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神洲仙侠录】(10)



        第十章、月黑风高杀人夜 丝足玉腿显妖娆
  「有空的时候一定来找我们玩哦」小蕾白嫩的小手抱着千墨的胳膊摇来晃去,
娇憨的撅着红嘟嘟的小嘴唇「人家刚才都是故意吓唬你的,你要不来找我们玩,
我可要凶你吆!」小兰抱着千墨另一胳膊,威胁的支起可爱的小白牙「不来咬你
奥!」曼美人纤手掩口「噗嗤」一笑,「你俩个小母猫再不松手,可真把小哥吓
跑啦!」
  千墨脸上无奈,正要说点什么,忽听后廊「哇哈哈哈哈哈」一阵粗豪的怪笑
吓了众人一跳,一看是浓眉大眼的如花侍卫一边挖着鼻孔一边迈着霸王步走了出
来「唉呀,今天,爽!」
  再往后一看,胖掌柜在如花后面脸色乌黑,弯腰驼背,两手扶墙,脚底发飘,
一步一步的往外蠕动,有气无力的嘀咕「娘的,差、差点没给俺腰坐断了……」
  千墨和一队「空姐」见状都忍俊不住,忽然客栈二楼「咣当!」一声水盆砸
地,「妈呀!死人啦!掌柜的,死啦!!」一个灰衣灰帽的店小二一边嘴里大喊
大叫一边连滚带爬的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胖掌柜一听大怒,两腿虚抖着骂道:「你个杀猪啰,你爹才死了,敢咒老子,
现在就炒了你!」
  「掌柜的,不是,是二楼客房里死人啦!」店小二惊慌失措的道:「我看好
像是遭了采花蜂啦!」
  曼御史闪身过来素手一探,抓住店小二胸口衣襟,俏脸一寒:「哪个房间死
人了?说!怎么死的?」
  「甲字二号房,御史大人您自己去看吧!」小二脸色发白。
  巡阳御史虽然主管阳税,但身为宗门弟子,碰见这种大事却不能视而不见,
曼御史放开小二,脚下轻点,直接纵身上了二楼。
  小蕾回过神来,小手急忙拉着千墨「走走走,我们也去看热闹!」
  千墨听闻似乎又是采花蜂作案,少年好奇心起,便由着小蕾拽着自己上了客
栈二楼。
  进了甲字二号房,房内除了桌子便无多余杂物,入门一眼便看见一具男尸躺
在床上,一只胳膊耷拉在床下,曼御姐正脸色严肃的低头查看尸体状况。
  千墨走近仔细一看,这具男尸浑身赤裸,皮肤萎缩,阳具肿胀贴在肚皮,胸
膛布满乌青和红色唇印,手脚腕间有几圈勒痕,周围床上散着衣服碎片,面部表
情怪异,似是痛苦又似快乐,死前可能遭到性虐,尸上毫无元气残留,死者应该
是个凡人。
  女邪修若是采补普通人,凡人毫无真气,很难抵挡,基本射个三两次本命精
元就会被强行吸出,小命难保。这个男尸脸上毫无血色,面颊深陷,身体肌肤干
皱,一看就是被吸干了本命精元,至于是不是采花蜂干的,千墨这倒是不知了。
  「曼姐,你看出什么没有?」小蕾问道,倒也并不害怕。
  「死因明显,就是被吸死的,凶手何人,暂时不知!」曼美人皱着秀眉「小
蕾,我们毕竟不是主管刑事,你去通知黄金神卫速来接手,小兰你去询问下店小
二最近可有什么可疑人物来往,只要提供有用线索的,便可去州府领白银百两。」
