花钱统统交给了高利贷的人,当作
一部分还债和利息,有了钱了高利贷的人自然就好说话了。
  当即放了老虔婆,只是老虔婆丈夫欠下的债数目实在太大了,就算是土豪胖
子也一时间难以拿出那么多钱。
  只能当作是还了一部分利息,如果下个月再没有钱还他们依然还是会再来的。
  老虔婆见到救他的人居然是徐胖子,黯澹的瞳孔中唤回了一点点光亮,他很
惊讶徐胖子居然能让那么凶神恶煞的高利贷放人,但老虔婆知道徐胖子肯定是花
了不少的代价。
  她好累,虽然高利贷的人已经驾车远去了,也知道他们暂时不会回来了,可
是老虔婆的心却是已经伤痕累累。
  她好累,好想找个人可以让她依靠一下,可是她的老公……一想到她的老公,
她就哀莫大于心死。
  亦然这时一只肥得漏油的肉手,搭在了老虔婆的肩膀上,她转过身看到来人
是徐胖子,没有任何言语,她的身心连带地倒进徐胖子的怀里,在她昏睡前,她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徐胖子如此的信任,丝毫不保留地安心躺倒在他的怀里。
  只是这个怀抱真的好暖,好暖……场面一转,待老虔婆醒转过来,已经睡在
了一间酒店的床上,她很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徐胖子没有把她带回
家,忽然她貌似想到了什么,立马翻开被子一看,只见她的衣服好好的留在她身
上,除了被高利贷的人撕掉的几块以外,并没有被脱掉过的痕迹。
  老虔婆便知道自己想歪了,不过伴随着却是一阵莫名的失落感。
  一会儿,突然酒店房间的门打开,徐胖子走了进来。
  手里提着像是外卖的饭菜之类的。
  放到了桌面上,看着徐胖子给她买来的饭菜,老虔婆不禁一阵想哭的冲动。
  让徐胖子这个从来没有正正经经泡过妞,从来都是用钱砸的家伙傻眼了,暗
忖怎么好端端的又哭了。
  徐胖子不由得手忙脚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老虔婆。
  老虔婆问道徐胖子,若是她答应给高利贷的人卖肉,那些人会不会放过她的
女儿,不会搞她的女儿的。
  徐胖子不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他的心里隐隐有些作痛。
  适才他趁老虔婆睡着脱下老虔婆的眼镜时,霎时间惊为天人,虽然样貌上在
他玩过的女人中只能算是中等,可是徐胖子却莫名对她产生冲动,这是他过去玩
这么多女人从来未有过的,感觉这东西很奇妙,它说不准对什么人,什么时候就
会突然出现。
  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看着老虔婆此刻没有了沉重的黑框眼镜,露出了原本的相貌,梨花带雨痛苦
的哭着挣扎着。
  徐胖子的内心亦是无比的煎熬,曾经流连色情场所口花花的他竟此时说不出
一句话来。
  徐胖子把心一沉,突然把老虔婆扑倒在床上,一时间老虔婆也停止了抽泣,
就这样两人对视着,空气变得十分寂静,连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骤然见老虔婆说出了一句到至今徐胖子都难以忘怀的
话。
  「要了我吧」
  那一晚徐胖子和老虔婆在酒店的房间里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徐胖子第一次体
会到了人妻的滋味,比之他在会所里用钱砸的小女孩都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他还
是第一次射精射到脚软站不起来的。
  而老虔婆亦是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结婚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和她丈夫以外的男
人做爱,在疯狂激烈的性爱中,她忘却了所有,她的混蛋丈夫,她的女儿,彷佛
所有的重担都卸下,一切的一切……老虔婆不记得那一晚她泄了多少次,高潮了
多少次,只记得第二天起来和徐胖子在床上缠绵了一天,不是他们不想起身,而
是他们起不来了,浑身宛若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双脚软绵绵的几乎使不上力气,
根本站不起来。
  然即之后的事就很清楚了,老虔婆背着她的丈夫和徐胖子搞上了,两人如同
恋奸情热,无论在学校还是很多的地方都如胶似漆。
  不知道是不是老虔婆压抑得太久了,别看老虔婆整天刻板秉然的,板着个脸
在学校,但一到了床上和徐胖子做爱,要多骚有多骚。
  可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老虔婆的丈夫……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