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家庭乱伦-【我的尤物妈妈】(02)



             第二章、无助的妈妈
  什么他妈的理性什么他妈的人性,此刻所有人都成了兽性,在这一刻男人们
都疯了,赤红色的眼珠子鼓鼓的往外翻,若是在漫画里铁定能看到所有人鼻子口
喘着粗粗的白气。
  无助的妈妈目光投向大厅其余的人,可惜这些久在风月场所见惯是是非非的
服务员和保安们置若罔闻,该干嘛干嘛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妈妈彻底绝望了,一双美目紧紧的死死闭上,一想到接下来被一个素不相识
的男人压在床上夺去少女最宝贵的东西,奕哥哥我再也不是你的小雨柔了,小柔
马上要变得不干净了,妈妈一行清泪划过苍白的玉颜。
  纹身男一路风风火火急不可耐的跨步到一间不起眼的屋子门口,大脚直接把
门蹬开伸了伸脖子瞧瞧里面没人,放心的抱着妈妈走了进去,回头给了小弟阿龙
一个眼神回脚把门踢上。
  阿龙羡慕不舍的把目光挪开,再看看外面熙熙攘攘的一大帮子人没好气的说
道「散了散了别让大爷瞧见,该干嘛干嘛,六哥拔了头筹少不了你们」。
  说是说心里免不了腹诽,六哥这也忒好运气,门口大雨天瞎打望都能瞅着姑
娘。一想到刚才被自家头头抱到屋里的女学生,下身一阵肿胀从脑门到脚底激灵
灵一阵火热,真他妈是个美人胚子,盈盈一握的一腰前挺后翘的小身子,尤其是
那双瞳剪水的美人眸子啧啧啧绝了。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阿龙第一次认为女人的眼睛果然会说话明眸善
睐顾盼生辉,只是回想起关门前那个女人的目光,让自己回忆起当初学校偶然听
的一句诗:眼明正似琉璃瓶,心荡秋水横波清。
  这个文化水平着实不高的小混混恐怕不会想到那是一个女孩子彻底放弃的眼
神,人生最大的痛苦不外乎哀莫大过于心死,妈妈即将迎来人生最痛苦的时候。
  阿龙走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离开明晃晃的走廊,对于他来说只要想起房
间里的妙人儿被老大按在沙发上蹂躏心里就不舒服,就算那是一手提拔他的老大。
那圆润小巧的小屁股被人按在沙发上进进出出,舔舔那胸前初见规模竹笋上的小
红豆,最好亲自尝尝下面那张粉嫩嫩的小嘴儿,都说女学生下面的水好吃自己都
没尝过,出社会这么多年像这种豆蔻初开金瓜未破的极品实在少见,可惜这「金
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的场景和自己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还真是应征
那句话:吹皱一波春江水,干卿何事。
  「妞他妈的没碰着,诗倒是想起不少,他奶奶的」
  此时外面的人并没有像阿龙一样散去,总有不怕死闲不热闹的人存在,「他
黄涛吃肉咱喝点汤行吧?」一个同样有着爆炸头的白毛骂骂咧咧的叉着腿靠在门
外,不时还听着里面的动静,牙花子一撮一撮,其实心里嫉妒得罪要死。
  「就是,阿凯说的没错」
  「那是凯哥说的讲理,可不是嘛」
  「难得的机会啊,哥几个都等不及了」
  ,
  确实难得的机会,毕竟严打才过去几年,对于这些小混混们来说为了下半身
可犯不着吃花生米,平日里大家也豆安分守己的。今儿个嘛一来被大爷训话老的
骂大的大的骂小的,加上众人又喝了酒,这东西又上脑不然也不至于到门外淋雨
去,谁料狼群突然来了一只避雨的小白兔,那就不吃白不吃了。一干混混们围在
门外嘻嘻哈哈不是打闹就是说荤段子,一时间走廊里热闹非凡。
  黄涛此时可不管外面干什么,把妈妈往沙发上一扔然后重重在脸上亲了一口,
亲完嘴还从脸上划到雪白的脖颈上,一直到妈妈不大的胸口把脸深深的埋了进入。
  「香,真他妈的香」
  由于妈妈的双手被黄涛这个纹身男死死按着,所以身体除了浅浅的扭动双腿
和柳腰几乎不能动,眼看自己就要贞洁不保了,妈妈还是想做最后一番自救,或
许们让眼前这个面目可憎的家伙放弃对自己的侵犯呢。