  「是!」
  千墨走到敞开的窗前向外眺望,客栈这面墙临一道二十米宽的运河,波光粼
粼的河面上几只小舫张着风帆顺着河道缓缓飘去,凶手很可能是昨夜乘船来到窗
下,从窗户爬进行凶「咦?」千墨突然发现窗下的横木上有一点黏黏的液体,伸
指蘸起,在鼻下一嗅,略有淡淡腥味,想了想,从空间布袋里取出一个巴掌大小
的八卦木盘,盘上对称缀着五颗玻璃珠子,珠上分别刻着金木水火土,千墨将粘
液抹在刻着水字珠上,微微一笑,拍了拍木盘,心想「这百两的赏银,就靠你啦。」
  客栈中经这意外一闹,小蕾等几个美丽的小「空姐」也无心再撩拨千墨,待
的黄金神卫一到,说明了情况一队巡阳御史便告辞离去,神卫勘察完现场,然后
带着尸体离开,客栈又恢复了安静。
  千墨被曼大御姐榨的腰酥腿软,補氣丹又有安神益气的功效,洗了个澡,内
衣也不穿,光着身子早早的便卧床休息了。
  睡到半夜,客栈窗外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嗡嗡」之声,千墨十几年来被师
傅锻炼的危机本能入骨,虽在睡梦中,亦突然警醒,躺在床上睁眼凝神一听,窗
外某处确实似有异常的蝇蚊振翅之音,便悄悄起床穿衣,将窗户无声推开一缝,
侧目一望。
  此时正值午夜,平静无波的河面如镜子一般倒映着空中一轮巨大的圆月。窗
右方三丈远处一只足有一米长的巨大黄蜂在空中轻轻振翅,拳头大的眼睛隐隐发
出红光,一个蜂腰翘臀长发披肩,腿着肉色过膝丝袜的女子立在巨蜂黄彩斑斓的
光滑锥尾上。
  那女子身着花色锦衣,裸着香肩皓臂,堪堪遮住腿根的锦裙下伸出一双纤长
的美腿,脚上无鞋,短裙和丝袜间露出一截光滑洁白的大腿,显得十分魅惑。
  在这寂静的夜中,沐浴在皎洁月光下的一蜂一女在空中微微的浮沉,透着一
丝奇诡的妖异。
  千墨心道:「这妖女竟如此大胆,昨夜在这刚犯了案子,今晚又故地重游。」
伸手一摸腰间八卦木盘,水珠却没发热。
  仔细瞅去,见那妖女似乎选中了一个目标,轻轻推开二楼的一扇木窗,钻了
进去。
  千墨心想「既然看到了,却不能让她随便祸害人命。」
  推开窗户,两手搭住屋檐,一个轻巧翻身,便上了客栈楼顶。接着丹田真气
一提,使个轻身决,脚下落瓦无声,踮着脚尖如猫一般走了过去,脚尖一钩檐角,
一个倒挂金钩往窗内望去。
  只见那妖异女子两根纤指拈着一枚两寸银针,正往床上躺着的男子脖间一蛰,
那男子「唔!」的一哼,便不再动,应该已被麻痹。
  接着那女子手上掐决,嘴中念咒,这决千墨却认得,正是隔音咒,只见她把
整个房间都布了一层隔音法界,这样屋内呆会有什么动静便不会传到外面,那个
巨黄蜂却趴在地上静止不动,似是女子宠物。
  千墨见那妖女纤腰一弯,伸出雪白的双手开始解男子的衣扣,便不再等,脚
尖一松,整个身子如泥鳅一般无声滑到了窗内,招出长剑,轻轻一划,那巨峰便
身首分离,无声无息。
  千墨本想继续偷袭,那蜂尸双翅突然嗡的煽动起来,那妖女裸着的香肩一滞,
已转过身来,低着嗓子问道:「什么人!」
