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我的尤物妈妈】(03)



             第三章、欠操的妈妈
  一汪清泉被人掀起了阵阵涟漪,妈妈这十几年来从未被人触碰过的内心第一
次打开,此时此刻袒露在黄涛面前的不止是少女美妙的躯体还有那不曾有人打扰
的女儿家心扉。
  「不要,嗯哼,不要啊」一边是现实身体带来的生理反应,一边是正常的理
智警告。郑雨柔加油,你可以的坚持住千万不要在这个坏家伙面前露怯,尤其是
不能把这难堪羞涩的一面袒露出来,就算再难以忍受也要憋着。
  「啊哼,啊嗯,啊,你这个坏蛋,住手啊」身体和内心的双重折磨狠狠的刺
激这这个从来没有接受过情爱的女孩,妈妈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酥麻,「叫啊,
叫出来,柔儿宝贝,我的小雨柔」眼似铜铃的黄涛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低吼道,
双手用力的分开妈妈笔直修长的玉腿同时摆成M形,一颗满是胡须的脑袋深深埋
在妈妈那缕缕幽香的蜜处。
  「柔儿宝贝,叫涛哥,快,叫出来,使劲叫出来」双手使劲揉捏着妈妈大小
适宜胸部的黄涛几乎是喊出来的,喉咙传来野兽般的咆哮不容妈妈有半点犹豫。
  我不能叫,今天就算这个混蛋打死我,我也不会发出那种让自己羞人的声音,
妈妈全身紧紧崩成一根弦,只可惜拨弄琴弦的主人实在是太熟悉妈妈这具敏感的
小身子了。
  不叫?这太好办了。为了给这场猎人游戏在加把火,忍不住掏出衣服里的小
瓶子倒了一点涂在手心,早已短时间摸清妈妈身体敏感部位的黄涛冷笑连连,双
手把这种膏状物涂抹在妈妈皮肤各处,继续折磨着这幅身体。
  还真是一个倔强的要死的小丫头,都到这程度了还不肯妥协,这让自认为是
百人斩的黄涛愈发坚定了今天要征服妈妈的决心,高岭之花好啊尤其还是这种口
嫌体正直的小美人。
  早已全身瘫软成水的妈妈根本无法阻挡黄涛这个老手的全面侵袭,留着长马
尾的柔顺长发散乱的铺在镶着玫瑰的黑色纹理床单上,额头的香汗和留海搅在一
起,柔媚的出水眸子半眯半睁着琼鼻毫无节制的抽泣一下,抿着的小嘴儿死死咬
着唇珠不肯放松,从脸蛋儿到脖颈的皮肤透着一股诡异的浅粉色,不同于人体正
常所发挥的红晕,颗颗碎钻一样的水珠滴落在床单上晶莹剔透。
  后来妈妈告诉我当时的情形,那是的她已经接近崩溃,从来没有那么接近天
堂和地狱的少女第一次觉得灵魂深处的情欲是那么强烈。「啊…嗯…啊…求求你
涛哥哥,我不敢了,我听你的话好吗?」死死咬着贝齿的妈妈还是哭出声来,真
可谓是闻着落泪见着伤心,「涛哥哥…小柔听,听你的话…啊嗯…饶,饶了小,
小柔吧,嗯啊」两条套着黑丝的腿儿彼此死死夹着黄涛的脑袋,身体抖成一块,
两只可爱的小手紧紧抓着传单不松手。
  由于妈妈死守着身体最后一道防线,于是手指使劲揉捏蜜处的黄涛就是不让
妈妈合上美腿,潺潺吐水的蜜洞丝丝缕缕渗了出来。不用撕开妈妈的小胖次就能
想象的到:一张一合的小妹妹颤巍巍的留着可口的蜜汁,等待着硕大巨物的临幸。
  下半身早就肿胀的不成样子的男根撑起一顶大帐篷,这让黄涛好不容易才把
裤子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子弹形内裤。妈妈已经被男人彻底带入了情欲的深渊,
没有人能在强烈的欲望之下理智起来。
  还得多亏美国佬的东西啊,缓缓站起身来的黄涛用脱下来的上衣裹住小药瓶
扔到床下,开始慢慢脱起妈妈的衣服来,夏天嘛其实也没穿多少所以没费多少功
夫妈妈就剥的只剩一件小胸衣,下面只留下了画着维尼熊的蓝色小内裤。
  全身黝黑肌肉的壮年男子和一个剥成羔羊般的妙龄少女,特别还是躺在一张
黑色床单上,说不出的淫糜和刺激让人产生视觉上的巨大冲突。
  没有了男人脑袋的阻隔妈妈把双腿并到一块,不时哼哼唧唧的扭动摩擦着以
求带来最大的快感,迷迷糊糊之间甚至把黄涛的手使劲按在蜜处那块三角地,不
让那粗栗的大手离开。「啊嗯…热…太麻了…柔柔痒啊」妈妈咿咿呀呀的娇吟着,
「涛哥哥…柔柔那个…那个地方…痒,啊嗯」。
  「什么地方啊,柔柔宝贝,来告诉哥」手指轻轻插入妈妈蜜洞的黄涛忽快忽
