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美鲍儿最新地址发布站『www.lingleis.info』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红粉佳人】(28)



            第二十八节、夜色浓情
  林子轩与秦雨甯并肩漫步,二人来到山腰下的湖边。
  望着碧波无痕的湖面,林子轩暗想着那一日双修玄女便该是在这大湖上,与
轩辕贵泛舟游湖,并在舟上跟轩辕贵亲密地相拥相吻,被躲在不远处的月见全程
撞见。
  说起来,双修玄女与轩辕贵订婚那晚,后者出走双修阁后,双修阁曾派出人
手四处搜寻,林子轩后来也让蓬莱宫的人帮忙打听,至今仍一无所获,也不知轩
辕贵现在下落何方。
  思忖间,耳中传来母亲柔和的声音。
  「轩儿,上回你到帝都之时,与瑾儿说了你俩的婚期了吗?」
  林子轩回过神来,神色有些複杂地道:「说了。」
  「哦,瑾儿怎么说?」
  「她没有意见。」
  秦雨甯点头道:「本来你们的婚期是定在明年,但魔龙之患已近在眉睫,娘
决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挑个日子,让你与瑾儿、环馨提前完婚。过段时间,轩儿
便上帝都一趟,把这事跟瑾儿说一下。」
  林子轩顿时停下脚步。
  「娘希望孩儿提前婚期?」
  秦雨甯一颌首:「不错。魔龙即将重现,事关重大,娘不希望夜长梦多,你
与瑾儿、环馨的婚事还是提早安排为好。」
  她望着儿子皱起眉的俊脸,奇怪地问道:「怎么,轩儿不愿提早完婚?」
  林子轩摇头道:「当然不是,能尽早成婚,孩儿自然也是愿意的。」
  只是司马瑾儿背着他与别的男人有染,此事像一根横在他咽喉里的刺,一日
不将这根刺拔除,他心里便一日不痛快。
  与司马瑾儿提前完婚自是极好,但没有揪出她背后的奸夫,林子轩有一种失
败者的感觉。
  他不明白,司马瑾儿出身云国贵族,在云国未被夏国吞并之前,司马家乃云
国赫赫有名的书香门第世家,她自幼接受的是最好的礼仪与教养,为何在已订婚
的情况下,还做出背叛未婚夫的行为?以她九洲国大才女的身份与才情,名和利
早已视作等闲之物,林子轩实在想不到她出轨的理由。
  「轩儿心里头愿意,娘也了却一桩心愿。」
  秦雨甯显然心情大好,笑意盈然地看着他:「除了瑾儿与环馨外,双修九美
之中的百合跟月见也是非常难得的美女,到时候轩儿把这四位美人儿一并娶进门
来,不知会羡煞多少人。」
  想起一直在背后默默等待的百合与月见,林子轩心情顿时也好了几分。
  「娘似乎还漏了一个人呢。」
  「婉儿?」
  「嗯。」
  林子轩点头道,「孩儿大婚之日,怎能把婉儿姐给漏了呢。」
  秦雨甯收敛起脸上的笑意,静静地看着他,道:「关于婉儿,娘有些话要跟
轩儿说。」
  林子轩有些疑惑道:「婉儿姐有什么事?」
  秦雨甯一脸平静,道:「婉儿心里,其实另有心爱之人。」
  「娘,你说什么?」
  林子轩立时瞪大双目,「婉儿姐有心爱的人?」
  秦雨甯点头。
  「这不可能,婉儿姐喜欢的人是孩儿,若她有心爱之人,为何从不与孩儿说?」
  林子轩摇头,语气十分坚定。
  秦雨甯澹澹道:「这是婉儿亲口承认的。她的性格便是如此,她知道你喜欢
她,所以甯肯把心事都藏在心里头,也不肯在你面前表露半分,怕的就是你会伤
心。」
  林子轩听得脸色有些苍白:「这不可能,娘,你骗我的对不对?」
  一想起昨夜闻人婉才与他温柔欢爱,林子轩实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
  「你是娘的亲生儿子,娘又怎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你?」
  秦雨甯看着他,柔声说道,「事实上婉儿在三年前便已经跟她心爱的人相处
了,她的处子之身本来也是打算留到大婚之夜才交给她情郎的,只是她没有料到
会被你破了身子,不希望你知道真相后伤心,便一直没有说出此事。」
  林子轩一字一顿道:「他是谁?」
  秦雨甯顿时狠狠瞪了他一眼:「知道他是谁又如何,你打算一剑把他杀了?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婉儿,你有否考虑过婉儿的感受?」
  林子轩胸口积聚的怒气,登时被这一句话给泄去。
  是啊,他若真的这般做,他心爱的婉儿姐不知会多么伤心,想到这里,林子
轩便一阵痛苦。
  「孩儿自然不愿婉儿姐伤心,但孩儿对婉儿姐确是发自真心,娘你该明白的?」
  秦雨甯听了却是摇头:「说句实话,你跟婉儿自小一块长大,她一直以姐姐
的身份在照顾你,娘不相信你对她的所谓真心全是出自男女之情。像婉儿,她对
你便是姐弟之情居多,娘不相信这么多年来你就一点也感觉不出来。」
  「这也是打从一开始,娘没有把婉儿当成童养媳,而是当成女儿般在养的原
因,轩儿若是真心为婉儿着想,就要站在她的立场为她的幸福考虑。」
  林子轩胸膛急促地起伏着,他仍有些不甘心地道:「但谁知道婉儿姐倾心的
那个人,是否贪图婉儿姐的美色,又或觊觎婉儿姐背后来自蓬莱宫的财富?」
  「我看你才是贪图婉儿美色的那个人。」
  秦雨甯狠狠瞪他一眼,「以人家的身份武功,倘若只是要美色,不知有多少