  千墨一愣,既然被发现,便索性潇洒一笑,长剑一摆,大大方方的胡诌道:
「在下五岳剑派掌门白千墨,敢问妖精贵姓?」
  那妖女腿着丝袜,脚上无鞋,腰肢款摆,挪近两步,窗口洒进的月光正好照
在她一张瓜子脸上,竟然容色十分媚丽,尤其盈盈一握的蛮腰,扭动间随风摆柳,
媚里生娇。
  妖女漏了行迹,却是十分沉着,「喔,这位少侠,咦?是你!」
  千墨听她语气,不由一诧「你认得我?」
  「你这臭小子,屡次跟我花间谷作对,是不是活腻了!」
  千墨就着月光,盯着妖女姝容仔细查看两眼,十分美丽,就是脑中毫无印象,
不由奇道「我们见过?」
  「你在河边绊了我师妹一脚,忘了?」
  「啊!原来如此。当时忍不住伸了一脚,害你师妹被抓,抱歉抱歉。」千墨
既然确定这妖女果然是采花蜂一伙,嘴上聊闲,心下已暗戒备。
  蜂妖冷媚一笑「那倒不必,我和那花妖本就不合,还得谢你一声。不过你跟
花间谷作对,知道什么后果么?」
  「喔,倒要听」千墨话没说完,妖女似乎纤指微动,眼前银光一闪,连忙挥
剑一格,「叮」的一声,一枚银针扎在木窗上。
  「你好阴险!」千墨骂道,抬手一剑刺去。
  妖女暗道可惜,侧身避过长剑,素手一挥,指间捏着的一枚银针化为尺长尖
锥,反手刺向千墨后背。千墨负剑身后,「叮」的一声,锥尖刺在剑身,转身一
招游龙戏水扫向蜂妖脖颈,女子右手立锥一格,左手中指一弹,千墨急忙闪身,
又是一枚银针钉在墙上。
  一窗月光中,只见千墨身手矫健,蜂妖身姿妖娆,俩人在房中乒乒乓乓斗成
一团,但因隔音法界存在,客栈中竟是无人察觉。
  蜂妖越斗越是心惊,这少年修为境界明显不如己,但是真气凝练,混厚沉稳,
剑法更是精湛,一招一式,如游龙惊鸿,正气凛然中又奇招迭出,让人防不胜防,
一看就是玄门正宗的剑法。
  「嗤」的一声,妖女闪避不及,闷哼一声,光滑圆润的香肩上添了一道寸许
长的划痕,沁出一道鲜血。
  千墨心想「光是报信就有百两白银,这要捉个活的,不得赏银千两。」眼前
数不尽的烧鸡烤鹅似乎扑面而来,心下火热,手上剑招又紧逼三分。
  妖女眼见不敌,右手锥子一刺,娇喝一声,左臂用力一挥,连射数枚银针。
  「叮叮叮叮」千墨挥剑连格,妖女趁机穿窗而出,蜂腰一折,上了房顶,落
荒而逃。
  这可是千两白银,千墨哪能任其溜了,大喝一声「妖精哪里走!」一个鹞子
翻身,疾追而去。
  这妖女名叫采蕊,确是花间谷中的蜂妖一族,此族擅长轻功,采蕊一边在纵
横交错的屋顶上疾奔,一边心下暗啐此行倒霉,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回头一看,
顿时花容失色,只见那少年眼放亮光,越追越近,提着剑大呼小叫「呔!银子哪
里跑!」
  采蕊心下暗暗叫苦,这臭小子剑法通神,想不到轻功也如此了得。
  一追一逃,转瞬间10多里一晃而过。
  采蕊逃到了一片瓦房民居聚落,千墨紧追不舍。
  采蕊跳下屋顶,落到一个四面无墙,花草围绕的院子中,娇呼一声「姐姐救
