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九州仙踪纪】(01)



                第一章
  云州的孔雀城是个山城,周围道路难行,人口不多,没有什么特产当然也没
什么人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这一段从各地赶往孔雀城的人多了起来,孔雀城
的道路也开始变得熙熙攘攘起来。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多打扮普通却出手大方,问起从哪来的,以
及来干什么经常是闪烁其词。
  这一天,孔雀城中又来了一对俊男美女。
  当先的白衣少女看起来十九岁的年纪,少女绝美的样貌出现在街上之后很快
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不少人开始停下了驻足观看少女的美貌。
  少女一脸冷傲,气质如仙,完全无视周围的各种目光,行走间如同闲庭信步
但却速度极快,仿佛是少女前方的路变短了。
  走在黑褐色的石板路上,白衣少女衣衫微微飘动却仿佛是莲步轻移,踏云而
行。
  「仙女呀。」一名老者看着少女的模样惊叹着舔了舔嘴唇。
  自从少女出现在街上之后,大多数人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少女的身影,相比
少女身后的少年就没多少人看了。
  大家都在注意着这个少女白衣如雪,青丝如瀑,打扮非常简单,站在周围人
中却如天山雪莲一般拒人千里之外,于是不少好事的人开始纷纷地猜想起少女的
身份来。
  正在大家看着少女议论纷纷的时候,街头突然闹腾了起来,只听有人喊了一
句:「三爷来了。」
  听到这句话后,街上很多人脸色一变,开始四散跑开,那些不知道三爷是谁
的也被知道的人拉着说了几句之后就走了,只有街上的少女一脸寒冰,一副生人
莫近的样子也没人敢上去跟她说什么。
  很快街上的人回家的回家,去别处的去别处,顿时人少了很多。剩下还在街
上的人中大多是外地人打扮,不少人看起来脸色沉稳,对三爷也是不以为意。
  一阵噪杂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长着络腮胡,一副豪绅打扮的中年男人骑着
高头大马顺着街道从远处行来,他就是三爷了。
  三爷骑在马上身后跟着十几个身材魁梧的壮汉,这一行人全部身上带着刀,
满脸横肉,看起来很不好惹。
  孔雀城的居民口中有三个爷,第一个是一个早已隐退的老大臣,第二个是孔
雀城的城主,但是城中最不能惹的却是三爷。
  这个三爷叫杨虎,原先只是个强盗,不知道怎么有一天洗白了身份,还发了
财,整天在孔雀城中招摇过市,殴打百姓,强抢民女,稍有怨言者轻则一顿毒打,
重则当场打死。
  就算是孔雀城的城主和那个早已隐退的老大臣也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
  于是大家听到杨虎要来了,害怕被这个恶人无端寻衅,赶快远远躲开。
  杨虎骑着马走到了少女面前还不让开,等他看到面前这个白衣飘飘,亭亭玉
立的少女之后,顿时眼睛一亮只感觉一阵欲火升腾,极想把这个高贵冷艳的美人
压在身下蹂躏,于是眯着眼笑道:「这个小美人是谁家姑娘,有没有婚配呢。」
  少女如同寒星一般的眸子不屑地看了杨砍手一眼,冷冷地道:「掌嘴!」
  只见少女说话同时伸出比身上白衣还白几分的玉手,然后轻轻一甩。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骑在马上的杨虎像是被人隔空打了一巴掌一样,怪叫
一声捂着脸一头栽下了马摔在地上,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红通通的巴掌印。
  而这时,少女离大汉的距离起码五尺开外。
  「修士!」剩下没走的人里有人看到这一幕发出一声惊呼。