美女愿意投怀送抱。我蓬莱宫财力是十足,但对方若要钱也是一件话的事,别事
事往阴暗处想。」
  林子轩顿时被噎住,说不出话来。
  他有些失落地道:「这些话,婉儿姐为何不亲自跟我说?」
  「若不是娘偶尔发现,你以为依婉儿的性格会说出来吗?」
  秦雨甯没好气道,「她平时虽聪慧过人,但在这件事上十足傻丫头一个。」
  见儿子脸上阴晴不定,秦雨甯知道他正处于犹豫不决的关键时刻,便轻声道。
  「轩儿,这件事上你绝不能怪婉儿,甚至说起来反得怪你。她与情郎定下三
生之约在先,被你破了身子在后,以至婉儿为了你,硬是把两人的关系隐瞒至今。
娘得知此事后着实对你很是生气,婉儿却仍处处维护你,甚至甯愿将来放弃自己
心爱之人,也不愿让轩儿你伤心,谁自私谁自利,轩儿自己想想。」
  林子轩听得一阵苦笑:「娘,你也不要拐着弯骂孩儿了,孩儿并非自私之人,
孩儿心里也希望婉儿姐能过得幸福。只是任谁突然间碰上这种事,总会感到不忿
又或心生怨念。」
  「轩儿想通了?」
  「既然婉儿姐另有心爱之人,孩儿还能怎么样?」
  林子轩重重一歎道,「婉儿姐一心为孩儿着想,孩儿又岂能如此自私,只能
在心里祝福她二人。」
  秦雨甯红唇逸出笑意,欣慰地道:「轩儿想通了就好,婉儿得知轩儿的想法,
定会非常开心。事实上轩儿已有了四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少了婉儿一个也不是什
么要生要死的问题。」
  林子轩只能苦笑。
  「娘,你该跟孩儿说,婉儿姐心爱之人到底是谁了吧?」
  秦雨甯微微一笑:「那人轩儿见过的,他和婉儿今早才动身赶赴长奉。」
  「今早动身前往长奉的,除随行的两位执事外,便剩莫鹏、严文与元承业三
人。后两人的年纪比婉儿姐还小,绝非他二人。」
  林子轩睁大双眼,一震道,「是莫鹏!」
  秦雨甯颔首:「正是他。」
  林子轩张了张嘴,「婉儿姐喜欢的竟是莫鹏?可是……他长相那般粗犷,论
年纪也比婉儿姐大了十岁有馀……」
  「相貌粗犷,年纪大上一些又怎么了?」
  秦雨甯没好气白他一眼,「婉儿温柔端庄,配他这种魁梧高大的男人再合适
不过了。他将来娶了小他十多岁的婉儿,还不把婉儿疼到骨子里去。」
  林子轩听得再度苦笑:「娘教训得是。」
  他犹豫了片刻,有些欲言又止地问道:「娘说婉儿姐与莫鹏三年前已好上,
那……那他们有否……」
  「轩儿是否想问,他俩有没有上过床?」
  林子轩听得俊脸一红。
  「婉儿迟早都是他的人了,你呀,既已决定成全他们二人,又何必再问这种
问题。」
  秦雨甯没好气地瞪了儿子一眼。
  林子轩轻咳一声:「孩儿也就顺口一问,没有其它的意思。」
  秦雨甯道:「原本娘安排了其他人到泸泉接应婉儿他们,不过,轩儿你这几
日,便到泸泉走一趟吧。」
  「婉儿今晨已随莫鹏等人前往长奉,以莫鹏独步九洲的易容术,再加上他武
宗级的身手,那陈万绝逃不出我们的手心。我们唯一要提防的,便是隐藏在陈府
内的血骷髅高手,一旦他们发现陈万失踪,必会不惜代价地追查。离长奉最近的
大城便是泸泉,娘虽派了十几名宫内的好手提前去接应,但想想仍不是很保险,
倘若有轩儿过去暗中接应,那便算得上万无一失。」
  林子轩听了,当即点头应允道:「孩儿明白了,明日一早,孩儿便动身前往
泸泉。」
  「嗯,待见着了婉儿之后,轩儿也该跟婉儿交心地谈谈。」
  「孩儿明白。」
  回去之后,林子轩一个人坐在园子里发呆。
  「轩郎,怎地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轻柔的声音传进耳中,林子轩顿时回过神来,对款款而来的双修玄女歎道:
「唉,说来话长。」
  双修玄女婀娜的身姿在他身旁坐下道:「轩郎不介意的话,便说与环馨听听
吧。」
  林子轩歎了一口气,当下便把闻人婉心有所属的事情和盘托出。
  双修玄女有些愕然:「啊,婉儿姐喜欢的人,竟是莫先生呀。」
  「还不是嘛,当我从娘口中听到是他,当真有些不敢相信。」
  林子轩苦涩地道。
  双修玄女细审他的神色,轻声说道:「轩郎,你是否不愿婉儿姐与莫先生在
一起?」
  「唉,既然婉儿姐爱他,我也只能祝福他们二人,自然不会再有别的想法。」
  林子轩摇头。
  「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实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轩郎如此大度,莫先生跟婉儿
姐知道后,定会非常感激轩郎的。」
  林子轩讶然道:「环馨似乎对他二人在一起,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反而颇
为赞同的样子?」
  双修玄女微微一笑,道:「环馨不想对轩郎说谎,其实撇开莫先生乃白鹿先
生学生的身份,他其他任何方面都足以配得上婉儿姐。轩郎是当局者迷,以为像
婉儿姐这般国色天香的绝色大美人,倾心的对象一定也是英俊多才。自古以来英
雄配美人,莫先生绝对当得上英雄二字,婉儿姐倾心于他实正常不过。」
  「我明白环馨的意思,只不过一想到婉儿姐将要嫁给他人,我心里难免会感
到不舒服。」
  双修玄女柔声安慰道:「时间会抚平一切的。」
  林子轩揉了揉眉头,有些郁闷地道:「唉,他们二人不知是否已上过床了呢?」
  双修玄女知他心里对闻人婉仍感不舍,但也知此事旁人难以帮上什么。