我!」只觉背心一麻,连中千墨数指,软倒在地。
  千墨听见她喊姐姐,心下已是暗暗提防,果然眼前银光一闪,千墨横剑格开
一针,一个人影人随针到,也是手持银锥,和千墨斗成一团。
  皎月当空,千墨眼前一片清晰,女子窈窕的身段上锦衣短裙露出香肩皓臂,
肉色丝袜饰着修长美腿,媚目红唇,身姿相貌都与点倒的妖女有7分相似。
  这女子名叫采玉,长的千娇百媚,手上招式却是刁钻阴狠,锥尖所刺,尽往
千墨眼睛喉咙耳孔下体招呼,无论修为武功,都高她妹妹四分不止,千墨登时落
在下风。
  千墨在山上十多年来早就习惯跟师傅以弱斗强,老不修耍起赖挖眼抠鼻、猴
子偷桃那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妖女虽厉害,千墨倒也不慌,沉着应对,见招拆招,
一时间叮叮当当,火星四绽。
  采蕊躺在地上娇声提醒姐姐「这臭小子甚是厉害,姐姐你可千万不要大意!」
  那采玉身法诡异,表面攻势占尽上风,千墨实际防守却是风雨不透,瞅准时
机更是奇招暗送,刺的妖女手忙脚乱。
 m站总登不上文章先在群里更新609405475今天一下午都没上来
  玄门正宗,讲究循序渐进,修为扎实;邪宗功法,往往道走偏锋,只不过借
了天地阴气相助,犹如拔苗助长,进境飞快而根基不稳,采玉久攻不下渐渐心浮
气躁。
  千墨见时机已到,卖个破绽,采玉正急躁间,见有空隙,玉手握锥,直刺进
来,千墨长笑一声「来的好」长剑一格一顺,一掌拍向妖女心窝。
  采玉锥势用老,回格不及,左手横掌一封,「啪!」的一声,两掌相交。采
玉境界远高千墨,但是千墨这一掌蓄力多时,以逸待劳,玄门真气,更是千锤百
炼,采玉仓促间气血虚浮,两掌真气一拼,只觉得掌上一股浩然正气连绵不绝,
被千墨推的一路滑行,「嘭!」的一声娇躯后背撞在房屋外墙,石屑四溅,采玉
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一丝鲜血。采蕊惊叫一声「姐姐!」
  俩人手掌相交,挨得极近,采玉突然红唇啜起,发出音波,「嗡」的一声,
带着血珠喷向千墨,千墨脑中一晕,侧头闪避,只觉颈上微痛,血珠中藏着一枚
细针擦过自己脖颈,一股无力感瞬间从颈部蔓延开来,眩晕中十几年来扎实的功
底显出威力,本能的伸指在采玉胸口腹部连点两指,手软下一瞬间还顺势点了她
大腿关泉穴。
  那针上不知何毒,极为霸道,只擦破了自己脖上一点皮肤,呼吸之间全身都
已失力,缓缓坐到地上。
  娇喘嘘嘘的采玉也好不到哪里,胸腹腿被连点三处麻穴,靠着墙壁慢慢滑下。
  俩人近身相博,靠的极近,又同时软坐在地,采玉一双美腿半曲半伸,两只
白丝裹着的秀气玉足正贴着千墨大腿根,姿势十分暧昧。
  千墨坐在地上,两腿张开在采玉圆润的臀部两边,采玉半曲着美腿,两只秀
足好似故意要捂住千墨那话一般,千墨点完关谷穴,针毒早已游走全身,手无力
的垂在采玉丝袜和短裙间裸露的大腿肌肤上,远望似在抚摸美女大腿。
  场景香艳,暗藏杀机!