  这个世界有秘术师,有武者,不过要做到这样轻描淡写地隔空打人是非常困
难的,那人看着这个少女的实力,再看看他们的打扮那人得出了结论。
  杨虎只感觉刚看到这个少女的手掌,就好像被人重重打了一巴掌,牙都快掉
了,然后糊里糊涂地重重摔在地上。
  等他起身看到周围还有几个人看起来在对他指指点点的嘲笑,在孔雀城横行
霸道多年的杨虎哪里受过这种侮辱,自然心中大怒,抬起手指着这对男女大喊:
「抓住他们,男的打死,女的绑回去。」
  听到杨虎的命令,他身后的十几个壮汉马上抽出手中兵器,恶狠狠地就要扑
上来。
  突然,跟在少女身后的那个少年动了,这个少年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长相
清秀,俊俏的都像是个少女了,然而他真的是个男人。
  在众人眼里只见少年突然分身成无数幻影,幻影的速度极快地在每个壮汉身
上轻轻一按,这些壮汉立马昏厥倒地。
  「这……这是神仙呀。」有人看到少年的这一手之后,发出一声惊呼,这不
是秘术也不是武功,所以这只能是神仙术了。
  当所有壮汉都倒地之后,幻影再次合一显出少年的样子来。
  少年也不管旁人的惊呼,仿佛这对他来说只是平常事情一样,转身抱拳对着
少女轻笑起来:「青月师姐,我这手千幻飞云身法练的怎么样。」
  「比之前强了点,不过还是差点火候。」少女看着少年微微一笑之后,随即
又恢复了一脸冰霜。
  这对少年少女,是来自凤凰书院的弟子。少女的叫青月,是凤凰书院的第一
天才弟子,少年叫龙月是青月的师弟。
  这个世界名曰九州,九州现在的朝代叫做大周朝。
  大周朝中有一些拥有奇能异术的秘术师和武者,而比秘术师和武者更强的就
是修真者了。凤凰书院是修真界的第一大派,同时也是修真界的圣地,和大周皇
族的关系非常密切。
  可以说凤凰书院中大多都是大周朝的重要人物或者他们的子弟等人。
  青月出身凤凰书院,实力上毋庸置疑,血脉上也和大周天子一脉有着千丝万
缕的联系,而龙月就差多了,是凤凰书院的大长老意外捡到的孩子带回抚养长大。
  这边的杨虎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一转眼之间被人全部打倒,心中一惊,一阵
凉意直冲全身。马上杨虎又想到自己的后台,心中就马上再次一横。
  「你们知道我是谁么!」杨虎捂着脸大喊一声,想要把他们吓住,谁知还没
喊完就被打断了。
  「啪」
  又是一声脆响。
  青月毫不在意这个杨虎说什么,一声冷哼,再次一巴掌隔空打在杨虎的另一
边脸上,这次杨虎的脸上像是开了花一样,两边脸上都有了巴掌印,位置也刚好
对称一点不差。
  这时候路上又有一群人赶来,来的是几辆马车,马车上蒙着明亮的绸缎,前
边拉车的马是名贵宝马,这等气派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坐的起的。
  马车到了这边之后很快停了下来,一个干瘦的老头和一个肥胖的男子急忙打
开马车的帘子下来了。
  杨虎一看到干瘦的老头,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
  那个肥胖男子是孔雀城的城主,在孔雀城算是一大势力,不过比着这个老头
就差远了,这个干瘦老头名叫郑德开,人称云州王。
  郑德开为官多年极有名气,官居云州刺史,坐镇一方。虽然现在已经隐退,
不过门生故吏遍布各地,家中门客高手如云,势力之大非一般人可比。
  九州世界被分为九大州,云州正是其中之一。
  而杨虎则是认了郑德开当干爹之后才能从一个强盗洗白,然后在孔雀城横行
不法却无人敢管。
  杨虎看到郑德开之后,连忙跪在他面前喊着:「干爹,这个女人……」
  谁知杨虎这个干爹没有护着杨虎,反而眼神一变,一脚揣在杨虎脸上把他踹
到之后骂道:「谁是你干爹,我不认识你。」
  郑德开看到这场面哪还能不知道杨虎已经得罪了青月,先不说青月背后的势
力,就算是青月自己的势力在九州也是在第一线的,自己比着可就差点远了,他
可不想被杨虎连累。