  「轩郎,看开点吧。婉儿姐与莫先生交往的时间已有数年,她的处子之身没
有给心爱的男人,却反而交给了轩郎,已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纵使在这之后婉
儿姐与莫先生有肌肤之亲也是人之常情。」
  「婉儿姐温柔又端庄,相信不仅是莫先生,换作任何一个男人对着她,必也
是爱煞得紧。」
  双修玄女的话,林子轩深感赞同。
  闻人婉生得极美,又端庄大方,她的一颦一笑无不让任何一个男人怦然心动。
  大概没有哪个见过他的男人,不想将她的衣物一件件剥落,在闺帏之间与她
裸呈相见,尽情地品嚐她那令人心荡神旌的绝美胴体。
  连林子轩这般从小与她一起长大的人,也觉得闻人婉如天人般的容貌身姿太
过诱人,不然他便不会一有机会跟把闻人婉拉上床去欢愉。
  闻人婉与莫鹏二人在书院的时候有大把相处时间,想来莫鹏该已尝过闻人婉
若冰肌玉骨般的胴体了。
  林子轩摇头苦笑道:「难怪前段时日,婉儿姐带着她一些同窗到岛上作客,
我感觉到婉儿姐心情格外愉悦,平日里很矜持的她,居然穿了很大胆开放的西大
陆异族服饰,很是惹火诱人。想来婉儿姐该是在那段时间里,跟莫鹏有了亲密的
关系. 」
  「何以见得?」
  「因为婉儿姐回来的当晚,我与她同房时,感觉婉儿姐那里较之以往顺畅了
很多,我还以为是婉儿姐情动的缘故,当时并未多想。现在想来根本不对,婉儿
姐那里向来都紧密得很,加上她在书院有大半年的时间未经房事,便是再情动,
也不可能那般顺畅,一定是莫鹏!」
  双修玄女听得俏脸发烫:「如此说来,婉儿姐在那段时间大概已和莫先生做
了很多次,并且莫先生的尺寸定异于常人,方让婉儿姐也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某些
改变。」
  见林子轩神色有些低落,双修玄女安慰道:「轩郎,你也别太难过,毕竟婉
儿姐与莫先生是真心相爱,他们热衷于床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件事上你倒怪
不得他们。」
  「我当然知道,唉,算了,不提这些事了。」
  林子轩摇了摇头,「说回我们自己吧,娘打算将我们的婚事提前。」
  双修玄女听得美眸顿时一亮:「婚事提前?」
  林子轩点头:「嗯,根据爹的推测,魔龙半年内必会重新上岸,未免夜长梦
多,我觉得提前也是好的,环馨以为呢?」
  双修玄女雪白的俏脸染上一片红霞:「一切便依夫人的安排,环馨没有意见。」
  她嘴上说着没有意见,可从她脸上的喜色,谁都能看出她心里不知多么欢喜。
  林子轩将她一把拉了过来,爱煞地在她的唇上吻了几口,后者随即搂上他的
腰,将侧脸紧紧贴近他的胸膛。
  「百合跟月见知道这个消息,一定很开心。」
  「说起来我已有一段时间没跟她们好好相处了,明日一早我就要启程赶往泸
泉,在那提前接应婉儿姐他们。之后我会顺道上帝都一趟,亲自跟瑾儿说这件事,
今晚,环馨便叫上百合跟月见,到我房里来吧。」
  林子轩在双修玄女的耳边亲暱地说道。
  双修玄女听得耳根子都红了,声如蚊蚋般地应了一声:「嗯。」
  两人在园子里温存了一段时间,才分别离开。
  林子轩接连两场战斗消耗了大量体力,需要回去打坐休息,双修玄女则去找
百合与月见二女。
  「百合,你三番二次拒绝于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华冬生,百合姐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一点也不喜欢你,你还要不要脸啊?」
  「哼,这是我和百合之间的事情,你少多管闲事,月见。」
  「我就喜欢多管闲事怎么样?请你有点脸皮好吗,什么叫做你和百合姐之间
的事,百合姐跟你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初我与百合双修初试之时,我们在床上赤裸相见,亲密地相拥相吻,你
说我俩没有关系?哼,月见,你与其在这儿多管闲事,还不如今晚爬到文长老的
塌子上去,给他含箫舔棒来得更实在些,文长老私底下可没少称讚你外表天真浪
漫,骨子里却是个浪蹄子。」
  月见顿时气得俏脸煞白,狠狠地瞪着他。
  华冬生口中的文长老,便是双修阁南院四长老文春亮,当初她的双修心法初
窥门径之时,阁中为她指派的双修对像便是四长老文春亮。
  后者在床上最喜欢的爱好,便是让月见给他舔吮肉棒,起初她对此十分抗拒,
后来习惯了也就没当一回事。
  但要说她因此就是个浪蹄子,这是对她极大的侮辱,月见已经气得就要朝他
动手了。
  她身旁的百合更是玉容如水,这英姿飒爽的美女毫不客气地怒斥:「污言秽
语!华冬生,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再敢纠结于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华冬生听得脸色一沉:「百合,我华冬生好歹是南院年轻一代之首,将来南
院长老之位必有我华冬生一份。不论哪一方面,我配你都是绰绰有馀,你再三拒
绝我,将来可莫要后悔?」
  「后悔?当真是笑话!」
  月见冷笑地看着他,「一个南院长老又算得了什么,比起百合姐的意中人,