  「姐姐,你没事吧,这臭小子有没有伤到你?」采蕊躺在地上忐忑的问「我
受点内伤,问题不大,妹妹你怎么样?」
  「我肩上被划了一剑,喔,有点痛」
  「等姐姐解开穴道,让你拿他出气。」
  千墨知道,若落到这姐妹花手里,下场凄惨自不用说,闭目只一个劲的运功,
真气游走全身经脉跟那针毒厮杀,只盼在那姐妹穴道解开之前先逼毒出体。
  姐妹俩也不在言语,双双暗运真气冲击穴道。
  清冷的月光洒下静僻的院子,三个人影悄然无声,只有院子四周的繁花绿草
间传来蛐蛐悉悉索索的虫鸣。
  采玉偶尔睁眼一看,不由一惊!只见少年浑身白气蒸腾,显然真气疾行,正
在强行逼毒出体。心下急道:「这小子境界不高,真气却是千锤百炼,凝实浩荡,
那针擦破外皮,虽然毒性霸道,只怕入体不多,这样下去,若是他先逼毒成功,
那可糟糕之极!」心思电转之间,突然觉得足间有些异样。
  原来千墨昨晚洗完澡光着身子睡觉,半夜察觉响动起身,仓促间只穿了件外
裤单衣,连内裤都没,这时隔着薄薄的裤子觉得大腿根和阴囊与嫩足肌肤相贴处
一阵阵热气侵入,俩人打斗半天,采玉娇躯香汗津津,又暗运真气游走全身,白
丝嫩足上热气蒸腾升起,一股女孩的浓郁体香直冲千墨鼻孔,少年人本就气血旺
盛,昨天又吃了補氣丹,精气早就补了回来,这时被一刺激,下体渐渐充血,肉
棒慢慢硬了起来,顶在嫩嫩足间。
  采玉察觉足底异样,美目一转,心下有了注意,把丹田真气都集中冲击足底,
很快10根细嫩的脚趾气血散开,在白丝薄袜中蠕蠕而动,采玉努力弯起玉足大
趾,覆在脚底棒尖。
  千墨正努力忽视肉棒传来的柔软温热感觉,已经快将毒气逼到丹田一隅,忽
然发觉龟头被两个嫩物搭住,轻轻揉搓起来。龟头软肉本就敏感脆弱,被两根纤
长拇趾隔着裤子一阵夹搓揉弄,阵阵快感袭来,千墨本准备一鼓作气,嫩头吃这
一阵夹弄,「闷哼」一声,真气登时运的岔了,毒气咻乎散了开去。
  千墨知道妖女使坏,急忙收摄心神,回笼散开的毒气。
  采玉见足下有效,心下大喜,一足玉趾贴着肉棒棱下嫩筋揉来抹去,一足嫩
豆按住玲口划起圆圈,嘴里同时发出似欲交欢的魅惑呻吟「嗯哼,哦~~~ 宝贝,
你的肉棒好硬好粗哦,嗯,人家这样弄,你舒不舒服?」
  千墨刚刚勉力收拢毒气,肉棒吃她摆弄,耳中传来淫靡之音,心里一荡,毒
气又泄了开来。忽然察觉妖女两只嫩脚一起夹住自己肉棒,显然经过活动,整只
脚掌气血都已冲开,自己却不进反退,心下顿时着急起来。
  可是越着急越心浮气躁,下体阵阵快感传来,真气越加不稳,毒气始终无法
归拢。采玉两只小脚都已经灵活起来,看少年满头大汗,心下更是安定,玉足十
趾夹住肉棒,来回套弄,嘴里淫聲穢語的调笑「哎呀,少侠剑法好生了得,一来
一回,割的人家脚底发麻,腿根发软,一会是不是剑气都要射出来啦!人家可要
挡你一挡。」说着,五只玉趾裹住龟头马眼一阵粗鲁蹂躏,另一只玉足弓背托着
千墨蛋囊仔细揉搓,却是整个小腿都已能活动。
  千墨下身精意阵阵上涌,忍不住睁开眼来,正好一阵微风吹过,采玉短裙扬
起,曲起修长的丝袜美腿深处,白色透明的亵裤中芳草朦胧,丁香小舌舔着红唇,
目含秋水,一脸淫媚,全都映在千墨眼中,小腹顿时腾起一阵欲火,突觉龟头软
肉被两根嫩趾狠狠一拧,「啊!」的大叫一声,一股白浆全都射在秀足丝袜之上,
丹田真气涣散,毒气重散全身,暗叫一声「完蛋啦!」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