  说话间,郑德开怕他再说出什么胡话来,向身后的车夫使了个眼色。
  那个车夫也是高手,看到郑德开的眼色马上明白了意思,身上的一把利刃无
声出鞘,化为一道闪光斩向杨虎的脖子。
  杨虎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吓得呆住了,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
  「好了,停下。」
  青月喝止住了车夫的行为,又看了看郑德开。
  青月非常聪明,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不过她是修道之人,不必理会这些事情,
而且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做。
  接下来青月继续对郑德开说:「我等修的是气运之道,不宜多造杀孽,让他
走吧。」
  听到这话,郑德开点点头对杨虎摆摆手,杨虎赶紧灰溜溜地跑了。
  杨虎走后,郑德开和孔雀城城主一起跪倒在青月面前高呼:「老臣恭迎七公
主殿下。」
  周朝以周天子为尊,周天子分封天下七大诸侯国,各诸侯地位仅次于周天子,
诸侯之下为大夫,大夫之下为士,士之下为平民。
  而青月就是诸侯之一的秦王的第七个女儿,郑德开只能算是大夫,在地位上
他根本不能和青月比,更何况青月自身的实力也是极为强大的。
  青月听完郑德开的话之后淡淡地道:「起来吧。」
  郑德开和孔雀城主这才站了起来,接着问道:「不知道七公主殿下来孔雀城
要做什么,有什么要吩咐老臣的么。」
  「你们回去吧。」青月看着他们,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说。「我是奉师门之名
而来,修真界之事你们帮不上什么忙,你们都回去吧。」
  郑德开和孔雀城的城主接下来向青月告退后就回去了。
  接下来青月带着龙月准备一起找一家客栈去住。
  天福客栈是孔雀城中最大最好的客栈,青月和龙月在这里要了两间上房住了
下来。
  而这天福客栈的王掌柜是个又胖又矮的矮胖子,相貌丑陋却很好色,每次看
到有美女出现在店里都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别人,可是他胆子又小盯着别人看又
怕别人发现。
  在青月住店的时候,王掌柜一眼就看到了青月那窈窕的身姿,马上就被青月
的外貌和气质吸引住了。
  王掌柜在一个角落里贪婪地盯着青月走进了房间,之后像是食髓知味一般忘
不了青月的身影。
  于是王掌柜想了一个好方法,那就是偷窥。
  王掌柜为了能偷看来住店的女人,在每个房间没人注意的地方都留下了一道
孔洞用来偷窥。
  现在王掌柜在心里幻想着青月的美好身段和那娇嫩的肌肤,心中痒痒,肉棒
已经不自觉地硬了起来。于是王掌柜在青月到了房间之后便进了青月隔壁的房间,
趴在墙上的一个孔洞上开始偷窥。
  王掌柜的目光从孔洞中看到了青月的房间的情景,房间不大,所以王掌柜很
快就看到了青月坐在房间中的床上。
  而那个少年龙月却也在青月的房中,还坐在青月的旁边,这让王掌柜心中既
是嫉妒又是羡慕。
  王掌柜只见坐在床上的少女精致细腻的脸庞上,一双大大的眼睛中乌黑的眸
子闪闪发亮,小巧娇艳的嘴唇上嘴角轻扬在脸上勾勒出了一点调皮的笑意,像是
个普通的少女,已经不再是刚进客栈时冷若冰霜的样子了。
  王掌柜在心中暗骂:「真是个婊子,在老子面前装的清高无比,和那个小白
脸在一块就换了个样子。」
  青月在房中和龙月肩并肩坐在一起,在凤凰书院的时候青月和龙月的关系很
好,在龙月眼里青月是一个让自己高不可攀,却又对自己充满关心的姐姐。
  龙月靠在青月旁边偶尔碰到青月软绵绵的肩膀,心脏不免一阵狂跳,然后脸
上发烫,脑海里不由升起一种激动,可是他又不忍在心中亵渎自己师姐,只得转
过脸去。
  青月笑了起来,一手按在龙月的手掌上,看着他的样子说:「龙月,怎么了
你的脸色不好看呀。」
  「没什么,只是感觉师姐在这里和平时不一样了。」龙月只感觉现在气氛尴