慢,既怕伤到未经人事的妈妈又不轻不重的用手指抽插着,淅淅沥沥的甜蜜体液
打湿了妈妈蓝色的小内裤,胖次上上留下一大块湿迹。
  「就是,就是手那里吗」妈妈语无伦次的嘟囔着。
  「手那里是哪里?宝贝快告诉我,是这吗?」一边拉开胸衣舔舐着红豆般大
小的奶头的黄涛引诱着妈妈,一边用另一只手重重弹了一下女孩的阴蒂。
  「嗯哼…就是这…啊啊啊…别弹啊…柔柔要尿了…呜呜呜」话音还未落下,
妈妈身体再次崩成直线僵硬的身体激灵灵微颤,一股股湿哒哒的液体溢了出来,
不但流了一床单还喷了黄涛一手甚至脸上都溅了几滴。
  小指扒开来湿漉漉的胖次,黄涛看着眼前这人世间难得一见的美景:光滑白
洁的阴部没有一丝毛发,两呈浅粉色的肉片紧紧合在一起,只是由于零星快感的
抽动不时让小缝滴答着粘稠的雨露。和预想的不太一样,妈妈的体液似乎更香更
甜有奶的浓郁水果的清香彼此交融,堪称神仙佳酿不可多得。
  生怕浪费的黄涛吸溜吸溜的用舌头把整个粘着淫液的阴部舔的一干二净,吃
完一抹嘴看看撅着小嘴满脸红润扭来扭去的妈妈打趣道「柔柔宝贝,小逼的水真
香,都让我吃饱了」,说完还故意打了一个饱嗝,让妈妈羞的无地自容忍着快感
把头气呼呼的撇到一侧。
  「雨柔宝贝,你是舒服了,可你涛哥就难受了」趁热打铁的黄涛抬起妈妈的
小手按在男人硕大的物什上,阴茎巨大而又火热的前部和粗大的长度让妈妈身子
吓得一缩,一想到这个肉棍子直接捅到自己身体里面那还不得出人命啊。
  只不过从来没见过男人大宝贝的妈妈还是起了好奇心,手心里这个不时弹一
下的怪家伙热乎乎的真奇怪,看到妈妈似乎心动了,贼兮兮的黄涛灵机一动把妈
妈抱在怀里,一手抱着妈妈的柳腰一手扒弄着竹笋般颤巍巍挺立的奶子偶尔用指
尖弹一下奶头换来妈妈阵阵惊呼。
  「这叫鸡吧,是男人操逼用的,前面最大这部分叫龟头」按着妈妈小手的黄
涛缓缓把内裤里的鸡吧露了出来,这个接近二十厘米的大怪物让妈妈目不斜视愣
住了,葱段似得手指环绕着这个大家伙,同时默默感受这透过掌心传来的炽热,
「涛哥待会就用这只大鸡巴操弄柔儿的小逼好不好,嗯?」
  「不好,太大了,柔柔会死的」坐在男人怀里扭动着小屁股的妈妈像极了童
心未泯的女孩儿家,摸摸鸡巴前面后面。
  「他,他怎么又大了」眼见的趋势手里的鸡巴又大了一截,甚至原来深红的
龟头变得更加发紫。
  「来柔柔宝贝用嘴含住它,快」红着眼睛的黄涛急不可耐的催促妈妈。
  「好脏啊,这怎么能行」明显迟疑的妈妈吸了吸小鼻子,像个偷吃棒棒糖的
孩子舌尖点了下硬的发紫的龟头。
  其实也不是太难吃嘛,除了浓烈的男人夹杂着氨水般的咸腥味道,看着妈妈
没有太过抵触。黄涛一手摸着妈妈的奶子一手继续揉捏着光乎乎的多汁小妹妹。
  「嗯…嗯哼…啊…嗯…」皱着眉头的妈妈不缓不急的吞吐着巨大的阳物,长
而粗的鸡吧把小嘴撑的鼓鼓的,几乎出水的眸子娇媚的瞪了一眼洋洋自得的男人
继续品尝着嘴里的美食。
  淫糜的气息成了男女交配之间最好的催情剂,被男人熟练的调教手段加上刺
激情欲的药膏,妈妈撅着圆润白皙的小屁股奋力的舔弄这男人的物什,一双男人
的大手不时用手搓揉妈妈的胸部,抠挖那属于处女的小淫洞。
  「好吃吧,我的雨柔小婊子」爽的浑身直哆嗦的黄涛用力的拍打着妈妈的臀
儿,「待会就让你这淫荡的小逼洞,尝尝你涛哥的大鸡吧威力」说完兴奋的用力
顶了顶下面,直撑的妈妈的小嘴一阵酸麻,嘴角和床单上到是男人的白色分泌物
和口水。
  「呜…呜…嗯啊…哦…啊」不时在男人身下叫的婉转动听的妈妈抬头白了一
眼用力操弄自己小嘴的男人扭了扭腰,表达自己的不满,只顾着自己爽人家那里
早已饥渴难耐,下面那里实在是难受的不行火烧火燎的,好想被某个巨大的东西
填满,身体的空虚感让妈妈欲死欲仙忘乎所以。
  报复的吸了一下肉棍,舌尖使劲舔弄这男人物什的头部差点让黄涛射了,心
里忍不住腹诽:果然越是贞洁烈女越容易成为床上荡妇,瞧瞧身下这个卖力吞吐
自己鸡吧的少女,刚才还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现在?当心里欲望这头淫兽被释放
出来,淫荡的本性暴露无遗。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