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枉你还一副如何了不得的样子,简直可笑。」
  华冬生一瞬不瞬地盯着百合,扬声质问:「她说的可是真的,你已有意中人
了?」
  「不错,比起他你差远了。」
  百合一脸厌恶地看着他。
  月见更是冷嘲热讽道:「你的双修心法看样子练了也是白练,居然连百合姐
已非处子之身都看不出来,南院年代一代之首,简直贻笑大方。」
  话音刚落,华冬生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是谁,说!」
  百合冷然道:「他是谁与你何干?让开,别挡我们的道。」
  华冬生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的脸,狠狠说道:「今天你不把一切坦白,别想
从我这儿过,说,那奸夫是谁!」
  忽然间,一道声音插了「他是百合心目中的如意郎君,也是我心爱的男人,
你居然敢称呼他奸夫?」
  声音悦耳熟悉,却没有了往日的柔和,而是如同冬日的寒冽北风,冰冷而刺
骨。
  华冬生顿时脸色一变。
  「小姐。」
  月见大喜过望地跑了过去,百合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华冬生低下头,恭顺道:「见过小姐。」
  双修玄女莲步轻移,走了过来,她面上蒙着白纱,但谁都可以从她冷然如冰
雪的语气,猜到她此刻的脸色必寒若冰霜。
  「华冬生,你不是想知道百合心爱之人是谁吗,现在我亲口告诉你,他就是
我的未婚夫,蓬莱剑姬与轩辕先生之子林子轩。你若有何不满,大可直接去找他,
绝对没有人阻拦你。」
  冷汗从华冬生的额头上冒出,他神色惶然地垂下头去:「我……小姐……此
事完全是误会,请小姐听我解释。」
  双修玄女冷冷道:「没有必要解释了,你们的对话我全都听到了,华冬生,
我跟娘本来对你有很大期望的,但现在,我对你非常失望。此事,我会如实向娘
禀报,百合,月见,跟我过来。」
  说完,她便拂袖而去。
  华冬生脸上先是一阵青一阵紫,接着惨白一片。
  望着远去的三道倩影,华冬生知道自己完了。
  双修玄女向来性格柔和,可一旦动了真怒,那绝非说笑的一回事。
  她有权利决定阁中任何一个人命运,可她却决意把此事向双修夫人禀报,就
是打算要从严处理他。
  「林子轩……」
  华冬生的脸上,说不出的怨毒狰狞。
  「小姐,真不是我们故意要跟他吵的,而是这华冬生实在烦人,百合姐已明
确拒绝了他好几次,他依旧不屈不挠地纠缠。」
  月见嘟囔着。
  双修玄女轻声道:「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大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双修九美每一个人,自她们的心法成熟后,阁中便会先为她们指派一位南院
长老作为床事技巧指导之人。
  在跟五长老鲁览盛夜夜同榻之后,百合的床事技艺臻至成熟,阁中便指派她
成为华冬生的双修初炼对象。
  百合性格落落大方,平日里给人的印象英姿飒爽,华冬生与她赤诚相见过,
两人虽没有发生肉体关系,但华冬生却得以见到她异于往时的温柔妩媚,此后大
概便对她没法忘怀。
  本来南院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尚有一个轩辕贵与他堪敌,如今轩辕贵一走,
华冬生一跃而成年轻一代第一人,地位大增,甚至已被阁里内定为未来的长老人
选,华冬生内心因此膨胀,认为他已有绝对资格得到九美之一的百合,这才有了
方纔的事。
  百合询问道:「小姐,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双修玄女澹澹道:「华冬生仗着自己是大长老之徒,对着你们尚且如此狂妄,
这样的人留在阁中,于我双修阁有害无益,我不会让他留下来的。」
  「这样,会不会太过……」
  百合欲言又止,「除轩辕贵之外,便属他的天赋最为上佳,要找到这样一个
人,并不容易呢……」
  「百合姐,他对你这样无礼,你怎地还帮他说话?」
  月见嘟着小嘴说道,「你该不会是因为曾经跟他有过肌肤之亲,舍不得赶他
走吧?」
  百合十分坚定地摇头说:「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的心中只有林公子一
人,除此之外,我不会对其他任何男人有感觉。」
  「百合,你也知要找到这样一个人很不容易。正因为他自认自己天赋极佳,
才这样有恃无恐。从长远看,让他离开,对我双修阁是有益无害的事。」
  「一切依小姐和夫人安排。」
  「嗯。」
  顿了顿,双修玄女接着说道:「明日一早,轩郎便要赶往泸泉,今晚……你
们俩一块到轩郎那儿吧。」
  「啊,林公子他……」
  百合顿时听得一阵羞涩。
  月见更是雀跃不已。
  「那小姐你呢?」
  双修玄女面纱后的粉脸红了一红,却是没有回答。
  …………「夫人,你跟那小子谈过了吗?」
  朱贺走了过来,在秦雨甯身边坐下。
  秦雨甯的面前摊着一副由专人绘制的蓬莱群岛地势图,她正专心致志地看着,
听到朱贺的问题,只见她慢条斯理道:「还没呢。」
  「哎,我说夫人……」
  朱贺搓了搓手,「我们后天便要返回蓬莱了,你要抓紧时间说服那小子呀。」