尬,只得转移话题。
  青月笑着撇了撇嘴,垂下床的双腿晃动起来说:「在外边好闷,为了凤凰书
院的名声我不得不装成一副仙子的样子,其实我想去玩一些好玩的东西。」
  听着自己师姐说着像是一个活泼少女一样的话,龙月顿时感觉房间里的气氛
开始变得暧昧起来,清秀的脸上泛出了一层红晕,低垂头轻轻地说:「是,师姐
说的对。」
  龙月的身材苗条细长,皮肤也很白嫩,脸上线条柔再加上一头不逊色于青月
的长发,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羞涩的少女,但是他真的是男人。
  青月看着自己师弟这个样子笑了一会,享受了一段普通少女的感觉,很快脸
色就又恢复了一脸冷淡。
  「师弟,你还记得陈夫子让我们来干什么吧。」青月语气凝重了起来。
  龙月听到自己师姐的语气也认真了起来道:「知道,对外是说让我们外出游
历一番,实际上是让我们来探查一下孔雀城附近发现了端帝古墓的传闻到底是真
是假。」
  传说中几十万年前的上古时代有上古帝王之墓,墓中埋藏无数珍宝,其中有
些宝物不光是秘术师和武者想要,就算是修真者都非常渴望得到。
  端帝古墓就是上古时代的端朝帝王的墓地的简称,当然有着上古时代的名号,
这个端帝古墓中想来必定会有很多珍贵宝藏,这些宝藏必定令无数人趋之若鹜。
  大周已立国500余年,在大周之前也有朝代最远也不过是几千年前,并不
属于上古时代。
  传闻几十万年前这方土地上生活着很多智慧种族,其中一个强大的人族王朝
叫晁朝,占据了这方土地大部分地方。晁朝把天下分为九大州,于是这片天地就
有了九州之称。
  晁朝统治九州八百年之后又经历了六个王朝,其间九州的战火不断,这个时
代被称为上古时代。
  也许是神厌倦了九州不断的战火,有一天,天上突然如同天崩地裂一般降下
洪水,就连九州最高的山峰都被洪水淹没,九州的生灵几乎灭绝。
  这一天被称为「天怒神罚之日」
  在这一天之后上古时代的历史结束。
  又过了几十万年,九州上的生灵再次繁荣了起来。
  现在。
  人族的踪迹再次迹遍布了九州大部分地方,并且建立了这个叫做大周的王朝。
  青月回忆了一下九州的历史之后,笑了一下说:「这一次的时间真是太巧了,
巧到陈夫子认为这里边一定有阴谋,所以才让我们来查看一下。」
  龙月点了点头道:「是呀,就连大国师那里也惊动了,听说姜小姐也要来了。」
  这个姜小姐本名叫作姜灵玉,是周朝大国师的女儿,是一名神秘莫测的天才
玄师,玄师这个职业精通阵法命理之学,可知过去现在未来,有了玄师在那什么
阴谋诡计都无所遁形。
  不过,姜灵玉在外人眼里只有连面也见不着的神秘莫测以及各种诡异的传说,
在龙月看来姜灵玉是青月的好姐妹,也是一个人如淡菊,笑如春水的姐姐。
  「她也要来呀,好久没见了。」青月抬头望着房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青月和龙月两人又谈论了一会,很快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吃过饭后龙月就回
自己的房间了。
  饭后,青月让店小二在自己房间里弄了一个盛着热水的大木桶,然后关好门
准备洗澡。
  好色的王掌柜自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躲在青月房间隔壁开始偷窥。
  王掌柜在孔洞里看着青月把门插好防止别人进来,然后来到了冒着腾腾热气
的水桶前,看样子是要洗澡。
  青月站在木桶前,收起了一直冷若冰霜的表情换上了一副轻松享受的样子。
  只见这个绝美的少女伸出手,拉着自己腰间的衣带轻轻一扯,雪白的带子从
少女的身上滑落,两侧的衣衫缓缓打开露出了一层小衣。
  接着少女在衣服上一拉,白色的衣裙从身上滑落,露出了两条修长的大腿,
无比美好的身材在小衣中若隐若现。
  这种朦胧的诱惑真的是比直接的暴露更加令人血脉偾张,王掌柜看到这里肉