  「我还是女学生,你就不怕犯法吗」妈妈忍着从来没被父亲以外男人触碰过
得躯体上传来的感觉,努力保持形象的说道。
  「法律?」
  「犯法?」
  黄涛仿佛听了一个史前超级笑话一样,似笑非笑的看着表情故作严肃义正言
辞的妈妈,「第一我舅舅是这附近派出所的片警,认识的人多了。其二我说你勾
引我,到时就算你说我* 奸那又如何?谁见了?最后,你也不看看我是干嘛的,
嘿嘿嘿」
  说话的空档趁着妈妈的不留意,黄涛把妈妈的美腿分开同时把腰间的裙子撩
起来叠在一侧,双手也不闲着轻轻一扒拉妈妈还湿着的小牛皮鞋,一对玲珑可爱
的丝袜小脚就漏了出来,由于着了雨水所以透过薄薄的丝袜就能看见妈妈里面一
览无余的肤色。
  白皙的皮肤没有被丝袜影响半点美感,纤细的足形让见惯庸脂俗粉的黄涛目
瞪口呆,女人的小脚是受到男人所钟爱的,缠足不仅仅是礼教的束缚更多是男权
社会的最终体现。成帝独爱赵飞燕除了所谓的倾城貌和掌中舞,恐怕更多的是那
让人迷醉的玉足,黄涛亦是如此。
  足面上的青筋若有若无极具诗情画意的美感,犹如久旱逢甘霖的花骨朵让人
有股子捧在手心里好好嘬吸的冲动,特别是由于紧张的缘故,几个小精灵似得小
脚趾头一抽一抽,说不出的可爱和俏皮。妈妈是不喜欢染脚趾甲的直到现在也没
改变,因此一双小脚让人怜爱不已,冰肌莹玉柔弱无骨怎是一句凌波微步罗瓦生
尘了得。
  野兽是什么?出生书香门第的妈妈自然不会见过,不过此时妈妈总算明白了。
手里捧着妈妈玉足的黄涛面红耳赤喉结不时咕咚一声,这岂止是极品,说这是极
品中的极品都不为过。黄涛心里忍不住一阵激动:幸亏今天老大骂了自己,不然
不心情郁闷的自己不喝酒不到外面醒脑怎么能遇见这个小宝贝,女人的脚怎么能
这么白?霜白,不,简直就是牛奶白。
  激动的都有些坐不住的黄涛为了方便直接跪在妈妈的腿旁边,慢慢卷下妈妈
的丝袜一只奶香般的白玉握在了手心,男人粗粝的指尖掠过妈妈的脚腕脚踝,瞬
间惊醒了妈妈迷糊的意识。
  我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在此时此刻忘记了处境,反应过来的妈妈猛然把脚收
了回去,另一只脚踹开正抱着脚端详的黄涛。
  这下可是捅了老虎屁股,勃然大怒的黄涛直接站起身来,甩手一个巴掌马上
要打在妈妈脸上时,猛的收回手缓缓伏下身来凑在惊恐未定的妈妈耳旁低语「你
也看到了外面的人,若是我现在把你交出去,嘿嘿他们会上你而且是一个接一个,
嗯?」
  一副正人君子的黄涛注视着妈妈眼眶里泪水打转的美眸继续深情说道「若是
你听我的,我保你周全,懂吗?嗯?」
  「况且今天的事你知我知对吧,接下来乖乖的,出了这门我再也不打扰你可
好?」黄涛像狼外婆一样,逐步引导着妈妈的思维,蛊惑着这个纯洁无暇涉世未
深的小白兔。一句话,听他的尚且有回转余地,若是不听,妈妈已经不敢想象自
己落入一群禽兽中会有什么下场。
  看到威胁有了奏效,黄涛把妈妈抱起来轻轻放在了靠里那张双人大床上,眼
瞧着少女身体还是有些紧张不自然,低头酝酿了一下表情尽量让自己面目不是太
过于狰狞。
  「小丫头你叫什么,嗯?总不能叫你姑奶奶吧」黄涛一边往妈妈身边靠一边
打趣道。
  也许是这个姑奶奶说的搞笑,妈妈一直紧绷的情绪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下,眼
波流转偷偷看了黄涛一眼,轻声细语说道「郑雨柔,下雨的雨,柔和的柔」
  「看来我们果然有缘啊,小柔,我可是在下雨天认识的你啊,你说是不是?」
说话期间黄涛早把妈妈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揽到了自己怀里,尤其是手上还慢慢
摩挲着妈妈白生生的脚腕。
  「才不是哩,要不是你,你把我,哼!」妈妈说了半截似乎想到什么小脸微
红扭在一旁,粉嫩嫩的腮帮子一鼓一鼓像极了一只傲娇的土拨鼠,直把黄涛看的
一阵气血沸腾。
  「我把你怎么?」得理不饶人的黄涛步步紧逼「嗯?我的小柔柔」
  「就是那个,你,你不是好人」妈妈说完还女儿气的恨恨瞪了一眼黄涛,说
不出的万种风情。
  黄涛心里暗暗发笑,任你再扑腾老子今天也要收了你这只小凤凰,「哪样啊?