  「怎的,你那么着急做什么?」
  秦雨甯的视线仍留在图纸上,头也不抬地道。
  「我怎能不着急。」
  朱贺顿时苦笑,「不管这小子如何惹我生气,他终究是我最亲的侄儿,我老
朱家今后的香火全指望他来传承,我如何不急?」
  秦雨甯讶然抬起头来:「若本宫没记错,你今年该才五十有三吧,大陆上老
来得子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不少,怎么,你现在就不行了?」
  「谁说我不行了?」
  朱贺顿时眼睛一睁,脸红脖子粗道,「我只是想着我自小便把高时当亲生儿
子般养,如今我已一把年纪,生不生也无甚所谓,传承香火的大任自然要落在那
小子头上。我行不行,夫人在床上不已亲身体验过了吗?」
  秦雨甯眯起美眸,狐疑地看着他:「行房与传宗接代虽看上去像是同时进行,
但却是两码事,在床上能取悦女人却无法让其怀孕的人大有人在,你反应这么大,
本宫反倒觉得你像是欲盖弥彰呢。」
  朱贺像被人突然间掐住似的,顿时哑巴了。
  半响,他才鬍鬚一吹:「哼,夫人既然不相信,那么我朱贺接下来唯有努力
播种,争取让夫人的肚皮早日鼓起了。」
  秦雨甯顿时晒道:「要生你自己去生个够。想要本宫给你生孩子,简直是痴
心妄想。」
  「既然夫人怕了,那便不能再说我小老头不行。」
  朱贺这才悻悻道,「好了,说回刚才的话题吧,夫人,我已叫那小子今晚到
你房里去,你可千万不要赶他出来呀!」
  秦雨甯狠狠瞪他一眼:「知道了,没见本宫很忙吗,就你恁多废话。」
  「我便知夫人你会答应的。」
  朱贺顿时大喜过望,顿了一顿,他接着小心翼翼地道,「高时那小子倔起来
很难应付,但他有一个致命弱点,便是对夫人一往情深,必要时刻,夫人可以给
他……」
  见秦雨甯凤目一瞪,朱贺连忙续道:「我是说可以给他些许甜头尝尝,譬如
……赠他几个香吻,又或跟他亲个小嘴什么的,保准那小子魂都飞了,赶明儿便
乖乖地回银花岛去。」
  秦雨甯狠狠看着他道:「本宫今晚可不止赠他香吻,跟他亲个小嘴那么简单,
本宫还要允许他再进一步,看不气死你这老傢伙!」
  朱贺顿时听得吓了一跳:「夫人,那怎行呢?」
  「本宫说行就行,哪轮得到你来指指点点。」
  「夫人,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你若不信,晚上大可到我房外偷看,凭你的本事,要瞒过你那侄儿该不成
问题吧,你放心,我不会在他面前拆穿你的。」
  秦雨甯冷笑地说道。
  见她不似开玩笑的样子,朱贺张目结舌道:「夫人,你可是说真的,你到底
……打算跟那小子进行到哪一步?」
  「你今晚过来看看,不就清楚了吗。本宫现在很忙,赶紧给我滚。」
  秦雨甯下了逐客令。
  朱贺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再说什么,乖乖地走了。
  回去之后,他并没有跟侄子说起这件事,他实在不清楚剑姬的想法,不知她
到底是在说笑,抑或是认真。
  以至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朱贺又是纠结,又是坐立不安。
  夜色渐深,躲在房里等待的朱贺,在忍受了长时间的煎熬之后,耳中终于传
来了房门被打开的轻微声响,他精神顿时一振,连忙移至窗旁,果真望见他侄儿
熟悉的背影,正悄悄地离开。
  朱贺立即悄悄跟上。
  他们叔侄二人居住的院落与秦雨甯下榻的楼阁相邻不远,不到两刻钟时间,
朱贺便来到后者所住的位置。
  此刻已近子时时分,天色已晚,放眼望去院落不远的屋舍一片漆暗,想必众
人均已入睡。
  唯剩秦雨甯居住的小楼阁里,仍透出昏暗的灯火,见此情景,朱贺心头雪亮,
明白秦雨甯正在等待他侄子的到来。
  朱贺在院子的转角处,模模煳煳,隐约能看到朱高时已登上楼阁二层的廊道,
接着便见他走到廊道的房门外,左右张望了一会,才轻轻叩击了房门。
  随后朱高时大概是得到了屋内秦雨甯的允许,朱贺见他很快推门而入。
  朱贺在楼阁外候了一小会,已是心痒难耐,他迫切想知道自己这木讷的侄儿,
与他心目中的女神共处一室时,会发生什么样的景况。
  看了看周围,不见有任何巡夜的守卫,朱贺大胆了起来,先是在楼阁下绕了
一个大圈,寻找到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接着倚仗一身不俗的轻身功夫,悄悄跃
至二楼。
  他十分小心地落地,避免发出任何声音。
  跟着凑近墙边,侧耳听了一会,立时捕捉到屋内二人的对话声。
  朱贺精神一振,更觉心痒了,他弯着身子躲到一处窗户底下,抬头看了看透
着朦胧灯火的窗纸,他嚥了嚥口水,伸出手指在纸上捅了一下。
  窗纸应声而破。
  朱贺连忙把眼睛凑到指头大的小孔眼处,屋子里的情景顿时落进他眼中。
  只见他那木讷的侄儿正坐在剑姬身边,模样有些拘谨,二人均对他的偷窥似
乎一无所觉,朱贺悄悄松了一口气。
  「高时,我方才与你说的事,你考虑得如何?」
  「一旦侄儿返回银花岛,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见不到二娘……」
  朱高时闻言,脸色犹豫不定,「若是可以,侄儿……侄儿并不想离开二娘身
边。」
  秦雨甯柔声道:「二娘已知道你的心意,只不过你也清楚你二叔的为人,如