棒已经是坚硬如铁,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王掌柜实在是忍不住了,赶忙脱下裤子
开始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肉棒再次趴在了用来偷窥的孔洞上。
  现在青月已经一颗一颗地解开了小衣上的扣子,然后退下小衣露出了纤细的
腰肢,盈盈一握的酥胸还有圆润的香肩玉背,少女身上只剩下一个肚兜勉强地保
护着少女最诱人的地方。
  接着少女伸出如白玉雕成的手臂向身后解开了自己的肚兜,脱下肚兜后,少
女白皙娇嫩的躯体完全暴露了出来。
  王掌柜看的激动无比,握着肉棒的手开始加快了摩擦。
  青月的身材高挑,皮肤白腻如象牙,体型不胖不瘦恰到好处,起伏的曲线凹
凸有致,乳鸽一般的胸部不算大却很坚挺,让人忍不住想要握住好好把玩,臀部
挺翘,两条玉腿修长圆润,真是无一处不是完美。
  脱光衣服后青月,青月拔下发簪,一头柔顺的秀发披散下来盖住了整个玉背
直到那美丽的小屁股上。
  准备妥当后,青月试了试水温,接着抬起腿就要进入浴桶之中。
  王掌柜偷窥的角度刚好在青月抬起腿的时候能看到少女粉雕玉琢一般的桃源
之处,之间少女的双腿之间洁白一片,没有一点毛发,两片小花瓣娇嫩可爱,微
微张开的小嘴中可以看到一点诱人的粉红色。
  看着这一幕,王掌柜喘着气,只感觉肉棒上传来了一阵电流一般的快感,让
他差点叫了出来。
  进入浴桶中之后,青月的一头长发像是黑云一般漂浮在水中,在黑发的衬托
下,沾着晶莹水珠的娇颜显得更加白皙。
  接下来青月闭着眼感受着水中的温度,神色陶醉,一张嫣红的小嘴微微张开,
完全没注意到在隔壁还有人在偷窥自己。
  看着青月在水中不断擦洗着迷人的身体的样子,王掌柜揉搓着肉棒的速度加
快,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涌了上来。
  青月的手拂过自己的香肩,然后在胸前擦洗着,不时挡住胸前那隆起的半圆
微乳,看的王掌柜幻想着自己的手抚摸在这个美妙的躯体上该多么美。
  终于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王掌柜的肉棒随着一股浓浓的白色液体喷出,
只感觉脑袋里刹那间如同电闪雷鸣,畅快无比。
  发泄了一次之后,王掌柜继续看着青月洗澡。
  青月洗好之后,在王掌柜的偷窥中,再次露出了自己全部的身体,依次传上
衣服之后,青月叫小二把木桶抬了出去。
  王掌柜看着小二把木桶抬出了青月的房间,连忙从房间里出去,出门就看到
了抬着木桶的店小二们。
  「王掌柜好。」
  店小二向王掌柜说。
  王掌柜轻咳了一下说道:「这些水不用倒掉了,抬我房间里去。」
  「是的掌柜。」
  店小二马上接受了王掌柜的命令。
  店小二把桶放在了王掌柜房间里就出去了,等店小二走后,王掌柜连忙脱去
衣服跳进桶里。
  喝了几口少女的洗澡水之后,王掌柜感觉这水里真的带上了一股少女身上的
香味,幻想着少女洗澡时的样子,仿佛现在少女是和自己在一起洗澡,自己正在
少女那充满香甜气息的娇嫩肌肤上肆意抚摸着。
  想起少女洗澡时的样子子,王掌柜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用手射了几发后才
终于得到了满足从浴桶里出来穿上衣服。
  这边,青月让店小二把木桶抬出去之后,就到了床上去睡了。
  模模糊糊中青月从床上起来,看了看天色还是晚上,房间里本来应该被抬出
去的浴桶现在却还在房间里冒着腾腾热气。
  青月不知道怎么神使鬼差地走到木桶前,再次脱下衣服跳进了桶里。
  青月刚坐到木桶里就感觉一阵不安,就像是周围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感觉
不对的青月四处张望着,根本看不到人影。
  突然,青月感觉到一双大手从后边摸上了自己的腰肢,奇怪的感觉让她浑身
一颤。
  「谁?」
  青月回头一看发现根本没有人影,她想要站起来,可是身体不知道怎么就是
不听使唤完全动不了。