我的小美女?你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对吧」
  这个男人实在是轻佻不已,连自己青梅竹马的奕哥哥都没这么叫过自己可恶
的家伙,这个坏蛋居然还这样叫自己。
  一边聊着天成功转移了妈妈的注意力一边玩弄着可爱的丝袜小脚,看看这宛
若天成的艺术品恐怕也让国外那些个着名脚模都嫉妒,多一分太胖少一分太瘦多
么完美的啊。
  强忍着下半身那顾囔囔巨物的冲动,黄涛直接含住了妈妈贝壳一样粉嘟嘟肉
乎乎的小脚趾,热气扑在软软的脚心不但让妈妈心里一阵酥痒也勾起了少女内心
初动的情愫。
  男人换了个姿势轻轻的把妈妈半个娇小的玉足含到嘴里使劲的嘬吸着,室内
顿时响起一阵口水的吞噎声混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气和少女不时的惊呼。
  保守的年代一切还没有后世扒开屁股找裤衩的开放,从来没被男人碰过身体
的妈妈今天居然被一个陌生男人舔舐着小脚丫,生理心理的双重反应让妈妈这个
情窦初开的少女又羞愧又难堪,「你,你别舔那个地方啊,不干净的」「干净,
怎么不干净,又香又甜实乃人间美味,柔儿让我好好尝尝」黄涛黏滑的口水布满
了妈妈整个小脚丫,连同精致的脚腕光滑似水绸缎般的小腿也留下了男人亲吻舔
弄的痕迹。
  收,收不得,妈妈试着收回双脚无果接着想到刚才男人话里话外的威胁也只
能放弃,更何况男人现在还没对自己做什么手段兴许待会放了自己呢,强忍着言
语的刺激和脚上传来莫名的快感,妈妈身体某个地方渐渐变的湿润起来。
  「啊,啊嗯,啊?」突然黄涛不知何时窜到腰部的手,在少女最神秘的宝贝
地方不轻不重按了一下,妈妈再也没能忍住那种前所未有,从灵魂所带来的强烈
悸动,一声少女黄鹂般的高昂娇吟冲破小嘴叫了出来,伴随着娇躯一阵小幅度的
战栗细微的抖动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自己居然在这种地方做出了如此羞事,耳边回想起自己刚刚叫出来那样羞人
的声音,一时间妈妈窘迫的脸上满是红晕,火烧云般的肤色顺着天鹅一样修长的
脖颈遍布全身,一只小手脱力的摆在床上另一只放在黄涛头顶无力的推呀推。
  这他妈的果然值了,自己算是狗屎运大发了,没想到这小美人不但身娇体弱
未经人事关键还是个敏感的喷潮体质,刚才指尖一按所带来的温温湿热感可不作
假。尤其是空气中暮然产生的香气,黄涛探起半边身子在床周围使劲嗅了嗅又贴
着妈妈身体用力吸了吸,果然是这个味道。
  男人把脸最终慢慢贴在妈妈神秘的玉腿根处,鼻子使劲一抽少女身体传来的
奶香和秘处幽幽冒出的水果清香,黄涛彻底疯狂了,传说中的美人香名不虚传啊。
  厚重的鼻翼扎在妈妈秘处那里不时又吸又喘,让本来全身无力的妈妈更是无
助的瘫软在床上,久经红纱过手女人无数的黄涛一步一步麻醉了少女,终于直至
妈妈放弃抵抗城门大开任君采撷。
              【未完待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