若你真不答应,恐怕他到时便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何况,你此次回去也只是
回一段时间,待魔龙之患解决后,你爱在蓬莱岛上留多久都随你。」
  「好小子,为叔简直小看你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连二娘都叫上了!」
  屋外的朱贺,听得是目瞪口呆,简直要给这木讷的侄子竖起拇指头。
  「枉为叔这些年来一直为你操心,敢情对上剑姬,你居然如此奋勇,让为叔
白担心了!」
  朱高时的话大胆至极,甚至有对剑姬表露心迹之意,朱贺都给震住,一时间
老怀大慰。
  不过欣慰归欣慰,他也担心朱高时这些话会惹美人儿发怒,但见后者和颜悦
色的样子,朱贺一直吊着的心才终于放下。
  让朱贺没想到的是,屋内的朱高时紧跟着又说出了一些让他感到瞠目结舌,
不可置信的话来。
  「既然二娘这般说了,侄儿唯有答应罢。不过……在侄儿返回银花岛之前,
侄儿……侄儿想……」
  「想什么?」
  像是鼓起勇气般,只见朱高时涨红着脸,道:「侄儿想跟二娘温存一番。」
  窗下的朱贺听得张目结舌。
  这小子,今夜的表现简直让他不敢相信,这还是他那木讷寡言的侄儿吗?简
直就是胆大包天,竟当着名动大陆的蓬莱剑姬的面,直言要与她温存?「你也说
那是你二娘,连二叔的女人你敢这般打主意?哼,就算为叔这关过了,你以为剑
姬岂是好惹,你小子,要不是你乃我朱贺的亲侄子,换作第二个人,保不准会被
剑姬一剑给噼了。」
  朱贺直摇头。
  要知道,他为了说服剑姬给他这侄儿一些甜头,是费尽唇舌。
  从剑姬的反应来看,朱贺不认为他这侄儿能如愿以偿。
  哪知屋内的秦雨甯听了却没有生气,反而笑吟吟地道:「高时喜欢二娘吗?」
  「喜欢,非常喜欢。」
  朱高时忙不迭地点头,「二娘是侄儿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在侄儿心中,二
娘的美貌无双,无人能及。」
  秦雨甯掩嘴笑道:「一张嘴倒是挺会说,二娘见你的言语发自肺腑,便勉为
其难,破例一次满足你的心愿吧。」
  「二娘……」
  朱高时顿时一阵激动。
  秦雨甯漫不经意地往朱贺的方向投去一个莫名意味的眼神,接着裙下修长的
美腿交迭,笑意盈盈地伸出一条长腿,架到朱高时的大腿之上。
  窗上的朱贺,看得眼珠子大瞪,原来剑姬早已经发现他在窗外偷窥了!难怪,
朱贺奇怪为何剑姬会破天荒地答应朱高时的请求,原来是存心要激他。
  见到屋子里,他那木讷而不擅辞令的侄儿,已一脸激动地将剑姬的绣鞋摘下,
接着把她包裹在白色短袜的精緻玉足捧在手中,如同鉴赏着某种珍贵宝物般,爱
不释手地把玩着,朱贺心中是又酸又涩。
  剑姬的美丽玉足本是他一个人的,如今被他的侄子朱高时握在手上把玩,他
顿时有一种心爱之物被他人佔有的心酸之感。
  可偏偏这一切还是他一手促成的,这哑巴亏他还不得不吃。
  「算了,这小子今趟如愿以偿地摸到了剑姬的小脚,也算了却他以往的一条
心愿,我这当叔的就睁只眼闭只眼吧,只希望剑姬点到即止,别玩得太过火才好。」
  正当朱贺这么想着时,却见秦雨甯又往窗边瞥了一眼,美不胜收的俏脸上掠
过一丝玩味的笑容,一隐而去,朝朱高时道。
  「二娘的脚漂亮吗?」
  「漂亮,太漂亮了,柔若无骨,小巧玲珑。」
  朱高时的大手在秦雨甯的白袜玉足上来回游动,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握
进手中,犹如丝绸般光滑,兼又温润如玉,二娘的脚儿简直如同瑰宝一般令人着
迷。」
  说完,他还用力嗅了一口,一脸迷醉道:「二娘的脚儿香气怡人,侄儿真是
太羡慕二叔了。」
  「二娘的脚现在让你又摸又玩的,你还有什么好羡慕你二叔的。」
  秦雨甯顿时嗔道,「你那么喜欢,便让你舔个够吧。」
  朱高时听了,顿时激动地握住她一只香足,隔着薄薄的白袜,一张脸整个埋
近她的足心。
  同时大嘴一张,伸出舌头狂舔了起来。
  秦雨甯玉足轻抬,任由朱高时迷醉地吻舔。
  后者在舔吻的过程中,另一只手仍不忘将她的长裙往后轻卷,露出秦雨甯一
截雪白匀称的小腿,大手覆盖了上去,不住地摩挲爱抚着。
  窗外的朱贺,看着心爱的剑姬主动把她的玉足伸给他侄子舔弄,心中既有些
酸味,又有一种别样的刺激。
  朱高时隔着袜子舔够了,便动作放缓着将秦雨甯足上的雪白短袜褪去,露出
她一对莹白如玉,又滑如凝脂般的脚儿。
  见上边五根如青葱般白皙晃眼的脚趾,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朱高时接着又张
开了大嘴,把秦雨甯的玉趾一根根地放进口中吮舔了起来。
  望着眼前的朱高时迷醉不已地吮舔着她的脚趾,有时候秦雨甯真地感到难以
理解,不就是一双脚而已嘛,真有那么好吗?除了朱高时外,秦雨甯所经历过的
那四个男人,每一个在床榻上与她欢好之时,总喜欢爱抚玩弄她的腿脚,哪怕是
那口味与人不一样,极喜欢走后门的圣剑门门主秦松也不例外。
  她虽然难以理解男人的这项癖好,但渐渐的也对此习惯起来,此刻朱高时这
般爱抚吻舔她双足,秦雨甯的下身已感觉到一丝丝别样的兴奋。
  「噢,二娘……侄儿好难受……」
  朱高时将秦雨甯的足趾一根根来回置入口中舔吃,便连趾缝也不肯放过,大