  大手顺着她的腰肢向上,青月感到这双大手上带着坚硬的老茧,刮着自己娇
嫩的肌肤带来一阵阵酥麻感。
  她想要反抗可是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那可以一掌拍碎丈宽巨石的力量
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不要。」
  随着一声娇喘,大手握住了少女的酥乳,小巧娇嫩的乳鸽开始变换着形状。
  可是青月惊讶的发现,这双大手完全是透明的,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人的手
一样。
  青月看着自己从来没有被人碰到过的乳房被一个看不见的透明人肆意地玩弄
着,心中羞怒无比可是有无法反抗。
  这是怎么回事?青月不安地想着。
  接着青月感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被一个看不见的男人抱在了怀里,一股来自
雄性的气息在自己身后扑面而来。
  青月感到自己的身体中一阵空虚涌来,好像只有在男人怀里才能得到慰藉,
那在自己胸前肆意玩弄侵犯着的双手也开始给自己带来了一种舒服的感觉。
  「啊,不要,放开我。」
  青月现在脸上依旧开始布满红晕,嘴里发出一声压抑的喘息,虽然身体上不
断传来快感,可是在心理上青月是绝对不能接受被男人侵犯的,可是现在青月身
体不听使唤根本反抗不了,只能紧紧咬着嘴唇承受着侵犯。
  背后的透明人没有回答,继续玩弄着青月的乳房,过了一会像是已经确定青
月不能反抗一样,一只大手向下抚摸着青月柔软的小腹。
  接着青月感到一根手指伸到了她的双腿之间,青月本能地想要夹紧腿,可是
身体依旧不听使唤。
  很快大手开始抚摸着青月光洁的桃源,手指轻轻拨开花瓣露出了里面粉嫩的
软肉。
  「啊,不要碰那里,那里不可以的。」
  青月无法反抗,只能拼命摇着头大喊着,眼睛中已经是水雾一片。
  紧接着,青月感到一根手指插进了自己纯洁无比的密道之中,一阵极度敏感
的酥麻感像是电流一般瞬间传遍全身,引起了身体的一阵颤抖,最私密的地方被
侵犯,而自己又无法反抗,这让青月十分地屈辱,一滴泪水开始从眼角滑落。
  「啊,啊,啊,不要动呀。」
  手指开始密道中缓缓转转动,摩擦着密道中敏感的地方带来的剧烈刺激让青
月忍不住地娇喘着,身体上的快感和心中的屈辱感交织,让她如同同时身在天堂
和地狱一般。
  青月想要反抗,如果能动的话青月现在想就算是拼尽全力就算修为受损也要
将这个看不见的人轰杀至渣。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青月根本一下也动不了。
  「啊,好难受,拔出来呀,求你了。」
  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让青月如同在云端翻滚,被侵犯的屈辱和恐惧几乎让青月
崩溃,受不了的青月开始哭着哀求起来,可是透明人依旧不为所动,继续地侵犯
着少女的身体。
  青月感觉自己的上半身被一只大手抓着胸部紧紧抱住,男人的双腿夹着自己
的身体,一根手指在自己的身体里时轻时重地玩弄着带了一阵高过一阵的刺激和
酥麻感。
  在男人大手的抚弄下,青月流着悲伤的泪水,张开小嘴发出一声声呻吟。
  青月在身体内的刺激中只感觉自己就像是要飞起来一样,电流一般的酥麻感
越来越强烈,内心拼命地抗拒着可是身体却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所有的快感都升到了最高峰,青月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
抖,脑子里一片空白,体内好像孕育了一个成熟的种子一般瞬间爆裂开来,一阵
剧烈的潮水从体内喷涌而出。
  她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高潮过后,青月喘着气,双目无神,全身无力地靠在桶沿上,她完全不敢相