舌来回扫荡,一番功夫下来,他的下身已经硬得涨痛无比,顶着裤子凸起一个大
大的帐篷,极是难受。
  秦雨甯也已经被他舔得有些许情动,美眸一扫,见他下身支起的形状极大巨
大,一颗芳心不由急促跳动了几下。
  她笑意盈然,瞥了一眼窗外,接着红唇轻扬道:「高时想不想把二娘抱上床,
在二娘的身上泄掉火气呢?」
  她知道此刻朱贺正躲在窗户外头偷窥,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朱高时对她有多迷恋,她是知道的。
  起初秦雨甯对他的印象着实不怎么样,木讷呆板的性格,一点也不似世家子
弟出身。
  若非他是朱贺唯一的侄子,秦雨甯甚至与他对话的兴趣都欠奉。
  然而近些时日与朱高时一番接触下来,秦雨甯意外地发现他的另一面,这年
纪小了她十几岁的年青人其实并不像表面那么呆板,他只是性格比较内向罢了,
说起讚美她的话儿来比起朱贺强得多,这点倒颇讨秦雨甯的欢心。
  不过即便如此,秦雨甯也并无给他的打算。
  她虽处于情欲最为旺盛的年纪,但她蓬莱剑姬从来都不是淫荡的女人,在没
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她绝不会随随便便跟男人上床。
  说到底,她今夜与朱高时这般亲密,只是看在朱贺的份上才勉为其难,另一
个原因也是存心要气一气朱贺这老傢伙。
  不管朱高时有多么想要她,秦雨甯也不会真个给他的。
  朱高时在听到她的话之后,脸上因为激动而抖颤了几下,嘴皮子都有些哆嗦
了起来。
  「二娘愿意让侄儿抱……抱上床,在二娘身上泄火……」
  「你看看你,这儿都硬成这个样子,难道高时就不想脱光二娘身上的衣裳,
压在床上狠狠地操弄?」
  秦雨甯笑吟吟地从裙下伸出另一条修长的美腿,踢掉了绣鞋后,就这么直踩
在他的胯间,隔着裤子上下磨蹭起来。
  外头的朱贺听得整张老脸都绿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会从剑姬的口中听到这般过火的话来,由不得他紧张,因
剑姬这是准备要给他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这怎么行!朱贺此时站也不是,进也不是,心情极是纠结。
  朱高时被秦雨甯踩得一阵舒爽,他涨红着脸,呼吸急促,显是此刻内心极为
激动:「二娘在侄儿眼中,便如天仙下凡,侄儿……侄儿自是非常想将二娘抱上
床,用力地肏干……」
  但出乎秦雨甯意料的是,朱高时兴奋过后,忽然像泄了气般,道:「可是侄
儿却不能这么做,二娘是我二叔的女人,而二叔又是高时自小最尊敬爱戴的亲人,
若侄儿跟二娘上了床,那便是对不起二叔,侄儿不可以这么做!」
  朱贺听得一张老脸顿时如盛开的菊花,简直是心花怒放。
  「臭小子,不枉为叔自小那般疼爱你!」
  秦雨甯更是一阵错愕。
  眼前的朱高时已经被她刺激得双目通红,呼吸急促,这分明是情欲已经到了
难以控制的地步,她太瞭解男人了,一旦男人到了这个节骨眼,想让他们停下来
几乎是不可能。
  然而朱高时却是至今唯一的例外,在这种状态下,他竟仍能保持本心,完全
出乎了秦雨甯的意料。
  她很清楚自己的魅力,因此对眼前这木讷的青年立时高看了几分。
  秦雨甯脚上动作不停,再度隐晦地往窗户投了一眼,面上带着笑意道:「二
娘明白了,唔,不过高时这儿这么硬可不是办法,不如二娘用别的方法让高时泄
掉火气吧,这样高时既不会对不起你二叔,又能在二娘身上舒坦一回,如何?」
  朱贺刚松了一口气,一颗心顿时又提了起来。
  他总算是弄明白了,今晚剑姬不狠狠地刺激他一番,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朱高时顿时涨红着脸,讷讷道:「什……什么
方法?」
  秦雨甯红唇一扬,道:「二娘忘了,高时尚是童男之身呢。」
  说完,她收回架在朱高时大腿上的双腿,侧身坐到后者大腿上,玉手揽上他
的肩脖,秦雨甯高挑欣长的身子挨进他高大强壮的怀中,扬首献上了香吻。
  「唔……」
  终于跟名动大陆的蓬莱剑姬相吻,朱高时兴奋得无以複加。
  他张开大嘴,噙住了秦雨甯的香唇,对着她的小嘴又吮又吸。
  朱高时只觉得她的嘴里有一股清香甜腻的味道,刺激得让他的下身更加胀痛。
  朱贺望见屋内的二人,亲密地相拥在一起热吻,心里又酸又痛。
  剑姬的小嘴终于还是让他这侄子品嚐到了,从这小子的脸色看,怕已激动得
快要受不了了吧?也难怪,大陆不知多少英雄豪杰,渴望能一尝剑姬的香吻而不
得,这小子才初出茅庐,便已得到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殊荣,回银花岛之后要是说
出去了,不知会羡慕死岛上多少人。
  秦雨甯任由朱高时含着自己的香舌,来回吸吮,二人拥吻了片刻后,秦雨甯
娇喘地在他耳边说道:「抱二娘上床,咱们到床榻上去。」
  朱高时脸红耳赤将她一把抱起,喘着粗气直接走向大床。
  将秦雨甯平放在大床上后,身材高大的朱高时立即压在她身上,继续方纔的
热吻。
  同时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他摸索到秦雨甯的腰间,把她的腰带解下,接着将
她胸前的裙衣往两边分别扒开,露出雪白的抹胸。
  朱高时时一双大手覆上了抹胸,他立刻感觉到抹胸之下,包裹着两团饱满圆
润的乳肉,入手极是柔嫩。
  他再也忍不住,将抹胸一把扒了,一对晶莹圆润的雪乳,如挺拔的山峰般,
颤颤巍巍地弹了出来。
  两点嫣红,如盛开的花蕾点缀在双峰之间,朱高时简直看呆了眼。
  「太美了!这……这便是二娘的……」
  朱高时一手握上一只嫩乳,只觉得手上之物入手极为柔嫩,又弹性十足。
  他的手掌较正常人稍大,可一只手仍握不过来,饱满的圆乳揉搓之间彷彿在
搓着一堆凝脂般,让他心神荡漾,激动不已。
  大概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亲密地接触到女人的双胸,秦雨甯只觉得他抓捏的力
度颇大,手法毫无章程可言,一对雪乳在他手中不停地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顿时白了他一眼:「轻点儿,你想抓疼二娘吗?」
  朱高时脸色极苦,道:「二娘,侄儿涨得受不了了……」
  秦雨甯掩嘴轻笑:「躺着吧,让二娘帮你泄泄火。」
  闻言,朱高时顺从地躺平身子。
  秦雨甯手法娴熟地帮他解了裤带,褪去长裤,蓦地,一根黑黝黝的粗大肉棒
便弹了出来,同时一股浓烈刺鼻的腥味直扑向秦雨甯的面门。
  秦雨甯眉眼含春地握了上去,笑道:「高时的本钱比起你二叔可雄壮得多了,
唔……好硬……」
  朱高时的大棒确实够粗壮,在秦雨甯以往经历过的男人中无人可比。
  也唯有闻人婉的男人莫鹏,能在尺寸上稍胜于他少许,但也仅此而已了。
  秦雨甯纤手套弄了几下,直爽得朱高时大喘粗气。
  窗外的朱贺看得心里扑通扑通一阵狂跳,从剑姬的举动来看,他已猜到她接
下来要做什么了。
  此时他心里仍存有一丝侥倖,剑姬或许只是要给他侄子撸撸棒。
  可他注定要失望了,因为秦雨甯向他这边投来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后,便
俯下了身子,红唇轻张,将朱高时那根硬挺的大肉棒含进了嘴中,徐徐吞吐起来。
  「啊,二娘!」
  朱高时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爽到极点的声音。
  他半撑起身子,目光紧紧望着正埋首于他胯间的秦雨甯,见她一手握着他的
大棒,粉嫩的香舌不住地来回扫舔,同时纤纤玉手还套弄个不停,令他感到无比
的销魂。
  这便是大陆无数男人视之为女神的蓬莱剑姬,此刻正埋在他胯间,给他含箫
舔棒,朱高时已经激动得不知该如何表达,一股自豪到了极致的感觉油然而生。
  一想到银花岛上,与他走得较为相近的几位友人,对名扬大陆的剑姬同样仰
慕已久,他们仍在苦苦寻找着能够见一见剑姬的门径,而他朱高时今夜已荣获剑
姬小嘴服侍的殊荣,朱高时便感到前所未有的自信。
  他已远远将那几位友人抛在了身后。
  返回银花岛后,今夜与剑姬发生的旖旎,他是必然会告诉几位友人的,一想
到他们将来那艳羡到极致的妒忌眼神,朱高时便更加兴奋。
  望着胯间的巨物在剑姬的小嘴中进进出出,后者两片红唇,紧紧地包裹着他
的大棒,棒身已被她的香涎打湿,朱高时快美得骨头都要酥了。
  朱高时终于忍不住,喘着粗气,双手捧上秦雨甯含春带媚的脸颊,道:「二
娘……让侄儿自己来会儿吧……」
  说完,他腰身向前一挺,把秦雨甯的小嘴当成了蜜穴般,一下一下地插了起
来。
  秦雨甯给男人这样插倒也不是一回两回,也算是轻车熟路,只不过朱高时的
大棒不同于她之前那些男人,每一次撞进来都差点捅到她喉咙,令她有些不适。
  然而朱高时仍是童男之身,至今未曾这般亲密地与女人接触,何况对象是他
爱慕已久的女神,在秦雨甯嘴里插了不到七八十抽,他的阴囊便一阵酥麻。
  秦雨甯见他陡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立时明白他已到了强弩之末。
  果不其然,在如狂风骤雨般狠插了十几下后,朱高时忽然一声低吼。
  「啊……啊……二娘,侄儿要射了……」
  秦雨甯琼鼻轻轻一哼,下意识地便想要离开他即将发射的大棒,然而一想到
窗外偷窥的老傢伙,为了给他一次深刻的教训,加之也为了给爱慕她的朱高时一
次畅快淋漓的初体验,于是她生生忍住了。
  「啊……二娘,侄儿射了!」
  朱高时一声发吼,腰身往前一挺,深藏于秦雨甯嘴中的火烫肉棒,马眼顿时
大张,炽热的浓精如崩堤般在她的红唇小嘴中狂射个不停。
  「唔……」
  秦雨甯两片红唇紧紧裹着他的肉棒,一股冲鼻的腥稠液体,直往她的喉咙深
处滚去,但她一动不动,任由朱高时在她嘴中射个痛快。
  窗上,朱贺已是看得浑身颤抖。
  剑姬终究还是用嘴给这小子做了,而且还让他在嘴里头射个不停,眼前的情
景让他心中酸痛至极。
  然而,酸痛归酸痛,朱贺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
  只见他的裤子已不知在什么时候褪下,一只手正握住勃起的肉棒,一边观赏
着屋内的浓情,一边飞快地撸个不休。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美鲍儿』 -- 『www.lingleis.info』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