信自己刚才竟然在男人的玩弄下高潮了。
  过了一会,青月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男人翻转了过来,变成正对着男人坐在桶
里的姿势,她还是没有看到男人的样子,就像是完全透明一样,她也没有反抗,
因为她的身体根本动不了。
  青月感到男人在自己前方再次压了过来,一双大手再次盖住了自己的乳房,
紧接着她感到男人的脸贴在了自己脸上,嘴唇被男人侵犯着。
  青月努力咬着牙不让男人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嘴里,可是很快感到男人的手指
夹住自己胸前的一粒红豆用力一夹。
  「啊……」
  疼痛让青月忍不住叫了出来,趁着少女叫出声的时候,男人的舌头入侵了少
女的口腔。
  青月感到自己的口腔很快被男性的气息充满,自己的舌头被男人玩弄着,吸
吮着,在男人的舌头搅动之间,青月和男人交换着嘴里的液体。
  「呜呜。」
  青月想要拒绝可是做不到,只能发出几声象征的反抗之后默默地忍受着。
  过了一阵青月被男人的大嘴吸的几乎喘不过气来,终于占领着自己口腔的舌
头终于离开,青月才抬起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接着青月感到自己再次被男人有力的肩膀抱在怀里,男人的嘴开始亲吻着自
己的脖颈,然后亲吻自己的香肩和胸口,接着男人的嘴唇滑到自己的胸部上亲吻
着,舔抵着,给自己带来一阵阵火热又酥麻的痒痒感。
  「不要,放开我。」
  青月感觉着体内忍不住开始有些燥热,内心中大喊着。
  男人并没有怜惜青月的感受,很快含住了青月胸部上的红豆用牙齿轻轻咬着。
  「啊,啊,好难受。」
  青月喘息着,被男人进攻着胸部最敏感的地方,青月只感觉从未有过的强烈
快感在自己身上荡漾,让自己既舒服又害怕。
  舒服的是这种感觉非常美妙,害怕的是被男人随意玩弄占有的屈辱感。
  青月几次努力地尝试运气法力,可是一点用都没有,自己的力量消失的无影
无踪,就算是自爆经脉这样的最后手段都没法使用。
  青月也非常疑惑和不解,可是她现在根本毫无办法,只能承受着男人肆意的
占有和侵犯,用自己青涩娇嫩的美好身体来侍奉这个看不见的男人。
  青月感到自己紧紧地被男人抱在怀里,自己柔软的肚子贴着男人的肚子,胸
部被男人的大嘴含住玩弄着,一双手在自己后背轻轻地抚摸让她极度恐惧的感觉
平复下来。
  「啊,啊,啊,好痒,好麻呀,我要受不了了。」
  无法反抗的青月承受着男人的玩弄,在身体不断传来的快感中变得昏昏沉沉
起来,少女的身体也开始从僵硬变得越来越柔软,像是一个睡美人一样开始瘫软
下来。
  又过了一阵,青月感觉男人的手开始抱住自己的屁股把自己的身体抬起来,
一根滚烫的棍子一样的东西开始在自己的桃源摩擦。
  「又是手指么?怎么感觉不对。」
  青月昏昏沉沉地想着,突然感觉不对,马上想到了什么,脸红心跳,一个激
灵意识清醒了过来。
  青月已经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一双流着泪水的悲伤眼睛开始变得惊恐起来,
用力地大喊着:「不要,那个绝对不行。」
  可是男人的肉棒丝毫没有一点迟疑,狠狠地对着青月的桃源一插,直接捅进
了她的密道深处。
  「啊,不要。」
  青月的头颅高高扬起,雪白的玉颈像是白天鹅一样发出凄厉的嘶喊,少女感
觉一个巨大的异物进入了自己的身体,把她下体窄小的密道撑的大大的,被撑开
的密道中传来了撕裂的疼痛。
  仿佛听到了一层薄膜破碎的声音,一丝红色在水中化开,青月感觉自己已经
失去了什么,双目变得灰白起来,疼痛、屈辱、恐惧、不甘和快感混合在一起,
脑子几乎一片空白,眼泪止不住地从眼里流了出来。
  男人的肉棒没有理会青月的哭喊,马上开始了抽插。
  「啊,啊,啊,好痛。」
  青月流着泪,感觉自己被男人抱在怀里,身体已经被男人完全占有,带着疼
痛和酥麻的感觉像是浪潮一般冲击着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青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处子之身已经被男人占有,还是一个看不到
的男人。
  青月感觉自己现在正半跪在与桶里,男人在自己面前抱着自己用力地抽插着,
随着男人抽插的节奏青月发出一声又一声娇喘。
  已经绝望的青月脑袋聋拉着趴在男人看不见的肩膀上,已经完全向男人表示
了女人向男人的臣服,任由男人玩弄侵占着自己的身体。
  渐渐地青月体内的疼痛感消失,自己的身体像是随着海浪飘荡,被海浪一次
又一次地顶到高处,青月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柔软,越来越娇媚,就好像是想用这
样的声音对男人表达顺从的意思。
  青月的双手开始不自觉地抱住男人的肩膀,脑子里空白一片,身体开始享受
起了被男人侵占时的感觉。
  「啊、啊、啊。」
  青月的腰部随着男人的抽插开始有规律地颤动起来,脸上已经布满了潮红色,
双眼迷醉,娇艳的红唇中不断吐出一阵阵带着香气的呻吟。
  现在的青月已经完全向这个男人屈服,没有一点再要反抗的意思了。
  青月闭上眼享受着男人的肉棒侵入自己的身体带来的充实,过了不知道多久,
少女感觉男人的肉棒抽插的力道猛然变大,体内的肉棒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给
自己带了了强烈的快感。
  「啊……啊……」
  青月用尽力量发出最大的呻吟声。
  男人的肉棒像是火山爆发一般,一股汹涌的浆液从巨炮中喷涌而出,猛烈地
打击在少女的花心之上,让少女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很快不断涌出的浆液充满了
少女的花房,少女此时感觉体内被完全充满升上了天空。
  「啊……」
  少女努力弓着腰发出最后的呻吟,身体渴望着男人的肉棒,双手紧紧抱着男
人的肩膀不想让男人离开。
  「啊!!!」
  随着一声惊叫,青月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只感觉身上大汗淋
漓。
  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了床上,青月看到窗外的太阳亮得有些晃眼。
  青月再看看周围,房间还是那个房间没有一点变化,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非常
完整,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异常感觉,法力也在。
  原来是个梦呀,真奇怪。
  青月想着。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呯呯的敲门声,门外龙月的声音问着:「师姐,刚才怎么
了?」
  青月笑了一下摇摇头,决定把事情抛在脑后,接着对龙月说:「没事,等下
我就出去。」
  今天在王掌柜的房间中,王掌柜也从睡梦中惊醒,醒后他美滋滋地回忆着梦
里发生的事情,自己在和昨天那个仙子一样的少女一起洗澡,洗澡的时候把仙子
干的在自己怀里哇哇大叫。
  「这个梦要能成真就好了。」
  王掌柜起床后想着。
  在这家天福客栈的楼顶站着一个青衣女子,这个女子面容冷酷,目光深邃,
一头长发在身后垂至脚裸,奇特的是这个女子的头发从中间分开,一半是黑的,
一半是白。
  女子的身材和容貌极美,甚至美的不像人,可是谁也没注意到她,谁也不知
道她已经在客栈楼顶站了一夜了。
  「凤凰书院的人么,看来不过如此。」
  青衣女子冷哼一声,接着一挥手间空间像是镜子碎裂一样破碎,接着破碎的
空间吞没了女子的身影。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